有限与无限的游戏:1个哲学家眼中的竞技世界.pdf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1个哲学家眼中的竞技世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1个哲学家眼中的竞技世界》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名人推荐
这本书让人禁不住一读再读,值得我们仔细研究。
——《全球概览》创始人斯圈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
两种游残的不同,解除了我下一步该做什么的犹豫。很简单:总是选择无限的游残。
——凯文·凯利(Kevin Kelly)
有本书对我蛮有影响的——叫做《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残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实际上只有一个无限游残,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人人网、美团网创始人王兴

媒体推荐
这本书让人禁不住一读再读,值得我们仔细研究。
——《全球概览》创始人斯圉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
两种游贱的不同,解除了我下一步该做什么的犹豫。很简单:总是选择无限的游戏。
——凯文·凯利(Kevin Kelly)
有本书对我蛮有影响的——叫做《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实际上只有一个无限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人人网、美团网创始人王兴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詹姆斯·卡斯(James P.Carse) 译者:马小悟 余倩

詹姆斯·卡斯(James P.Carse),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卡斯本人是一个无神论者,他把自己的信仰描述为“着迷于不可知的作为人类的存在”。机器、战争、时间、性、宗教、文学,通过把这些概念化的术语扩展到人类事务的多个领域,作者跨越了主观和客观领域的界线,在不同学术传统之间建立起可沟通的桥梁。

目录
第一章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
第二章没人能独自玩游戏
第三章我是自己的天才
第四章发生在世界中的有限游戏
第五章自然是不能言说者的王国
第六章我们出于社会原因而控制自然
第七章神话激发解释,但不接受任何解释
译后记

后记
人类迫切需要一个“游戏观”的转换
——马小悟
1996年,哲学家、宗教研究学者詹姆斯‘卡斯(James pCarse)从服务了三十多年的纽约大学退休,目前居住在纽约和马萨诸塞州,他的个人网站上刊登了他的学术经历、作品以及近期博客文章。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卡斯影响力最大的一部著作,也是他首部译为中文的作品,译者相信中文世界的读者也能慧眼识得这颗珠玉。这本书写于1987年,距离现在已经有近三十年的时间,但像所有人类著作中的经典一样,时间的推移越发见证了它的生命力。《失控》一书的作者凯文·凯利(KevinKelly)就曾提到,“《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改变了我对生活、宇宙和其他一切事情的看法”。
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时时会拍案叫好,甚至觉得可以借用博尔赫斯的图书馆之喻——这是目前为止思考社会、文化以及我们从何处来该往何处去的书中写得最好的作品之一。引用某位英语读者的话来说,“逐页读过去,每一页都让你不禁发出‘这正是我以前就知道的,却无法用语言讲出来’之感慨”。全书所展现的宏阔思考,对人类存在的整体关怀与一针见血的点评,确实使人叹为观止。
全书篇幅不长,以101个短章连缀而成的形式,让人联想到维特根斯坦,但与维特根斯坦的学院派风格不同,詹姆斯.卡斯的写法是平实的,他的文字本身有如基督教的福音书那样言简意赅,又直击人心。也许是因为卡斯宗教研究者的身份让他明白,虽然说“道可道,非常道”,但好的“哲学”,并非少数人的智力游戏,而应该是贩夫走卒都能懂并能在人生中实践的“哲学”——就如同基督教的布道一样。
另外,身为无限游戏者的卡斯,始终强调视域的开放性。在他看来,理论也即一种解释,是有限游戏中的产物,因此是封闭的,也终结了其他可能性,所以这部作品虽是一部广义上的理论作品,却不搭建精巧的体系,亦无严密的论证,只是如思绪的流动一样,用苏轼的话来说,“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将世界、时间、社会、文化、权力、语言、性、疾病、死亡、战争、自然、机器、宗教、神话等我们在世上所遭遇的重要主题,都通过“两种游戏”这条线索,逐一思考了一遍。
卡斯想要传递给我们的一个观点是: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游戏观”的转换,即从有限的游戏转向无限的游戏。有限游戏是画地为牢的游戏,旨在以一位参与者的胜利终结比赛。人类社会往往很容易停滞在结束了的有限游戏中,或者被囚禁在有限的游戏中而不自知。像战争、专制、环境污染、对他者的不宽容、对疾病和死亡的极大恐惧等等,都是有限游戏的负面产物。
对“两种游戏”的这一分疏,犹如当头棒喝,使我们开始看到一些严肃观念的局限性。比如,中国文化历来将人生之意义定位在追求那名垂青史的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但以“有限游戏”观之,“不朽是有限游戏之矛盾的最高级例子,它是一种人们无法生存的生活。”那些千古流芳的名字,也即相当于那些伟大的获胜者,虽然在历史中永生,但是,“永生的灵魂只能继续在一个已经写就的角色中继续存在,永生的人无法选择死亡,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无法选择生存。”无限游戏则像一场众声喧哗的聚会,它避开任何结果,它的目的就是使自身无限保持下去,只有贡献者,而不会有任何使他者沉默的获胜者。无限游戏者不追求所谓永生,他们以必死之躯参加游戏,虽然“他们可能不知道死亡何时降临,但我们总能说‘他们死在合适的时候’(尼采)。”游戏者像一名欢愉的过客,以他的有限生命旅程投入无限游戏中,真可谓“生,吾顺事;没,吾宁也。”
在书中,虽然卡斯不时征引卢梭、黑格尔、尼采等哲学史上著名人物的思想,但他提醒我们,边界清晰的“思想”其实也是有限游戏的衍生物。“我们能够发现形而上学家在思考,却不可能在形而上学家的思考中发现他们。当我们将思想与其思想家分离时,它就是一种抽象,是曾经鲜活的行动的不死阴影”。前人的思想只是一种抛砖引玉式的“邀请”,卡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加入这一无限游戏中来,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天才”。

文摘
版权页:



60
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就不一样,他们对于诱惑或者将某人的自由限制在自己的游戏边界中毫无兴趣。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在性的各个方面看到的就是选择二字。比如,他们可以在自己和其他人的身上看到婴儿对母亲的竞争,但他们同时也看到在性的各种模式中既没有生理上的命定,也没有社会的命定。选择与别人竞争的人,也能选择与他人游戏。
对无限游戏的参与者来说,性并不是一个有边界的现象,而是一个有视界的现象。因此,人们永远不能说无限游戏的某个参与者是同性恋、异性恋或者独身者、通奸者、忠贞者,因为这些标签都与边界有关,具有画地为牢的地界与风格。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并不在性的边界中游戏,相反他们与性的边界做着游戏。他们关心的不是权力,而是视域。
在他们的性游戏中,他们可以从别人那里受伤,允许别人做自己。通过受伤,他们开放他们自己。通过开放自己,他们既懂得了别人,也懂得了他们自己。因为懂得,所以成长。他们所懂得的,不仅关于性,也关于自己如何更加具体与更加原创,如何成为他们自己行动的天才,如何成为一个整体。
因此,从一个原创中心出发,无限游戏参与者的性,没有固定标准,没有理想方案,没有成功或失败的标志。在他们的游戏中,性高潮或怀孕并不是目标,虽然二者也许会是游戏的一部分。

内容简介
在这本书中,卡斯向我们展示了生活中两种类型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拥有特定的赢家,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无限的游戏主张“为了游戏而游戏”,在这里,规则要保证游戏的无限性,所以规则是可变的。最恰当的例子也许就是“人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