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做官头三年.pdf

曾国藩做官头三年.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他是十九世纪最传奇的全能大儒,隐忍坚韧,克己自省,四平八稳又端庄励志,既合士大夫典范,又颇具草根直爽之态。
曾国藩如何成为曾国藩?本书也许提供了一条通往答案的线索。
读历史,懂政治,学曾国藩,用“中国式力量”。代代都有中国人,从他的身上得到建设之力。
大拙胜智巧,年轻人读曾国藩,图的绝不只是官场亨通而已!

名人推荐
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张爱玲
老曾和顾准同是体制中人,都并非天才,受尽困厄,回到平实,都经历了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的痛苦转变。这个路径意味着以中人之姿,人人可为。
——柴静

作者简介
朱琨,生于河北,祖籍天津,一个写字讲故事的人。
现时今日的我们,往往苛求天资与背景,为找到一个可以不成功的“理由”而暗自欣喜。其实,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说曾国藩,做官做事做人大抵都写了个遍后,我却仍觉得这老头可以再写一写的原因。

目录
楔子
第一章^万事开头难
失落的同进士
英雄救美的代价
落空的圈套
第二章^一生的贵人
劳崇光的赌注
文章才是硬道理
制造出的爱好
第三章^突如其来的姻缘
新欢旧爱
情至深处
投其所好
第四章^入豪门的宛姑
曾国藩的少年情愫
广元救难
宁亲王的阴谋
第五章^情人和内人
做人要大度
纳妾也包办
夫人来京的尴尬
第六章^以德报怨
寻医海淀
险入邪教
二入医仙府
第七章^非同寻常的药引
穆彰阿拉拢人心
寻药圆明园
涤生见春圃
第八章^泪别宛姑
该求教时一定要求教
算卦也不顺
化名李又堂
第九章^功夫不负有心人
对弈得贵人
多用点心总是好事
多个朋友多条路
第十章^好朋友欧阳兆熊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过年也得想着领导
散馆考个好成绩
第十一章^人生总要度劫数
医仙显圣
跟着皇上去祭天
老油条也会闹笑话
第十二章^师从理学
一顾不成便二顾
日记里的门道
省身十二课
第十三章^饿晕的侍讲
送礼的策略
饺子宴上的《里胥》
工作狂人
第十四章^巧得《冰鉴》
修身六法
识人之术
劳辛阶的妙策
第十五章^觐见天颜
胸有成竹的舌辩
节俭的道光
临行前的拜访

文摘
楔子
道光十六年的冬天出奇的冷,直到阳春三月开科取士时,一群群的叫花子就像从地里冒出来般,在京城的街衢巷尾蹿来簇去地讨要吃食。伴随着这些衣衫褴褛的汉子们的,自然是全国各地蜂拥而来的举子。所谓“臭沟开,举子来”,自过完年起,公车会试的孝廉们水陆舟车络绎不绝,荟萃整个京华,一时间酒楼茶肆里人头攒动,到处是文人寄宿会友之地。直到恩科大典结束,各处同乡会馆关闭,连日来论诗会文的举子们才纷纷散去,或摆酒庆贺,或拜见座师,或整理行囊辞行而去,喧嚣了好一阵的北京城才逐渐清静下来。
晚霞轻舒,好似笼罩着夜空,天安门左侧芦棚下的龙门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年轻的举子。这人二十岁出头,一对三角眼迷蒙少神,粗黑面皮;头发像是几个月没剃,寸许长蒿草般的发碴儿叉叉丫丫,一部分被汗水浸湿贴在前额;大襟马甲里的月白布截衫满是油污汗渍,脚下套了双露着洞的布鞋,显然是落魄至极。看样子他应该站在广场很久了,目光呆滞,脸色苍白,整个身体一如木雕泥塑般痴呆。他下意识地抓紧袖子,里头几十文串好的小钱已经被攥热了。这些钱,连剩下的饭账都无法结清,更别提回湖南老家的盘缠了。
他叫曾子城,字伯涵,时年二十六岁,是从长沙赶赴京城应试的举子,这次恩科会试已是他第二次落第。本来出榜前,考官透出风是给荐卷的,他也自觉这三篇文章无论如何都能高中,谁知发榜时竟然连个末等名次也没排上。如今考试已完,连个打抽丰的去处都没有了,而立誓不取功名不回乡的曾子城,自觉在家人面前已无任何颜面。
曾子城长叹一声,踉踉跄跄地寻了块石墩坐下,实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正自怅然罔顾间,却见远处菖蒲河边有一男子正沿河迤逦而行,似是要寻短见的样子。一时间曾子城热血上涌,便顾不得适才还萎靡的心绪,快步赶了上去,一把扯住他的袍袖道:“这位兄台也是举试不第么?”
听闻有人说话,男子回过头来。曾子城看这人年纪和自己大抵相仿,白净面皮,长得清瘦,留着两绺八字须,一条发辫乌黑直垂,穿件靛青的半棉夹袍,鱼肚白夹裤,脚踏一双黑冲呢布鞋,倒是打扮得干干净净。再往脸上看去,发现他神色间虽然带着些许惆怅,却并无半分懊恼哀怨。伫立半晌,男子才轻哼一声笑道:“应试举子千万,得中者不过寥寥百人,此间相遇也不算新奇吧?”曾子城苦笑不语,随着男子走下河岸道:“来次再试未尝不可,兄台大可不必认真。”
谁知他此话一出,男子竟忽然嬉笑起来:“我看认真的倒是足下。适才我在河岸观鱼,见此处风景甚好,正想借景咏诗一首,谁知道刚开了个头就被你唤了下来。”说着话他找了块干净的石头随意坐下,说道:“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他这诗文念完,逗得曾子城也笑了起来:“此乃李义山的名句,可也正印你我此刻心境。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我是湖南人,复姓欧阳。”男子微微一笑,黑瞋瞋的瞳仁中闪出这年龄难有的聪颖老练:“叫我晓岑就好,敢问尊姓台甫?”一面说一面又笑起来。曾子城见他不想以真名示人,寻思着兴许有成绩不好的原因在里面,此刻自不便深问,遂点头道:“你我倒是同乡,我是湘乡人,大号曾子城,你叫我伯涵就是。”说话间曾子城也暗自心惊,他没想到这欧阳晓岑竟如此豁达,落榜之余仍观水咏诗,实非常人能及。却见欧阳晓岑舔了舔嘴唇,无所谓道:“也没什么,大不了再来一次罢了,伯涵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家父总说,《四书》虽然要读,但天下文章却是读不完的,不如顺兴之所在学些对自己有用的更为要紧。你说,我辈读书却是为了什么?”
欧阳晓岑这一问倒把曾子城问呆住了。他不是没想过读书是为了什么,只是这题目过大,一时竟无法回答。想到父亲曾麟书穷一生博取功名,十几次考试,到头来却只是个秀才。自己如今也两次落第,实不知这读书何用。却听欧阳晓岑说道:“自然是想博个功名,中了秀才想中举,中了举人想进京;即使得了状元又能怎样?不如趁早治学才是正途,无论如何都是为国家出力罢了。”
曾子城重重点了点头,少年时的志愿宏图有如一幅渐影的泼墨山水般浮现上来,他若有所思地道:“对,无论如何为国出力才是我辈读书之志。如今内忧外患、遍地疮痍,只有早立宏图之志,才有效国之力。”^欧阳晓岑看曾子城说得郑重,也被他感染了:“伯涵有此大志,何愁再试不中?姜尚耄耋之年还能登台拜帅,你还有何忧虑?”
他这一席话虽然不多,却对此刻的曾子城有醍醐灌顶的功效,白居易尚且因三登科第不中而留下“策蹇步于利足之途,张空拳于战文之场”的名句,自己缘何这般承受不起!世上哪个人又能生下来不经磨砺就平步青云的?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对欧阳晓岑深施一礼:“闻晓岑此言真似十年苦读,曾伯涵在此谢过。这就回乡再读,下科定当中第。”说着对欧阳晓岑再次颔首以礼,转身大步向远方走去。
欧阳晓岑眯着眼睛,在辉映的晚霞间看到曾子城并不高大的身躯已经渐行渐远,只留得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兀自回荡。他仰天长笑,大声道:“君既有忧国忧民之志,望早日成就国之藩篱屏障。”曾子城站住脚步,缓缓地转过身体,悠然说道:“下科如若得中,定当更名‘国藩’!”言讫再不说话,背着行囊的身影早已消融在橙黄氤氲的天际间。

内容简介
道光十八年,二十八岁的曾国藩历经两试落第,终于三甲得中。虽然与开始的希望相去甚远,只落得个同进士出身,但总算也是一条腿迈进了京师的大门,由此开启了他的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宦海初途……
纵观历史,曾国藩在一无家世背景、二无丰厚资金支持下,实现了人生逆袭,成就千古官圣的美誉,乃至死后百年仍荣宠不失。其为人处事的独到之处,值得每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品读与借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