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繁华.pdf

御繁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治愈系作家无处可逃演绎乱世相思诀。作者的文笔细腻华美,值得细细品读,代入感和画面感很强。
★他是冷面战神,她是落魄郡主。他们从一念成痴到长恨如歌,从棋逢对手到判若云泥。比《华胥引》更感人,比《长相思》更虐心。文中具有久别重逢、虐恋情深、相爱相杀等情节,刻画了很讨喜的女主,隐忍、坚强、有谋略,文中的男主情深意重,虽然对女主恨之入骨,却又无法割舍。作者把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写得淋漓尽致,不仅虐身,更加虐心,阅读时会为他们揪心。

名人推荐
很早看这文的时候就不断揣测剧情如何如何,但慢慢地一篇篇跟下来,却觉得别有洞天,经历过家破族亡的命运后女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仍然苟活于世不过是要还这天下一个太平,还小江一份岁月静好的温情罢了。他们的感情感人至深,看的时候,竟忍不住哭了。
——读者
江载初真的很爱很爱维桑,可纵使再爱,也敌不过世事变迁,正是这样的世事无常,才使得他想要最为高强的权利,这样无常才能降到最低值,才能保护最爱的人,维桑真的很让人心疼,一个女孩子,要面对那么多变故,真的很残忍,江载初也让人心疼,难过。
——读者
爱是给予,是承受,是持久的关爱,若因为对方不得已的苦衷受到伤害,自己为了报复故意羞辱伤害对方,即使这复杂的报复心理中不乏有真情存在,这样的爱情结局终究无法让人期待,心疼维桑。
——读者
小江对阿维一再下狠手,只知道对方当年一剑辜负了自己,可阿维身负族人的托付,对于过去的种种她心里比谁都苦,这么一章章虐身虐心得看下来真是看得人很难过。两人已走到这一步,以往再多的美好现在读来也不过是徒添唏嘘罢了。
——读者

媒体推荐
很早看这文的时候就不断揣测剧情如何如何,但慢慢地一篇篇跟下来,却觉得别有洞天,经历过家破族亡的命运后女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仍然苟活于世不过是要还这天下一个太平,还小江一份岁月静好的温情罢了。他们的感情感人至深,看的时候,竟忍不住哭了。
——读者
江载初真的很爱很爱维桑,可纵使再爱,也敌不过世事变迁,正是这样的世事无常,才使得他想要最为高强的权利,这样无常才能降到最低值,才能保护最爱的人,维桑真的很让人心疼,一个女孩子,要面对那么多变故,真的很残忍,江载初也让人心疼,难过。
——读者
爱是给予,是承受,是持久的关爱,若因为对方不得已的苦衷受到伤害,自己为了报复故意羞辱伤害对方,即使这复杂的报复心理中不乏有真情存在,这样的爱情结局终究无法让人期待,心疼维桑。
——读者
小江对阿维一再下狠手,只知道对方当年一剑辜负了自己,可阿维身负族人的托付,对于过去的种种她心里比谁都苦,这么一章章虐身虐心得看下来真是看得人很难过。两人已走到这一步,以往再多的美好现在读来也不过是徒添唏嘘罢了。
——读者

作者简介
无处可逃,青春言情界“治愈系天后”,笔下的人和事,大约都是美好念想,期冀他们美好,也但愿能让人看到希望。曾出版《那一杯咖啡的爱情》、《桃花流水》、《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有一种爱谁敢言说》《尘尘三昧》《你的天堂,我的地狱》《时光,若能重新来过》《当我遇上你》等多部畅销作品。

目录
第一章 长风
这世上万物,经历过再多伤痛,在时光流淌中,总能渐渐完好
第二章 杏林
江载初不过是轻轻试探,见她这样的反应,心中却蓦然荡漾出了暖意
第三章 旧知
韩维桑已经忘了是谁告诉过自己的,世上之人,情爱最是误人,放不下的那个人,便比旁人多了弱点。很早很早之前,她就把这个可怕的弱点摒弃了,用一种惨烈至极的方式
第四章 婚约
这个男人,她本已下定决心,同他厮守一生一世,可誓言是这世间最脆弱的东西呢
第五章 辜负
“不愿嫁给我,还不许我心中记挂你吗?”江载初深深地凝视她,几不可闻地叹气,“维桑,这件事,我也许做不到。”
第六章 引狼
三年后,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令他觉得她已变了一个人,再没有生机与活力,只余下死气沉沉与强颜欢笑
第七章 迷心
江载初将她抱下马,彼此面对面站着,伸手替她拨开散乱的发丝,一字一句:“维桑,我信这世上,再艰难的困局,也能找到出路。可前提是,你要告诉我实话,我们总能找到法子。”
第八章 许诺
江载初长长叹口气,伸臂抱紧了她,嘴角笑意轻柔:“我江载初这一生,也只遇到了一个你。如今,你可还愿意嫁给我?”
第九章 登基
江载初忽然想笑,为什么他的维桑,从来不这样想?为什么她从来只想要他好好活着,却从不顾虑自己?
第十章 储君
江载初一字一句读过去,过往的每一幕,在这短短的瞬间翻涌至脑海,亦承载在她给他的这十四个娟秀的小字之间——承君深意无以报,望君此生御繁华
尾声 重逢
她眼中蓦然泛起水光,便看不清他的五官与表情,只能一步步走过去,微颤着伸出手去,用指尖描摹那在时光长河中变得越发清晰的眉眼
番外 温柔
韩维桑半睡半醒之间抬起头,眼神带着浅睡未醒的迷惘,长发柔柔落在他的肩上,让他觉得又轻又痒
后记
江载初的一生波澜壮阔,固然是因为他本身的个性遇强则强。可实际上,他的人生,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是被韩维桑推着的

文摘
青州府,云榭台,是夜豪雨如注。
初春的夜晚尚有些寒意,屋里鎏金博山炉内静静燃着檀木沉香,烟气无声袅绕。
数张案桌后坐着的一色皆是军人,端着大碗喝酒,眯着眼睛看舞姬们飞旋着的楚楚身姿,如轻燕般从身前掠过。本是极为沉静淡然的檀木香气,却生生被酒肉与歌舞冲刷得隐然不见,席间男人们兴致却更高,闹哄哄的声响不断,甚至打断了姬人们的舞步。
有人掀起了帘子,高大的身形带进一阵湿寒之气。他甫一踏进来,席间便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唤声,“孟将军”、“孟兄”、“来得迟了罚酒”……
男人身上的盔甲还未卸下,更未让卫兵清洗整理,上边还粘着血渍和几块可疑的污物,他却浑然不在意,坐下时,顺道搂住了身边踏着舞步掠过的舞姬,笑道:“罚酒便罚酒。”他一手搂在少女裸露白皙的细腰上,另一只手抓起酒壶,仰头灌下了半壶,笑道,“够了吗?”
“再来!”同僚还在起哄。
孟良喝得急,下巴和脖颈上都是倒出的酒水,他也不擦,笑骂了句:“一帮兔崽子,老子替你们收拾残局去了,你们倒好。”
那舞姬柔顺地倚在他怀中,微微仰着头,忽然攀住将军的肩膀,温柔地吻上去,将那些酒渍舔舐干净。孟良半闭着眼睛,一只手在案桌上打着不成韵律的节拍,道:“你们灌我可不算本事,上将军来了,能将他灌倒,我孟良便心服口服。”
“上将军”的名号一出,众人哑口无言,歌舞声一时间压过了雨声,软红万丈,媚然可人。将领们静了片刻,一人道:“上将军嘛,还是算了。”
琴声倏然急了急,宛如翠珠落了玉盘,叮咚可喜。
淡淡的人声从帷幕后传来:“为何到了我便算了?”
人未到,声先至。
适才还纵声酒乐、毫无顾忌的军人们倏然起立,就连最为放浪不羁的孟良亦推开了怀中女人,肃然而立。虽无人监管,却极为整齐划一地单膝跪地,低头道:“上将军。”
舞姬琴师侍女们急急地双膝跪地,悄无声息。
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踱到主位上,一手虚扶,轻声道:“不必多礼,起来吧。”
依着青州惯例,云榭台的右角是琴师奏乐处,以幕布隔开,乐声如流水泄出,袅袅间盈满整个房间。此时奏琴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指尖拨捻慢挑,他寻隙回头,望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少女:“手指没事吧?”
少女低垂着眼睛,低低道:“没事—不知怎的,刚才断了一根弦。”
“幸好上将军进来,也没人察觉。”琴师安慰她,将眼神投向幕布外,清秀的脸上神色颇为复杂。
少女不答,只是垂着头,如同一座雕塑。
幕帘外笑闹声更浓,几乎要盖过了琴声,忽然有人急步过来掀开了帘子。
如小儿手臂粗的蜡烛便有数十根,灯火通明间,少女微微眯了眯眼睛,恰好看见远处一位穿着黑甲的将军正搂着一名女子,场面香艳迷人。
“上将军说了,要听之前的曲子。”侍女急急吩咐道,“赶紧换一首。”
琴师怔了怔,道:“喏。”待侍女走开,才问少女,“你刚才奏的是什么?”
“《葛覃》。”
琴师停下手上的《鹿鸣》,转而起调,心下却有些不解,贵族门都爱听大雅小雅,世风便是如此。这上将军……虽然颇有些特殊,到底也是皇室出身,怎的爱听些乡村野调。
一曲未了,却听外边那位迟来的将军已有些喝醉了,大声嚷道:“上将军,打了胜仗,大伙儿心里都高兴。弟兄们说,回回都是咱们醉,没意思。”
隔了一会儿,才听到上将军淡淡道:“那如何才算有意思?”
“孟良敬上将军一杯,恭贺崖城大捷。”
“如此。”那低低声音顿了顿,“我便喝了。”
哗—一时间竟起了骚动。
一时间敬酒声此起彼伏,上将军竟是来者不拒,一杯杯喝下。
“错了。”少女倏然开口提醒琴师,他这才发现自己竟弹错了一个音。
琴师赧然一笑,他方才弹错音,只是太过惊讶了。为上将军弹琴已有数月之久,楚军每次打了胜仗设宴,他几乎都在,却从未听过上将军和同僚们喝酒。
想来因为崖城大捷,上将军极是高兴吧。他收敛起略略分散的心思,重新捻下第一个音。
“刚才是哪位弹的?”又一名侍应赶来,上下打量低着头的少女,低声催促,“将军说要听那位弹奏。”
琴师看了看身旁少女,踌躇道:“她的手指受了伤……”
就在适才上将军进来之前,她停下想喝口水,茶盅却在手里炸裂了。这才换了琴师。少女怯怯地对侍应举起了手,纤长细白的手指上果然一道道的,都是被划破的伤口。侍应为难地皱眉,叹气道:“这可怎么办?将军他—”
话音未落,有一人奔近,呵斥:“怎么这么慢?上将军要见琴师。”
“大哥—”少女猝然抬头,望着身边少年,满脸惊慌。
少年琴师对她笑了笑,低声安慰说:“没事,上将军是宽厚之人,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侍应带着两人走到厅堂中央,见这两人木木地站着,因没见过大世面,只低着头,大约吓得不轻,连忙低声提醒:“快跪下。”
两人跪下,口中只说:“见过上将军。”
厅堂中静谧如水,适才还在聒噪喧哗的将军们皆止了声,饶有兴趣地看着下跪的两人。
主位之上,上将军独自坐着,一袭玄色厚锦长袍,黑发以玉冠束起,眉宇英挺,明秀的双目中因为含着浅浅酒意,十分水亮,他只淡淡凝视着跪着的少女,轻声道:“抬起头来。”
少女身子微颤,良久,才慢慢抬起头,因为两侧烛光摇曳,只觉得主位上的人面容模糊。按照规矩,她脸上涂着厚厚的白色面脂,其实看不出长什么样,一双眼睛却是璀璨至极,盈盈欲滴。
“刚才是你在弹《葛覃》?”上将军把玩着酒杯,轻声问。
其实这水榭极大,堂距足有十数丈,他说话声音并不响,却一字一句,极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少女点头道:“是。”
“再弹。”年轻将军嘴角的笑意浓了数分。
“将军,她的手……受了伤。”一旁的少年急急道,他听闻上将军素来待人仁爱,从不会为难下人,是以鼓起勇气开口。
上将军轻轻眯起眼睛,却只是慵懒地摆了摆手。
侍卫知其意,带走了少年琴师,依旧将少女带回琴室。
独自在琴后坐定,少女的眼神竟不复之前的惶恐怯弱,渐渐镇定下来。一旁侍应冷冷道:“快弹,将军等着听呢。”
她的指尖伤口历历在目,鲜血尚未凝固,她深吸了一口气,抚出第一个音,琴弦剐入伤口内。
浓稠的鲜血一滴滴落下,带出婉转的琴声。
琴声越过了水榭外的湖面,似是从某叶小舟上而来,与此处遥遥相对。琴声沾上丝丝点点的水雾,浸润了每个人的心。而后是第二滴,第三滴……直至绵绵细雨,自空中飘下,如若牛毛,又似清风,密密的,柔柔的,沾湿衣襟。细雨渐至滂沱,汹涌而下,惊得人透不过气,喘不过气,仿佛金戈铁马从身边踏过,杀气铮铮厉厉。
良久,雨声忽地止歇,琴音渐逝。
“好!”厅堂中有人忽然大喝一声,“好琴!”
上将军依旧在拨弄那杯酒,隐隐可见指尖泛白,他仰头喝了下去,转而笑道:“孟良,你何时懂得音律了?”
“将军,这琴师你便赐给我吧。”一旁的孟良放开了怀中舞姬,大大咧咧地开口,“你老说我不读书,如今我多听听曲子,总也是好事吧!”
崖城一战,虎豹骑统帅孟良悍不畏死,冲上城墙,立下大功。依着以往的经验,立下大功之人,开口讨要个赏赐,上将军从不拒绝。
上将军倚在案边,额边一丝黑发落下来,遮掩住垂下的目光,却只笑了笑,不置可否。
孟良却以为他是答应了,哈哈笑道:“那小姑娘怪可怜的,手指破了还得继续弹琴。将军,不然换个人吧?”
上将军将酒盅放下,却不提此事,只道:“崖城一战我军胜得漂亮。诸位辛苦了。”
座下的将军们纷纷站起来,口称“不敢”。
侍应们送上了封赏,上将军素来慷慨,赏赐之丰,令部下们喜笑颜开。
“诸君各自尽兴。”上将军拂袖站起,便要离开。
“将军,我的琴师呢?”孟良追问一句。
年轻男人半侧着身,一半神情隐匿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之中,身形顿了顿,淡淡回答自己的得意部下:“她不行。”
“啥?”孟良颓然坐下,看着主公的背影,叹气道,“忒小气了。”
同僚凑过来,哈哈大笑:“别得寸进尺了。我看上将军对那女子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了?”孟良闷声道,“他眼中便只有一个薄姬,宠冠军中,连打仗都时时带着。我求个琴师怎么了?”嘟囔之间,他并未注意到,那角落传出的琴声,渐渐地止了。
筵席散去已是深夜。
下人们开始在水榭收拾狼藉一片的杯盘,有人瞄到角落的人影,笑道:“怎的还不走啊?”
原来便是那少年琴师,慢慢走近,赔笑道:“我师妹还未出来,不知去了何处?”
“啊!那个弹琴的女孩子啊?”那下人古怪地笑了笑,“被带去将军府上了。你还是别等了。”
琴师一时间怔住,等到反应过来,却已人去榭空,只剩池中蛙声,喁喁寂灭。

内容简介
杏花林中初遇时,她尚是不谙世事的小郡主,而他是先帝最宠爱的皇子,关外扫荡敌寇,功高盖主,却为新帝所忌,远贬他方。
彼时他尚无意竞逐天下,她却因家恨国仇,以温柔之乡为陷阱,以缱绻之爱为利刃,狠狠将他推上叛君叛国之路。
三年后重逢,他已是雄踞一方的霸主,手攥长剑欲直取天下。而她是落魄琴师,一无所有。
皇权霸业,永嘉混乱……金戈铁马,漫漫征途,人命如草芥,爱恨亦浮云。
爱别离、求不得、生死两隔,她辜负他的一切,终究用最决绝的方式偿还于他。
直到他君临天下,却与她咫尺天涯。
这一世的爱恨辗转,皆付予她留下的一绢素笺上——承君深意无以报,望君此生御繁华。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