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扑之王:大卫·邱的人生传奇.pdf

德扑之王:大卫·邱的人生传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你试了,可能会输;但是如果你试都不敢试,你永远都赢不了。成功永远属于敢于做梦的人!——大卫·邱
史上最牛华人牌手大卫·邱(David Chiu)亲笔自传,Doyle Brunson、Phil Hellmuth、Daniel Negreanu、黄健翔、王小山、插一腿友情推荐,随书附赠老邱十大经典实战牌例/德州Q&A。最励志的传奇人生,最实用的技巧指南

媒体推荐
老邱不仅是最好的德州扑克选手,也是综合扑克游戏里最好的选手。——《南方周末》
David本身对牌例的解释已经很完美,但真正将这本书变为宝石的是他的思考策略。——菲尔· 赫尔穆特 13次WSOP金手链得主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比赛玩家
David生动地展示了日常生活中的概念、技巧和策略,在扑克牌桌上同样适用……甚至最老练的牌手,也能从这本书里得到富有价值的深刻想法。——多伊尔·布伦森 美国“扑克教父”、2次WSOP金手链得主
这是一本有趣的书,它能带你体味这位赛场上真正的绅士经历的艰辛与成功。——丹尼尔·内格里诺 4次WSOP金手链得主、 两届WPT冠军
我们都说“牌如人生”,这四个字由五夺WSOP金手链的David Chiu 来阐释,是最合适不过了。相比常靠兴奋剂、举国体制等催生的竞技之王,老邱这样的“平常”冠军离我们凡人更近。——黄健翔 知名体育评论员
绝对正能量的励志故事,老邱能告诉你的,不止扑克,还有职场,还有投资,还有奋斗,还有坚持……还有人生。——王小山 扑克手、演员、出版人
除了在牌上的天赋,我觉得David的成功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心中有梦想,不满足现状; 二是踏踏实实从眼前出发,通过勤奋努力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董则隆 网名“插一腿”、华人网络扑克先行者

作者简介
David Chiu,华裔美籍职业牌手,江湖人称老邱,祖籍广西。1996年至今,取得各类世界级比赛冠军十余次,其中包括牌手们梦寐以求的WSOP金手链五条,1999年TOC冠军赛冠军,2008年WPT总决赛冠军——后两次夺冠,老邱均挥舞中国国旗,给媒体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1年老邱签约联众,成为其扑克世界代言人;2012年获得世界扑克名人堂提名,更于同年成功说服WPT与联众合作,将这一世界顶级赛事引进中国;2013年6月24日,老邱获得第五条金手链,让中国国歌首次响彻WSOP赛场。

目录
序言 人生如牌,牌如人生
第一章 饥饿童年,挖到“第一桶金”
第二章 美国,我来了
第三章 丹佛的厨房
第四章 扑克俱乐部
第五章 从有限德州开始的全能战士之旅
第六章 打入赌场内部
第七章 出战拉斯维加斯获金手链
第八章 成为职业牌手
第九章 遭遇漫长的下风期
第十章 无妄之灾
第十一章 无限德州的魅力
第十二章 摘取WPT 总冠军
附录 更多玩家档案
致谢

文摘
第二章 美国,我来了

  父亲的香港旧友为我在美国俄勒冈州联系到了一个教会的教友,他同意为我担保,我可以以交换学生的身份去俄勒冈州首府萨勒姆市(Salem)。不久,我就收到了从美国寄来的邀请函和担保书。看来我的新生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东风不是别的,就是钱。一张赴美机票需要300多元人民币,虽然算不上天文数字,但也足够令人头疼的。关键时刻,大家庭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我的哥哥姐姐们这时都开始工作了,你凑一点,她凑一点,很快就凑够了这笔钱。买完机票后,还剩100多元。当时私人兑换美元非常难,母亲不知道找了谁的关系,居然给我换了5美元,剩下的100元人民币也给了我。这100元人民币和5美元,就是我赴美时的全部资产。
  1978年4月,家人送我到南宁,我终于登上了赴美的飞机。

头次坐飞机,遭遇下马威
  此时的我,一腔热血,壮志在胸,只等踏上那片陌生的土地,尽情施展!我以为途经路线依次是南宁—香港—东京—萨勒姆,其实正确的路线是南宁—香港—东京—波特兰—萨勒姆。从未出过国的我,根本不知道波特兰是什么地方,也分不清楚波特兰和萨勒姆是什么关系。
  在香港转机的时间很短,很快就到了东京机场,而东京转机的时间有5个小时。我觉得有点渴了,摸了摸兜里,那张5美元的钞票还静静地躺着。我走到一个小卖部前面,看了看矿泉水的价格——300元!“食咗人只车咩?”(想要命吗)我南宁话脱口而出。往前走,没想到下一家更贵——400元!我不甘心,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继续往前走,发现有标价500元的,有标价600元的,全机场最便宜的一瓶水也要200元!
  我彻底蒙了,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日元和美元在汇率上的差距,也不知道那个喷泉会喷出免费的自来水。快到登机时间了,我只好拖着又累又渴的身体回到飞机上。刚坐定,一摸衣兜,我发现全部家当已经不见了,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我立即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没有!把鞋袜也翻了一遍,没有!我真的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了!当然,我还有100元人民币,可是那100元人民币到了美国还不是废纸一堆?
  从东京到美国,一路上我全部时间都在想这个问题:一个穷光蛋怎么开始自己的生活?就好像我如果没丢那5 美元,就能够衣食无忧一样。
  美国还没到,就这样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谢谢你们,好心人
  随着轰隆一声响,飞机顺利降落。我来到了这块既是“纸老虎”,又代表自由和梦想的新大陆,宽敞明亮的机场大厅把我晃得几乎睁不开眼。看着跳动的电子显示牌和行色匆匆的旅客,我有点晕头转向,只好随着人群往前走。
  我走着走着,一直走到了大街上,也没有碰到来接我的人。我想大概是我走得太远,错过了,又想走回机场,但是机场服务人员已经不允许我再进去了。
  这下我可急了,费劲地蹦出两个单词,想跟他们解释,但没人听得懂——那时候我的英语实在是太蹩脚了,再加上着急,更是语无伦次。
  这时旁边有几个亚洲人经过,我以为是中国人,赶快跑上去求救。等一交谈,才知道他们不会说中国话,我们还是只能用蹩脚的英语交流。现在回想一下,他们应该是韩国人或日本人。
  我拿出机票,他们一看都笑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我还有一班飞机没坐呢!我应该在机场里面转上从波特兰到萨勒姆的飞机,但是我却傻傻地走出来了!
  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几个亚洲人正好就是去萨勒姆的,让我搭他们的车走。就这样,我上了他们的车,先到了其中一个人的家里。然后,他按照我给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了我的寄宿家庭主人—辛普森先生(Mr. Simpson)。直到辛普森先生开车把我接过去,这位亚洲人才友好地跟我告别。热心、友善、助人为乐,这就是我对美国人的第一印象。迄今为止,我再也没有见过这几个朋友,那时刚来美国不经世事,我竟然连人家的名字也没有问。我想借此机会真心说一句:“谢谢你们,好心人!”
  许多年后我给老婆说起这段往事,她先是笑我傻,然后又说:“哎呀,那你托运的行李怎么样了?”其实,我哪里有什么行李,我所有的只是一颗要赚钱的心,要改变生活现状的“雄心壮志”。
  
“欢迎来到美国!”
  和辛普森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还深深地记在心里。辛普森先生60岁上下,满头银发,身体结实,看上去精力充沛,虽然脸上经过风吹日晒有些粗糙,但能感受到他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他还是一个很幽默的人,脸上经常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
  辛普森先生问明情况,跟人家道过谢,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哥们,欢迎你来到美国!”虽然我那时还听不懂他的话,但也能从他的手势、身体动作中琢磨出他玩笑的意思。
  回到他家,辛普森太太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为我接风洗尘。辛普森太太面色和蔼,说话慢条斯理,脸上总是洋溢着友善的微笑。30多个小时的旅途,我真的是又累又饿,虽然美国式的晚餐不像中餐那么对胃口,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一通风卷残云后,我被他们安排到专门准备的卧室,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萨勒姆在美国算个像样的城市,但在中国只能算个小镇。我去的那一年,全城还不到10 万人。白天大街上也不是很热闹,晚上一过8点,基本就成了空城。辛普森家坐落在萨勒姆郊区,在一座小山脚下,林木茂盛,到处绿草茵茵,开满鲜花,景色非常优美。开门向西看,大山扑面而来,整个人顿时有一种“接了地气”的感觉。辛普森家的房子有十几个房间,房子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牧场,里面养着牛、马、羊、鸡、猫,还有看家护院的狗。这个房子加上牧场,足有我老家的半个村子大小。我不由得暗暗惊讶,这老头可真有钱!
  后来我才知道,这房子既是辛普森的家,也是他的产业—一个私人老人院,每个房间住两个老人,一共有十五六个。这些老人最年轻的都有70多岁,最老的已经99岁,或多或少都有些行动不便,有的甚至出现了老年痴呆的征兆,生活无法自理,也不能进行日常交流。
  辛普森先生带我参观完了他的老人院,已经过去了半天时间。我们回到办公室,他给我泡了杯黑黑的饮料,我抿了一口,香醇可口,甜中带着点烧焦的苦味。
  辛普森先生说:“芳全(听起来像芳看),对不起,我总是念不好你的名字,你能再教我念一次吗?”
  我说:“没关系,你已经念得很好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上中学时,在英语课上老师让每个人取一个英文名,我那时叫作David(大卫)。
  我就说:“你就叫我大卫好了,这样你也会觉得顺口一点。”
  他大笑,连手里的咖啡都差点洒了出来,“大卫,好,谢谢你!你很厉害,你的英文可比我的中文要好上10倍。”
  
把老人院当成自己的家
  确定我的名字后,辛普森先生稍微正色了一点,说道:“大卫,我的事业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个老人院,我希望你喜欢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份全职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些老人。我一个月给你开400美元,你的吃住都是免费的,就在我家里,跟我们一起。如果你干得好,3个月后我们给你加薪。你看,这个条件你愿意吗?”
  父母辛苦一个月,一共也就能带回几十元人民币,除掉日常开销,一般剩不下10块钱。现在,我一个不到18岁的毛头小子居然能挣到400美元,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好事,怎么还会不愿意?我平静了一下快要跳出来的心,说:“我非常愿意,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就这样,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开始了。辛普森先生说得一点都没错,这里的日常工作虽然琐碎、繁杂,但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就差一边工作一边唱歌了。我给老人们做饭、洗衣服、熨衣服、洗澡,带他们散步,给他们存取残疾人车辆、清洁地板和房间。
  因为牧场的存在,辛普森一家还有老人们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自给自足的。我负责给所有的动物喂食,给牛羊准备草料。牧场养了两头奶牛,给辛普森一家和老人们提供了最新鲜的牛奶,自然,每天早晨给奶牛挤奶也是我的任务,而且是我最喜欢干的活。在中国我从没挤过牛奶,那种新鲜的感觉我很受用。牧场养的鸡每天产的鸡蛋不但足够所有人吃,还有剩余。每天早晨去捡鸡蛋,也总有一种收获的乐趣。
  只有一些需要使用英文的工作,比如为老人们准备日常药品,接待来探望老人们的家属,记录老人们的意见和提议等,我暂时还不能胜任。我每天跟在辛普森先生后面看他干这些活的时候,都非常留心看他是怎么做的,一边“偷师学艺”,一边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准备有一天把这些活也都揽过来。
  老人院还有五六个员工,两个全职,其他人则是业余时间来打半工。我跟他们的关系都处得相当融洽。3个月下来,老人院的日常事务,除了辛普森教我的那些,其他员工干的活我也一样没落下,照单全收。而他们也乐意教我干活,毕竟我学会了,他们就可以少干一点,我也毫不介意多干点活。
  除此以外,我每周都会给辛普森夫妇做两三次中餐。当时萨勒姆的中餐馆还非常少,他们吃到中餐的机会也不多。每次我烧好菜端上桌,他们都带着夸张的表情说:“大卫,你干脆改行吧,你一定是俄勒冈最优秀的厨师!”然后,他们会吃得比平时多一倍。
  我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院子里的草长高了,我会用割草机跑来跑去地割草;秋天树叶落了,我会用吹风机把院前吹得干干净净。至于帮忙擦车、换灯泡、修栅栏、做小木工活等,不用辛普森先生说,只要我看到了,就会主动去干。到了秋天,我还会开着牧场的收割机,制作一米多高两米多长的干草滚子,供牲畜们冬天吃。辛普森先生对我很好,我要对得住他。
  干活很多,但牛奶、鸡蛋、肉是每天餐桌上必备的食物,我的体重很快就从95磅增加到了130磅!虽然还远远算不上胖,但已经摆脱了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更不会出现晚上饿得睡不着觉的情况了!
  唯一不习惯的,还是那种背井离乡的孤独感。俄勒冈州地处太平洋西岸,雨水充沛,每次一到下雨,我就更想家。有时候早晨起来,我会情不自禁地说起汉语:“这是哪儿?”
  牧场的动物们成了我的好朋友和倾诉对象。牧场养的马可以随便骑,养的牛都憨厚老实,可以静静地听我“对牛弹琴”。特别是辛普森先生家养的大狼狗杰里(Jerry)、两只小狗博比(Bobby)和约基(Yorky)、一只小猫玛丽(Mary),全部都跟我成了好兄弟、好姐妹。每次我睡觉,博比、约基和玛丽就会跳到我的床上,杰里则会趴在床下,我们“一家五口”就在小房间里安然进入梦乡。
  
3 个月就升职加薪
  一天晚餐过后,我跟辛普森先生道过晚安,正要回我的房间休息,辛普森先生用他习惯的客气语调说:“大卫,你已经在这里做了3个月了,我非常感谢你的工作,对你也很满意。如果你愿意的话,从明天起,你就是老人院的管带(Manager),负责管理其他员工,我准备把你的薪水提高到1100美元。你看怎么样?”
  我早猜到老板辛普森会留我做正式工,却没想到他要我做管带;虽然猜到他要给我涨工资,却没猜到他要给我涨这么多。
  领到1100美元薪水的第一个月,我马上跑到邮局给我母亲汇了一笔钱。想象着母亲收到这笔钱后,可以买些药治一下哮喘,可以吃一顿大餐,还可以翻修一下破破烂烂的房子,让我在陌生的俄勒冈有了很多慰藉。
  车在美国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没有车就像人没有腿。1979年,来美国一年多后,我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一辆7000多美元的全新道奇奥姆尼(Dodge Omni),花掉了我的全部积蓄。奥姆尼车型早已停产,以现在的眼光看,它方方正正,一点也不流线形,显得很“古董”,而且只有暖气没有空调,但是,我非常喜欢它,爱不释手。刚买到车的第一个月,晚上睡不着觉时,我就会一个人开车出去兜风。这辆车陪伴了我6年,甚至到离开萨勒姆到了丹佛的最初一段时间,它都一直陪着我。
  做了管带以后,空闲时间稍微多一点了,我想充实一下自己,我的身份是交换学生,即使按照签证的要求,也应该去上学。我把这个想法跟辛普森先生一说,他马上同意了,还推荐我到离家很近的一所当地的社区大学先去读语言预科。我的英语水平虽然比刚下飞机时有了一点进步,但直接上大学还是远远不够的,读一个语言预科,对我而言是个必要的起步过程。
  在美国,学生可以灵活地安排日程表,我报了中午前后的两节课,一星期上三次。上课的日子,我大概6 点钟起床,先到牧场把所有动物喂好,挤完牛奶,捡过鸡蛋,做好早餐,给老人们准备好日常药物,给来上班的同事布置好工作,就背着书包去学校。上完两节课已经是下午,赶快回家,从同事那里接班,准备晚饭,收拾卫生,帮有需要的老人们洗澡、散步……等老人们都休息了,晚上11点多钟,我开始温习功课、写作业,一般都要凌晨1 点左右才能睡觉,有时作业比较多,就要写到凌晨2点多。虽然累,但是一边挣着“大钱”,一边上学念书,很快乐。
  一直在老人院待着,我平时的交流就是跟老人们的只言片语,还有辛普森夫妇。辛普森夫妇知道我口语不好,会刻意说得比较慢,再加上我自己努力学单词,3个月下来勉强可以跟他们交流了。可不出去不知道,一出去吓一跳,跟其他移民坐在一个教室,虽说是语言预科,但我的基础实在太差,在这一堆外国人里面也只能当哑巴,大半时间只能干瞪眼,看着老师和其他同学一会儿眉飞色舞,一会儿又大惊失色,特别是当老师讲了笑话,全班哄堂大笑时,只有我愣愣的。
  我决定给自己开小灶,通过辛普森先生在教会里的好心人的帮忙,找到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答应到老人院来,每周为我上三次课。六七个月后,我终于能慢慢听懂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了,而且变成了班上积极发言的学生。

内容简介
《德扑之王》是美籍华裔“德扑之王”老邱的首部自传作品,其经历在德州扑克圈内被视为传奇。老邱1960年生于广西南宁,本名邱芳全,英文名David Chiu(大卫·邱),1978年赴美留学,现为美籍华裔著名德州扑克选手。《德扑之王》详述了大卫·邱作为德扑之王的传奇人生经历。1978年,18岁的大卫·邱从广西南宁的乡下,来到美国俄勒冈州的萨勒姆市,先是在寄宿家庭为养老院打工,后来开办自己的中餐馆。因为一次偶然的送餐经历他接触到了德州扑克,一步步成为德州扑克世界冠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