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地理杂志.pdf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国家地理》,原名《地理知识》,是关于地理的月刊,该刊的文章和图片经常被中央及地方媒体转载。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和收藏价值,国内外很多家图书馆已经把该刊作为重点收藏期刊。内容以中国地理为主,兼具世界各地不同区域的自然、人文景观和事件,并揭示其背景和奥秘,另亦涉及天文、生物、历史和考古等领域。

作者简介
单之蔷,作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执行总编,他熟悉编辑业务,善于策划和组织编辑为广大读者喜爱的专辑和报道, “上帝为什么造四川”、“选美中国”等专辑不断的刷新杂志发行的奇迹。他曾率队深入可可西里,珠峰绒布冰川,希夏邦马峰,塔克拉玛干沙漠,昆仑山,祁连山,横断山,秦岭,长江源,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等地,亲历过许多艰险,记录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目录
2013年第一期:海南专辑上
2013年第二期:海南专辑下
2013年第三期:木斯塘 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的洛域王国
2013年第四期:黄河老牛湾:百里长峡中最美的回环
2013年第五期:航拍青藏高原(上)
2013年第六期:航拍青藏高原(下)
2013年第七期:地球只有一个天山:写在天山申遗成功之际
2013年第八期:竹子的私密生活
2013年第九期:“夜”西藏
2013年第十期:新疆专辑
2013年第十一期:待更新
2013年第十二期:待更新

序言
海南的未来在南海:这里有相当于中国陆地国土面积1/4的广袤海洋,海洋上镶嵌着数百个翡翠般的珊瑚岛礁;岛礁内生活着璀璨夺目的珊瑚和难以计数的海洋生物——当海南本岛不能满足人民生活所需时,是这些岛礁上的海珍品解决了渔民的生存问题,而渔民则通过数百年的捕捞传统,将千里之外的岛礁纳入中国版图;而在南海海底还蕴藏着足够我们使用上百年的丰富油气资源南海如此美丽富饶,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对它的向往。

  卷首语

  百无一用是书生

  有潭门镇是中国的幸运

  撰文/赤瓜礁 摄影/马宏杰 等

  在《更路簿》的指引下,潭门镇渔民为中国拉回了西沙、中沙、南沙三大群岛。他们是两栖动物:潭门镇是他们在陆地上的家,三沙是他们在海上的家。没有这些居民,三沙市的居民从哪里来?没有潭门镇,就没有三沙市。他们的祖先自宋代便开始前往三沙捕捞海珍品,但这些海珍品如今全成了海洋珍稀物种,潭门镇渔民则成了环保人士的批判对象,他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生存方式受到了挑战。潭门镇还有未来吗?

  西沙·中沙日记——谁也阻挡不了我们对海洋的向往

  2010—2012年,编辑部先后几次深入西沙、中沙群岛考察。考察队伍的成员既包括编辑部的总编、图片编辑,也包括水下摄影师和摄像师,他们分别用文字和图片,向我们栩栩如生地描绘了西沙和中沙群岛的一个个岛屿、沙洲,也揭示了那些如雨林一样繁茂的珊瑚和那些色彩斑斓、形状独特的鱼……更重要的是,那些以海为生的人和他们的生存与梦想。

  西沙群岛:闯海人的梦想之地

  撰文/单之蔷 摄影/吴立新 等

  中沙群岛:一个世界级的大环礁

  撰文/单之蔷 摄影/吴立新

  三访西沙

  撰文/马宏杰 摄影/吴立新 等

  南沙科考:曾经三沙难为海,不到曾母莫回头

  撰文/单之蔷 老照片提供/陈清潮

  1984年7月,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会同全国32个科研机构,调动了300多名科学家,开始了为期10年的南沙群岛综合科学考察。他们用这10年的翔实考察,一点点揭开南沙的神秘面纱,并促使海军进驻南沙,使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有了立足之地。将近30年后,本文作者走访了当年多次参与考察的老一辈科学家和今天仍然扑在南沙群岛的新生代女科学家,他们一起为我们讲述了他们与南沙群岛的故事。

  海南,中国海洋文明的“桥头堡”

  绘图/张瑾 于继东 摄影/秦斌

  海南岛昂首海外,犹如空中坠落的一块碧玉;西沙、中沙、南沙星罗棋布,好似海中生出了无数翡翠。自古以来,这块广袤的“蓝色国土”从来不缺少闯海的传奇。在中国海洋版图上,海南给我们留下了哪些传奇?跟其他沿海省份相比,这里有什么独特优势?

  捕鱼者说——南海观赏鱼的美丽与尴尬

  撰文/吴欧

  从体型硕大的鲨鱼到别致鲜艳的小丑鱼,海水观赏鱼颇受人们的喜爱。中国最漂亮的海水观赏鱼主要分布在南海的珊瑚礁诸岛,海南省潭门镇等地远洋捕捞的渔船不时带回一些观赏鱼并把它们卖到中国的几大城市。追寻着贸易的路线,我们多角度地探访到了关于南海观赏鱼的种种故事。

  海南岛:下南洋的“中转站”

  撰文/蔡葩 摄影/马宏杰 等

  17世纪以来,中国沿海一带很多人漂洋过海,前往广阔的东南亚环海区域谋生,海南岛成为他们南下的重要驿站。从这里出海闯荡南洋的移民,不仅给海南的社会、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也见证了这座孤岛和东南亚环海区域最深的联系。

文摘
三沙市能否比马尔代夫做得更好?
2012年6月21日,中国政府正式公布设立三沙市。迄今已经过去了一年,三沙市并没有多少重大消息公布于世,看来三沙市的开发建设还处在规划设计的阶段。因此,对三沙市开发建设的各种想法和建议仍然有现实意义。本文作者就三沙市的开发建设提出了一些感想和建议,以此纪念三沙市成立一周年。

  打桩机告诉我:建设三沙没有技术问题

  我去过三沙多次,虽然每一次去都觉得新鲜,都有所收获,都会加强“这是中国最神奇、最独特、最有价值的土地”这样一种认识,但是回想起来,我觉得对三沙真正的理解,或者说认识一下升华到一个崭新的境界,是在我去了马尔代夫之后。马尔代夫是印度洋中的一个珊瑚礁岛国,自然条件与三沙极为相似:国土都是由热带海洋中的珊瑚虫建造的珊瑚礁,珊瑚礁构成各种美丽的环礁,环礁中间围绕着水色美如翡翠一样的湖,巨大的礁坪上点缀着一个个沙滩银白、椰林婆娑的小岛。但是马尔代夫的那些小岛经过人类适度地开发,不露痕迹地修饰,变成了被世界游人赞誉为“人间天堂”的梦幻之地;而我们三沙的那些小岛还是一片被损坏了的荒野景象。

  当我把三沙市与马尔代夫做过一番比较后,得出一个结论:三沙市完全有潜力、有资格成为一个像马尔代夫那样的人间天堂。当然,这个天堂是中国人的天堂。当我提出这个想法时,心中唯一的顾虑就是台风,一个经常刮台风的地方是称不上天堂的。然而当我查找了大量资料,认真研究了一番这个问题后,结果让我喜出望外:三沙所在的区域并不是台风经常光顾的地方,那里台风的次数和强度甚至比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地带还要低。而且在南海,越往南,台风的频次和强度越低,在中国最南端的曾母暗沙一带,经过1949—1988年近40年的统计,台风的次数竟然接近零次。原来曾母暗沙还有这样的意义:中国海洋中没有台风的地带。

  还有好消息传来。本刊今年3月份的文章《谁能给中国造一个“天堂”?》发表后,收到许多反馈和建议。显然,大家认同这样的看法。让我高兴的是,有些反馈已经超越了务虚的层面,进展到了工程建设如何进行等操作层面的讨论。如国内一家生产高能打桩机的公司来信说:“中国南海战略的基础是建设人工岛,构筑南海长城。”他所说的“人工岛”,不是那种完全人造的岛屿,而是指在那些覆盖着一层浅水的礁盘上打桩,建设高脚屋。这家公司说他们已经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台高能打桩机,能把直径1—3.5米、高达80米的水泥桩打入地下。高能打桩机类似巨型的射钉枪,利用火箭推进剂在桩机内燃烧室爆炸的力量推动活塞,把桩压入地下。按照这家公司的说法,在那些覆盖着一层浅水的暗沙、暗礁、暗滩(我统称为“覆水领土”)上打桩建高脚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我为什么对一家高能打桩机公司感兴趣?因为三沙大量的土地都在水下,露出水面的“岛屿”面积仅仅是水下礁盘面积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在这种表面覆盖一层浅水的土地上打桩建高脚屋是最佳选择,打桩机对于三沙的建设而言是重要的。

  从4张照片看中国与马尔代夫的差距

  在三沙,每一寸土地都极其珍稀,因为这里的“土地”都是由珊瑚礁形成的(只有西沙群岛的高尖石由火山喷发形成),而珊瑚礁是由热带海洋中的珊瑚虫遗骸堆积而成,这种土地能不珍稀吗?因此三沙市建设的一个最基本原则应该是:珍惜每一寸土地。

  这样说似乎是老生常谈,哪里的土地不珍稀?但在三沙市,这个问题具有明显的现实意义,因为三沙市目前已开发的土地很难说是珍惜了这些珊瑚用遗骸奉献的土地。

三沙市的珊瑚礁数量多、面积大,但有些珊瑚礁淹没在水下,人们称之为暗沙、暗礁或暗滩;有些在高潮时被淹没,低潮时露出,人们称之为“干出礁”。始终露出水面的珊瑚礁岛屿少之又少。少到什么程度呢?三沙市珊瑚礁的总面积至少在1.4万平方公里以上(按不同等深线计算,会有不同结果。这个数据来自曾昭璇先生等人所著《中国珊瑚礁地貌研究》一书,仅是采取最保守的20米等深线计算的结果,而且并未统计完全),但所有“岛屿”的面积之和仅有13平方公里,后者仅是前者的千分之一。因此说露出水面的“岛屿”是三沙最稀缺的资源。

  如果从珊瑚虫造礁的角度而言,这种露出水面的“岛屿”本来不应该存在。因为珊瑚只能生长在海水中,不应超过海洋的低潮面,由珊瑚死后的遗骸沉积而成的珊瑚礁也不应超出低潮面(当然,我们这样说,是假定地壳和海平面的关系是稳定的)。也就是说,珊瑚造就的珊瑚礁不应超出海面成为“岛屿”。

  虽然珊瑚虫不愿造岛屿,但是风暴和海浪不同意,它们要像艺术家一样创造一些作品来证明自己。它们将一些珊瑚残骸和海洋生物的碎屑收集起来,在珊瑚礁的礁坪上(这些礁坪早在千万年前就形成了)推来推去:东北季风吹来了,这些碎屑被推向西南;西南季风来了,它们被推向东北。最后各种力量平衡,珊瑚残骸和生物碎屑堆积起来,慢慢地越堆越高(高度受风暴和海浪所限,不会很高)、越堆越大(面积受珊瑚残骸和其他海洋生物碎屑来源所限,不会很大),先是形成一片没有植被的沙洲,慢慢地,草、灌丛、乔木等植被生长起来,一个小岛就产生了。这种小岛被地理学家称之为“灰沙岛”,因为它是由类似沙粒的碎屑物堆成,与那些岩石裸露的基岩岛屿完全不同。可以这样形容灰沙岛:它好像一块大蛋糕上的一颗小草莓,大蛋糕就是灰沙岛所在的巨大礁盘。从其生成过程可知,灰沙岛是三沙市最稀缺的土地资源。

  首府永兴岛就是一座面积仅为2.1平方公里的小灰沙岛,但是它坐落在一个比其大数倍的礁盘上。即使在高潮时,这个礁盘水深也不过几米。我曾经绕着岛的周边走过一圈,那时正逢落潮,岛的周边都是覆盖着一层薄水的礁盘,有人在水中捉鱼,还有人在捉高潮时进入礁盘、低潮时被困在礁盘低洼处的小鲨鱼。

  既然灰沙岛十分珍稀,犹如皇冠上的明珠,珍惜灰沙岛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然而遗憾的是,我看到三沙市以往的开发并没有在意灰沙岛的稀缺性、珍稀性。

  这一点,如果我们将永兴岛与马尔代夫首都所在的马累岛的城市建设比较一下,就很清楚了。永兴岛和马累岛都是珊瑚礁上的灰沙岛,巧合的是,它们的面积都在2.1平方公里左右。说起来让我们羞愧,我们的一些专家曾经很为永兴岛因为面积小而放不下政府机构忧心忡忡,可是同样面积的小岛,马累已经建设成一个常住人口超过10万的国际化大都市,永兴岛还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小城镇。《谁能给中国造一个“天堂”?》已经说过这种对比,就不多说了,今天我要说的是二者在开发时,对待灰沙岛的态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