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新璋译文自选集.pdf

罗新璋译文自选集.pdf
 

书籍描述

名人推荐
傅雷毕生没有讲授过翻译,但不乏私淑弟子,其中首推罗新璋先生。罗先生以一“化”字归纳傅雷译文追求和达到的境界,并且探索其技巧,进而化入他自己的译文,务求精益求精。傅雷日译不超过一千字,罗先生自谦无此能耐,仅译五百字。且不说优美的译文带来的阅读愉悦,假设只算经济账,读者用十分钟读罗先生花两天译的一千字,或时贤用两小时乃至更短时间译的同样字数,试问哪个更值?
——施康强

作者简介
罗新璋,1936年生于上海,北大西语系毕业。曾在国家外文局《中国文学》杂志社长期从事中译法文学翻译工作,1980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译有《特利斯当与伊瑟》《列那狐的故事》《红与黑》《栗树下的晚餐》及《不朽作家福楼拜》。其《红与黑》译本,公认为是重译外国文学名著中的出群之译,并在台湾出版。编有《翻译论集》与《古文大略》。所写《我国自成体系的翻译理论》《中外翻译观之“似”与“等”》《释“译作”》《翻译发微》等文,受到业界重视。

目录
散文
  金字塔感言
  多尔市演讲辞
  诗的力量
莫洛亚专辑
  艾尔勃夫一日
  在中途换飞机的时候
  时令鲜花
《列那狐的故事》选辑
  初试锋芒
  狐狸的诡计
  大灰狼受洗
  尾巴钓鱼的奇闻
  落井之后
  御前会议
  狐狸的狡辩
  狐狼格斗
  绞索架下的交易
  包藏祸心
  御驾亲征
  罗马朝圣
  狮王得救
  说狐
《特利斯当与伊瑟》专辑
  漫说骑士文学
  药酒
  白兰仙
  大松树
  矮子伏偻生
  教堂脱险
  莫萝华森林
  跋
《红与黑》精华本
  精华译本之生成记
  上卷
  下卷
译书识语
附录:罗新璋作品目录

文摘
借译事楷模,为文章正轨
———从早岁受业说起

余步译坛名家之后,毕生愿以译事为业。古稀回首,还只是愿望而已。一生碌碌,碌碌无成,只译得厚厚薄薄八九本书,诚不足以译家自居也。
五十而知天命,1986 年始出第一本译作《栗树下的晚餐》,还是同窗好友孙传才在岭南助我一臂之力,才应命赶出这本小书。虽然志在法译中,因工作需要,中译法此前已做了十七年。大学毕业后,学殖即荒疏五年。1963 年初,命运始见转机,调入外文局,进《中国文学》编辑部,筹建法文组。接着, 组稿翻译,编排校对,忙了大半年,于1964 年二月初,《中国文学》法文版推出创刊号,恰逢一月底(1 月31 日由戴高乐宣布)中法建交。盖我们下面忙于具体事务,上层根据外事布局,早作统筹安排。
中国文学作品,精选精译,定期出版,面向法语地区,当年也是中法文化界一盛事。为庆贺法文版问世,时任文化部长的作家茅盾,曾以主编身份于四川饭店宴请参与创刊的中法专家与编辑翻译人员。第一期,借助各方力量始得顺利出版,翻译主要靠Régis Bergeron、韩素英、孟鞠如、何如等,核稿则请钱锺书、孙源、徐佩诸前辈,还得到Denise Li 很多帮助。转入正常状态,就靠法文组刘汉玉、燕汉生、曹大可、瞿本钧和我五人,改稿则有Charles Paron, Lucette Grieshaber 和Martine Hémery。Lucette 原为《北京周报》七专家之一,读书很多,文笔甚佳。《周报》要求政治上正确,贴近原稿,而Lucette 改稿大胆,删改过多,《周报》难以接受,遂转至《文学》。一到法文版,文学作品不像政治文章,伸缩性较大,但六页打字稿,改得只剩四页,也嫌改动太多,有点不放心。编辑部要求把改稿译回中文,3000 字只剩2100。几人审阅,觉得字句精练了,意义倒似无大误,略扳回几处通过。此事Lucette 本人不知,她依旧大刀阔斧,发挥其所长。
《中国文学》法文版为季刊,每期二十万字,古典、五四、现当代三分天下,配以文学艺术各方面的文章。组内几人,虽都大学法文毕业,但一时还难符刊物之高要求。杂志上的短评、文艺简讯,只有这些小文章可供大家做点翻译练习。季刊闲时,Lucette 想到开法文选读,从Chanson de Roland( 《罗兰之歌》) 讲起,以读经典原著为主,坚持了一段时期后“文革”形势趋紧,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1966 年“文革”开始,国内文艺杂志纷纷停刊,外文局因是对外宣传机构,刊物照常出版。法文版此前翻译多借助外力,此时各单位搞斗批改,已无外力可借。所幸组内同人已有两三年练笔,这时组员知难而上,勇挑重担,争取多翻译,从改稿中学习。
为适应工作要求,对我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提高法文水平。六十年代学外文,没有现在很普及的磁带、光盘、视听、影片等辅助教材,唯有看书一法。一边读,一边记, 遇好句( expressions et tournures) ,便抄下,供复习或备考。记得1956 年用大半年精读斯当达La Chartreuse de Parme ( 《巴玛修道院》) 。每读一章毕,抛开原文,自己用法文写出大意,请Lucette 批改,以练习笔头。晚上有材料就翻点小文章,其中有钱锺书的《窗》和《论快乐》两文,一段一段随意译出,不多推敲,以提高快译能力,亦请Lucette 改。有些文章有意思,故她也乐意修改。昨天改的,今天可能就用上了。改完两文,Lucette 觉得钱很博学,“属于五四一代作家” ,那时钱还默存,尚不大为人所知。
我学法文,主要靠阅读,投入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少看,甚至不看中文。为抓紧时间,上班途中,只要公交车不太挤,也看。读法文,泛读与精读结合。泛读凭兴趣偏爱,精读求精字善句。读Camus 的L’ Etranger ( 《局外人》) ,注意到加缪对passé simple 的强调使用,但更喜欢La Peste ( 《鼠疫》) ,觉得有思想,甚至有哲理。Sagan (萨冈)小说,一口气看了三四本,喜欢她不经意的文字,而她只比我大一岁!那时看书快,romans policiers( 侦探小说) 没少读,因为文字活泼、贴近当下生活。
Elise ou la vraie vie ( 《艾丽丝或真实生活》)是本反映现代生活的职场小说,写得很好,出书不久,就有幸能读到。惜乎年代久远,很多读过的书,连书名都记不起了。
“文革”初起,如火如荼,发生很多过激行动。外面广播声响连天,我倒在斗室一隅,读了几本布莱希特戏剧,如《大胆妈妈》和《密探》等。记得读到一情节:父母两人在议论社会上发生的事,低声说话,怕被儿子听去。待儿子外出许久不归,做家长的便无端害怕起来,他们议论的内容不要变成告密的材料。读这类作品,有助于思考,仿佛眼前发生的事写进了剧本。前不久,读书报上隆重推介托马斯•曼的Le Docteur Faustus ( 《浮士德博士》) ,此书艰深难读,现有德译者罗炜,功力深厚,
费时十年,才译成中文。可能倚老卖老,四十五年前,老夫就曾读过此书的法译本,这是一本知识分子小说,也可称音乐家小说,为其深邃的内涵所吸引。那时手上正在译评论《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文章,时约1968 年,小说中有不少音乐内容,尤其妙在用文字描绘乐感,其用语和表达,有一些用进了《钢琴伴唱》的翻译。因译文不外行,还得到洋改稿的一句好评。总之,那时读书的内容,庞杂而充实。
精读占时不会比泛读多,但得益或许过之。那时能买到的,只有苏联出的法文版文学名著。我们看的,大多是“外国专家” (即法文改稿)带来、留下或从使馆借来的书。原初从《世界文学》上读到莫洛亚小说译文,后来托友人借来原书Pour pianoseul ( 《钢琴独奏曲》) ,内含三十多个短篇,书厚达四百余页。一读原文,爱不释手。
作者本名爱弥尔•黑尔佐格( Emile Herzog, 1885—1967) ,见其姓氏,即知其为犹太人。进入文坛,始名André Maurois,后以笔名闻世,其子女复以莫洛亚为姓。犹太民族,只三四千万之众却涌现诸多世界级著名人物,故世人对之一向抱有敬意。
Pour piano seul 全书,尝通读不下四遍,有些段落熟读成诵,读到好处,感到文字精华之所在。翻译时, 着力模仿莫洛亚文体, 行文求简洁( sobre) , 用语求确切( précis) ,句子求有表现力( expressif) 。能得其一二,即视为莫大成功。到外文所后,藏书丰富,得读其全集,是我最快意的一事。何兆武为我崇敬的史学家,他在《〈历史理性批判散论〉自序》中称:“由于自己习惯于古典的东西,故于当代作家看得极少。但其中也有一些自己是衷心欣赏的,如……于西方喜欢Maurois,以其灵心善感探索人生。” 得大史家引为同调,吾道不孤! 1983 年访法,拜晤莫洛亚之子Gérald,承其赐赠1960 年版Pour piano seul 珍本一册,视若家璧。后来偶尔翻翻,依然觉得非常亲切,似回到早年受业年代,恍如昨日。泛读精读不辍,那时的认识:唯有多读法国文学(法文作品) ,才能翻好中国文学。
1969 年4 月,中共九大需要文件翻译,以前的名家教授在运动中不是被打倒就是靠边,翻译班子得重组,从各院校各机构调集约二十人,不才有幸忝列末座。在这班子里,我属小字辈,算是对我读书六年的一种肯定。所有成员中,唯我一人无留学背景,足以自傲也足以自惭。在工作中,痛苦地发现,没有在法国留学和生活的经历,法文不到家,总觉不如人。中国法文要变成法国法文,虽只一些微妙的改动,但这百分之十,觉得自己再努力也跨不过去,难免有点灰心丧气。1964 年第一批公派留法,我曾名列其中,因法文版刚出二期,有待完善,主事人何路考虑下来,觉得可缓一缓,等下一批再去。接着“文革”十年,到改革开放之初,“冯唐易老” ,机不再来, 遂萌退意。
九大之后,极“左” 思潮泛滥,翻译界提出“ 扔洋拐棍” ,纷纷辞退外籍员工。《中国文学》不同于时事报道,文字要求较高,坚持之下,才请到Jacqueline Tcheng(程砚秋长媳)来社工作一段时期。狂潮过后,专家难请。使馆文化处介绍来的友好人士,风度翩翩,能说不能改。一篇文章,只能改几个错字。我先翻译后定稿。
改稿一弱,定稿吃重,艰难维持。也遇到有水平的,合同到期却不肯留。接续五六位,最后来了Suzanne Bernard,她本是作家,胜任愉快。见法文组已较健全,改稿得力,质量走高,而我的grande vocation(志向)似在法译中,遂告别法文受业十七年!
1980 年调入社科院,本来熟习的中译法、改稿定稿、拼写校对,都用不上了。学来不易,弃之可惜。工作变换,亦即知识转型,逼得你要学许多新东西。在《中国文学》十七年,基本上是译而不作,把中文“ 译” 成法文,无需也“ 不作” 中文书写。这十七年里,翻译改稿都用法文,自然会有自己的行文习惯。到外文所改做研究,就斗胆执笔为文,或做法译中,主要用中文。初为文章,隐隐然若有一种文字风格。
以前作中译法,虽水平有限,一向以纯正法文为依归,行文力求简洁明净、用字避复,唯pléonasme( 同义迭用) 之务去。对新词俚语, 从严把关, 宁用正宗的aucontraire,而不赶时髦,取par contre 之类习语,抵制barbarisme( 不规范) 尤力,连法国人都称我为le puriste(语言纯洁主义者) 。先译后写。开始写中文时,仍在用法文的文字技巧方法。说来不信,或以为自诩,那是以翻译之道,移作为文之术;反用严复语,则是借译事楷模,为文章正轨。中文写稿当中,突然缺词了,有时法文会来补上,再査法汉词典翻过来。即以本文题目而言,因想写《中国文学》十七年学法文事,先就想到现成法文Mes années d’ apprentissage,然后译出中文如上。人家或会觉得这是大言欺人。多年前,曾有把我闲杂所写合为一集之提议,还自拟书名为“拜翻译之赐” 。序文草稿,曾寄施康强兄乞斧正。对书名,施以一向的雅谑称:“ 我为你想到的是《译红轩杂著》。曹公悼红,罗公译红,皆耗尽心力。” 并在“ 以翻译之道,移作为文之术”下面划一道横线,旁批:“ 深得吾心。确切说,乃以洋文之道( 简洁,避重复)写中文(但避洋腔) 。”施兄1963 年北大毕业,先后在《中国建设》法文版、中央编译局做翻译,“文革”后才开始著文投稿,出有《第二壶茶》等多本散文集,亦是由法文翻译转入中文写作,故与我有同感焉。我想,不光施我两人,凡先习洋文,后用中文者,所写中文或多或少会受洋文影响。钱锺书三十年代为文称,“ 我们
说永远快乐,正好像说四方的圆形、静止的动作同样地自相矛盾” ;汉语历来的修辞格中有反问、反语、反复,似无西文纳矛盾于一语的怨亲词( oxymoron) 。迩来承人询及近况,常告以:我是退休的闲人,但却是很忙的闲人。———矛盾修辞法早已进入汉语辞林。余光中讲:“六十年后,白话文去芜存菁,不但锻炼了口语,重估了文言,而且也吸收了外文,形成了一种多元的新文体。” 余文中常有“ 吸收了外文” 之处,增加了汉语的弹性和表现力。在外文局法文受业十七年,后来转向中文,但知识结构像张网络,其中的一大块后来虽没直接用上,但时或触类旁通,仍能有所开拓。
法语是一种优雅美妙的语言,其中如正反、对比等修辞法,以及谐音和jeu de mots,一加套用,说出话来就很风趣。Lucette 一次去瑞士休假,回来后说,她虽在国外,时时想到法文组,想到罗的propos humoristiques。我自知不幽默,这是第一次听人说我说话幽默。可能“文革”中,同事间说话较正经,而说法文,像逃到了法租界,戒忌较少。后来我们几个同行,偶尔碰上聊天,施康强把一人刚说的中文,马上翻成法文,大家听来不觉一乐。中文里不显,一经翻译,就有文字意趣。1984 年秋,法兰西学院院士Jean d’ Ormesson 因事来华,公余想参观兵马俑,院外事局派我去西安陪同两天。行程结束前,在秦始皇陵边界踱步,L’ Académicien 挽着我说:“ 这两天过得很愉快,你法文讲得很好。”大出乎我意料。自知随便聊聊可以,长篇大论没训练,与流利相去尚远。院士说:“我的意思,你说法文,很有法国味道。应时应景,灵活风趣。”说来像天方夜谭,说法文有点幽默,不说法文, 没这载体,幽默也无! 那时离开《中国文学》只三四年,还能讲讲。在外文所讲法文机会本来就少,尤其退休后,不常去所,接触不到法文新书新刊,水平大大低落。所言及此,只是想说,说好法语,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这些隔日黄花,今天写来,近乎自吹。同班同学,有的接连走了,上天今容我饶舌,放言自恣,谅当能得到宽容之理解。
本选本,主要从所译《栗树下的晚餐》(1986 年漓江版) 、《列那狐的故事》(1988年人文版) 、《特利斯当与伊瑟》(1991 年人文版) 、《红与黑》(1994 年浙江版) 四书中取材,按出版先后排序。前三本中选录的各篇各段都是真本全译,原汁原味。唯《红与黑》为费心缩节的精华本,容稍加申说。
人类的认知方式,经历了从事物,到思想,再到词语的转换,词语指二十世纪中叶的“语言学转向” ,随着媒体迅捷发展,升级换代,导致“图像转向” ,视觉文化正逐步侵逼语符文化,而成当今社会中的文化主因。以形象为中心的感性文化形态,势不可挡,行将颠覆以词语为主的理性文化形态。传统的文学因素,如详尽的环境描写(雨果以两万字摹绘“巴黎圣母院” ,巴尔扎克《高老头》冠以五六页的“ 伏盖公寓”介绍) ,细致的心理刻画(冗长处,读者照杜勃罗留波夫的说法,“ 简直可以痛痛快快睡一觉” ) ,在突显快速与冲击的视觉展示中,已显得不合时宜。在读图时代,正如山东大学凌晨光教授所指出,“ 叙述性让位于描述性,思考的乐趣让位于刺激的快感,话语的意蕴让位于言辞的直白” 。文学作品的迷人耐读,已不敌视觉图像的绚丽夺目,现在普遍的现象是读书时间少,而看屏幕辰光多。几千年来,文化的载体是文字与书籍,现在面向电视电脑手机三维技术,离不开屏幕,读书人开始成视屏人。在法国文学中,《红与黑》是值得一读的好作品,于连性格孤傲,人往高处走,却身处逆境,自尊自重,依理而行,可谓英才杰出。小说写于1830 年,十九世纪是阅读的世纪,如何把阅读世纪写的长篇,推到二百年后读图读者面前? 方法不外两种:一是L’ intégrale,足本全译,相信有文学趣味的读者还是会喜欢经典原著的;二是L’ adaptation,适时变通,适当删节。前者求其全貌,后者得其梗概。梗,略也;梗概,大略也。西晋左思洋洋万言的《吴都赋》结语谓:略举其梗概,而未得其要妙也。那是最大的失败。作为《红与黑》译者,浙江文艺出版社1994 年初版以来,凡再版,必一读,至少可以改正个别错字,其中对照法文细校全书者,凡四次( 燕山2013 年版,山东文艺2007 年版,对外翻译2010 年版,河南文艺2013 年版) ,中法文全文看过不下三十遍。全书神理,略有会心。本着突出主干,删减枝蔓,注意前后衔接,故事相对完整的原则,遇稍有可削者,即去,万不可删者,始存,字数从四十万缩节至十四万。从删削两字可知,此系一跳读本,而非改写本,留剩者,皆部分原著。第一版,为光明日报出版社2007“六角丛书” 本;经大幅调整,第二版为三秦出版社2009“六元本” ;复作增删,第三版为致公出版社2012 年“ 十五元” 本;编入本书,又细读一过,删去多余字句,谅总体粗定。致公出版社版本中曾有一页删节说明,编辑据以写成“生成记” 一文,今仍冠于本书内,非好听吹捧,过誉招毁,只为缕陈简缩之苦心,希获阅者之垂顾焉。
选辑,译文,有不当处,切盼不吝指正。

内容简介
著名翻译家罗新璋(1936— ),先后在外文局中国文学杂志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从事中译法、法译中工作,于翻译理论多有探究,译品精益求精,古朴简约。
本书选入莫洛亚短篇名作和《列那狐的故事》《特利斯当与伊瑟》等名著及《红与黑》精华本,多方面展现法国文学精华和译家风采。
书前罗先生专文介绍其进入译坛的宝贵经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