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哲学史.pdf

中国现代哲学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被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奉为生命灯塔的中国著作,给了她战胜混乱世界的智慧和教诲。其写作开始于1988年初,成书于1990年6月,是年冯先生已九十五岁。这是学术史上的一个奇迹!李慎之先生说,外国人因为有冯友兰而知有中国哲学,这大概不会是夸张。冯友兰先生自云:“我所能做的事就是把中国古典哲学中的有永久价值的东西,阐发出来,以作为中国哲学发展的养料。”冯先生以他的漫长的学术生涯和辉煌的学术生命铸就了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学术品格。他的著作洋溢着人生的智慧与哲人的洞见,寄托着现实的人生关怀,阅读此书一定让你增长对于哲学、学术、人格的深刻体会。因为它最初是讲义,所以它的语言极其流畅;因为它是由英文翻译过来的,所以它的文字极其符合当代人的阅读。它在世界各地有多种译本,一直是许多大学中国哲学的通用教材,也是了解中国文化的入门书。

作者简介
冯友兰(一八九五——一九九○),字芝生,河南省唐河县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生后卦美,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中州大学、广东大学、燕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一九二八至一九五二年任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西南联合大学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一九五二年起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

目录
绪 论
第一节 中国现代革命时期的阶级分析 / 002
第二节 旧民主主义革命 / 004
第三节 新民主主义革命 / 007
第四节 “以夷为师”(向西方学习) / 010

第一章
革命派和立宪派的宣传斗争与章炳麟
第一节《民报》与《新民丛报》斗争的要点 / 015
第二节 章炳麟对于康有为的驳斥 / 016
第三节 章炳麟对于康有为今文经学的评论 / 019
第四节 章炳麟所理解的社会革命 / 023

第二章
旧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大理论家和最高领导人孙中山
第一节 孙中山的思想和政治活动的发展 / 027
第二节 孙中山追随维新派时期的半封建思想 / 029
第三节 孙中山领导民主主义革命的全资产阶级思想——建国方略 / 031
第四节 孙中山在国共合作中的半社会主义思想 / 036
第三章
新文化运动的创始人、教育家、哲学家蔡元培
第一节 新文化运动的历史意义 / 045
第二节 蔡元培论世界观与人生观 / 047
第三节 蔡元培与新文化运动 / 050
第四节 蔡元培的哲学观 / 054
第五节 蔡元培的美学思想 / 058

第四章
新文化运动的右翼
第一节 新文化运动内部的派别 / 064
第二节 胡适引进美国哲学——实验主义 / 065
第三节 胡适的实验主义的应用 / 073
第四节 梁漱溟对于新文化运动的态度 / 078
第五节 梁漱溟对于孔丘的新估价及其对于儒家的新解释 / 082
第六节 梁漱溟的文化论 / 085

第五章
新文化运动的左翼
第一节 陈独秀论新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 / 093
第二节陈独秀论新文化运动的历史根源和奋斗目标 / 096
第三节 陈独秀对于当时社会各阶级的分析 / 100
第四节 陈独秀论国民革命后中国的前途 / 105
第五节 李大钊接近辩证唯物主义的宇宙观 / 108
第六节 李大钊对于历史唯物主义的阐述 / 111

第六章
20—40年代之间的三大论战
第一节 20年代的“科学与人生观”的论战 / 116
第二节 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对于“论战”的总结 / 121
第三节 关于中国在当时的社会性质的论战 / 123
第四节 全盘西化和中国本位的论战 / 128

第七章
毛泽东和中国现代革命
第一节 新民主主义阶段 / 135
第二节 毛泽东与“左”倾教条主义者的斗争 / 139
第三节 《实践论》 / 142
第四节 《矛盾论》 / 147
第五节 《矛盾论》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 151
第六节 社会主义阶段 / 155
第七节 极左思想阶段 / 160
第八节 空想共产主义与科学共产主义 / 163

第八章
中国哲学现代化时代中的理学(上)
第一节 道、式、能 / 169
第二节 共相与殊相,一般与特殊 / 176
第三节 性与尽性 / 179
第四节 理与命 / 180
第五节 无极而太极 / 183
第六节 现代化与民族化 / 188

第九章
中国哲学现代化时代中的理学(下)
第一节 “接着讲”与“照着讲” / 194
第二节 理,太极 / 195
第三节 气 / 199
第四节 政治、社会思想 / 206
第五节 精神境界 / 207
第六节 “新理学”的理论矛盾 / 209

第十章
中国哲学现代化时代中的心学
第一节 熊十力哲学体系发展的过程 / 212
第二节 熊十力哲学体系的中心思想 / 216
第三节 熊十力的宇宙论 / 220
第四节 熊十力的心学思想 / 224

第十一章
《中国哲学史新编》总结

序言
自 序
《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一、二册于1964年6月印行。很快我就感到不满意,遂又从头撰写。将已出的两册作为“试稿”。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新编》七册(即《中国现代哲学史》——编者注)终于完成了。回顾二十多年的工作过程,不禁感慨系之矣。
我的老妻任载坤在1977年去世的时候,我写了一副挽联:“同荣辱,共安危,出入相扶持,碧落黄泉君先去;斩名关,破利索,俯仰无愧作,海阔天空我自飞。”在那个时候,我开始认识到名、利之所以为束缚,“我自飞”之所以为自由。在写本册第八十一章的时候,我真感觉到“海阔天空我自飞”的自由了。
在写第八十一章的时候,我确是照我所见到的写的。并且对朋友们说:“如果有人不以为然,因之不能出版,吾其为王船山矣。”船山在深山中著书达数百卷,没有人为他出版;几百年以后,终于出版了,此所谓“文章自有命,不仗史笔垂”。
在写第七册的过程中,张跃同志为搜集材料,提出意见;陈来同志也提出很多重要意见;朱伯昆同志也帮助看稿子。趁第七册出版之际,我谨向他们致谢。
冯友兰
1990年7月11日

文摘
第一节 中国现代革命时期的阶级分析
西方的现代化是从产业革命开始的,以蒸汽为动力的机器使社会生产力一下子提高了几百倍,以至几千倍,这就使整个社会的结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封建社会的经济是自然经济,产业革命打破了自然经济,代之以商品经济,这就是那个大变化的主要内容。
在中国封建社会的自然经济中,男耕女织,男的用一些简单的农具耕种一百亩左右的土地,每年收入的粮食就足够他一家几口人吃了;女的靠一张织布机,每年织几匹布就够她一家人穿了。他们的生产都是为自家的消费,这就是自然经济。
产业革命以后,这样的自然经济就不能存在了。一个纺织工厂用机器生产,机器一开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生产很多匹布。它生产的布就不是为了自用,而是为了卖钱。这种经济就是商品经济。
有了以蒸汽为动力的机器,人们就不能不用它,因为它的生产比手工业生产快得多,它的产品比手工业产品好得多。但是,一用它,生产力的结构就要大变。一架大机器制造起来要用很大的本钱,使用起来要用很多的工人。手工业工人所用的简单的生产工具不能用了,他们要依靠机器生产,才能维持他们的生活。一架机器需要很多工人才能开动,拥有机器的人则不开动机器,于是社会中就产生两个新的阶级:一个是资本家,即资产阶级;一个是工人,即无产阶级。它们就成了一个统一体中的两个对立面,互相依存,而又互相斗争,互相转化。它们真正是一个矛盾中的统一体。
一个封建社会如果听其自然,它就会照着这个程序向前发展。这在《中国哲学史新编》第六册绪论中已经讲过。
中国的封建社会受了外来的压迫,不能自然发展,但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形式下也还是出现了新的阶级。
在资产阶级方面,出现了民族资产阶级、买办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前身是中国的商人,是从中国封建社会中自然发展出来的资本家;买办资产阶级是外国资本家在中国的代理人;官僚资本家是从中国封建官僚转化过来的。买办资产阶级是依靠外国的势力发家致富的,官僚资产阶级是依靠他们手中的政权发家致富的,民族资产阶级却是依靠自己的经营发家致富的。民族资产阶级是在买办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的夹攻中艰难地挣扎出来的,他们是真正的中国资产阶级。
资产阶级虽有三个,但无产阶级只有一个,因此无论哪一个资产阶级都要有无产阶级作为它的对立面。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相互依存的。
第二节 旧民主主义革命
在现代革命时期,有两个革命的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随着革命的深入,这两个阶级先后领导了两次革命: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两个革命的阶级各自在旧社会中找到了他们的天然同盟军,结为联盟,共同进行革命。民族资产阶级找到的是地主阶级不当权派,无产阶级找到的是农民。无产阶级和农民结成工农联盟,这是众所周知的。民族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不当权派的联盟,则尚未为历史学家所注意。好像民族资产阶级单枪匹马在几个月之内就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其实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在这一点上要多说一点,以明历史的真相。 清朝的慈禧太后在发动宫廷政变、镇压了戊戌变法运动之后,迫于中外舆论,也说是要实行立宪。她声称实行立宪要有充分准备。为了欺骗中外舆论,她订了一个时间表,提出以九年为准备时期,每年把皇权下放一点于民。她所谓“民”是地主阶级不当权派,当时称为“绅”。
照清朝的制度,受皇帝直接任命、掌握国家机器的人称为“官”。在各省做官的人都要回避本省,就是说,不能在他的本省内做官。已经取得做官资格的人,或已经在别省做过官的人就称为“绅”,他们就算作本地区的“民”。清朝末年所谓“民意”、“民办”,其实就是“绅意”、“绅办”。慈禧太后在她的准备立宪的时间表中,声称要把皇帝的权力分期下放于民,这个民其实就是“绅”。
慈禧太后和以后的清廷,为了装饰门面,也设立了所谓“民意机关”,在中央设了资政院,在各省设咨议局,作为中央和地方议会的象征。这些民意机关的议员,也还是由上面指派的,可是他们不是官而是绅,更好听一点说就是“民”。在1911年辛亥革命中,这些民意机关在实际上也起了革命的作用。在各省的革命军起义以后,往往推举咨议局的议长主持民政,也有些省是由咨议局出头发动革命。再看一些出头露面的人物的行动,事情就更清楚了。
袁世凯本来是清朝的一个大官僚,戊戌变法的时候,他出卖了谭嗣同,帮助了慈禧,以致变法失败。慈禧死了以后,光绪的兄弟当了摄政王,迫使袁世凯退居原籍河南。于是,他就不是官而是绅了。1911年武昌起义后,清廷用北洋新军打革命军,因为袁世凯是北洋新军的创始人,又起用袁世凯为两湖总督作为统帅,于是他又由绅而成为官了。
袁世凯有他自己的打算,他想利用各省的绅和革命军的声势,以及他自己手中的兵权,取清朝皇帝的地位而代之。他所统率的政府军打了一次比较硬的胜仗,攻占了汉阳,他的前线指挥官就联名发出通电,请清朝皇帝退位,交出政权。清朝的隆裕太后没有办法,就任命袁世凯为总理大臣,组织政府,与革命军议和。当时南北议和达成的协议,南京参议院制定的《临时约法》,以及当时的人事安排,就是南北统一的条件,也就是当时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联盟的条件。
南北统一以后,孙中山来到北京,袁世凯待以元首之礼。在一次正式欢迎宴会上,孙中山说,他要办一个中国铁路公司,修铁路二十万里;要袁世凯训练一百万军队,认为这样中国就富强了。孙中山的这个演说的含义是民族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要分工合作,资产阶级负责经济方面的建设,地主阶级负责政治军事方面的建设,这也是两个阶级联盟的条件。
袁世凯当然接受这个条件,下命令成立中国铁路公司,任命孙中山当全国铁路督办。可是修铁路的资金一点也不给,孙中山只好在上海的一个小马路上挂了一个“中国铁路公司”的空头招牌。
孙中山不久就知道受骗了。他于1913年发动了“二次革命”,但是失败了。袁世凯把中华民国改为中华帝国,由他自己当皇帝,这就是地主阶级完全复辟。革命的进程最终是只能前进的。袁世凯的复辟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他的帝制失败了,他自己也死了。此后就成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孙中山所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也面目全非了。
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中,各朝代政权的转移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以传说中的尧、舜为典型的,称为“揖让”;另一种是以传说中的汤、武为典型的,称为“征诛”。旧民主主义革命是这两种形式的结合。从革命军这一方面说,它是用武力把清朝皇帝和几千年的帝制打倒的,这是“征诛”。从袁世凯这方面说,他是接受清朝统治者的命令组织政府,这是“揖让”。这种“揖让”和“征诛”相结合取得政权的方式本来是不彻底的,所以,虽然从武昌起义到民国成立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快固然是快,但革命是不深入的,其不能持久也是必然的。

内容简介
《中国现代哲学史》是20世纪中国一代哲人冯友兰所著的《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七册,是冯友兰先生晚年回归自我,“修辞立其诚”、“海阔天空我自飞”的产物。本书讲述了中国现代哲学的发展历史,打通了古今中外的相关知识,在有限的篇幅里融入了冯友兰对中国哲学的理解,是史与思的结晶,充满了人生的睿智与哲人的洞见。它对当今的读者有极大的意义,不失为一部可以影响一生的文化经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