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机要秘书详谈宋美龄.pdf

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机要秘书详谈宋美龄.pdf
 

书籍描述

作者简介
张紫葛,1920年生于湖北松滋县,193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1939年初到重庆,入《大公报》工作,偶遇宋美龄,被留在身边工作,任机要秘书。其后任教于重庆国立教育学院、新疆大学、重庆国立女子师范学院等院校,兼任《大公报》记者及专栏作家,一度主持新疆联合省政府主办的《新疆日报》。1950年后先后任重庆西南师范学校、西南政法学院教授。

目录
目录

一、鹊尾淡妆宋美龄
1939年初,笔者刚刚离开学校,受《大公报》总主笔张季鸾先生私人委托,代他参加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接受华侨捐赠物资的交接仪式大会。偶遇鹊尾淡妆的宋美龄。她鉴于笔者的能力,将笔者留在她身边,在全国妇女指导委员会工作。时空交错,到她离开大陆前,与她过从九年。本章叙述相识及得她重视的奇特情节。

二、一谦而三益
三、诚实敦厚为立身之本
四、竹桌便宴郭沫若
宋美龄主持妇指委之妇女干训班,请郭沫若来做“精神讲话”。会后在训练班饭厅另桌款待郭沫若,宋与笔者等作陪。
五、蒋宋联姻论当年
宋美龄亲自讲述她与蒋介石恋爱、结婚之实况,讲得详细、确切,与历来所传情节及此婚姻系她大姐霭龄一手操办的说法,完全不同。她说:“这项婚姻自始至终是我自己做主,自己主动的。”而她爱上蒋介石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她自幼崇拜英雄。
六、旅长太太喊冤
一旅长太太被丈夫遗弃,自湖南来重庆,携儿到妇指委求见宋美龄,哭诉喊冤。经过曲折的过程,宋美龄终于当场决定支持这位太太。
七、不是衙门
八、到妇指委求见的男人们
九、“伤兵之友运动”的最初构想
十、春游劳军
十一、妇女干训班的毕业典礼
十二、“五四”大轰炸这一天
1939年5月4日,日机大轰炸重庆之时,宋美龄带着笔者和一位小姐,在轰炸声中,各处巡视,与百姓一起被卷入平民的简陋防空洞,差点儿被憋死;随即她又到轰炸燃烧的现场察看,被消防队员当做“居民大嫂”秽语辱骂;继而身边落弹,差一点点被炸死。终于弄清了防空部门的许多问题。
十三、牛奶洗澡之谜
十四、“我属于我自己”
宋美龄谈她对待外界的污蔑、诽谤的态度。
那时,中外有许多关于宋美龄“婚外恋”的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天,她闲谈时,一一澄清,言谈坦率。
十五、抚伤忆血战
宋美龄率领全国妇指委全体人员,前往陆军总医院慰问伤兵,连续工作七小时。
其中遇到在保卫大武汉、死守田家镇要塞战役中幸存的唯一一名伤兵。他想到阵亡袍泽,痛哭失声。宋要主任医官用心治疗,万毋截肢。
十六、诵《国殇》惨烈泪下
十七、五次死里逃生
保卫大武汉的战役中,宋美龄五次遇险。四次在前线劳军,都几乎丧命;一次在武昌敌机空袭中遇炸。本章记其详情。
十八、夜阑人静车隆隆
半夜,从湖北火线上抢救出来的一千多名难童,到达重庆嘉陵码头。宋美龄身穿运动服,午夜出动,带领妇指委人员(包括史良),从军委要来卡车,连夜抢运难童。
十九、“保护妇女儿童是男性的天职!”
二十、难童的妈妈
端午节,宋美龄到重庆歌乐山儿童保育院看望难童,并查获庶务贪污难童的奶粉、肉松等物。
二十一、端午慰问,漏了一户
二十二、“赶不走鬼子心不甘!”
二十三、妇女指导委员会的例会
记载了有邓颖超、史良、吴贻芳、刘清扬、李德全等参加的一次例会,讨论战时儿童保育问题。
二十四、团结至上
妇指委的两位委员——某女作家和法学家史良,因小议宋庆龄而发生口角,以至在蒋氏官邸争吵。宋美龄极力劝阻,要求她们体念时艰,团结至上,同心同德,致力于抗日战争。
二十五、在她的别墅里办公
空袭中,宋美龄带领笔者去她在歌乐山的别墅办公——赶译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第三国际的绝密文件。本章首次披露了文件内容。
二十六、便餐桌上说“独裁”
笔者与宋美龄夫妇及胡宗南等五人一起午餐,说到“独裁”等,有内容丰富的谈话。
二十七、路遇张群
二十八、颁奖大会之夜的剧烈空战
纪念“七七”事变两周年那天,宋美龄参加空军授奖大会,慰问飞行员。突传日机来袭,飞行员匆匆离场起飞应战;宋美龄热情送他们出征,并与周至柔一起仰观空战。
二十九、调处汤恩伯与李宗仁的矛盾
三十、和邓颖超一起视察赵君陶任院长的保育院
三十一、访医遇荒诞
三十二、以德报怨
三十三、面斥希特勒的密使
武汉沦陷后,轴心国诱劝中国投降,被国民政府拒绝了。继由德国派遣密使,到重庆“斡旋”。宋美龄代表蒋介石接见该使,面予痛斥,理直气壮,并限令该使二十四小时内出境。随后引古证今,斥责这一阴谋活动的牵线人为“今日之秦桧”。
三十四、引古证今耻秦桧
三十五、澄江之游
宋美龄与其夫同游重庆郊区澄江镇,草地野餐吃江团。却在街上遇到残疾伤兵,蒋宋便除去“化装”,与伤兵及百姓站在街头交谈。
三十六、与卢作孚谈民生
宋美龄接待著名实业家——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对卢的朴素节约备加推崇。留卢午餐, 因写条幅, 畅谈 “解决民生问题为富国强兵之本”。
三十七、“张博和精神”
宋美龄偕笔者,约同卢作孚去北碚参观兼善中学的农场、瓜地及校园,对那位校长张博和至为推崇,誉为“张博和精神”。
三十八、“生生不息”和“不言之教”
继续记叙宋美龄与卢作孚的交往。
三十九、微服出塞
宋美龄秘密飞抵迪化,在本书作者陪同下,夜访民族居住区,访问各界人士,冒暴风雪考察前线。屡历艰险,获得了第一手材料,帮助其夫确定稳定新疆局势的大计。
四十、玛纳斯河畔暴风雪
四十一、听不倦的街谈巷议
四十二、夜访耆老
四十三、听“洋冬烘”乱谈
四十四、解中共出狱人员西安之围
张治中受中共委托,释放了被关在新疆监狱的中共人员。但他们回延安路经西安时被胡宗南扣留了。张治中乃叫笔者设法找宋美龄。宋美龄怜老恤病,顾恤妇孺,设法解了中共人员的西安之围。
余音
邓颖超致宋美龄的信
后记
中文简体字横排本赘语
再版后记

文摘
这天,宋美龄谈兴大发,陈纪彝抚掌赞叹,然后用英语说:
“亲爱的,我实在是五体投地,说不出地佩服你。然而,我每次感到佩服你,就更加佩服孔夫人。像你这样一个女中豪杰,她竟然能够左右你的意志,包办你的婚姻。”
宋美龄打断陈纪彝的话:“包办我的什么婚姻?”
“耶,耶,谁不知道?委座追求你的时候,你是坚决拒绝的嘛!全靠孔夫人以大姐的威信,一体做主,你才乖乖儿地嫁给委座的嘛!”
宋美龄用放在桌面上的指头敲了敲桌子:“请原谅,亲爱的小姐,我的朋友。我简直没想到,你也相信这些编造出来的谎言。你想想,我是能够被人包办婚姻的吗?”
她说:在她们弟兄姊妹六个中,庆龄“最固执”,她本人“最倔强”,而霭龄“最柔和”。霭龄从小至今,从不把自己的意志、主张强加于人。她虽然曾经介绍庆龄接替自己做孙中山的秘书,那是因为她深知自己的二妹从七岁起就崇拜孙中山。刚提到做私人秘书之事,庆龄也曾表示“不大想去”。那只是由于庆龄不理解秘书的地位。而随后就想通了,欣然接受。霭龄并没有劝说促进。至于她自己和蒋介石的婚姻,宋霭龄既未促进,更未劝说,并且,在她们的妈妈倪桂珍表示不赞成的论婚初期,大姐还和宋子文一样,曾经附和妈妈,应该算是反对派。
宋美龄说:她和蒋介石的婚姻完全是她自己的主张,并且是她自己一一说服了母亲、大姐和哥哥宋子文,取得了他们的支持。她为何爱上蒋介石?她说:最根本的原因,是她自幼崇拜英雄。她多次听到孙中山夸奖蒋介石,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才。1922年,宋美龄在孙中山家里,第一次遇见蒋介石,感到他确实是个英雄人物。这时,他只是孙中山的一个小小追随者。她说:“他那对闪亮射人的眼睛告诉我:他是个英雄……相形之下,远比我的二姐夫英俊。”因此,她当即给予青睐,颇假辞色。几度用上海话和他接谈,并应蒋的要求,互相告诉了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后来,她母亲过生日,是她电话邀请蒋介石来家做客的。
蒋介石到广州之后,待字闺中的宋美龄所期待的佳偶是“英雄”式的人物
曾先后给宋美龄来过好几封信,具道倾慕之诚,并未提到婚姻。她也曾回过几封信,蒋的信具道爱慕,却集中于表示爱慕她的盖世才华和卓识远见。宋美龄的复信,含蓄地表示接受他的称赞,间或纵论革命之道,实作惺惺相惜之态。其间,蒋介石确曾向孙中山吐露衷情,求其转托孙夫人代输积悃而系赤绳。中山先生大表赞同,而孙夫人则极为反对。
及至蒋介石拥兵攻占了上海,他便只有亲自面谈。宋美龄首先自己答允了,才带着蒋去拜见母亲大人。起初,母亲不赞成,理由是:蒋已婚有子,又不是基督教徒。宋美龄耐心说服了母亲。其最大的理由是:她有政治抱负,也有政治才能,唯有与蒋合作,才能展其才能,抒其抱负,救中华于水火,登斯民于衽席。
“这项婚姻自始至终是我自己做主,自己主动的,与我阿姐何干?可笑的事情还多,别人还造谣说,委员长和我结了婚,才走英美路线,更是天大笑话。委员长访问苏俄,深知斯大林之极权独裁……这与我宋美龄有什么关系?……委员长既然如此选择,国际上必然亲英美与民主国家。难道还能与苏俄共为友邦吗?人们都胡说,是我们宋家拉拢委员长和美国联成一气。真是说得轻巧!我们有点家产,但比起华尔街的老板算老几?我们弟兄姊妹不过是美国的大学毕业生,算个什么?就能牵得动整个美国吗?……
“还有更大的笑话哩!说是上海青帮头领杜月笙掌握了委员长;又说,我哥哥保罗(宋子文)不同意我的婚姻,杜月笙一威吓,他就屈服了!你想想:杜月笙再了不起,不过是上海的一个帮会头领,蒋委员长统领百万大军,还对付不了一个帮会头目?还要受他的指使?你们去看看,杜月笙见到委员长何等恭顺,何等献殷勤?……”
…………
陈纪彝和陈慧丽小姐听得津津有味,不住点头称是。我则没有做声。
宋美龄定定地看了我许久,人们以往认为蒋宋联姻是宋霭龄促成的——本书中的宋美龄则另有说法,坚称是“自己做主、自己主动的”。这是婚前宋美龄与蒋介石某次在孔祥煕家中会面时的留影
平淡地说:她明白,我不相信她的话。她说她并不见怪,因为对别人的话信或不信,是每个人的权利。
一个星期后,她拿了两本文件叫我们看。
一本是石印的《蒋太夫人荣哀录》。她翻开那里面孙中山祭奠蒋介石母亲的祭文,那里写道:“文与郎君介石游十余年,共历险艰,出入死生,如身之臂,如骖之靳,朝夕未尝离失。……其于介石也,慈爱异常母,督责如严师,裁其跅弛,以全其昂昂千里之资,虽夷险不测,成败无定,而守经达变,如江河之自适,山岳之不移。”
宋美龄说:“你们看看,孙中山先生是怎样评价委员长的……”
一本是铅印的《总裁文稿汇存》。她指着蒋介石访问苏联回来给廖仲恺的信,特别是其中一段:“对俄党问题……应有事实与主义之别,吾人不能因其主义之可信,而乃置事实于不顾。以弟观察,俄党殊无诚意可言……至其对中国之政策,在满、蒙、回、藏诸部,皆为其苏维埃之一,而对中国本部,未始无染指之意。凡事不能自立,而专求于人,而能有成者,绝无此理!彼之所谓国际主义与世界革命者,皆不外恺撒之帝国主义,不过改易名称,使人迷惑于其间而已。所谓俄与英、法、美、日者,以弟视之,其利于本国而损害他国之心,则五十步与百步之分耳。……更感觉苏俄所谓‘世界革命’的策略与目的,比西方殖民主义,对于东方民族独立运动,更是危险。”谭延闿手书《孙大总统祭蒋太夫人文》
宋美龄说:“这时候,委员长和我的婚姻还一点儿影子都没有。……他的认识这样清楚,这样彻底,其认识之来源,又完全是在苏俄参观、调查,得其实际之真情。事情不是清清楚楚的吗?与我们的婚姻有什么牵扯?更与我们宋家有什么来由?”
这是20世纪20年代中国最轰动的婚礼

内容简介
本书所记,主要是宁美龄在抗日战争时期的部分活动、工作和情景。有宋美龄主持全国妇女指导委员会和战时儿童保育会时的工作、活动细节;有带领名门闺秀春游劳军的细腻镜头;有慰问伤兵一干七小时,抢运难童深夜奔波的特写;有堪称难童妈妈的动人场面;有访医、煎药、家宴、野餐、村镇并肩漫步的家庭生活记叙;有谈及自己婚姻,对社会各种流言、议论的坦率谈话;有与卢作孚、史良、邓颖超、郭沫若、吴始芳等人的交往;有协调将领关系,面斥外国密使的政治、外交秘记;更有从未披露的解中共新疆出狱人员西安之围的各种史实。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