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90后新概念•花样年华书系•芙蓉纪.pdf

盛开•90后新概念•花样年华书系•芙蓉纪.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阵容最强大的实力作者集体亮相,最权威的新概念作文精华,不仅是一本作文“圣经”,更是一代人的心路历程。震撼的文字视觉,激荡的文字体验,书写出荏苒年华中的青春文字。 集结历届新概念获奖者,延续永不停息的思索与创作!本书内容优良,插图精美,版式活泼,全力为青春读者专属打造。

名人推荐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才华的,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有可能要等二十年,等十五年,我觉得新概念加速了这个进展。它让大家看到我,去认同我。我觉得这是我的起点。——郭敬明
当时有私心,听说这个大赛得奖后可以直接上大学,就参加了。没有想到自己连高三都没读到。当时,正在写《三重门》,因为得奖了,出版就很方便了。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自由,在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感谢新概念作文大赛。——韩寒

媒体推荐
也许很多年轻的读者已经不再关注“新概念”这个十几年前如同惊雷一样震撼各界的作文大赛,但“新概念”十几年来培养、发掘的选手们和他们的文字,对于中国整个当代文坛来说,正如一股新鲜的血液。——现代教育传媒
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成为文学界和语文教育界的一个著名品牌。——铁 凝
历届大奖得主的文章变成了高分作文制胜宝典。这些文章立意之巧绝,构思之新颖,文字之成熟,使我这个写小说的人都惊叹不已。我希望通过这套丛书,年轻的读者们能够拨开浮云,看到真正的阳光,目光纯粹地阅读这些曾经打动过我的文字。——曹文轩

作者简介
白云,出生于八九十年代零乱的交错之年。笔名七月落笺,生年模糊。迷恋海,旧,木,灯光,草原,月光,海子,梵高,李白,杜拉斯,川端康成,箫。作品发表于《萌芽》《美文》等杂志。曾获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丁威,曾获第十二届、第十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喜欢安静看书晒太阳的日子。志向颇高,天分不足。矛盾、敏感、脆弱、失眠、瞎琢磨构成生活的全部。
顾倾城,90后作者,退学,北漂,曾任意林杂志社编辑。现为《西藏商报》记者、编辑,西藏传媒集团杂志主编。有文章散见意林童话》、《新作文》、《作家林》、《中学生导报》等刊物。
李美萱,原名李媛,爱文字,爱画画,熟络起来玩的很high,沉默也会沉默的吓人。事实证明还是个孩子。生于北方,曾获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李梦芸,生于1988年,毕业于贵阳学院中文系,2010年12月在《萌芽》发表小说《亲爱的卡门》,2012年8月在《山花》下半月刊发表小说《叙述者》。现在山花杂志社文学编辑。
未逆光年,原名梁雪,生在1994年的尾巴上。时而抽风时而严肃的伪文艺少女一只。喜欢读书但不常读书。喜爱安静和懒惰。渴望平凡。曾获得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第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另维,真名温暖,1992年出生,满族,烟霞癖、信佛、善舞善琴、爱旗袍、待篮球胜命,7岁入中国少年作家协会,迄今发表文章已近百万字。作品散见于《萌芽》《最女生》《花火》等;曾连续获得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刘适也,平时酷爱读书、写作,视写作为游戏。迄今已在《中国中学生报》、《中国少年报》等发表作品数十篇。热爱音乐,是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团员,曾参加2008年奥运会开幕演出。现在国外求学。
莫诺,原名乐康,1992年出生,武汉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得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作品见于《美文》、《南方文学》、《延河》、《中国诗歌》、《诗选刊》、《散文诗》等报刊杂志。现就读于某大学传媒学院播音主持系,兼职于武汉星艺艺术培训中心,为播音教师。
涅蝶,原名胡佳敏,1991年出生。现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大学,高中学理大学读商的伪文艺女青年。14岁起作品散见于杂志媒体。相信宿命,相信暖,相信每个女孩都是阿修罗,美丽锋利,直到被打落红尘翻滚成为妇人。因而要抓紧尚为年轻的岁月,写字、填词、哼曲、爱,赛壬般咏唱,以求于世留声。
潘云贵,1990年出生于福建。射手座男生。作品发表于《山花》、《西部》、《青年文学》、《儿童文学》、《福建文学》等刊物。获2011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首届海峡两岸文学创作大赛短篇赛区第一名等奖项。
齐鸣宇,出生于1991年9月。现混迹于北京大学。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上海市作家协会创作会会员。作品见于《萌芽》、《ZER零》等杂志。
饶俊,出生于贵州铜仁,侗族。现就读于某戏剧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第八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者。文章散见于《新作文》、《中学生》、《大学》、《盛开》等书刊杂志。著有长篇小说《守望冬天》,话剧《宽带山》,电视剧《少年狄仁杰》等作品。
石皓,原名石豪,山西吕梁人。社恐青年。赚碎银子的人。有作品见《最小说》《华夏散文》《安徽文学》《火花》等刊。现就读于江西某高校。
李更阑,原名王君心,生于1994年8月末。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科幻世界》《读友》等文学杂志发表童话、小说三十多万字,作品收录于《盛开》等系列书系。已出版长篇小说《秘语森林》《记忆花园》。曾获得第十四届、第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王梦莹,生于90年代初的水瓶座,喜欢06年以前的郭敬明以及06年以后的落落。水瓶座富于幻想的特性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被抹杀。发表过几篇小作,学的是民乐,学过一点画画,喜欢优雅的格调。在自认为暗无天日的环境中依旧相信世界的美好。也愿意,以后的时间里,用心写字。
小鱼,水瓶女,万幸不属猪。作品常见于《萌芽》、《美文》、《课堂内外》等杂志。有点迷糊有点任性有点漫不经心,一直一直做梦的鱼星人。曾获得第十二届、第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第一届超级明星文学新人选拔赛全国十强。已出版《风筝有风,海豚有海》、《致樱花树先生》等作品。
辛晓阳,笔名 Iris,夏天出生,因而拥有热情,外放,不拘谨的性格。讨厌阴天,讨厌虚伪,讨厌不被信任的感觉。曾多次获得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和二等奖。已发表作品数十万字。曾作为90后新概念代表作家录制湖南卫视大型功德礼仪脱口秀节目《天天向上》“文学少年”专题。
修新羽,1993年出生,女,山东青岛人,曾数次获得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和二等奖。现就读于北京五道口男子技工学院。
徐嫱,出生于1994年。浙江人。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者。笔名破晓,1994年的摩羯,一直悠闲地过着别人口中累死累活的寒窗苦读生涯,以赤裸裸的懒惰占用了别人口中的自觉与勤奋诸词。大一决定开始尝试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写文。古今多少事,一把辛酸泪,但还好,总算鼓足勇气上路。
许炎,原名徐里。89年双子座。生于四川一个小城镇,喜欢听歌和唱歌,爱看商业片。喜欢淡淡的香水味道,喜欢古典和潮流物质。做过蹩脚小咖啡厅歌手,主持过婚礼,06年曾退学在四川某娱乐公司做策划。经营一些小网站,热爱写博客。人称“公子许”。曾获得第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薛超伟,出生于浙江,性格叵测,想法飘渺,行事绊手绊脚。喜欢用风花雪月的脑子编制乡村时代的淳朴记忆。酷爱机器猫,为人低调。现就读于现就读厦门某大学中文系。曾获得第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杨晓萌,1991年出生,单纯喜欢写东西的感觉;喜欢尝试不同的写作风格,习惯由心情决定一切;幻想着喜欢的人可以通过它而读懂我的爱;虽然懒惰,却相信可以写出很多美丽的文字;曾获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杨杨楠,出生于1991年。笔名在小岛,在校大学生。曾获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热衷文学,喜爱写作,可以没有行动的自由,但绝不能没有思想的自由。在孤独的创作路途上,寻一个可以坚守一世的信仰。
杨逸飞,1992年出生,安静而敏感的男生,文字细腻温暖。不习惯称自己为孩子,却也并不渴望长大。喜欢一切关于情感的古典诗词,习惯于低头安静地行走。曾获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
占晖,十一月的天蝎,喜文字,爱好书写,渴望成为一名细心的体察者、诚恳的说书人。曾获数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奖项,文字散见于《青年文学》、《萌芽》、《盛开》等杂志和系列书籍。现就读于南京某大学。
赵文佳,自由撰稿人,17岁开始写作,文字清新,表达成长时期校园里的叛逆和迷茫。至今已发表作品十多万字。
赵晓,山东人,现于内蒙古工作,不安分矿工一枚,至今。宅则看书电影,动则喝酒交谈。视写字与吹牛与游走同样重要,梦想将天涯纵横了去,谁人不识天下。走过很多地方,写过不少字,但始终觉得,梦想才刚刚开始,路,才在脚下。
周博文,白羊座,崇尚光明,追求自由。1988年生于江西宜春,现居河南郑州。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0年第21届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获奖作者。在《美文》、《摇篮》、《东方少年》、《童话世界》等二十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四十余万字,已出版纯真童话系列温馨卷《再见,小星星》、快乐卷《小馒和他的面团家族》(贵州人民出版社)等。现为哲学专业在校硕士研究生。

目录
彼时隔世的流苏少年·沉默的时光里

彼时隔世的流苏少年 辛晓阳
紫色蝴蝶 赵文佳
27路公交车 李更阑
蝴蝶飞不过沧海 小 鱼
沉默的时光里 李美萱


缠绕在青春的往事·蓝山记

缠绕在青春的往事 许 炎
情人结 涅 蝶
当阳光穿透那片云 杨晓萌
美 李梦芸
交换礼物 王梦莹
蓝山记 莫 诺


今日落大雨·Goodbye&Hello

今日落大雨 丁 威
仍在大学里的青春 杨杨楠
师大操场 齐鸣宇
Goodbye&Hello 占 晖


慢慢地知道·鸟语者

慢慢地知道 李更阑
黎明32号 修新羽
西城之凉 • 女泽 另 维
鸟语者 徐 嫱


夏蝉为谁而鸣·魔镜

夏蝉为谁而鸣 薛超伟
西游 赵 晓
秘密 杨逸飞
暖冬 未逆光年
魔镜 周博文


夜唱短歌·蝴蝶般的船

夜唱短歌。 白 云
并非腐朽所砌的浪漫 白 云
人间诗话-后海子时代的诗歌复兴 顾倾城
为什么?为什么? 刘适也
我与阅读 石 皓
断章 饶 俊
蝴蝶般的船 潘云贵

文摘
彼时隔世的流苏少年


文/辛晓阳





   我不知道这种神秘而奇怪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隐隐的惴惴不安,藏匿着无法消融的小小期待。过了很多年之后我在想或许这就是爱,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暗恋里包含着的纠结和酸楚,就是属于第一次悸动的,挥之不去的过往。
   一开始的喜欢并不是异性之间的好感,只是单纯地想和他一起玩,坐同桌,每天一起做一样的事。小时候要强的我最喜欢听到的话就是,老师夸我是女生中写字最漂亮的,而男生中的那个NO.1,是他。傻傻地以为,两个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有了一个完美的接点,或许我们会像小姨租来的港片里那样同在一家公司做职员或是同一个警署的帅气的警察,这就是我们的以后,还有未来。
   排练课本剧的时候,老师让我和一个关系很要好的男孩子分演小公鸡和小鸭子,而他则是旁白。我们不厌其烦地练习,像是虔诚的基督徒在守护着自己最盛大的洗礼。周末的上午,他爷爷便会带着他到我姥姥家去,我们便可以打着练习的旗号在楼下玩蹦蹦器。他笑的时候深邃的眼睛多了分俏皮和坦白,让我能够从喧闹变得安静,安静地看着他,安静地傻傻地笑,没有缘由。
   登上俱乐部舞台的那一刻我明显心慌了起来,要强的我并不想让别人看出我的窘态,只是一个人躲在幕布后看着大家浅草般的笑脸。然后他的声音堂而皇之地顺着麦克风飘荡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一瞬间便卸下所有不安,坦然地寻着那道声线完美得演绎着我们排练了若干久的心血。从舞台上走下后我们击掌尔后相视而笑,天空的蓝色悄悄地爬进每一寸皮肤,温柔地崩裂开来。
   我们终于坐了同桌,在二年级的某一天。没错,只有一天。我记得老师把他排在我身边时,自己几乎开心得无法言语。课间的时候我们闹着玩“你拍一我拍一”,我从此爱上了学校,觉得那就是梦想开始的地方,尽管我并不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也许跟他有关的,都是梦想。
   一天之后我们被再度调开,我对老师的决议打心眼里不满,却倔着性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不声不响。他值日的时候从我身边经过,只露了一个背影,瘦削而单薄,我在心里笃定,如果二十年后自己结婚了,那么对方一定会是一个他这样的人。我不是很懂婚姻的意义,只是觉得小姨和姨夫在一起就很幸福,所以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样就足够了。
   而事实是,之后我判定男生的标准完全比照了他的样子,高高瘦瘦,刘海松散地越过额迹,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冬日破晓的初阳,声音美得让人能够撇清所有不安,喜欢运动,一个远远看去就气质十足的阳光少年。
   一段时间后我了解了他家里的情况,美丽的母亲,异样的父亲,善良的祖父母,被爷爷拉扯长大。那一刻我明白,他绝不是童话故事里养尊处优的王子。可是对我来说,他离王子的尺度又近了一些,因为他就是他,那么特别。
   写字比赛的时候我因为没有人送我而犯了难,年迈的外婆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爷爷——那位善良的老人毫不犹豫地担当起临时照顾我的责任。打车去比赛的路上,他始终安静地看着窗外,也许是有点紧张,也许是沉溺安静,也许,也许。我不忍心打扰他的世界,只是低头翻着已经卷了页的语文书,亦不言语。他爷爷像对待亲孙女那样诚恳地待我,这种感动一直绵延到了现在,或许更久,或许一辈子。他生得高贵,却又被善良包围着长大,在我无以言说的童年中显得那么完美。尔后凭借一手刚劲飘逸的钢笔字,他在比赛中轻松摘魁。落败的我虽有不甘,更多的却是一种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因为我喜欢看到他笑,我想要看到他成功。
   四年级的时候,同样的场景被重新刻录了一次。我们依旧被他爷爷打车送去比赛,只是这次的冠军变成了我。他不会知道,我是怎么在寒冬腊月里坚持每天凌晨五点起来练字的,没有暖气的屋子蒸发着被窝诱人的余温,而我只是想要让他知道,我可以做得很好。我做到了,却不开心,看着他倚在栏杆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皱了皱眉头,巴不得落败的那个依旧是自己才好。
   八年之后回想起那一幕我才想起,原来那种栀子花开下的纯纯的隐晦的爱才是最圣洁的。我只是想要他好,看到他笑就好像得到了整个世界。
   
   再长大一些,便开始为了升学疲于奔命。加班加点的奥数奥语剑桥外语,把我们折磨得几乎失去了兴奋的动力。很少再看到他的笑容,课堂上也鲜见他前几年频频的妙语连珠。他好像一夜之间成熟了起来,变得沉稳而内敛,却还是和几个要好的男孩子没心没肺地打闹。操场边三层楼高的大杨树发芽的时候,我习惯性地趴在栏杆上看他踢球,每一次传球和射门都是那样地精彩和独一无二,就像他一样。
   散落下来的阳光为世界铺上一层温暖而慵懒的纱,他就那样穿梭在水泥操场的一侧,额上挂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滴,像一个英雄。他的身上挂满了我年少时期无边的遐想,像是一口不竭的灵感之泉,给了我所有努力和奋斗的意义。
   然而,英雄却并不属于我。我的“敌人”告诉我,他在她生日会上为她深情演唱了周董的《断了的弦》,她眉飞色舞的表情和趾高气昂的神气让我从心里狠狠地咒骂了自己一句。不是骂他,或是她,而是骂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出息,听到这样的事情就会觉得心里难受。想要走出自己的路需要更强大才行,但是没有他的路又有什么用呢。我不知道,我也不明白,只是觉得莫名地难过,安静地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然后悄悄地说,也许喜欢一个人真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吧,哪怕仅仅是尚不明晰的暗恋。
   毕业前的最后一年,我们又被一种奇妙的际遇扯到了一起。他和我的死敌终究没了下文,却和我最亲密的同桌上演了一段轰轰烈烈的过往。
   最可笑的是,我竟然成了这段童话故事最完整的观众,最完整的。
   他会为了她,用磁带录下自己演唱的JJ的新曲,然后像小孩子一样不安地塞给她,缩在一旁局促不安地看着远方;他会为了她,抛却平日里一副冷酷而坚定的表情,温柔地像是国王最宠爱的骑士,捍卫着自己美丽的信仰;他会为了她,说服爷爷从家里跑出来,只是为了和她静静地呆上一会儿,哪怕只是坐在消防栓上看看月亮……
   多么让人望尘莫及的美好。
   她知道我对他的感觉,并理解为和自己一样的青春初期的少年对懵懂的未知世界单纯的想往。她没有阻拦我和他之间愈发熟络的交往,反而给了我更多中肯的建议。这点来讲她确实是个值得的女孩子,至少小小的我就明白感情是一件多么自私的尤物,假如换做是我,恐怕数年前就和她绝交将她列入危险名单了。但是反过来想,她确实拥有足够自信的资本,对我感情的容忍更像是一种赏赐和施舍。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他,宛如昨日。
   知识竞赛之前我录了磁带给他,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我说自己很慌,好像一个马上要上战场的士兵,听着远方的枪声雷鸣惊异地发现自己没有带枪。我觉得我快死了,猝不及防的。
   他不久后便把磁带还给了我,里面早已换成了他充满了磁性的声线。他说,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他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说,做到最好就好……诸如此类的略带官腔的话中有一句让我瞬间泪流满面:他说,我相信你。
   相信。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动词。他相信我,那么我就是最好的。我也相信。
   决赛的前夕我去找他借手表,从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窗台下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他的爷爷把我迎进屋,我这才知道那位善良的老人为了我的比赛拿着手表在校门口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我愣在那里,看着他没有情绪的脸,甚至忘记了道歉。回家的路上我走着走着就哭了出来,我不知道他在心里怎么定义自己,但是不管结果如何,我在乎。
   比赛的结果并不理想,甚至几个月后重点中学的招生我也彻底败北。我们几乎陷入了一模一样的窘境,两个曾经出众过人的佼佼者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择校危机。几个星期之后我七拐八拐地拿到了心仪名校的录取通知书,而他却成为小城里另一所名校的榜上学生。
   让人恐惧的低谷期后,我们终于完美地结束了美丽如初的小学生活,开始了一段属于自己的新的征程。但是,我们眼前的行道上,没有彼此。
   
   刚刚走进初中的时候我们依旧习惯于生活中彼此的存在,我记得自己因为一段英文打电话让他帮我翻译时他在听筒另一端呼呼啦啦翻字典的声音还有因为专注而不绝于耳的喃喃自语,告诉我答案的时候他轻松地笑了一下,让我莫名地回忆起某个阳光发白的下午,他在水泥操场上快速地奔跑着,从另一个男孩脚下抢下球然后迅速地射门。
   我说我以为你会成为足球明星的。
   他笑了笑,说是么,我不知道。
   再也没有了交集。
   
   稀稀落落地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他和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一个月以后又分手,不知为何。
   和他同校的朋友说,看着他比以前苍老了许多,有种未老先衰的意味,总觉得饱经生活磨难似的,脸上刻满了风尘仆仆的沧桑。
   同班的一个男生告诉我,要去他们学校PK足球,他也是对手中的一员,由此我才知道他还在踢球,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清楚他有多么爱这项运动。
   初三总复习的时候我按下了他的电话,问他借与我们不同版本的语文教材。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的手心里突兀地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滴。这时才发现,原来过了这么久,那串号码依然像是魔咒一样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悄悄一回味便会轻巧地钻出,扯出如丝般拉扯不断的过往。
   他托朋友将书带给我,上面写满了他闲暇时创作的古诗词。我这才想起前段日子进他空间时发现他在研究中国古典文化,并且颇有造诣。那些或是刚劲或是婉约的句子像一把撬开历史的锁匙,让我看到了一个男孩内心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但是对这些我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这就是他,他总能做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从一开始我就相信。
   结果开始写字的居然是我。
   一年的时间,林林总总的作品,我似乎从来没有提及过他和我们的故事。也许这一段单纯的暗恋和无果而终的过往根本不能标配上“我们”的主语,但是我却始终虔诚地相信着,总有一种力量将那最单纯无设防的成长之路演绎得如此精妙绝伦。
   至少在我的世界里,他就是我唯一的男一号。
   某天深夜我们在网上随意地搭上了话,他竟然提出“对诗”。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于是两人开始毫无章法地用现代诗歌PK古典辞赋。过程中我愈发惊异于他对文字的敏感度,却更像是站在一个崇拜者的角度。我们都长大了,不枉曾经。直到我们为了C罗和卡卡谁踢得更好吵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就是对于曾经最美好的距离。
   
   记得不知何时他曾经在我空间留言板里留下一句“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始终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或许我只是不停暗示自己相信它远远不止表面翻译出来的含义那么简单。
   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就像初恋究竟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还是第一次恋爱,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的章法。何必深究。
   至少,他出现过。至少,在年少浅蓝的梦境中,我也曾经是一个幸福的公主。

内容简介
本书共分六辑,每个章节主题独立,构思新颖。本书作品依然体现新概念作文参赛者不同凡响的创作水准,高手云集,形式多样,内容健康阳光、积极向上,是为千万份新概念稿件的甄选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