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罪书.pdf

认罪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认罪书》探究了中国普通人的恶,用德国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的话,也就是“恶之平庸”: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长,长到看不到链条全貌时,每个环节的人都有理由觉得自己很无辜。而所谓人性觉醒,是从自己隐身的集体中抽身出来,恢复成独立、完整并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个人。“认罪书”一名,由此而来。
乔叶是70后作家里的优秀代表之一,作品多发表于《人民文学》《收获》等刊物。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为大众所知,并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以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70后剖析的历史,80后表达的历史,90后、00后应知的历史,60后、50后、40后……亲历的历史,这一段历史,是所有人的历史——《认罪书》
何罪之有?为何认罪?罪名是什么?作家乔叶一直以来对历史的探究、人性深度的挖掘,以及对文字的严苛要求,令人不禁在看到《认罪书》这个书名时,心下一紧。这一次,她下笔会不会太狠?

名人推荐
文本上有探索——与时下的庸常凤习不同;叙事上有耐心——内在的幽深和旁及的宽阔所形成互动互映,也稀罕可珍。所谓的“认罪”,何尝不是深含着情愿——滑落的人世保藏向上的认知,蒙尘的生命等来清高的认领。对今日的文学形貌而言,这部长篇小说必将留下一个格外扎实的印痕。
——《人民文学》主编、评论家 施战军
《认罪书》具备了情感、侦探、悬疑、推理小说的各种元素,使可读性有了充分的保证,同时对普通人“平庸的恶“进行了深入思考,对文革的反思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和深度,实属难得。是乔叶走向成熟的里程碑之作。
——河南省文学院院长、评论家 何弘
《认罪书》是一个关于“复活”的故事。和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相比,本书展示了让我们足够惊喜的东西:对人类精神生活的关注、尖锐的洞察力和批判力、深刻的自省气质——这是它们共有的;而扎根国土的民族特征和时代感、引人入胜的故事、时时迸发的感性气质——这是《认罪书》所独有的。
对“灵与肉”“罪与罚”的探讨,对灵魂和信仰的触及,已经使《认罪书》进入了一个中国文学一直所不太擅长的领域。
——郑州大学青年评论家 李勇
《认罪书》这部作品隐藏了一位女作家向历史迂回进军的雄心。乔叶回避对历史的“正面强攻”,选择了一种旁敲侧击的切入方式,故事千回百转、一唱三叹,由当下最庸俗的故事抵达历史的精神河床。
——中山大学教授、评论家 申霞艳
我更欣赏的是《认罪书》里“说话的态度”。为了探求梅梅的秘密,金金选择了让所有与之相关的人开口说话。于是,被隐匿起来的真相就像拼图一样被一块块捡拾起来,在众声喧哗中拼出了一个答案。
——中国作协评论家 岳雯
《认罪书》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故事群”,是一群沉沦与救赎的故事。
——评论家 桫椤

媒体推荐
《认罪书》的核心是想唤起人们的忏悔意识。从“我”的罪,到他人的罪;从当下的罪,到几十年前历史的罪。认知、认证、认定、认罚那些罪。作家乔叶说,故事主人公金金是一个象征,也是最实在的具象。小说中每个不知罪的人,都是另一个角度的金金。
——《大河报》

作者简介
乔叶,女,汉族,河南省修武县人。
作品多发表于《人民文学》《收获》等刊物。
出版散文集《天使路过》等十二部,以及小说专著《最慢的是活着》等十三部。
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十月》文学奖、《北京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以及中国原创小说年度大奖、首届锦绣文学奖等多个文学奖项。
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2010年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以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文摘
我是在两年前认识金金的。她的供职单位源城市旅游局当时要出一本关于源城旅游的宣传用书,书稿里的图片选用和文字斟酌等琐碎事宜一直由她负责和我接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名字很俗气,除了钱就没别的了。”这话有些幽默,可她的样子却是让人笑不起来的。她很瘦弱,气色不大好,虽然神情平静,可是看她的眼睛却能让我隐约感觉到,她是经历过一些什么事的人。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我们除了谈稿子也会说点儿别的。有一次她忽然问我:如果她将来想出书,找我可以吗?我问她哪方面的?诗歌、小说还是散文?她说都不是。就是她自己的一些事。我说那应该是自传吧。普通人的自传我们社一般是不出的,出自传的一般都是有成就的人。她说自费可以么?花个三五万她能负担得起,只要能出就行。我说这个可以。不过这些话当时也就是那么说说,我没想到她还真写了这么一本书。
这本书稿我是在半年前接到的。快递公司的送件员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银川参加第22届全国图书博览会。我让同事替我接收了快递。等会开完,我又在沙湖和沙坡头等这些地方玩了玩,回到郑州已经是一周之后。同事把快递转给我的时候,社里的财务也来告诉我,说收到了一笔五万元的汇款,汇款人也是金金。附言栏里的留言说我知道这笔钱的用途。我深感意外,连忙打开了快递。快递里有四样东西:一封信,一个软面抄,一袋灰白色粉状物,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我先读信。金金的信写得很简单。除了告知稿子在电脑里的什么位置之外,另一个意思就是请我替她处理有关她和书的一切未尽事宜,主要就是这么几样:一,书出版之后把软面抄、电脑和一本样书转交给钟未未。给梁远也转交一本样书;二,其余的书请我替她捐赠出去,随便给什么单位或者什么人都行,只要有人看,不立马打成纸浆就好。三是最难办也最让我难以拒绝的:请我到火葬场接收一下她的骨灰,并把她快递给我的这袋灰白色粉状物放在她的骨灰盒中——我后来才知道,这是梅梅的骨灰——然后埋在梁家坟里。她说她知道这件事情委托给我很过分,如果我不想做那就算了。“千万不要勉强。反正我也已经成了一把骨灰,不会埋怨你的。”她还在信中这么幽默了一下。“但是,如果你要做的话,请一定记住,要保持那个袋子的独立性,不要和我的混合在一起。”最后,她这么强调。她说她交给社里的五万块钱单单做书应该花不完,我在处理这些未尽事宜时,所需的花费都可以从这笔钱里支取。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钱还有剩余,也请都买成我认为的好书捐赠出去。
读完信,我愣了半天,才厘清了这么一个基本信息:此时的金金应该已经死了。我在德庄找到了金金最后栖身的那个出租屋,房主说民政部门早就收过了尸,我又找到德庄所属的北林路派出所,确认了这个事实。
书尚未出,作者已逝,这在我的工作经历中还是第一次。把稿子全部看完后,我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应该把它看成散文还是应该把它看成小说。既然金金说写的是她自己的事,那似乎应该是散文。但根据它的故事性来看,也完全可以当成是小说。犹豫了两天,我和几个同事商量了之后,决定还是把它当成小说。于是半年之后,就有了这本《认罪书》。
另有几点需要说明:
1. 书名是我起的。金金没有定书名,但书总得需要一个名字来通领全篇。以我的感觉,《认罪书》无疑最为合适。
2. 原稿是笼统一体的。按照一般的读者习惯,我觉得还是应该划分一下章节。于是就简单划分了一下。至于注释,则是遵金金所嘱。“你一定觉得这些词语很陌生,那就请你注释一下。”金金在信中说,“一定有很多人和你一样,觉得它们很陌生。我也曾经觉得它们很陌生。也许有人会觉得它们不陌生,不过我知道,那也只是他们的自我感觉而已。他们的记忆没有多么精确,即便是亲历者也往往会记得颠三倒四。对于历史,尤其是让他们不快的历史,他们很容易糊涂。我也知道很多人读的时候一定会把这些注释跳过去,那也只好随他们去。那是他们的选择。我请你做的,是我的选择。”
金金说的没错,那些词对我而言果然很陌生。于是我就查找了一些资料,给它们做了注释。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生僻的专业词汇和地方方言我也一并做了注释。释文的方言部分取自于河南文艺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豫北方言集萃》一书,其他均取自于“中华解词网”,在此特别说明且一并致谢。另外,原稿中有一些零散段落,虽然和主线相对游离,却也有点儿味道,弃之可惜,我便做了适当的保留,安插在文中,以“碎片”命名。
3. 刚刚得到的消息:出版社已经和省里的“心香工程.社区图书室计划”项目办公室达成协议,将向心香工程捐赠一部分图书。考虑到这本书的特殊情况,我向社里提出了申请,经社领导同意,这本书已经列入了捐赠书目,作者负责包销的所有图书都将捐赠出去,这本书印制结束后还没有花完的余款也将全部置换成书捐赠出去。我很安慰。想来她如果地下有知,应该也会觉得很安慰吧。
再谈几句我对这个作品的感受。虽然把它当成了小说来出版,但在读的时候,我是按照自传来读的。这里面所写的一切,我都不得不相信是真的。说实话,金金让我很无语。她出生在1980年,我出生在1986年,都是80后,可她经历的一切却让我觉得非常陌生和遥远。我能读懂却不好理解,难以接受却也并不厌恶,无法评价却也心怀戚戚。总而言之,这个作品超出了我的阅读常规。我只能说:如果这是个自传的话,那就是个很特别的自传。如果这是个小说的话,那就是个很特别的小说。
最后交代一下金金的骨灰。虽然她这个委托对我而言确实有些过分,但鉴于和她这种特殊的编作之谊,我便遵照她的嘱托,经过了一系列虽不复杂但也足够琐碎的程序,将她的骨灰从火葬场接收了出来,把梅梅的骨灰袋放在了她的骨灰盒里,埋在了源城市方庄镇梁家庄的梁家坟。她的坟墓,在梁知和梁新之间。

内容简介
某地官员梁知在省委党校进修期间,与一名80后个性女孩金金发生婚外情,却在进修结束后,抛弃金金回到家乡。已经怀有身孕的金金由爱生恨,发誓报复梁知终生。金金设局嫁给梁知的弟弟梁新,得以顺利进入梁家。在步步为营的报复计划中,她惊讶地发现这个家庭曾存在过一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女孩——梅梅。围绕梅梅的身世,金金不仅挖掘出这个家庭的一段隐秘家史,更在逐步接近真相的过程中,将每一个人逼到了生死边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