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的父亲.pdf

镜子里的父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镜子里的父亲》中的父亲,出生于1948年,这个年份注定他的一生,会与一个时代、一种命运相连。李浩是70后作家里的优秀代表之一,所写作品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十二届庄重文文学奖等,是非常具有实力、令人期待的青年作家。李浩这次喧哗、阔大、幽默、复调,意图建立一种可从多角度观察的文本,审视在我们人性中的丰富蕴藏,剖析时代环境、政治文化与家庭等因素,对个人命运的影响。

媒体推荐
镜子里的“父亲”,被审视、观察、追问和隐喻,经历着风霜雨雪,生活波澜叠生。他的命运被嵌入时代和集体命运的缝隙中,从中撬开一角,审视着个人成长和一段跌宕起伏的社会生活。
——《十月》杂志2013年第3期推荐语

作者简介
李浩,男,1971年生于河北。一级作家。
曾发表小说、诗歌、文学评论等文字400余篇,部分作品入选各类选集和大学、中学读本30余种,或被译成英文、法文、日文、韩文。曾多次参与国际文学交流。
著有小说集《侧面的镜子》《蓝试纸》《父亲,镜子和树》《告密者》《谁生来是刺客》(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以及长篇小说《如归旅店》等。
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蒲松龄全国短篇小说奖,第十二届庄重文文学奖,第九届《十月》文学奖,第九届《人民文学》奖,第九、十一届河北文艺振兴奖,以及首届都市小说双年奖等。

目录
上部
镜子里的父亲
在咒骂中出生……
表演牵线木偶
潜于冰下的白光
分成两半
学习相信,和……向小高炉输送旧铁
躲藏在柜子里面
飞走的粗布褥单
盗贼和帮凶
众目睽睽的自杀
有手风琴伴奏的合唱
带着悠长回声的死亡

下部
在“目标”下方徘徊
命运和它忧郁的灰烬
或者爱情,或者……
被烈焰烧灼
猴子一样跳来跳去
错过了历史
两枚交叉使用的镜子与黑皮鞋
盛在玻璃容器里的爆炸
七枚镜子
蜜蜂,蜂蜜与敌敌畏
梦,或称为肺炎
对多顶帽子的选择
死亡四重奏
镜子里的父亲

后记
我和我想象的读者
为何要谈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总是遭受这样的追问:你如此写作,想过你的读者没有?
想过。当然想过。甚至可以说,我每一个句子的完成,都在为我想象中的读者完成。我想象,他在读到这个句子,这个段落,这个埋伏时的表情。每一篇小说,我都在感觉,我在和我的读者共同完成,这里面,一直有个“他”的参与。
当然,我明白,说“追”问其实并不确切,更多的应当是诘,是责,其背后的潜台词是:它们,缺乏读者。另一个潜台词是:你李浩,太不顾及读者了,太由着自己了,太没有服务意识了。这种指责不无道理,所以多数时候我也只得诚恳接受,频频点头——其实心里有着巨大的委屈:我一直是想着读者的。我发誓,我没有说谎。真没有说谎。
我想象的读者是谁?首先是,另一个我。他和我有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思考,同样的认知,同样的知识结构,同样的趣味和审美——我的写作,是写给另一个我看。通过写作,我得和他商榷,探讨:我们是谁,我们何以成为如此的我,在这个“我”中,有没有一直隐秘没有被发现的成分;这是我们的存在吗,我们的存在必须如此?非如此不可?有没有更好的结果?或者,我,你,他,这一个个人,个人的存在如何呈现?有突出的鼻子算不算是个性鲜明?……再或者,是什么在影响着我们成为我们,个性的消失是不是一种共通的命运,命运是什么?……在这里我得承认,我所有放置在文学中的商榷、探讨,于我都是难题,我无法获得一个极其明确的答案,我想象另一个我也不能。在这里我得承认,没有问题就没有我的文学,我不想写任何一种“已知”的小说。同时,因为我的读者是另一个我,那我所思考的一切于他并无新意,也可能同样在困囿着他——所以,我的这个读者就逼迫我需要艺术地表达,需要和他绕些圈子,多做些埋伏,不让他马上抓到:在这里,那个读者和我之间自然是老虎和狐狸的关系:他肯定试图将我一口咬定,而我,一定要使尽伎俩,让他难以抓到。
我还想象,我的读者是:刘建东,徐则臣,李亚,宁肯,赵月斌,我知道他们对文字的种种苛刻,我知道他们对技、对思、对世界文学的熟知,我在写作的时候往往会想,如果他们在我对面,看着我写下这个字、这句话、这段故事,会有怎样的表情?会不会是不屑?能不能对他们构成吸引?能不能让他们叫好,说,这个,我没有想到?如果不能,那,我该如何修改,或者直接放弃它?我想象,我的读者是雷平阳,是李锐,是余华,是海子,是莫言,他已经写出了《生死疲劳》……我想象,我的读者是铁凝,她说过,你李浩还有个严重的问题没解决,但我不说——在写作每一篇小说的时候,我总会重新想一想,我的问题在哪儿,解决了没有?至少这篇还存不存在那种问题?她还说过,李浩的想法很多,但赖以表达的手段还太少——我希望在我写下的“这一篇”,她不再有那种感觉。我想象,我的读者是李敬泽,他曾这样宣告:你李浩一直以为自己是野兽,其实已经是家畜了——每写一篇小说,我都会问一下自己,这是野兽的活儿还是家畜的活儿,我李浩,一定要证明自己还能是“野兽”!我想象,我的读者是,翻译过《喧哗与骚动》的李文俊,翻译过《铁皮鼓》的胡其鼎,翻译过《我们的祖先》的蔡国忠、吴正仪,翻译过《鲜花圣母》的余中先,翻译过《博尔赫斯》的陈众议,翻译过大江健三郎的许金龙……我也不讳言“我的师承”,我的师承,一方面是中国的古典文学,另一方面,甚至更重的一面,是来自于他们的译笔。我想象,他们在我对面,一页一页,看我写下的那些……进而,我想象,我的读者是:福克纳,君特·格拉斯,尤瑟纳尔,卡尔维诺,米兰·昆德拉,罗素,狄德罗,哈维尔,纳博科夫,博尔赫斯,哈耶克——我一直在他们那里获取技艺、知识、智慧和想象,对世界和人类的认知,我一直获取,而此刻,如果他们,或另一些他们就坐在我的对面,充当我的读者……
我当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不敢有片刻的怠慢。如果我的读者是他们,我就需要用尽所有解数,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审慎对待每一个词,努力让这个词的出现在他们看来也显得新颖、别致,富有歧意和内涵;努力用从他们那里学到的知识、智慧和方法在他们面前操练,让他们感觉,嗯,还是那么回事儿;努力想一些花招、加一些埋伏骗过他们,让他们在追踪的过程也需要动动脑子,让他们也能感觉博弈的快乐;努力提一些真问题,努力让他们不嘲笑我过于幼稚,努力让他们也感觉到问题的难度,他们,愿意和我一起探索……是的,它不是我已经达到的,但它一直是我致力的方向。
我想象的读者远高于我,无论在哪一方面。
这是我真实的想法,我没有说谎。

文摘
……火车走走停停,全然不顾我父亲的感受,全然不顾膀胱们的抗议(毫无疑问,有压迫感的,急于去厕所却无法过去的绝非只我父亲一个),似乎还有徘徊和犹豫——它冷冰冰,硬邦邦,有钢铁的身躯,通过不断的汽笛向我父亲他们宣称,它代表着进程,代表着整个人类的历史——前进是方向,阻力是有的,某些时刻的停滞也在所难免,至于个人意志,至于膀胱们的抗议,都无法对它构成转移……而且,构成膀胱壁的也不是海绵,尽管浆膜层为蜂窝脂肪,平滑肌形成有伸缩的肌肉囊,黏膜层上有细细的皱襞,也可能有限度地伸张——可它们无法吸走水分,已达400ml的尿液接近了上限,而勤奋工作的两肾还在忙碌,把代谢之后的产物废物和毒物,通过原尿,经过输尿管——父亲在心里喊停,他向大脑发出请求,让神经细胞把他的请求传递过去:你们俩,劳动模范,是不是需要……歇息一下,擦一擦汗?你们俩听着,停,快停!你们得考虑一下下游,那里已出现洪灾!哎,你们俩,肾!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如此无视我的——求求你们,这样下去,对我没好处,对你们也没有好处……
事与愿违,火车竟然在一个叫符离集的小站停下来(也不知是第几次停了),不再前行。一分钟、一分钟……终于有人询问,怎么回事,又怎么啦?这次完全没有答案,车窗外,已经一片黑暗,伸出的脖子只能感觉到风和冷。“怎么回事?”我父亲脖子后面流出细细的汗水,他的牙,在挤压的感觉中不停地颤,“为什么又要停下?”
完全没有答案,车站上空空荡荡,漆黑一片,没有背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急于上车的男男女女,很远处,才有一两盏豆大的灯盏明明灭灭——可它,就是莫名地停了下来。为什么要停,我父亲焦急不安,他想象,自己在用力跺脚,以表达自己的这种焦急和不安——只是想象,他不可能跺脚,过度拥挤使他根本抬不起腿,同时他的膀胱也不允许——它,就像一只充满尿液的透明气球,小小的晃动都可能洒出来,更不用说用力。
大约半个小时或者更长,火车才又重新上路,重新上路的原因依旧不详。没办法,历史的行进有它自己的道理和规律,同时充满了种种莫名其妙的偶然,只能在发生之后慢慢总结,当然所谓的结果也未必接近真相。不去说它,接着说我的父亲,镜子里的父亲,他的全部身,心,已被小腹内的那个可恶的容器占满,随着火车的晃动,我父亲,不由自主,想象一只充满尿液的透明气球搁在自己的肚子里,它被撑大,同时又受到严重的挤压,随时可能爆炸——你可以说,我父亲的想象拙劣,镜子说他就是这样想的,鼓囊囊的膀胱成为另一个大脑、核心,把我父亲的精神牢牢控制,并吸走了他的全部注意……

内容简介
经历着时间与时代,风霜雨雪,1948年在咒骂中出生的“父亲”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和命运?他的命运嵌入到时代命运的缝隙中,将会如何云涌风起,将会如何呈现自己?相对于漫长的时间,他的种种经历和时代的喧杂,能给我们沉淀出怎样的反思?没有出现过一次名字的“父亲”,背负着怎样的隐喻和象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