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实力.pdf

绝对实力.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一样的文人从政,一样的“二号首长”,一个空降省委,一个起家基层,《二号首长》里的唐小舟和《绝对实力》里的高少尘,不一样的起点,一样精彩而丰富的官场人生。

2、一个公务员升迁历程的完整记录。从本书你可以清晰了解到一个公务员在所处的每个阶段,生存、进步、站队、权斗的每一个细节。

3、第一部将什么才是一个得到领导看重、有前途的秘书的绝对实力说透彻的官场小说。对于在官场上混的最大多数普通官员特别有借鉴价值。

4、肖仁福、浮石等名家倾力推荐。

名人推荐

作者简介
郭小三,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在机关大院工作十年,后下海做广告,业余写小说,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关系伞》等。

目录
1离别001

2彷徨007

3希望013

4入道019

5心碎026

6下乡032

7束缚039

8创作045

9成名051

10 流产057

11结婚063

12 秘书068

13谣言073

14蜕变080

15受伤086

16 关系092

17成熟098

18上任104

19惩恶110

20英雄116

21国策122

22 聚会128

23旧情134

24招商140

25堕落146

26悲歌151

27收礼157

28欲望163

29暗斗169

30赔偿175

31考试181

32落选187

33出轨192

34卖厂197

35抉择203

36排名209

37矿难214

38升迁220

39信任225

40风声231

41站队237

42斗争242

43双规248

44风暴254

45王八260

46狗肉266

47 拆迁272

48别离278




序言

文摘
希望

高少尘跟在父亲后面,手里提着一瓶茅台和两条红塔山。在拖拉机厂奉献了一生的父亲,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的世面,可显然对于人情世故还是了解的,一瓶酒两条烟在老战友眼中也许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父子俩却都明白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是有点忍痛割爱的。张伯的家位于一栋家属楼的三楼,这片小区里居住的大多数政府公务人员,建筑风格与文安百姓的四合院迥然而异,小区里长满了高大的梧桐,青幽厚重的树叶之间夹杂着知了的鸣叫,展示出一种不言而喻的幽静与严肃。午后的阳光变得柔和而缓慢,高少尘跟着父亲进了张伯的家门,家里收拾的干净利落,没有奢华却显庄严,墙上挂着一幅“宁静致远”的字画。张伯母热情好客,让座倒茶,张伯伯的声音哄亮深沉:“老高,有半个月没见了吧。”然后他打量了一眼高少尘,说:“老高你这是客气什么,来家里还带什么东西?这就是少尘吧,有些年没见了,都长这么高了!”

高父憨笑:“一点心意,少尘,叫伯伯。”

高少尘把手中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问了声:“张伯伯好!”

高少尘和父亲都是不善言辞的男人,高父是生性憨厚老实口角木讷,高少尘则是初入社会不谙世事,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就有点尴尬与不知所措,所幸彼此也都明白各自的目的,于是寒暄几句之后,张伯伯就心照不宣地把话题引入正轨。

“老高,你放心吧,我在文安就你这么一个老战友,你就这么一个儿子,孩子的工作我在所不辞。”张伯伯道。

高父感激地说:“老张,我……这真是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也是没办法,在文安除了认识你这个人物外,我实在是想不出啥办法。”

张伯伯抽着烟,问:“少尘,你在大学是学什么专业的?”

高少尘回答:“上大学我学的是文学系,写写文章材料肯定没问题,在学校里我写诗和小说都还得过奖。”

张伯伯点头赞许:“不错,不错,本来工作都有着落了,谁料中途起了变数,我在尽力试试,放心吧,你是大学生又有才华,不难。”

高少尘不会说好听的话,只道:“谢谢张伯伯。”

高父起身告辞,张伯极力挽留他们吃晚饭,高父感激谢绝退出屋门。高少尘无语跟着父亲下了楼道,心乱如麻,不知道此行对于他的命运能有多大帮助,但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了。

客厅里的张伯吐着烟圈,食指与中指间夹着的那根烟,烟灰已有三厘米长,眼看快要燃烧殆尽,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目光忧郁地望着地上的烟酒,陷入深思。

张伯伯的话让高少尘看到了希望之光,但这种喜悦的心情是短暂的,三天之后他又陷入了失落之中,这让他更加难受,比如有人说要给你一块金子,可第二天又说不给你了,虽然从物理上来讲你并没得到或者失去任何东西,但精神上或多或少都会增加一点沮丧。

高少尘一边等待张伯的消息,一边漫目无的地上街闲逛,因为他不想在家中无所事事地呆着,他明白父母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一个大男人天天坐在家中,父母的心情肯定不会好受。而他走到街上又无处可去,只能去街心公园看老人们下象棋。

接连一个星期,高少尘每天都去看老人下棋,两位经常对弈的老伯对都他都熟悉了,便道:“小伙子,又来看了,怎么年纪轻轻也不找个工作?”

高少尘不好意思地说:“刚毕业,正在等安排工作呢。”

长的清瘦的老伯就说:“现在的好工作,不好找啊,都得走后门。”

高少尘讪笑,说:“可不是么,所以我只好等了。”

那位胖点的老人不乐意了,嘴里叫道:“和年轻人啰嗦什么,下棋下棋!”

高少尘不再说话,站在一旁认真的观看棋局。两位老人经常为了一步棋而斗嘴,有时候还吵得不可开交,高少尘就在一旁忍不住偷笑,觉得这人越老,越像儿童,有时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而两位老人根本就不把高少尘放在眼里,他们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也不管大家笑不笑,该吵还吵该争还争。

有天下午,高少尘走到街心公园,却发现只有胖老头一人坐在长椅上发呆,他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大爷,怎么今天没下棋?”

胖老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向他招招手说:“年轻人,来坐下么丢会儿?”(文安方言,意思是坐下聊一会)

高少尘在长椅上坐下,他的心情有些忧郁,已经过去两周了,张伯伯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他开口问道:“大爷,你退休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胖大爷说:“当个小官儿而已。”

高少尘肃然起敬,说:“我的理解也是能当位领导,当领导多好,要什么有什么!”

胖大爷看着高少尘良久才说:“你要真是这种想法,我看还是不当官的好,就是当上了领导,也是个坏官。”

高少尘说:“其实我就是随便想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随便有份工作就好了。”

胖大爷拍拍高少尘的肩,说:“你还年轻,又是大学生,有的是机会。”

高少尘笑笑不置可否,身边的人谁都这么说,可他自己怎么也弄不明白,机会到底在哪里?这人生的机遇就像和他捉迷藏,而且藏的地方很隐蔽,他费尽全力了仍然找不到机会。后来胖大爷走了,高少尘独自在长椅上发呆了一下午,快傍晚的时候他走到公园门口,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高少尘转过头,盯着叫他的人想了几秒钟,惊讶的说:“大……大军,你怎么会在这儿?”

大军原名叫李爱军,是高少尘的小学同学,五年级的时候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大军退学了,从此高少尘上初中高中直到大学,十多年时间里一直未曾见过大军,但他对这位老同学的印象一直留在脑海里,因为大军当年和他是同桌。

大军也有些激动:“少尘,真的是你?刚才我就在公园里看到你了,感觉很像,又不敢认,看你起身要走,我就试试吧,没想到真的是你!”

久未谋面的同窗相遇,高少尘当然也十分高兴,他说:“我也没想到啊,十多年没见了,竟然会在这遇到你,你小子长胖不少啊,记得当年你那瘦样,像猴一样。”

大军哈哈大笑,说:“这十多年脑子没长,就长肉了,要是再不胖点,岂不是一无所有啊!”

高少尘问:“你怎么会在这,当年你走后,我还向同学们打听你呢。”

大军一声叹息:“这一言难尽啊,今天我请客,咱们好好叙叙旧,对了,我在这是等我女朋友,我们约好在这见面的,女人嘛,天生就爱迟到。”说着,大军的脸上还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幸福的,就是迟到的等候也充满无尽的甜蜜。

高少尘拍拍大军的肩,说:“你小子行啊,女朋友都交上了,记得当年你可连和女生说话都不敢的啊,什么时候给我也介绍一个?”

大军哈哈一笑,说:“没问题,没问题,你的终生大事包在我身上了,对了你怎么会在这?”

一提这事高少尘就有种难言的忧伤。“刚大学毕业,还没安排好工作,每天没事干,就来街心公园看老头下象棋。”

大军掏出支烟递过来,高少尘接过一看是红塔山,心想这小子混得不错啊,都抽上这么好的烟了。大军给高少尘点上,问:“有啥打算没?”

高少尘说:“能有啥打算?家里正有托人找路子,等吧,哎……”

大军看着高少尘抽烟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说:“你这哪里是抽烟啊,简直是浪费。不过少尘啊,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啊,想进政府单位都得有过硬的关系,要不就是有钱,你当初怎么非上大学呢?中专好歹还分配工作。”

关于上大学的事,高少尘的父母当时也是反对的,如果上中专又是城镇户口,毕业了管分配工作。可上大学就要全靠自己了,虽说大学的学历听上去是比中专强,可在现实的生活面前,一谈工作的事就让高少尘觉得自己连个中专生都不如。当时高少尘有自己的打算,他认为上大学的人那么少,大学毕业后找个工作肯定不难,谁知他的想法太天真,学历再高有什么用?没有过硬的关系和金钱,就算你是博士也未必好使。

高少尘脸色有点难堪,说:“这不刚学着抽烟嘛,我现在也为了工作的事发愁呢,一不认识人,二家里又没钱……”

大军突然说:“来了,我女朋友,给你介绍下。”

高少尘抬头一看,一位身材修长皮肤白净长相俊美的姑娘正朝他们走来,心想大军这小子行啊,几年没见混的人模狗样还找了这么俊的女友,自叹弗如啊。高少尘偷偷说:“大军,你小子艳福不浅,哈哈。”

说着姑娘已走到面前,大军开口介绍:“这是我女朋友,王妙虹;这是我小学同学高少尘,十多年没见了,今天我做东,不醉不归。”

王妙虹朝高少尘微微一笑点头道:“你好。”

高少尘却像个大姑娘似的不好意思,轻轻回了句:“你好。”

看大军的模样,高少尘愈发失落,他又不想在老同学面前丢了面子,虽然手头拮据,走到路边,他还是伸手拦出租车,文安县城的出租车都是天津大发面包车,所幸的是便宜,五块钱可以坐遍全城。

大军说:“坐什么出租啊,兄弟有车,但车不好啊,老同学别见外。”

高少尘心中一惊,大军竟然都买车了?看来这小子果真发达了。他说:“我看你小子见外了,一口一个老同学,你比我大两岁吧,叫我老弟就行了。你小子混的不错,车都有了。”高少尘的话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大军说:“对对,老弟老弟,以后叫我军哥,哈哈。”

大军领着两人走到一辆八成新的天津大发面包车前,拉开车门,先把女友请进,然后对高少尘说:“老弟上车。”

在车上高少尘忍不住好奇问:“军哥,看你现在的模样发达了啊,做哪门事呢?也带带兄弟啊。”

大军认真开着车,说:“混口饭吃,跟着我叔弄点钢铁生意。”

高少尘又是一惊,说:“能做钢铁生意的都是大投资,看来大军真的发了。”

大军谦虚说:“哪里啊,我叔生意做的不小,我只不过是沾点人家的光,我叔开了家炼钢厂,我往他厂里贩点生铁而已。”

高少尘心思全在工作上面,听大军如此一说,心想实在找不到工作,托大军的关系先去钢厂上班也不错,但他没有立马说出来,等两天张伯那边还没消息,再从长计议不迟。

车子在一家吃鱼的饭店门前停下,文安是个北方的小县城,本地不产鱼类,生猛海鲜全靠外地供应,所以吃鱼在文安就是一种享受同时也是有钱有面子的象征。高少尘下了车不好意思地说:“让军哥你破费啊。”

大军把脸一板,说:“老弟,你让我别见外,你这话可见外了,我大军别的方面不说,但重情义这一点是众人皆知的。”

服务小姐把三人领进包房,大军张口点了几道菜,看来是这里的常客,然后道:“没有问老弟爱吃什么,我今天全权做主了。”

高少尘赶忙说:“军哥在行,我对吃没讲究。”

大军点完菜又道:“俗话讲吃白肉要喝白酒,老弟,咱们来点白的?”

高少尘不好推辞大军的盛情,只好随之点头同意。大军说:“来瓶上等杏花村。”这杏花村酒产自山西,在文安人尽皆知,比喝五粮液茅台什么的还要受欢迎,因为文安离山西较近,所以杏花村这酒的品质有保证,不像茅台假酒太多,虽然价钱贵,可老百姓不认账,好比拿一瓶外国的路易十三,文安的百姓还以为你拿汽水糊弄他们呢。

酒菜上齐,大军把酒斟满,端起酒杯,说:“这第一杯酒,我要敬少尘老弟,感谢你当年对我的照顾。”讲完一饮而尽豪情冲天。

高少尘也饮了,大军说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递到王妙虹的碗里,说:“妙虹,你不知道少尘当年对我可好了,那时我学习不好,长得又瘦,全班同学都不愿意和我玩,还经常欺负我,只有少尘老弟和我玩的好,还经常帮我抄作业。”说着向妙虹使了个眼色,王妙虹心领神会,端起酒杯道:“少尘大哥,小女敬你一杯,代表大军向你致谢。”

高少尘心想不知道大军使了什么手段把这姑娘弄到手的,王妙虹不仅长的漂亮,从刚才的话看的出她能言善语绝不是等闲之辈。突然之间他想到林倩,伤感涌上心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大嫂敬的酒,我岂有不喝之理?”

大军拍手喝采:“好酒量,够男人,来,先吃点菜,咱们慢慢喝。”

推杯换盏几杯下肚,大军的话多了起来:“妙虹,别看我现在人模狗样,当年可尿(音suī,意思是怂、没本事)了,只有少尘老弟把我当朋友,每天和我一起上学放学,我不会的题还教我。”

内容简介
家境普通毫无背景的高少尘大学毕业后进入文安县招商办工作,开始了他的坎坷仕途人生,他初入官场不谙世事郁郁不得志,后深入到农村基层工作,业余时间开始写作,由于出版一本小说而名动全城,随被县委书记赏识,从此开始了他的平步青云之路。
文安县经济落后,招商办是一个“花瓶”部门,高少尘进入招商办后迷茫无助,又不谙官场世事,终不得志。后深入到东马乡农村基层负责计划生育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写作,由于一本小说出版名动全城,阴差阳错得到了县委书记林云峰的赏识,随成为了林书记的秘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