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情错.pdf

半步情错.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虐心虐骨,媲美《华胥引》;争斗连连,堪比《如懿传》。
一场相思,一段迷情,且看言情作家爱已凉演绎人世间最纠结无望的职场恩仇恋。
朝露昙花,一丈天涯。半步内的凝望,换来的不过是擦肩而过的悲凉。
独家附赠乔以陌、顾风离圆满幸福番外。
《半步情错》,唯美虐心,序幕已经拉开......

名人推荐
看着看着,觉得好虐心呀,直到最后结局。虽然乔以陌最终和顾风离走到了一起了,可是事过境迁,已经不是爱情,这样的结局让人纠心。不完美的爱情就象乔以陌始终坚守的,最后还是不完美,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呢!看完后,久久不能平静。
——蓉湖茗茶
这本书写得太好了,希望番外不要简单结束,有情人经过这么多年才走到一起不容易。应该有新意和美满的幸福生活,孩子也应该在知道真相后,更加爱他们的爸爸妈妈,懂得珍惜和宽容,在成长中会越来越好。
——wcxia0
世界上只有两种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情感:一种叫相濡以沫,另一种叫相忘于江湖。我们要做的是争取和最爱的人相濡以沫,和次爱的人相忘于江湖。也许不是不曾心动,不是没有可能,只是有缘无份,情深缘浅,我们爱在不对的时间。
——星月菩提

作者简介
爱已凉,老宅女一枚,目前全职写文,已经修炼得宠辱不惊,不在意别人的疯言疯语。要的就是雷人,活的就是自在潇洒,写的就是人生百态。

目录
目录
Chapter 1
再次相遇,属于这个男人的气场和气息,却是她逃不过的一场浩劫。
Chapter 2
脆弱的身躯,强大的灵魂,努力活好每一天。
Chapter 3
转角再遇,你的试探触动我灵魂深处最忧伤的时光。
Chapter 4
他不是你的谁,无法恃宠而骄。
Chapter 5
醉酒之夜,寂寞的花朵为谁而开?
Chapter 6
粉饰太平,是我最重要也最可靠的砝码。
Chapter 7
亦真亦假,留一抹浅香于心间,红尘相遇,为你滴落倾城雨。
Chapter 8
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蜕变,是他给予的。
Chapter 9
姹紫嫣红的人生路,却也一地荆棘。
Chapter 10
一再的纠缠,只因你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Chapter 11
明明前路迷茫,怎么就妥协了呢?
Chapter 12
冥冥中的注定,折射出最忧伤的光。
Chapter 13
外表冷漠,内心脆弱,还有什么比男人的眼泪更动人的呢?
Chapter 14
在这烦扰的世界里,寻求你的一点点庇护不可以吗?
Chapter 15
原来所有的纠缠,不过是一场早已谋划好的局。
Chapter 16
刺青,永远是前爱的幸福,后爱的伤痛。
Chapter 17
分手,我的爱已经成殇。
Chapter 18
无法回头的,是人生。
Chapter 19
月下彷徨,你我早已不复当初模样。
Chapter 20
人生,永远没有如果。
Chapter 21
不会妥协,每个人都有不可退让的底线。
Chapter 22
直抵心灵深处的痛,你又怎么会懂?
Chapter 23
你的世界,我只是路过的风景。
Chapter 24
有些话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了,却说不出口了。
Chapter 25
时间,可以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刻。
Chapter 26
有些事存在着,却总是无奈。
Chapter 27
说好的永远,可是,却不知怎么就散了。
Chapter 28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想犹豫彷徨。
Chapter 29
那些触手可及的温暖,若水穿尘,终成了你我再也抵达不了的倾城绝恋。
Chapter 30
用生命守护,撬开心之门,走向烟花盛世。
Chapter 31
惊天秘密,爱是一本斑斓的画册。
Chapter 32
为何,你在我的身边,我却觉得你离我越来越遥远。
Chapter 33
有些决定,只需要一分钟,却要用一辈子,去后悔那一分钟。
Chapter 34
还君明珠,人在,爱情是否还在呢?

番外
爱无言,爱倾城,你在,我也在。

文摘
Chapter 1


鑫灏集团公司是一家国家级化工集团,在国内拥有数十家子公司,而位于云海的这一家子公司的前身曾是某国营大厂,后改制加入鑫灏,虽然是子公司,但却是云海最好的企业。所以,它的招聘流程很繁冗,要先通过专业笔试,才能获得面试资格。
放榜的那天,乔以陌查询了电子邮件,看到自己取得笔试第一名的好成绩从而获得面试资格的时候,她松了口气。能进入鑫灏集团,云海最好的集团公司,是她多年以来的梦想。
刚看完邮件,乔以陌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那边却精准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乔以陌,你好!”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乔以陌怔然。
那边传来低沉的男声,很陌生,却又似乎在哪里听过,“恭喜你笔试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
乔以陌一怔,有点错愕,她刚知道成绩,怎么就有人打来了电话?她顿了下,才道:“谢谢,先生您好,请问我认识您吗?”
“乔小姐,咱们见个面吧,我在荣丰酒店咖啡厅等你,有事要跟你面谈!”电话那边的男声不疾不徐,却又不容拒绝。
“先生,有事还是电话里说吧!”乔以陌并不认为跟陌生男人在咖啡厅见面是恰当的,何况对方还不肯说出自己姓名,也没有说出具体什么事情,所以,她并不打算赴约。
听到乔以陌的话,那边似乎嗤笑了一声,“没想到乔小姐戒备心这么强,好吧,我姓顾。乔小姐不必担心,只是一点事要跟你约见一下,关于鑫灏面试的事情,必须面谈。”
乔以陌疑惑了一下,找她面谈面试的事?她犹豫了几秒,终于还是点点头,“好吧,什么时候,您说吧!”
对方听到回答,爽快地开口:“就现在,可以吗?”
乔以陌又是一愣,道:“可以,不过您要等一会儿,我过去需要时间。”
“我可以派车子去接你。”那边的男人说道。
乔以陌立刻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
“也好!”对方并没有强求。
乔以陌很快换了衣服,洗了把脸,头发放了下来,心想这也不是面试,就穿得随意了点,灰色的棉布裙子,蓝黑格子棉布衬衣,赤脚穿球鞋,安静而清澈。
没有打车,坐了公交车过去,到达时刚好过了半个小时。
她直接上了酒店的咖啡厅,偌大的空间里,放眼望去,寻找刚才打电话的人,哪一个是呢?
她往里走去,看到几个人,有男有女,都似乎不像,靠直觉,乔以陌朝窗边安静的位置寻去,果然,在东南角靠窗的位置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好似一座雕塑。
那人一身黑衣,个子很高,因为即使坐在那里,也可以看出男人修长的身材,五官隔得有点远,她看不清楚。
乔以陌掏出手机,然后拨了刚才给她打电话的那个手机号。
接着,她便看到那个男人在摸电话,视线似乎也朝她这边射过来,那眼神,带着凌厉和敏锐。
于是,她确定,是他。
然后,乔以陌走了过去。当她走到那张咖啡桌的时候,男子站了起来。
她刚要开口,视线却在对上男子脸的时候瞬间僵住。
属于这个男人的气场和气息,是她逃不过的一场浩劫。
竟然是他!
她立在原地,唇哆嗦了一下,却只能以仰视的姿态僵在那里,心中早已兵荒马乱。
男子站在她对面,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衣,衣领扣子解开了一个,露出一段修长的脖子,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面盛满了冷傲,却在看到她时有片刻的怔忪。
乔以陌想转身逃走,却又努力强迫自己镇定,镇定,不会的,他不会认识自己!
她终究还是平稳了自己的情绪,用很淡的声音问道:“请问您是顾先生吗?”
那个人定定地注视着她,眼神若有所思,却没有回话,这让乔以陌努力平复的心情瞬间又慌乱了起来,本能地只想逃开。
然而,这时,男人却说话了,“乔以陌?”
乔以陌微微点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保持平静,她微微垂眸,低声答:“是的,先生,我是乔以陌!”
“你好!”男人伸出手,“我是顾风离!”
乔以陌微微垂了视线,却还是清楚地看到了他伸过来的手,手很大,手指骨节分明,她只能出于礼貌伸出手,握住了那只大手。
心,瞬间猛地一提。
那夜,迷离的夜,红酒的芬芳,炽热的唇落在她滚烫的肌肤上,那双大手所到之处都是火焰……
呃……乔以陌猛地刹住脑海里的一切回忆,跟顾风离握了握手。
“乔小姐请坐!”顾风离绅士地沉声说道。
乔以陌还是坐了下来,抿唇,没有说话。
顾风离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乔小姐,喝点什么?”
乔以陌一顿,直言道:“顾先生还是有事直说吧,我还有事,说完了要走。”
顾风离似乎不着急,招手叫了服务生,“一杯拿铁,一杯黑咖啡。”
乔以陌倒是没想到他会帮自己点,但是此时她也顾不得太多了,“顾先生还是有话直说吧!”
“乔小姐倒是个痛快人。”顾风离往沙发上一靠,姿态慵懒,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受尊重。
从乔以陌的角度看过去,那张侧脸当真是完美无缺,四月底的阳光从咖啡厅外的大窗户照进来,好像都洒进了那双眼睛里,眼底都是细碎璀璨的光。
他嘴角微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双眼睛瞥过她的脸,悠闲地说了一句:“乔小姐,我们以前见过吗?”
“没有!”回答得太快,反而暴露了真实的情绪。
顾风离深邃的眸子一滞,笑了笑,“是吗?”这话,语调有点轻飘,却又意味深长。
乔以陌心中打鼓,却也跟着笑了笑,缓和了自己脸上僵硬的表情。
咖啡这时送来,顾风离把拿铁推到她面前,他自己喝黑咖啡。
乔以陌看到顾风离用勺子缓缓地搅动着咖啡杯,姿态优美而高雅,让人不由得觉得看顾风离喝咖啡也是种享受。
终于,顾风离开口了,“乔小姐,今天我请你来,是劝你主动放弃面试的。”
乔以陌愕然地抬头,对上他凝视的目光,那眸子冷而专注,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专注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乔以陌以为她听错了,本能地问道:“您说什么?”
顾风离再度重复了一句:“乔小姐,我说,希望你放弃面试!”
其实,乔以陌刚才就已经听清楚了,她只是有点不相信,她也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他是谁?让她放弃这样的机会,要知道她笔试成绩可是第一名啊!
她想站起来把咖啡泼到他脸上,但是理智不允许她这样做,她仿佛被魔法定住了一般,一股难言的刺痛侵袭着她的四肢百骸,她本能地低声拒绝,“这不可能!”
“乔以陌!”顾风离突然沉声开口,语气硬了一些,“别急着做决定!”
乔以陌心里一跳,唇边一抹冷笑,“顾先生,您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是!”顾风离供认不讳。
“还是那句话,不可能,办不到!”她为了考进这家集团公司付出了很多努力,好不容易考了第一名,只要面试一过就可以成功捧上云海最大公司的饭碗了,前途无量,怎么可能把到嘴的肉吐掉呢?除非她傻了!
但是顾风离似乎不在意她的态度,也猜到了她心中所想。接着,他从沙发上拿出一只黑包,递了过来。
乔以陌一愣,本能地问:“什么?”
“如果你放弃,这就是你的!”顾风离望着她,目光深幽,牢牢地锁住她的眉眼。
乔以陌不用猜,就知道里面是什么,应该是钱,而且不少。
但,钱,买不来她的未来。
顾风离见她不打开包,微微蹙眉,接着,他拉开黑包的拉链,推到了乔以陌的面前。
乔以陌看到了那包里,不多不少,整整十捆百元大钞,十万!
她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为了买她一个面试机会,居然花这么多钱,这在云海无疑是大手笔。
乔以陌麻木地扫了扫那十捆红票子,捆得可真是整齐啊,刚从银行提的吧!她微微抬起头,脸色煞白,苍白几乎成透明色。
“怎样?可以考虑吗?”顾风离恰到好处地开口,火候拿捏得很到位。
如果是爱财之人,此刻必然会欣然接受,十万啊,那可不是小数目。但,她不是那样的人,尽管她也很爱钱,但是她还没有到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卖的地步,因为她不想再卖一次尊严。
“那么,顾先生可否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我退出面试?”她想,一定是后面的第二或者第三要进来,把第一的她给去掉,机会会更多一些。
“乔小姐又何必追问那么多呢?”顾风离语气依然不疾不徐,波澜不惊。
“顾先生,如果这不关乎我,我可以不问。”乔以陌的语气也很冷。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然后一扬眉,“乔以陌,你真的以为笔试第一就能进入鑫灏集团工作了吗?”
笔试过关只是过了第一关,还有第二关,这点她当然知道。乔以陌问得很直接:“这么说,无论我答应不答应,最后面试都不会让我过关是吗?”
顾风离听到这话微微眯了眯眼,聪明的女孩,至少比他想象的聪明。他也没有隐藏,微微点头:“明年,你还可以再考。我可以承诺,明年只要你笔试入围,你一定会过关的。”
乔以陌扯了扯唇,“即使这样,我也不答应呢?”
“那我只能说,乔小姐不适合做这一行!你考的是秘书,做秘书,首先要懂审时度势,你未曾学会!”顾风离不急不躁,说话的语气依然慵懒平和。
只是,他嘴角那一抹淡淡的讥讽看在乔以陌眼里是如此的讽刺,她受不了这样的蔑视,抿唇,良久,她平静地说道:“能不能做这一行不是顾先生说了算的,我命由我不由你!”
“是吗?”顾风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可惜这一次,要由我了!”
她心中砰的一下,犹如踩空,“顾先生,这个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乔小姐,同你,这个位置对别人来说一样重要!”
“但是你们这些手握权力的人又怎么能够理解一个普通人的悲哀和无奈呢?”乔以陌激动地反驳,“这是我一家人的命运,不是我一个人的!”
“乔小姐,这个位置对别人来说并不是一家人的事,而是几家人的事!拿了包里的东西,足够你几年生活所需,你可以明年再继续考。再说你们前几名水平都差不多,在一个档次上,你不拿,我可以找第二名,或者第三名,相信他们其中一个总会拿的,那样的话,面试完后,你还是不能进入鑫灏。”
乔以陌仿佛是被雷惊醒,猛地退了身子,面色更苍白,“第四是吗?”
顾风离一愣,没有回答,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
“去掉我们前三里面的任何一个,第四就能面试了,这个位置就是预先为那个人准备的是吗?”
“可以这么说。”顾风离十分坦诚。
“那顾先生去找第二、第三名试试吧!”她说完站了起来。
“乔小姐,你很不识时务!”顾风离抬头看着她。
乔以陌低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这事我不会答应的,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未等他开口,她便逃一样离开了咖啡厅。而身后,紧追不放的目光,仿佛要灼伤她。

第二天。
电话又响起来,还是那个号码。
乔以陌的心咯噔一下,没有接电话。她知道,顾风离想要再度说服自己,但是她不能再见了,那个人,能跟他不见就不见吧!
可是,电话却以一种执拗的方式连着响了三遍,最后,她依然没接,铃声停了一会儿,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乔以陌,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再翻倍怎样?”
乔以陌看着信息,二十万啊!但她还是果断地按了删除键,信息很快消失不见。
电话没有再打过来,乔以陌也没有打过去。
那天之后,她耐心等待着。即使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通过面试,她也一定要去参加面试。因为既然做了,就要尽全力,尽力不给自己留遗憾。
乔以陌现在并不是完全待业在家考试,她目前还在云海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着销售工作。又过了两天,乔以陌正穿着制服站在销售大厅招待顾客,突然,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影映入眼帘。
顾风离!
他从大厅门口走了进来,一眼就瞥见了他要找的人。
今天乔以陌换上了销售制服,黑色的小西装套裙、丝袜、高跟鞋,完全一副职场装扮,那双包裹在丝袜里的腿修长优美。
顾风离远远地停住脚步,挑起剑眉,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透出几丝慵懒,斜睨着打量着远处似乎一见到他就局促不安的纤影。
乔以陌也是远远地望着他,那男人有着女人都羡慕的好皮肤,五官如雕刻,身材健美匀称,头发有些长,额前的发几乎盖过了眼睛,尽管如此,乔以陌还是能透过那层浓密的发,窥见一对冷漠又充满了兴味的眸。
接着,她看到顾风离径直走到她跟前,微挑起一侧眉头睨着她,“乔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乔以陌垂下眼眸,沉了声音,“顾先生,您好!”
顾风离勾唇一笑,那笑容之中,有几许玩味,几许邪肆。倏地,他庞大的身躯靠了过来,微微俯身。
乔以陌慌得抬头,彼此的气息瞬间迅速蔓延成一片,乔以陌慌乱中飞快地后退一步。
见她如此,顾风离却笑得更甚了,站直了身体,还未开口,乔以陌却抢先一步说道:“顾先生,那件事,不行!”
“呵呵!”顾风离笑出了声,好看的眉头又挑了起来,“乔小姐,我这次来,是想买房子的。”
乔以陌轰的一下红了脸。
顾风离充满了磁性的嗓音又响起,“乔小姐,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房子吧!”
乔以陌一怔,随即镇定下来,微微勾起红唇,带着礼貌而疏离的客气微笑,“那么请问顾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房子呢?”
“什么样的房子?”顾风离咀嚼着这句话,然后看向她,眸如点漆,凝视她的时候,会让乔以陌有种被脱光的感觉。
她赶紧别开脸,不再看这个人的眼神。
“当然是大一点的好,三室一厅的吧!”他说道。
乔以陌点点头,“那顾先生想要什么地段的房子呢?”
“风景优美一点的,安安静静的,最好适合……幽居的!”他说到“幽居”时嗓音似乎格外的沙哑。
乔以陌身子一僵,脸色一变,“乔先生是想要远离市中心一点的房子吗?”
顾风离望向她,眼神深邃,眨了眨眸子说道:“可以这么说,远离市中心,最好靠近山水,空气好一点的。”
乔以陌点点头,“好的,您看玉山花苑这里如何?”
“是个好地方!”顾风离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乔小姐,不知道你去过B市没有?”
乔以陌听到B市,脸色一变,笑容僵硬地说道:“去过!”
“那乔小姐应该知道幽居苑吧?那里风景很美的!”
乔以陌的脸色更加苍白,她反问道:“是吗?很不好意思,顾先生,我不了解B市,没办法跟您讨论那边的风景!”
“哦……”顾风离似乎有点失望,然后又缓缓说道:“那真是可惜了!我还以为你去过呢。”
“没有!”乔以陌快速地否认。
顾风离转头,盯住她的眼睛说道:“那以后乔小姐去B市,一定去幽居苑看看,这对你卖房子很有好处!”
“好的!”乔以陌敷衍地点头,“您来看看玉山花苑这边的小区楼盘吧,这里地处玉山脚下,东临玉湖,临东南两处外环,附近的市场有东郊市场、双龙购物广场,交通生活都十分便利,是您非常好的选择。目前十六层还有两套,十九层还有三套。”
顾风离突然开口:“那就十九层的吧,我喜欢阳数,最大的阳数,讨个吉利。乔小姐,现在可以出去看房子吗?”
乔以陌心里明白,出去意味着她极有可能会再度被顾风离游说,显然顾风离这次来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买房是假,游说是真。
而她,自然不会得罪客户,于是笑眯眯地开口:“顾先生,真是不凑巧,我手里还有其他活,不如这样吧,我让同事带您去看房子,如何?”
顾风离反问道:“乔小姐,万一我看上了,直接签合同,算你的提成还是你同事的?”乔以陌一怔,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她上月只卖了一套,这月如果再卖不出一套的话,她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但是,这个人的钱,她乔以陌,此生都不想赚。
“顾先生跟我的同事签订售房合同,提成自然算她的。”乔以陌平静地回答。
顾风离眯起眸子望着她,良久,玩味地笑了起来:“乔小姐真是千金不移,好品格!”
“顾先生缪赞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去叫我同事过来。”
“乔小姐,等等!”顾风离喊住她。
乔以陌微微垂眸,等候。
“如果我没记错,乔小姐的档案里写了老师的评语:乐于助人,那么这次,乔小姐可以当是助人为乐好了。再说别人,我不熟。”
“顾先生不需要熟悉人,只要熟悉下房子就好了。”乔以陌说什么也不想带他去看房。“我马上叫同事过来!”
“乔小姐,不如叫你们经理过来吧。”顾风离不疾不徐地开口:“我来问问他,能不能安排你跟我一起去看房。”
“你……”乔以陌咬了咬牙,这个人真的太强势了,每一句都逼得她无处遁形,找来经理她只怕要饭碗不保了。
顾风离笑而不语,等候她的决定。
“那就走吧,我回来再办别的事情好了!”乔以陌终于妥协。
顾风离看乔以陌同意,又是微微一笑,这笑容,很淡,很得体,也很高深莫测。
两人离开大厅,乔以陌跟着顾风离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前,顾风离绅士地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乔小姐,请!”
乔以陌没有推辞,安安静静地坐上去,擦肩坐过去的瞬间,顾风离身上好闻的薄荷香拂过她的鼻翼间,顿时,乔以陌呼吸凝滞了一下,有点紧张。
顾风离淡淡一笑,关上车门,眼中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内容简介
小绵羊嘿咻嘿咻被吃掉,逃之夭夭。
大灰狼圈圈叉叉被喂饱,莫名其妙。
有天再遇,他戏谑逼问:“乔以陌,那天那人是你!”
她惊颤,失声否认:“不是!”
他笑得高深莫测,终将她变成他见不得光的情人。
当有天心死准备离开时,他眼中的寒意刻骨:“乔以陌,我想知道你曾经怀的我的那个孩子哪里去了?”
她没想到他会知道,排山倒海的痛楚袭来,让她几乎晕眩,颤抖着问:“如今,再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朝露昙花,一丈天涯。
半步内的凝望,换来的不过是擦肩而过的悲凉。
职场菜鸟,身份再卑微,也不会任你揉扁了捏圆了随意践踏。
揣着梦想闯职场,管你老谋深算还是奸诈卑鄙,一起来吧,一并收入她的五指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