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狂之诗·卷八 破门六剑.pdf

武道狂之诗·卷八 破门六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乔靖夫的《武道狂之诗(卷8破门六剑)》前情提要:
强大的武当派为实现“天下无敌,称霸武林”的宏愿而四出征伐,流浪武者荆裂与青城派少年剑士燕横矢志向武当复仇,途中巧遇爱剑少女童静、日本女剑士岛津虎玲兰与崆峒派前任掌门练飞虹,五人结成同伴,一起踏上武道修练和江湖历险的旅程。
五人为寻访著名磨剑师,前赴江西庐陵,机缘巧合下与一代大儒王守仁相交。当地遭受前武当派高手波龙术王率领的一伙妖匪蹂躏,王守仁与五侠挺身对抗奸邪,誓与百姓共生死。荆裂孤身夜探敌方本阵“清莲寺”,遭术王师弟、前“兵鸦道”精锐梅心树发现追杀,陷入被百人围攻的困境,跃下山崖,安危不知……
波龙术王带同亲信女刀客霍瑶花夜袭庐陵县城,群侠血战抵抗,负伤下终将二人击退。燕横此一战中领悟“雌雄龙虎剑法”奥秘,武功大有长进。
少林武僧圆性与群侠约定于庐陵重聚,途经车前村,遇上术王两名头目作恶逞凶,怒然挥拳伏妖降魔……

媒体推荐
有些名字就是保证,例如……乔靖夫:小说之王九把刀
我发觉乔靖夫改变了。他的写作手法归于平淡,修饰用词筒单,但细节仍描写得非常出色,尤其在打斗方面精彩得足可媲美、甚至超越前人。
武侠巨擘倪匡
打斗非有画面感,犹如电影的快镜头,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不会一个人在生死之间。
天涯论坛影视评论首席版主本来老六
电影画面般冷峻的动作描写,男人们也无可挑剔;偶有大英雄小儿女细腻的情感描绘,女孩子也会喜欢。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陶然
由歌而得知乔靖夫,再得知其武侠作品凌厉决绝,亦早负盛名。歌者复为武者,真是令人击节赞叹。
畅销书小说作家沧月
乔靖夫异军突起,一方面回归技击写实,抖落奇幻玄想;另一面则深入武者心理,刻画出【艰苦,我奋进!】的求胜之道。
著名文化人梁文道
写尽汉子之间痛快淋漓的热血对话,硬派武斗,魅力非凡!
动画导演袁建滔
写出罕有的连续动感,犹如用文字拍电影、画塑画:
塑四达人利志达
乔老大作品,一看上瘾,小孩大人,欲罢不能。
香港歌手农夫C君
乔靖夫是我们的新生代,思考独立,古古怪怪又不乏视野,他的出现令我对香港本土流行文化创作再有期待:
金像导演陈嘉上
乔靖夫的小说值得再三重看——而且第三遍才最好看:
香港才子倪震
描写夸张的武林高手容易;描写令人信服的高手难。乔靖夫的《武道狂之诗》,营造实战,手到擒来,感觉超爽!
《叶问》导演叶伟信

作者简介
1969年香港出生,伴随武侠电视剧、动漫与电子游戏长大的一代。
翻译系毕业,1996年开始专职小说写作,作品类型多变,包括动作幻想系列《吸血鬼猎人日志》、暴力长篇史诗《杀禅》及惊悚侦探故事《误宫大厦》等。2008年推出长篇武战系武侠作品《武道狂之诗》倍受瞩目,长期荣登香港畅销书榜,根据其改编的简体版、台湾繁体版以及泰文版漫画同时在各地热卖,且简体版于2011年夺得中国最大型动漫奖项“金龙奖”之第八届“最佳成人漫画奖”。
多年来兼职流行乐填词人,作品有卢巧音的《深蓝》、《风铃》及《阿修罗树海》;王菲的《光之翼》;陈奕迅的《早开的长途班》等。其中《深蓝》获2000年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CASH)“最佳歌词奖”。
武术爱好及研究者,十五岁时开始练习空手道,修习菲律宾兵器术多年。2010及2012年两度担任香港电台电视部武术记录片《功夫传奇》主持,亲身探寻中国武术的根源奥秘。
“我的书,写给世上所有酷爱自由的人。”这是他的写作信条。

目录
第一章 野和尚
第二章 温暖的缠斗
第三章 破心中贼难
第四章 学剑
第五章舍身刀
第六章 刃风•梦想
第七章 群侠聚义
第八章 大旗
后记

后记
《武道狂之诗》写到这第八卷,以字数计算已经成为我历来写得最长的一个小说系列,超过了之前的《杀禅》。相比一些前辈名家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个人来说却是一个颇有意思的纪念。
从前八卷《杀禅》,我花了十多年时间去构思和写作:今天的《武道狂》,从二零零八年十月到现在,同样是八本,写了两年多。这两年多,仿佛比先前十几年的写作生涯加起来都要充实。老套点形容,好像坐上了另一个档次的跑车。
回想《武道狂》面世的几个月前,二零零八年夏季香港书展,我连新书都没有推出,好像彻底变成了局外人,陷于职业生涯的一次低谷。
不过这也让我看清了一个事实:写小说,是我唯一能够掌握。并以之证明自己存在价值的东西。就像剑,之于剑客。
如今回忆当时的心情。好像相隔很远。这部卷八出版的时候,《武道狂之诗》的漫画版已推出了,整个多媒体的改编计划开始启动。诚实地说,确是朝着梦想踏近了一步。但同时也是新战斗的起点。
就像荆裂的师叔所说:什么都还没有完成啊。
将来的成败,无人能够预知;但正因为有过以前那十几年,未来不管是大起,还是大落,我想大概还是能够以平常心面对吧?就如先前的后记已经引用过一次的话:人生的所有事情,没有一件是没用的。
然后,努力保持平稳的步调,继续去做忠于自己的事。
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
故事里力求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但故事外的笔耕人生刚好相反,保持一颗安稳平衡的心,才容易挺得过写作的持久战斗。
因此得感谢一个人。
我的太太。
在杂志里读到著名英籍印裔作家鲁西迪的访问,当人家问他有没有后悔写《魔鬼诗篇》时,他的一句回答很有意思:Books,intheend,arenotdefinedbythepeoplewhodon'tIikethem.
——书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由喜欢它的人赋予它意义的。
乔靖夫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

文摘
林外有一条幽静的小道。荆裂当然没笨得马上跳出去,而是伏在路旁的树丛里观察。一路以来荆裂无时无刻不细心倾听四方动静,暂时都未发现异状;直到此刻在路旁,他隐隐约约听到北面路口的远处,响着一阵声音。
是马蹄声。
荆裂伏在枝叶底下,一动不动,右手紧紧反握小刀的木柄。身体间歇发出一阵阵的寒颤,他用意志强压着。
他专心听着。那蹄音不甚急响,只是缓缓踱步,而且听出来只有一骑。
是落了单的敌人吗?
……不管如何,这是一个绝佳的逃生机会。被追捕了一整个清早,荆裂已经憋够了这口霉气;一举夺马脱走,才合他的脾性。
有了战斗的目标,荆裂顿时恢复了不少生气,呼吸更深沉稳定。
他等待着骑者到来,身体一动不动地半蹲在树丛间,无事的左腿已经在蓄着弹跳的力量;右边的反手刀略举起在胸腹高度,随时准备刺出。
荆裂此刻的姿势,有如一条具有保护色的毒蛇,凝静地盘踞在树底,准备任何一剎那伸展噬击。
路口处渐渐出现那人马的细小身影,穿越林间一束束的阳光,往这儿接近来。
荆裂的眼睛还是有点聚焦不清,那骑士走来时,他依稀感到有点眼熟:鞍上的身影很高大;迎风吹拂着发丝,看得出是个女人;手里斜斜提着一柄长刃……
——是……虎玲兰?!
荆裂心头一阵狂喜激动。但他还是强忍着没马上跃出路去,而是静候那身影走得更接近。
当看得更真切时,荆裂的心冷却下来了,庆幸刚才没有过度兴奋。
那个一身黑衣的女骑士虽也身材丰盈,但骑马的动作姿态没有虎玲兰那种闲适气度;反射着阳光的脸庞很白皙,不是鹿儿岛女儿的麦色;拿着的长刀也不一样。
霍瑶花弯身坐在鞍上一晃一晃,与其说是她骑马,不如说是马在驮着她走。她眼神失焦犹疑,似乎未知自己身在何地,神智还没有从昨晚的“昭灵丹”药力,还有虎玲兰那记刀柄猛撞中清醒过来。
霍瑶花昨夜发狂似地逃出庐陵县城,二话不说上了马鞍离去,却完全不知方向,只管猛催马儿,不久之后更在马鞍上坐着陷入昏睡,全靠马儿认得路,才把她带回来青原山。她刚醒来未久,只觉头痛欲裂,浑不知道自己所在,就连昨夜的记忆都十分模糊,只是任由马儿驮着她信步而行。她身上所受的刀伤都已干结止血,并没有性命危险,但被药力影响,感觉身体四肢好像随时都要断开掉下来似的。
突然一物从旁边树丛冲出,打破了林间的宁静。
披头散发、一身黏满泥巴树叶的荆裂,如野兽般弹跃而起,朝鞍上的霍瑶花扑击!
——他手腿受伤,这一扑已经是毫无保留,将所有气力聚在一条左腿跃地跳起,右手小刀乘势往前插去!
霍瑶花毕竟也是无数次出入生死修罗场的女刀客,剎那间被激起了战斗反应,举起锯刀当作盾牌般把荆裂的小刀格住,另一手猛抓向他的头发!
荆裂身材健硕,飞扑力度亦猛,虽被霍瑶花格住刀尖,扑势却未止,与霍瑶花抱缠在一起,二人从马鞍另一边滚跌落地!
荆裂这潜伏一扑实在太迅速也太突然,马儿这时才来得及惊嘶,跳开数步。霍瑶花手中锯刀因为与荆裂撞击而脱手,摔落到路旁草地。
两人在地上激烈地扭抱缠斗,翻来滚去,他们分别受着毒和药物的影响,头脑都非完全清醒,全凭身体感觉和原始本能,互相意图以蛮力压制对方。
荆裂并不知道霍瑶花是谁,一时也没能联想起昨天县民形容过术王座下的那女魔头,只知这女子骑马带刀在青原山脚出现,九成都是敌人,一出手就不容情。
躺在地上扭斗不必站立,荆裂右膝的伤员较不碍事,可是左肩难以运力,靠一只右手持刀与对方相搏,左手只能以肘弯勉强紧抱住霍瑶花腰背;
霍瑶花虽有两手可用,然而荆裂握有利刃,在这贴身肉搏里非常危险,她死命用双手擒抵着荆裂的右臂,二人一时变得势均力敌。
他们本来就已负伤不轻,纠缠格斗好一阵子后,双方都感到气喘疲倦,动作停滞扭成一团,谁也赢不了谁,意识因为倦怠变得更模糊了。要是有不知就里的第三者在场,会错觉这对健美的男女正在亲热拥抱……
被荆裂沾满汗水的刺青壮躯压过来紧抱着,霍瑶花脑海里生起熟悉的感觉——师兄……已经许久以前的回忆,在瞬间如潮袭来。
拜入楚狼刀派的霍瑶花非常早熟,从少女时代就仰慕门派里那些比自己强悍的男人。其中予她最强烈感觉的,当数三师兄翁承天。翁承天其时武艺冠绝同侪,人长得高大硕壮,左肩头还有一幅很漂亮的野狼刺青,霍瑶花无可救药地被他吸引。
翁承天也感受到这小师妹的爱慕之情,两人瞒着师长同门,秘密结成情侣,不久后霍瑶花更失身于他。
霍瑶花永远忘不了那些日子:在黑暗无灯的草料场里,翁师兄散发着雄性体味、汗水淋漓的火热身躯,用力地拥抱着她;她的手指头滑过他那坚实如岩石的肩头与胸膛……可是他们一起才不够一年,翁承天就奉师尊之命,为了巩固楚狼刀派的地位与财源,迎娶当地一名豪商的女儿。他连跟她说一句再见也没有,生怕她缠着自己。霍瑶花看清了︰那壮硕的躯壳里,藏着的是一颗如此窝囊胆怯的心。
霍瑶花自此就对自己的身体自暴自弃。
她心里面只想着一件事:——我要比这些卑劣的男人都更强!
她开始用美色去引诱其他师兄,套取自己还没有学过的楚狼刀派武技;甚至最后连师父苏岐山都抗拒不了她,在床第间将本门奥妙倾囊相授。
那时候她心里的信念就更根深蒂固了:
——世上每一个人,都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活。
数年后一次门内比试,霍瑶花把翁承天打得爬不起来。俯视着他受伤、痛苦、羞惭的脸,她心里并没有涌起预期中的复仇快感,反而为过去的自己感到悲哀。
——我竟然曾经爱上一个这么弱的男人。
她对身边所有男性都感到厌恶。此后十年,霍瑶花从来没有遇上比她强的汉子——除了波龙术王一人。术王是个太可怕的人物,霍瑶花对他与其说是敬仰,不如说是被他那强烈的恐怖感臣服。霍瑶花虽被术王收为了宠妾,但她对他没有生过半点爱慕之情。
她偶尔还是无法压抑,十五岁时初次拥抱男性身体那火热的回忆……此刻意识不清的霍瑶花,缠着跟师兄同样肩膀刺花的荆裂,怀念之情如决堤般倾泻,翁承天的身影与荆裂隐隐交迭。霍瑶花放软了手臂,轻轻抱着荆裂。同时一股冷意向荆裂脊骨袭至。是那毒药,他打了一个寒颤,顿感霍瑶花的拥抱无比温暖。
——就像那天在雨里,父亲抱着他时一样。
短暂的瞬间,二人安然互相拥抱着。
风吹树叶,一束阳光透射来,映在荆裂手中刀刃上。
强光反射进霍瑶花的眼睛。
她蓦然自那极短暂的梦里惊醒。
霍瑶花轻叱,双手牢握荆裂右腕,两只拇指紧按他手背,将那腕关节扭转!
荆裂拥有再强的臂力,也无法抵抗霍瑶花这双手施展的关节擒拿,迫不得已五指松开刀柄,旋臂扭肘,猛力将右臂收回来。
小刀一脱手,霍瑶花不再理会荆裂的手臂,伸手往半空,一把将跌下的小刀接住!
荆裂趁着她接刀这剎那空隙,一个右肘横打霍瑶花脸侧!
这肘距离太近,霍瑶花避之不及,只能高高耸起左肩头硬接这一肘;一碰之下,她身体摇晃向后跌倒,但野兽似的杀伤本能仍在,右手拿着小刀就往荆裂面门挥割出去!
荆裂却已不在原地。他这一肘并非真的要伤敌,也估计霍瑶花必然挡得着;他只是要借这肘击的反撞力往后急退。
——打倒敌人,毕竟并非他眼前最重要的事。
刀锋在荆裂面前数寸处空气划过。
他身体在地上顺势一个后滚,蹲在地上转身,右手按着土地,姿态有如青蛙一般,用尽一手一足的推蹬之力,朝着停在小路旁那匹马跳过去!
马儿还没来得及吃惊挣扎,荆裂半空已伸出右手抓牢牠鬃毛,单臂借力翻身,一下子就坐落在马鞍上!
霍瑶花被打那一肘只是让荆裂借力,力劲像挤按多于渗透,她并没有受伤。一刀不中,对方转眼却已抢了她坐骑,霍瑶花媚眼怒瞪,咬着牙抢上前去,要把荆裂拉下马鞍!
可荆裂一上了马就好像活了过来,立时把马首拨转过去,驱使后蹄朝霍瑶花飞踢,将她逼了开去!
霍瑶花这刻清醒不少,仔细看这个一头辫子、满身血汗污垢的野汉子。
——这个人是……?
霍瑶花举起夺过来的刀子,朝荆裂扬一扬,示意:
——有种就拿回去啊。
荆裂却看着她微笑。他已经一整个早上没笑过了。
“我得赶路。这刀暂时寄在你那儿,日后再还我。”
他说着便骑着马儿沿路疾奔而去。
霍瑶花疲倦地跪了下来,恨恨地盯着荆裂远去。然而等到他消失之后,她又怀想起刚才与这男人紧拥的温热触感。她眉头渐渐松了开来。
她垂头瞧瞧手里这柄来自远方异国的小刀,指头轻抚那奇特弯曲的刀柄。要不是手上确确实实地拿着这个证据,实在无法肯定刚才的一切是幻境是现实。
她一时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何种心情。这种迷惘,已经许多年没有尝过了。
隔了不知多久,许多脚步声渐渐自她身后的山林深处响起,马上又把她拉回刀剑无情的现世。
霍瑶花取下绕在颈项处的黑色蒙面巾,将那狩猎小刀包裹起来,轻轻藏进腰腹的衣服底下。

内容简介
心正拳正。刃闪雷鸣。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武僧圆性与波龙术王麾下头目爆发遭遇战,大展少林正宗神技,以正击邪!
王守仁为借救兵,与燕横联袂共闯麻陂岭山寨,向孟七河为首之一众山贼晓以大义;荆裂堕下青原山崖身负重伤,并遭前「兵鸦道」飞刃高手梅心树追杀,厄境下激发出武道的突破与领悟,创造全新刀招......
一个将要震撼武林的新名号,昂然诞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