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籍文学馆•轻散文卷:在天堂与天堂之间.pdf

中国书籍文学馆•轻散文卷:在天堂与天堂之间.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书籍文学馆•轻散文卷:在天堂与天堂之间》适合日常的阅读,不管你身处何方,无论你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都能从书中发现自己的身影,找到情感的依托,体验阅读的乐趣。

作者简介
张夷,男,江苏人,1963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治系。在《诗刊》《青年文学》《萌芽》《诗林》《青春》《散文诗》等刊物发表过大量散文,出版过诗集和散文集若干。

目录
(第一辑:东风夜放)
美丽海盐
夜泊枫桥
走近斜土路
三毛茶楼
与乌镇无关
上海森林
夏日秦淮
在天堂与天堂之间
天下常熟
七里山塘
西塘的早晨
天堂岛
悲伤的行板
利港春雨
知青林
小居灵隐
惊蛰之夜
寒雀
一样风吹
(第二辑:西村夕阳)
湘西向西是凤凰
西行记
《0公里处》
独克宗
西江千户苗寨
船过神女峰
盲街
一为迁客去长沙
敦煌,我眼中的沙子
雀巢
丽江一棵树
我被蓊郁的来路迷醉了
我们的眼睛
生命情节
(第三辑:南山含黛)
浅水湾,那张浪的脸
哭泣的海滩
宛若流云
月光曲
海角天涯
城市夜码
地下悲情
第“7”俱乐部
玻璃翠
灵魂从来都是微醉的
猜火车
追梦人
夏至
苹果和数字时代的爱情
(第四辑:北窗如烟)
燕子的光芒
行走在江湖之外的驿站
夜色苍茫
离谱
古城平遥
娘子关
海州二题
像颜色一样行走
几朵怀念,在北方奔跑
The Last Time
秋河
露天电影院
十年后想念一棵树
呼兰河
雨打芭蕉
落花、流水
散句:与风景无关

文摘
版权页:

中国书籍文学馆•轻散文卷:在天堂与天堂之间

我们的眼晴
我们的眼睛到底看见了什么?
上世纪六十年代最初的几年及其以后的十数年里,我们看见祖国的墙体被斑驳的攻击性极强的汉字所覆盖。今天的孩子很难想象,那时的中国,那种壮观的文字线索,其实是一个时代的绞索。因之,多少青春流逝,华发凄迷。因之,风声鹤唳,家国俱远。
我不幸成了那个时代的新生儿。第一次真正看世界的这种张望,引渡了我整个少年时代。我们的眼睛慌张又惊讶。
我们这代人,从小多半都不是被温热的水焐大的。长成后更为尴尬。上要面对白发疯长的老父老母,下要面对稚拙清澈的儿女。面对事业、生活、家庭和爱情时,很多的时候,我们又无话可说。
因此,在年少轻狂的岁月,总想去做个吟游诗人。在那时看来,诗人能应付那份尴尬。他们可以在字里行间营造另一个空间,住着真正的自己。这种迷惑构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心理基础。悲剧性的性格走向,决定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诗歌的癫狂与杂乱。我们学着顾城的口气,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除此之外,我们还热切地在国界之外寻找心灵上的那波涟漪。于是,我们的眼睛看见一位醉心于爱情与友谊——并使之服从于自由与忠诚价值的——那个赤头赤尾的巴黎人,他站在了西方哲学长廊的中央。尽管他的作品忽视了语言的逻辑,使用不连贯的言语、停顿、删节号以及粗鲁的咒骂和淫词秽语,尽管在他的文字显现中,支离破碎、抑郁、感情紧张与歇斯底里随处可见,但,让一保罗·萨特仍不失为我们的导师之一。他那句“他人就是坟墓”,在我们大学时代的书简中肆掠横飞。
我们的眼睛充满了悲怨与无畏……
现在想来,这种悲怨与无畏尚欠资格与底蕴,那样的幼稚与荒唐。那时,我们可以算作一个成人,但绝不是一个成熟的人!
于是,便很自然地想起了另一个人。我们看见200多年前,有对举世无双的耳朵在失聪。这位把十七世纪末的不幸带到十八世纪灾难般人生境遇中的人,是如此的令人惊叹。他的名字叫贝多芬。
1816年,四十岁的贝多芬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不知道死的人真是一个可怜虫!我十五岁已经知道了。”这里指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热爱的母亲的死亡。从十七岁时,贝多芬酗酒的父亲便把家庭的重担压在了他的肩上。从此,现实生活和音乐创作便变得难以区分,它们都生长在一棵叫“苦难”的树上。
然而一种比苦难更深的苦难在贝多芬26岁时找上了门。“我过着一种悲惨的生活。……我聋了。”很难想象,一个有着庞大音乐体系的音乐家与一个聋子有何相干。

内容简介
《中国书籍文学馆•轻散文卷:在天堂与天堂之间》不仅仅是追求文章的轻灵和短小,更是文风和理念的革新:笔致虽轻,篇幅虽小,但意蕴深厚:有清新隽永的文字,有优美的意境,有独到的见解,如滴水可折射世间万千气象。主要包括美丽海盐、夜泊枫桥、走近斜土路、三毛茶楼、与乌镇无关、上海森林、夏日秦淮、在天堂与天堂之间、天下常熟等内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