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典藏.pdf

道德经典藏.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全彩四色印刷精装版《道德经典藏》,一本融汇儒释道三教解读精髓、满足现代人心灵享受的老子《道德经》读物。“道可道”,道的解读在从汉代到清代不断地延续着,或深奥、或浅显、或隐晦、或张扬,不同的注释者在诠释着自己认识的老子,感悟着自己理解的《道德经》。《道德经典藏》汇集历代名家注释,让你看到一部非同凡响的《道德经》。“名可名”,概念化的知识是谁都不喜欢的,老子也一样。最为时鲜的白话解读,给《道德经》打开一扇具有时代感的窗口,让博大精深的老子的智慧慰藉现代人的心灵。老子的精神难以把握,不可言传,但可象见,精美的充满道家玄机的图片,无疑为《道德经》增添了更为视角独特的阅读空间,把您带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精神世界。

名人推荐
鲁迅有言:不读《道德经》,不知中国文化,不知人生真谛。历代名家精心诠释完美呈现老子的自由境界、人生智慧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一章

序言
《道德经》又名《老子》,汉代河上公著《老子章句》,分《老子》为81章,以前37章为《道经》,后44章为《德经》,故有《道德经》之名。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老子》乙本,共5000多字,是《德经》在《道经》之前,有可能是古本的顺序。本书沿用传统上的顺序,《道经》在前,《德经》在后。
《道德经》一书的核心是“道”。它认为“道”是世界万物自身的规律,“道”是事物运动和变化的内在力量,万物的一生一灭都遵循“道”的循环规律。《道德经》一书中所蕴涵的思想内容,影响了中国历史上的诸多学派:其中的天地观,经过庄子的阐发,摇身变为魏晋的玄学,进而影响到宋明理学;其中的无为观,被西汉统治者成功用于政治实践,成为历代统治者的统治之术;其中的玄德观,经过孔子的发挥,成为中国数千年德治的主要内容;其中的用兵之道,经过孙武的发挥,形成变化难测的兵家思想。不仅如此,中国历史上但凡有所作为的帝王,有的尊崇儒家思想,有的崇尚法治,更有的外示儒术而内用法治,还有的儒道互补,但他们无不受到《道德经》思想的影响。
不独如此,《道德经》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有非常高的地位。在唐朝贞观年间,《道德经》就被玄奘翻译成梵文,流传到印度。及至近代,其思想影响波及欧美,影响到包括黑格尔、罗素在内的大批哲学家。美国作家麦克•哈特著的《人类百位名人排座次》一书中说道:“《道德经》是中国被翻译到外国的最伟大的一本书,是谈‘道’或‘自然道路’、‘自然安排’的一本十分有趣味的书。” “在西方,《道德经》仅各种英文译本至少有40多种,除了基督教的《圣经》,再没有任何一本书得到如此重视。”足见《道德经》影响之深之广。
一部《道德经》5000言,文不甚多,言不甚俗。然而它文辞玄远,视角独特,思想深邃,内容博大精深,两千多年来一直被海内外精英人物重视和运用。长期以来,人们对于《道德经》的解读,卷帙浩繁,博大精深。有关《道德经》注释的著作,可谓汗牛充栋。道家按照自己的思路解读,儒家按照自己的学理发挥,佛教徒将之与佛教思想结合起来……纵观历史,《道德经》所衍生出来的思想可谓异彩纷呈。为了让广大读者能够在更为深广的层面和思想领域理解《道德经》,我们特地出版了这部《道德经典藏》,以河上公《章句》和王弼《老子注》为底本,汇编从汉代到明清时期诸多有代表性的注释,择其精华,编撰成书。为了方便现代读者阅读,该书对原文进行了必要的白话注译。并插配了与内容意境相近的彩色图片,以开阔读者视野。
即使在今天,《道德经》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大而言之,它在治国理政、运筹用兵、处理国际关系、现代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小而言之,它是人们为学、修身、处理各种关系的精神圭臬 。值得放在枕边案头,勤加研习,时时领悟。

文摘
道经
《道德经》共81章,前37章为《道经》,后44章为《德经》。在《道德经》里,老子破天荒地提出“道”这个概念,作为自己思想体系的核心。哲学家们在解释“道”这一范畴时并不完全一致,但在“道”的解释中,学者们却有大致相同的认识,即认为世界是运动变化的,而非静止僵化的,都是遵循“道”的规律而发展变化。
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
河上公章句:谓经术政教之道也,非自然生长之道也。常道当以无为养神,无事安民,含光藏晖,灭迹匿端,不可称道。
范应元集注:道者自然之理,万物之所由也。傅奕云:大也,通也。韩康伯云:无不通也。可道者谓可言也,常者久也。道一而已,有体用焉,未有不得其体而知其用者也,必先体立,然后用有以行。老氏说经,先明其体。常者言其体也,可道者言其用也。体用一源,非有二道也。今夫仁义礼智,可言者也,皆道之用也。人徒知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而不知其体之一,则是道也,分裂四出,末流不胜其弊。夫惟先知其体之一,则日用常行,随事著见,无有不当,皆自然之理也。如是则然后久而无弊矣。故凡道之可以言者,非常久自然之道也。夫常久自然之道,有而无形,无而有精,其大无外,故大无不包,其小无内,故细无不入,无不通也。求之于吾心之初,则得之矣。人物莫不由此而生,圣贤莫不体此而立。然此道虽周行乎事物之际,相传乎典籍之中,而其妙处,事物莫能杂,言辩莫能及,故人鲜造诣于是。老子应运垂教,不得已而发明之。既发明之,岂容离乎言哉。故首曰“道可道,非常道”,意欲使人知常久自然之道不在言辞,当反求诸己,而自得之于吾心之初也。
苏辙曰:莫非道也,而可道者不可常,惟不可道而后可常尔。今夫仁义礼智,此道之可道者也。然而仁不可以为义,礼不可以为智,可道之不可常如此。惟不可道然后在仁为仁,在义为义,在礼为礼,在智为智。彼皆不常,而道常不变,不可道之能常如此。
王夫之曰:常道无道。
名可名,非常名。
河上公章句:谓富贵尊荣,高世之名也,非自然常在之名也。常名当如婴儿之未言,鸡子之未分,明珠在蚌中,美玉处石间,内虽昭昭,外如愚顽。
王弼注: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道,不可名也。
司马光注:世俗之谈道者,皆曰道体微妙,不可名言。老子以为不然,曰道亦可言道耳,然非常人之所谓道也;名亦可强名耳,然非常人之所谓名也。常人之所谓道者,凝滞于物;所谓名者,苛察缴绕。
范应元集注:名者,犹人之有名也。凡名之可以名字者,皆其可道者,非常久自然之道也。且如万物生来未尝有名,亦只是昔人与之著名以分别之尔。万物有形,固可以道、可以名,惟常久自然之道,为万物之母而无形,故不可道、不可名也。
苏辙曰:道不可道,而况得而名之乎。凡名皆其可道者也。名既立,则方圆曲直之不同,不可常矣。
王夫之曰:常名无名。
无名,天地之始,
河上公章句:“无名”者谓道,道无形,故不可名也。“始”者道本也,吐气布化,出于虚无,为天地本始也。
范应元集注:天地之先元有此道,浑沦未判,孰得而名。
王夫之曰:众名所出,不可以一名名。
有名,万物之母。
河上公章句:“有名”谓天地,天地有形位、有阴阳、有柔刚,是其有名也。“万物母”者,天地含气生万物,长大成熟,如母之养子也。
王弼注:凡有皆始于无,故“未形”、“无名”之时则为万物之始,及其“有形”、“有名”之时,则长之育之,亭之毒之,为其母也。言道以无形无名始成万物,以始以成而不知其所以玄之又玄也。
司马光注:天地,有形之大者也,其始必因于无,故名天地之始曰无。万物以形相生,其生必因于有,故名万物之母曰有。
范应元集注:浑沦既判,天地人物从此而生。圣人见是万物之母而无形,故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因其无名,强为之名,俾一切人假此有名采其无名,以复其初也。
王夫之曰:名因物立,名还生物。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河上公章句:妙,要也。人常能无欲,则可以观道之要,要谓一也。一出布名道,赞叙明是非。
王弼注:妙者,微之极也。万物始于微而后成,始于无而后生。故常无欲空虚,可以观其始物之妙。
范应元集注:常无绝句。观,去声,谛视也。妙,微妙也。常久自然之道,自古固存。然而无形无声,微妙难穷,故谓之常无,则欲要使人以观其微妙也。惟人也,由此道而生,为万物之最灵,诚能回光反视于吾身之中,悟一真体,虽至虚而物无不备,则道之微妙可得而观矣。夫如是,乃知一理包乎万殊,凡物凡事不可违自然之理也。古本并河上公、王弼、邵若愚、张君相,常无上并有故字。《音辩》云:常无、常有,合作断句。
常有欲,以观其徼。
河上公章句:徼,归也。常有欲之人,可以观世俗之所归趣也。
王弼注:徼,归终也。凡有之为利,必以无为用。欲之所本,适道而后济。故常有欲,可以观其终物之徼也。
司马光注:徼,边际也。万物既有,则彼无者宜若无所用矣;然圣人常存无不去,欲以穷神化之微妙也。无既可贵,则彼有者宜若无所用矣;然圣人常存有不去,欲以立万事之边际也。苟专用无而弃有,则荡然流散,无复边际,“所谓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也。
范应元集注:常有绝句。观,平声。徼,循也,境也。河上公章句:归也。大道自然化生万物,在天则成日月星汉等之象,在地则成山川草木等之形,在人则成身体发肤等之质,故谓之常有,则欲要使人以观其境也。惟人也,中天地而立,为三才之一,果能仰观俯察于两仪之内,悟万物形虽不同而理无不在,则道之境致可得而观矣。夫如是,乃知万殊归于一理,凡物凡事固当循自然之理也。
王夫之曰:徼,边际也。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河上公章句:两者,谓有欲无欲也。同出者,同出人心也。而异名者,所名各异也。名无欲者长存,名有欲者亡身也。玄,天也。言有欲之人与无欲之人,同受气于天也。
王弼注:两者,始与母也。同出者,同出于玄也。异名,所施不可同也。在首则谓之始,在终则谓之母。玄者,冥也,默然无有也。始母之所出也,不可得而名,故不可言,同名曰玄。
范应元集注:两者,常无与常有也。玄者,深远而不可分别之义。盖非无不能显有,非有不能显无,无与有同出而异名也。以道为无则万化由之而出,以道为有则无形无声,常常不变,故曰常无常有也。无有之上俱著一常字,乃指其本则有无不二,深远难穷,故同谓之玄也。窃尝谓有无固不足以论道,然自其微妙而言,不可不谓之常无,自其著见而言,不可不谓之常有。分而言之,妙是微,徼是显。合而言之,无与有同出而异名,妙徼皆一道也。此老氏所以兼有无、贯显微、合同异而为言也。人能如是观之,则妙与徼相通,物与我混融,表里洞然,本无留碍,亦无差别也。
王夫之曰:异观同常,则有欲无欲,非分心以应,居中执常,自致妙徼之观。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河上公章句:天中复有天也。禀气有厚薄,得中和滋液,则生贤圣,得错乱污辱,则生贪淫也。能之天中复有天,禀气有厚薄,除情去欲守中和,是谓知道要之门户也。
王弼注:言谓之玄者,取于不可得而谓之然也。谓之然则不可以定乎一玄而已,则是名则失之远矣。故曰,玄之又玄也。众妙皆从同而出,故曰众妙之门也。
司马光注:玄者,非有非无,微妙之极致也。
范应元集注:常久自然之道,本不可以名言,今既强字之曰道矣,且自其微妙而谓之常无,又自其著见而谓之常有,复自其本之有无不二、深远难穷,而同谓之玄,是皆不免乎言焉。玄之又玄,则犹云深之又深,远之又远,非无非有,非异非同,不知所以然而然,终不可得而名言分别之也。然万化由斯而出,各各具妙,故曰众妙之门。老氏悯夫世人逐末忘本,浸失真源,不得已而应机垂训,又恐人溺于言辞,弗能内观,故复示人以深意,必使反求诸己,欲其自得之,而入众妙之门以复其初,又能体是而行,以辅万物之自然,而同归于一也。唯人为万物之最灵,诚能反观,则是道也,湛然常存,夫何远之有。此章直指此心之初,自然之理,使不惑于有无同异,得意忘言,升玄极妙,乃入道之门,立德之基,实一经之总也。宜深味之。
纯阳真人释义:道乃混元未剖之际、阴阳未分之时,无天地以合象,无日月以合明,无阴阳以合气,无造化以合其道,者是个道字。可道,心可道其妙,而口难道其微,谓之可道。道不可须臾离,而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者,是可道底。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如此之玄,非空于玄,而实有玄之之妙。如此光景,岂是口可道,只可心领会。而心可道,非常道,是心可道之道,非寻常日用五伦之道,非治国安民之道,非天地化生之道,非阴阳顺逆之道。者个道,岂是有作有为寻常之道,故曰非常道。名,何谓名,无动无形,无机无化,无极无虚,无空无相,者就是名。名不知其为名,故名也。可名,是心名其名,难谓口可名其名。心领神会,可名其名,谓之可名。非常名,是心之名,非有形有相之名。虚中虚,空中空,虚中有实,空中有相,只可意取,不可声名,非口名其名,非一切有影有响之常名也。连有影有响,算不得此名而况有实具者乎?只在先天中求先天,者就是可道之道、可名之名了。连先天中之先天,还算不得道名二字,就是强为道为名,只是不开口,者就是道、之可道名之可名。此二句方是道经老子之意,方说得其奥旨,者才是非常道、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天地之始,是混元纯一不杂,一团底性中之性为之始。连天地也在后生,连阴阳也在后剖,那时节才是无为之始,天地二字都合不上,者是太上恐后人不知所以然,强安天地二字在此句之中。既无名之始,何尝有天地之形,既无天地,又何为无名之始?此天地二字,要另看,那时节,有天地之性存在中而无天地之形,者就是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者个万物,在外讲,就是天地化生之道。夫妻、父子、君臣、朋友,化育之理在内讲。体道,乃得此中之根本,现如意之光,珊瑚玛瑙珍珠宝石之相。要在一个道字上求,方有万物。者是个中有为万物之母,者是个实中求虚而虚中返实底景象。也说不出有为万物之母妙处。要体此道,体此名,方知母之奥妙,此正是有为万物之母了。俱是个虚灵中景象,是个有名底万物。从混元之母而生,故曰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因有母而化生出万物,才道一个故字。因故,而实中才生出一个虚无底境界。故吾常无欲以观其妙,不从万物中来,安得从万物中而观妙?者就是虑而后能得,那个莫显乎微,又得那个莫见乎隐,者才是个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到此率性底地步,吾故能常常无欲以观吾道之妙,故曰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徼非耳目口鼻之徼,乃生死存亡出入必游之徼,所关甚重,所系非轻,此其徼也。吾若有欲,而身不得道之妙。从世欲中出入,此亦徼之门也。吾若无欲,而心领神会,得道之妙,皆从此道之妙,而求其道妙之徼,任其出入关闭,皆由于我而不由于徼之督令,自专之权柄。者就是在明明德,而止于至善之道。吾方能常常去有欲之心,以观吾道之徼,此徼从母字中来。上妙字从始字中出,总是元始之母,而生妙于徼,皆从心可道之道,从心可名之名,而合于始生之母,方得到一个妙字。知其徼乃自然之徼,非造作有欲之徼。此两者,岂不是同出之门户者也。妙于心,而徼于意,同其玄之又玄底境界。在那个囫囵之时,溶化之际,而不可道其道之妙,而不可名其名之玄,都玄而又玄。到无为之始、无声无臭底时节,惟精惟一,言那个能体道之士,慎笃之辈,除此安得入众妙之门。笃信谨守,抱一无为之始,以心道其道,以心名其名,方得入其门。知其妙,以悟混元之母,而得其至妙之徼,此之谓得其道也。嗟乎!道之义大矣哉,而复无其言。

内容简介
《道德经典藏》一书是“传世经典”中的一种。本书以河上公《章句》和王弼《老子注》为底本,汇编从汉代到明清时期诸多有代表性的注释,择其精华,编撰成书,对原文进行了必要的白话注译,并配以符合老子思想的彩色图片,让我们能够在更为深广的层面和思想领域理解《道德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