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5.pdf

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5.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奥托·维丁格的这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堪称研究这支党卫军王牌部队的最权威著作。
一套足矣!党卫军第二“帝国”师战史终极藏本!
全套5册文卷+1册地图卷,此为收官之卷!

媒体推荐
此书由二战德国最优秀将领奥托•维丁格编写,讲述了希特勒最精锐的党卫军士兵的故事,记录了帝国师的所有重大历史,如同一本关于党卫军第二“帝国”师的战争日志。简直棒极了,此书必须拥有!
——《柯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奥托•维丁格(Otto Weidinger,1914-1990):
奥托·维丁格曾担任SS第4“元首”装甲掷弹兵团团长,指挥该团经历了诺曼底、阿登、巴拉顿湖以及维也纳等多次重大战役。由于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奥托•维丁格获得了骑士铁十字勋章以及橡叶饰。
大战结束后,维丁格一度被美军关押,出狱后一直在一家药房担任药剂师直至退休。1967年到1982年之间,他陆续撰写了《永远的同志:“元首”团全史》以及《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堪称研究这支党卫军王牌部队的最权威著作。

目录
前 言
第一章 从哈尔科夫到日托米尔
哈尔科夫陷落
哈尔科夫西面到第聂伯河之间的防御战斗
第涅伯河畔的克列缅丘格地区退却和防御战斗
第涅伯河西岸防御战斗
日托米尔—法斯托夫反击战
维尔蒂谢夫反击
第二章 SS第2“帝国”装甲战斗群
日托米尔—基辅防御战斗
1943/1944年苏联红军的冬季攻势
舍佩蒂夫卡和杨波尔防御战斗
苏军的春季攻势
卡美涅茨—波多利斯克突围
第三章 血战诺曼底
SS第2“帝国”装甲师开赴诺曼底
奥托·维丁格战斗群的反击
圣洛大血战
莫尔坦反击战
法莱斯开水壶
塞纳河撤退战斗
北法和比利时南部的撤退战斗
西墙(齐格菲防线)防御战斗
本土重建
重返西线
第四章 阿登战役
沸腾的雪
曼海之战
潮落
西线重新部署
第五章 噩梦沉沦
开赴东线
巴拉顿风暴
苏军的铁拳——奥包和科马罗姆争夺战
“帝国之花”终凋谢
参考文献

序言
前言
提起二战的德军精锐部队——武装党卫军,人们总会想到SS“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死亡之舞”的SS“骷髅”师、“帝国之花”的SS“帝国”师和“外籍兵团典范”的SS“维京”师。在波兰战役中,SS“帝国”师一马当先,以维斯瓦河大包抄载入历史;在南斯拉夫闪击战中,SS“帝国”师的格林根伯格仅率一支小型突击队就迫降了贝尔格莱德,一时间SS“帝国”师成了德国的明星,成了奇袭的代名词。在“巴巴罗萨”行动第一阶段,SS“帝国”师继续攻城拔寨,一路前出到叶利尼亚旧城,成为1941年7月顶在东线最前沿的德军部队,确保了斯摩陵斯克战役的顺利进行。西方面军司令员铁木辛哥抽调了十几个师的兵力,对突前的德军第47摩托化军实施反复冲击,第10装甲师、“大德意志”步兵团和SS“帝国”师并肩战斗,击退了如潮水般冲击过来的苏军。接着,SS“帝国”师马不停蹄作为第24装甲军一部参加了基辅大包围战,和全军一起参与了这场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合围歼灭战。然后,SS“帝国”师兵不卸甲,在第40装甲军的旗下参加莫斯科会战,并作为第一梯队突破莫斯科远接近地第一道防线,攻下了伊斯特拉城,将罗科索夫斯基中将的第16集团军逼到了莫斯科城下。在苏军的冬季战略反攻中,SS“帝国”师先后在伊斯特拉和鲁扎力挫强敌,继而在勒热夫守住了宽大的正面,给予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支援,可以说勒热夫成就了SS“帝国”师。惨烈的勒热夫防御战和之后的伏尔加防御战耗尽了SS“帝国”师的兵力。1942年夏秋季,SS“帝国”师只得返回法国重建,历时半年。1943年1月,作为SS装甲军一员再度返回东线撕杀,先后于哈尔科夫、库尔斯克、第涅伯河作战,接着再度于1944年2月回国重建,1944年7月参加诺曼底战役,于圣洛、莫尔坦相继大战美军,然后又转进本土参加阿登反击战,但第三帝国已是夕阳西下,垂垂老矣,无论SS“帝国”师如何拼力作战,只是徒增伤亡。1945年3月,作为SS第6装甲集团军一员,SS“帝国”师参加了德军最后一次战役的进攻战——巴拉顿湖战役,可惜风光不再。
尽管如此,纵览SS“帝国”师自诞生后的6年表现,仍不愧为一支精锐雄师。

文摘
在遥远的柏林地堡里,希特勒根本不清楚匈牙利战场的实际形势。在他不停勾勾画画的地图上,南方集团军群的战线仍是沿着多瑙河畔的科马罗姆穿过包科尼山脉直至巴拉顿湖北岸,这比实际形势整整落后差不多一天有余。而被他寄予厚望的精锐的党卫军装甲师此时已经被打得四分五裂、抱头鼠窜。苏军的进攻集群已经在泰特方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突出部,试图彻底包围并消灭仍在科马罗姆—小贝尔—杰尔这个三角地带作战的SS第2装甲军和第43步兵军。因此,南方集团军群向OKH请求后撤SS第2装甲军,同时在拉包河建立桥头堡阵地。当这个请求发至元首大本营的时候,听到这一消息的希特勒坐在桌旁,垂头丧气,呆若木鸡。
3月26日傍晚18点,OKH在给南方集团军群的电令中写道,“元首不允许SS第6装甲集团军后撤(至毛尔曹尔河和拉包河桥头堡)!元首同时亦不允许第6集团军后撤。”
稍后在夜里23点40分举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中,古德里安告诉南方集团军群参谋长:“元首在之前的会议中对南方集团军群提出的在毛尔曹尔河建立防线的计划感到无比愤怒,这条防线实在太短了,根本不足以守住匈牙利西部平原。而且元首已经下令党卫队全国领袖立刻赶赴前线检查党卫军各师是否真正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另一次会议上呈递了泽普·迪特里希的报告,迪特里希在报告中强调了他下属的各党卫军部队正在浴血奋战,人员和装甲车辆损失都很大。希特勒听完就跳起来,大发雷霆,“我的党卫军师忘记了战斗,他们变胆小了!”对于希特勒来说,他一直将他的党卫军师团作为全国防军的榜样,现在他却偏偏得指责他们胆小。会后,希特勒将副官京舍叫去他的办公室,询问泽普·迪特里希在巴拉顿湖反攻前有没有找他谈过话。京舍说有,并告诉希特勒当时老泽普表示对即将发动的反击战充满信心。他只是遗憾,他的部队在匈牙利而不是在波美拉尼亚战斗,因为他不想在匈牙利,而想为祖国战斗。希特勒听完小声咕哝道:“这一定是古德里安唆使他的,这我完全可以想象。”希特勒又问京舍对泽普·迪特里希的师长们以及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各团长们都知道些什么。京舍立刻强调,SS第1装甲团团长派普、SS第1装甲团团长汉森,SS第2装甲掷弹兵团团长桑迪希(在后方的京舍并不知道战前团长已经从桑迪希换成了西布克恩)都是自1933年左右就加入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的老兵,一直在前线作战,他们的忠诚无可辩驳。希特勒听完后就中断了这次谈话。不久后,南方集团军群的新任参谋长冯·居尔登费尔特(Von Gyldenfeldt)中将试图在电话中向古德里安说明当前的危局,并再三请求允许SS第2装甲军后撤。古德里安始终只回答一句话,“元首决不允许未放一枪一弹就放弃每一寸土地。”希特勒的副官奥托·京舍中校回忆了这场会议决定党卫军命运的时刻:

会议一开始,希特勒老生常谈地提起了他的偶像——腓特烈大帝的种种事迹。紧接着话锋一转,又谈起了腓特烈大帝的禁卫军作战时如何的英勇,并且说腓特烈大帝会剥夺任何一个在战场上不战而退的部下的勋章。
这个絮絮叨叨的开场白没持续多久,元首将注意力转到了南方集团军群的战区上。在那里,SS第6集团军的攻势已经全面失败。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45年3月26日,我军的防线已经全面收缩。元首以最严厉的口气训斥了部队的指挥层,尤其是党卫军部队,甚至还包括他自己的近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

“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在了解到战场的实际形势后,早就对迪特里希一退再退憋了一肚子火的元首终于丧失了理智!他明白自己在战争的第六个年头里的最后一次豪赌已经输了个精光:“他们(武装党卫军)配备着最好的武器,由我最信赖的老战士(迪特里希)指挥着,却作出这样耻辱的龌龊勾当,他们不配佩戴我的名字!”
京舍本人就属于警卫旗队。他心灰意冷地在希特勒的写字台前坐下,开始不情愿地起草命令。希特勒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经过多次涂改和重写,京舍终于在纸上写道:“我命令:由于‘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没有完成我下达的任务,没有体现出我所期望的战斗精神,它没有资格使用‘阿道夫·希特勒’的名字。”希特勒显然察觉到了京舍的情绪,随后告诉京舍,他将直接同希姆莱谈。而此时的希姆莱,还没从被撤销维斯杜拉集团军群指挥官职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仍待在一所党卫军疗养院里。
不过,接到希特勒命令的希姆莱第2天就来参加军事会议了。会上,希特勒再次发泄了他对迪特里希和他的SS第6装甲集团军的怒火。他咆哮道:“警卫旗队再也不存在了!它没有资格使用我的名字!希姆莱,你去告诉迪特里希,如果党卫军各师继续后撤,我就没收他们的所有旗帜,收回军官和士兵们的勋章!”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吭声,只有失宠已久的戈林站了出来。他说党卫军各部,尤其是警卫旗队。自开战以来,作战都很英勇,损失也很惨重,已经经过多次重组了。他认为,这种处罚对整个战争期间一直在东线浴血奋战的党卫军师来说太严厉了。然后,戈林重点强调了这一切问题都出在那些指挥官身上,尤其是迪特里希。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戈林滔滔不绝地大放厥词,这惹得希特勒更加暴躁。他拿自己的命运同腓特烈大帝比较,七年战争中腓特烈大帝也因胆小处罚过许多军官。“腓特烈大帝也曾剥夺了‘腓特烈团’的团名、团旗和勋章!如果继续后撤,哪怕枪毙党卫队员,我都不会手软!” 结果在一连串毫无意义的讨论后,希特勒本人终于下令除去SS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SS第2“帝国”、SS第9“霍亨施陶芬”和SS第12“希特勒青年团”这4支装甲师官兵制服左袖袖口上的荣誉袖标(分别绣有“Adolf Hitler”、“Das Reich”、“Hohenstaufen”和“Hitlerjugend”字样)以及左臂上的SS鹰徽标志,同时取消所有计划于4月20日自己56岁生日时对武装党卫军官兵的晋升和授勋计划。元首还要求古德里安亲自去匈牙利视察一番,看看这个命令是否已经严格地付诸实行。古德里安当时就表示不愿意去,转而提议由希姆莱前往匈牙利,作为党卫队全国领袖他有这个责任处理这一问题。“一直到现在为止,希姆莱总是不准陆军对他的党卫军部队作任何的干涉。”古德里安后来回忆道:“现在他却想改变这个政策,希望我去做恶人,可是我现在手里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所以无法代劳。”
希特勒在稍后与宣传部长戈培尔的会晤中,后者见他气得两颊通红、全身发抖。希特勒举着拳头咆哮道:“如果我们输了这场战争,那就是迪特里希的错!”元首随即命令菲格莱茵和希姆莱立刻到他的办公室报道。在希姆莱与希特勒的密谈中,希姆莱并没有为他的党卫军做任何辩护,只是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几个小时后,希姆莱又坐上了前往匈牙利的专机,以监督迪特里希和党卫军各部是否已经执行摘除袖标的命令。之前,他先给迪特里希发了一通电报,通知了这一消息。
电文签署的是海因里希·希姆莱的名字。显然,这是阿道夫·希特勒是对武装党卫军各师丝毫不执行他的命令,并失去忠诚所给予的惩罚。在他看来,从布达佩斯作为要塞开始,武装党卫军就一再违反他的命令。他下令守城的2个武装党卫军骑兵师——SS第8骑兵师和SS第22骑兵师,到了最后竟然在他们的师长扎赫德少将和鲁姆赫尔少将的亲自指挥下突围,而没有与布达佩斯共存亡,这简直就是不把元首的命令放在眼里。
接着到巴拉顿湖战役,这是阿道夫·希特勒最后的希望。然而,苏军的顽强防御连这一点点最后的希望也不给他了,甚至连武装党卫军把自己7个装甲师中的6个全部拿出来,加上陆军的3个装甲师,共计9个装甲师实施突击,也没能打开局面。如此战局,让他无法承受。接下来,苏军在塞克什白堡和多瑙河之间实现突破,加之SS第5“维京”装甲师又一次不顾“塞克什白堡是要塞,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坚守”的命令而突围,彻底惹恼了阿道夫·希特勒。因此,他翻脸下达摘除臂章令成立情理之中的事,并非不可理解。
1945年3月27日清晨,05点00分到06点00分,摘除臂章令传达到SS第6装甲集团军司令部,SS第6装甲集团军司令泽普·迪特里希上将大为震惊。半天他才回过神来,下令只向SS第1装甲军军长普里斯中将和SS第2装甲军军长比特里希中将传达。不过,这道命令的副本也发给了南方集团军群,因而这道命令内容很快在全军传开。不仅武装党卫军各师长获知,就连团长甚至营长、连长也得悉了这道命令。到最后,在一线拼死奋战的武装党卫军各装甲掷弹兵也得知了这道命令。迪特里希上将对这道命令的唯一反应是:“这就是对我们6年奋战的报答!”
SS第6装甲集团军的作战参谋格奥尔格·迈尔回忆了这一党卫军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虽然事后我觉得自己措辞不对,但是我当时还是很自然地回答道,我们应该回电大本营,问问他们是不是也要把在巴拉顿湖和多瑙河之间那些战死的数千名党卫军官兵的袖标也摘下来。迪特里希颓然地看着我说道,不要把这份电文通知各军,稍后告诉下克雷默。等我回来以后,我再找你谈话。接着迪特里希蹒跚地走出了大门,上车离去。

一直到了1945年4月2日,迪特里希才在一次军事会议上道出了他对撤销“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称号的不满:“希特勒说我们胆小,我的部下有三分之二埋在了地下,他竟说我们胆小!” 在此之后,泽普·迪特里希给希特勒起草了一份火药味十足的回复,称他宁愿去自杀也绝不会接受或是执行这个命令。
此外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希特勒威胁要取消党卫军师的战旗,在4月初的时候,迪特里希派出2名军官找到了京舍,让京舍帮他们取出藏在总理府掩体里的“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的战旗——只有检阅时才扛它。京舍很爽快地在未通知希特勒的情况下,就把旗子交给了他们。这两名军官很快就把旗子送到了迪特里希那里,他的指挥部当时设在维也纳附近。
尽管迪特里希不愿意给他的部队再带来什么坏消息,但是这个命令最终还是到处都传开了。最大的原因恐怕是南军集团军群指挥部方面也收到了希特勒的这个命令,并马上向全军作了传达——国防军指挥官们都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战后巴尔克的总参谋长海因兹·盖德克将军回忆道:“第6集团军在获知‘摘除袖标令’之后,感到十分解气和满意!”

内容简介
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装甲师同“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以及“骷髅”师一起并称为党卫军三大王牌师,其中以“帝国”师历史最为悠久、军事素质最强。“帝国”师自诞生以来就以武装党卫军中的精锐自居,几乎参加了纳粹德国在二次大战中所有的战斗,享有“东线救火队”的荣誉称号。其先后在多位名将麾下作战,包括古德里安、曼施泰因、龙德施泰特等。同其他两个师一样,“帝国”师参加了德军在二次大战中几乎所有的重要行动,堪称一支完整展现了二战德军历史的精锐师团。
本系列图书原著为帝国师“元首”团团长奥托·维丁格,全面披露军事档案原文:信函、指令、战报、公告、致辞……权威引述德军上下各级公文;大量收录私人战时文件:回忆、日记、笔记、采访、照片……综合再现“帝国”师所有战斗!(全五卷,此书为最后一卷。)

海报:

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