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上海.pdf

最美的上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最美的上海》,上海从未被如此美丽多情地展示过!“老上海”黄石倾力倾情100余幅最美的上海场景!王安忆、孙甘露、陈村、陈丹燕、程永新、金宇澄、王寅、陈东东8位家喻户晓的上海作家诗人共同抒情,拨响上海的时间流水。从未有人这样画过上海,从未有这样的关于上海的集体私语。如诗如画,带你翻开上海的长卷,领略最美的上海。《最美的上海》,独一无二、有情有料的城市导览。最美的上海,在等着你走过去发现她。上海哪里最美,又是为何而美?外滩十里洋场、百年建筑、名人故居、现代风貌、情调马路……在充实的信息和沉浸的抒情描写中一一呈现。老上海们用图画和文字做你的向导,有熟知的上海地标,更有不为人知的上海秘境,让你走过的上海最为独特。《最美的上海》,一窥“在上海”的私人记忆。最美的上海,在等着你掀开时光抚亮她。上海在诉说什么,又是如何诉说?建筑背后的秘密、弄堂深处的事故、人来人往的日常、街头一瞬的惊艳……这里或那里,一个个“在上海”的私人记忆,组成上海的城市记忆。美景之处,更将时光和人情留下。在这个城市的娓娓道来中,撞上属于你自己的城市记忆。

名人推荐
这本书会流传下去,成为本城的一个信物。
——陈村
看黄石的画,感觉是在享用这个城市。
——孙甘露
黄石先生的绘本,有难得的沉静的笔触,绘画细腻唯美,带着古典主义的诗意和高贵。
——扫舍
三姐夫就像小时候弄堂里最会吹牛的隔壁小娘舅,在昏暗的路灯下蒲扇拍拍,讲得来有声有色,周围女小人目光中都流露出仰慕,男小人快点回去把爷老头子的香烟偷两支出来,给小娘舅殷勤点上。
——孔明珠

媒体推荐
这些熟悉的上海一隅,在三姐夫的画笔之下,栩栩如生,画进了这座城居者的心坎里,温柔地挠了一小下。
——《生活周刊》

作者简介
黄石
人称“三姐夫”。五十年代生于上海。自学绘画。当过公共汽车售票员、报社记者、编辑、上市公司艺术总监。
1989年成为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历年有绘画作品入选国家级展览。近年热衷插图及儿童读物的创作,出版有绘本《咪咪噜外滩迷失记》等。

序言
【前言】——陈村
黄石画得真是精彩!他的画笔下,是人所居住的上海,是热土。他不画宽阔得像飞机跑道的马路,也不画马路下面的勾当。他的路是可以散步的,见天见光有风有雨有雪,有景可看。建筑的好看轮廓犹如少女的体态,令人遐想。城市中的许多细节,吞吐历史,也吞吐情感。每条马路、每座建筑都有自己的故事。那些人哪里去了?
他特意画了路牌,大概是要告诉看官这便是今天的存在。有趣的是,有个热心青年在网上看到图画,找到实景拍下和画对照。
那么,欢迎您到上海来。欢迎在上海的您走一走这本书中的马路,凝神看一眼那些不朽的美,也将它们记下拍下。

文摘
版权页:

最美的上海

插图:

最美的上海

最美的上海

最美的上海

最美的上海

最美的上海

最美的上海

【此地是他乡】--孙甘露如果你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那么多少会有一点惘然若失的感觉,你在那里度过的岁月,就是你失去的最基本的东西。它们像沙子一样在你的指缝间流走,悄无声息。在你叹息它的流逝的同时,你已经忘却了曾经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消磨时间,艰难地打发它们的。拥有和丧失,时光硬币的两面,享有它也就是磨损它,直到有一天它不再流通。
再过五十年,杂志上也许会有这样的标题:上海人为什么迷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一如人们今天在问,上海人为什么迷恋三十年代?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着隐秘的对应关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 那么怀旧之风也许正是对未来的召唤。
追忆是永远不会碰壁的。它化解了人们面对现实时产生的诸多忧虑,这种优雅的伤感是作为一种弥补而存在的。
上海是一个城市,而不是什么人的故乡。或者按我引用过的话:“它只是一个存放信件的地方。”人们到来和离去,或者在上海的街头茫然四顾,你不能想象人们在死后把自己安置在一个信箱里。这里面当然有近一个世纪来的世事变迁所造成的影响,但这是上海这个城市的命运,如果我们无法聚拢在先人的墓畔,那么我们只能四处飘零。
我曾经幻想,有一天在上海之外的某一个地方,在下午宁静的阳光中,全然以回忆的方式书写那个人声鼎沸的上海。如今,这种幻想已经荡然无存,因为我逐渐地明白,我一直就在上海之外的某个地方,比任何地理上的位置更远,由时间以我所不自知的方式令我无穷地思念它,而缓慢地失去对上海的触觉。
在文学中,那个身体的、本世纪的上海从未显著地存在过,而在这个无以名状的世纪上海就要带走它所有的气味、肤色、彼此交错的眼神和神经质的但是低调的生活。也许就是这种在文学中从未建立起肉体感觉的生活(拉什迪曾经痛切地陈述过远离故土而使肉体感觉中断所带来的伤痛),使我们天然的精神分裂式的生活在若干个不同的时空中,使一切生活都变成了预设。而一切体验都变成了对预设的体验。由此,上海变成了一个人们在潜意识里想要在经济上攻占,而在文化上舍弃的城市。一种文化上兼收并蓄的幻觉从未如此耀眼地成为我们生活的光环。人们依然没有找到他们自己的调性,你去看一下充斥于世的比老建筑更加陈旧的新建筑,就可以知道,依附于此的生活将会更多地依赖于破坏。
事物会在转瞬之间变为记忆,从而期待人们重现它的努力。伟大的马塞尔·普鲁斯特更使我们为自己的一知半解找到了逃避的理由。对记忆的崇尚使我们失去了接触事物的能力,而记忆修改事物的能力,使我们更加沉溺于此。生活是第二位的,而关于生活的支离破碎的新教条是第一位的。
这是一个向内翻转的时代,从未有一个时代人们的内心像今天这么丰富、深邃,一直深到不可测知。
【上海是一部喜剧】--王安忆这些男和女,在一处上演的,必是喜剧无疑了。剧情呢,大致是像《新民晚报》“蔷薇花下”栏目刊登的那种。比如有一老伯,去迁他亡妻的骨灰,想到他亡妻是个喜欢热闹、广交朋友的人,便考虑会把旧邻鬼魂带到家中来,回家中转时,特意将骨灰放门外自行车上,不让野鬼进房,不料骨灰盒却叫小偷偷去,当作个万宝箱。又有一壮年男子,为试验妻子对自己的感情如何,在家蒙了白被单装死,好听老婆哭几声,却吓着放学回家的独生子,转身没命地跑,便起身追赶,叫:无须跑!自然越追越跑,终至跌跤破头,夫妇再带孩子去医院包扎。再则,一售票员见一少年乘客携一猴子上车,十分激动,诚请多坐一圈车程,他可让其免票。还有一妇女立于车内,有儿童站起让座,称她“阿婆”,坚执不就座,待有人称其“小姐”,则欢天喜地地坐下,等等。就要是这一类的,你可说是荒唐,荒唐就是荒唐,可是带劲呀!勃勃然的,出些小洋相,又无碍于你我。是不登大雅之堂,可本来就是“大世界”,那样的人多又杂的戏院子,小舞台上的戏。说喜剧也许太过郑重,那么就是俗话里的:滑稽戏。
配乐可以不拘泥,哪个时代的流行曲都可以,只要是流行,人人会唱,尤其是那类雅一点的,甚至悲一点的。比如《梁祝》的“小别重逢梁山伯”,比如“问紫鹃,妹妹的花锄今何在”,比如“毛主席呀毛主席,你在我的心中,我的心中”,重点是在后边半句,是小流氓在街头对着过路的阿妹唱的,还有,一张旧船票能否搭上当班的客轮之类。滑稽的人生里。也是含有世事的苍茫,但决不因此而凄凉下来,而是热心热肺热肚肠。
总之,我就喜欢上海的谐谑成分,所以,要我来想象上海,就是把这些单挑出来,放大,突出,拼接,搭起来。
【陈村书房】
上海一家报纸,专门拍摄本地有趣的书房。学者名流,各有千秋。但他们一直忽略了陈村的书房。
自从“陈村”笔名出来,“杨遗华”这本名逐渐被人遗忘;后来大家都叫他“村长”,于是“陈村”这名字也渐渐叫得少了。一村之长总要有块自留地,耕耘、收获、自得其乐,都在这书房里。
村长极少在书房待客,堂皇的借口是“空气不好”。书房里淤满陈年烟灰,架上书籍一律熏得焦黄,撕一页卷一卷,可以直接当烟抽。其实他是要捍卫自己的私人领地,只有在书房里,可以蓬头、赤膊,肆无忌惮地抽烟喝酒。
朋友中只有一毛这样的妙人,才可进来摆弄相机镜头底片;或是吴亮这样熟不拘礼的老兄弟,才可在书房小床上歇个午觉。偶尔也有美女们叽叽喳喳拥进来,在满桌的移动硬盘里找出、拷走自己的玉照,顺便把主人的拍摄水平臧否一番--这是美女们的特权。
书桌底下常年备一纸箱,天热装啤酒,天冷装黄酒。夜深人静,主人随手摸出一瓶,独酌一番。直待酒劲豪情一齐涌上头来,就把酒瓶一搁,开始上网寻人相骂。
【江苏路285弄】
江苏路285弄像英文字母 L,长的一竖通向江苏路和愚园路,短的一横通向镇宁路。长短线条的交叉处就是28号,张爱玲的后妈就曾经在此居住。 江苏路285弄全部是独立的花园洋房,28号一度引为话题的,是张爱玲笔下的弟弟张子静,一个红鼻头瘦老头。张爱玲把弟弟描述成一个窝囊废。张子静一直在郊区的中学教英文,退休后没有方向,一直也没有女人。后来有心人协助,张爱玲后妈身后的这间十平方多一点点的房子因此给了他栖身。玻璃窗都用报纸糊了起来,一只古董级的黑白电视机“霎发霎发”。张子静一件灰色中式棉袄,抄着一只空瓶,到弄堂口小店换一瓶低价的葡萄酒。
那时候,已经有张迷来瞻仰28号,有些台湾张迷,由圈内人带着,恍恍惚惚的,走进285弄,以为有什么灵异出现,眼前除了老洋房的骨架还在,一派衰颓。那些人多多少少给了张子静一些钱,让他过得好一点。
号这幢房子在285弄里有点不合流,其他小洋房风格显著,细节还可以略观一二,28号平实许多。方方正正,没有什么凹凸,三楼带坡顶,是吴征家的。整幢房子最早的主人是上海滩大亨虞洽卿,后来给美国人开私人医院,上世纪40年代陆续有人搬进来。其中包括张爱玲的父亲和后妈。
我们都叫老太太姑姑,张爱玲将后妈描述成一个恶妇,她的文字力量太大,无以辩驳。其实姑姑是一个非常高雅的老太太,我对她用高雅一词,尚觉无力。姑姑极有风度,面容端庄,皮肤是那种几代人过好日子积累下来的白皙。孤身一人,却把日子过得稳稳当当。和邻居合用一个保姆,冲冲热水瓶,磨磨芝麻粉。她很喜欢弄堂里乖的小孩,把他们叫来,给他们吃蜜饯、糖果,冲芝麻糊。我在信箱的玻璃小窗口看到一封给她的信,写着“孙用蕃收”,我很纳闷,女人怎么有这样的名字。那是寄卖商店寄来的,说某件裘皮大衣已经出手。
年代以后,弄堂的衰败加速了,姑姑的身体也衰弱下去,家具也越来越少。她一直是靠变卖家产来维持。早先,姑姑的房间虽挤。家私都是吃价钱的老货,座钟、照相架子都精致美观,连盛芝麻糊的碗盏、调羹都要甩新天地T8几条横马路。有一个时候抄家物资寄卖商店都消化不掉,姑姑的这点东西也三钿不值两钿。
再后来,在弄堂里碰到姑姑,我不敢认她了,她已经半盲,五官都走位了,眼睛上敷着怪怪的东西,用一点点余光看人。手里的“司滴克”( 手杖 ) 依然是老货。她叫了我的小名,“你认不得姑姑了。”她说。
“认得认得,姑姑你好吗 ?”
“好不了了,好不了了。”姑姑讲的还是标标准准的北京话,非常标准,不是那种胡同串子的京腔,偶尔带几分苏州音。她走路的姿势也变了,像一只断脚蟹,也没有人扶着。
她死在1986年,后来才知道,姑姑的父亲孙宝琦做过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总理。她嫁给张爱玲的父亲张廷重时已经三十多岁了,抽鸦片,不育。张廷重当时还有十九处不动产,金元券时候听了蒋经国的话,交出硬通货和贵金属,结果一路败下来,到住进285弄28号,几乎败光了。28号的这间房子里死过张家3个人,张爱玲的爸爸,张爱玲的后娘,张爱玲的弟弟。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上海的浪漫长卷,看见我们心中的上海。

画最美的上海——“老上海”黄石看了这城市半辈子,画笔捕捉100幅经典的上海场景;
写最美的上海——王安忆、孙甘露、陈村、陈丹燕、金宇澄深情书写的上海记忆;
颂最美的上海——王寅、陈东东用诗歌唱吟的上海情怀;
忆最美的上海——《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娓娓道来上海的文学地图。

你熟悉这些地标,便为你留下心动一瞬:外滩的景观灯亮起来的那一刻;南京路下雨天的场景;新天地的露天咖啡座;朱家角里的放生桥……
你沉醉这次散步,便为你标出诗意的街:武康路上重温电影场景;东平路看阳光跳舞;昌平路上踩着薄薄积雪……
你不知这些故事,便为你道来私家回忆:张爱玲的弟弟从弄堂深处走来;陈村的书房里一窥作家的生活常态;平安电影院里老克拉年轻的爱情……

有你熟知的上海地标,也有不为人知的上海秘境。
有让你心动的城市美景,也有美景背后的记忆和故事。
从未有人这样画过上海,这是你能想象到的最丰富的上海。

海报:

最美的上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