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宋词里邂逅最美的爱情.pdf

在最美宋词里邂逅最美的爱情.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在最美宋词里邂逅最美的爱情》宋词,美得令人窒息;爱情,美得令人陶醉。史上最好的爱情古词,带你走进最浓清蜜意的的爱情世界,丰富的情感溶化了时间的久远,飘逸激扬的文字倾诉了才子佳人的离情悲欢,那一幕幕凄美的旷世之恋,清新而浪漫、纯真而唯美。宋词是一朵情花。无论是才子佳人还是市井百姓,达官显贵,他们的爱情都是平等的,他们都在这一字一句间释放情感,让最美的爱情悠游其中。宋词与唐诗是中国古代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两颗巨钻,与唐诗并称双绝。在文学的阆苑里,它以姹紫嫣红、字字珠玑、千姿百态的风韵俘虏了一代又一代爱词之人。古典才女宋默守宋词的清韵,解读史上最好的爱情古词,以现代视角解读爱情与婚姻的各个侧面,引经据典,文风堪比白落梅、安意如!在最美的宋词里邂逅最美爱情,让唯美清丽的文字,写尽宋词的温柔与缠绵、深情与哀愁。

媒体推荐

读书三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国维《人间词话》
宋词
一如摇曳在春光中的花朵
无需解花语
一缕花香自会迷人醉
待细嗅花香之后
那说不出、理还乱的爱与恨,情与仇,悲与欢,离与合
便在你心里生根,发芽,开花,再也驱除不掉
纵容是昙花,只给你瞬间的温柔
也情愿默默守候

作者简介
宋黙,一个游走于现代生活中带着桃花源气质的女人,喜欢古典文学,喜爱低调生活,虽无倾城美貌,确有倾国之才。她文风多变,在柔弱的外表下有一个狂野的心,因而她的文风颇有“汉”味。

目录
目录


晏殊:当时共我赏花人
晏殊:昨夜西风凋碧树
晏殊:鸿雁在云鱼在水
林逋:罗带同心结未成
范仲淹: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张先:闲花淡淡春
张先: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张先: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晏几道:长记楼中粉泪人
晏几道: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不眠犹待伊
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今宵酒醒何处
柳永: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欧阳修:人生自是有情痴
欧阳修:楼高莫近危阑倚
欧阳修:庭院深深深几许
宋祁:肯爱千金轻一笑
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
苏轼: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苏轼:三十年前,我是风流帅
苏轼:共粉泪,两簌簌
苏轼: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
苏轼: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苏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
苏轼: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秦观: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秦观: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秦观:多情但有,当时皓月
秦观:一帘幽梦,十里柔情
秦观:雾失楼台,月迷津度
贺铸:谁复挑灯夜补衣
贺铸:锦瑟华年谁与度
周邦彦:纤指破新橙
周邦彦: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仲殊:残阳酒醒,一棹天涯
李之仪:只愿君心似我心
李之仪:不见又相思,见了还依旧
李清照: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辛弃疾: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赵令畤:断送一生憔悴
司马槱:檀板清歌,唱彻《黄金缕》
姜夔:淮南皓月冷千山
姜夔:长记携手处
谢希孟: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
朱淑真: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朱淑真: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
朱淑真:断肠芳草远
朱淑真:剔尽寒灯梦不成
严蕊: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聂胜琼:况谁知我此时情
陆游: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序言
序 断肠草,情花毒

断肠谷,断肠崖,情花。
“花瓣的颜色娇艳无比,似玫瑰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艳”,这是金庸对情花的描述。中了情花毒的人,心中只要存有爱念,便会毒发,痛苦之极,直到死去。杨过身中“情花”毒之后,心中一旦思念小龙女,胸口就会像给人用大铁锤猛击一样。解药在哪里?读者会为那有情人而心急如焚,希望金大师能够立刻大发善心,发明一种起死回生的解药。
天竺神僧在临死之前发现了解药。那就是生在情花旁边的断肠草。一般人见到断肠草,必然以为那是比情毒更巨的毒,哪还敢服下?然而,彼时是毒,此时却是解药,彼时是解药,此时却是毒草。这分明是在说爱情呵。相爱时,爱是蜜糖,散场时,爱就是毒药。只有经历了那肠断的岁月,方能渐渐从情爱的泥潭中爬出来。
那么,情花在现实中到底存不存在呢?据资料显示,白色的曼陀罗又称情花,原产印度,主要成分为莨菪碱、东莨菪碱及少量阿托品,如用酒吞服,会使人发笑,有麻醉作用。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华佗发明的麻沸散的主要有效成分就是曼陀罗。故曼陀罗又名“醉心花”。所以,现实中的情花是不分有情还是无情的,只要过量服下,人人都会“醉心”而死。所谓“情花”只存于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可“情”却绝对是一种毒,比所有毒药还要毒的毒。
断肠草又名相思草,南朝梁任昉《述异记》卷上:“今秦赵间有相思草,状如石竹而节节相续,一名断肠草,又名愁妇草,亦名霜草,人呼寮莎,盖相思之流也。”情花可以解毒,那什么又能解那断肠之痛呢?
断肠草,没有解药。元好问曾为一只为情赴死的大雁写下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句子:“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雁尚有情,更何况人乎。古往今来,为情而死的人就更多了。因为中毒太深,唯有死可以解断肠之痛了。
情花虽毒,但对无情的人,却一点作用也没有。可惜,谁敢说自己一点情没有呢?便是最恶的人,也是有情的,或者说,作恶的源头也不过因为被情伤得太重,以至于因爱而生恨罢了。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随意翻开一本宋词,一阕阕精致绝美的文字,一段段悲欢离合,一场场离愁别恨,一幕幕接连上演。一部宋词,便是一部情史、一部红楼,写尽红尘心事,写尽小儿女情态。那里的男女,在红楼中都能找到他们的影子。无论是孤守也好,是偷情也罢,是相思也好,是决绝也罢,是无情也好,是多情也罢,都能在宋词里,留下情爱的每一片痕迹。
宋词那么美,爱情那么美,但我们总是不明白,为什么痴情者的结局总是分开,为什么有情人总是不能成为眷属。这似乎成为一个悖论,没有人能解。即使在随时都可能发生爱情的现代人身上,爱情,也常常是相似的结局。
我们读过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读过欧阳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庭院深深深几许”……相思语,最断肠,每一句每一声都足以让人疼到手指尖。
爱上宋词,怎能不爱上那千古绝唱的爱情故事?爱情是开在尘世间最美的花朵,我们被宋词凄婉华美的文字所迷醉,一如看见春光中的花朵,不需解花语,单是那花香就会使我们迷醉。待你徘徊其中,随它一番吟风咏月之后,就会发现,你已经不知不觉地中了“毒”。那毒虽不会令你立即致死,却会让你心痛不已。那说不出、理还乱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自此便在你心里生根,开花,再也驱除不掉。宋词,是情花,也是断肠草。
年少轻狂时节,我们都曾中过宋词的情毒,都曾被情花的刺扎到。我们在爱情里迷惑,难道爱情真的只能是情花上的刺,那美丽的花朵不过是一个蓄意的阴谋?其实,爱情本身既非情花,又非断肠草,正如幸运金币的背面是不幸,爱的另一面就是恨,相守的另一面就是相思。相聚的另一面就是分离,就看我们愿意将金币翻向哪一面。如果你不幸中了情花毒,也只需以岁月为酒,服下它,待亲自挨过那断肠的痛楚之后,必会获得属于你的那一份成熟与淡定的幸福

文摘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随意翻开一本宋词,一阕阕精致绝美的文字,一段段悲欢离合,一场场离愁别恨,一幕幕接连上演。一部宋词,便是一部情史,一部红楼,写尽红尘心事,写尽小儿女情态。那里的男女,在红楼中都能找到他们的影子。无论是孤守也好,是偷情也罢,是相思也好,是绝决也罢,是无情也好,是多情也罢,都能在宋词里,留下情爱的每一片痕迹。
宋词那么美,爱情那么美。但我们总是不明白,为什么痴情的结局总是分开,为什么有情人总是不能成为眷属。这似乎成为一个悖运,没有人能解。即使在随时都可能发生爱情的现代人身上,爱情,也常常是相似的结局。
我们读过宋词,读过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读过欧阳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庭院深深深几许”,读过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相思语,最断肠,每一句每一声都足以让人疼到手指尖。
爱上宋词,怎能不爱上那千古绝唱的爱情故事?爱情是开在尘世间最美的花朵,我们被宋词凄婉华美的文字所迷醉,一如看见春光中的花朵,不需解花语,单是那花香就会使我们迷醉。待你徘徊其中,随它一番吟风咏月之后,就会发现,你已经不知不觉地中了“毒”,那毒虽不会令你立即致死,却会让你心痛。那说不出、理还乱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自此便在你心里生根,开花,再也驱除不掉。宋词,是情花,也是断肠草。
年少轻狂时节,我们都曾中过宋词的情毒,都曾被情花的刺扎到。我们在爱情里迷惑,难道爱情真的只能是情花上的刺,那美丽的花朵不过是一个蓄意的阴谋?其实,爱情本身既非情花,又非断肠草,正如幸运金币的背面是不幸,爱的另一面就是恨,相守的另一面就是相思。相聚的另一面就是分离,就看我们愿意将金币翻向哪一面。如果你不幸中了情花毒,也只需以岁月为酒,服下它,待亲自挨过那断肠的痛楚之后,必会获得属于你的那一份成熟与淡定的幸福。

1. 晏几道:犹恐相逢是梦中
鹧鸪天
佳会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小山一生下来,父亲就给他一个装满了财富的背囊,他一路挥洒,背囊越来越瘦,情却越来越满。十八岁那年,那个任由着他性子挥霍青春的靠山倒了,从此,“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邱,身亲经历”,从云端跌入凡尘,他饱谙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却仍不改痴癫的性子。他不为自己的身世悲,不为官场的失意悲,亦不懂利用父亲生前织下的关系网去谋权谋利,他悲的,只是莲满怀鸿苹云四个歌女的命运发出悲叹:《小山词自序》记述:“而君龙疾废卧家,廉叔下世。昔之狂篇醉句,遂与两家歌儿酒使,俱流传于人间。”
屋漏偏逢连雨,陈君龙病倒了,沈廉叔去世了,那些歌女也随风飘散。家道中落,佳人尽散。小七和小苹就这样分开了。一别,就是经年。数年之后,他居然在一次酒宴上意外地遇着了她。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恰同学少年,那一年,青春年少的她亲自端起玉杯向我敬酒,她洁白的手指在彩袖中半隐若现,我真想拉住她的手啊!为了博红颜一笑,我拼命往死里喝。玉钟,玉制的酒杯。亦用作酒杯的美称。
爱拼才会赢,小山好用“拚”字,如:“相思拚损朱颜尽,天欲有情终归问”,“已拚归袖醉相扶,更恼香檀珍重劝”,“拚却一襟怀远泪,倚阑干”,“难拚此回肠断,终须锁定红楼”,“才听便拚衣袖湿,欲歌先倚黛眉长”等。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他和她跳舞跳到很晚,晚到什么时候呢?跳舞跳到“杨柳楼心月”都低低的沉下去了,唱到连桃花扇都没力气扇风了,可谓是通宵达旦。不说天亮了,却说月亮低了,不说人累了,却说扇子没风了。
这些青春美好的岁月,真是让人怀念呵。他说道。
怀念又有什么用呢?毕竟,都过去了。可是,毕竟,存在过。人生的邂逅一场接着一场,唯有这一场,是属于我们两个的。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经常在梦里同她见面。有一次,她站在桃花树下,他伸手牵她,她笑起来,身后,突然降下一场盛大的花雨,他和她一起在花雨里转呀,笑啊,笑啊,转啊,后来,他发现只有自己在转,在笑,她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他醒了,指尖似还有她的温度,心里簌簌地抖,喉间还堵着未发出的笑声。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小山举起银灯,照了又照。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弄明白,这是梦境还是真实的相逢。搞不好,这场故人邂逅本身就是一个梦境的记录。只是,梦境太真实,连小山自己也搞不清了。
今日相见,二人容颜到底有了些变化,小苹是否还穿着心字罗衣?不得而知,只是那不停的照见中,我们能体会到那悲喜交加的滋味。
回忆越是美好,心上的痛就越多,眼前的相逢就越让人感伤。当年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日子,已是黄粱。当年的贵公子与昔日歌女竟共为天涯沦落人。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后半阙)曲折深婉,自有艳词,更不得不让伊独步。视永叔之‘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倚阑无绪更兜鞋’等句,雅俗判然矣。”

内容简介
《在最美宋词里邂逅最美的爱情》一部宋词就是一部情史。在爱情中受伤的现代人,都可以在宋词中寻找到疗伤的解药。宋词,虽不能抚平爱情的伤口,却能安稳我们的心灵。宋词是继唐诗之后的又一文学体裁,与唐诗并称双绝。可以配乐演唱。宋代重文轻武的国策,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词作者,青楼文化更成为催生宋词的土壤。邂逅最美的宋词,邂逅最美的爱情;聆听缓缓而吟的诗意与柔情,品味字里行间的美丽与哀愁。

海报:

在最美宋词里邂逅最美的爱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