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的自我开战.pdf

灵性的自我开战.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灵性开悟系列第二本重磅推出!一本兼具麻辣灵性理论和实操灵修工具的好书!张德芬、伊能静、郝蕾、鲁宓最印心的书!怪杰觉者杰德•麦肯纳,继《灵性开悟:不是你想的那样》之后,再度投下震撼弹,彻底动摇你的灵性观点、你的世界!

名人推荐
这本书的口味比较重,真的非常好看,精彩万分。对我个人来说,它像一枚震撼弹,完全动摇了我的灵性观点和世界。而且,他在书中详细说明了“祈祷”和“显化”的差别,指出心想事成的真正境界和到达的方法:“宇宙给的,就是你想要的,那么你想要的,宇宙就会给你。”这正是大多数读者心所向往的!

——身心灵作家 张德芬

《灵性的自我开战》这本书就像修行过程中的一面镜子、一台测谎仪或者一位导师,让你不断看清真相是什么。有了这本书的提醒,你可能会有些难受,因为你可能正依赖于某种灵性课程的救赎,或者刚刚找到一种可以掩盖旧伤痕的信仰模式。这些不是错的,只不过也是过程而已,我们最终要到达的终点是开悟,而不是进入另外一个虚幻的貌似美好的梦境。所以,快快读起《灵性的自我开战》,在更加清醒的状态下选择开悟!
——著名电影演员 郝蕾

身为开悟者,杰德是已经解甲归田的老战士,而我们是还没真正上战场的菜鸟,所以在心态与看法上都有很大的差异与矛盾,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下了水之后不论如何也都无法放松自己,让水的浮力自然发挥作用。
——《灵性开悟》译者 鲁宓

作者简介
[美]杰德•麦肯纳(Jed McKenna)
一个并不符合所谓“灵性老师”形象的灵性老师,喜欢打电动、骑越野车、跳伞、读惠特曼的诗。他在美国的爱荷华州有个道场,有许多学生,还写了“灵性开悟三部曲”,本书是三部曲的第一本。

目录
导读 / 1
1 开悟史上的伟大时刻 / 1
2 永恒的时间与无限的空间 / 10
3 真相的全貌 / 18
4 简短的回顾 / 21
5 简短的预览 / 32
6 活出梦想 / 38
7 成虫 / 48
8 乌托邦 / 58
9 敌托邦 / 59
10 短视症 / 60
11 大麦克攻击 / 67
12 这句子是错的 / 77
13 一切皆真 / 87
14 盲人的国度 / 89
15 显化命运 / 101
16 没有角色的演员 / 111
17 识字的文盲 / 120
18 灵性失调 / 130
19 我,见证者 / 139
20 觉醒部 / 151
21 平凡的超能力 / 164
22 祈祷的力量 / 175
23 最美好的世界 / 184
24 幻相的三脚凳 / 190
25 另类族群 / 199
26 嘉年华会 / 207
27 后妊娠期 / 218
28 宣战 / 232
29 不自由,毋宁死 / 243
30 献给一位朋友的挽歌 / 256
31 鸭语 / 258
32 驯魔者 / 266
33 纪念死神 / 277
34 生存,或死亡 / 287
35 终极禁忌 / 292
36 再简单也不过了 / 298
37 尾声 / 312
38 永恒的虚无:启悟后的光景 / 317
跋 / 322

序言
导读
一本兼具麻辣灵性理论和实操灵修工具的好书

身心灵作家 张德芬

杰德•麦肯纳的第一本书《灵性开悟:不是你想的那样》出版之后,得到了很多热烈的回响。原以为这是一本比较冷门的书,因为它基本上是“反灵修”的,我担心会引起灵修人士的抗拒,没想到,更多人是张开双臂欢迎它。我想,或许很多在灵修道路上的人是真的想看到实相、真相,而不是光想要拿“爱与光、和平与安宁、慈悲与奉献”来掩盖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吧。
而现在,杰德第三本书《灵性的自我开战》出版了。顾名思义,这就是一本会引起更多争议的书(原书名为“Spiritual Warfare”,直译的意思是“灵性战争”,而“灵性”与“战争”根本就是两个反义词嘛)。作者在书中的麻辣程度加重到令人捏把冷汗,他痛斥一些灵修界的怪现象,我也在被骂的行列中,但我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真实与正确的成分居多。
中文版之所以会先推出他“灵性开悟三部曲”的第三本,而把第二本放在后面才出,主要是因为第三本的口味比较重,真的非常好看,精彩万分。对我个人来说,它像一枚震撼弹,完全动摇了我的灵性观点和世界。而且,他在书中详细说明了“祈祷”和“显化”的差别,指出心想事成的真正境界和到达的方法:“宇宙给的,就是你想要的,那么你想要的,宇宙就会给你。”这正是大多数读者心所向往的!
杰德这次在书中再次强调,灵性开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假我(我执)的彻底消融。但在灵性市场上,有太多宣称自己已“开悟”的大师。我同意杰德的说法:“没有任何领悟、洞见或顿悟能在一瞬间将假我扫除殆尽,凡是自称瞬间觉醒的,其实正是最深陷于幻觉的人。”这些大师也许有很好的领悟——宇宙智慧的大门在某个瞬间为他们开启——所以说得出舌粲莲花的法与道,但他们的我执还是非常强烈,强到他们自己的眼睛都被蒙蔽得看不见了。
杰德形容得很好:

我的前债券经纪人有超过30次直接与神之心智结合的经验,但如今他只是个一般人,过着推销产品与往返于上下班路上的平凡生活。所以在我看来,假如这个状态无法恒久持续下去,那它应该什么狗屁都不是,只能算是游乐场里的一项设施罢了。

他在本书中再次深刻描述我们每个人都深陷我执牢笼中的状态,更可怕的是,我们都是眼睛闭起来,自愿被囚的——被自己的无知和恐惧所奴役,无法逃脱。他说:“很少有人能了解何谓天堂与地狱,他们让自己在地狱里腐烂,却从不明白活在天堂是与生俱来的权利。世间没有任何自由比得上挣脱我执的束缚,然后与当下如是(what is)和谐共存。”多么一针见血的说法啊!
他也指出,由凝固的情绪能量所形成的硬壳,是阻碍我们获得自由的最主要原因,所以我们必须敲掉这些硬壳,方法就是:“我们应该解除所学、放下、简化。我们以为自己的目标是要成为某个人物(become someone),但唯有当我们什么都不是(become no one)时,宇宙才会属于我们。”这个时候,就是他说的,我们会与宇宙同频共振,然后自然而然就能心想事成。
接下来,他提到了“祈祷”(pray)和“显化”(manifestation)的不同:

祈祷具有特定性。你想要某些事物,便开口要求,但显化并非针对特定目标,它不只是关于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是跟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做事的方法、你是谁,以及你在世间如何做人处事有关。显化是关于如何塑造梦境状态,以及在自我与非我毫无缝隙的汇流处自在生活。它消除了做梦者与梦境之间的界线。你不只显化出一辆车或一双新鞋子,也显化了自己,其余的一切会自然且轻松地随之展现。
我们一直误以为心想事成就是用心去想、去发愿、去祈求,这是很大的谬误。心想事成的前提是,你要消融自我和无我之间的分隔,活在一个融合的状态,成为一个人类成人(他在书中多次提到)。那么,当你想要某件事情发生时,就去采取行动,然后宇宙就会回应你。杰德说:“你展现了明确的意愿,不只透过言语或想法,而是透过行动。当我们这么做时,宇宙很自然地就会比平常更柔软,开始重塑自己来顺应我们的需求,反之亦然。当自我与非我之间那个被感知到的分界开始消融,这个情况便会发生。”
他在书中也用了很大的篇幅帮助我们检视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不是我们选择的,或我们想要的。他建议大家要去重整自己和父母的关系,为自己划清界限,而不是透过别人来决定、选择,或是任由二手资料操控我们,把我们变成自动化模式下的机器:“是谁刻意选择被锁链绑住?是谁选择了婚姻、养儿育女与事业?是谁自愿在消费社会债台高筑,浪费自己毕生劳动的成果,沦为各种有形物质与企业的奴隶?是谁选择把闲暇时光都用来处理杂务、做家事与看电视?谁决定吃进有毒食物,住在充满中毒人们的有毒环境里?谁选择从出生到死亡都过着预先设定好的人生?谁选择进入这种悲惨、卑微又负面的梦境里?当然,这种单调沉闷、追逐物质的生活或许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如果我们真的有选择的话。但我们没有。这就是所谓的无意识:在梦境中沉睡。我们一头栽进已经为我们准备好的人生,就像小孩子早上醒来发现妈妈已经为他们准备好衣服。没有人真正自己做决定。我们不是藉由选择来过生活,而是按照既有的方式度日。我们扮演生来就要扮演的角色,并未去过属于自己的人生,而是丢弃了它们。我们之所以丢弃,是因为不知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对更好的选择一无所知,是因为我们从未探问。我们从未质疑或有所怀疑,也从未挺身抗议,从未画一条界线。我们从来不曾在年轻时对父母、灵性导师、老师或其他任何人,提出一个简单、诚实且直接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必须在其他所有问题提出之前先被回答:‘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这样就足以让他们毙命。不需要动刀动枪,而是运用你的思想、诚实与率直就能办到。这就是你观看、你看见的方式,也是你画一条界线的方式。”
这一段读起来真是十分麻辣精彩,却也精准到位。我们从未质疑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不是自己选择的、想要的?我们是否一直在迎合父母、家庭、社会、学校的价值观和要求,却从未发现,这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有权利去选择、去决定?等到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我们已经深陷其中,想要抽身而出,可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就像书中的丽莎一样。但是,知道自己被囚禁,就是迈向自由的第一步,永远不会太迟。
像这样的精彩段落,书中比比皆是。不过,在杰德嬉笑怒骂的文字当中,还是有非常具有建设性的主张和脉络可循。我可以归纳出他觉得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我思故我在。”这个“思”,不是胡思乱想的思,而且看起来跟很多灵修法门强调的“无念”抵触,但真的尝试去达到“无念”状态的人都会沮丧地承认,我们的脑袋无法达到无念,最多只是顽空。无念的状态是当我们明白一切,再也没有问题时,脑袋自然而然会安静下来,没有东西可以琢磨了。所以,杰德所谓的“思”,是他非常强调的独立思考,认真地张开眼睛去看,而不是听信专家、权威的话。他在第一本书中提到“灵性自体解析”,这是思考的工具,是可以解构一切谎言的工具,“灵性开悟三部曲”的第二本书里有一个详细的范例,介绍这个方法的整个过程。
此外,他在本书中还提到一个重要的修炼方法:纪念死神,也就是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终究会死的事实。他说:“让自己接近死亡。每一小时、每一天,你都要让自己沉浸在对死亡有所觉知的心态中,察觉时间的飞逝、时钟的运行,察觉每过一天就消失了一天,你的每次呼吸都代表又少了一口气。要以星期或月,而不是以年为单位来计算生命,清楚地记录生命的流逝。每天早晨花一点时间沉思何谓拥有崭新的一天,将‘直到死亡降临,我们才如梦初醒’刻在浴室镜子上。对死亡的沉思、对自己必死这个事实的沉思,是真实且强而有力的静心。察觉死亡就是真正的坐禅,是普世的灵修方法,是每个人唯一需要且应该好好修炼的功课。所以,是的,你们应该尽最大努力把这种充满生命的觉知带入自己的生活中。当你看着钟表,坐下来享用食物,或者进入浴室时,都要养成思索死亡的习惯。每天花点时间单独散步,好好地思考可以活着、走路、看见、听见及呼吸的意义何在。这不是某种练习,不是某种你试图让自己相信的肯定信念,而是很真实的东西,是你所有思想与行为的核心。如果你知道自己明天会死,你今天会做些什么?然后,你干吗还不去做?”
有些人或许会觉得杰德的书过于黑暗、消极,但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他在光明的彼岸(因为他的眼睛打开了),看我们这些在黑暗中的人(因为我们的眼睛是闭着的),说出来的东西当然不会好听。但仔细探究,他的说法跟其他许多古老教派与典籍的教导其实并没有差别,只是他比较赤裸裸、血淋淋——因为没有经过包装,而且他没有在前面吊了一根胡萝卜诱惑我们,也没有承诺后面会给我们糖果吃。他说:“‘我们的共识现实其实是梦境状态’这份理解是无法被摧毁的。人生不过是一场梦,所谓的现实其实缺乏根基。由于你的眼睛闭着,所以会觉得不满意,但睁开眼睛的我却发现它是令人喜悦的、神奇的、荒谬的、互动性高、充满挑战、神秘、顽皮且短暂。你想要答案,但其中没有答案,只有信仰,而你若想觉醒,无论是在梦境状态之内或跳脱其外,信仰都不会是你的朋友,它们只会阻拦你。要求答案与解释是自我用来拖延的诡计,你可以停止这些我执的要求,融入这个你所归属之处,信任、臣服、放下。虽然你听不见,但有个时钟一直不停地滴答响,而你并不知道自己还剩多少时光。仔细倾听那个滴答声,游戏已经开始了,无论你是否参与其中。”
最后,他还提出一个灵修界很熟悉的练习法门:见证(witness),就是自我观察的意思。
“说到底,唯一的灵修练习就是观察:看清楚事物的真相。这就是灵性自体解析,一个帮助我们看清楚的工具,让我们的脑袋发挥到极致。在见证过程中,你要稍微保持距离,这样你就不只是在过生活,同时也能观察它。这不是像写日记那样的反思,而是在发生的当下进行,在每个瞬间。就像此刻,我坐在这儿跟你说话,但我也处于公正观察者的见证模式。我不完全是戏里的角色,也是台下的观众。我很清楚自己正在台上表演,而我有点疏离地旁观着自己的演出。”
用演员的心态而不是角色的心态冷眼旁观自己的生活,倒是一个挺好的自我观察方法,而且杰德还建议,要去解构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退后一步观察它,从高处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和时空,彻底看出人生的虚幻:“你可以像这样不断向下挖掘你一层一层的信仰,揭开幻相的层层面纱。正如我说的,这一切的关键其实只在于观察:透过不去看不存在的,来看见存在的。”
最近读到一段话,和杰德的观点不谋而合:“真的不忍心告诉你,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梦。你一辈子执着的子女,只是你的一个缘;你一辈子放不下的家庭,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驿站;你所追逐的感情和名利只是一个自我意识的幻影。梦醒时分空空如也,满世界都是你,而整个世界又都是空的。”所以,刚读完杰德的书时,我十分沮丧。既然这个世界是虚幻的,我们所追逐的东西,甚至我们自己都终将化为空无,那一切有何意义?
但我很快体悟到,没有人走进迪斯尼乐园时会问:“我来这里做什么?这一切有何意义?”我们来到了这个地球,这就是意义。我们在这里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能力,创造自己想要创造的一切。虽然我们生下来就受到许多人生模式的限制,让我们和自己的真实本性失去连结,不知道自己多么有能力,但这就是此游戏的精华所在。我们要找到“身为演员而不是角色”的那种感觉,然后就可以恣意挥洒自己想演出的角色。同时我们很清楚,在这一生中,我们所创造的所有事物都像沙滩上的城堡一样,当“死亡”这个大浪来袭时,一切都会被摧毁。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就可以不那么执着地看待自己的人生——它只是个游戏而已。
至于,你如果要玩“开悟”这个项目,当然没有人会反对,只是要看清楚,你的开悟版本是否只是玛雅(幻相女神)乐园中的一个游乐项目,或者你真的离开了游乐场,超脱于人间游戏之外?关于这件事,没有好坏对错,只有明白与否。

后记

鲁宓

方智找我修订杰德的第三本书《灵性的自我开战》。他们原来找的译者大概跟杰德犯冲,只好找想法相近的译者来补救。
修补别人的翻译是事倍功半的工作,总会有一些漏网之鱼。幸好还有德芬把关,我相信原来的犯冲已经被减至最低了。
翻译了两本杰德的书之后,也听到了一些读者的疑问,就在此引述一位文字流利,想要真诚讨论的网友的质疑:

我想指出一些个人质疑,在这本书里,杰德的文字总是快人快语,但如果稍微留心,就可以看出一些奇怪之处:
关于佛陀的“留言”:“我要得到最终的真相与最终的实相……我一定会达到三摩地与真实的意识……我也不会背离我要达到涅槃的誓言。”作者似乎引佛陀为“信仰”,并且只是想靠自己达成。但三摩地、涅槃,不也是书中不受鼓励的“魔境”吗?这何尝不是追求呢?
对应到“我们都不知道佛陀到底说了什么,因为没有写下来,或找人公证,而此刻他也不在这里,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何必闲谈幻象与开悟,佛陀的“留言”,还历历在目。
为什么他可以追随佛陀要到达“三摩地”的留言,佛陀说的话,深得他心。他却可以议论安德鲁想追随的“涅槃”?两者不一样都是追随?不都是信仰吗?
我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只是对文字比较敏感。我并不否认他写的大部分很好,但是他想推导出的结论有待质疑。只有死了,所有的信仰,才会真正死寂吧!

看到这样的质疑,虽然我不是杰德,更没有开悟,但也不免想趁机发表一下我的心得:
我实在无法替杰德说明,因为我也不是完全同意他的说法。但关于他引述佛陀的这番话,我觉得重点在于他欣赏那种孤注一掷的壮烈精神,那也是他在书中一直强调的:真相的代价就是一切。至于那些佛教的境界用语,应该不是重点。
我想你还没有将信仰的“内容”与“信仰”这个状态本身区分得很清楚。
对我而言,信仰的内容并无对错真假之分。或者说,不需要去支持或否定它们,因为那些都是道听途说……你大概认为“道听途说”是负面的,但对我而言,它没有负面的意思,而是能够完美说明信仰的本质……“信仰”是我们从一生下来之后,就一直不断被外界所培养与加强的,我们没有不接受的余地,也难以觉察到……信仰是我们还不会游泳时的泳圈,还不会走路时的柺杖。信仰有其存在的必要,但时候到了我们自然会放下它们。
杰德说一切信仰都是屁话,听起来比较负面,因为我们不喜欢屁。但我觉得这并不是批判信仰的实际内容,而是批判信仰的本质,也就是道听途说。
这种批判是让信徒很难以接受的,我们必然要捍卫自己的信仰。以前的我也是如此。但后来发现,我们捍卫的并不是信仰的内容,而是自己的信徒状态。
要跳出信徒状态,是一种天翻地覆,而且很孤独的自我革命,而提出质疑是必经的过程。
虽然我不同意网友的质疑内容(但非常鼓励质疑),我不认为杰德引用信仰内容有什么太大的矛盾,但我也看到一些其他的矛盾:他呼吁大家醒来战斗,不要被幻象迷惑,但他又很爱说自己顺势而为,接受一切;他鼓励大家质疑,但碰上一直质疑的学生,他又说人家是一个挑剔的灵性消费者;他要我们用尽全力追究真相,但照他的经验,最后会发现一切信仰的核心就是自我,而自我皆假,其他一切皆真(融合无分别),如此一来,似乎并无一个真正判断真假的客观标准。
当然有可能,身为开悟者,杰德是已经卸甲归田的老战士,而我们是还没真正上战场的菜鸟,所以在心态与看法上都有很大的差距与矛盾,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下了水之后不论如何也无法放松自己让水的浮力自然发挥作用。
但我们已经放弃了信仰这个救生圈,唯一拥有的就是自己的觉察,所以我要在此再次呼吁:不需要一味否定与挑剔,但是一定要保持探究与质疑,并且将其记录成文字,然后不仅要思索答案,也要好好检视自己的文字。这正是练习“灵性自体解析”的好机会,也是我们对抗幻觉的最好武器之一。



文摘
1. 开悟史上的伟大时刻

有多少灵性书籍是以警匪追逐场面揭开序幕的?在什么地方会出现某个正在写书的开悟的家伙被一堆警察追着跑的场景?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警车加入这场追逐战,并在心里斟酌着这些问题。几辆巡逻车正缓缓行经我背后漆黑的住宅区街道,探照灯不断扫向四周的屋舍与小庭院。
这儿是处于淡季的新英格兰某度假社区,共有两家度假酒店,里面游艇码头、餐厅、酒吧、游泳池、高尔夫球场等一应俱全。方圆30公里内还有几个滑雪场,但未能吸引大批冬季游客。反正现在已近四月,气候渐渐暖和,滑雪场全歇业了。这个小镇酒吧林立,让当地警察很头痛,因为经常要处理酗酒闹事与酒驾肇事等意外。
这出好戏约一小时前就开演了,而我目前的位置够近,能约略听见警察们在舞台上的谈话。我可以听到他们对着无线电对讲机说话,但听不见被静电干扰的回答。周遭的气氛弥漫着空洞的紧迫感,让许多警察摸不着头绪。在这种小地方,任何紧急事故都是一次令人新奇的经验。我怀疑当地警察平日值勤时根本没有机会掏枪。基本上,他们是这个度假区的保全人员,保护着酒店、数百间度假屋,以及环湖山丘上的那些豪宅。
他们在我身上绝对搜不出东西,我没戴手表、皮夹,也没有钱。因为只是随兴出门散步,所以我的口袋里没有什么东西,而且出门时我并未给自己租的那栋房屋上锁,因此也没带钥匙。
我喜欢在淡季找个度假村租屋而居,这样能以最划算的价格租到条件最优越的房子,且那时游人稀少。此时不会有水上摩托车或船类活动,正好我对这类休闲娱乐都兴趣缺缺。我一向是夏天住滑雪圣地,冬季待在水边的度假村,而现在我正奉行此原则:过去三个月来,我都住在一栋旺季时必须付淡季八倍的价钱才有得住的豪宅里。住处附近人车稀少,没有太多孩童或狗的喧嚣,让我得以享有宁静与隐私。在这个寂静的小镇,我只要愉快地走几步路,就能到达几家很棒的餐厅,它们在淡季仍继续营业,却完全不拥挤。若我需要任何这个小镇没有的东西,开车一小时内便能抵达一个中型的大学城。我的租约再过两天就到期,到时候,我只要把东西塞进背包与旅行用的外衣口袋里,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清洁工每周会来打扫两次,我根本不必担心收拾的问题。
所以,一切都很令人满意,没什么好抱怨的。接下来我会往哪里去就随兴了。我身上带着护照,也接到了一个蛮有趣的邀约,希望我去墨西哥的某处,不过这大千世界任我遨游,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停靠几个月。目前,我还没决定要去哪儿。
这会儿,我坐在黑暗中,在小镇山丘顶端纪念公园附近倚靠着某棵树,望着警察们在底下焦躁地东奔西跑。他们在这整件事情源起的停车场内翻着地图,想弄清今晚这场追逐战的对象与原因,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这是周四的夜晚——其实已经是周五凌晨一点左右了——我跟往常一样,晚上会外出散散步。我晃到码头边,沿着蜿蜒的沙滩前进,接着越过一道篱笆到小镇游荡,在荒凉的街道上浏览商店橱窗,然后沿着上坡路进入住宅区。我尽量避开住家房屋,以免惊动狗儿让它们开始吠叫,或触动感应照明灯。之后,我就顺着下坡路回到沿湖小径,走回自己的租屋处。这附近有一间颇受欢迎的酒吧,接着是一段登船处与船屋集中的湖畔小径,然后是停车场与一小块空地。经过那片空地时,我看到几个年轻人站在连接停车场与湖畔小径的过街桥上。他们正在吸大麻,见我走近,立刻紧张起来。我对着他们挥手微笑,说道:“我只是路过而已,各位。”这话让他们松懈下来。但接着,他们的表情又变得紧绷。我转身一看,马上明白原因何在:四五十米外正有两辆警车往这里开来。
“惨了!”其中一个神情恍惚的家伙惊呼,“快丢掉!”
此时,那两个警察已经下车,朝我们快步接近,手电筒的强光顿时乱窜。我此刻也灵光一闪(“灵光一闪”是开悟者的正字标记),像个受惊的小女生般跟着尖叫闪人。
这完全是意外状况,但这么做似乎还蛮好玩的。我真以为他们在50步内就会逮到我,然后这场游戏便结束了。我猜测自己还能享受30秒的自由滋味,接着就会被某个气喘吁吁且一脸不快的警察压倒在地了。不过,我只是出来散个步,没任何前科,口袋里或血液里也没有任何毒品,所以,他们只会说我是个无聊的混混,然后就放我走人——如果当时我的脑袋还在思考的话,想的大概就是这些了。然而,事情后来的发展并不是这样,没人追捕我,至少目前还没有。
我小步跑着爬上水泥阶梯,进入纪念公园。没人在后面追捕,令我有些小失望,于是我转身察看下方敌情。此时,第三辆警车刚好到场。他们已经逮到那些吸大麻的小鬼,正精神抖擞地讯问,手还指着我刚刚爬过的那些阶梯,以及我所在的区域。或许,他们对我还没死心也说不定。当两名警察往回越过过街桥,朝阶梯方向走过来,并拿手电筒不断探照时,我当下判断答案是肯定的。我该闪人了。
我走到大马路上,开始慢跑回自己的住处。然后,我决定耍点小聪明,在其中找点乐子。我很好奇他们到底有多认真想找到我。我沿着树篱到了一条隐蔽的车道,那里停放着一辆货车,我借助车子保险杆与一堵石墙,爬上一间车库的屋顶平台。穿过平台后,我翻越大概1.2米高的铁丝网篱笆,爬上另一户的侧边露台。此区的房屋都是在湖边坡地上一层一层往上盖的,两排房子旁边是一条狭窄的街道,接着又是两排房子,如此反复下去。他们的车库与船屋的屋顶都很低平,树木也颇稀疏,以免遮蔽湖景。建筑物与篱笆一律漆成白色,而那天晚上的月光很皎洁。
爬过一条街与三栋房子后,我停下来观察动静。此时,我以为警察紧跟在我后面,这样的乐趣就要结束了,因为我完全无法解释自己这种幼稚的行为。他们可能会威胁说要抓我去做心理测评之类的,可能会严厉警告我一番,然后大家便各自回去过自己的日子。不过,我看到警察还在下方,拿着手电筒搜索湖边的灌木丛与船屋。他们离目标还远着呢。
游戏结束了吧,我心想,此时不免觉得有一点失望。我没料到自己真能逃掉,一时还不确定该如何享受我的自由。我可以在三分钟内步行回到住处,但我却决定掉头,前往地势较高的某处街道,以便清楚鸟瞰下方所有的动态。当我转过一处通往位置极佳的制高点的转角时,突然间,强烈的车头灯光线射向我的眼睛,然后有人透过扩音器对我叫嚣着我听不懂的命令,大概是喝令我别乱动之类的。
所以,我拔腿就跑。我能说什么呢?那强光真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整出戏已落幕,而且坦白说,我最近觉得有点无聊。我使出我唯一的超能力——重力——往下冲到一条车道,穿过院子,翻越挡土墙,沿着篱笆跑,穿越一栋房子的露天平台与一条街。然后,我耍了点小聪明,先沿着街道跑,再往回跑上山坡,穿越另一条街,走过了好几家的篱笆,再沿着某一条车道走,绕过一栋房子,穿越一道矮篱笆,再穿过一个荒废的花园,又过了一条街,最后靠在人家院子里的轮胎秋千上,像小狗般气喘吁吁了好一阵子。
技术上来说,我不算犯什么错,因为我没听到警察喝令我别动。那辆车头灯射出强烈光线的车子好像已发出命令,但吓人的强光遮蔽了我的视线,所以我不知道那是警车。我很怀疑在这个湖畔度假区,这套烂说辞能让我全身而退,但一想到在这整场戏里,我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被警察冤枉,甚至被压制在地上、被无情地追猎,我就觉得很乐。
先说一下,这件事最后是有意义的。
我可以听见下面的动静,有人声、车声,以及无线电对讲机传来的断断续续的杂音,但我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我很惊讶居然有一辆车停在这里守株待兔,准备逮捕我。我以为这场逃亡闹剧已经告一段落,他们却布下天罗地网搜捕我。我很好奇到底有多少警察参与,我觉得这个小镇的警车数量可能不及半打,周四夜晚大概只会派两三辆出来巡逻。我是刚巧碰上被派出来追捕神秘逃亡者的唯一一辆警车,还是有更多辆在追我?我的住处近在咫尺,只需穿过几条街,越过几户人家的院子,五分钟之内我就能回到家轻松泡澡。但是,让故事就此无疾而终,似乎不太对劲。
我藏身的庭院内有座很不赖的树屋,可以玩玩忍者游戏。我测试了一下木梯的坚固程度,爬上最低的那层平台,将自己藏好。我听到轮胎压过碎石的嘎吱声,只见一辆巡逻车熄掉车灯,慢慢地、悄悄地滑行,开着窗,观察、倾听着。我想到声东击西的老招数,但连我自己都不会被骗,我怀疑他们可能也不会中计。反正他们又没使用探照灯,只是悄悄前行,倾听动静。
因为常在附近散步,我对这一带所有的街道早就熟门熟路了,我很清楚哪几栋房屋装了感应照明灯,以及哪几栋视野最好。我距离一栋视野绝佳的大房子仅数百米,从那儿的主露天平台可以将邻近区域、湖景与小镇全貌一览无遗。我从树上一跃而下,在街上慢跑了一小段路,再沿着可以通往附近每一条街的主要街道走,最终抵达了那栋视野很棒的房子。我从靠近车道的后门爬上旋转梯,直上露天平台,蹲伏在围栏后面,下面的情况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可以看见一辆警车沿着街道悄悄滑行,另一辆则停在岔口附近,挡住了我的逃亡路线。透过树丛,我还看见警察最初停下来的那个停车场附近有些微光线与金属反光,但没啥特别的。就在此刻,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虽然可能有点迟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一面放松地躺在一张不需要垫子就已经舒服无比的柚木懒人椅上,一面思索着自己的处境有多蠢。我笑了出来,仰望着夜空众星,让一股深沉的满足感贯穿全身。我想,这就是我的生活。我谈论、书写跟灵性开悟有关的东西,我四处周游,住在有趣的地方,我跟警察玩躲猫猫,闯进人家的露天平台凝望繁星。这就是我的生活,既无厘头又充满喜悦,真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我在那儿躺了15分钟,可能还打了个盹,觉得心满意足又开心。今晚实在太有趣了,可为这一切画上完美的句点,因为我即将离开此地。我决定走回住处,洗个澡,然后上床睡觉,便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感受着那股愉悦的寒意,想赶快回家让身体暖起来。但是,一个探照灯突然照向我,稍微闪了一下,然后锁定了我。
“真是傻,”我平静的心想着,“难道他们不知道游戏结束了吗?我现在只想回家。一切都结束了。我玩得很愉快,谢谢各位。”
他们显然并不知情,以为我们还在玩,而且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事实上,他们还蛮严肃的,怒吼着命令我,丢出一堆威胁性的言语。我内心美妙和谐的状态顿时大受干扰,追逐战重新上演。
我顺着露天平台走到房屋侧边,穿越一小块院子,翻越一道挡土墙,然后踏上地势最高的大街。到了街上,我停下脚步,倾听是否有警车。从警车车头面对的方向来看,他们得掉头,或是得绕点路回转才能抵达我现在的位置。无论如何,他们迟早都会来到这里。因此,我转身沿着屋侧往回走,穿过露天平台,顺着旋转梯而下,这样一来,我整个人就完全曝光了。我穿的是浅色外套,在月光下会反光,所以我干脆脱掉,藏进路边的灌木篱笆下,明天再回来找——如果还有明天的话。
我现在能听见无线电对讲机的对话,也可以看到、听到更多车子接近了这个区域。我发现有些无线电对话是来自四处走动的巡逻警察。我穿透夜晚的黑暗专注凝望,分辨出手电筒的光束已非常接近我。
于是,我沿着马路小步跑,尽量贴着车道与灌木篱笆的边缘。逃跑这档事并没有那么好玩,而且完全不明智,所以我停下来思索自己有哪些选择。回家的路现在被切断了,所以泡澡和倒头大睡的计划是不可能实现了。我可以索性不玩,坐下来静候他们大驾光临,希望天亮前能爬进我温暖的床铺。我杵在那儿仔细琢磨各种选项,等待正确答案自动现身。而当某个警察从大约20米远的转弯处走过来时,正确的选择出现了。
他没瞧见我,所以我蹑手蹑脚地进入一条车道,悄悄爬上平顶车库侧边的阶梯,然后踏上铺着柏油与砾石的车库屋顶。屋顶四周有一道30厘米高的矮墙,因此我可以蹲低点儿来观察下面的动静。我瞧见那个警察拿着手电筒左探右照,车道、灌木丛下方、树上,无一遗漏。从对讲机传出来的内容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听见“郡”这个字,让我有些担心。我想到,他们现在正要求当地警察加入这项搜捕行动,并召集郡警支援。我觉得有些过火了,但根本没人问我的意见。
我挺喜欢这个小栖身处的,但明显我是腹背受敌,所以此地不宜久留。等那个警察走过去后,我从车库屋顶爬下来,跟在他后面。这似乎是个好主意,可惜我没注意到他猛然停步,结果离他太近,紧急煞车,双脚摩擦地上的碎石而发出噪音。他的手电筒转向我,口中厉声发出命令,我再次拔腿就跑。
我匆忙穿过一道矮树篱,贴着一栋房子的侧面以及一堵以铁道枕木为材料的挡土墙,想要就此溜走。警察的手电筒光线从大约十米外射来,照到我身上,我迅速蹲低身子,躲进隔壁那条街,然后从一个平底雪橇滑行道的顶端附近出来。那是一条六十米长的木制滑道,可以从上面滑到湖上(当湖面结冰时),旁边有楼梯可以爬上来。我正愁不知该选哪一条路时,瞥见附近一辆车子的保险杆上有张贴纸,上面写着:“耶稣会怎么做?”我突然灵机一动,答案就此闪现:耶稣会抓起一个垃圾桶盖,把它当做平底雪橇,一路往下滑到湖边,然后获得自由。当然啦,耶稣的医疗保险可能比我的好多了。
我没那么做。我小跑着回到丘顶的公园静观事态发展,然后再决定该怎么办。我安全抵达了那里,躲在树下俯瞰下方动静,稍稍喘了口气。
或许各位认为,一个开悟的大师理所当然是“平静”与“沉着”的纯正典范,应该具备极致的宁静与低调的优雅,能发散出爱与慈悲的光芒,浑身弥漫着平静与沉着的氛围,是个不受日常琐事与烦恼所困的超凡入圣之辈——当我倚着树干,思索自己目前的处境有多荒谬时,我也在想这些。
“嗯,”我喃喃自语,“这样似乎不太像'开悟'的。”
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就什么也不做,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我就坐在那儿看着,并未把自己特别隐藏起来,或者继续玩游戏。
这整场冒险大约在一小时前开始。有四辆警车停在下方的停车场,其他的则来来去去。现在连郡警也插了一脚,我还偷听到他们在讨论要请求州警支援,不过在没有搞清楚追捕对象与原因的情况下,他们显然不想把事情闹得更大。
我觉得很好奇,也有些难过,因为警察们似乎玩得不太开心。我知道自己对人完全不了解,但我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大动肝火。这是个美好的夜晚,繁星点点,明月当空,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些许寒意。他们出来执行警察会做的事:带着手电筒和枪在漆黑的街道上搜索,寻找某个神秘的犯罪者,连地图和麦克风都用上了,他们不断在规划搜索模式。这是一场活生生的猎人游戏,有别于他们惯常处理的酒吧闹事或酒驾之类的小儿科犯罪。我看不出这整件事有何不好,但正如我说的,我真的很不了解人类。总之,他们看来似乎很不爽。
经过几分钟的观察与思索后,我明白自己玩够了,于是悄悄问宇宙我该怎么办。宇宙的回答来得明确又快速。我听到郡警的高阶警官决定派警犬上场,他的一名手下立刻用无线电召唤。我的答案已经出现。我无意让这件事演变到那种程度,于是我站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走下山丘去自我介绍。
“嗨,各位,”我打断他们围在地图旁边的秘密讨论,说道,“我想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家伙。”
突然间,所有枪支都对准我。很多把枪。
他们命令我把双手放在离我最近的那辆警车的引擎盖上,一名从肩章看来是个巡逻警察的中年胖警官出现在我右方,在30厘米外用枪对准我的头,带着颤音很认真地说:“别轻举妄动,混账东西!如果你敢乱动一下,我就把你这颗混账脑袋轰掉!”
这样的邀约可不是每天都有啊。
最好玩的部分是:我没有动。这是整出闹剧里我觉得最有趣,也最值得一提的地方。想要乱动的冲动当然是有,而想笑的冲动也真的让我笑了出来,但我还是极力让身体保持不动。我不是在笑警察,笑这场闹剧,或是笑其中的荒谬。我之所以笑是因为,这里显然就是出口,虽然很出人意料。只要我转头大叫一声:“呵!”一个非常有趣且毫无痛苦的结局会立即出现,没有大费周章的过程,比打开一个开关还轻松。
这就是今晚这一切的意义吗?时间到了吗?我瞧见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配合,看到自己有一股冲动,想要接受警察的慷慨邀约。这股冲动从我内心深处往上涌,快要浮到表面了,我的笑就是它显现的第一个迹象。然而,怪异又令人费解的是,某种调节机制中止了我猛然转头的欲望——虽然它已经在我的肩膀上蓄势待发了。我没有转头,只是说道:“没问题。”
有多少灵性书籍是这样开场的?

内容简介
灵性的追寻是一场战争!
在这场战役里,损失就是获得,臣服就是胜利,
而你必须面对的敌人,是你自己!
如果你希望自己的生命保持原样,千万别看这本书!
如果你想彻底改变生命,欢迎对号入座,拿出你的战士气魄,
让本书陪着你,勇敢地碾碎你的虚假自我所编织的层层谎言!

因缘际会之下,杰德认识了正经历崩溃过程的丽莎——一位嫁给牙医的律师,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生活优渥,但患上“富裕流感”,并出现以下症状:
◎ 不断跟他人竞争,因而产生自我膨胀、懒惰与不满足感。
◎ 持续追逐成功与富裕的梦想,从而引发高度压力、过劳、浪费及负债累累等症状。
◎ 对追求财富不可自拔地上瘾。
然而有一天,她看到了一张诡异的照片,她将这张照片贴在盥洗室的镜子上,每日与它对视、冥想,三年时间里,日复一日,直到她终于从这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这种灵魂一直受压迫的奴役状态中“崩溃”了……

在这本书里,杰德陪着她挣脱枷锁,向自我开战,走上了从“人类孩童”转化为“人类成人”的旅程。

杰德认为,大多数人毕生都活在虚假的伪装与错误的身份认同里,且毫无保留地拥抱着这种虚假的自我,误以为这些平面而没有深度的角色,就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并紧抓不放。这种被自我紧紧束缚住,动弹不得、麻痺僵呆的状态,就是“人类孩童”的特征。

其实,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离开这种状态。而人类成人的特色就是臣服、随顺生命之流,为自己的情绪和生命负完全的责任,和宇宙的频率同频共振,对于人类承认而言,“心想事成”是生活的常态,而不是奇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