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芳华,倾城之恋.pdf

绝代芳华,倾城之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此书是“红颜拾梦”系列中的一本,以绮丽的笔触描写古今才女的情喜爱伤。在本书中,作者王思渔用雨后梨花般清新雅致的笔触细细描绘这6位名媛令人嗟叹的一生。林徽因与徐志摩、王映霞与郁达夫、孙多慈与徐悲鸿、高君曼与陈独秀、蓝妮与孙科、何蕙珍与梁启超,他们之间的百折千回、爱恨情仇,岂是一句简单的儿女情长就能概括?!
爱是人间最苦的相思,恨是男女最深的眷恋。
美貌与才情固然会被尘世淹没,而深情则永远被岁月铭刻。 她是她们,又或许,她就是你。

名人推荐
作者的文笔很好,清雅冷静而不造作,读着就像嗅着一只雨后的梨花,引人入胜。——蓝小丫 原先只熟悉林徽因,原来其他几个佳人的故事也这么曲折唏嘘。很好看,读了,对爱情又有了新的感触。——静夜思 故事很好看,文笔不矫情,我感觉比白落梅写的好多了。里面还写了林徽因的母亲等,视角还是很全面的。喜欢。——咿呀啦

作者简介

王思渔,原名王秀兰,情感作家。文章散见全国近百家报刊,已出版《美丽心灵物语》《做内心强大的女人》《九天看透男人心》等多部作品。
她用温柔又不失力量的笔触,将身处民国的数位奇女子优雅的身姿一一描绘,将她们的爱恨与忧愁生动地展现出来,亦在动人的故事中,嵌入了深深地叹息。

目录
第一章林徽因:江南烟雨中绽放的水芙蓉
楔子
林家有女初长成,老宅光阴意难忘
渡海异乡遇知己,佳人无意君有心
患难情深共携手,花信年华入梁门
花开一季水芙蓉,岁月如梭红颜逝
第二章王映霞:苏杭湖畔风中摇曳的虞美人
楔子
天生丽质难自弃,美人如嫣心如水 芳心自许寒门子,怎知淡漠非良人
韶华未逝美人依旧,不甘寂寞惹桃花
繁华落尽终为空,心似静水迎迟暮
第三章孙多慈:画卷中淡雅的文心兰
楔子
相见是缘别亦难,台城月夜情愫生
纷扰之不谙世事,困顿之下持真情
有缘无分爱成空,红尘世俗徒悲伤
女子心中孤坟一冢,埋葬挚爱守半生
第四章高君曼:风雨后一株凋零的蔷薇
楔子
巾帼不输须眉,一面暗生孽缘
爱如潮水湮没心扉,一心与君共结连理
红颜褪去情终淡,才子佳人终难欢
强爱一生终无果,飘零孤去无人问
第五章蓝妮:随风起舞却不随遇而安的蒲公英
楔子
家道中落秋萧瑟,颠沛流离人世间
为家中生计牺牲幸福,面为人妻实为妾
冲出枷锁再现公主做派,一见钟情让爱乘舟 美梦一场终需醒,爱恨一场已成空
第六章何蕙珍:异乡一束独自伤情的石竹
楔子
少女情怀如春桃,倾慕男子成知己
情愫暗涌难自已,不甘寂寞随相伴
男女之爱发乎情,情到深处止乎理
三番示爱皆成空,徒留心伤泪别城

文摘
第五章蓝妮:随风起舞却不随遇而安的蒲公英
楔子
人生是未知的,总有意料之外的惊、喜、悲、愁。似乎有过繁华似烟花,有过平淡如流水,有过爱之深恨之切的人生才算圆满,可是月有阴晴圆缺,又岂能够时时圆满?
很多人都是这样,说着说着就变了,听着听着就厌了,转身各自天涯,慢慢忘却了曾经的美好。她不知道,最后他有没有记起她;她不知道,最后他是不是仍对她怀恨在心;她不知道,最后他有没有叫一声她的名字,有没有念一句曾经的爱语轻言。
或许,人生本就是这样,无奈之后片刻喘息,喘息过后还是无奈,最后不得不苦中作乐地,将所有的无奈照单全收,慢慢地消化。世间的缘分就是一个偶遇到另一个偶遇,当人置身在红尘中时,翻看着一个个的偶遇时,或许能够突然发现缘分的奥秘吧。
她已入暮年,像她这个年纪的老人或许已经儿孙满堂、膝下寻欢,但是她却一人独自居住在这幢别墅里。这个老太太是很热情的人,她会和她的新邻居打招呼,会亲切地寒暄问候,言语间有些大家风范。
在上海,有很多像她一样的老太太,皮肤很白,头发梳得很整齐,涂着淡淡的口红,笑起来很亲切,又有一些特别的气质,或犀利或雍容典雅。她会安静地待在门口,看着高楼林立的周围,她会看着身后的别墅笑得一脸天真,会瘪着没牙的嘴,跟路过的邻居们说,这座别墅是她亲手盖的。
或许很多人都不相信,因为这样一个孤独的老太太,实在不能让人联想到任何故事。他们不知这个老太太曾经是上海滩的一处风景,她曾经走进了多少男子的心中,曾经进入别人风景中的她又是如何扭转自己的人生的。谁也看不出来,这样一位普通的老太太,竟有那么多故事,故事中,她或喜或悲,或骄傲或寂寞,不论姿态如何,她总如烟花,让人感受到那肆意的绚烂。
上海复兴路的玫瑰别墅是一座有着复杂故事的别墅,很多人都听说,这里曾住着孙科的情人,孙科的情人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女人,传言中那位美丽妖娆的女子毁了一个前程似锦的孙科,同时她也背上了“红颜祸水”的骂名。
老太太似乎不喜欢提起这些民国往事,对她来说,那些人们饭后茶余的谈资,似乎与她的人生有着莫大的关系。老太太并不是没有儿女,她的儿女远在大洋彼岸,而她为了这幢别墅宁可独处,想来这幢别墅对她意义非凡。
初夏的一天,在别墅里独自生活了六年的老太太离开了人世,在她去世时,手中死死地攥着一张纸。入屋为她善理后事的人,发现了这张纸,拿过来看了一眼,便目瞪口呆。
纸上的字迹已经不大清晰,却也能辨出字样:“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孙科卅五、六、廿五。”
谁能想到,在这里安静生活了六年的老太太竟是当年叱咤上海滩的奇女子——蓝妮,谁也没有想到老太太说的那句话竟是真的,这幢别墅当真是她自己盖起来的。都说再大的繁华也抵不过寂寞,但至少她将一生的繁华燃尽,把寂寞留给最后短暂的岁月。
家道中落秋萧瑟,颠沛流离人世间
那年秋天,比起往年来,天气恶劣得多,台风侵袭,像是要将整个珠江三角洲吞入它的魔穴之中。尽管暴风雨的冲刷让空气里多了些泥土的气息,但是血腥味儿却从未淡去。
倾盆的大雨,伴着电闪雷鸣,滚滚的西江水咆哮着,似乎要将这样的天际撕开,那些水无情地淹没了岸堤上的剑麻地和香蕉林。翠亨村不远处的小山被笼罩在了雾霭之中,感觉小山已经难以承重,那片天似乎就要塌陷下来。
天塌下来确实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但是革命派的天是真的即将崩塌了。这一年,北洋军阀攻占中原重镇南昌,紧接着江苏都督程德全倒戈,张勋攻占南京,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这样的一个暴风雨狂袭的夜晚,孙中山不得不再次告别家里孤苦的妻儿,踏上逃亡之路。
孙中山的女儿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看着父亲,小女孩儿脸上露出了既满足又悲戚的表情,她看到常年在外流亡的父亲,此时又是一副准备离开的模样。每一次的战斗,每一次的失败,每一次的流亡天涯,孙中山似乎都做好了准备,没有放弃一丝一毫的希望。
负责抓捕孙中山的是龙济光的军队,他们向着孙中山的家乡步步逼近。香山县知事蓝和光的儿子蓝世勋连夜匆忙赶到翠亨村。见到孙中山还在家中与妻女道别,蓝世勋忙劝孙中山快点离开,并对他说出此时的紧迫情形。
孙中山看看蓝世勋,觉得将家人托付给眼前这个追随自己多年的学生是再安全不过的了。蓝世勋虽然坚定不移地追随革命派,跟着孙中山,但是他的父亲蓝和光却是清政府的官员,平日他与父亲关系不甚融洽,此时他正想赶紧离开一片硝烟的故土。但是蓝世勋受了孙中山的重托,即便自己即将出国留学,也要先将孙中山的亲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此时国内,袁世凯命龙济光整肃两广的革命派人,很多人在这次整肃中被捕,惨遭屠杀。革命派人的家眷们也未能幸免,阴差阳错,清政府漏掉了孙中山的家眷,但蓝世勋知道事态紧迫,不能再迟疑。
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孙娫在离开故土时,突然精神回转,她自己带着心中对父亲的惦念,随着母亲和蓝世勋父女一同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两年之久的地方。在车上,孙娫看着年仅两岁的蓝业珍觉得很有趣,小小的女孩儿却像个大人模样,在车上乖巧地跟着父亲,不哭不闹也不害怕外面的战火硝烟。
孙娫教小姑娘唱着儿歌,看着女儿病情好转,卢慕贞心中却隐隐地有几分不安,她不知道这份不安是源自于生死未卜的孙中山,还是因为眼前看似好转的女儿。卢慕贞也很喜欢蓝业珍,所以她会给小小的蓝业珍讲很多故事,尤其是目连救母的故事,每次讲完,蓝业珍都沉浸其中。
快乐的日子没有继续很久,一周之后,当他们一行人转了航船安全到达澳门的时候,孙娫却香消玉殒,病故于澳门。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卢慕贞强打着精神,谢过了带她们母女逃命至此的蓝世勋,与可爱的蓝业珍道别。
蓝业珍看着一路上疼爱自己、为自己讲故事的伯母,心里有了些说不出的感觉,小小年纪就能感到那种离别的心酸。蓝业珍随蓝世勋跟慈祥、忠厚的卢慕贞道了别,踏上了远去英国的航船。这时候的蓝业珍根本想不到,眼前的这位伯母日后将是自己的婆母。
说起来,缘分的事儿当真有趣,卢慕贞也想不到,这个年仅两岁的女孩儿将来会与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对眷侣,此时的孙科还在檀香山的伯父家中读书,并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姐姐的遭遇。
小小年纪的蓝业珍自然不懂“落花一地无情,雨落天际无意”,更不会讲一些“君子何处寻红颜,红颜此时已入帘”的话,小女孩儿此时喜欢的是儿歌和故事,但是缘分却在不知不觉中跟她牵扯上了。
蓝世勋送别了孙中山的家眷,也没有将自己的女儿送回祖宅,而是将女儿及妻子送到了别处,以避开清政府的追查搜捕。蓝业珍看着父亲,知道这一次他也要离开。乖巧的小女孩并没有以大声的哭闹留住父亲,而是看着母亲为父亲收拾了行装,与父亲做了最后的道别。
蓝世勋一个人去了英国,一待就是四年,他与自己的父亲蓝和光虽然处处不合,但是蓝和光却时时为儿子着想。蓝和光既不想让儿子留在国内惨遭清政府的追捕杀害,又不想让儿子再跟那帮革命派混在一起,所以让蓝世勋到英国读书。
蓝世勋走后,蓝业珍与母亲生活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平淡,外面的风声很紧,所以平日里蓝业珍就跟着母亲在家中。因为平时没有事情做,蓝业珍也不能随处去玩耍,这时候,母亲就会拿出《三字经》《百家姓》等书籍,教蓝业珍识字,一句一句地教她背诵。
这样的生活大概过了半年,屠杀革命派人的风潮过去后,祖父才把她们接回香山。回到祖宅的蓝业珍并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懂事的她也并没有追问母亲,只是心中带着遗憾和对父亲的思念,在祖宅过着衣食无忧的安稳日子。
很多人都有过别离,离别一日如隔三秋的那种思念迸发时,心中是说不出的痛。倘若思念中还有着担心,更是让人愁上加愁。一个人在外的蓝世勋或许也能感到家乡妻女对他深深的思念,但是为了妻女的安全,他四年里从未给家中寄一封书信,带一句问候。一直没有父亲的音信让蓝业珍有些难过。
蓝和光是个很严厉的人,对于这唯一的孙女要求很是严格,平时他也会亲自教她读书写字。但是跟祖父在一起的时候,蓝业珍想的不是学习识字,而是想听祖父讲关于云南故乡的那些事儿。
因为滇越铁路已经通车,家乡的人会坐着火车来到香山找蓝和光办事,也会给蓝业珍母女带来云南故乡蜡染的百褶裙。颜色艳丽的百褶裙,让小小的蓝业珍感到十分欣喜,穿着带有传统民族风格的美丽裙装,蓝业珍像是一个苗族的公主。这时候,祖父就会感到十分欣慰,他会跟蓝业珍讲起家族的事情。
原来,蓝家的祖籍在云南,那里有一片片的高山绿林,有着醇香的普洱茶,也有着滑口入味的过桥米线,只是这些对于蓝业珍来说似乎有些遥远,每当祖父说起这些,蓝业珍就双手托腮认真地听着。从祖父那里,蓝业珍知道了蓝家曾是苗王之后,曾五世为官,当初祖父就是跟着哈尼族大土司龙济光一同走出了美丽的云南,到了繁华的中原做官。
每当说起这些,蓝和光的脸上总是带着些忧伤和憧憬,或许他还是想念云南淳朴的生活,面对世俗纷争,这位混迹于官场之中的老人,也略感疲乏了。他答应自己可爱的孙女,等再过两年他便辞去官职,带着蓝业珍一同回到云南,一同去看一看真正的故乡。
沉醉在祖父的故事中的蓝业珍很渴望回到故乡云南,尝一尝祖父念念不忘的过桥米线,喝一壶熟茶普洱,更重要的是可以每天穿着漂亮的蜡染裙衫。云南对于蓝业珍就像是梦一样,她多想看看故乡神奇的燕子洞,多想在清澈的水中嬉耍,在丛林中奔跑。
美丽神圣的云南成了蓝业珍最向往的地方,祖父常说过两年辞了官就带她回云南,但是两年过去了,护国战争爆发,蓝和光被困于香山,回不到他牵挂的故乡。护国战争爆发之后,蓝和光因与龙济光的关系仕途被连累了,遂而被罢免了香山知事的职务。
不再做官的祖父并没有带着蓝业珍回到云南,而是带着家眷一同去了澳门,在澳门蓝和光开始了做起了生意,而且生意做得还不错。
此时,蓝世勋也已经学成归来,他并没有听蓝和光劝阻,而是一意孤行地奔向了孙中山的革命阵地。
父子俩常因政见不合而争吵,蓝和光想到自己这四年的苦心,到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心中不禁气愤。看到父亲如此阻拦自己,蓝世勋觉得虽然父亲已经从商,但骨子里却还留有清末遗老的封建官员的传统。在家里,蓝业珍常常听到祖父与父亲争吵,在小女孩的眼里,祖父除了给了她一个无法实现的云南梦之外,也并没有什么让自己有好感的地方。
所以她更倾向于自己的父亲,留洋回来的父亲,言谈举止都让蓝业珍敬佩不已。在蓝世勋和蓝和光一次大吵之后,蓝世勋将蓝业珍母女俩接到了广州,不再让她们随自己的父亲同住,并且不允许蓝业珍和祖父来往。
只是,蓝世勋的仕途并不是一帆风顺,南方革命政府在唐继尧和陆荣廷的扰乱下,被迫改组,孙中山并无实权。孙中山此时对南方军阀深感失望,对自己的抱负无法实现深感绝望。在感叹“南与北若一丘之貉”的孙中山离开广州之后,南方革命政权很快就落入了桂系手中。
在桂系的排挤下,蓝世勋被罢免了职务。此时的蓝世勋失业在家,走投无路的他却又不肯回头认错,投靠父亲蓝和光,每日只能是以酒消愁,常常喝个烂醉。蓝业珍看着消极的父亲,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此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日子过得非常拮据。
对旧民主革命失望的蓝世勋,从精神上感到无望。思虑再三之后,蓝世勋决定北上,投靠旧识孙传芳,以求谋得一官半职。
因为蓝世勋的缘故,所以蓝家要举家迁到上海。此时的上海已经是纸醉金迷的大都市,每个人都对它有着不同的幻想。蓝业珍也对上海也有着憧憬,但不同于对云南的向往,对于上海,蓝业珍将它比作是天堂一般的地方。
风和日丽的一天,一家人带着行装离开了生活了几年的广州,踏上海轮前往上海。当海轮慢慢启动,那一刻,湛蓝的海水映着蔚蓝的天,让蓝业珍有些眩晕。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戚感笼罩着蓝业珍的心,在海天之间的蓝色中,流淌着少女对于故土的留恋。
蓝业珍看着远去的港岸,突然意识到,此一去便是离故乡更远了,云南就成了无期的梦。蓝业珍深知这一去,也离祖父更远了,虽然曾经对祖父没有多少好感,但现在心里也生了几番酸楚。
船上的蓝世勋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在这样辽阔的海上,更加衬出人的渺小。或许此时的蓝世勋还有着满腔的抱负,或许此刻的蓝世勋已经有些后悔,不过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跟着航船前行。
蓝业珍不知道,就在他们一家人到上海不久,祖父蓝和光就回到了故乡建水,回到了美丽的云南,而后在故乡终老。蓝和光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给儿子留下财产,他变卖了全部财产之后回到了云南,并且在那里开办了学校,至此和蓝世勋再无半点联系。
蓝业珍就这样错过了与祖父一同回云南的梦,祖父并没有食言,他真的坐着小火车回到了美丽的云南,然而蓝业珍却留在了繁华的大都市,再没有机会踏上她心中的圣地。
倘若蓝业珍与祖父一同回到淳朴的云南,她的人生就没有了斑斓,却也不会布满坎坷与无奈。当她穿着美丽蜡染的百褶裙,走在云南建水的山水之间时,会不会遇见一段甜美纯洁的爱情?只是现实中蓝业珍的人生随着海航,慢慢前行,一波波的蓝色,一阵阵的海风,似乎在为这美丽的女孩儿饯行。
到了上海,蓝业珍跟同龄人一样,进入学校学习。她就读于当时的上海智仁勇女子中学,这所中学在上海很有名气。蓝业珍天赋超常,非常的聪颖,她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而且有着苗族人性格的蓝业珍,胆子还特别的大,不仅在功课上数一数二,在运动场上也是一名活跃分子。
时间流逝,当年可爱的小女孩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美丽、清纯,带着青春律动的少女,当真应了那句话,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样优秀的蓝业珍在女校里却不被孤立,而是左右逢源,不仅学校的老师偏爱她,就连一起读书的同学们也都喜欢与她在一起。
十几岁的女孩子往往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发生争执,每到这时候,蓝业珍就会两头劝和,她极具亲和力,在当“和事老”的时候,大都是用“打太极”的手法。蓝业珍“和稀泥”一样的劝架方法很有效果,这边也说,那边也说,最后发生矛盾的两个同学都被她说得不知道为什么要争吵了。
因此,大家给她起了个绰号“烂泥”,一来是因为蓝业珍的姓氏,二来是因为蓝业珍的处事风格。这样的外号用在女孩子身上,不免显得有些不文雅。一般女孩子听了都会勃然大怒,但是蓝业珍不仅没有生气,而且并不介意同学们这样称呼她,久而久之,她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蓝妮”。在女子中学学习的蓝业珍是幸福的,有着一大帮的好友,有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北伐军逼近长江一线,孙传芳的政权已经分崩离析,蓝世勋的前途岌岌可危,蓝家又面临着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世间的坎坷当真是无法预料的,而且一件倒霉事儿必定会引出一串的倒霉事儿,蓝世勋连连遭遇不幸。看着父亲强撑着的样子,蓝业珍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懂事的她在学校愈加发奋地读书,在家里愈加乖巧,跟着母亲忙前忙后操持家务。
只是噩运到来时,不会顾及到其他。灾难就这样再次降临了,不容蓝世勋有半点的迟疑,一切似乎就在这场灾难中改变了。
那一日,蓝世勋在与友人出行时,遭遇了土匪抢劫,友人奋起反抗,却被土匪开枪打死。看到友人在自己面前倒进血泊之中,抽搐着身子咽气之后,蓝世勋精神上受了巨大的刺激。
虽然最后蓝世勋安全到家,但精神却失常了。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虽然在仕途坎坷时有过消极,却从未像此时一样,蓝业珍突然间绝望了。蓝世勋此时已经神志不清,如同童稚少儿一样,只会冲着家里人用手比划出开枪杀人的动作。
家里的顶梁柱塌了下来,蓝业珍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蓝业珍在这样的情况下迫不得已离开学校,在家里照顾父亲。
说起来,蓝世勋不过是一个家境良好的公子哥,当年他随着孙中山的脚步,紧紧追着革命派的步伐,大抵是因为年轻气盛。当孙中山暂时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坚定信念,而是对革命派感到失望。
不知生活为何物的他,因对政事的观念不同,不肯对父亲低头,殊不知从始至终他都被父亲保护着,包括四年的英国留学生涯。当所有革命派人都在亡命天涯的时候,他却在英国读书;当革命派人血流满地的时候,他却在康桥看着一处美景感慨不已。
回国之后,正赶上孙中山的革命派获得了一时的成功,他忘记了父亲的嘱咐,也不顾父亲的劳苦用心,加入革命派,还因此与父亲恩断义绝。
但是,当革命派再一次被瓦解,他走投无路之时,却碍于颜面,不肯回去与父亲认错和解,而是执拗地投靠了旧识孙传芳。从始至终,蓝世勋都是一棵温室里的兰竹,他没有见过血腥的场面,没有经历过颠沛流离的奔波,以至于当他目睹友人被枪杀的情景时,一下就被吓倒了。
蓝家的情况越来越差,日子过得越来越困难。这时候,蓝世勋记起自己曾经接济的一位友人,当时自己借了友人一笔钱,如今那位友人在香港开了一家轮船公司,生意做得颇好,蓝世勋曾多次催其还款,却杳无音信,所以蓝世勋便带着仆人一同前往香港追债。
此时的蓝世勋神志并不清晰,他时而混沌时而清醒,因为蓝家没有男孩,所以只能由他亲自前往香港。友人看到蓝世勋这副模样,竟然矢口否认自己曾向蓝世勋借过钱,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人,蓝世勋极其愤怒。
好在通过一些人,经过了几番周折,还是追回了一小部分欠款。但还没等蓝世勋带着这点钱回家救急,随同前往的仆人就将这笔钱以及蓝世勋的旅费全部卷走。被接回家中的蓝世勋一气之下卧病不起。这个家如陷在沼泽里一般,越是挣扎越是陷得更深。
蓝世勋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蓝业珍此时也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女孩儿了,她背负起家里所有的担子。家道中落这一年,她十四岁。
为家中生计牺牲幸福,面为人妻实为妾
当最后一枚叶子飘落之后,冬天就来了,蓝业珍从未感到上海的冬天是这样彻骨的寒冷。家里已经没有能够变卖的东西了,父亲的病不但不见好,反而日益加重。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年,她本以为自己会习惯的,但是她却发现那不是习惯,是麻木。
上海的冬天再来上一场小雨,当真是冷得让人无法开口说话,蓝业珍开始怀念曾经的日子,她开始想念自己的祖父。曾听祖父说过,云南四季如春,不会有燥热的夏天,更不会有寒冷的冬天,所以云南的树永远都是翠绿的,带着春的味道,云南的花不是开一季落一季,而是一年常开。
蓝业珍突然厌恶起彻骨寒冷的冬天,她觉得这天气似乎是在落井下石,她希望冬天能够赶快过去,迎来春日,或许日子也会跟着春暖花开,得到一些改善。令她没想到的是,隔年的春天,他们家当真有了些改善,不过是拿她的姻缘幸福换来的,这一年,她十七岁。
蓝业珍虽然身着旧衣裙,却掩不住娇容天姿。她相貌娇美,肤色白皙,带着些十七岁少女的青春气息。她眉目间淡淡的愁容,更惹人怜惜,姿形秀丽,站在街上,如新月清雅,如三月梨花。那张秀丽绝俗的脸上,一双美目中总是带着坚强。
住在街对面的是官僚子弟,他家很有钱,也很有权,作为李家独子,李定国是典型的民国少爷。他每天看着蓝业珍出入,看着她走在药铺与当铺之间,看得久了,就越发难以自拔。这一年的春天,嫩绿的枝芽还没有冒出来,李家的媒人就已经踏进了蓝家的门。
这段姻缘门不当户不对,李家夫人虽然看不上家境落魄的蓝家,也看不上相貌娇媚的蓝业珍,却也拗不过自己的儿子。在李夫人的眼里,自己的儿子是人中之龙。
说起来,这位官二代兼富二代的李定国相貌的确俊美,但却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他每天都会透过自家的窗户看对面的蓝业珍。虽说李定国不到二十岁,但在当时已经到了说媒娶妻的年龄,李定国就让自己的母亲请了媒人到对面的蓝家说媒。
这时候的蓝家举步维艰,甚至度日都要靠借钱,所以即便蓝业珍的母亲不是见钱眼开的妇女,但在面对李家给出的好条件,也会忍不住动心。蓝业珍看出了母亲的想法,家徒四壁都找不出像样的茶水招待媒人。
看着在病床上的父亲,蓝业珍心里有几分酸楚。说起来,李家也是财大气粗的主,不仅答应帮蓝家还债,而且向蓝业珍的母亲允诺,每月会贴补蓝家一百元钱。待到媒人走后,母女俩沉默了。
世事无常,渺小的人永远抵不过命运的不济。操纵命运的神灵大抵是自大的,所以根本不会听渺小的人一声哀叹,在怨怒苍天无望时,也要面对现实。
这桩婚事似乎能够解了蓝家的困境,蓝业珍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此时此刻,她不是不知道,这一场婚姻注定是不美好的,但是为了生计,为了这个残破的家,蓝业珍答应了。
李家似乎知道蓝业珍一定会答应,所以在上门说媒之后,就开始准备了。李定国欣喜万分,去听戏都觉得台上的角儿唱功见长。这场婚礼办得还是很盛大的,在上海滩为人所道。娇艳欲滴的蓝业珍,俊美的李定国,看上去是如此般配。
在看到李定国的第一眼时,蓝业珍的心也有些悸动,英俊的少年往往能捕获少女的心,或许此时的蓝业珍也有些心甘情愿了。蓝业珍的母亲看着女儿走出家门,看着她嫁到了对面的李家,心中是说不出的难过。虽然李定国看起来英俊潇洒,但蓝业珍心里清楚,这样的男子并非能终身托付。
李家虽然是八抬大轿娶回了蓝业珍,但是李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知道,这个少奶奶是花钱买来的媳妇。面对模样娇美的少奶奶,仆人们并没有尊重她,反而跟着他们的主子——李夫人一样,对蓝业珍指手画脚。
嫁到李家虽然衣食不愁,但日子却并不好过。李家是封建的官僚人家,与蓝家不同,李府中的规矩特别多,家庭制度森严,作为婆母的李夫人更是对这位儿媳妇百般挑剔。
不仅如此,李家长辈总以拿钱救助了蓝家说事儿,时不时就把这事儿抬出来,然而这件事在蓝业珍心中却是一道伤疤。当伤疤还没有愈合,还没有结痂,就又被撕开,那种痛苦是无以言表的,蓝业珍越来越无法忍受这个官僚家庭带给她的屈辱感。
蓝业珍在父母的疼爱下长大,性情是极好的,但是面对挑剔苛刻的李夫人,她却倔强起来。每当李夫人提醒她要对李家感恩戴德时,蓝业珍的心中就十分恼火,再加上李家的仆人大都不将她放在眼里,蓝业珍暗火丛生。
起初,她看在丈夫李定国的颜面上,就当茶壶里煮饺子,闷声不说。为的就是待到李定国独过之后,她就能熬出头,离开这是非之地。此时的蓝业珍对李定国还是有情有爱。
即便蓝业珍已经为李家诞下三个孩子,却仍没有换来李家的尊重。
蓝业珍最后还是失望了,不是因为李家一成不变的态度,也不是因为每天饭桌上她吃了几年都没有吃惯的常州烂菜饼,而是因为自己不争气的丈夫。看着丈夫整日无所事事,她几乎盼不到自己能出头的那天,看着丈夫对婆母撒娇耍赖的模样,蓝业珍觉得在这里过的是暗无天日的生活。
李定国是典型的“废柴”,虽风流倜傥却胸无大志。整日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享乐,不想着如何当官,更不思怎样经商挣钱,唯一做的事就是去看戏。看到李定国终日待在家中,蓝业珍也曾替他着急,也想与他谈点什么,但是就连李定国也认定了蓝业珍虽然貌美娇艳,却也不过是自己花钱买回来的媳妇。
没有平等的地位,谈何平等的谈话,蓝业珍此时的生活可以说是在水深火热之中。看世间多苍凉,淡淡叹息,留不住飘过蓝天的云,挽不住划过指尖的风。碧云漫天黄叶肆意,原来又是一年秋季。季节不停地变换着,春过夏初,夏末秋来,秋走冬至,人生就在季节的流转中老去。
百无聊赖的蓝业珍看不惯丈夫的作为,又被李家束缚了手脚,想着当年一同读书的同学,看着如今自己的现状,油然而生的不止是不甘心,还有挣脱现状的决心。蓝业珍知道自己离开李家会有什么样的境遇,但她还是狠心抛下了三个孩子与李定国离婚。
李夫人大概没有想到蓝业珍如此决绝,或许她在心中暗暗欣喜,毕竟既不是门当户对的闺秀,又不是懂规矩的传统女子,走也就走了吧。或许李定国也不舍,但想来也不会太坚决地挽留,像这样无心进取的花花公子,整日流连于剧院中的公子哥,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谄媚的风尘女子。
身上仅有几百块钱的蓝业珍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李家,她不能将自己委屈在李府的深宅大院中。或许每一个嫁入豪门府宅的女子,都有着说不出的痛。很多时候,人们只看到了别人雍容华贵的外表,却看不到内心深处的凄凉。
蓝业珍是个坚强的女子,虽然身上的几百块钱还要贴补家用,自己又没有找到赚钱的事情做,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不在乎世人的流言蜚语,也不在乎李家的冷嘲热讽,就这样痛痛快快地给了自己自由。当时,她要好的朋友也曾问过她如何生活,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说道:“等身上那几百元钱用完了,如果还是找不到活路,就去跳黄浦江。”
经历过这桩悲剧的婚姻,让蓝业珍从此不再做不问世事的女子了。她知道,自由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家中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家庭的担子再次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肩上。
好在蓝业珍在学校时候的人缘特别好,所以很多同学都帮她出谋划策。当然女同学们也有对她这样的决定感到意外的,毕竟在外人眼里,蓝业珍应该是个幸福的少奶奶。蓝业珍走出李家,没有埋怨过李家一言半语,毕竟曾经的路是自己选的,就像这次一样,自己选择的路,就必须自己走完。
或许小的时候,蓝业珍为了看一盆花开,便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待到少女时代,她又想站在蜿蜒的树藤下看葡萄如何从青涩到成熟,觉得时间过得还是太慢了;过了豆蔻年华,入了花信之年才知道,当年的日子过得那般快,快得还不等她摘下一串葡萄,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
女同学们虽然对她离婚一事各有说辞,但都继续为她出谋划策。有的建议她去做女工;有的建议她重新找一个男人嫁了;也有一些女同学认为她应该开拓自己的人脉,应当多认识一些达官贵人,开展自己的事业,还能从中找个如意夫君。听罢同学们的意见,蓝业珍也就有了自己的想法,她不会去做女工,不仅受累而且赚不了多少钱;她也不愿意再次仓促地嫁人,深思熟虑之后,她决定先开拓人脉。
毕竟是蓝和光的孙女,有着和祖父一样的韧性和能力,这位美丽娇媚的“苗王公主”开始频频出入社交场合,通过同学们的引荐,她成了大上海交际圈里的“公主”。生育过的身体有着别样的韵味,美丽的容貌更加如水荡漾,言谈举止间尽显成熟妩媚,却又有着少女般清澈的双眸。
这时候的蓝业珍成了上海交际圈里有名的蓝妮。举止优雅,拥有良好的教养,说话不卑不亢,言谈有礼貌,她成了社交圈里一道风景,很多男人都忍不住围在她身边大献殷勤。
在蓝妮的周围,不仅有徐茂昌、沈长赓、唐季珊、李润身这样的富商,还有青帮大亨杜月笙前后“保驾”。不过,这些男子再好,却也不能与她两厢情愿,许她一世姻缘,直到孙科的出现。这一年,蓝妮二十四岁。
冲出枷锁再现公主做派,一见钟情让爱乘舟
蓝妮就像是一朵绚烂的晚霞,在落日时绽放出迷人的风采,掩盖了琉璃瓦的光彩。
杜月笙是上海滩说一不二的大亨。常常游走于风月场所的他,见惯了风尘女子,或清纯或妖冶,都不足以让他为之所动。但是蓝妮的出现,却像是迎面而来的蒲公英,让杜月笙感到一阵迷茫,这样的女子,看似沉醉在风花雪月中,却又如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于是他心甘情愿地在蓝妮身边鞍前马后,这样的杜月笙让上海当地小报好一阵奚落。
除了杜月笙这样的大亨,唐季珊也为蓝妮而煞费苦心,他是个见到美女就酥了骨头的男人,但他选择女人有着很高的标准,比如阮玲玉那样的美丽女子。当蓝妮出现的时候,唐季珊觉得自己的春天到了,他恨不得日夜厮守在蓝妮身边,但凡蓝妮出席的宴会,唐季珊必定不请自到。
看到这些男人围在自己身边,蓝妮没有因为虚荣而忘了自己的目的,她游刃有余地在男人的圈子里寻找着自己的落脚之处。在积累了大量商业信息之后,她决定在大上海的商业界里大展宏图。
只是这个时候,一场桃花劫绊倒了蓝妮。此时的蓝妮并没有想过爱情这件事,她想的就是如何做一番生意。只是,没有人能够抵挡住爱的脚步,缘分到了,即便再无心也要随舟渡河。
蓝妮刚从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中转身离开,所以她不会轻易地让自己再次陷入婚姻的泥沼。聪明的女子往往都是理智的,在社交圈,她从不谈情说爱,在男人圈里,她不拒绝暧昧却也不接受感情。
作为社交圈的公主,蓝妮却依旧洁身自好,任凭身边的万象丛生,任凭爱慕繁华四起,她内心如初,似是山明水秀的清雅。蓝妮此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应是一个人走过,即便是约好了同行的人,往往都会寻不到同伴的身影,只能在某个渡口独自登船远行。
当一个人不再念想着爱情的时候,爱情便会接踵而来,她以为自己可以如绿柳拂风,如白云游弋一般自在地生活在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中,但是她错了,女人最躲不过的便是爱情。
那天,好友陆英邀请蓝妮参加舞会,蓝妮自然爽快答应了。和往常一样,她选出一件色彩艳丽的滚镶花边旗袍。旗袍勾画出她美丽婀娜的身姿,她悉心打扮,将美目画匀,将红唇涂亮,再喷上香水。一切妥当之后,她便踩着三寸高跟鞋迈出婀娜多姿的步伐,走出门去。
她如同往日一样,不做作不矫情,笑容可掬,脸上的表情刚刚好。刚到陆家,就引起了人们的赞叹,很多熟人向她问好,那些对她大献殷勤的男人们此时正揣着心思,琢磨着如何能约她跳一支舞。这时候,蓝妮注意到一个男子,那个人并不热衷于跳舞,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蓝妮知道这个人一直都在打量自己。
蓝妮不是拘谨的小家碧玉,也不是羞涩的少女,她迎着男子的目光慢慢走近,大大方方地打招呼,这就算是第一次相见吧。原来气质不凡的男子是孙中山的长子孙科,也是孙中山唯一的儿子,自小在檀香山长大,所以思想和谈吐都有些西洋化。
蓝妮虽然读书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打下了很牢固的英语底子,很快就与孙科流利地聊起天。他们说得很投机,蓝妮为孙科渊博的知识所倾倒,在她心里突然就泛起了阵阵涟漪,这个与别人不同的男子,第一次见面就在她的心底留下了痕迹。
同样,孙科也对美丽的蓝妮有了好感,并且在晚宴之后留了她的名片。随后的几个周末,只要有蓝妮出席的场所,就会看到孙科的身影。有时他看着蓝妮在舞台上漫步轻舞,为她迷人的舞姿所陶醉,有时他与她畅谈,被她的谈吐所吸引。因为孙科不是个喜爱热闹的人,所以几次相识之后,孙科就邀请蓝妮到他的别墅一叙。
几次共进晚餐之后,两个人的感情突飞猛进,从指尖的轻轻触碰,到缠绵悱恻的吻,再到共度良宵的夜晚,一场爱情就这样突然地闯入了蓝妮的世界。这时候孙科向蓝妮提出希望她能与自己一同去南京,正为前途无着落而着急的蓝妮听后,自然欣然地答应了。
蓝妮随着孙科到了南京,做了他的私人秘书,蓝妮无微不至地照顾孙科的生活起居,进一步赢得了孙科的好感。因为这时候的孙科是一个人待在南京,原配夫人孙淑英因为不习惯在南京的生活,主动要求回广东照料婆母卢慕贞,两个儿子都在美国读书,孤单一人的孙科难免会觉得孤寂。
正因为如此,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曾想以美色迷惑孙科,面对川岛芳子的诱惑,孙科也动了感情,但此事很快就被戴笠发现,川岛芳子被驱逐出去。戴笠选中了江浙大户人家的女子严霭娟来照料孙科的生活,其实就是让严霭娟来侍奉孙科,以便断了那些企图以美人计混迹于孙科身边的女间谍。
孙科认识蓝妮的时候,严霭娟已经怀孕,所以无法继续照料孙科的生活起居,于是孙科决定请蓝妮来做自己的生活秘书。蓝妮的到来让严霭娟极为不满,这个大家出身的闺秀,人和名字一样清秀娟美,少了些妖冶,却多了些清纯。
这个美丽的女子虽然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却通过自己的美貌与温柔的性情赢得了孙科的欢心,但是,她毕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涉世未深、多愁善感,还有一些书生气。面对这样的严霭娟,蓝妮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毕竟蓝妮已经不是上海智仁勇中学那个活泼可爱、天真无邪的少女了,在经历了家道中落、失败婚姻的痛楚之后,已经被打磨成了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女人。
看着孙科移情别恋,严霭娟除了哭就是哭,心里的酸楚和委屈全都跟着眼泪涌出,每次进家门看到孙科就哭哭啼啼,有时候孙科不在,她就在仆人面前哭。只要一看到严霭娟,不但孙科一脸厌烦,就连仆人们都避之唯恐不及。
严霭娟是个单纯的女子,她本想着自己怀了孙科的孩子,等待孩子生下来,母凭子贵,她再与孙科完成夫妻之礼也不迟,怎知道中途杀出来一个貌美妖冶的蓝妮。严霭娟单纯得让人觉得可笑,即便没有蓝妮,她也不可能与孙科完成夫妻之礼,更不可能将自己与孙科的关系公之于众。
不过,此时的严霭娟最恨的就是蓝妮,她觉得是这个上海来的女人碾碎了她的美梦。面对着有些歇斯底里的严霭娟,蓝妮却是任她骂,任她贬斥,不做任何回应,更不在孙科面前流泪诉苦。在孙科面前,蓝妮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不仅不哭不闹而且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当孙科不在的时候,蓝妮就用甜言蜜语哄得严霭娟团团转。在蓝妮满脸笑容的背后,却一直算计着如何除去这个既单纯又自不量力的严霭娟。她灿烂的笑颜中,却隐藏了最狠的心。这就是她与严霭娟的不同。
其实,当蓝妮看着单纯的严蔼娟时,并不是没有动容过,这个女子像极了曾经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带着梦想、带着对爱情的憧憬和对男人的信任。只是,李家像是一个大染缸,为人狠毒的李夫人、做事阳奉阴违的仆人们,让纯真善良的她感到窒息。

内容简介

细数6位民国名媛于风雨飘零中谋爱亦谋生的一生!
她们是爱情与婚姻中的第三者,在爱里挣扎迂回。
林徽因、王映霞、孙多慈、高君曼、蓝妮、何蕙珍,
徐志摩、郁达夫、徐悲鸿、陈独秀、梁启超……
才子与佳人,阴谋与爱情。
她们的故事或悲痛或哀伤,或热烈或倾力,用毕生写一个情字。 当爱情败给世俗,当激情输给岁月,谁来为爱情买单,谁来为佳人嗟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