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守约.pdf

谁在守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一位优秀共产党员勤政为民、克己奉公的一生;
2、一种坚守信仰、廉洁律己、不改初心的人生抉择。

作者简介
陈亚珍,女,1959年出生,山西昔阳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晋中市作协副主席、影视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国家二级编剧、《乡土文学》副主编。著有长篇小说:《碎片儿》、《神灯》,曾分别获得北方地区优秀图书一、二等奖;《十七条皱纹》作家出版社、台湾秀威出版社分别出版发行,并获得第二届赵树理文学奖;长篇纪实文学《陈荣桂与陈永贵》(京华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玫瑰:撒下一地殷红》(中国戏剧出版社),长篇纪实文学《谁在守约》(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以及中、短篇小说、散文若干。散文选入多种选本,其中《我想对你说》入选《2004年我最喜爱的散文100篇》和《致爱人》两个版本。并著有《苦情》《路情》《唢呐魂》《地委书记》等五部电视剧。

序言
序 篇
在人世间,足以让我敬畏的两种事物是:天上的星空和地下一个人内心的道德情怀。为此,我愿自己永远有着孩童般的天真,不被世故的朽气所熏染,不被功利的喧嚣所惊扰,从而在暗夜里,静静地整点星辰⋯⋯
——题记

又是下雪的日子,这场雪是十年罕见的大雪,米粒大小的雪沙沙沙地响着,一层盖过一层,世界成了一个颜色,它白得耀眼,白得让人揪心,白得让曾经有过的记忆拥挤不堪。街上的人已然很稀少,没有特殊情况大约都在围炉低语,或是卧床熟睡。可我却站在旷野里,静静地听雪,也许没有人知道我听雪的意义,更不知道雪会给我带来极大的抚慰⋯⋯
十八年前,也是这个月份,是我接到调令到新的单位工作一年之后的初冬,树上的叶子还未彻底被寒风扫尽,人们还没有准备好这么快就进入冷冬,不可理喻的苍天却突然下了一场豪雪,一如今冬这场大雪,一夜之间就给大地盖了一层雪白的棉被,容不得任何异质侵入,即便人类从不吝惜对大地进行破坏性活动,但还是无损于她洁净的品质。
记得那天早晨,我踏着厚雪到机关,为一天办公备好开水,打扫了室内的尘埃,正准备坐下来工作,办公室的同事破门而入,说裴书记昨晚“没了”!
我莫明其妙地问: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
听说前两天住了院,昨晚胃动脉破裂,死了!
死了?我被惊呆了!
泪水几乎没给我打一声招呼,便如喷涌而出的瀑布轰隆一声跌落下来,泪水像瓢泼大雨令一个世界化作汪洋⋯⋯我拔腿朝医院跑去,我想知道这是否是真实的情况。得知裴书记已进了太平间,在踏雪寻找的途中我摔倒两次,手关节碰破一层皮,血一直在流,但我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只觉得脚下空悬,心在不停地揪扯⋯⋯
太平间的看守人是一个老者,他看到我泪人般的样子,产生了极大的错愕,他应我的要求打开太平箱,我真切地看到你双眼闭合,口溢鲜血,真的是“没了”!我的泪反而凝住了,心头一片空白,朽如一截枯木。
停尸房的老者问我,你是他什么人?
是啊,我是他什么人呢?我茫然地瞥了一眼老者,没作任何回答。我想,我是一株禾苗,一株被逝者“破格栽种”的禾苗。说你是我的开垦者是对的,是你把我视为文学的种子,耕种到适宜成长的土壤里。我们的相遇,缘于一部电视剧《苦情》,此剧是刚成立不久的电视台与我共同创作的,它竟在当年拿到两个省级以上的奖项。这对我与电视台都是不小的鼓励。而你说你看了两次都流下了眼泪⋯⋯
但我并不知道会因此改变我的命运。没有人认为我的理想与梦幻有什么价值,或者能走多远。无论是外界还是家人,都把我视为异端,都认为女人的本分应该是相夫教子,考虑柴米油盐,实在地生活,追求望都望不见的梦想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因为它不可能给家庭生计带来多少补益。
我也常常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困惑、徘徊,也常常被疑虑撕裂得苦不堪言。是你肯定了我的梦想,并以足够的自信对我说,你的情操、思想、精神都是特别的。你说,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勤奋好学夜夜坚持写作,而且给咱们地区争了这么大的荣誉。你说,社会主义社会嘛,人才永远是畅通无阻的,去文联发挥你的才华吧,你是这么有毅力。
我不知道命运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在疲于奔命的时候,我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张属于我的写字桌,心无旁骛地在纸上驰骋万里,不用担心上班迟到,不用担心领导训斥不务正业。于是,你就像我人生道路偶遇的奇迹,我的梦想成真,竟完全在意料之外。这对于一个平民阶层的人不能不视为天方夜谭。你没有抽过我一包烟,也没有喝过我一瓶酒,更没有请你赴过一次华宴,甚至不接受我一句感激之言。
破格录用人才,人尽其能,因人制宜是你执政时期的大胆方略。科技、文化、政治、企业无处没有这样的事例。你说:“社会是金字塔,选拔人才是重要之举,但还得慧眼识金。”于是你不仅大胆选用还要不定时跟踪追迹。不仅给予适宜的环境发展,还要在思想人格上引导和校正。爱民是政治的普世精神,择选人才是促进社会进步的手段。政治是人文科学的集中表述。人性是一切“党性”的基础,正确的党性当是人性的更高层次;错误的党性是无人性的。而党性是人性的最高体现,二者合一是历史之功,二者剥离是历史之罪!你一生都在做着人性与党性高度统一的努力,但是实现这个终极理想需要时间,需要探索⋯⋯
然而,如此不懈的一颗心,却在不期中逝去!如此闪耀的一颗星,却轰然陨落,我望着翩翩舞动的雪花,那会不会是星石雨?会不会是上苍为陨落的星石举行隆重的祭奠?是群峰、川谷、树木、高楼敬献给你的一份崇高的礼仪?
“不要对我个人感恩戴德,正道酬勤,这是你个人努力的结果。”
我禁不住仰望苍天,泪水在不期中光顾。人们的习惯思维是“天道酬勤”,可你却非说“正道酬勤”,是的,既然人类有了建制,正道酬勤就是正本清源。靠天是宿命的。因此“正道酬勤”像天籁之音,如一曲荡涤我心灵的激昂的主旋律,为我筑起了坚不可摧的信念!而社会的浊流每时每刻都不忘记冲击它的真谛,既然正道酬勤是真理,为什么比拼的多数不是诚实的劳动而是心术与心机?奔向目的的条条捷径,爬行的多是无法站立的蝼蚁?权力成了金钱的工具,人都沦为金钱的奴隶,尊严可以忽略不计,谄媚占据了所有的表情,奉承淹没了正直的声音。依凭了这些表情和声音,工具与动物之间的关系,竟然堂而皇之得了“正果”。恶的势力,恶的人性使投机取巧、专营倾轧的恶习被预先谅解,被卑鄙赦免,且竟签署了畅通无阻的许可证。我曾经质疑:既然做一只蝼蚁如此轻松,做人的意义还存在吗?当我看到正道上稀疏的人影,撒落着一身的疲惫、困惑、无奈,只能同病相怜地浩叹一声:人间馈赠给正直者最频繁的礼物是“困境”!在势与利面前永难突围。
这让我幡然醒悟:“正道酬勤”很有限,所以人们才做为梦想依赖天道的公益。这是一种无奈的叹息!
人生的意义,最艰辛的过程不在于仅仅安置好生存的肉身,而心灵的神态需要一生艰苦卓绝地建筑,包括,孤独、寂寞、委屈、失利、误解、嘲讽、冷遇、暗算⋯⋯你这一生不就饱含了这一切辛酸吗?可你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方向,你是弱者的阳光,是勇者的灯塔,是恶者的匕首,是浊者的清泉。
因为“反腐”,你遭受贪者的嫉恨,使用利器恐吓你、威胁你。你只是淡然一笑,这种鄙视的态度使恶者胆怯!恶势力可以使你痛苦,却不能征服你的灵魂。看到老井娃上不起学你又两眼含泪,从自己的囊中掏出薪水竭力援助,这绝非是为你的政绩涂金抹银,而是一种自责⋯⋯
你是个殉道者,你有人的哀怨,有对亲情的柔肠,有最细微的感触,你常常激动,常常流泪,但你在责任与原则面前从来不懦弱。你是一个有人气的英雄,你身后留下一片“清官”的赞誉,这是中国民众最高的礼遇。于是来自各方的民众,在殡仪馆的万人追悼会上,我听到了一片呜咽,那时候我的泪不是孤立的,我的泪水和很多有良知的泪水融在一起,撒落了一地,在追悼一个生命的亡失,一颗灵魂的升腾,一块巨大的星石轰然陨落的痛惜。我看到雪野里遍布着旗幡、花环和长得无法望到尽头的挽联,这都是民间对逝者的告慰。
说你是我的精神导师也许更贴切!
因为你身上的正直与光明,自律而廉洁的美好品质,工工整整地书写在我人生的底片上,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思维方式,你就像在圣坛里取了一杯甘露浇灌了我的心灵,使我越来越沉浸于那种普世的爱与善的情怀之中,它竟成了我心灵的朝拜,每每在生活中触碰到这样的灵魂,我就像孩童捕捉到了一丝和暖的阳光般地激动不已。而精神是个看不见的无极,但“正道酬勤,一丝不苟。”是人类的根部力量,它就像注入我生命中的一针强化剂,通过条条血脉的融化,最终成为我内心的法则。在这产生无穷欲望的时代里,无论多么灿烂的诱惑,无论投奔的捷径缩减多少艰辛的路程,我都无力更改你注入我心灵深处的那一丝幽光。
当然,社会的浊流也曾使我迷乱,落寞,怅然,甚至坚持不住⋯⋯凡夫俗子皆为名、利而争,我又能超脱到哪里去呢?然而,市井贱夫皆可能成为高官、奸商、阔佬,但知识分子所坚守的独立精神并非人人可及。
因此,我想:黑暗是因为缺少光,我们应该研究光,而非是黑暗!
翻阅历史,没有哪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不是一生在竭力摆脱身外的诱惑,世间的虚荣,以及恶势力的负面侵蚀。困境是思想者的摇篮,追忆痛苦,我感到了一种快乐,因为我完成了一次心灵革命,挣脱了制度奴隶的勒绊,警惕自己变成一条贪图名利的可怜虫。
当我战胜了痛苦,心灵趋于明净,才知道从古至今蹚得都是同一条河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清是上帝赋予人类的善念,浊是潘多拉魔盒带来的恶果。两者对垒,从来如此。
你说:“正道酬勤,一丝不苟。”
老子说:“清净物之正。”
南华真人说:“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
禅宗大师说“以己度人,以觉觉人。”
依托这些伟大心灵的至理,我懂得了精神之重,人格独立之尊。我没有勇气去充当精神无能者所扮演的角色,参与预先编好的剧作,为伪设的虚荣丑态百出,因为我无法与心灵那一缕光亮作最后的告别。当然,选择本身就带有堕落性!但,选定最终的结果就是一种胜利!超越自我,建筑自己内心的寺庙,把善与正直留住,当以一生的修炼。
面对市声如潮,我背起行囊,我告别了浮躁,避免被热浪同化。在很大程度上我摆脱了生命的小寂寞,愤世嫉俗不再浮于浅层,而是渗入骨髓,特立独行是生活过程中的一种积累,一种抉择!不是无奈,不是消极,更不是自慰与自娱。
艺术与宗教的品质不尽相同,但都需要精神力量抵达极致,当市侩与贪婪的浪潮劈碎了大地,只要你的心灵还有生还的力气,就不得不划一叶独舟去守护最后的坚贞与忠诚。我越来越觉得这是我生命中的一次重要的记载。
于是我渴求清凉,从物理根治的原理,有了喜欢冬天的理由:盼雪、听雪、赏雪。雪,匍匐于大地,永远与泥土相随相伴,它是朴素的也是虔诚的,它从不以任何一种理由企图衬托它的威仪,宣示它的伟岸。它是静默的,它对上不媚,对下不骄,它只与普泛的生命同甘苦,既然上苍把它降临人间,脚踏实地,以净洁,以朴素,以正直,以勇敢,情愿消化自己,滋养万灵而不宣。于是,我爱雪,赏雪。雪成了我心中精神的象征!它净洁、湿润、宁静、坦荡、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雪,可以扫除我脑中的朽气,强化心灵的泰然,注入思想的锐气,在凛冽中保持清醒的神态。
一望无际的雪白,就像为大地涂了一层膏脂,把疮痍般的污浊让它们一并弃权,就像上苍挥了一支豪笔,轻轻地一抹,为我的寻求与等待,为我洗涤灵魂的这一刻,开辟了一条没有路障,没有断裂,没有藩篱的路径,让我顺利通往精神家园。这里没有失利者痛苦的呻吟,没有获利者得意的狂呼,这里唱着一曲宁静的歌谣,洋溢着独特的气息。如果可以,如果可能,多想截断归途,让我永远驻守在宁静中享受宁静,真正的善与美需要独守!
感谢上苍能有这么一种大度,撒落这么一场豪雪,把世界清理得如此干净,让我驻足在精神家园里,沐浴丝丝清凉,从而充分激活了我的记忆,面对一个肉体已故而精神保鲜的灵魂,倾诉我十八年的体验和思索。
我孩童般地仰起脸,雪花如羽毛般片片坠落,我的脸颊、头发、睫毛都染上了洁白,我的唇不时被清凉的雪花亲吻!
天地间一片肃静,冷风刺骨我却浑然不觉,我在静寂中捕捉,在热切中等待,于是我听到了,我听到一个精神足音朝我走来,伟大的灵魂是不朽的!
无论活着还是逝去,都可以与其交谈与对话!
我看到了,我看到你慈和、亲切的音容笑貌,看到你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神态,一股暖流缓缓淌过,浸润了一颗疲惫的心灵;我还看到,山川群峰之间,寒雪压顶的青松挺拔的雄姿;荒原与废墟中凸现出一颗稀有的灵魂;在天地之间伫立着一尊伟岸而宏阔,洁白而透亮的浮雕⋯⋯
我还看到很多很多,我也听到很多很多,但我说不出。这一刻主要是感激。再也没有比感激的心情,更能帮助我、支持我很好地做一个人!为了精神的成长,我坚信冥冥中,你的手在为我开启智门,帮助我收心敛性,很好地坚守内心所存的善念,让真诚和朴素,诚实劳动的好德行永远不要离开我⋯⋯

文摘
第一部 创世年的开悟
你在战乱中降临人世,第一缕耀眼的曙色给你以开悟。创世的人们告诉你:你是受欺压的百姓,跟随创世的人们,你必有衣穿、有地种、有房住,消灭贫富差别,消灭压迫与被压迫,为劳苦大众服务,成为这块土地上的主人!抱定这个选择的结果,以求灵魂的升腾!
——题记
第一章
1
裴氏家族的荣耀,是在那个下午开始的。
而这种荣耀是裴庆生的父亲裴玉成一生值得炫耀的骄傲!
那个下午,他在不经意中领回一个殷实人家的漂亮女子。没有婚礼,没有嫁妆,他们全部的仪式就是裴玉成手拉着女子从长治北城街徒步走回北石槽⋯⋯
女子低着头,像早春带露的梨花,面容白皙,略带隐隐的哀婉⋯⋯在被男子拉着往前走,她不时回头张望⋯⋯
一路上招来若干惊讶的目光,不认识裴父的人们,有些莫名其妙,认识的人就忍不住问,玉成,这是拉着谁呀?
媳妇!
问者一迭连声,啥、啥?没听你说,咋就领回媳妇了,你成精了吧,哪村的?
长治城北大街郭掌柜的女女。
郭掌柜?呀呀!这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女啊!
于是从城街到村街,一对男女如同一对硕大的蜘蛛,目光如同蛛丝扯起了一个巨大的网,人们互相传颂,汇流而来跟随其后,竟成了北石槽最为特别而隆重的婚礼。
裴父裴玉成拉着裴母郭秀梅来到一所低矮的破窑洞面前说:
到家了。
女子站在门外看看,这是一孔一门进去,两耳窑洞,没有院墙,更无讲究的影壁,四面用荆棘围成了一个篱墙算是一家人家。一个强大的“穷”字如同红色的光波传进了女人的大脑中,女人的眼圈红了。
裴父拉着女子进了门,向全家人庄严宣告:我领回媳妇了!
全家人闻此宣告,震惊成一片木鸡样!
狭窄的窑洞,光线很暗,女子进了屋,满屋里烟味,呛得吭吭了几声,定眼看见屋里除了几个大小不等的瓦瓮瓷缸以外,连一个像样的箱子柜子都没有。而所谓的窑洞,低得坐在炕上,头就快要碰到了窑顶,个子高的人进门须得低下头,因为穷你必须处处低头,女子流泪了⋯⋯
全家人被这突兀的事件搞得措手不及,追根究底才知道裴家得了个大便宜,而且此便宜心安理得,丝毫不损裴氏家族的声誉。于是在北石槽村一时传为佳话⋯⋯
一年后,也就是1936年10月16日凌晨,未来的晋中地委书记裴庆生,就降生在长治东山脚下这个狭窄的村庄里,因形似水槽取名北石槽。
裴氏家族不是北石槽村的坐地户,老爷爷那辈人从山东逃荒落脚此地,没有厚实的家底,全家七口人只有薄田十三亩。三家农户共用一头驴。这是从河南迁居而来三代人置下的全部家产。裴庆生的父亲在家排行老大,虽然家境贫困,但生活还算安宁,十三亩薄田无法使全家饱腹,为糊口,18岁参加了国民党冯玉祥的部队,在部队服役两年曾升任为下士,之后,回乡务农。裴庆生的二爸、三爸、小爸为生存分别参加了八路军和新四军。
裴庆生是他们这一代人的第一个男丁,全家人宠爱有加取一乳名叫金锁,既有渴盼富贵的寓意,也有长命百岁的期望。
可是他的父母在老年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儿子会先他们而去。裴庆生与父亲相继在两个月内无疾而终,临终老人家还依然没有意识到他的大儿子已经入土为安,由于裴庆生长期顾不上回家,老人家就常自言自语地说:去晋中工作了?唉!尽忠,尽忠,(晋中) “尽忠”不能“尽孝”,自古不能两全啊。
老人仿佛是个先知之人,真让他一语成谶,他的儿子因尽忠永远不可能回来尽孝了。
他的母亲却好像心知肚明一样。但还是明知故问:
说你爹死了,金锁不回来?
大家说,他出国了,回不来了。
这么大的国家住不下他,跑去人家国家做甚去了?
“公家人”就是这样,出去考察学习。
母亲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不言语了,目光却拽出无限的忧伤,但她愿意相信“出国”的说法。大家发现她饭量下降了,总是一个人发呆,还常常叹气。想从电视里看看儿子的踪影,孩子们说电视坏了不能看了。当时裴庆生的事迹正在广播、电视、各大媒体传播,为了母亲的身体和心理承受力的考虑,家人把一切消息封锁。幸亏老人不识字,只要封锁了电视,她便不会从别的媒体得到消息。但老人却从此走进了思念的深处,很少问起大儿子的下落。
有人说,金锁可是个好孩子,光尽忠了。
母亲说:唉!“忠、孝”不能两全啊!
金锁可是咱村最有出息的孩子了,全省都学习他是好干部哩,这可都是你的功劳,也是咱全村的荣耀哩。
母亲苦笑一下,眼里却有泪光闪烁。
谁也不提大哥的事,母亲也不提,好像彼此心照不宣。全家人避开母亲哭泣,对着母亲都是笑脸,母亲看他们笑,她也笑,但谁也不知道母亲到底知不知道实情。
父亲故去三周年时。母亲又问,金锁出国还没回来?
出国了,哪能说回就能回来。
母亲脸上游离了一部分丝丝缕缕的复杂神情,从此再没问过。
十三年之后裴母病故,临终前抓着裴庆生的妻子原玉兰的手说:金锁还不回来?
媳妇原玉兰说:他回不来了,要能回来他早就回来了。
母亲“哦”了一声,眼里流出了两行清泪,闭上了眼睛,带着谁也摸不透彻的心永远离开了人世。
2
裴氏家族祖祖辈辈没有做过一官半职,裴母一生从善,信奉佛教,裴庆生三岁那年一个道士路过家门,想借口水喝,裴母热情款待并留下吃饭。饭毕,道士拱手告别时,发现三岁的裴庆生眨巴着亮亮的小眼看他,道士捧起裴庆生方正的小脸说,嗯,天庭饱满,地格方圆,国字立世,这孩子可是个有道之人,但刚性太重,唇齿之间有犯上之相,且养柔德,将来必成大器。无量天尊!
母亲听后,说尊师说的话俺不明白,能不能给写下来?
道师说笔墨不可随留,天机不可泄露。好养好养,光耀门庭啊!
道士走后,裴母抱住儿子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问村里有文化的先生说:“大器”是甚?先生说“大器”就是酒盅和大瓷的关系,也就是成“大事”的意思。
哦!
裴母点点头,像是得了秘传一样,从此便开始有一个美好的梦。
裴庆生出生不到一周岁,日本鬼子开始侵略中原,鬼子出没无常,全家人居无宁日。每一天都能嗅到血腥的味道,常常是叼住母亲的乳头就听有人喊:
鬼子来了,各家坚壁清野,快逃啊!
于是他和很多很多刚出生的婴儿和正哺乳的母亲们一道奔波在山沟里、岩石下躲避战乱,那时候,天上的敌机就像一只只大鸟,铺天盖地,翅膀一歪就下无数的蛋,这“蛋”落在地下轰的一声炸得山河崩溃,天地倾斜。在这种年代谁能顺利存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裴庆生大一点的时候,爱听说书唱戏,大段的戏文都能背下来,喜欢戏文里的岳飞、罗成、程咬金。
有一天父亲赶着小驴车去外祖母家,刚走到城门口鬼子拉住小毛驴让父亲给他们送东西,父亲说到城里有急事不能送,结果就挨了一顿枪托子,倒在地下人事不省了。
裴庆生推着父亲的身体“哇哇”大哭,母亲怕儿子又遭不测紧紧抱在怀里一动不敢动,恰好遇上村里的熟人才偷偷地把他们送回家。父亲的脸肿得像一盆发面,腿疼得几天不能动。
裴庆生问母亲,为什么鬼子来我们中国?为什么中国人不敢打鬼子?鬼子却敢打我们。
母亲说,这是朝廷想的事情,小孩子家不准瞎问。
他说,我长大一定要像岳飞那样厉害,打走日本人。
母亲说悄悄点,摸摸你有几个脑袋,能得你上天呀。
裴庆生“哼”了一声,不服气。
3
裴庆生小时候多数时间都在外祖父家度过,外祖父是长治城北街的一个小业主,手工擀面工,因为把秤公道,善布施,人们都尊称为郭掌柜,也称郭善人,远近有名。舅舅是个店员,家境虽不十分富裕,还算殷实。家有一女,懂事贤惠,因是家中老大,织布缝衣样样精通,街坊邻居人人夸赞。门当户对的人家早有媒介,只因年小郭掌柜还未允诺。
那一天外祖父闲来无事,到邻街的棋牌馆看棋,见一位年轻人棋艺高强,出牌干脆利落,顿生敬意。看得正起劲,有人起哄让郭掌柜上场来一把。外祖父因多年未有棋逢对手的快感,便跃跃欲拭。
众人说,下个赌注,不然没意思。
年轻人说,他就有两孔土窑洞,万不敢拿祖业开玩笑,下赌注玩不起。
外祖父见惯了哭穷的富豪,越是稳重的富家人越不露富,见眼前的年轻人身板模样颇有几分坚定果断的英武气,就以女儿做赌注。有人证明说,郭掌柜的女儿心灵手巧,能织会绣,是一等的闺秀。年轻人就动心了,要说拿聘礼娶媳妇,他这辈子也不敢想,除非一分钱不要,媳妇就能坐在炕上,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万一输掉,一家人往哪里住,回去父亲非打死他不可。
可众人已不容他多虑,说是好汉就来一场,不是好汉就爬着出去。郭掌柜给谁打牌呀,有种的就痛快一下!
众人齐喊:来一下、来一下!
局面一下子僵住了。
年轻人争强好胜,一冲动拍案而起!说三把论输赢。
紧张的气氛像上了弦的钟表,“嗒嗒”有声地扯紧了每一个人的神经,外祖父第一把得胜,信心陡增,二把失利仍不打紧,三把定输赢。看客们越围越多,时间声急响烈地行进,外祖父额头上渐渐渗出汗珠,因为这一招决定着女儿的命运。年轻人脸色涨红,因为他身负着祖产的存留。
等到一声喝彩!
外祖父跌坐在椅子上不言语了。
年轻人却笑逐颜开了。
这个幸运的年轻人就是裴庆生的父亲裴玉成,他就是用这样的办法娶到了长治城殷实人家的女儿。有明眼人说“玉成、玉成”,真是主上有灵啊,这名字就封死了。棋牌社的那副牌是玉制的,遇“玉”而成啊,这是天意!
外祖父得知年轻人果然是两孔土窑,十三亩瘦田,齐肩膀四个男丁,此外,家境一无所有,他心颤了!说这么薄的家境也敢进赌场?但小伙子事前没说假话,起码是个实诚人。外祖父在长治城是说一不二的义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
女儿嫁出去,他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女婿的做派为人他是满意的,就是家境太亏女儿了。
他的女儿才仅有十六岁,十七岁生子,因年轻无知难以料理孩子,他的妻子只得帮助女儿带孩子。
裴庆生两岁时,母亲又生一子叫银锁,外祖母便基本上成了裴庆生的全职保姆。舅舅家也就成了裴庆生的常住之家。

内容简介
《谁在守约》以“人民好公仆”——裴庆生的生命轨迹和工作历程为主线,通过他生前书信、日记、论文和妻子、儿子的笔记等,发掘了大量真实生动、鲜为人知的素材,多角度、多侧面地表现了裴庆生同志无私无畏、勤政廉洁的品德,严于律己、以身作则的人格魅力,反腐倡廉、造福一方的执著追求,以及跌宕起伏的人生历程,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谁在守约》是一部紧扣时代、激励奋发的主旋律作品,同时也是一部内容厚重、思想深刻、人物形象鲜明的上乘之作。它弘扬主流价值,同时具有高超的艺术表现力,读之不仅可以获得思想的启迪,还可以受到情感的洗礼。它具有极强的教育价值,而且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冲击力,读之让人获得思想性、艺术性的高度统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