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久违的爱.pdf

你好,久违的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花火最畅销书系【一爱倾城】首部颠覆初恋的催泪大作
程天佑的此情不渝+何以琛的冷情决绝=让你又爱又恨的简常睿
久违三年的唯美初爱,却在“意外”重逢的那刻,彼此陌路。
如果我们的遇见竟是两败俱伤,我宁愿此生不复相见。
灵气才女文艺 用文字带你途径《下一站,幸福》
这场生命里久违的相遇,足以煽动你一世的悲伤

名人推荐



久违三年的唯美初爱,却在“意外”重逢的那刻,彼此陌路。
如果我们的遇见竟是两败俱伤,我宁愿此生不复相见。
这句话写的真好,感同身受。
——读者 宋妍

总有一段爱情,你以为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淡忘,却没想到记忆那么短,回忆那么长。
听说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绕多大的圈依然会回到彼此的身边。——读者 波拉古


我从来没看过这么痛彻心扉的爱情,没法幻想过这么深刻的背叛。作者丝丝入扣的文笔让我看到了一个绝望又感伤的世界。——读者小A

媒体推荐



久违三年的唯美初爱,却在“意外”重逢的那刻,彼此陌路。
如果我们的遇见竟是两败俱伤,我宁愿此生不复相见。
这句话写的真好,感同身受。
——读者 宋妍

总有一段爱情,你以为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淡忘,却没想到记忆那么短,回忆那么长。
听说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绕多大的圈依然会回到彼此的身边。——读者 波拉古


我从来没看过这么痛彻心扉的爱情,没法幻想过这么深刻的背叛。作者丝丝入扣的文笔让我看到了一个绝望又感伤的世界。——读者小A

作者简介
文艺,湘籍女子,博士学位,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硕士毕业于重庆大学,爱好文学创作,业余写书。著有《若是远离》《花芊喜事》《木兰,不要!》等作品。

目录
楔 子

第一章 “蓄意”的相遇,原来只是陌生人

第二章 再次见面,居然是我抵债为奴

第三章 长得再像也不可能是我的妮妮

第四章 难道我始终只是她的替身?

第五章 万能悲催替身女友首次出镜

第六章 睿,连你也不认识我了吗?

第七章 原来自己真的是已经爱上他了

第八章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小狐狸
第九章 我不要做她的替身!我不要!

第十章 我爱你,我自始至终都是最爱你的

第十一章 我们的回忆那么短,记忆那么长

第十二章 那片银杏林,是我一生最美的回忆

第十三章 我还在你身边,我还是你的睿

第十四章 最深的伤害莫过于被深爱的人背叛

第十五章 最残酷的真相,竟然是两败俱伤

第十六章 终于,我还是要再一次离开你了

你好,久违的爱

番 外

文摘
商凝穿着婚纱,茫然地看着投影在雪白幕布上的照片,一张一张,全是简常睿和甘霖。今天本来是简常睿和她的订婚仪式,她一人在休息室里枯坐了一天。眼看着都要到中午了,还没有人来领她过去。顾不上被人嘲笑的可能,她走过去打开休息室与宴会厅相隔的门,却惊愕地发现偌大的宴会厅一个人也没有,就连简常睿也不在。
空荡荡的大厅中只摆着一个投影仪,并在她进来后开始播放照片,一张接一张。商凝的思维也跟着照片混乱地跳跃着。甘霖和她长得如此相像,连她自己都要产生错觉了。她喃喃地说:“不公平,这不公平。我不是甘霖,为什么你要恨我?”她踉踉跄跄地往后退,转身打开门,跑了出去。
隔壁的宴会厅传来了柔和欢快的音乐,里面有司仪大声地说:“有请今天的主角新郎简常睿,新娘季敏雯!”
商凝的心似被谁狠狠捏住了一般,瞬间便痛得她不能呼吸。她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敞开的门。宴会厅里面热闹非凡,宾客的欢笑声像是在嘲笑她一般一阵阵地传入她耳朵,刺得她的耳膜发痛。商凝强忍着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原来如此,他竟然这么羞辱她!许她婚期,却让她一人凄凉地守着空荡荡的大厅,看着他与他旧爱的照片,听着他与别人在隔壁喜结连理。她咬着嘴唇转身跑向电梯。眼泪模糊了双眼,她慌乱地按着电梯按钮,恨不得能立刻从这里消失。
电梯门开了,商凝跑进去,背靠着光洁如镜的华丽电梯壁无力地瘫坐了下来。她蜷起腿,抱着手臂,缩成一团。这些日子简常睿忽远忽近、忽冷忽热的奇怪举动原来是因为这个。他从头至尾都只是把她当成了甘霖。他怎么可以因为找不到甘霖,便把他心里对甘霖的怨恨加诸在她身上!这不公平!
电梯忽然抖动起来,抖得连沉浸在悲伤中的商凝也被惊醒。她站了起来,抓紧了扶手,贴在电梯壁上,惊慌地看着周围。电梯忽然飞速地下降,商凝口中的尖叫还没有发出来,电梯便发出一声巨响,重重地落到了底部……











01

秋日暖洋洋的,已经成熟的金黄麦子在微风下泛着浪花。一望无垠的麦田波涛起伏,金光闪闪,随着微风带来了麦秆的清香,令人沉醉。宽阔的高速路像是条黑色的绸带铺在黄灿灿的麦浪上。
一辆手动小旧捷达正在“绸带”上慢慢地跑着。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漂亮的女孩正对着遮光板上的镜子涂口红。她细细地描绘完自己精致的红唇之后,用涂了睫毛膏的漂亮眼睛对自己抛了个媚眼。
开车的女孩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啧啧,胡浅浅,还好你是对着镜子抛媚眼,不然,不知道又有哪个男人要瘫软在你面前了。”
胡浅浅合上了遮光板,用精心修饰过的指甲挑起了开车女孩的短发说道:“商凝,不是我说你,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为什么整天把自己弄得这么……这么……”
胡浅浅漂亮的脸拧成一团也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商凝。
商凝忙接口道:“朴素。我这叫朴素。我单纯、老实,对付不了那些男人,所以不适合像你那样打扮。”
胡浅浅哼了一声说:“你算了吧,你老实?就算所有人都被你无害的外表蒙骗,我也清楚地知道你是个小狐狸!就说今天,如果不是你威逼利诱,那个铁公鸡怎么肯把这辆破捷达车给我们?”
商凝立刻讨好地笑:“哪里,哪里。这都是你胡大美女的功劳。再说,不弄辆车我们今天就要挤公交车去采集数据了。”
胡浅浅用手拨弄了一下时好时坏的空调说:“话说回来,这车实在是太破了,这么慢不说,连空调也不好。”
胡浅浅抱怨的声音忽然被一阵轰鸣声所淹没。商凝转头和胡浅浅满脸惊异地相互瞪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黑色的影子像是风一般忽然从她们后面掠上来,瞬间便赶上了她们,然后险险地擦着她们车子的左边呼啸而过。这个黑影的速度太快了,它经过时所带起来的风像是冲击波一般,让捷达车不受控制地晃了一下。胡浅浅吓得尖叫起来。那个黑影在胡浅浅的尖叫声还没停时便已经成了一个远处的黑点。
商凝耳朵里嗡嗡直响,吓得脸色苍白。她咬着嘴唇忍着尖叫,死死地握紧了已经有些失控的方向盘,往右边一打,踩下了刹车,猛地将车停在路边。商凝握着方向盘,喘着粗气看着前面那消失的黑点——那一辆方才像鬼魅一般飞快掠过的车。
商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安抚自己还在狂跳着的心,耳朵里面仿佛还充斥着方才那辆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捷达车也还在抖动着,像是大地震之后的余波一般。
胡浅浅瘫在座椅上,脸色苍白。商凝转头安慰她说:“没事,过去了。还好没事。”
胡浅浅用手拍着胸脯,吐了口气说:“太吓人了,什么车啊?这么嚣张!”
商凝微微皱眉说:“太快了,看得不太清楚。远看着像是辆黑色保时捷。”
胡浅浅一听,立刻兴奋起来,坐直了身子,指着前面,说道:“保时捷!有钱人!追吧!”胡浅浅如同回到了水里的鱼一样,迅速恢复了生气,脸颊泛出了粉色,眼睛发亮。
商凝叹了一口气:又来了,这个跑车控,只要看见开车跑车的就要跟上去瞧个究竟。商凝无奈地说:“胡浅浅,我们已经追过跑车四次了。一次是个开现代跑车的大叔,两次是开宝马跑车的女人,还有一次倒是个开法拉利的年轻男人,可是又奇矬无比。你确定还要追吗?”
商凝转回头,重新发动了车子。
胡浅浅的脸微微热了热,这倒是实话。可是她还不死心,正义凛然地说道:“其实不是我想追帅哥,我只是觉得他们太嚣张了,开跑车就了不起啊!他们刚才把我们吓得够呛,你就不想出口气吗?想想吧,要是你一辆捷达都把他们追上了,他们肯定要被气死。”
这句话彻底激起了商凝的斗志。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恃强凌弱,还略微有一点仇富的心理。关于仇富这一点她也想不明白,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成见,让她一想起有人开着跑车到处欺负人,就忍不住火冒三丈。
商凝脑子一热,狠狠地踩下了油门,车子轰地冲了出去。胡浅浅身子往后一倒,抓紧了扶手。胡浅浅偷笑,她的激将法起作用了,商凝会拼命地赶上那辆跑车的。
商凝一路狂追,半小时后终于远远地看见前面的那个黑点。商凝咬着唇,死盯着前方,握紧了方向盘,又加大了油门。
胡浅浅开始紧张起来:车速太快了,快得似乎都要飘起来了,车身还在微微地抖着,像是随时要散架一般。而商凝却没有一点要减速的意思。
胡浅浅惊慌地看了一眼商凝,心里越来越害怕。
眼看着那个黑点渐渐大了起来,胡浅浅在心里暗暗地说:不会吧,商凝这家伙真的用一辆捷达追到了保时捷?
离保时捷只有不到一百米时,保时捷忽然又加速,瞬间又消失在前面,不见了踪影。
商凝咬牙又踩油门,车子抖得更厉害,胡浅浅忍不住尖叫起来。
过了一会儿,保时捷又慢慢变大,眼看就要被追上之时,它突然又加速,不见了踪影。
商凝知道,保时捷这是在耍她们。她眯起了眼睛,将油门踩到底不松开,死命握着已经有些不停使唤的方向盘。发动机响得像是一个老头在怒吼一般。
这么折腾了好几次,保时捷忽然在前面一段变窄的路端靠着边慢慢地停了下来。
胡浅浅松了口气。可是眼看着保时捷离她们越来越近,捷达却没有减慢,还是那么快,直直地朝着保时捷冲了过去。胡浅浅又紧张起来,转过头对商凝尖叫:“快踩刹车!”
商凝咬紧了牙说:“踩了,刹车坏了,刹不住了!”
胡浅浅惊恐地看向前面那个渐渐变大的小马标志,尖叫起来。商凝死命地踩紧了刹车,手忙脚乱地将挡位换到一挡,又拉起了手刹。车速终于慢了下来,最后“砰”的一声停住了。
商凝和胡浅浅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冲。商凝扑到方向盘上的时候还想:“这破车竟然连安全气囊都没有,这次死定了。”
巨响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冒着烟的车在吱吱作响。
商凝趴在方向盘上喘着气,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来看胡浅浅。胡浅浅的样子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嘴唇哆嗦着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商凝伸手搂住了胡浅浅的肩膀。胡浅浅个子虽然比商凝大,平时咋咋呼呼的,其实胆子很小。
胡浅浅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还好,刹住了。”她俩同时转头看向前面那辆原本崭新、如今被撞得屁股凹下去的保时捷,然后又不约而同地转回头大眼瞪小眼地对望着:怎么办?又不能一辈子坐在车上,总是要下去面对的。
商凝干干地做了一个吞咽动作,然后拍了拍胡浅浅的肩膀,说:“下去看看。”

02

商凝打开车门下来了,胡浅浅也很不情愿地下了车。
保时捷上的人也下来了。这是两个二十四五岁打扮入时的年轻男人。果真如胡浅浅所愿,都是一等一的帅哥。
一个左耳戴着亮闪闪的耳钉,狭长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鼻梁挺直而秀气,唇边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穿着阿玛尼的最新款褐色外套,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
另外一个深邃的五官轮廓分明,冷酷的薄唇线条笔直,眼神慵懒淡漠,仿佛任何事都提不起他的兴趣。他穿着中长的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要低调得多。
戴耳钉的帅哥问另一个:“常睿你没事吧?”
被叫做常睿的淡淡地点点头说:“霍然,你搞定。”然后就走到车的另一边,背靠在车上欣赏着路边的风景,似乎这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
两人身量都颇高,都有一米七七以上。所以,当霍然站在商凝面前时,商凝立刻感到了压迫感。她握住拳头,才站定没有后退。胡浅浅躲在商凝的身后,悄悄地探出头来看着面前的帅哥。
霍然很不耐烦地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追了我们一路,现在又把我们车撞坏了。”
商凝皱着眉头看着被撞坏的保时捷,说:“谁要你们在道路变窄的时候忽然减速?你们也有错吧?”
简常睿听见商凝的声音,忽然站直了身子,转过头来,望向这边。那张常在他梦里出现的脸此刻如此真实地出现在眼前,他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那个女孩穿着米色的开衫和毛料的半截裙,在秋日的阳光下,微微仰着脸,努力睁大眼睛毫不示弱地瞪着霍然。简常睿死死地盯着商凝的脸,眯起了眼,然后低下了头,慢慢地从那边绕了过来,走到了霍然的身后。
霍然指了指车:“赔吧!怎么说也该你们赔,你们赔得起吗?”
商凝没有注意到简常睿,她的小脑袋正在飞速地盘算着:怎么办?这辆破捷达肯定没有买保险,只能自己赔了。没有办法了,只能尽量争取赔少一点。
商凝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说:“我们只有一半的责任,所以我们只赔一半。”
霍然气呼呼地提高了音量:“明明是你们追尾,应该付全责,凭什么只赔一半?”
一直小心翼翼地躲在商凝身后的胡浅浅这时忽然出声:“我们就是只赔一半。”
霍然恶狠狠地瞪了胡浅浅一眼,胡浅浅吓得往后缩了缩。
商凝像是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挺直了胸膛挡住了霍然的视线:“你们刚才超速,在变窄车道忽然停车也没有打开紧急事故闪灯,是你们先违反了交通规则。就算把交警叫来,你们也要负一半的责任!而且我看这辆破车连牌都没有上,是不是你们的车还不一定。你们确定要叫交警来吗?你有驾照吗?”
霍然气急,他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而且他一次听见有人敢叫保时捷为破车,他眯着眼正要理论,一直默默站在身后的简常睿忽然伸手按住了霍然的肩膀,出声道:“赔一半就一半,我要怎么保证能拿到那一半的赔款?”
霍然吃惊地转头看着简常睿,简常睿一向不喜欢理会这些鸡毛蒜皮讨价还价的事情,特别是面对这种明摆着是来钓金龟的女生时。
霍然疑惑地出声问:“常睿,你……”简常睿看了他一眼。霍然收住了下半句劝阻的话,沉默了。
简常睿脸上虽然微笑着,浑身却散发着紧张和危险的气息,像是一头发现了猎物的豹子一般静静地看着商凝。
霍然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家伙怎么啦?这么两个小丫头,至于吗?
商凝不紧不慢地说:“我给你个地址,你把车修好后,把账单寄给我,再给我个银行账号,我把钱转账给你。”
简常睿笑了笑:“我怎么能确定你给地址是正确的。请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确认一下。”
商凝想了想,转身回到车上拿了身份证,递给了简常睿。
简常睿一直凝神观察着商凝的表情。在商凝将身份证递过来后,他盯着商凝那平静的脸,慢慢伸出手接过了她的身份证。简常睿仔仔细细地查看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出生年月以及地址。商凝,原来她叫商凝。不是的,不是她。虽然声音和长相都很像,却不是她。简常睿的心慢慢地被失望所填满,难怪她看见他像是见了陌生人一般。
见简常睿拿着商凝的身份证仔细地看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霍然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简常睿从沉思中醒来,把身份证递还给了商凝:“把地址给霍先生吧。”说完不再理她们,又转身走到另一边继续去看他的风景了。他一边看,还掏出了手机时不时地拍一张风景图,仿佛他方才的举动只是电视剧中间插播的广告。
商凝莫名其妙地看着简常睿:这个人真奇怪,跑过来看了一下身份证就跑了。有钱人果真都不正常!
胡浅浅悄悄地伸出头,拉了拉商凝,悄悄说:“查他们的身份证,看看他们的全名。”
商凝没有想到,都这时候了,胡浅浅那花痴的心还没有死。她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胡浅浅一眼。胡浅浅脸红了红:“万一是骗子怎么办?”
商凝想了想:也对,万一是骗子怎么办,这些花花公子都不牢靠。她干咳了一声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也要看看你们的身份证。”
霍然冲商凝挑了挑眉说:“看我们的身份证,为什么?”
商凝有些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万一这车是偷来的呢?”
霍然很无奈,他只想快点离开了。他掏出了钱包,找了找,没有身份证。他好像从来都不带那玩意,因为从来没有人敢查他的。他忽然觉得很窝囊,长这么大了,第一次被人查身份证,而且还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他的脸红了红,说:“没带。”
商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板起脸说:“那就连一半都不赔了。”
霍然气急了,尖叫:“你!”
商凝朝简常睿抬抬下巴,说:“他呢?他的身份证也行!”
霍然无奈地转头对简常睿说:“常睿,你带了吗?”
简常睿不耐烦地从上衣口袋里面拿出了钱夹,拔出了身份证,扔给了霍然,然后侧头看着商凝。商凝从霍然的手里接过了身份证,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地查看,想从上面看出来真假。
那副一本正经、认认真真的表情,让简常睿又是一阵恍惚。他忙转回了头,遥望着远处的天际线。这几年自己见到的和她相似的女人也不少,怎么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她来。他自嘲地弯起了嘴角:她现在应该在国外某个地方快乐地生活着,绝不会这么若无其事地站在他面前。
简常睿。商凝看着手中的身份证,觉得这个名字很熟,非常耳熟,在哪里听过呢?
胡浅浅忽然在她后面发出惊叹:“简常睿,简氏的董事长!”
商凝偏过头看了看胡浅浅,难怪自己会觉得名字耳熟了,原来是建筑学的学生做梦都想挤进去的大建筑公司简氏的老板。她暗想,他不会是冒充的吧?这么想着,她忙把身份证举起来,对着光看了看,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霍然发出“嗤”的一声讥笑:“这又不是钞票,还有水印吗?你看完了没有,看完了赶紧还给我。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瞎耗!”
商凝的脸微微热了热,把身份证还给了霍然,严肃地说:“不要以为我们是学生就好骗,你寄过来的账单我会去查的。”
霍然一听她们还是学生,不由得仔细看了她们一眼。
商凝飞快地把自己学校宿舍的地址报了一遍,然后就拉着眼睛还在冲两个帅哥放电的胡浅浅回到车上。
商凝垂头丧气地坐在驾驶座上,摇头叹气。
胡浅浅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没有关系,我也出一半。应该不会太多的。”
商凝瞪着胡浅浅说:“难道你还想不出钱吗?还不是为了帮你追帅哥,不然哪会这么倒霉!”
胡浅浅立刻噤声,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说:“这是简常睿哦!多少女孩子花比这修理费多得多的钱打扮自己去接近她,未必也得到他看一眼。今天他看了你好多眼,你绝对值了。”
商凝快要崩溃了,懒得理胡浅浅了。
前面的保时捷重新发动,呼啸而去。商凝在心里暗骂,这两个人真没有风度,见到她们的车被撞成这样,却连问都没有问一句,果真不是什么好人。
商凝发动车子,车子聒噪地响了一阵就停了。
商凝下车,打开车前盖,胡乱弄了一下,竟然瞎猫碰到死耗子,车子又能发动了。
胡浅浅欢呼着。商凝苦笑一声,瞟了一眼倒后镜,立刻被倒后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她的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污渍,像个小花猫一样。
胡浅浅憋着笑安慰她:“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找不到水,只能到加油站去洗了。”

内容简介
被深爱的夺走了一切,你还会相信爱情吗?如果上帝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再爱一次,还是狠狠报复来讥笑上帝的安排呢?
三年前,简常睿初遇甘霖,以为邂逅了世上最美好的初恋,却不过是命运的捉弄。背叛、谎言、抛弃、消失••••••被深爱的人狠心伤害,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
三年后,一场“蓄意”为之的交通事故,让简常睿遇见了商凝,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却因为商凝与甘霖长得一模一样,命运从此纠缠不清。
为抵债,她不得不答应做他的替身女友,只为了帮他查明真相,却没想到一步步沦陷,身不由己。难道我只能是她的影子?难道你始终最爱的人还是她?
如何才是我爱你,是三年前残留的记忆,还是三年后甘愿被你利用?
她以为他们的相遇是一场美好的意外,却没想到陷入精心编排的报复深渊,到头来竟然是两败俱伤。
总有一段爱情,你以为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淡忘,却没想到记忆那么短,回忆那么长。
听说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绕多大的圈依然会回到彼此的身边。简常睿,我们大概就是如此吧!


你好,久违的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