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概论:流行海外30年的佛学入门经典.pdf

佛学概论:流行海外30年的佛学入门经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推荐1:台湾著名国学大师的经典佛学著作
作者周绍贤为台湾著名学者,师从熊十力、梁漱溟,博通儒、释、道三家学说,曾在多所大学任教,已在台湾出版相关著作几十部,广受好评。

推荐2:海外流行数十年的佛学教材
本书精心整理自作者在台湾多所大学的讲稿,经几十年而流行海外不衰,框架清晰,说理显明,是学习佛学的经典入门读物。

推荐3:涵盖佛教概念、思想、历史、人物、典籍等诸多方面,展现中国佛教全貌
·思想 从四谛、十二因缘、三法印等根本教义到大小乘分裂,再到后期一心三观、转识成智之深远发挥,以及佛学与我国儒、道精彩的相斥相融。
·人物 从安世高、支娄迦谶等第一批来华僧人,到法显、玄奘西去取经,以及梁武帝、武则天等与佛教结缘甚深之帝王,更有王维等众多学佛名士。
·历史 从佛教在印度之起源和几次结集,到汉代传入我国,魏晋佛学合流,隋唐八宗竞盛,宋明禅宗盛行,至清代喇嘛教传入。
·经典 从最早传入之《四十二章经》,到大小乘诸多译经完成和流布,再到高僧倾心所作之注疏,以及数版大藏经的刻印。

作者简介
周绍贤,山东海阳人。幼时便习五经,后师从梁漱溟、熊十力等著名学者。后赴台湾,历任台湾政治大学哲学系教授及台湾辅仁大学研究所教授。
一生治学严谨,博通儒、释、道三家经典,建树颇丰。著有《魏晋清谈述论》、《文言与白话》、《松华轩诗稿》、《道教全真大师邱长春》、《中国文学述论》、《道家与神仙》、《老子要义》、《孔孟要义》、《荀子要义》、《论李杜诗》、《庄子要义》、《列子要义》、《汉代哲学》、《应用文》等书。

目录
推荐序 1
自序 2

第一章 佛教简史 1
一、印度早期之宗教 2
二、吠陀之典籍 3
三、印度哲学之派系 4
四、佛教之兴起 5
   佛教产生之背景 5
   释迦牟尼略传 7
五、佛藏之结集 10
六、佛教之派别 13
第二章 佛家之根本教义 15
一、四谛 16
二、缘起论——十二因缘 18
三、三法印 22
四、八正道 23
第三章 佛法要义说略 25
一、中道 26
二、五蕴 28
  色蕴 28
  受蕴 29
  想蕴 29
  行蕴 29
  识蕴 30
三、业 31
四、因果 32
五、轮回 33
六、三学——戒定慧 37
  戒 37
  定 38
  慧 40
七、涅槃 42
第四章 大乘小乘 47
一、由小乘分出大乘 48
二、小乘三派 50
三、大乘三系 51
  中道宗(空宗) 51
瑜伽宗(有宗) 53
  圆觉宗 56
四、大乘小乘之区别 59
五、大小乘一体 60
第五章 汉时佛教来华 63
一、佛教初来之时期 64
二、西方名僧东来传道 67
三、中土高僧西游求法 70
四、汉世之佛教 74
  佛老并尊 74
  最先之佛经与理论 75
五、结论 81
第六章 魏晋佛学之发展 85
一、佛学与道家合流 86
  养生成神 87
  神与道合 88
二、名士与高僧 89
  道理相通,情意相投 89
  方内方外,品节同俦 90
  论学谈心,俨然一家 90
三、般若学与大乘建基 91
四、结论 97
第七章 南北朝佛理之阐扬 99
甲 南朝 100
一、佛玄并盛 100
二、宋世弘扬佛学之主要人物——谢灵运 101
三、齐朝崇信佛法之中心人物——竟陵王 101
四、梁武帝之笃信佛教 103
五、陈世之三大师 104
六、佛理之研讨 106
  涅槃佛性 106
  渐悟与顿悟 107
  成实之学兴 109
  般若三论复兴 110
乙 北朝 111
一、帝王提倡佛教 111
二、北魏之毁佛 111
三、北周之废教 113
四、佛学与儒学及方术 117
五、佛学之阐扬 119
  禅法 119
  净土 122
  戒律 123
丙 结论 125
一、南北佛学概观 125
二、神灭神不灭之说 126
  形亡神存之辩 126
  报应之说 129
  结论 130
三、三教问题 134
  义理融和 134
  释道相争及反佛言论 136
  结论 141
第八章 隋唐佛学八宗竞盛 145
一、帝王崇佛 146
二、中西名僧译经 147
三、中国大乘八宗说略 150
  三论宗 151
  天台宗 153
  华严宗 156
  唯识宗 158
  律宗 159
  净土宗 161
  禅宗 163
  密宗 166
四、小乘二宗 169
  俱舍宗 169
  成实宗 170
五、结论 171
  天台之圆融论 172
  华严之性起说 176
  玄奘之博学  177
第九章 宋明佛学禅宗盛行 185
一、宋元明清佛教概况 186
二、台宗复兴 191
三、禅宗特盛 194
  宗密所述之三宗七家 196
  禅门之变风 201
  五家七宗 203
  宋元明清之禅元 208
  各宗之融会 213
四、佛学对宋明理学之影响 214
五、明朝四大师 221
六、喇嘛教 223
七、结论 225
第十章 天台、华严教义 233
一、天台思想述要 234
  统摄整体佛法 234
  树立性具圆融 236
  开出一念三千 238
  成就五略十广 239
二、华严思想述要 241
  主倡五教十宗 241
  开显四法界观 243
  提揭十玄缘起 244
  树立六相圆融 246
  成就菩萨十地 247
附:自东晋至隋唐佛教最盛,对于中国文化有何影响 249
一、三教相攻 252
二、三教相融 254
三、僧众杂滥因遭裁汰 260
四、佛教对中华文化之影响 263
五、结论 266

出版后记 268

序言
宇宙之奥理无穷,人心之思想无限。虎豹争相长雄,枭獍反食其母,禽兽固为野蛮之物;人为万物之灵,由理性而发思想,不但求自身之幸福,深知必须“修已安人”,方能共存共荣,此古今圣哲一致之思想。是以纵私欲,擅权势,强凌弱,众暴寡,乃野蛮之勾当,不可以言思想。思想愈高深,人生愈进步,进步之思想即由“修已安人”之道,而达共存共荣之境。
  儒家修己志在用世,佛家修己志在出世。用世与出世不同,然不修己则不能安人,用世出世,皆以修己为本。用世之目的,在乎“兼善天下”;出世之目的,在乎“独善其身”。若欲人人皆得志用世,为天下造福,乃不可能之事;若欲人人皆能抛弃名利,出家苦修,亦为不可能之事。能得志用世者为少数人,而能出家苦修者尤为少数人。不得志而不甘寂寞,则怨天尤人,自寻烦恼,甚至巧事钻营,同流合污,甚至诪张为幻,惑世倡乱。大祸浩劫,胥由此起,何如荒山古寺,长斋礼佛,独善其身乎?是以陋巷安贫,箪食瓢饮,孔子赞颜子曰“贤哉”也!
  一切学说皆为解决人生问题,佛家之出世思想,独善其身,固为解决个人之问题。然个人之问题如不能解决,岂能助他人解决问题?林林总总之人群,如皆能独善其身,解决个人之问题,则政治易于实施,社会易臻昌隆。而况佛家之勖慰人心,引人为善,有助于教化之功,其思想理趣,固非多数人所能接受,即有粗浅之信仰者,由因果之论,得修身之律,其裨益人生岂浅鲜哉?余对佛教作如是观,对一切正大之宗教皆作如是观,故余好作三教一致之论。
  余出自儒门而与佛家有缘,十四岁读《玄奘大师传》,深慕其为人,屡欲出家,因慈母之苦留而止。其时思想简单,出家之动机,只以所睹世路之险恶,人事之烦恼,不愿参入其中,纠缠磨擦,乃窃思以玄奘大师之聪慧,其绝名利之念,修出世之果,且不惮艰险,而只身孤影,远赴天竺,探求真法,则佛门之中必有幽奇之境、绝妙之趣,非世俗所能想像者,当时出家之愿,只如此而发。未遂所愿,故沉落尘氛之中,怀用世之志,抱济时之心,而时不利兮,命运迍邅,饱经风霜,备历艰厄,不惟一事无成,而国破家亡,飘泊海隅,迄今马齿衰老,已近暮年,凄凉晚景,无限怆怀,回首前尘,幕幕悲剧,知有今日,悔不当初。噫!人世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斯观(《金刚经》)”,佛家善说此义,余今始得体悟矣!
  人生之痛苦,由执著自我,执著外物而生。以个人重于一切,故极端为我,此即所谓私欲;以外物为无上之利乐,故贪求无厌,此即所谓迷惑。由私欲而迷惑,则痴心妄想,大胆妄为,因此即坠于罪恶痛苦之中。故佛家之教义第一为破执妄,然破执妄谈何容易!此非道德理论所能化,更非法律制裁所能迫,非佛家般若理智之思想不能照见宇宙之实相、五蕴皆空,了悟空义,则执妄破矣。三藏要典不离空义,明真空始悟妙有,故空有圆融,活泼无碍,乃知真我自然,无入而不自得,于此方可达乎至善之域、涅槃之境,此佛家特有之哲学。余对佛法只有如此浅淡之信仰。
  吾师熊十力先生,精于佛学,尝谓“佛家理境高深,难为赞述”。又谓“读佛书,如入山采宝,必遍历荆棘,而后得宝。佛书中许多空想幻想之谈,皆荆棘也,然其间有至宝焉(《读经示要》卷二)”。余谓其空想幻想可助采宝之兴趣,如白云苍狗,可以启发幽思,如虚籁清音,可以涤除烦虑。其玄谈恢奇,盖如《庄子》之“諔诡幻怪”,有助于义理之衬托。余能领略其趣,而惜对其中之至宝尚未能享用。宋明理学家乃能采取大乘中之至宝,而善为享用者也。佛家之胜义妙理,精微广大,余所领会者,只沧海之勺水耳。今于政大讲授佛学,仓猝之中,撰写概论,简单粗略,只作临时讲课之资料,不足为通人寓目也。
  
一九七三年十月 周绍贤序于国立政治大学

后记
关于佛教研究,曾有学者开玩笑说,其实为最埋没人才之学问,多少聪明学士投身其中,动辄几十年,却少有所成。究其原因,一则佛经卷帙浩瀚,仅概览大藏经便需多年光阴;二则佛教宗派复杂,对同一问题往往有数种解释;三则其义理艰深,语言晦涩,非具备一定哲学素养者不能理解,更不必提其中真伪经混杂、与其他文化相互影响等种种问题。是以研究佛教者虽多,成就者甚少。而要迅速把握佛教整体结构以深入研究,便急需优质的导论式书籍。
近来,市场上佛学书籍日益增多,而众多媒体、名人对佛教的关注与宣传也使其似有成为显学之趋势。然而这种“欣欣向荣”的表象,大部分不过是撷取佛经中的只言片语加以衍生阐发,与真正之佛教相距甚远。而能够较准确反映佛学全貌的书籍却往往因部头过大、语言过于僵硬或学术化而令人止步。为此,我们特从台湾商务印书馆引进这本《佛学概论》,该书见地正确,简约而不失学术性。其作者周绍贤先生,曾师从梁漱溟、熊十力等著名学者,又在台湾数家大学担任教授,讲授佛教、道教等中国传统文化相关课程,学养极为深厚。本书即整理自其课堂讲稿。全书洋洋洒洒二十万字,不但清晰地梳理了佛教自产生到传入我国这一千多年的历史发展概况,也详细阐释了重要的名相概念和思想演变,间杂佛门内外的重要人物和相关典籍。语言简约而不失文采,内容繁杂却框架清晰,再加上作者鞭辟入里、直抒胸臆的精彩评论,使本书兼具学者的严谨与学佛者的豁达,一气呵成、淋漓畅快地展现出了中国佛学的整体面貌,实为走上真正佛教研究之路的捷径之一。
然而学佛如“入山采宝”(熊十力语),要想得到真正的智慧,还需精进修习,本书只能起到提供藏宝图、引人走向正确路途之作用。
最后,我们很高兴能够顺利出版此书,希望它能够对读者佛学水平的提高有所助益。然而时间所限,虽然我们其间查阅了大量古典文献,并且刻苦校对整理,仍难免有疏漏之处,还望大家谅解和不吝指点。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7月

文摘
第一章 佛教简史
一、印度早期之宗教
  原始民族,大抵皆崇拜神权,其所信有理想之宗主,其精神藉之为依皈,此即古之宗教思想。印度自古为宗教最盛之邦,其哲学即产生于宗教之中。公元前3800年左右,中亚细亚之雅利安民族移民由中央高原而下,自印度西北移入印度五河流域,占居雪山西麓、恒河流域间,逐渐征服原有之土人,其宗教思想与当地之宗教思想相混合,因而构成印度宗教。迄今所谓北印度为雅利安民族文化,南印度为达罗毗荼民族文化(印度原有之民族),其实其两者之语言文化早已混合而难于分别。据现代印度总统罗达克立须那博士所著之《印度哲学》,融会印度五千年之思想,将印度哲学之发展分为四时期:
  吠陀时期。自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前600年,此时为雅利安人居印度及其文化传播之日。各森林修道院发生于此时,而印度唯心主义思想亦发端于此时。吠陀教典之中有歌颂、有梵书、有奥义书,其所纪录,只为人智初期之状,迷信与思想两方面正相斗争。
  史诗时期。自公元前600年至公元200年,此八百年中,始自初期之《奥义书》,迄于各派哲学之发展。此时有《罗摩所行传》,与《大战书》之纪事诗史,将人生关系中英勇性神道性之事迹,写于长诗之中。各种宗教,如佛教、耆那教,湿婆派、维修奴派之成立,亦在此时期中,六派哲学系统亦属之。六派哲学与初期佛教为同时,惟六派书籍之写定,则为后来之事。
  经典时期。自公元2世纪起,始也各派宗教学说,皆为口口相传,其后材料过多,乃有记录之法,而经典出矣。第一期中,各凭其直觉与思维以解释宇宙之秘奥,其继也以文字记载,则思索与反省缘之以起。
  注疏时期。注疏时期与经典时期,颇难严格划分,既有注解,乃有字义之争,是为重文字轻思想之日。
  《吠陀》旧称《韦陀》,为印度最古之宗教,印度上世之宗教哲学皆源于吠陀。吠陀文化以祭祀为主,所祭之神有阿迪多为一女性神祇,为众神之母,又有天神、雨神、火神、智慧神等等,所祭之神颇多。其祭祀之目的亦甚多,如感恩谢神、祈求多福、供奉祖先、忏悔赎罪、解脱灭苦等等。吠陀时期所传之书,为印度思想与文化最早之文献。

二、吠陀之典籍
  吠陀宗教以婆罗门为代表,吠陀之本义有圣明、智识二义,为感观世界、精神世界之一切智识之泉源,其书依性质与旨趣分为四种,世称“四吠陀”,其名目与内容各书所说不同,兹依较通行者分述如下:
  《黎俱本集》——亦称黎俱吠陀,书中所录为祈祷与赞美上帝之曼陀罗(咒语),或曰寿论,或云养生缮性之书,或言其明解脱法,或谓为读诵吠陀。
  《耶柔本集》——亦称耶柔吠陀,旧云夜珠,或夜受。所录为有关祭祈祷告之礼仪。或曰祠论,或言其明善道法,或谓为祭祀吠陀。
  《娑摩本集》——旧云沙摩,或三摩,所集曼陀罗乃黎俱吠陀中之赞美神力而可歌咏者。或曰平论,或云礼仪占卜兵法军阵之书,或言其明欲尘法,或谓为歌咏吠陀。
  《阿闼婆本集》——亦曰阿闼婆吠陀,所录为祈祷咒语,各种技艺,甚至魔术。或曰术论,或云异能技术梵咒医方之书,或言明咒术算数等法,或谓为禳灾吠陀。此书所载有关家人日常咒愿之词,尚可由之以略寻当时之生活状态。
  以上四吠陀古籍为印度早期文化之总记载,在印度史中居崇高之地位,等于中国之六经。每一吠陀皆合三部而成:一曰曼特罗,即歌颂,即集录。二曰婆罗摩,即仪式。三曰修多罗,即规律教条。四吠陀皆不外祭祀歌颂之词,鲜有哲理可探,婆罗门以之为神典,藉之以发扬义理。婆罗门书颇多,其书之被称为正统者,附属于四吠陀,谓之《四吠陀婆罗门书》,其主要部分如下:
  《本集》——凡圣歌、咒语、祷辞及仪轨等属之。
  《婆罗门书》——阐释吠陀咒颂之真义。
  《森林书》——为隐居森林修行所诵之书。涉及宇宙人生之玄秘事例与意义,须在森林中方可研究实践。
  《奥义书》——或名邬波尼煞昙,为禅修证道之说。讨论有关于物质、灵魂与上帝之关系,及解脱之原理。
  《奥义书》解释吠陀中之玄理,又称曰《吠檀多》,其义为探讨吠陀最终之真理,由纯学术之观点而言,《奥义书》乃吠陀之奥义所在,研究吠陀哲学当于此中求之。
  吠陀本为印度古德在定中所闻而记忆于心中,然后转告其生徒,数千年来,口口相传,无有变易,并非由某一人所撰写。吠陀为婆罗门所奉之神典,故其徒传说:四吠陀皆梵天所演,其声常住不灭,当宇宙创造之时,梵天王将四吠陀启示于阿耆尼等四古圣,四古圣传于婆罗门,故吠陀又称为“神圣之启示”。附于吠陀之诸经典,均别称为“天启文集”。

三、印度哲学之派系
  吠陀时代结束,承接吠陀而起者有六学派:弥曼差、吠檀多、僧佉(又称数论)、瑜伽、胜论、尼耶。此六派哲学,弥曼差、吠檀多为婆罗门之正统,其非正统者如僧佉竟已持无神论,余犹依违其间。此中富于哲学理论者为吠檀、僧佉、胜论。佛教、耆那教与六学派同期而兴,因此印度一般学人对于其哲学之派系约分为两类:一为经典学派,一为革新学派,列表如下:
  印度宗教哲学皆持出世之论,殆百家一致之思想,其独立一帜者,惟顺世外道而已。顺世外道即唯物派,路伽耶为教祖,其出生较释迦稍早,其主张为随顺世间凡情,否定圣教,不信梵天,不信三世,不信灵魂,不修行,排神秘,尚唯物,以徒满肉体之欲望为目的,倡极端之物质享乐主义。此种思想与对方同起于古初,往古之经籍皆见记载,然年代则不能指证,或疑在西元前五世顷云。
  以上九派哲学,除革新派而外,皆同出于吠陀。吠陀为印度文化之根源,现代印度人创有“雅利安学会”,仍主张研究吠陀,以恢复印度文化。

四、佛教之兴起
  (一)佛教产生之背景
  印度哲学思想之兴,初本起于训释《吠陀》,其后各有所发挥,乃有派别,各派虽自创新义,亦必曲引吠陀之言以证其说,以期不遭婆罗门之摈斥,盖婆罗门为根基最深远之国民宗教,其势力甚大,至此时期,思想发展已起变化,故派系甚多,而其大要以梵天王为主。其《森林书》以为祀神诵经非在森林山野不可,《奥义书》以为非在山林虔诚修真不能解脱。其精修之士在山林中,静心潜思,乃产生生死轮回与善恶果报之说。或以为苦行可以解脱,故轻肉体而重修真,或以为玄思可以解脱,故终日冥想以求超生。此等遁世苦修者而外,又有顺世派只讲物欲享乐。据《长阿含·梵动经》所载,当时外道有六十二见(六十二种见解),此六十二家,归纳之可分为如下之八大类:
  第一、常见论:主张世界及自我皆常存。第二、半常半无常论:主张世界一切现象,一部份为常存,一部份为变灭。第三、有边无边论:讨论世界为有限与无限。第四、诡辩论:即“不死矫乱论”,对于任何问题不作决定之解答,专为不可捉摸之说,故亦称“捕鳗论”。以上四类,皆就现世立论,故谓之“本劫本见”,分属此四类者凡十八家。第五、无因论:主张一切现象皆为偶然发生,无因果关系。第六、死后有想无想论:讨论死后意识是否存在,及作何状态,种种问题。第七、断见论:主张死后即断灭。第八、现法涅槃论:主张现在为最高理想境界。以上四类,皆就未来立论,故谓之“未劫未见”,分属此四类者,凡四十四家。
  诸派之中,当时有最著名之六大师,此六大师乃印度哲学宗教史之干流,除耆那一派而外,地位之高,无与相垺者,据《长阿含·沙门果经》所述其学说如下:
  富兰那迦叶——为伦理之怀疑者,以为善恶无一定标准,乃因社会习惯而定。社会所谓善恶,未必为真善恶,故为善为恶,不应有业报。
  末伽梨拘舍罗——为生命派之始祖,其主张为极端之定命论。谓吾人之行为及命运皆为自然法则所支配,非人力所能左右,及宿命注定应解脱之时,自然能解脱。其恬淡无为之思想,一部分有似老庄哲学。据耆那教传说,此派为其始祖大雄弟子之分支,在佛时代,此派颇有势力,佛家呼之为“邪命外道”。
  阿夷多翅舍钦婆罗——此为极端之唯物论者,谓人生仅为四大物质所合成,物质外更无生命,死后一切断灭。故人生之目的,只求现在之享乐,一切严肃之伦理道德,皆当排斥,类乎杨朱之思想,佛家呼之为“顺世外道”。
  浮陀迦旃延——为“常见”论者,与外道之“断见”论恰相反。其主张为心物二元不灭论。谓人生为地、水、火、风、苦、乐、生命七要素所合成,生死不过为七要素集散离合之现象,七要素之本身并不因此而有生灭。例如人被刀杀死,只是其刀一时将七要素之集合点拆散而已,生命自身并未丧失,用此理论以解脱人之怕死者。
  散惹耶毘罗梨子——此为诡辩派,亦可名为情趣主义。谓应随时随处,依情趣所如以为判断。例如问有未来否,其时觉以为有,即答曰有;若觉以为无,即答以无。佛弟子舍利弗、目犍连,当未从佛以前,皆为此派之巨子,其学说犹惠施、公孙龙之流。
  尼乾子若提子——此为耆那教之开山祖,其地位几与佛相等,其与佛相接触及辩论亦最多。其教理以生命与非生命之二元论为基础,立种种范畴,说明一切。主张极端苦行,严守不杀生之戒。如“墨家”之“以自苦为极”相似。
  综上所述,可知当时印度思想之纷杂,犹如我国诸子争鸣之战国时代,佛教即在此环境中产生。
  何谓佛?僧肇云:“佛者何也?盖穷理尽性大觉之称也。”佛者,觉也,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名曰佛。据《大乘法苑义林章纂注》云,“天竺九十六种外道,皆自称曰佛”,今所谓者,特指释迦牟尼佛而言。
  佛法之出,不由吠陀,而且反对婆罗门,以婆罗门及其他诸宗皆为外道,于是诸宗与佛法对立。但佛在未悟道时,亦由外道而渡出。佛之出家由于慕出世,出世固外道法,出家向婆罗门仙人阿罗逻请教,又曾学外道苦行,经六年后,始成道。所谓:生死、轮回、菩提、涅槃,皆外道固有之说,惟佛能精心孤诣,创出新义而已。

内容简介
佛教起源于古代印度,自汉代传入我国,历经几千年,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佛教经典数量繁多,义理艰深,语言晦涩,往往令人无从入手。
本书整理自周绍贤先生于台湾几所大学讲授佛学课程时的讲义,框架清晰,内容全面,实为开始研习佛学的必备书籍之一。该书一方面阐明了十二因缘、三法印、五蕴、中道等基本佛学概念,一方面梳理了佛教在我国的发展情况,兼顾如“三武一宗之厄”等重要史实,以及鸠摩罗什、玄奘、永明延寿等高僧事迹。最后还着重介绍了天台、法华两个极具中国佛教特色的宗派思想,并详细论述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全书史料翔实,说理客观,不仅能让刚接触佛学者迅速入门,获得正确的见地,也能让有一定佛学基础者建立起全面的知识构架,驾驭起佛学全貌,以便更深入地研习。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