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厨娘子.pdf

神厨娘子.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窈窕厨子,君子好逑!

你想医我的妒,不如我先治你的多情!

你想得我的心,不如先还我自由!



万花丛中过,娘子心头坐!

烧卖厨娘PK多情士大夫

未同执手,何以同白头?



一代神厨,风华绝代!

一席佳话,萌者无敌!

萌娘子啊,我被你撞了一下心!

作者简介
猫笛,又名伤心的小笼包,文风可爱欢脱。吃货一枚。爱美食,爱脑补。曾脑补过无数故事,现在想把那些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目录
目录文字:
  
第一章 死去活来 第二章 休是不休 第三章 走为上计 第四章 神秘流景 第五章 报名品选 第六章 荷塘月色 第七章 美食之魂 第八章 终于开店 第九章 冤家路窄 第十章 相见不欢 第十一章 食神阿桑 第十二章 两大才子 第十三章 接受封赏 第十四章 他的失意 第十五章 同寻食材 第十六章 谷底风光 第十七章 流景之怒 第十八章 食神比试 第十九章 突生变故 第二十章 疑云重重 第二十一章 筹谋定计 第二十二章 逃出生天 第二十三章 畏吾往事 第二十四章 爱痛边缘 第二十五章 风波又起 第二十六章 玢之归来 第二十七章 前尘如梦 第二十八章 终得休书

文摘

  第一章 死去活来
  黑暗里有无数烧卖闪着光在空中飞舞,它们围着我盘旋了一圈又一圈,突然劈头盖脑地向我砸来……
  “啊!虾仁烧卖、羊肉烧卖、鸡皮烧卖、野鸡烧卖、金钩烧卖……”我一连串惊叫着猛地坐起,原来是场噩梦。
  “娘子饿得慌?”一个沉稳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在耳畔响起,我迷茫地转头看到一双深邃如潭的眼,此际闪现一丝玩味。
  挺直的鼻梁,紧抿的嘴巴,棱角分明的脸,着一身淡青长袍,腰间坠着美玉……真是个儒雅的美男啊!
  “我不饿……咳咳……”我刚说了半句,就被喉间剧烈的疼痛绊住,急促地咳嗽了起来。
  一杯水及时被送到我面前,我接过呷了口,润了润喉,这才好些,但声音依旧有些沙哑。
  “谢谢!”我热忱地道谢。却见到面前人随着我的话一挑眉,似乎有些疑惑。
  顾不上考虑太多,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看来很像绣着金线的大红裙衫,可惜……有些褴褛了。但从我的经验判断,我身上这件绝对是新娘的喜服,而且还是华丽版的。
  再抬头看看上方大红的流苏帐和屋角的水晶灯,同样的华丽……
  “我这是在哪里?”我瞪大眼睛问道。
  “自然是在家中……娘子不会是自尽了太多回,发蒙了吧?”那人语气中的玩味越来越多了,“或者娘子以为自己应该在何处?”
  当然应该是在细丝江畔的推磨谷内,揉着我软绵绵的面粉,剁着我新鲜渗着汁水的食材,站在案板前,手舞足蹈之眉飞色舞之,做出一笼笼上好的烧卖送进蒸笼。然后就蹲在门前,一枚枚地数着我藏在怀里带着体温的私房钱。
  而前方的院子里满是被若栀练拳脚时踢残了的大树。假山边倚着弱柳扶风的若绵,正对从不知什么猥琐地方购来的美男图很没有形象地流口水,若绵的身旁则是侧着头偷看的若昭,池塘边蹲着正对满池锦鲤打坏主意的若鱼……
  不对,这些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在醒来的前一刻,我在做着什么?
  我对着头顶上方的承尘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片刻后空白的脑中又想起了一些事。
  对了!
  在一个月前,我站在推磨谷的入口处挥舞着手帕,与我的其余六个师姐妹依依惜别,然后背起了行囊出了推磨谷过了碧水江。遵照师父的安排,我们七人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出发,去弘扬厨艺。
  而我,前一刻正坐在船头渡着江,吃着火锅唱着歌,前往这明朱国的都城。
  可是……正在船头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我,为什么下一刻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我忽视身边男子探究的眼神,托腮继续思考。
  对了,当时我跟小宝在一起吃火锅,正吃得起劲,船却进水了。我跟小宝掉进水里,就那么失散了。
  小宝呢?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
  等等……他刚才叫我什么?娘子?
  我把头凑到距离那人的脸五厘米处,瞪着他:“那你又是谁?”
  “李玢之,你的夫君。”他嘴角轻勾,流露无限风情,顷刻从方才的儒雅男化做风骚男。
  我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压下心头升起的莫名异样感:“我是什么时候嫁给你的?”我揉着额头,努力回想之前还发生过些什么事。
  他叹了口气:“就在昨晚……如果不是娘子你一夜之间寻了七八次死的话,我们早就洞房花烛了。”
  一夜之间寻了七八次死?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浑身上下到处疼痛,估计这具身体现在是千疮百孔,连看都不能看了。
  综合这位的叙述,我理解到:我在前一个晚上竟然把撞墙、割脉、抹脖子、跳河、服毒等等自尽方式都试过了一遍,最后终于以上吊的形式给予了这所宅院暂时的安宁……
  我看着眼前男子略带着些鄙视的眼神,猛地一拍脑门。
  天哪,我想起来了!
  我落水之后,朦朦胧胧间就被一伙人扛啊拎啊背啊一路当死猪那么运送,然后又被下了迷药塞进一个大红的花轿里头,一路吵闹地抬到了一处陌生的院子里。
  但我邵若萱岂是那般任人宰割的人?
  为了反抗,我虽然落水之后就头昏脑涨、身体虚弱,并且身中迷药,却依旧采取了各种逃脱的手段,试图从这伙贼人手中逃出生天。
  所谓的撞墙,只不过是我想爬墙却不熟练,结果从墙头愣是摔了下来。割脉抹脖子什么的,真心只是我偷了把刀子想偷偷撬开门逃出去,结果刚好有人推门进来,我撬门不成反而连续两次被刀子割伤了。
  至于那跳河、服毒之类的……咳,算了,不说也罢,再说下去就丢了我美女厨神的脸了。
  原以为这里是贼窝,可看着眼前温文尔雅如玉般的美男子,我深深觉得他要是贼头子,那美人们多半会自愿飞扑而来投怀送抱。
  所以基本可以判断:这一定是个大乌龙!
  我尴尬地以咳嗽掩饰自己的郁闷和心虚,解释道:“原来昨晚发生了这许多事,我一觉醒来只觉着头疼得厉害,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我还是不明白从落水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刚刚离开推磨谷的自己,会突然多了个便宜夫君出来?
  我那便宜夫君模棱两可地弯弯嘴角,不知是信了我的话还是没信。但是目前的我也管不了这许多了,心里思量着要怎么开口询问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对了,外面那些嗡嗡嗡的声音又是什么,好吵?”从我醒来到现在,外面的嘈杂声就没停过,好似夏天里的那些苍蝇蚊子一样在耳边嗡嗡地响个不停,我厌烦地挥挥手。
  “外面是在替娘子你念经超度的,反正我看娘子你是打定了主意要自尽,不如就让她们继续念下去吧。”他云淡风轻的语气好似在说天气,说罢指指床边一个银质的托盘,“至于工具也不劳娘子再费心寻找了,这次我都替你预备妥了。”
  我顺着他的手望过去,托盘里依次摆放着剪刀、白绫、匕首等等物品。
  这是……这是……
  我眼角抽搐。
  “你从中随便选一样便可……只是这回务必要做得干脆利落些,争取一次了断。要知道刘大夫为了救治你,已经忙了一夜,也该让他回去休息休息了。”他说完这话,掩嘴打了个哈欠,似乎也有些倦意。
  “谁说我要自尽了!”我大声道,忍不住又瞪向他,这位美男不会是被一夜之间吓傻了吧?哪有别人要自尽他不去极力劝阻,反而把一应凶器全都献上的人?
  还念经超度……我都还没死呢,超度个头!晦气!
  “哦?娘子前几次也这么说,但一转眼就又寻死……这次确定了?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那是我的真心话啊!我真心不是想寻死。
  这真的是一场误会……
  可是我说不出口,这真相……实在太丢人了!
  我闭上了嘴,向他怒目而视。却见他双手抱胸斜倚着床栏杆,俊朗的双目半眯,面容在微弱晨光里似闪着淡淡玉般的光泽。
  刹那,我被他电到了,不由自主机械地连连摇头:“不用考虑了,人生很美好,我热爱生命!”我吸了吸口水,向他花痴一笑。
  他皱了下眉头,嘴唇微抿,略带着鄙夷地回视我,却没有出声,任由我继续花痴地看了许久。然后他轻轻击了三下掌,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一位长裙曳地的绝色美女,我还来不及欣赏,后面又跟进一位,然后是两位、三位、四位……转眼间,屋子里站满了女人。一个个燕瘦环肥,国色倾城,一眼望去就见鸳鸯眉、小重山眉、柳叶眉、涵烟眉、拂云眉等等堆叠着那各色绫罗绸缎制成的各款衣裙,有艳有素,济济一堂,一时间香气四溢。
  我不禁感觉有些眼花,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五彩缤纷的一片。
  记得有个词叫“秀色可餐”,如果按照字面意义来说,人家漂亮女人都可以当菜吃的话,那今天这一屋子美女可真是从鲍参翅肚到青菜萝卜,各种口味都齐全了。比如站在最前头那个穿荷叶色衣裙的美人,不就活脱脱是一道荷叶粉蒸肉。那个浅色衫子上缀着点点碎花的,便算作宋嫂鱼羹。还有那个穿一身粉色绣了几丛花的就勉强算她个芙蓉鱼片吧……
  我当时就看着这一屋子的丰盛好菜,眼睛眨了又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心里头直寻思:这算什么阵仗?难道这些都是负责服侍我的丫鬟?也太夸张了点吧?
  那一旁的李玢之发话了:“还不快拜见主母?”
  于是一众好菜齐刷刷拜倒成一片,朝我行礼:“见过夫人!”
  我受宠若惊,良久才想起该说些啥,赶忙道:“都起来吧,你们都是什么人?”
  最先进屋的那名女子上前,婉转悦耳地回答道:“禀夫人,婢子们都是各府大人送给老爷的贺礼。”
  她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回答得那叫一个恭敬,以至于一旁的李玢之朝她赞许地一笑。
  我的脑子有那么一刻没转过弯来,片刻之后才醒悟:敢情,这一屋子美女都是那个自称是我夫君的家伙的未来小老婆?
  晴天霹雳!
  原本还以为这便宜夫君人还不错,想不到却是华而不实的色中饿鬼?
  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一个画面:我那便宜夫君躺在温香软玉间,同一群“贺礼”面目狰狞地看我一脸苦菜花的样子大声嘲笑。我瘦骨嶙峋地蹲在地上揉着面团做烧卖,旁边还有凄凉的二胡声。
  我堂堂一代美女厨神竟然会莫名其妙地被困在这贼窝里头?
  不对,这一定是一场梦,而且是噩梦。
  一定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
  我在心里消化着这一强大信息,仰着头呆滞了半炷香后终于反应过来,在一片惊呼声中扭头朝床栏杆用力撞去。
  ——神啊,如果这是做梦,就让我用正确的方式重新醒一次吧!

内容简介
我,邵若萱,神厨徒弟,做的烧卖天下第一。因一次意外落水,莫名成了一只多情大学士的正室娘子,虽然是会轻功的快递小哥的VIP顾客,虽然是饭馆小东家的暗恋对象,虽然烧卖一举夺得了天下第一!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俗话说未同执手,何以同白头?于是在漫漫休书路上下求索,休书不得,奋斗不止!


神厨娘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