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pdf

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 《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讲历史是一本教科书,学历史不能只读教科书,《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全景展现盛世背后朝堂与战场的血色搏杀。
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大清朝最辉煌也是最无奈的时代。
 两位最具争议的皇帝,一个备受诟病的盛世,七十三年风云变幻的朝堂。
 《康熙大帝:其实这才是玄烨》姊妹篇,继续为您讲述大清朝的精彩。
 明君+盛世=衰亡的开始?《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生猛讲述大清朝命运转折点背后的故事。
 电视剧《甄嬛传》背后的真实历史,影响后宫斗争的前朝风云。

作者简介
邓荣栋: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法学会经济学研究会理事、“且听风吟”文学网站副主编,草根说史新秀,专攻明清史,已在出版《康熙大帝》《大明王朝的最后岁月》《挑灯看清朝》《曾国藩》《故宫故事》等历史著作。

目录
第一章:功臣的来历
第二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第三章:决战时刻
第四章:孤独的人
第五章:反击
第六章:此地无银三百两
第七章:万里江山一卷书
第八章:伟人出世
第九章:命途多舛
第十章:忠臣
第十一章:最后的岁月
第十二章:天纵英才
第十三章:微笑的背后
第十四章:真实的谎言
第十五章:覆巢之下
第十六章:粉墨登场
第十七章:宰相出马
第十八章:政坛新星
第十九章:王者的孤独
第二十章: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第二十一章:猛人
第二十二章:老将出马
第二十三章:新的臂膀
第二十四章:前世今生

文摘
第一章:功臣的来历
1722年,九龙夺嫡胜负分晓,胤禛登基为帝,次年改年号为雍正。
然而这并不是血雨腥风的结束,只是另一场血雨腥风的开始。胤禛从来不是下不了手的人。不过在胤禛无情地打击对手的时候,他看到了身边的朋友,那群帮他登上帝位的人。
跟所有的帝王一样,取得政权之后,首先是大力分封功臣。这是必须的,登基之初,羽翼未丰,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朋友,打击一切必须打击的敌人,胤禛兄也绝不能例外。
而胤禛不同于其他皇帝的地方在于,他比别人更需要团结曾经的朋友。
因为胤禛兄的皇位来路不正,所以,很多人都想翘掉他;所以,他只能相信那些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还坚定地站在自己身边的。帮助过自己的人可信,自己帮助过的人却未必可信。

还好,胤禛的朋友很少,他不需要分封很多。
在很长的皇位斗争期中,胤禛都是一个性格孤僻、落寞而又出世的人,所以,在他的周围并没有聚集多少人,数都数得出来,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有重点地奖赏那些该奖赏的人。
头号功臣应该算是隆科多,对于这位兄弟的来历,我简单介绍过,其实他的过去没有显著的优点,也没有显著的缺点,只是一个扔人堆里便没人再认识的普通人,所以不必多说。
但是,过去的默默无闻并不决定了今日的一举成名,过去的普通并不能代表着今天就必须普通,在一个正确的时间,隆科多遇到了一个正确的人,并且做了正确的事,他时来运转。
如果说胤禛登基是个奇迹,那么奇迹的创造者,就少不了隆科多。
是隆科多,在康熙死去的时候宣读了那份遗诏,当然极有可能是伪造的遗诏;是隆科多,在康熙死后把持着北京的治安,让允禩集团、允禵集团束手无策,只能接受既定了事实。
人一生要走的路很长,但隆科多走好了关键的那一步。
就凭这一步,隆科多夺得了作为臣子的最大的功劳——拥立之功!也就凭着这一点,胤禛必须善待他、感激他,封他为总理大臣、步军统领、吏部尚书,还亲切地叫了一声舅舅。
从此,隆科多有了一个非常令人尊敬的称呼——舅舅隆科多!
应该来说,隆科多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当他得到这些荣耀与好处的时候,他没有得意忘形、没有居功自傲,而只是默默地为国家做着事情,同时轻轻地叹着气,提防着可怕的结局。
隆科多知道,他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尽管今日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但保不定有一天乐极生悲、一败涂地,在他拥立胤禛的时候,他就明晓了结局:今天之功,必成明日之祸。
五年之后,他的话一语成谶!

虽然隆科多功劳甚伟,然而毕竟他是个后来者,比隆科多资格更老的人,名叫年羹尧。
年羹尧同志的来头我也介绍过,官宦世家,报读诗书,文武全才,不仅他的父亲,他的弟弟是大官,就是他家仆人也有不少是官,而且他的妹妹,年妃是胤禛贵妃,还生下了儿子。
在胤禛落魄的时候,年羹尧就投到了胤禛的门下。数十年来,风风雨雨,年羹尧虽然骑过墙,但是他终究没有选择别的靠山;他虽然犹豫过,但最终选择了坚持,结果云开雾散。
终于,自己的主子,登上了大清国的头把交椅。等这一天几乎等得绝望了,但是在绝望中,送来了希望,那一刻,年羹尧十分高兴,他知道,自己终于辛苦地熬到了头,否极泰来。
事情也正如年羹尧所料,无数个金元宝,掉落在了他的头上。
那一年,允禵被胤禛召回了京城,延信当上了抚远大将军,然而,是过不久,胤禛下旨,然延信凡事多与年羹尧商量,延信同志是个明白人,知道胤禛这意思就是想让年羹尧上位。
所以,延信同志也不大爱管闲事了,年羹尧兄,你来管理军队吧!
据此,年羹尧同志毫不客气地统领了十数万的大军,然正在此时,上天又给年羹尧送来了个金元宝,青海鄂鲁特罗卜藏丹津发动叛乱,胤禛同志下令,年羹尧你带领军队去平叛。
国家大事,战事为首。在年羹尧统领弟兄们跟罗卜藏丹津死磕的同时,胤禛也授予了年羹尧无上的权力,更地区的粮草要按时押送,不得有丝毫的懈怠,且让年羹尧实际统辖云贵。
最终,年羹尧取得了青海战事的胜利,他赢得了战功,居功自傲!

在听说年羹尧取得青海战争的胜利之后,胤禛神情地拿着笔,写下了封感人至深的奏折发给了年羹尧:你是我胤禛的恩人,也是爱新觉罗氏的恩人,天地神明为证,我必善待你!
年羹尧看到这个奏折,写完回信,得意的笑了。
我年羹尧的时代,又要到来了。事实也的确如此,至此以后,年羹尧成了没有名号的西北王,但凡他要举荐的官员,都当官;他要打击的官员,均下岗;胤禛凡事都同他商量着干。
据说,在胤禛打击自己的亲人集团的时候,就是因为年羹尧同志的煽风点火。
是这样的吗?估计是这样的。年羹尧同志亲手囚禁了允禟,并且胤禛几次打击亲人集团,都向年羹尧同志询问,换句话说,就是皇帝他亲哥亲弟,只要老子愿意,你可以让其完蛋。
何况大臣,你们算哪根葱?

事实也的确如此,凡事得罪过年羹尧的同志们,基本上倒霉了;凡事与年羹尧同志沾亲带故的,基本都中了头彩。有位兄弟把年羹尧仆人的女儿由妾立为了妻,那家伙就当了总督。
人们私底下比照康熙朝的吴三桂,把年羹尧推举的官员称为了年选。
外人看来,年羹尧很笨,不懂得韬光养晦,不懂得和光同尘;然而其实他很聪明,他在雍亲王府邸待了很多年,他清楚胤禛的性格,不管自己怎么做,他知道总有一天是死路一条。
同样是死,何必不过好生前呢?

雍正二年(1724)十月,因为平定青海的功劳,年羹尧隆重的进京了。
年羹尧从陕西出发,过陕西,进直隶,一路上百姓填道,鞭炮齐鸣,卫兵把守,好不威风,年羹尧经过的地段,官员都出来迎接,即便是年羹尧身边的一个小喽啰,官员也得跪迎。
就是这样的时代,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的时代,一个人治社会的悲剧。
年羹尧过去后,一定有很多人骂他,但是年羹尧也管不了这多,他只管他今日过得如何,明日、后日的事,他不会去考虑,他一路走,一路收钱,一路接受恭维,风风光光地到京。
在北京城外,年羹尧同志收到了最盛情的接待。
胤禛同志早就下令了,让在京的王公大臣,文武官员到城外去迎接年羹尧,当年羹尧到来的时候,骑在马上,安然而坐,即便是王公大臣下马来问候他,他也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年羹尧的狂妄,让很多人都感觉到了不舒服。
不舒服也没有办法,就是这样的年代,一个贪污横行,钻营遍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为了生活,你就得失却尊严。在一个专制的时代里,你也许得到了很多好处,但失却了尊严。
这就是,法治的必要,只有法治,才能让每个人,堂堂正正地活着。
年羹尧见到了胤禛,一别一年有余,胤禛依旧是精神矍铄。年羹尧跟胤禛说,打仗很多人都立功了,请陛下奖赏;同时,年羹尧跟胤禛说,允禩集团都是坏人,您得干掉几个人。
胤禛满口答应,并且极度嘉奖年羹尧。
对年羹尧的褒佳已经到了顶峰,胤禛给了年羹尧这样的评价:公忠体国,不倨傲,不贪渎,普天之下的众位臣子,都得向年羹尧同志学习。一时间,年羹尧成了全国官员的楷模。

其实在风风光光褒奖年羹尧的时候,胤禛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
胤禛时代早已实行了奏折制度,也就是说,对于年羹尧同志的所作所为,包括年羹尧任人唯亲,包括年羹尧收受贿赂,包括年羹尧同志僭越违制,胤禛一清二楚,也心里明白。
清楚,明白,但是并不动年羹尧,是年羹尧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违反胤禛个人的意志。
这就犹如今日官员财产申报,上级当然知道你的财产,上级也知道你的贪廉,清楚,明白,当不一定动你,不是因为你很好,也不是因你犯罪水平高,是因为你没阻挡上级发财。
所以,一切没有人们监督的法治制度,全部都是扯淡!
胤禛时代当然要比今日黑得多,所以,尽管年羹尧众多不法,胤禛依然任其妄为,然而,年羹尧这次进京,变现的如此嚣张,以至于北京老百姓都传说,胤禛一切事务都听年羹尧的。
换言之,年羹尧要升谁做官,胤禛就必升;年羹尧要揍谁,年羹尧就必揍。进步一步解释为,胤禛这个皇帝也就是个摆设,背后做主的,实质上是年羹尧,年羹尧是无冕的皇帝。
百姓的传闻,让胤禛非常没有面子。
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讲的这位主儿,是一个曾经很孬,现在很牛的人,这种人不光心底阴暗,而且极要面子,现在别人都说他是年三十的凉菜,也就是指鼻子骂他:这人是条狗!
所以,胤禛非常生气,因为这回年羹尧的行为,已经深深刺痛了他。
年羹尧,你贪赃枉法,你僭越违制,你任人唯亲,我都可以不管你,我曾经说过,你是我的恩人,我永远记得你的恩德,但是,当你挡住我的权力的时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揍你。
胤禛下达新的旨意:年羹尧虽然很能干,但是也只是具备当将军的才干;我的所作所为,均出自于我个人的意志,与年羹尧同志是无关的。所以,你们这些人不要乱传,我才是主子。

胤禛同志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年羹尧依然没有买他账。
在年羹尧看来,胤禛迟早有一天是要动他的,今日如果不好好地活着,将来必定会窝窝囊囊地去世,在年羹尧取得青海大捷的时候,他的谋士汪景琪就明白地告诉他:功臣不可为!
事实也一定如此,特别是年羹尧遇到了胤禛这样的人。
尽管胤禛在敲打着年羹尧,年羹尧依然我行我素,他不光对政治对手下手非常狠,即便是胤禛身边的人,他也不放在眼里,时不时敲打着他们,告诉世人,这道上,只有我最牛。
隆科多同志是后来才入道的,但是凭借拥立之功,现在也是大红大紫,但是年羹尧却不这样看,他跟胤禛说:隆科多也就是一个非常平常的人!言下之意,这兄弟凭什么受宠呢?
年羹尧不仅告隆科多的黑状,而且事事与隆科多纠结摩擦,不亦乐乎!
胤禛看到这两位大佬激烈相争,就做起了和稀泥的和事老,写信给年羹尧:舅舅隆科多同志是个很好的人,你们应当化干戈为玉帛,我已经决定了,你把儿子过继给他,结为亲戚。
胤禛都开口了,还能怎么办呢,照做呗!
年羹尧把长子年熙过继给了隆科多,隆科多非常高兴,因为以他今日之权势,无法比得上年羹尧,所以,他给年熙改名为年得柱,并且说算命的说他命中必有三子,这如得天助。
隆科多向胤禛表态:至此以后,我与年羹尧若稍有不合,便是负皇帝厚恩!

糅合了年羹尧与隆科多,胤禛轻轻松了口气。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起,在隆科多向年羹尧表示妥协之后,年羹尧的斗争对手又转向了怡亲王允祥。关于允祥的身世与来历,我在前面已经讲了很多了,还说他在胤禛继位后转了运。
允祥现在的职务是:亲王爵,总理事务大臣,兼办宫廷事务与雍亲王府邸事务。
换言之,允祥同志现在担任着胤禛政府的总理职务。尽管如此,年羹尧依旧不怎么买账,他对自己的亲信治理总督李维钧同志说:“允祥把院子外面搞得很气派,内部很乱,他是装。”
也就是说,允祥是在沽名钓誉。听了年羹尧的话,李维钧轻轻一笑。

这就是年羹尧在北京干的事儿,耀武扬威,颐指气使,不团结同志,不巴结领导。
终于,领导对年羹尧同志产生了很大的不快,后果自然是相当严重的。
雍正同志跟天底下所有的领导是一样的,管理大臣的时候用三种武器:面子、好处、鞭子。面子就是奖赏,好处就赏赐,鞭子就是惩罚,给了年羹尧面子与好处,紧接着就是处罚。
在年羹尧在京的时候,雍正背后一个声响告诉他:别让这兄弟回去!
传出这个声音的人,是雍正背后的一个神秘谋士,名字可能叫文觉,是个和尚,如果你看过电视剧《雍正王朝》,那么这个叫文觉的人,很可能是邬先生的原型,地位很不一般。
然而,雍正摇了摇头,让年羹尧回去吧。
年羹尧风风光光地来到京城,在京城热热闹闹地摆阔,然后趾高气昂地回到西安。天空很蓝,阳光很暖,春风熙和,道路很平坦,前途很光明,一切都很好,年羹尧自我感觉良好。
是的,年羹尧有理由这样认为。
到如今,年羹尧气势已经相当嚣张,西北的事务,他一手遮天,要用谁用谁,要参谁参谁,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吃饭叫用膳,请客叫排宴,找女人要翻牌子,皇帝的派头他都有。

年羹尧的势力已经登峰造极。
然而,这并不代表年羹尧能为所欲为,尽管年羹尧是封疆大吏,但是他始终没有兼任大学士的头衔,换言之,他不能有力干涉中央事务;尽管他是大将军,但是也得由兵部管理。
换言之,年羹尧其实是表面上的风光,如果雍正想干掉年羹尧,也不费力。
所以,当文觉让雍正把年羹尧留在京城的时候,雍正没有答应,雍正有理由自信,年羹尧始终掌握在自己的手心,如果把年羹尧留在京城,反倒显得自己很弱,纵虎伏虎,真英雄。
基于此,雍正摆摆手,让年羹尧回到了陕西。

第二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在年羹尧回到陕西后,还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雍正已经开始动手了。
雍正以奏折的方式,给年羹尧身边的人,给年羹尧的对手,给骑墙在雍正与年羹尧之间的人,都打好了招呼,分化敌人、团结朋友、争取中间力量,雍正正如火如荼地进准备着。
在雍正精心谋划的时候,年羹尧依然很嚣张,他想死死地踹死一个人。
年羹尧想踹死的这个人,名蔡珽,字若璞,汉军正白旗人。
如果是州县以下的厅处级干部,年羹尧是想踹就能踹的,但蔡铤同志为省部级干部,从级别上来看,年羹尧与蔡铤属于同级,虽然年羹尧此时气焰很嚣张,但也不能随便踹蔡铤。
说起蔡铤与年羹尧,其实在两三年以前,他们用过不错的交情。
蔡铤出生于官僚世家,他的爷爷是大官,他的父亲是总督,但是,在蔡铤青年时代,他家发生了不小的变故。蔡铤的父亲我在以前讲过,湖广总督蔡毓荣,抵抗吴三桂的中坚力量。
我们讲过,蔡毓荣遏制过吴三桂在长江边的进攻,把吴三桂的军队死死地堵在了长江一线;我们讲过,蔡毓荣因此而受到了康熙的奖赏。但是,若干年后,他却栽了个巨大的跟头。
因为蔡毓荣在取得平定三藩胜利的同时,娶了吴三桂的孙女儿做小妾。蔡毓荣同志实在糊涂,娶谁不能娶呢,偏偏娶了吴三桂的孙女儿,也可以说蔡毓荣太嚣张,以为可一手遮天。
事实上,在官场上混,没有人能一手遮天,出来混,就都是要还的。
蔡毓荣同志就因为这个事,被发配黑龙江,基本也就歇菜了。

所以,在蔡铤的青年时代,他已经不是个典型的富二代了。
蔡铤有过天真浪漫的童年,有过痛苦落魄的青年,在从富贵走向贫穷的时刻,生活教会了蔡荣生存的本领,使他能够刻苦读书,能够认清人世的邪恶,能够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
蔡铤不会忘记,曾经在周围任自己使唤的人,在自己倒霉后怒目而视;蔡铤不会忘记,曾经在周围不断称赞自己的人,在自己倒霉后落井下石。他不相信朋友,只相信金钱与权力。
秉着出人头地的决心,他拼命地读书,最终中了进士。
尽管蔡铤家道中落,但是他爹在朝廷依然有些故旧,所以蔡铤在取得科举考试后,进翰林院学习,然后便留在了中央当干部,在熬了二十多年以后,终于熬到了副部级的礼部侍郎。
蔡铤应该满足了,但是他并不满足!
蔡铤知道,康熙已经病重,天下大势即将发生新的变化,只有把握时代变幻的风云,才能真正地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蔡铤尽管很聪明,但是皇太子争夺战波谲云诡,他也很晕。
在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不选择往往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蔡铤的本领让时为雍亲王的胤禛看中了,胤禛以请他看病为名义,让蔡铤到府上来一聚,蔡铤知道这是让自己去拜码头,但他恭敬地拒绝了:“皇命大臣不宜与阿哥交往!”
当然,胤禛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所以他不会因蔡铤的拒绝而望而却步,在康熙六十年(1721)的时候,年羹尧进京陛见康熙帝,胤禛让年羹尧亲自出马,告诉蔡铤,自己的意愿。
就这样,年羹尧与蔡铤接下了交情,但是,蔡铤依旧是原话,不去见胤禛。
胤禛依然没有退却,他知道,退却就是输,不退可能赢。在康熙六十一年(1722),蔡铤被任命为四川巡抚的时候,蔡铤见到了胤禛,在胤禛的名下拜下了码头,自此迎来新时代。

据此可以看出,蔡铤同志是相当聪明的,在正确的时候,选择了正确的人。
胤禛登基以后,蔡铤以拥立之功继续在四川任上干着他的巡抚。然而,那个曾经登门拜访过的年羹尧,却在西北当上了大将军,失落与嫉妒,一齐涌上了蔡铤的心头,他不甘心。
终于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鄙薄年羹尧的机会。
雍正二年(1724),年羹尧上书雍正帝,要求四川也铸铁钱。基于自己目前炙手可热的地位,加上与蔡铤兄有几分交情,年羹尧揣摩着这事儿肯定成,然而,事情的真相很无情。
蔡铤兄当即拒绝:四川不产铅,你让我拿什么给你铸钱?
面对蔡铤的拒绝,年羹尧十分恼火,连胤禛同志都还得给我三分薄面,你蔡铤算是哪根葱,也敢回绝我的请求。年羹尧马上组织文人,写了一封弹劾蔡铤的奏折:蔡铤无能却贪渎。
本来胤禛同志对年羹尧的奏折也没怎么在意,然而蔡铤兄运气不好,偏偏碰到倒霉事。
我们以前讲过,蔡铤兄是从富贵到贫穷,由贫穷到富贵的人,这种人往往非常贪婪,就今天的经验来看,查处的贪污官员,大多数都是小时候家里穷困的,所以在国外当官靠富人。
所以,蔡铤兄在四川的时候,卖官鬻爵,强买强卖,胡作非为,而且颐指气使,有一天,重庆知府蒋兴仁见到蔡铤,蔡铤兄骂了他,没想到蒋兴仁同志心理素质较差,回家就自杀了。
子曰:士可杀不可辱!
蔡铤兄你干嘛不好呢,偏偏去招惹蒋兴仁,知府自杀后果是严重的。蔡铤只能偷梁换柱,想上面奏报蒋兴仁同志属于自然死亡,要是别人,这事也就糊弄过去了,毕竟那时候没新闻。

然而,蔡铤的对面有个强大的对手年羹尧。
年羹尧借题发挥,大书特书,告发蔡铤兄逼死知府蒋兴仁。胤禛同志非常生气,几次下奏疏问蔡铤实情,纸是包不住火的,在胤禛同志再三的询问下,蔡铤认罪了,被押解到京。
在蔡铤被押解进京的路上,蔡铤没有没有丝毫的悲戚,他知道,他此行并不会死。
蔡铤以其老谋深算的本领,深谙帝王之术,官场之道;更深谙大清国的所谓律法;在蔡铤看来,律法是大清国的摆设,用不用,怎么用,还得看胤禛同志的意思,所以他并不害怕。
蔡铤想好一个周密的计划,这个计划能保他自己无虞,不仅无虞,弄不好还能升官。
在经过几个月的奔波之后,蔡铤到了北京,见到了雍正,在雍正面前,他大骂年羹尧同志不地道,说年羹尧诬陷他,骂完之后,尽情地拍胤禛马屁,说圣上英明,一定不会上当。
胤禛同志一脸沉闷,没有说话,然后让吧蔡铤代下去了。
蔡铤逼死朝廷命官,罪不容诛,刑部官员准备拟定蔡铤同志斩立决。当刑部官员就蔡铤案件询问胤禛的时候,胤禛长长地叹一口气:蔡铤按照律法,理应斩首,但是他却杀不得!
刑部官员比较晕,他们不知道,胤禛除了是最高司法官员以外,他还是最高行政长官。所以,胤禛除了考虑司法的公平,更要考虑行政的稳定,杀了蔡铤就证明了胤禛害怕年羹尧。
而这种害怕臣子,大权旁落的糗事一旦传出,胤禛会非常没有面子。

这就是蔡铤的计划,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套住领导的计划。
胤禛虽然吃了哑巴亏,但他马上发觉,蔡铤同志可以为我所用。
蔡铤可以利用年羹尧来挟制我,我亦可以用蔡铤来攻击年羹尧;因为蔡铤与年羹尧有了不共戴天的仇恨,所以这二位哥们儿一定会死磕到底,到时候我胤禛便可坐收渔人之利了。
主意已定,胤禛指使蔡铤大告年羹尧同志的黑状。
在接到蔡铤的告状信后,胤禛没有批评蔡铤,于是更多的官员摸准了胤禛的想法,纷纷上奏折弹劾年羹尧,胤禛亦手下了诸位官员的弹劾奏折。然后,不慌不忙地给年羹尧去封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年羹尧注意保住自己的名节,不要因功臣而变罪臣。
谁都知道,胤禛这是在装,他之所以给年羹尧去这封信,是为了消除自己乱杀功臣的恶名,所以,他要持续地告诫年羹尧,到时候一举干掉他,给世人留下一个不得不杀的印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胤禛要的,只是一个杀掉年羹尧的由头了。
然而,事不凑巧,在雍正三年(1725),胤禛得到了这个由头。这年三月,有所谓的五星连珠之象,谁都知道胤禛由于得位不正,喜欢搞点封建迷信活动,所以官僚们都上表称贺。
年羹尧也不例外,写了一篇文采斐然的贺表,然后在家等着听表扬。
然而,年羹尧没有和往常一样,得到她期许的表扬,而是等到了一顿臭骂,胤禛说年羹尧把朝乾夕惕写成了夕阳朝乾,这就是别有用心,不欲把朝乾夕惕让给我,他自己想留着用。
胤禛同志的无厘头罪名,让年羹尧感到了阵阵寒意。不管这个批评只代表这年羹尧的噩梦才刚刚开始,不久之后,年羹尧发现,自己周围的亲信人员,开始被调离岗位,他孤立了。
曾几何时,年羹尧也想到过反抗,但是,他知道,没人会跟着他反!
本来朝廷中有另一派反对胤禛的力量,而年羹尧却以其为敌,把允禟关在了西宁,还在胤禛耳边私语,要干掉允禩;本来年羹尧可以联合其他人,但他跋扈的性格得罪了很多人。
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永远要记住两个字——低调!
年羹尧举目四顾,天宇苍穹,地阔四方,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任人宰割。

果不其然,在焦急的等待中,他收到了胤禛的圣旨。
圣旨很简单:你交出抚远大将军印信,调任杭州将军。
胤禛同志继续着亘古不变的中国政治逻辑:摸底、孤立、批评、调离、然后动手。
年羹尧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知道去杭州的路并不好走,但是,他还得具折谢恩,这就是人生,一个没有平等、没有尊严、没有自由的人生,专制与集权的悲剧,今天依然继续。
在年羹尧的谢恩折上,胤禛给了非常严厉的批示:
有民谣称:帝出三江口,嘉湖做战场。如果你真的在杭州称帝,此乃天意;若你不意称帝,我给你的几千兵丁,足够你在杭州为我保住一方平安,一定不会容得其他称帝为王者。
我若负你,天诛地灭;你若负朕,不知上天如何处罚于你?
老实说,我时常读到这封奏折,就感觉到好笑。胤禛同志好歹已经快五十了,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跟年羹尧赌咒发誓,只差指着年羹尧去骂街。胤禛同志的急性子,让他很有性格。
其实,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奏折。
胤禛首先提出民谣,然后说你年羹尧怎么选择看着办;意思也就是说,你的小心思,我心知肚明,你要敢动,我就揍死你。同时赌咒发誓,如果你肯悔改,朕绝对不会辜负于你。
揍一棒子给颗枣,胤禛非常有创意。

胤禛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还怎么说呢,年羹尧,你就乖乖上路吧!
年羹尧缓缓地行进在去杭州的路上,眼前闪过了他自以为辉煌的一生。
自己出生于官宦世家,勤学苦读,年纪轻轻中得进士;然后勤学兵法,在四川几次战败敌人,取得了骄人的战绩。读过书,扛过枪,人生历程很精彩,按理来说,自己应该知足。
在自己慢步行进于人生路上的时候,结识了当年的雍亲王,雍亲王把自己视之为心腹,有事同自己商量,有好处从不落下,从陕甘总督做到抚远大将军,西北地界,无冕之王。
然而,在人生的道路上,功与罪只在弹指一挥间。
曾经的抚远大将军,今日却行进于去杭州的路上,这段路很长,但年羹尧的心路更长。

在年羹尧被贬到杭州的时候,漫天的弹劾奏折已经落到了胤禛的案头。
这是必然的。站队的道理在中国政治中始终存在,皇帝已经透了风声,你要不及时站到皇帝那边去,下一个倒霉的便是你,况且年羹尧同志也不是善茬儿,剁掉他也没有给叫冤。
诸位官员要求对年羹尧给以重处,换言之,就是把年羹尧就地正法。
胤禛看着官员的要求,表现得非常大度,还是算了吧,年羹尧毕竟有功,就革去他的杭州将军任职,让他在杭州闲住吧。就这样,年羹尧刚到杭州不久,就由将军变成普通百姓了。
事实上,事情远还没有结束,现在留着你,并不代表永远留着你。
胤禛同志有着爱面子的光荣传统,所以这位兄弟十分能装,要杀你,他往往不主动动手,让别人三番五次上奏折时候,他才动手,最后假惺惺地对外人说:我是迫不得已才干掉他的。
这就是胤禛,这个很阴险,很毒辣,也很假的人。
为了达到剁掉年羹尧的目的,他进一步动员舆论的力量,因为在胤禛看来,所有官员上的奏疏,都没搞到点子上,比如说年羹尧贪污、受贿、没有纪律观点,这些哪里够剁他呢?
然而,广西巡抚李绂同志读过很多书,熟知历史上的经验,以其文采斐然的文风,向胤禛同志弹劾年羹尧,胤禛看到李绂的奏疏,放在岸上,然后微微一笑,是时候干掉年羹尧了。
李绂的奏折很简单:年羹尧窃取主上的权威,哪能不杀?

胤禛等了很久,等的就是这句话。
有了这句话,就代表着年羹尧忘恩负义,就代表着年羹尧弑君叛国,也就代表着,自己赌咒发誓的那些话可以违背了,你既然负心于朕,那么,你就应该得到自讨苦吃的处理。
终于,胤禛拉下了伪善的面孔,拿起了刀。
雍正三年(1725)九月,胤禛以群臣所请为名,下令逮捕年羹尧,这个饱读诗书的进士,这个威风凛凛的将军,这个曾经驰骋疆场的勇士,默默地走进了牢房,那一天,天依然很蓝。
逮捕年羹尧之后,胤禛让臣下给年羹尧议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年羹尧又不是什么善人,要找他的罪证,可以寻到一大筐,经过大臣们的认真讨论,决定给年羹尧定下大罪九十六条,反正处理结果一个:斩立决!
胤禛看到处理决定,再次显示了他的伪善:死就死吧,看着他的功劳份上,改为自尽。
胤禛的处理决定由蔡铤同志送达到杭州,年羹尧没有想到,最后看着自己死的,居然是他。年羹尧轻轻打开胤禛的圣旨,上面写着最后一段话:你若死后,稍有怨恨,就永入地域。
面对着圣旨,面对着蔡铤,年羹尧沉默着,静静地沉默着。
年羹尧希望胤禛能够良心发现,能够想起自己与他的美好过往,能够看在自己的妹妹面子上,饶自己一命,但是,他的希望换来的注定是绝望,胤禛不会相信友情与爱情,他不会。
在一旁的蔡铤非常着急,年兄,你就将就着,上路吧!

年羹尧不情愿地死了,死于胤禛之手。
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他也许还没考虑清楚,胤禛是个什么样的人。
年羹尧虽然残暴,虽然贪渎,但是他还始终相信着人世的友善,尽管只有一点点;但是,在胤禛眼中,亲情、友情、爱情,全部是权力的附带品,没有权力,一切都没存在的必要。
胤禛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权力,他可以忍辱负重,可以礼贤下士,可以谋害自己的父亲,杀害自己的兄弟,逼死自己的母亲,更何况是面对一个奴才,他怎么可能有慈悲之心?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曾经的封疆大吏,曾经的抚远将军,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在杭州的西湖边,在茫茫大地中的一个小角落,默默无闻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故事结束了。
在小时候,爸爸经常给我讲故事,故事的结尾总会问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今天讲的是历史,是故事,故事与历史的结尾,都需要问一个,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这是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教科书上的原因说了很多很多,封建君主与权臣之间的权力争斗、地主阶级落后的封建本质,都很正确,但是很多由功臣到罪臣的事,还在继续。
在文强被执行死刑的时候,他想到了是儿子的一句话:“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在一百五十余年以前,一个叫穆彰阿的人,在经过数十年的宦海沉浮,官场滚爬之后,总结了意味深长的六个字:“多磕头,少说话!”年羹尧同志,你之所以死,只因你做得太多。
年羹尧死了,我们的故事还要继续!

年羹尧被处死的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隆科多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三年以前,自己与年羹尧一起,辅助胤禛由一个资质平庸,无才无识的人,变成了今日的雍正,三年以后,雍正还在,那个曾经辅助过他的年羹尧,却在胤禛的手上,离去了。
你可以说胤禛恩将仇报,也可以说胤禛忘恩负义,但是为时已晚。
与年羹尧不同的是,隆科多是个行事比较谨慎,出世十分低调的人,早在自己辅助胤禛登基的那一刻,他就说了意味深长的话:“今日是功,明日必为罪,我一定死于胤禛之手。”
尽管如此,他也必须推举胤禛成为先皇帝,为什么,因为他别无选择!
胤禛当上皇帝之后,给他的待遇是相当优厚的,亲切地喊他一声叔,而且委以隆科多以重任,吏部尚书,隆科多一时之间,炙手可热,他见胤禛弟弟允礼的时候,也只微微点头。
在康熙年间,隆科多见到皇子,一定是会下跪的。
今日已不同往时,隆科多已经乌鸦变凤凰。
在胤禛给以自己重任,称赞自己忠诚,亲切的喊自己叔的时候,隆科多知道,这一切都是扯淡,胤禛是个表面微笑,背后动刀的人,他知道有一天,胤禛拿起屠刀,要了自己的命。

隆科多行事低调,在胤禛给以他重任的时候,隆科多总是尽力推辞。
然而,胤禛非给他不可,说你这人就是疑心重,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隆科多没有办事,只得硬着头皮顶,曾几何时,隆科多想辞掉朝中的重任,成为一个富贵闲人,然后他没机会。
隆科多同志,你已经上船,要么入水,要么继续前行,靠岸是不可能的!
然而,隆科多毕竟与年羹尧不同,年羹尧是招摇过市,极度拉风的,而隆科多是时时小心,处处注意的,隆科多也贪污,他也受贿,也做违法的勾当,但是他始终不攻击别人。
在年羹尧想把允禩集团置之死地的时候,隆科多却在尽力周全,尽力救人。
隆科多一直给自己留下后路,他把财产分藏在亲友家中,或者运到西山的破旧寺庙里,他知道胤禛同志最大的嗜好就是抄家,苏州的李熙、南京的曹頫,现在还要加上年羹尧。
在另一方面,他也保持着同允禩同志的密切交往,万一有一天,胤禛动粗,他就反。
然而,隆科多的运气十分不好,所有行径都被胤禛侦查的一清二楚,胤禛同志一开始就没打算一直留着你,你的一举一动,胤禛同志当然知道。隆科多同志,遇到他,你就认栽吧。
在得知隆科多骑墙与隐匿财产之后,胤禛同志给以他严厉的批评,隆科多以为这时候胤禛就会要他命,然而,胤禛却非常大度地放过了他,隆科多知道,总有一天胤禛会动手的。
暂时放过隆科多是必须得,胤禛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分而治之,各个击破是他惯用的手段,在打击年羹尧的时候,他尽力安抚住隆科多,让他们两个不能联合,到时候可随便收拾。

然而,隆科多与年羹尧仍然具有不可比性;年羹尧虽然父亲做过巡抚,哥哥也做大官,但他毕竟是个汉人血统;隆科多的家族是康熙他外婆家族,这个是年羹尧所不能比拟的。
况且,隆科多做九门提督多年,又兼任步军统领一两年,在京城之中,隆科多势力强盛,一呼百应,在胤禛准备干掉隆科多的时候,他认真思考了很久,觉得拔掉隆科多还得费神。
然而,在经过仔细思考之后,胤禛还是用到了惯用的手段:先调离,再出手!

雍正四年(1726)六月,隆科多接到了一个特殊的命令,让他到蒙古去进行国际谈判。
如果大家记性不差,应该记得我在写康熙的时候写过,清朝与沙俄开过仗,最后清朝打赢了,双方签订了一个边境条约《尼布楚条约》,当时代表清朝签订这个条约的人索额图。
在索额图回来后,最终被康熙囚禁,死于禁所。
今日,隆科多要接受同样的命令,因为在索额图代表清朝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的时候,沙俄人非常狡猾,把索兄忽悠得一塌糊涂,以至于蒙古边境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隆科多此次接受的任务,就是与沙俄人讨论蒙古边境问题。
隆科多带领外交使团,从北京出发,经过漫长的行程,终于在恰克图见到了沙俄的使团,然而,谈判却并未由此而开始,沙俄人提出,他们想派人去见雍正,带去沙俄美好的祝愿。
面对沙俄人的如此请求,隆科多当然是无法拒绝的,所以,隆科多在恰克图耗了几个月。
当俄国史臣从北京回来,准备继续谈判的时候,胤禛同志来了圣旨,让隆科多回去.
回去之后等着他的是什么?隆科多清楚!

隆科多收拾好行李,准备走人。
隆科多走的时候,没有来时的威风,只有衙役与囚车,和身上带的重重的枷锁,隆科多最后望了一眼塞外的风光,浩瀚的戈壁与呼啸的风,浅浅的绿洲与成群的羊,再也没机会了。
江山如此多娇,隆科多回首告诉来的同僚:你们必须好好谈,不能卖国!
隆科多被押解回了北京,俄国人见隆科多同志走了,马上黑下心叫价,最后清朝官员没有头领,不停让步,签订了一个非常不平等的条约《布连斯奇条约》,俄国人回去弹冠相庆。
如果我们记住历史,就要记住几十年前的雅克萨自卫反击战,就要记住现在的《布连斯奇条约》,还应该记住百年以后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割去,这就是所谓的沙俄强盗。
时至今日,英美等国的租借地早已收回,而沙俄人占的地方,已经成为遥远的回忆。
一切都是后话,我们还是去追赶我们的隆科多同志吧,他已经到了北京,进了监牢。
直到隆科多同志进入北京监牢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儿。
我们已经讲过多次,隆科多同志是一个办事谨慎,手脚干净的人,收钱基本不用自己的户头,出门基本是一般平民装束,不坐好轿子,不骑好马,不喝酒闹事逛窑子,更不建别墅。
而且,隆科多是吏部尚书、九门提督、步军统领,要干掉这样的副国级干部,不找出犯罪的干货是不能服众的,但是,即便隆科多时时小心,处处留意,但是,他还是暴露了目标。
理由很简单,隆科多同志私藏了玉牒。

所谓玉牒,就是皇帝他们家家谱,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皇帝全家的档案。
清朝皇帝家档案属于国家绝密,要查看档案得先向皇帝申请,皇帝同意之后,你才能到宗人府去查看,而且还必须有人盯着你,而隆科多同志,你却把国家机密带回了自己家里。
当然,这其实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私藏玉牒,既没有要挟诽谤,又没有抄家伙造反的意思,如果是康熙皇帝在世,原谅他是肯定的。但是,胤禛同志已经想好借此整死隆科多。
隆科多在监牢中已经想到了自己的结局,年羹尧啊,我们俩斗了几年,结成了亲戚,你就在地下等着我吧,兄弟我也马上就要下去了。监牢中没有月光,没有酒,只有回忆与惆怅。
是自己宣读了遗诏,胤禛由此继位皇帝;
是自己稳定了大局,胤禛能够从容应对;
是自己辛勤的劳作,胤禛才能开展新政;
然而,功劳已成既往,罪过永久长存,功罪赏罚,恍如一梦中。
后悔吗?当日为何要推举胤禛做皇帝?当日为何要帮助胤禛稳定下局面?当日又为何不联合年羹尧,保全自己的性命?阴差阳错,自己与年羹尧一样,成为了政治上的悲剧人物。
舅舅的叫唤言犹在耳,汗颜的称赞还在眼前,重重的赏赐没有改变,浩荡的恩典还有余温,而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逝去了,只有漆黑的牢房,微微的烛光,凝固的空气。
已经休矣,该上路了。

在隆科多平静地等待着三尺白绫一杯酒的时候,圣旨到达了他的面前。
经刑部与诸位大臣一致商讨,当然这完全是扯淡,隆科多有大罪三十一款,按律本当明正典刑,然而皇帝毕竟宽容,不忍加诛,已经在畅春园外修得房子三家,您老人家养老去吧!
就这样,隆科多住进了畅春园前面的三间小房子里。
隆科多的家产,全部被查抄,这是肯定的,胤禛同志有抄家癖,隆科多同志从未有过侥幸。隆科多的儿子孙子,很多人被发配到了黑龙江流域,在呼啸寒风,鹅毛大雪中度日如年。
当然,最为苦恼的就是隆科多了。
死,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由与尊严,失去生存的希望与未来的理想,而隆科多,这时候恰恰一切都失去了,他只能在三间房子里面踱步,听窗外鸟鸣,看天空月圆月缺。
我始终没有搞明白,胤禛为何要在畅春园给他三所房子,这样折磨一个老人?
后来,在查阅了很多史料之后,我才明白了,因为畅春园是康熙晚年的住所,胤禛想让所有人都明白,自己是康熙皇帝亲自安排的继承人,隆科多挟拥立之功,是对康熙犯得罪。
事实是这样吗?据我看不是!
当我们仔细分析康熙末年数十年的继位争斗的时候,我们可以得出胤禛是一个资质平庸,心地阴暗的人,以康熙的明察秋毫,断不会把皇位托付于他,然而他却最终成了胜利者。
那么,他为何还要把隆科多置之于康熙的家门口,还要让自己继续相信自己的谎言。
其实,当人在面对自己不光彩历史的时候,选择最多的往往不是回避,而是强迫自己相信自己给自己编造的谎言,而胤禛越是这么做的时候,也就越是显示出,他皇位的非法性。

隆科多在三间房子中备受煎熬,胤禛在养心殿里度日如年。
本来,在康熙以前,皇帝都住在乾清宫,然而,胤禛由于毒杀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把寝宫搬到了养心殿;尽管这样,他还是整夜梦见鬼魂,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一日又一日。
真正的惩罚,并不是死去,而是活着比死了更难受,这就是胤禛。
经过数十年的隐忍,经过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他登上了皇位,然而,他却心中有鬼,只能夜夜梦中惊醒,只敢蜷缩于小小的北京城内,即便自己死后,也只能孤零零地葬身别处。
即便是这样的日子,他还是得慢慢地过完,一直到他五十八岁那一年。
但是,他的老朋友隆科多,已经过够了,他在那三间房子里安详死去,胤禛暗羡他命好。

内容简介
《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说的是1722年,九龙夺嫡落下帷幕,胜利者胤禛坐上了帝王的宝座。
千古一帝康熙离开了,盛世并没有随他离开,而是延续了数十年,在雍正与乾隆的治下,历史继续精彩纷呈,成为中国古代史上最后的强音。
这一场绚烂在乾隆登基后燃烧到顶点,却在乾隆退位后急转直下。
在此之后,旧中国的历史再无辉煌。
雍正与乾隆,这两个在中国历史上大大有名的皇帝,一个以勤政著称,一个成就了十全武功,为何偏偏在他们手里,大清朝从鼎盛走向了衰败?
这长达数十年雍乾的盛世背后,到底有着多少被“盛世”二字掩藏的秘密?
这是一个谜团众多的时代。是谁,帮助雍正登上宝座?是年羹尧的地方势力,或者是隆科多的京中兵力?得位后的雍正赐死年羹尧,囚禁隆科多,究竟是权臣震主,抑或是杀人灭口?乾隆的父亲到底是谁?乾隆妃子又是如何死的?香妃又是怎样一回事?和珅为何能够发迹,他与刘墉纪晓岚关系到底如何?
这是一个存在争议的时代。雍正究竟是明君,还是暴君?乾隆是盛世的开创者,还是末世的开启者?和珅真有过无功?纪晓岚真是传说中的风流才子?
《其实这才是雍乾盛世》以丰富的资料,独特的视角,向你讲述一个与你所听闻的,所想象的,所一直坚信的不一样的雍乾盛世。
一切的是非功过,读完本书自有评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