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沉香.pdf

宫锁沉香.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第一部古装宫虐爱情电影
宫廷版爱情与权力的游戏
金牌编剧、制片人于正《宫》系列
周冬雨、陈晓、朱梓骁、赵丽颖领衔主演电影版《宫》

于正《宫》系列:
电视剧《宫锁心玉》,由杨幂、冯绍峰、何晟铭等明星演绎,掀起了芒果台的收视狂潮;
电视剧《宫锁珠帘》,宫斗剧情持续升温,杜淳、何晟铭、袁姗姗等明星阵容依然强大;
电影《宫锁沉香》,由周冬雨、陈晓、朱梓骁、赵丽颖等明星强势加盟,2013年最值得期待的荧屏大戏!

作者简介
于正,1978年生于浙江海宁,金牌编剧,制片人。
  主要获奖经历:
2008年 金南方最佳编剧奖
2009年 上海摩登最佳编剧大奖
2010年 南方盛典金牌编剧
2011年 新势力盛典最受年轻人喜爱编剧奖
2011年 优酷影视指数盛典2011开年编剧大奖
2011年 湖南卫视开年制作人大奖、编剧大奖
2011年 第16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编剧奖(首位获奖的中国编剧)
2012年 爱奇艺盛典年度最佳电视剧制作人

主要编剧、制作电视作品
2002年《带我飞,带我走》 《荆轲传奇》
2004年《烟花三月》 《我爱河东狮》
2005年《大清后宫》
2006年《楚留香传奇》
2007年《最后的格格》 《胭脂雪》 《玫瑰江湖》
2008年《一千滴眼泪》 《天地不容》 (又名《锁清秋》)
2009年《贤妻良母》 《美人心计》
2010年《欢喜婆婆俏媳妇》《宫锁心玉》 《国色天香》
2011年《美人天下》《王的女人》《宫锁珠帘》
《被遗弃的秘密》(又名:《藏心术》)《倾城雪》(又名:美人如画)
2012年《笑傲江湖》《山河恋》《陆贞传奇》《赏金猎人》
2013年《像火花像蝴蝶》 、凤还巢之《连城》、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主要编剧、制作电影:
2013年《宫锁沉香》

目录
楔  子 // 1
第 一 章 初见,惊鸿一瞥 // 3
第 二 章 相伴,姐妹情深 // 21
第 三 章 重逢,命中注定 // 35
第 四 章 错过,鸠占鹊巢 // 53
第 五 章 转眼,两种人生 // 63
第 六 章 心碎,姐妹成仇 // 93
第 七 章 相处,步步惊心 // 109
第 八 章 难舍,雪夜抉择 // 127
第 九 章 做戏 ,两面通吃 // 141
第 十 章 大婚,世事无常 // 161
第十一章 相拥,宗人府里 // 183
第十二章 遽变,爱已成殇 // 197
第十三章 悔恨,真相大白 // 211
第十四章 厮守,生死相依 // 225
尾  声 // 233

文摘
第一章 初见,惊鸿一瞥
清晨的京城,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商贩们卖力地吆喝着,粗糙的脸上满是对生活的憧憬。
沉香静静坐在车里,交握的双手满是汗水,听到外面喧哗的声音,终于忍不住悄悄掀起帘子的一角向外看去。一群男孩子哄笑而过,奔向远处的糖人铺子。不远处,一个和沉香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正和猴子一起表演着杂技。杂技炫目,沉香觉得挺有趣,帘子稍稍多撩开了一点儿。突然,猴子冲向她龇牙大叫欲奔过来,吓得沉香赶紧放下帘子。
旁边跟着的嬷嬷这时重重一咳,沉香瑟缩了一下,赶紧规规矩矩端正坐好。
走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车外的喧哗声渐渐远去。蹄声得得,从急促变得缓慢,最后完全停下。车帘被人从外挑起,明媚的阳光透进昏暗的车厢,刺痛了沉香的眼睛,
沉香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慌乱的心,伸手扶着嬷嬷肥厚的手掌,踩着矮凳小心翼翼地走下马车,与其他一起入宫的女孩子依次排好。
书礼太监在一边记录,一个小太监站在旁边唤名:“副都统费扬古之女,富察秀宁,满洲镶红旗;大将军书杰之女,叶赫那拉锦春,满洲正蓝旗;尚书马尔汉之女,兆佳沉香,满洲正白旗……”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这个尖细的嗓音喊出来的时候,沉香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抬头望向深深的宫门,她忽然想起了那只圈在笼中的雀鸟……

晨曦中的紫禁城,进宫的队伍像蚂蚁一样安静地行进。经过一系列严苛繁琐的检查之后,沉香被剪了头换了宫装,与其他新进的小宫女一起,垂着头跟在一个老太监身后,穿过神武门,拐上了宫中廊道。
“宫里不比外头,做得好了,主子抬举自然是平步青云;做得不好,人头落地也是常有的事……”
老太监走在前边,絮絮地絮叨着。说了半天觉得没有意思,突然回头在沉香耳朵上狠狠弹了一下。
“疼吗?”
“疼。”沉香垂着头,低声回答。
“疼为什么不喊?”
“额娘在进宫前说了,要百忍成金,所以,我忍着。”沉香眼中含泪,依旧是低低地回答道。
“呵,有点意思。你啊,倒是个聪明的……”
老太监话未说完,便被远处传来的鸣鞭声打断,往来忙碌的宫女太监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低头靠墙而立。沉香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他推搡到了一边。“肃静,回避,靠墙站。”
脚步声从远及近,很快便路过了身后。沉香偷偷地斜眼看去,只见几个太监抬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子匆匆往前走去。直到他们离得远了,众人这才转了身,重新忙碌起来。
看出沉香好奇的眼神,老太监路过她身边的时候冷哼了一声:“这是登天梯,迈过去了就是人上人了,羡慕吧,不过瞧你这性子,难了——”
沉香垂着头,只当是没有听到。老太监继续前行,沉香和宫女们跟上去。
无论是登天梯还是人上人,她都没有想过,她只盼着平平安安在这里生活下去,直到二十五岁出宫的那一天。

“啊——”
前面一栋楼里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宫女们纷纷侧目向前看去。
“看什么看,继续走,不许回头。这宫里的规矩就是明哲保身,闲事少管。凡事多带着眼睛和耳朵,少带着嘴,不然就是十八层地狱也不够你们趟的。”老太监尖声说道。对这突然响起的惨叫声,老太监显然见惯不怪。
大楼里厅门处,停着一辆盖着凉席的板车,一双女人的脚露在外面。
宫女们吓得赶紧低头而行。走在沉香身边的小宫女颤抖着,突然脚下一滑从台阶上跌了下去。沉香急忙伸手去扶,却被她一并拉倒摔在了地上。耳畔忽然一轻,只见一颗翠绿的珠子蹦跳着滚下了台阶。
“哎,我额娘给我的珠子——”沉香站起追着珠子飞快地往前跑去。
“哎呀,别跑,别跑,宫里不许乱走——”尖利着嗓子正训斥着这些不懂规矩的小宫女们,忽然看到沉香离开队伍飞快跑远,老太监当下急得声音都变了调,撇下众人跟住追了过去。
耳环从台阶上一路弹跳滚下,弹进一个门洞,沉香在后面焦急地追赶着。走到一处门口,沉香终于看见自己的耳珠安静地躺在门口一处积水里。
她蹲下拿起耳环。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沉香自言自语地责备一声,取出手帕将它擦拭干净,站起身打量着四周,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哪里?
眼前是一座寂寞荒凉的院子,杂草丛生的甬道,枯枝遮天蔽日,将阳光切割成凌乱的碎片,间或有一两声乌鸦沙哑的鸣叫从阴暗的角落传来。前面一栋陈旧的宫殿,有点破烂,像是年久失修一样,与方才见到的那些巍峨大殿不同,这里更像是一个……囚牢!
沉香心跳骤然变得慌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联想到这两个字。咽了口唾沫想要转身离开,可是那宫殿之中却仿佛带有某种魔力,牢牢地抓住她的心,让她不由自主地又想要趋前去看一眼。
脚步脱离了理智的掌控,沉香一步步走到院里大楼门前,趴在门上的缝隙向内张望。一片昏暗的大殿中,似乎吊着什么东西。
突然,门缝中出现了一双漆黑的眼睛。沉香紧张地愣在那里,两双眼睛对峙着。
“王八羔子,让我一顿好找!”她正要张嘴大叫,老太监忽然出现在旁边,一个巴掌已经重重甩在她脸上。沉香没有防备,小小的身子栽倒在地,滚进了旁边的水洼中,另一只耳环悄然掉落在地上。
老太监手忙脚乱地拉着沉香往外走,嘴里还兀自嘀咕着:“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里能随便进来吗?”
“吵死了。”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殿门后响起,语调平缓,不带半点感情。随着这个声音传出,紧闭的殿门蓦地洞开。屋顶上栖息的乌鸦轰然而起,遮天蔽日。
老太监吓得一个哆嗦,本该再次落在沉香脸上的巴掌立刻转了方向,狠狠抽在自己脸上,接着仓皇跪下:“奴才该死,奴才并非有意惊扰十三阿哥,都是因为这个小宫女,所以才……”
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凉刺骨。可是沉香此时已经感觉不到寒冷,只是那样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那个从殿内缓缓走出的玄衣少年。
风乍起,卷动院中荒草残叶,打着旋儿转到了少年的脚下,略一停顿,立刻惊惶地远远逃开。枯枝摇动,一缕晨光透过缝隙洒落,柔柔地笼罩了他挺拔的身影。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虽然略带青涩,却遮挡不住他那天生的尊贵和霸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沉香忽然发现在他淡漠的眼眸里,似乎藏着淡淡的哀伤和寂寞。
眉头微微皱起,胤祥冷冷地打量着这个擅闯禁地的不速之客。
荒草纷纷,早已经失去了生命的颜色。她瘦小细弱的身子孑然立在遍地枯黄中,就像是一朵在秋风中摇曳的雏菊。那无助胆怯的目光,来不及躲闪便直直地落入他的双眼,惊惊怯怯,令人望而生怜。
沉香猝不及防,与他漆黑的眸子直直对上。颤抖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慌慌张张急忙跪下,还未来得及平静狂跳的心,少年冰冷的声音便已重重砸在耳畔:“擅闯禁地,该当何罪?”
旁边跪着的老太监被这句话彻底吓瘫,身体如筛糠般打着哆嗦,想要出言辩解却被那冰冷的目光吓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一下接一下重重地磕着头。
沉香跪伏在地上,同样吓得手脚发软心如鹿撞。可是看着老太监伛偻的身子,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足勇气开了口:“因为奴婢耳坠遗失,所以一路寻来,误闯了禁地。此事都是奴婢的错,与这位公公无关,请十三阿哥饶了他,奴婢愿意承担所有责罚。”说着张开了紧握的手,露出掌心那颗小小的翡翠珠子。
听到这个解释,胤祥面无表情,一步步缓缓走了过来,忽然弯腰从沉香手中将翡翠珠拿起冷笑道:“你不顾规矩四处乱闯,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儿?纵然丢了,也不可惜。”
说完手已经扬起,作势要将珠子远远抛开。
“不要!”沉香心急,顾不得规矩礼法,猛地起身抓住了胤祥的胳膊急切道:“在十三阿哥眼里,这不过是一颗不值钱的破烂玩意儿。可是当额娘将它亲手戴在奴婢耳边的时候,它就变成了奴婢最珍贵的东西。求十三阿哥开恩,将它还给奴婢!”
没想到沉香会有如此举动,本就吓得面无血色的老太监险些昏厥过去。胤祥同样一愣,低头看向这个几乎扑在他怀里,正抓着他的衣袖踮着脚尖想要夺回翡翠珠的娇小人儿。
除了额娘之外,她是第一个如此接近他的女人。看着她清澈明润的眼睛,还有那因为焦急而涨红的脸颊,胤祥黑眸忽地眯起,心中被冷漠尘封多年的某个角落忽然悸动了一下。
额娘……
“若再不放手,我就真的丢了它。”静默了半晌,胤祥终于开口打破了沉寂。此言一出,最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老太监眼皮抽动,用余光偷偷瞥向胤祥。
他是不是听错了?这位素来淡漠疏离的十三阿哥,竟然会和一个小宫女啰唆!
“别……别丢,奴婢这就放手。”唯恐胤祥反悔,沉香急忙松了手重新跪在地上。两只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牢牢地盯他的手。
看着沉香小猫般可怜兮兮的样子,胤祥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意,只是一瞬,便又消失在眸底的冰冷中。将耳坠抛到她的面前,转身向着殿门走去。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住,伸手接下斗篷向后掷了过来。
“赏你的,以后不要再来了。”
沉香刚刚手忙脚乱地捡起耳坠,就被胤祥抛来的斗篷罩了个严实。柔软的布料和舒爽的味道,立刻温暖了她冰冷的身子。当回过神来想要谢恩的时候,他挺拔的背影已经消失在慢慢闭合的殿门后面,在他的头顶,一只巨大的黄金鸟笼若隐若现……
撑着发软的腿脚从地上爬起,老太监不敢再耽搁,伸手拉住沉香转头就走。或许是因为胤祥的缘故,老太监并未继续责罚沉香,只是将她带到了宫女的住所之后便匆匆离去。

长长的通铺房内,小宫女们站成一排正在接受管事姑姑的训话:“该说的都已经跟你们说了,谁要是坏了规矩,可有你们受的……”
沉香低垂着头,不敢去看管事姑姑的脸。直到她出门之后,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将带来的小小包袱放在床上打开,香甜的气味立刻弥漫开来。
几个老宫女相视一眼,立刻围了上来:“新来的怎么不知道规矩,有好吃的也不交出来跟大家分享?”
“是呀,快拿出来!”
沉香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瑟缩了一下将包袱裹起抱在怀里。“这,这是我额娘给我的……”
“到了这里就是大家的,抢——”旁边一个圆脸宫女懒得和沉香废话,直接伸手去抢包袱。另外几个人也不甘示弱,七手八脚开始撕扯。一不留神,包袱被拽得敞开,精致的小点心骨碌碌滚了一地。
抬脚踢开一块滚到鞋面的核桃酪,圆脸宫女满脸怒气扯住了沉香的衣服咬着牙道:“好哇,你敢反抗,姐妹们,给她点教训,让她下回记得些——”
另外几个新来的小宫女见状,低着头悄悄溜了出去。
“不要,不要打我,不要——”孤立无援的沉香被推倒在地上缩成一团,怀里还抱着那被撕成了碎片的包裹,身上各处传来剧痛,眼前直闪着众多面目可憎的脸孔。
这些宫女比沉香年长几岁,无论是身高还是力气都大出一截。此时一拥而上,打得沉香连自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仔细点儿,别打到了她的脸,主子看到不好。”圆脸宫女显然是做多了这样的事情,一边拳打脚踢一边不忘提醒同伴。其他几个宫女答应一声,正要动手的时候,忽然身子僵住,眼睛直勾勾看着圆脸宫女的身后。
“……鬼,鬼啊!”
圆脸宫女不明所以,顺着她们的视线转头看去,只见窗外青绿色的鬼火闪烁,一个鲜血淋漓无头鬼影摇摆着越来越近,声音缥缈阴森:“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敏妃娘娘来了!”一个吓呆了的宫女挤出一声尖叫,眼看着那鬼影就要飘进窗户,慌不择路夺门而出。剩下的几个人被这一声提醒,你推我搡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偌大的通铺房只有一盏昏黄的烛火,影影绰绰间更添恐怖。沉香蜷缩在角落里,眼睁睁看着那个鬼影从门口晃了进来,想要跑却没有力气,只好紧紧闭着眼睛不去看它。
“别怕,没事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沉香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只见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宫女,手里拎着一盏包了蓝布的油灯正朝着她微笑。地上丢着一块白布,上面红色斑斑驳驳。
“嘻嘻,这个是朱砂。怎么样,我刚才装鬼像吗?”小宫女上前一步将沉香拉起,一边帮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笑道:“她们欺负你啦?不用怕,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以后她们要是再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吓死她们。我叫琉璃,在乾西四所当差,你呢?
“我……我也在乾西四所,我叫沉香。刚才的事,谢谢你……”被琉璃开朗的笑容感染,沉香也回了一个感激的微笑。话未说完便被琉璃拉住了双手。“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在这宫里没有什么朋友,以后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沉香轻轻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琉璃掩住了嘴:“沉香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沉香侧着耳朵听了片刻,有些不确定地反问道:“好像是……歌声?”
“我们去看看吧!”琉璃眼睛一亮。
“不好吧?”沉香有些犹豫。
“怕什么,有我呢!”琉璃不由分地说,拉着沉香向外跑去。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落了满地。夜色中,两个小小的人影穿过月洞门,沿着长廊奔跑着。
“看,就是那里!”琉璃眼尖,指着远处对沉香悄声说道。
顺着她指示的方向,沉香也看到了那个在风雪中且歌且舞的曼妙身影。虽然是这么寒冷的天气,她却只着了一件轻薄纱衣。白皙的肌肤在薄纱掩映间若隐若现,好似天上的仙子误落凡间。
转纤腰,舒广袖,美人如画。沉香和琉璃躲在回廊中,早已经看得痴呆了。
琉璃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好看吧?”
沉香犹疑地问:“可是,她在这里干什么?这么冷的天不怕冷吗?”
“咳……咳……”身后突然传来咳嗽的声音,一个人影从柱子后面闪了出来。二人吓了一跳,慌张跪下。琉璃反应极快,低着头解释道:“奴婢刚刚路过而已……”
“嗯,表现不错,暂且饶了你们这一回吧。”人影说着,踱到二人面前。看着跪着的沉香,憋着笑问道:“你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沉香正要回答,身边跪着的琉璃已经跳起身来,对着人影就是一脚。“死春寿,你吓死我了!”
沉香抬头看到站在面前刚刚伪装大人的一个小太监。
春寿一边嬉皮笑脸地躲避着琉璃的拳脚,一边将食指伸到唇边做了个手势。“嘘,别妨碍未来的娘娘跟皇上邂逅,不然小心她将来记恨你,把你拉出去砍了。”
琉璃伸出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不解地瞪着春寿问道:“未来的娘娘?”
“对呀。”春寿点点头,“我师傅把皇上的行踪卖给了她,她就在这里跳舞等皇上来。要是皇上看中了她,她不就是娘娘了?”
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沉香也好奇地看着春寿:“要是看不中呢?”
“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都是各人的造化。”春寿故作老成地摇头晃脑。
沉香没有再问,转身趴在栏杆上继续看那美人轻舞。长长的飘带缠缠绵绵在雪中流淌,美人的脸上满是希望……
突然,远处传来宵禁的铃声。
“不好,走!”琉璃轻呼一声,拉起沉香就跑。
沉香仓促地跟着:“喂,喂,你跑什么呀?”
琉璃急促地回道:“宵禁时间到了,万一赶不回去,会挨板子的。”
“啊?”
春寿追在后面,不甘心地低声嚷道:“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顾不上回答春寿的话,沉香被琉璃拉着一路疾奔。好不容易到了门口,迎面却看到老太监眯着眼睛哼着京戏慢悠悠地向她们走来。眼看着已经无路可逃,忽然一声惨叫响起。
老太监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春寿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打滚:“哎哟,肚子痛,好痛啊——”
老太监气得上前踢了春寿一脚:“小王八羔子,你……你要吓死我呀?”
在他扭头骂春寿之际,琉璃趁机拉着沉香从他右侧溜了进去。门缝中,沉香看到春寿可爱的鬼脸。
沉香和琉璃刚刚钻进被窝,通铺房的门便被人重重推开。管事姑姑沉着脸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圆脸宫女。
视线扫过通铺房,管事姑姑不悦地开口:“这不都在吗?哪有不守规矩的?”
“这……”看着突然出现的沉香和琉璃,圆脸宫女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看着圆脸宫女这个样子,管事姑姑脸色更加难看:“喜荣,我告诉过你,宫里最重要的是和睦相处,要是整天说长道短地诬陷别人,小心哪天害人终害己,连命都没有了……”
喜荣不敢顶撞,咬住嘴唇低下了头听着她的训斥。
夜深,通铺房中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沉香偷偷地将头探出被窝看向窗外飞舞的雪花,回想着这一天的遭遇,带着笑意沉沉睡去。

翌日,天色微明之时,沉香等人被唤起,向着御膳房走去。路过昨夜的花园处时,沉香蓦地瞪大了双眼。
昨夜那个载歌载舞的美人,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旁边几个太监将她抬起,准备搬运离开。
管事姑姑冷笑一声,教育着身后跟随的小宫女们:“每年都有几个坏规矩的,这就是下场,好了,别看了,赶紧去干活儿去吧。”
忽然,搬运的太监脚一滑,美人从桥上摔了下去,顷刻间四分五裂。
惊吓中的沉香还没有缓过神来,旁边已经路过了几个老宫女。其中一个眼角扫过满地冰屑,轻笑着道:“跳舞能把自己跳成冰碴子,这事儿说出去都笑死人。”
“皇上没盼来,盼来了‘那一位’,两桶水浇下去又罚站了一晚,就变成了这副德行。麻雀妄想变凤凰,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斤两。”另一个宫女轻嗤一声,压低了声音冷笑道。几人说着渐行渐远,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枝头上飞起一只乌鸦,几片积雪从树梢抖落,掉在沉香的脖颈,让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
“快点走,发什么呆?”姑姑走了几步之后,回头见沉香还站在原地发呆,立刻冷了脸,恶狠狠地训斥道:“宫里的这种事情多了去了,以后有你看够的时候。不长点脑子的话,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
沉香被骂得不敢作声,低了头一路小跑追了上去。姑姑白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带着队伍继续向前走去。琉璃悄悄挪了过来,见沉香垂头丧气的样子,便拉着她的手在耳边悄声安慰道:“没事的,别理她。不就是说你几句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一只乌鸦在你脑袋上‘呱呱’了几声,飞走了也就忘了。”
说完还眨了眨眼睛,向着姑姑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沉香忍俊不禁,无声地笑弯了眉眼,低落的心情终于好了许多。感激地向着琉璃点点头,两个人快步跟着姑姑向着御膳房走去。
“天,这是什么?”
长长的队伍走进御膳房之后,小宫女们立刻瞠目结舌地傻在了那里。从小到大,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食物。
盯着那小山般的食材,琉璃和沉香也看傻了眼。鸡鸭鱼肉,白菜土豆,加上院子里晾晒的、洗菜的、运货的宫女太监,整个场面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壮观。
“你们今天第一天来,就先打打下手,去,帮着择菜洗菜。”丝毫不给小宫女们适应的时间,姑姑和御膳房管事太监交接之后,留下一句话便自顾自地走了。小宫女们茫然无措地跟在太监的身后,走到那堆积如山的食材前。
“你们几个去拿些鸡蛋过来,你们几个把肉剁成馅料,还有你们,把这些菜都洗了。记住,不管做什么都必须干干净净仔仔细细,要是硌了主子的牙或者是吃坏了肚子,你们这条小命就别想要了!春寿,去,带她们到后院去。”老太监指手画脚,很快便给小宫女们安排好了工作。沉香、琉璃还有几个负责洗菜的小宫女,两人一组抬着盛满蔬菜的大木桶,跟着春寿到了后院的水井边。
“你们就在这里洗吧。”春寿说完转身正要离开,想了想又回头叮嘱道:“记得一定要多冲洗几次,把沙子啊泥土啊之类必须清理干净。还有那些菜虫,针尖那么大的也要仔细挑出来。”
“嗯,谢谢公公提醒。”沉香腼腆地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谢。“还有昨晚的事情……谢谢了。”
“沉香,不用谢他,那是他应该做的。”琉璃和春寿见过几次,彼此之间比较熟悉。见沉香向他道谢,立刻跳了出来嬉笑着打断。“能为咱们做点事情,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
“切,谁稀罕给你做事。”春寿翻了琉璃一眼,转而看向沉香笑眯眯说道:“我那是为了帮着沉香。沉香,沉香,我终于知道你叫什么了,这名字真好听。”
“行了行了,别在这里自作多情了,赶紧走吧。”见沉香被春寿逗得面红耳赤,琉璃端起盆子里的水便向着春寿泼去。春寿哈哈笑着,向着沉香吐了吐舌头便逃之夭夭。
笑闹了一番之后,几个小宫女便围在井边,各自端着一个盆子,开始清理那成堆的蔬菜。
闷着头用刷子把一盆萝卜处理干净之后,琉璃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看着那堆得满满的菜桶,立刻又没精打采地耷拉了脑袋。“天哪,怎么还有这么多?这得猴年马月才能洗好啊!”
“已经洗了一大半了,再加把劲就好了。”沉香一棵一棵仔细地检查着手里的青菜,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将它们放进盆里清洗。听到琉璃抱怨,抬头看着她柔柔笑道:“要不然你先歇歇,剩下的我帮你洗。”
“好啊,那顺便帮我们也洗了吧。”
琉璃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二人闻声转头看去,只见那个圆脸宫女喜荣,和昨晚打人的另外几个宫女正端着衣服站在她们身后。一个个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趾高气扬地看着她们。
其他几个小宫女见势不妙,端起盆子便想要偷偷溜走。喜荣冷笑一声丢了个眼神,旁边两个老宫女立刻大步走去将她们的退路截住。
“这次新来的秀女,一个个好没眼色。趁着今天有空,我们就好好调教调教你们。”一个脸孔狭长的宫女歪着嘴角笑了一声,将手里端着的衣服“啪”地一下摔在小宫女的面前。
“手脚麻利点,把这些衣服给我洗了。”
小宫女吓得哆嗦了一下,怯生生抬头看了她一眼。昨晚上亲眼看到了喜荣一伙人对沉香拳打脚踢的情形,自然知道她们的厉害。被她凶神恶煞的眼睛一蹬,吓得急忙低下头拿着那些衣服搓洗起来。
旁边几个小宫女也不敢多言,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只得忍气吞声地接过她们的衣服,就着冰冷的井水一件件地洗着。
“记住,凡事要忍,无论多难你也要忍着。无论如何,额娘只盼着你平平安安……”昨晚上被打过的地方还在时时作痛,沉香想起进宫前额娘的叮嘱,深吸一口气将委屈咽进肚子里,伸手去接喜荣递过来的衣服。
琉璃双手抱在胸前,鼻孔朝天看也不看喜荣一眼。余光中瞥到了沉香伸手,气哼哼地跨步挡在了她的身前。“沉香你别理她,她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洗啊?咱们还得洗菜呢,耽误了主子们用膳谁也担当不起。”
“哎哟哟,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刚刚进宫就学会用主子来压人啦。”毫不理会琉璃话里带着的威胁,喜荣突然端起衣服盆子砸了过来。“少废话,赶紧给我洗干净!”
琉璃猝不及防,被盆子把脑袋砸了个正着。剧痛之中火气蓦地腾起,不怒反笑地将散落了一地的衣服一件件拾了起来重新放进盆子。
“好,我给你洗,我这就给你好好洗洗!”琉璃笑得极其妩媚,端着盆子走到了井边。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口,就见她脸色一变,连衣服带盆子猛地一下全都扔进了井里。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出人意料,喜荣眼睁睁看着琉璃将衣服丢进水井,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扑通”一声水花溅起又落下,这才“啊”地大叫一声,冲到井口向下望去。
这口水井不算太深,井水距离井口也就不到五六尺的距离。衣服并没有立即沉下去,而是飘飘荡荡浮在水面做着最后的挣扎。
“衣服,我的衣服!哎呀,要沉下去了!”喜荣趴在井沿伸长手臂,却无论如何都够不到。长脸宫女反应最快,抓起沉香她们抬木桶用的那个竹竿飞快地跑了过来。一通翻搅总算钩起了两三件,剩下的衣服随着盆子,冒了几个泡之后便无影无踪。
“哈哈哈,这下子你以后就不用洗了!”琉璃双手叉腰,得意地放声大笑。沉香吓得脸色惨白,连连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被琉璃的嘲笑声气得面孔涨红,喜荣大步走来抬手便打。琉璃一把推开沉香,自己也灵巧地闪到一边大叫道:“我可不是她们那种任人欺负的窝囊废,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和你拼了!”
喜荣闻言一怔,扬起的巴掌定在空中半晌没敢落下。虽然她资格老些,可是也不敢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闹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怒声道:“这笔账回头再算,咱们走!”
老宫女们脸色极为难看,端起自己的衣服快步离去。路过菜盆的时候喜荣抬脚将它们踹翻,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蔬菜立刻沾满了泥污。
“是这死丫头连累了你们,要怪,你们就去怪她好了!”喜荣说完,用余光冷冷地瞥了琉璃一眼。临走之时,尚不忘给她找点麻烦。
“哼,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将喜荣一伙气跑之后,琉璃得意地哼了一声,转头另外几个小宫女都直勾勾地瞪着她,随意摆了摆手笑道:“别怕别怕,她们已经被我赶走了。”
谁知道她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口,几个小宫女立刻七嘴八舌地抱怨起来:“够怪你!”“你怎么这么自私?”“是呀是呀,我们的菜都已经洗干净了,这下子全毁了!”“我们不管了,你把这些菜帮我们洗干净,要不然我们就去告诉姑姑!”
“你……你们怎么这样不知好歹?”琉璃被小宫女们的抢白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她们破口大骂。可惜这些小宫女面对喜荣的时候虽然战战兢兢,可是对和她们一样年纪的琉璃却毫不畏惧。几个人站在一起,与琉璃对峙。
“算了琉璃,不要吵了。”眼看着双方的喊声越来越大,沉香忙不迭地来回劝解:“你们也不要喊了,这些菜我来洗就是了。”
“沉香,别管她们这些没良心的……”琉璃扯着沉香的袖子,正准备拉开架势大吵一场。御膳房的管事太监已经听到了动静,颠颠地跑了过来。看到那满地狼藉之后,眉毛立刻气得竖了起来。
“你们这些毛手毛脚的东西,都给我到院子外面跪着去!”宫里许打不许骂,老太监毫不客气上来就赏了每人一脚,也不听她们辩解,直接撵到了御膳房外面罚跪去了。
几个小宫女心中有气,白了二人一眼离得她们远远地跪下。琉璃也乐得清静,挨着沉香跪下笑嘻嘻道:“跪着也好,这样就不用洗那一大堆的菜了。”
对于琉璃这种没心没肺的乐天性格,沉香彻底无语了。有心想要劝她遇事隐忍一些,又怕她多心觉得自己是在埋怨她,话到嘴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口。不过这一耽搁,她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
“对了,琉璃,你昨晚装鬼进来的时候,她们几个吓得一直喊‘敏妃来了’,这个敏妃,是什么人啊?她……是怎么死的?”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偶然间听人说起过。”琉璃皱着眉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地回答:“她好像是十三阿哥的额娘,原来住在延禧宫。后来好像是病死了,从此那里便空了下来。”
“十三阿哥的额娘?”沉香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原来她那一日误闯的地方,就是这个敏妃娘娘生前所居之处。那个俊秀淡漠的十三阿哥,竟然从小就没了额娘,怪不得他的瞳眸深处,会存在着那种化不开的忧伤和寂寞。
想起他披在她身上的斗篷,沉香又是一阵恍惚。这个冷漠却又温柔的少年,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了解甚至是……靠近。
“再和你说件事,你可千万别传出去。”琉璃说得兴起,看看左右没人,把嘴凑到沉香耳边神神秘秘地低语道:“据说病死了只是掩人耳目的说法,其实敏妃娘娘是被人害死的。具体情形没人知道,只是从那以后宫里便有了她死不瞑目闹鬼的说法。”
虽然是青天白日,但是沉香仍然听得后背阵阵发寒。除去那个闹鬼的传说之外,她更害怕的是另一件事情。
这个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宫殿,只觉得是一座吃人不吐骨头的牢笼。就连生下了皇子、地位尊贵的敏妃都不明不白地死了,她们这些身份低贱的宫女想要平平安安地活下来,岂不是难上加难?
越想越是害怕,她忽然紧紧抓住了琉璃的手,顾不得她会不会多心,望着她的眼睛恳求道:“琉璃,听我一句劝。凡事百忍成金,尽量不要与人结仇。无论如何,咱们出宫之前都不能死。”
“沉香,你放心好了。”被沉香的严肃神情感染,琉璃也收起了那一副满不在乎的嬉笑模样。紧紧回握着沉香的手,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们不但不会死,还会活得比她们都要好!”
“嗯。”感受着手心里琉璃的温暖,沉香顿时觉得自己有了依靠。在这个冰冷的后宫里,她并非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有琉璃在身边,她便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琉璃……”沉香静默了片刻,忽然轻轻开口唤道。
“嗯?”琉璃转头望着她。“什么事?”
“我们,是好姐妹吧?”沉香傻傻地问道。
“当然是好姐妹了。”琉璃重重地点了点头。
“永远都是?”
“永远都是!”
“无论发生什么事?”
“无论发生什么事!”
“太好了……”
“嗯……”
……
接下来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单调沉闷。活儿做得不好,要打;睡觉姿势不对,要打;吃饭贪饱多食,要打;礼法规矩错了,要打……

内容简介
她是宫中普通宫女,温柔善解人意,阴差阳错与十三阿哥相识互有好感,没想到被一起进宫的好姐妹琉璃李代桃僵。面对好姐妹,她选择了隐忍、成全和放弃,但是没想到琉璃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嫁给十三阿哥,三番五次设计陷害沉香。她忍辱负重,只为平安出宫,十三阿哥这时候才发现,他爱的人是沉香,不是李代桃僵的琉璃,后宫中尔虞我诈,他们究竟能不能最终走到一起,一起看蝴蝶翩然起舞……

于正:你若一直在,我就一直爱。深宫不一定要有宫斗,也有真爱,这个七夕《宫锁沉香》爱给你看。

陈晓:有人说,不打扰是爱你的方式,也有人说,其实我一直都在,《宫锁沉香》送给那些愿意守候的寂寞恋人。

周冬雨:沉香一直默默、专一地爱着十三阿哥,最终也收获了十三阿哥的爱,这是一个灰姑娘变幸福的故事。初恋是暗恋,那个人从来不知道,但是那样的付出却是最甜蜜的回忆,我被沉香感染了,也觉得很幸福。

赵丽颖:浪漫相遇,唯美遇见。《宫锁沉香》是一部关于爱情与守候的电影,爱和被爱都是幸运幸福的,莫问是劫是缘……

冯绍峰:这是一个关于“十三爷”与沉香的全新爱情故事。剧情有些沉重,有悬疑,却不宫斗,只是一部没有斗的戏,里面是纯洁的爱情,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动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