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却被无情恼:李商隐诗传.pdf

多情却被无情恼:李商隐诗传.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作者简介
苏缨、毛晓雯合著作品:
《纳兰容若词传》(2009)
《唐诗的唯美主义》(2009)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传与诗全集》(2011)
《诗的时光书:西方经典诗歌之美》(2011)

苏缨作品:
《纳兰词典评》(2008)
《诗经讲评之风人深致》(2010)
《纳兰词全编笺注》(2011)
《少有人看见的美》(2013)

毛晓雯作品:
《唐诗风物志》(2013)
《宋词风物志》(即将出版)

目录
前 言 痴情司 1
楔 子 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太和九年 1
第一章 大时代的荣耀与颓唐 001
若你是一个单纯、善良的人,一个对爱与美有着狂热执念的人,一个头顶着理想主义光环的人,在这样的一个大时代里,究竟该怎样幸存下去呢?
第二章 少年时,忆江南 017
别了,江南。别了,莲蓬、桂花、莼菜、蛙声。别了,乌溜溜的小船、怎么走也走不完的石板桥和如水般流泻的阳光
第三章 凡心不泯的修真岁月 047
天生敏感细腻、情感异常充沛的李商隐,不愿忘情,也无法忘情。在玉阳山的那段日子里,他从那个本该忘情而无情的世界里偏偏看到了无限的多情
第四章 向成人世界发起第一次冲击 089
当他信心满满地追随令狐楚踏上东行之路的时候,不知道可还记得老子“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教诲?
第五章 关于怀旧,关于期冀 113
世上道路万千,回头路从来都是最难走的,所以这世上有多少人就算明知走错,也要咬紧牙关一错到底
第六章 命途上首座分水岭 149
李商隐如同分水岭上的一叶扁舟,会被风与水推上哪一条岔路呢?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这样的时候,而最后的抉择往往不是来自理智的审慎,而是来自天性的好恶。李商隐的抉择,是一开始便注定了的
第七章 爱情决定命运 195
他以为爱情可以超越门第,爱情的确也可以超越门第,然而这种超越只发生在两个有情人心里;在世人的目光里,他注定会被当作一个攀龙附凤的投机分子
第八章 理想主义者的现实生存 227
他曾一次次想要和现实有商有量,达成某种妥协,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但偏偏每到是非的关节,无论怎样世故的道理都说不服他那颗诗人的心
第九章 一位悼亡者的死亡 253
李商隐去世的十六年后,王仙芝、黄巢起义,“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在这日薄西山的大唐帝国里,不知还有谁忆起“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附录 《锦瑟》之解读与解读史 275

序言
前言
痴 情 司
从前读《红楼梦》,对“太虚幻境”一节印象最深:懵懵懂懂的贾宝玉跟随警幻仙姑在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参观。仙姑的工作是“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太虚幻境便是仙姑工作的地方,分门别类储藏着普天之下所有女子感情与命运的簿册。一人一生中几时叹息几时快慰、几时长歌几时落泪,都历历在册。
要掌管这许多世间情,太虚幻境机构庞大,下面分设有各司来掌管不同人的不同故事,有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等,而《红楼梦》中众女儿的故事尽收在薄命司之中。黛玉吐血而亡,晴雯备受毁谤,探春孑然远嫁,湘云孤独终老,真真都当得起“薄命”二字。
若各司不仅掌管女子的感情与命运,连男子的也一并掌管在内呢?古往今来芸芸众生的故事,都应在什么司中?
唐代诗人的归属想来大致如下:李白为人放荡不羁,虽时有“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之类的埋怨,但总体来说,他的人生潇洒多、憋屈少,应属于纵情司;元稹一生辜负女子无数,从《莺莺传》的女主角到薛涛笺的发明者,尽被他虚伪却精心的誓言所诓骗,薄情司中必有他一席之地;李贺整天与鬼、梦为伍,歌舞楼台对他的吸引力远不及鬼灯秋坟、老枭碧火,比起现实中华茂春松的红颜,他更爱传说与梦境里千年不死的山妖狐仙,故夜梦司于他再合适不过;王维应在怡情司,在山翠拂人衣的辋川别业中消磨了大半生,除却晚年赶上安史之乱,其余时间他一直有幸运女神照拂;孟郊应在秋悲司,慈母手中线是他穷愁寒酸的人生中屈指可数的暖色,最大的好运便是进士及第,之后再没得到谁的眷顾……那么李商隐的故事,该到哪个司去寻找呢?
你说是朝啼司?李商隐生于帝国摇摇欲坠的晚唐,日渐凋敝的大环境为每人的生活都准备了一块极富悲剧色彩的背景板。幼年丧父、家道衰微、经济困难,使他背景板中的悲剧色彩比旁人更浓。而他的一生,挣扎于牛李党争的夹缝,在恩主家与岳父家的对立关系中进退维谷,灵魂撕裂成两半,直至潦倒而死。多舛的人生,自然少不了眼泪。
再或者,是夜怨司?他才华盖世,笔力堪补造化,但他的恩主们只要求他用这盖世才华来包装狗血剧或鸡毛蒜皮;他人品高尚,出淤泥而不染,高尚却成了他与同僚最深的隔阂。想了一辈子,求了一辈子,最终也没能实现光宗耀祖的夙愿。他的夜晚,多半都裹挟着怨叹。
然而,在了解世界给予李商隐的一切之后,再来读李商隐写给世界的诗,你就会明白,李商隐的命运册只可能属于痴情司。因为即使他看过善变的嘴脸,听过浮夸的宣言,闻过人海腐臭的气息,遭遇种种不公与欺骗,世界在他笔下依然那么美。那么美,无论是写情人的眼泪,还是写名利场上的虚伪,他都有用不完的真心真意。
我不知道他要多么痴情,才能在经历那么多残酷后仍坚信善不只是空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但我知道,他的坚信是对这世界以及所有人最大的恭维。

毛晓雯  
2012年12月14日 重庆

文摘
楔 子

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太和九年
7

李让山在南柳之下吟咏的诗句惊动了柳枝,她沉睡十七年的青春猛然苏醒,轻问:“谁人有此?谁人为是?”那种激动,好似某个穷其一生皆在寻访知音的人,不经意中觅到了知音雪泥鸿爪的消息。李让山答道:“这是我同里中一个叔辈的少年写的。”
诗人居然近在咫尺,柳枝当即拜托李让山回去向这位叔辈的少年乞诗。许是怕他应许得不由衷,柳枝匆忙中扯断自己的衣带,紧紧结在李让山的臂上。“请你务必记得我的嘱托”,这就是那半截衣带要说的话。
第二天,那位“叔辈少年”,二十三岁的诗人李商隐,与李让山并马而行,行过柳枝家所在的里巷。他或许并不在意自己创作的《燕台四首》是否将在中国诗歌史上成为朦胧诗的真正滥觞,倒是眼下一名少女表现出的欣赏和理解更加令他狂喜。
柳枝正在原地等候。她环抱双臂立于树下,一脸骄傲,但精致纤巧的双鬟泄露了她的秘密,她显然认真打扮过。远远瞥见李商隐,她抬起手来指向诗人,故作漫不经心:“写诗的那个人就是你吗?”
年轻时,我们总爱扮演漫不经心,来掩饰自己的殷切与在意。等到年岁增长、激情退去,对大多数人与事失却兴趣,又爱扮演殷切与在意,来掩饰自己的漫不经心。
少女俏皮又傲慢的神情令李商隐忍俊不禁,笑过,他点头称是,长长的一揖既有谦恭,亦有对知音柳枝的感激。
那一刻,春风沿着柳枝抬起的手指灌满她的衣袖,一股突如其来的热切一下子鼓足了她的勇气。柳枝稍为犹豫,旋即发出大胆的邀请,说自己将于三天之后湔裙水上,以博山香相待。
这是唐朝开放风气下特有的浪漫,而柳枝芬芳饱满的面颊,与唇边似有还无的笑意,令诗人再无拒绝之理。
湔裙水上,顾名思义是在水边浣洗衣裙,这是三月初三上巳节的特殊风俗,家家户户的女人们齐聚水边洗衣,认为这可以祓除全年的晦气。其实到了唐代,祓除的意味几乎已消隐无迹,上巳节紧接清明,所有接连起来的这些日子全被用来释放人们游春踏青的热情。那一天里“长堤十里转香车,两岸烟花锦不如”,会有“垂柳金堤合,平沙翠幕连”,会有各种杂耍、美食、竞技和歌舞,会有少年男女的一见钟情,会有九州豪客的一醉方休。除了烦恼和孤独,那一天的水滨定是应有尽有。
上巳那天,在水滨的踏青盛事上,在东都洛阳所有的嬉游者中间,柳枝将要持着博山香炉,与那个写出了令她心荡神驰的句子的男子,完成一场蓄谋不久的约会。李商隐已经以绝世的才华展示过自己,柳枝亦将以刻意而为的妆容来展示自己。无论她听到他,抑或他看到她,都会在一瞬间惊觉,知晓对方就是知己,彼此能够毫无阻碍地窥见对方的灵魂,正如能够毫无阻碍地窥知自己心底最深处的隐秘。
博山炉对于柳枝,正是这样一个灵魂的符号。
除此之外,博山炉,亦是一句示爱的密语。


8

博山,是道教传说中的一座东海仙山。汉朝的能工巧匠想象出了博山的奇幻与瑰丽,以山势铸于铜炉,夹杂以镏金或错金的工艺。当香料在山形的炉体中缓慢而恣意地燃烧,烟雾便从铜铸的层峦叠嶂、奇峰怪石间氤氲而出,仿佛云蒸霞蔚。
博山炉的出现甚至改变了汉代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人们大爱博山炉,熏香便因此而大行其道。置一尊博山炉在卧室闺阁间,在熏染被褥与衣物的同时看着并嗅着弥蒙的烟霭,怎让人不生出飘飘欲仙的幻觉呢?
但柳枝持以相待李商隐的应该不是这样的博山炉,而是它的一种变体,一种可以随身携带的变体。汉成帝年间,名匠丁缓发明出了球形的转轴熏炉,将博山图案镂刻在大、中、小三只或铜质或银质的空心圆球上,三只圆球依次套在一起,每一只球都悬在外面那只球的转轴上,最里边的小球里挂着焚香的钵盂。这样一来,当钵盂里的香点燃之后,无论这个球形的博山炉如何转动,钵盂始终能够保持水平,使火星和香灰不致外溢。如此博山炉,既可以放在被褥里,也可以随身携带。
这种特殊款式的博山炉不仅精巧、便捷,更有特殊的寓意。南朝民歌里有这样的句子:“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欢”是“你”的昵称,“侬”是“我”的昵称,这是情人间的密约,一如沉水香燃烧在博山炉里,你燃烧在我深深的心底。熏香与香炉,生来就是彼此不可或缺的一体。
寓意还不仅限于此。元稹有诗说:“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爱君心不恻,犹讶火长烧。”这球形的博山炉仿佛是一个理想中的士人,外圆内方,一颗心永远不会欹侧,心中的热情亦终久长燃而不熄;又仿佛是一个理想中的恋人,温柔却坚贞,一颗心永远不会动摇,炽热的恋火亦生生死死陪伴着你。
只可惜诗人的话从来出自激情,未可尽信。写出这般诗句的元稹,其品格——无论爱情的品格还是政治的品格,都配不上自己的诗,更配不上诗句里那只如君子或淑女一般的博山炉。在当时的朋党之争里,元稹作为李德裕一党的干将,对政敌令狐楚极尽倾轧之能事,这纷纷扰扰的高层政坛的斗争余波,将给李商隐的一生带来无尽的磨难。而这一切,都不是此时这位欲赴柳枝上巳之约、年仅二十三岁的天真诗人所能逆料的。
柳枝更无法逆料。十七岁的她尚不能想象诗与人其实未必如一,她笃信李商隐真如“愁将铁网罥珊瑚,海阔天翻迷处所”那般是一个深情至死的人。这个笃信兴许没有错,但柳枝永远不会知道,她失去了了解李商隐的最初及最后的机会。只因诗人并未赴约,留她一个人在喧闹的湔裙水岸,在漫长的等候中冷掉了博山香炉。
三月三,河水共春风悠长,杂花生树,葳蕤摇扬,再加上一炉沉香,本是一段好时光。本是一段好时光啊,柳枝深深叹息。长河的清波在柳枝的脚边不断涌动,柳枝的心情却从巨浪变成死水。当最后一缕香消散在空气里,这段故事尚未开始,便已走到了结局。

版权页:

多情却被无情恼:李商隐诗传

内容简介
“多情却被无情恼”,东坡这一句词若孤立来看,正可用作李商隐一生的总括。多情者本已易于自伤,况欲于无情的世界里寻觅情的归所,而终于无处堪用其情,便只觉得世界辜负了自己。这话对李商隐而言,没有半分矫情,毕竟他所有的委屈都是应该的,因为这世界当真辜负了他。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