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最爱.pdf

终身最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继匪我思存后最虐心女王玄默首部黑道虐恋。作者文笔唯美、凝练,寥寥几笔就能勾画出立体的人物形象以及情感角力。被读者称为本年度最好看的小说!
★晋江新晋榜NO.1的情深不寿叔控文。叔控们的最爱,男主角看似狠戾、霸道、占有欲强,却把女主角宠到了天上,非常痴情。
★豪门隐婚、残酷复仇、绯闻明星,她都是主角。风光霸主、痴情男人、儒雅哥哥,是他的标签。男女主角的戏份很有张力,原本两个互相恋着对方的人,再次见面,却反目成仇,如何唱出一首终身最爱的欢歌?
★女主角裴欢——人生这场戏,总要轰轰烈烈才能黯然收场。她有多爱他,就有多坚决必须离开他。
男主角华绍亭——再浓烈的感情也有灰飞烟灭那一天,等到物是人非,他不忍心留她一个人。
【心晴坊】精品图书推荐
倾世红颜系列:《三嫁惹君心》(上、下)《子夜吴歌》(上、下)《天赐逆妃》《山河落娇红》(上、下)《锦绣未央》(1、2、3)《梦三生?永劫之花》《金牌王妃》(上、下)《替罪禁妃》(上、下)
萌动天下系列:《施主快醒醒》《狼妃花嫁》《闲妻萌夫》(上、下)《晓风书院的八卦事》《师妹猛于虎》《千里蜜缘兜错圈》《神医,快到碗里来》《吾家囧徒初长成》《小花,别跑》《江湖路弯弯》《兔妹纸的春天》《桃花朵朵笑良缘》
流年纪系列:《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翩翩不是你》《殊途同爱》《半是蜜糖半是伤》《但愿爱情明媚如初》《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何必要在一起》《若爱无法搁浅》《暮夏?暖晴天》《念念勿忘》《许你诺言,赠我欢颜》《最深的爱,最好的你》
将爱系列:《邂逅一场格桑花开》《你是无法替代的风景》《春色暖秦川》
浅绿“馨香”系列:《听说爱情在隔壁》
I DO系列:《煮妇炼爱记》《喂,我的男人》《谈婚斗爱,妻乐无穷》
宠爱系列:《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只怕不再遇上》
欢颜媚骨系列:《尤物当道》《媚香》

名人推荐
说实话这篇文是我最近看的写的最好的一篇。最让人难忘的,不是一日不见就刻骨相思的恋人,也不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的仇人,而是华先生这样的男人,你明明爱他爱的要死,却又恨他恨之入骨。作者没有过多华丽的辞藻,但遣词用句极为考究,所到之处信手拈来一个词语就值得玩味。
——读者宁以臻
男主这样的男人对女性是必杀,他有权力,有魅力,还有丝冷情,这实在是很招女性青睐,但是华先生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相反他很自律。或许是真爱太少,人们已经不相信了真爱,所以只看得到伤害和痛恨,却往往忘记了没有爱怎会有恨。最喜欢作者那句话:谁痛谁知道,谁爱谁也知道。
——读者轻岫
这种男主太不好写,而且还是黑道文,文笔不好就麻烦了。但是作者不论是人物还是感情纠葛都处理得非常细腻,对男主华先生的描写很成功,出乎意料!
——读者一条虫
很多文都是男主宠爱女主,但是本文最让我感动的是华先生对女主不光光是爱情,他是哥哥也是家人,他还教会了裴裴很多生活和处世的道理,就是这种细微的感情让人很触动,所以女主才能这么勇敢!
——读者河马
喜欢女主从不自怨自艾的性格,她一直很勇敢。“我在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男主的一句话就足以给她力量,让我看文的一瞬间都觉得很幸福。
——读者栏下水

媒体推荐
说实话这篇文是我最近看的写的最好的一篇。最让人难忘的,不是一日不见就刻骨相思的恋人,也不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的仇人,而是华先生这样的男人,你明明爱他爱的要死,却又恨他恨之入骨。作者没有过多华丽的辞藻,但遣词用句极为考究,所到之处信手拈来一个词语就值得玩味。
——读者宁以臻
男主这样的男人对女性是必杀,他有权力,有魅力,还有丝冷情,这实在是很招女性青睐,但是华先生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相反他很自律。或许是真爱太少,人们已经不相信了真爱,所以只看得到伤害和痛恨,却往往忘记了没有爱怎会有恨。最喜欢作者那句话:谁痛谁知道,谁爱谁也知道。
——读者轻岫
这种男主太不好写,而且还是黑道文,文笔不好就麻烦了。但是作者不论是人物还是感情纠葛都处理得非常细腻,对男主华先生的描写很成功,出乎意料!
——读者一条虫
很多文都是男主宠爱女主,但是本文最让我感动的是华先生对女主不光光是爱情,他是哥哥也是家人,他还教会了裴裴很多生活和处世的道理,就是这种细微的感情让人很触动,所以女主才能这么勇敢!
——读者河马
喜欢女主从不自怨自艾的性格,她一直很勇敢。“我在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男主的一句话就足以给她力量,让我看文的一瞬间都觉得很幸福。
——读者栏下水

作者简介
玄默,八五后,典型双子女,就职于知名网络公司,闲暇写作,热爱文字及传统文化。喜旧物,偏好玩香与串珠,期待一场盛大极致的感情,愿今生能织梦为生。
始终保持对文字的敬畏之心,不忘初心,方能始终。
谓沉静不语——是以玄默。
已出版作品:《山河永寂》《我为你而来》《我在传说里等你》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xuanmo529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她是他的命
那几年啊,她是他的命,是他心上的一根刺,就算让他连着血肉一起疼,他也愿意宠下去
第二章 人不如旧
华先生:“我每天都有可能醒不过来,我需要她恨我。”这样哪天他真的走了,她也不用受太多苦。恨一个人,总比爱一个人容易些
第三章 到底意难平
这个男人还没到老去的年纪,却有岁月磨过的内敛和从容。深灰色的羊绒大衣和一串温润的珠子,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有些诡异的华丽感
第四章 曾经沧海
从此以后,不管她去往什么方向,和谁在一起,过什么样的生活,她永远只有一条归路。华绍亭就是她的归路
第五章 旧日欢场半是苔
裴欢提醒他:“蒋维成是我丈夫,他出事,我也活不了。”华绍亭真正被这句话刺到了。好像刚才他们那么亲密缱绻都是一场梦,梦醒了,她长大了,他再也留不住
第六章 逢场做戏
她走不出去,也不能回头。她已经有很多年不能停,不能回忆,不能往后退
第七章 同床异梦
这样彼此伤害的日子,同床异梦,以背相对,何苦?如果年华静止,他是天之骄子,她不谙世事。到底是谁先死在了记忆里?
第八章 他的裴裴,他的命
这二十年,没人敢直呼华先生的名字,只有裴欢,她小时候没大没小,大了更被宠上天。外人在,她还能叫他一声“大哥”,如果只在海棠阁,她一直连名带姓地四处喊
第九章 回到兰坊
他给裴欢的,一直都不是所谓的爱情,他给过她一整个世界
第十章 万人艳羡
这辈子她爱上一个魔鬼,可她到今天还敢说自己不后悔。这是他不在的时候,她一个人痛苦挣扎,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骄傲
第十一章 全城慌乱
华先生果然不适合随便出来走走,闹市火并,全城慌乱。这么乱糟糟的浮生万象,裴欢却觉得安心
第十二章 温存如戏
可是她再也不能,再也不能这样地爱一个人了——即使是他。人的心有限,人的热情也有限,她只有这么一壶爱的烈酒,当年他亲手泼掉,就再也没有了
第十三章 不悔
爱情不一定非要获得什么,爱让人付出而不是收获。她用前半生付出过,至今不悔,余生再无所求
第十四章 生别离
可惜谁能明白呢,到最后他就剩下这么几本相册,是他这辈子活到现在,唯一放不下的牵挂
第十五章 第二人生
什么深情不移或是抵死缠绵的往事,过去就都过去了,人的恢复能力总比自己想得要好。一切都像褪色的油画布,越来越淡,早晚都会一笔勾销
第十六章 物归原主
如果一切真如蒋维成所说不代表什么,只是他一时兴起,裴欢还可以保持沉默。但昨天那场婚宴全城皆知,他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关于婚姻的承诺,他一生只想给一个人
第十七章 当退则退
裴欢竟然没有一点欣喜和激动,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那些羞于启齿的梦。她想过无数次嫁给华绍亭那一天该是什么样子,那时候她被他宠上天,关于婚礼,几乎用尽全部想象
第十八章 没离开过
世事无常,她爱过、失去过,人生这条路,她忽略蜿蜒的河流,错过转弯的路口,但他还在等,从没离开过
第十九章 大厦将倾
很多时候,大家都忘了华绍亭其实只是个病人,他为了能活下去必须比常人付出更多,他没有时间犹豫和付出同情,他只能向前走,往后退一步都会万劫不复,他必须心狠手辣
第二十章 从头来过
他们从未有过婚约,从没有承诺,却能陪伴彼此直到白首。这是人世间最极致的感情
番外之旧日欢

文摘
入了秋,沐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
这么多年过去,惠生孤儿院一直没变,只有铁门上的油漆已经剥落干净,带着锈迹。院墙之内,藤蔓顺着墙壁一直往上爬,渐渐连光也透不进去了。
走廊里有些暗,孩子们都在午睡。
裴欢弯下腰整理玩具,院长跟在她身后帮忙。她的手做了漂亮的水晶指甲,可搬起东西来毫不在意。院长感叹地看着她说:“裴小姐,我们院里都知道,您是真的喜欢这些孩子,好人有好报。”
裴欢摇头,看向门里一排一排摆放着的小床。
这个浮华的圈子里,做慈善的大有人在,捐款是个好名目,有人拿来洗钱,有人用来作秀。
只有裴欢,她定期捐不多不少的数目,也许不如同期的明星慷慨,可她却坚持了很多年。
她是个明星,只是这女人非常怪,传言她早早结婚,不肯迎合市场,也不上娱乐节目,再加上她拍片子的风格保守到家,说是红,也不过是看在夫家的面子上,担一个虚名。
院长早就对这个女明星有所耳闻,但接触下来,人人都发现,裴欢是那个混乱圈子里的异类。
她非常喜欢孩子,有空就来孤儿院做义工,她和其他普通的志愿者一样,打扫院落,带孩子们上课,陪他们玩。
窗外渐渐刮起风,走廊里的几扇窗户被吹得发出声音,院长怕吵醒孩子,跑出去关。
风雨欲来,可是这一天也和其他日子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裴欢渐渐笑不出来,收拾好玩具,院长还没回来,剩下她一个人在休息室外站了一会儿。
又到秋天,这是裴欢离开他的第六年。
中秋的时候,她该回去看看他,他们说好的,六年之后兰坊再见。
只是这一次见面,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裴欢走进休息室,最靠窗边的小床上睡着一个女孩,看上去四五岁,却比其他同龄的孩子都瘦弱。
她低头想帮孩子把薄被盖好,手却一直在发抖。
有些事,舍不得却必须舍。
裴欢看着睡梦中的孩子,她的眼泪就滴在被子上,孩子睡得很熟,毫无察觉。她想起刚才院长说过的话,说她会有好报。
然而,她如果是个好人,就不会把亲生女儿扔在孤儿院里,一放就是五年。
她才二十五岁,已经是个母亲。眼前这个饱受病痛折磨的孩子,是她当年怀胎十月,千辛万苦也要保下来的孩子,可她却能狠下心,把她放在孤儿院。
裴欢轻轻抚摸孩子的小脸,哽咽着念她的名字:“笙笙……”
孩子似乎感受到她手心的温度,下意识地往这边靠了靠。
这也许是她和女儿最后一次见面。
裴欢捂住自己的嘴,无声无息地流泪,逼着自己背过身,一步一步走出去。
走出这里,她依旧是那个低调而美丽的女人。
秋天的沐城很平静,这是座百年古城,城区中心留有蜿蜒的古老巷子,维持肃穆的神情。
裴欢戴着墨镜和丝巾,顺着街道走出去。她并没有开车来,走了很远才打到出租。司机是个本地人,显然已经闷了一天,急切地想和她聊天。
他没认出裴欢是个明星,啰嗦地和这个安静的女人说起最近听来的消息:“兰坊又有聚会了。别靠近那条街,那是敬兰会的地方,摆明了是条黑街。”他一边说一边摇头,“你可别说这年头没黑道了,敬兰会嘛,是吧,人人都知道的。哈哈……姑娘,我讲这个就是乐一乐,你别怕,都是有组织讲规矩的,不像电视剧里瞎拍的那样。”
裴欢一直沉默,看向窗外,满地落叶。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日子,一入秋,风就凉了。她狼狈地从兰坊跑出来,不知道能去哪里,只能拼了命地往前跑。
整座城市沉默不语,只有她一个人倒在路上,脚下都是碎裂的树叶。
她曾经发疯一样想要离开那条街,可是永远逃不开。
前方的司机还在说:“你知道华先生吗?传说是老会长的养子,当年老会长宁可把家业传给他也不给亲侄子!啧,多有手段的男人啊,都说他是做木头生意的,但实际上他的敬兰会……”
裴欢闭上眼睛,六年了,她该回去见他了。
第一章她是他的命
那几年啊,她是他的命,是他心上的一根刺,就算让他连着血肉一起疼,他也愿意宠下去。
“华先生,家宴已经安排好,这几天大家陆续都到了,只差南边的阿七,那边刮台风,航班取消了,说中秋那天肯定到。”顾琳说完就坐在那人身边。
这院子里因为有两棵海棠树,所以大家都叫这里海棠阁。如今树上叶子黄了,落了一地,顾琳让人打扫干净,把藤椅搬出来,让华先生在院子里歇着。
这个传说中的男人正靠在椅子上看书,手边点了香炉,沉水级的文莱沉香料,埋炭空熏,散发出淡淡的味道,弥漫了整座院子。
他就是华先生,三十几岁的男人正该是好时候。可惜他身体不太好,最近很少走动。
沐城里人人都听说过华先生,他是敬兰会的主人,收古董,也做木头香油的生意,可实际上,敬兰会已经是黑道霸主,大家自然也都知道他并非什么好人。这男人狠,十六岁混出来,到如今赢得了老狐狸的名声,政商两界,他手里握的东西太多。哪日皱皱眉,沐城的人就能死掉一半。
各种消息很多,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很多。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狐狸一样可怕的男人,是个药罐子。
华先生身体不好,而且人也很懒,他这几年连女人也不养了,唯一的嗜好就是玩香。今天也一样,他穿一件白色的唐装上衣,看了一会儿书,忽然转向顾琳。他那双眼睛盯着她,竟让她不由自主地就站了起来。
顾琳跟了华先生这么多年,还是不习惯他的目光。他看人太直接,不动声色,像带了刃,非要从你心里刮出点什么才罢休。
顾琳低头站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华先生撑起身来活动手脚,他把手上盘的珠子递给她,沉声问:“第几年了?”
顾琳盯着自己的脚尖,答他:“第六年了。”
华先生沉默,似乎有点感慨,盯着顾琳又看了看,笑了:“是啊,你跟着我六年了,如今……十八了?”
她心里一热,点头。
“十八,裴裴当年也是十八。”华先生的笑渐渐冷下来。他时常问顾琳“几年了”,她每次都会像方才那样安安静静地回答他,似乎他对她跟了他几年十分在意。
顾琳虽然不知道原因,却自知这数字对他而言是特别的。那么顾琳对华先生,也应该是特别的。
可今天,顾琳第一次听见他提起别人的名字——裴裴?
好在顾琳六年时间没白费,学会了华先生的沉稳,就算有疑问也知道掩饰。
华先生心情不错,顺了顺气,拉着她的手,上下看看她,又离远了一些看,然后他摇头说:“可你比她好,裴裴那个时候可闹了。”
“华先生……”
“没事。对了,今年家宴开放,不用叫人查身份了。”
顾琳惊讶地看他,家宴是敬兰会各地堂主一年一度的聚会,选在中秋这天举行,也是道上人人都知道的事。因此,敬兰会往年都高度戒备,怎么可能不去查,让人随随便便出入兰坊?
“怎么了?”华先生低头轻轻嗅嗅香气,见顾琳欲言又止,扫了她一眼。
顾琳立刻知道这是命令,把疑问咽回去,低声说:“是。”
台湾这里留下了很多过去的传统建筑,兰坊原本是条街,建国以后这条街的地皮被人全部买下来,建了堂子,渐渐发展成一个组织,都叫它敬兰会。
如今敬兰会已经传了五六代,这二十年在华先生的手上风生水起,分堂遍布台湾岛。两年前,沐城这里大堂主的位子,被主人华先生安排给了顾琳。当年的顾琳还是小丫头,她自小无父无母,流落街头混帮派,早熟的经历让她做起决断来十分狠戾,远超成年人。华先生看上了这一点,随身带着她,到如今,他身边的一切都靠顾琳打理。
顾琳走出去吩咐,今年家宴不查来人身份。这决定没人敢反驳,现在她说话就是华先生说话。
她安排好一切,再回到海棠阁的时候,院子里的男人刚喝完药,满院子药香。
最最传统的中药,熏香炉,藤椅,古式院落,这方屋檐下的男人安安静静,轮廓模糊,和传言里的他毫无关系。
毕竟都是人,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一个也逃不了。
顾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感慨,她有些怅然,走过去替华先生收拾药碗,冷不丁却被他捏住了手腕。
华先生那瘦长苍白的手指顺着她的袖口往里探,一路冰冰凉凉。
顾琳第一个念头是,他的手还是很凉,明明刚拿过温热的药碗,却没能捂热。
她大着胆子看他,那双眼睛里有她没见过的光,像前几夜透过海棠树一点一点渗下来的雨水,凉而静。
华先生才三十六岁,容颜未褪,心却已经这么老。
聂未来不及说什么,闻人玥已经胸闷气短,一颗心怦怦地跳着,几乎要跳出嗓子眼,随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聂未确实来得早了些,老师伍宗理在书房尚未出来。
这是伍宗理的习惯,为了锻炼腕力与精气神,每个周日下午总要练两个小时字。用人知道聂未是伍宗理最爱的关门弟子,这是服役前最后一次来见老师,便请他在会客厅里等。他本来沉思入神,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个小女孩冲进来先是掀衣再来晕厥。他立刻起身趋前,先试了试她的颈动脉与体温,又翻了翻眼皮,才做了两步常规检查,恰巧贝海泽赶到了。
映入贝海泽眼帘的一幕就是一名海军军官正单膝跪在昏迷不醒的表妹面前,扣着她的脉搏读秒,他急忙问:“阿玥!她怎么了?”
“她晕了。”聂未简短回答,头也不抬地吩咐,“去拿一支调羹来。”
贝海泽听他语气沉静,又知道能到外公这里来的都是杏林中人,虽然他的衣着令他不解,但二话不说立刻跑去厨房。
用人们正在熬晚餐要喝的罗宋汤,听说老爷心尖上的阿玥小姐不舒服,大惊失色,即刻要去报告。
贝海泽拿出少爷的架势来:“没事,忙你们的。”
他折回来时,聂未已经将闻人玥抱上一张美人榻放平。贝海泽将一支长柄调羹递过去:“给你。”他的父母都是医生,他知道自己将来也是要做这一行,所以平时也有注意累积医学知识,却不知道聂未这时候要调羹做什么。
聂未捏着闻人玥的下颏,将调羹柄伸入舌下,使劲一压。
闻人玥只觉得有什么冰凉的金属抵着咽部一紧,心跳是正常了,但紧接着整个胃翻了起来。她不知道被她抓着了什么,哇哇直吐,将三支冰淇淋吐得一点不剩。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用来盛呕吐物的竟然是这个人方才攥在手里的贝雷帽。
那气味可不好闻。聂未有洁癖,一皱眉头,朝后退了一步。茶几上放着一杯绿茶,是方才用人倒给他的,他还没有动过,此时便推到闻人玥面前。
闻人玥喝一口,漱了漱,不知道吐哪里,反正帽子已经脏了,她鼓着嘴,捧着帽子,眼巴巴地看着聂未。
聂未又朝后退了一步。
她低头把茶吐进帽子里,一张小圆脸终于涨红起来。
“阿玥,你好点没有?”贝海泽问。
闻人玥点点头。
贝海泽见他方才只是稍作处理,表妹就醒了,不由得十分佩服:“她是中暑了?”
聂未把调羹递还给贝海泽:“突发室上速。还有,她刚才吃了些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贝海泽对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有所了解,不算严重,便放下心来:“阿玥,吃那么多冰淇淋,还跑那么快!幸亏没事,我明天陪你去做个心电图。”
闻人玥低着头吐了吐舌头。这时候有一名用人在会客室外恭敬地问:“阿玥小姐有没有事?老爷马上下楼了。”
这时应该补钾。聂未却知道她不止这一处问题,于是对那用人淡淡道:“你去冲一杯温热的红糖水来。”
那用人应了一声,把脏兮兮的帽子一并带走。

内容简介
全世界最后一场深情往事,你是我一生的最坏,也是我一生的最爱。
彼时,她是他心上的一根刺,就算让他连着血肉一起疼,他也愿意宠下去。
他想护她一世周全,可惜只差一点点,就是一辈子。
那一夜,他软禁了她的亲姐姐,她心如死灰,另嫁他人。
六年豪门隐婚,她成了台上最耀眼的明星,谁知风光背后,天堂地狱,一线之隔。
他一世英名,却治不了自己的心病。
她永不能忘那一日,他居高临下,慢慢擦掉她嘴角的血,说:“裴裴,走吧。六年后,回来杀了我。”
他们再度重逢,往事一一揭开,阴谋与偏爱,一个人背两个人的债。
她爱过、失去过。人生这条路,如蜿蜒的河流,错过转弯的路口,但他还在等,从没离开过。
爱情是一场百死不悔的局,她闭上眼,总记得当年,他纵容她上天入地的那张脸。

海报:

终身最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