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摸鱼.pdf

水浒摸鱼.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水浒摸鱼》是一本对《水浒传》的“走神”解读。不剖析人物命运,不总结中心思想,不批判阶级局限,也不宣扬类似“从一百零八好汉看如何混职场”这类的励志宝典、生存法则。作者着眼于水浒中出现的一些看似“无聊”的细节,更提出了《水浒》中的一些矛盾错谬。乍一看好像在给《水浒传》抹黑拆台,而喜欢《水浒传》的读者却能看出,若不是真正浸淫多年,是写不出来这样一本观察细致、考据严谨的小书来的。

作者简介
王峰,籍贯山西。初学理工,转而习文。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供职于五洲传播出版社。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学、传统文化研究,对现当代文学、文化现象等亦有兴趣。著有《文心雕龙注释》《幽梦影评注》等。另有评论、随笔、专栏小品散见于《光明日报》《青年参考》《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等。

目录
小苏学士与小王都太尉
这史进不是那史进
花和尚的文化水平
林冲手里的扇子
隔壁王婆何其多
锦儿与迎儿
董超、薛霸是怎么变坏的
像包青天一样的好官
蔡京最喜欢的小儿子
她们来自东京
阎婆惜为什么没走红
绰酒座儿的歌女
青面圣者
正大仙容
无影飞刀
栾廷玉的下落
何其太文
小酒店的宣传画
白胜卖的是什么酒
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钱多了累人
太平车与江州车
早市惊魂
炊饼、馒头与包子
他也不是吃素的
透瓶香与蓝桥风月
赶一碗头脑
蒙汗药:美丽却难以承受
蒙汗药的解药
“人肉馒头”与江湖黑店
人间地狱沙门岛
一身锦片也似文字
找一把麻搭来救火
五花度牒护身
金钱甲马果通神
男人爱戴一枝花
花和尚的时空隧道
千里眼,顺风耳?
奇怪的生辰纲路线
梁山有条秘密通道?
附录

序言
大约十年前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讲了这样的意思,《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比《路易十四时代》好看,因为讲到面包、砂糖、咖啡豆的生产与贸易史。此语“于我心有戚戚焉”。这似乎也可以解释我为何对《水浒传》比对《三国演义》更感兴趣,那是因《水浒传》里有更生动的城镇市井生活,有小酒店、蒙汗药和大盘熟牛肉。
犹记得小学三四年级时,开始体味到读书之美好愉悦,却常苦于无书可读。有一天,忽然在邻居家当火车司机的儿子那里看到了一套绿色封面的《水浒全传》。火车司机脾气有点儿怪,只同意他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去看一会儿。就这样,在许多个日子痛苦的等待和不多几天短暂的快乐当中,狼吞虎咽地第一次看完了《水浒》。上中学了,自觉成熟许多,遂大胆向火车司机提出要借这套书,他淡淡地答:丢了。心中异常失落。多年以后,终于在旧书摊上买到了这个版本,是上海人民出版社为评水浒、批宋江运动而出的,书前有毛泽东和鲁迅关于《水浒》的言论。现在手中《水浒传》的各种版本不下十种,却一直忘不了那套《水浒全传》留给我的那种又甜蜜又怅惘的记忆。
与《水浒》结缘三十余年,它之于我,可谓由闲书而升格为专业研究对象,复归于闲书。往高一点说,也算是经历了由“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少时读书,大胆无知,一切书皆只当闲书看。《三侠五义》《基度山伯爵》《格列佛游记》固然是闲书,《水浒传》《汉魏六朝诗选》《神曲》同样是闲书。彼时关于《水浒》,经常与同学议论的是旱地忽律、铁扇子之类不明其义的绰号,或者好汉们惊人的酒量和食量;也曾无聊到赌背一些细节,比如王进教史进的十八般武艺是哪十八般,梁山五虎将、八骠骑的排名。
多年之后不期然而然地,古典文学成了我的专业研究对象,《水浒》、“三言二拍”们也正式脱离闲书阵营,跻身专业书之列。感谢导师陈熙中先生,他丰富的学识、严谨的治学态度、睿智的见解,使我获益良多。开始接触金圣叹的评点,便是通过陈先生整理的《水浒传会评本》。他校注的全本《喻世明言》,也一直是我重要的案头读物。
离开校园有年,重读《水浒传》,杂七杂八的想法又开始泛滥。有的问题是早想过的,比如蒙汗药、炊饼、酒、铜钱与银两、青面圣者之类;有的问题则是读书稍多而后生发兴致的,如锦儿、迎儿、王婆之类人物,太平车与江州车、救火家事之类器物。
正如鲁迅所言,同一本《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小说的副作用往往难以料及,因细节而分神的情形在所难免。法国有部喜剧电影《天使爱美丽》,其中有个细节很可玩味。电影院里,其他观众都全神贯注观看片中男女角色深情相拥的镜头,而爱美丽却留意到,两位演员身后的玻璃窗上,一只小虫在缓缓爬行。这细节一下夺去了她的注意力。对那部电影而言,爱美丽显然是“误读”了。但我喜爱这种“误读”的态度,分神的权利,联想的自由。看闲书的方式,大致如此。
十多年前互联网刚刚在中国兴起时,有人忧虑文本中心主义的失落。比如在电子版百科全书中查阅“小说”这个条目,其中有许多关键词链接,用鼠标点击,便跳转到另一条目。如此三跳两跳以至N跳之后,已经离题万里,中心烟消云散,脚注、尾注们摇身一变,升格为正文。但,谁说脚注、尾注们不能升格为正文呢?
这本小书所谈的话题,可能原本也就是《水浒传》里的脚注或尾注,或一人,或一物,或一事,或一典。无非是从书中看见了一些细节,想到了一些话题,并且觉得这细节和话题有些趣味,便拿出来与同好分享。从这个角度来说,《水浒传》就好比一个电子版百科全书式的系统,而每一个引起我们分神关注的细节,都是一个链接。
《水浒传》版本众多而复杂,本书所据,主要是明万历间容与堂刻百回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上海人民出版社影印本和上海古籍出版社校点本)。如非特别指出,本书正文中所标注的章回和引用的原文皆据容与堂本。
感谢大连《新商报》的马晴川先生和作家叶倾城女士,数年之前,他们鼓励和推动我着手写这些短文。感谢清霜女史,若没有她的支持和督促,这本小书不可能完成。
水平所限,错谬疏误之处必然不少,尚祈读者诸君不吝指正。

文摘
李逵最早是跟戴宗混的,黑旋风初次露面,便是由戴宗介绍给宋江。两人曾在宋江房前一起吃酒肉,李逵知道戴宗平时并不吃素,对他“不许吃荤”的警告不当回事,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但还有一个细节令人生疑:李逵为何不知道戴宗使神行法时随行的人并不一定也只吃素?一个原因,可能是小说作者要用这段充满科诨玩笑的文字吸引读者,顾不上前后照应。但我们也可以给出一个只就小说文本本身的“封闭式解读”,那就是李逵在江州时并没有陪戴宗出过差,说到底他只是个小牢子,像戴宗那样“早向山东餐黍米,晚来魏府食鹅梨”的出差机会是轮不到他的,连随从的可能性也没有。戴宗上梁山之后神行法大派用场,经常忙着找人接人、传递讯息,捎带招揽人马。这个时候,李逵才有机会要求陪同出差。
戴宗的长相很像一个素食者,“面阔唇方神眼突,瘦长清秀人材”,而李逵的长相,借用小说中评鲁智深的一句话,叫做“生成食肉餐鱼脸”。李逵被戴宗捉弄不敢吃肉之后,肚饥时只得陪戴宗到素面店吃饭,戴宗要四碗壮面,他吃一个,李逵吃三个,李逵道:“不济事,一发做六个来,我都包办。”店里的过卖见了也笑,这情景就仿佛《西游记》里唐僧师徒来到宝林寺(遇见乌鸡国王冤魂那一座庙),寺僧问他们吃素还是吃荤,孙悟空说他们都是胎里素,猪八戒要求给他们每人煮上一石米,寺僧惊呼:“爷爷呀,这等凶汉也吃素!”

内容简介
如果给你一次穿越的机会,你希望生活在哪个朝代呢?大多数人大概会选择盛唐。作者也曾做过与李白同游的“白日梦”,但清醒下来考虑早点之类的问题时,觉得还是回到梁山好汉齐聚的宋朝比较方便。
对北宋市井生活的向往,大概缘于作者自小对《水浒传》的痴迷。因此,书里免不了粥饭点心、救火家事、金银铜钱这样的问题,一幅生动的北宋民俗风情画卷便缓缓展开。
水浒故事本是说书人代代相传,非一人所著。精彩之余,难免有无法自圆之处,有心读者很容易发现。因此,作者在书里专挑一些旁人很少注意到的“道具”、“龙套”、“穿帮情节”等查根溯源,品评细说,仿佛把《水浒传》塞到显微镜下一般,定要观察个究竟:度牒是何宝物,能让“棒槌似粗莽手脚”的孙二娘,也能心细如针地缝个锦袋盛上,教武松贴肉胸带着?目不识丁的鲁智深,为何能把一纸偈语“读了数遍”,“藏在身边”,最终应“听潮而圆,见信而寂”在江边坐化?这本《水浒摸鱼》也颇能起到为读者答疑解惑的作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