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殇.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3-07-16 05:36:00
  • 试 读在线试读
战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谭竹的《战殇》:
1937年底上海沦陷后,国民政府从南京迁都重庆,南京市民刘祖荣一家在南京即将沦陷之际也逃难到重庆,借住在企业家周汝国的宅子里。谁知到了重庆就遇到大轰炸,周家大院被炸毁后,刘家和周家都住到十八梯贫民窟里,结识了开茶馆的老板余荫德,下力人郭代六等人。

作者简介
谭竹,女,中国作协会员,重庆首届签约作家,重庆作协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首届创作员,重庆散文学会理事,鲁迅文学院第五届高研班学员。

已出版图书十本,发表文字三百多万。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云顶寨》《盐骚》《聊也难受不聊也难受》,散文集《流光》等。曾获第四届重庆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奖和第五届重庆文学艺术奖。作品收入各种丛书,改编电视剧,在电台连播,并被新浪、搜狐、腾讯等各门户网站转载。

个人网站:www.tanzhu.net(谭竹一夜儿夜语)

目录
一、离家
二、逃离
三、朝天门
四、周家大院
五、十八梯
六、投笔从戎
七、下江人
八、宜昌转运
九、大轰炸
十、血火浴城
十、再死一次
十二、招魂
十三、艰难为生
十四、跑警报
十五、噩耗
十六、提亲
十七、过年
十八、受伤
十九、当灵拜堂
二十、陪都
二十_、放汤澡
二十二、震
二十三、大隧道惨案
二十四、黑石子
二十五、疲劳轰炸
二十六、一块弹片
二十七、精神堡垒
二十八、永 做自由人

文摘
一、离家
萧瑟的冬日,阴了一整天,到傍晚却有了一点淡淡的暖阳。刘祖荣站在自家院子里,望着墙上干枯的爬山虎藤发呆。
院子里有棵掉光叶子的梨树,光秃秃的枝丫像无助的手伸向天空,毫无生气的枝干让人以为它是一棵枯树。它沧桑憔悴的样子,正如身边站立着的主人。
夕阳暗淡朦胧的昏黄,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惆怅,笼罩着这座已经传了三代人的老屋,把一切变得陈旧,仿佛过往的岁月在一刹那褪色,变得不真实了。阳光似乎只是要在这最后一天给人留下一点好印象,让人可以再看一眼故乡,匆匆露了一下脸,就马上一点点沉下去,淡下去。刘祖荣感到自己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和这阳光一起,一点点往下沉,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就要扑面而来。
“你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你妈,她又吵着不肯走了!”
一个尖厉的声音把刘祖荣从恍惚中惊醒,扭头一看,老婆杨素华正冲着自己嚷,有些不耐烦。她围着白布围裙,正在做路上要吃的烙饼,一手的面粉,连头发上都黏上了,好像一下子白了头,苍老了许多。
自从刘祖荣决定离开南京,母亲就极不情愿,不肯离开老宅,离开家乡,前几天好不容易哄着她才收拾了行李,明天就要走了,想不到这节骨眼上又来反悔。
刘祖荣皱起眉头,匆匆来到母亲赵老太太房里,只见母亲坐在一堆行李当中不停抹眼泪。这些日子她老是哭哭啼啼的,把眼睛都哭肿了,原本视力就不太好了,现在更是越来越模糊了。
“妈,您怎么又想不开了呢?不是我非要逼您走,您看国民政府都迁到重庆了,到时候日本鬼子打来,谁管您呀!”
“政府真的去重庆了,丢下我们不管了?”
“嗨,这么大的事我能骗您?说了多少遍了,当然是真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都在11月26日抵达重庆了。您要不信,我找报纸给您念念。”刘祖荣说完高声叫道:“淑贞!你来一下!”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掀开门帘,问道:“哥,有什么事?”她身穿蓝色棉袄,梳着双辫,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十分灵动。 “去我房里把桌上的报纸拿来。”
“好的。”
一会儿刘淑贞拿来报纸,刘祖荣念道:“民国26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发表移驻重庆宣言:国民政府兹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此后将以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妈,这您总该信了吧!”
赵老太太听了有点犯愣,但随即又哭起来:“他们要走他们走,你们要走你们走,总之我就是不想走!-人家说落叶归根,我都六十多了,死也要死在故乡啊!”
“要离开南京我也很难过,故土难离嘛,但是现在上海沦陷,日本兵对平民百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很快就要攻至旷南京来,到时候别说继续做生意了,恐怕命都难保,实在是没法子才只好走啊。”
“我一个小脚老太婆,眼睛又不好,看也看不见,走也走不快,路上只会拖累你们的。”
“妈,我听说日本兵下至儿童,上至老太婆都不放过,先奸后杀,我怎么能留您在这里受辱呢!”
这话把赵老太太吓着了:“是吗?我这么大岁数都不放过?那……那到了重庆,日本鬼子就不会打来了吗?”
“政府都搬去重庆了,会有军队保护的呀,何况重庆尽是山路,日本鬼子不容易打得进来的。您别再犹豫了!”刘祖荣看了看一地的行李,箱子包裹好几个,而且,里面竟然有口大锑锅!他忍不住说:“这不是搬家,这是逃难!您不能带这么多行李,晚上赶紧再清理一下,首先这口锑锅就不能要,这么大一个,带它干什么?”
赵老太太又哭起来:“难道这些东西就白白丢掉了?到了重庆难道不过日子,不做饭了?”
刘祖荣有些不耐烦了,提高声音道:“这祖上几代人的积蓄修建的房产都只能抛下不管了,这些东西又有什么丢不下的!日子是要过,有些东西带不走就只好到了那边再重新添置!”
一只小手拉着刘祖荣的衣角摇了摇,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舅舅,你不要这么凶啦,外婆都哭了。”
刘祖荣低头看见五岁的侄女果果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她留着童花头,胖胖的脸颊苹果般可爱。但此时刘祖荣心烦得很,一扬手说:“去去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果果扑进赵老太太的怀里,用小手擦去她的眼泪说:“外婆不哭,再哭果果也要哭啦!”
赵老太太紧紧地搂住她,望着屋子里一地的行李,眼泪仍然哗哗地流下来。
第二天清晨,大家都早早起来了,围在那张大桌子前吃早饭——在故乡的最后一顿饭。果果一看,和往常不同,今天的早饭不是粥和馒头、咸菜,是白米干饭,还有炒菜,有荤有素。正想欢呼一声,看大人们沉重的脸色,又生生吞了回去。她不知道,这是大人们怕没吃饱路上没力气,也是因为不知道下一顿热饭,能在哪里吃到。
大家都不说话,默默吃着。杨素华不停给儿子阿祥夹菜,这孩子正是吃长饭的时候,看到这么多菜,很开心地大吃着。果果把菜掉在了衣服上,刘……
P1-3

内容简介
《战殇》的作者是谭竹。
《战殇》:
1937年底上海沦陷后,国民政府从南京迁都重庆,南京市民刘祖荣一家在南京即将沦陷之际也逃难到重庆,借住在企业家周汝国的宅子里。谁知到了重庆就遇到大轰炸,周家大院被炸毁后,刘家和周家都住到十八梯贫民窟里,结识了开茶馆的老板余荫德,下力人郭代六等人。
日机对重庆一炸就是六年,在轰炸中刘祖荣一一失去亲人,最终只剩下他和侄女果果相依为命,他和周家、余家等重庆本地人民一起,从最初的惊慌转向坦然面对,艰难求生,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胜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