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pdf

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pdf
 

书籍描述

名人推荐
拉姆斯菲尔德是永久的好战分子,在他身上,野心、才干和财富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
——基辛格
本书让读者站在拉姆斯菲尔德的角度,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回顾了美国近几十年的历史,可以说本书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补充。
——彼得•贝克,《纽约时报》驻白宫记者

媒体推荐
读者们会庆幸他们能看到这样一本严肃的回忆录,本书继承了迪安•艾奇逊(前美国国务卿)和基辛格那里流传下来的华盛顿传统,其真实性可以和历史学家相媲美。
——《华尔街日报》
布什时代政府高官对其外交政策唯一的内幕描述。
——《经济学人》
经过长时间的沉默,拉姆斯菲尔德终于出版了他的传记,同时引爆了话题。本书的内容展现了他的生活、他的工作,以及对伊拉克战争的总结……但拉姆斯菲尔德还在继续战斗,他绝不会在公众面前认错。
——《新闻周刊》
这是一本很有料的书,将会成为历史学家参考的第一手资料……这本政治人物的传记值得你用心去读。
——《商业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译者:魏骍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1975-1977年、2001-2006年两度出任美国国防部长。他在大萧条时期出生,在二战中度过童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加入海军做飞行员,30岁成为议员,越南战争之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卸任后成为私营企业老总。68岁那年,他重返五角大楼,见证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领导并指挥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现在他担任拉姆斯菲尔德基金会主席,和三个孩子、七个孙子孙女在新墨西哥州居住。

目录
题解
第一部分 反恐的教训
第一章 微笑的死神
第二章 深陷泥潭
第二部分 我是美国人,生于芝加哥
第三章 最后的春天
第四章 轻举却非妄动
第三部分 美国国会:从胜境到绝境
第五章 “这里,人民在统治”
第六章 少壮派
第四部分 在尼克松的舞台上
第七章 1968年:躁动的年份
第八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九章 顾问生涯
第十章 北约与尼克松倒台
第五部分 接标枪的人:在福特的白宫中
第十一章 重建信任
第十二章 困难重重的开端
第十三章 苦涩的重新洗牌
第六部分 冷战交锋
第十四章 未竟之业
第十五章 把灯点亮
第十六章 坚持《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紧张压过缓和
第十七章 1976年败北
第七部分 回到现实
第十八章 西尔的甜味剂大获成功
第十九章 美国从不安到曙光初现
第二十章 我们的乡村生活被打断了
第八部分 主动参与
第二十一章 我们再次启航
第二十二章 无事不生非
第二十三章 树林中的熊
第二十四章 国家安全委员会
第二十五章 惊世大撞击
第二十六章 战时总统
第九部分 进入帝国坟场
第二十七章 特种部队
第二十八章 巢中雏鸟
第二十九章 喀布尔陷落,卡尔扎伊崛起
第十部分 萨达姆打错算盘
第三十章 我行我素
第三十一章 政权更迭势在必行
第三十二章 外交失败
第三十三章 脱离巴格达屠夫的魔掌
第十一部分占领伊拉克
第三十四章 灾难性的胜利
第三十五章 任务已完成?
第三十六章 方向盘上手太多
第三十七章 从占领中解脱
第十二部分 战时拘禁
第三十八章 两害相权取其轻
第三十九章 第20个劫机者
第四十章 战时法律
第四十一章 没有走过的路
第十三部分 大步向前:战区外的挑战和争议
第四十二章 卡特里娜和新机构的挑战
第四十三章 除草要趁早
第四十四章 这就是我们的部队
第十四部分 漫长、艰苦的跋涉
第四十五章 该放手了!
第四十六章 死亡终结者
第四十七章 聚焦阿富汗
第四十八章 伊拉克充满暴力的夏天
第四十九章 该告别了
第五十章 惊涛骇浪之后
致 谢

文摘
第二十五章 惊世大撞击
2001年5月,我和布什总统在总统办公室谈话,说起珍珠港事件前夕,美国在国防上的投资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跌到了最低点,并一直保持至今。总统在竞选中传递出来的关于军事需求的信息和如今他统治下的白宫所核准的实际情况出现了偏差。我已经建议在前一年克林顿时期的国防预算基础上增加350亿美元。如若不是布什总统已经向我表明他的另一些计划,如增加联邦政府对教育的补助和减税是他的主要优选计划,我还会要求更多。
我早知道国防部的资源已经捉襟见肘,但是直到我到五角大楼上任,我终于有机会实地调研时,才发现事情实际上有多糟。造船资金不足就是一例。在里根时代美国就一直在计划打造一支600艘舰船的海军。历经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和克林顿两届政府,我们达到了315艘,然后开始减少。军用飞机年老失修,有些飞机即将停飞,而必要的更新换代步伐却没有跟上。薪水没有竞争力。军队中不断攀升的卫生保健费用给预算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而且这还没有算上总统的转型计划需要的成本。关于这种近似预算紧缩的做法及其对军队和他们的家庭造成的影响,我警告过布什:“这不会是令人愉快的。”
我敦促总统建议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把国家安全和国防列为优先事项。我担心行政管理和预算局不会批准国防部需要的增加额,在行政管理和预算局甚至有建议说我们应该裁减军队人数。
虽然当时人们普遍感觉世界局势总体来说风平浪静,但是我仍然提醒总统应该注意情报界的报告:伊朗在寻求化学、生物和核武器;朝鲜在积极寻求更远程的弹道导弹和核武器;中国军力也在增强。国防可不应放在国内事务之后。
总统耐心地听我说完,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没有说服总统。布什批准给国防部的预算增加了180亿美元,只是我建议的数字的一半。我很失望,但其他人很愤怒。有些保守派称布什的国防开支是“不充分的、不计后果的”,催促我辞职以示抗议。
到了夏末,我还是没有得到足够的力量去执行总统的计划。不仅仅是我们没有得到所需的资金,而且他任命的很多文职人员还没有得到美国参议院的确认。就在那年八月,白宫办公厅主任安迪•卡德给我们传来了更坏的消息:由于经济的萎靡,国会预算局修正后的预测显示赤字比预计的还要高。卡德说,国防部得到的资金很可能会比总统之前批准的更低。
不出所料,我的计划在五角大楼内部遇到了阻力,惰性占据了上风。华盛顿又开始了最喜欢的夏日消遣:揣测内阁大改组。“国会山有传言(无疑是诽谤拉姆斯菲尔德的人发起的,这方面有大量可用的资源)说他可能很快就会离去。”《华盛顿邮报》一位专栏作家这样写道。批评的声音集中在我对美国军队转型的计划上。文章说一场由谁接替我的“竞赛”已经展开。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在五角大楼内刻意传递一种紧迫感和严肃性有多重要。那一刻,如果说有任何迹象表明我在背离总统的承诺以及我相信确实必要的改革,那也是注定要这样做的。于是我提高了赌注。我向五角大楼和华盛顿中根深蒂固的势力直接发表了讲话。
“今天的主题,”我开始说,“是关于会给美国安全带来威胁、严重威胁的敌人。”
这个敌人是世界上最后几个计划经济堡垒之一。命令式的五年计划在其中占统治地位。它试图从一个首都向不同时区、大洲、大洋甚至向更远处发号施令。通过残酷无情的整齐划一,扼杀了自由思想并且压制了新思路。它破坏了美国的国防,将军队中军人的生命置于险境。也许这个敌人听上去很像前苏联,但是那个敌人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今天的敌人更狡猾也更加难以和解。你也许在想我描述的是世界上最后几个衰弱的独裁者之一。但是同样,他们已经时日无多,在力量和规模上已经不是眼下这个敌人的对手。这个敌人离家更近,它就是五角大楼的官僚主义。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流程。不是平民百姓,而是体制。不是穿着制服的军人,而是我们过于频繁地强加于他们的思想和行动的统一性。
我表示,在五角大楼,一个时代的稀缺资源因不断攀升的威胁而耗尽,钱却消失在重复的职责和臃肿的官僚机构中。这不是因为贪婪,而是因为僵化。扼杀创新的不是居心不良的坏蛋,而是机构的惰性。
对我讲话的反应是礼貌的。我知道听众中有一些人赞同我,其他人却不是。“拉姆斯菲尔德向官僚主义宣战。”一些头版新闻这样报道。这说法很公正。
发表完这番演说之后,我很担心,不过不是为了我能当多长时间的国防部长。我的计划是只要我有用,就会以总统的意志为目标,为其服务,没用的时候一天也不多待。但我很担心,在挑战降临到美国时国防部却没有做好应对准备。我非常确信一件事,那就是挑战一定会来,而且源头很可能出乎我们的意料。“最明确、最重要的转型,就是要从两极世界的冷战转型,去适应另一种战争。冷战中,威胁看得见而且可预知,而新的战争中,威胁的来源可能有很多,其中多数难以预测,甚至有很多我们今天都无法知道。”我警告说。这一天是2001年9月10日。
第二天早晨我抵达五角大楼,脑海中还回想着25年前首次任国防部长时的情景,那时我不得不去说服那些质疑者,国防预算确实需要更多投资。现在我发现自己又要去说服那些不情愿的国会议员同意增加投资。在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九名成员的早餐中,他们多数表示支持我的努力,但是怀疑我们是否能够获得足够的投票。共和党人害怕支持大幅增加国防预算会使他们在政治上变得脆弱。
“在今后的某一个时刻,”我说,“世界某处发生的一件事将足以震惊美国人民,它将提醒美国人民及他们在华盛顿的代表,保有强大的国防对于我们是何等重要。”这不是我最初的原话,因为之前我曾经说过太多次,每次都大同小异。事实上,几个月之前,我给自己口授了一张备忘录,写明了下次在国会作证时要提交的内容。“我可不希望再发生珍珠港那样的事件,然后坐在专门问题小组面前进行事后检讨,去追究到底是谁之责,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有哪些事情没有做以及为什么,”我写道,“我们谁也不愿意被迫回到这里再体会一次那种痛苦的经历。”
我有时说,现在唯一令人惊讶的事情是我们在意外发生时仍然会吃惊。1962年,哈佛经济学家托马斯•谢林给一本有关珍珠港事件的书写序,其中完美地表达了人们的想法。“我们都在忙于思考一些‘明显的’日军行动,而忽略了日本实际做出的选择,没有采取防御措施,”他写道,“我们计划时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把不熟悉与不大可能混为一谈。”我被他的这段话深深打动,我上任的第一个月就给布什总统发了一份,当然也给很多国会议员发过。我的目的是想让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能够就意外的主题召开听证会。
那年9月的早晨,当我与国会议员的早餐就要结束的时候,海军中将埃德蒙•詹巴斯蒂亚尼递给我一张字条:一架飞机撞上了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大厦中的一座。我当时觉得,这应该是一次不幸的意外。我与国会议员们说了再见,他们返回了国会山,逃过了几分钟之后在五角大楼上演的震撼一幕。
回到我的办公室,詹巴斯蒂亚尼打开了电视,看到双子大厦的一座正在燃烧。我把电视设成了静音,但会不时瞥上一眼。我收到丹尼•沃森的情报简报,她是我忠实的情报官,她每天给我的简报与每天早晨提供给总统的类似。沃森是一名出色的情报专家:事无巨细,愿意向分析家同事提出问题。我们在审阅着世界各地的威胁报告,9月11日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坐在椅子上,我们可以听见飞机飞越大楼,飞向华盛顿国际机场跑道时的声音;飞机沿着波托马克河的飞行路线距我办公室的窗户仅数百英尺。飞机经常在五角大楼东侧附近起飞和降落。
我在听取简报,过了没几分钟,电视上的场景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世界贸易中心另一个塔楼爆出了一个大火球,第二架飞机把塔楼的上层摧毁了。在两次撞机之间的这17分钟之内,世界的历史改写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世界贸易中心的双子大厦,美国经济实力的象征,就这样淹没在烟尘和火焰之中。在被撞楼层之上有数百人陷于困境。火势越来越猛,楼内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烟雾。高层有些人宁愿跳楼身亡,也不想坐等被烈火吞噬。多年来恐怖分子一直针对美国和西方国家采取着厚颜无耻的行动,终于升级为这次灾难,而且是通过电视屏幕向世界播出。但这还不是最后的一击。
我还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关注着纽约遭袭的新闻,就在这时我感到了建筑的晃动。震颤持续了仅仅几秒钟,我知道只有真正的庞然大物才能使几十万吨的水泥颤动。我们工作用的小圆木桌,也是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将军用过的木桌在颤抖。谢尔曼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联邦军将领,曾一路向南攻,在内战中力挽狂澜。他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 “战争就是地狱。”现在,地狱降临五角大楼。
我从办公室窗户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离开办公室,以最快的速度沿着五角大楼E环外走廊快速移动。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置身于浓烟中,不久就不得不转而向楼下走。
一名空军中校难以置信地从浓烟中现身,狼狈不堪而且惊魂未定。现场越来越混乱,人们越来越震惊。我只记住了一张惊恐的面庞和他的警告:“您不能再往前走了。”
我冲向附近的楼梯间,走下一段台阶,向出口冲去。在外面,我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也看到了一幅混乱的场景。我第一次看到了黑色的浓烟从建筑的西侧升起。我沿着五角大楼跑,然后看到了火焰。数以百计的金属碎片散落在建筑前的草地上。夹杂着碎屑、火焰和灰烬的烟云,从一个巨大的、已经变黑的缺口中滚滚而出。人们在一片混乱中逃离建筑,他们是幸存者,他们很多同事已葬身火海。那些能动的人自己跑过草地远离了建筑。那些不能动的需要求助,有些人受伤或烧伤了。
袭击发生刚刚过去几分钟。官方第一批应急反应人员(地方警察和消防队员)还没有抵达现场。一些五角大楼的人在尽他们所能帮助伤者。我看到一些穿制服的人跑回仍然在燃烧的建筑中,希望能够救出更多的伤员。
“我们这里需要帮助。”我听到有人在喊。我跑过去,发现一个年轻妇女坐在草地上,受了伤,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在流血。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虽然她无法站起来,但还是说:“我也可以帮忙,我可以帮忙举着点滴。”
越来越多的人抵达现场展开救援,于是我返回办公室希望能够收集到更多信息。在途中,我拾起一块已扭曲变形的小金属片,它应该是撞击五角大楼的物体上的碎片。几分钟后,我从一名陆军军官处听说他明确无误地看到一架银色的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撞入五角大楼。这块飞机碎片一直陪伴着我,提醒我在那一天我们的建筑成了战场,提醒我逝去的那些生命,提醒我面对恐怖分子时美国有多么脆弱,也提醒我,我们有责任努力阻止更多类似的袭击发生。
撞击现场冒出的浓烟笼罩了整个建筑。喷气燃料和浓烟的味道一直跟着我们蔓延到走廊。一回到办公室,我就简短地与总统通了话。他正坐着空军一号在美国南部某处的上空飞行,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的时候他刚刚在佛罗里达一所学校露完面离开。他焦急地要知道袭击对五角大楼造成的损坏。我把我掌握的信息都报告给了他。
事后回想起来,这场大灾难无法避免地会引起种种“如果怎样,将会怎样”的假设分析。一种说法是灾难原本会更惨烈,所幸被撞建筑所在地区的多数办公室最近刚刚关闭装修。在受影响区域工作的员工原本上万,但那一天早晨到场的只有不到一半。而且,由于最近的改造,此段的新墙用钢进行了加固。有抗爆窗和防弹布,可以拦截弹片。在我看还有一条,那就是如果被劫持的飞机撞上的是建筑另一侧,即靠近河入口未改造的那段区域,那么国防部中很多高级文职和军职领导人员无疑将以身殉职。
很快,我办公室中的烟雾越来越重,于是与多位幕僚成员一起,来到了地下室的国家军事指挥中心(NMCC)。 指挥中心的房间配备有全套电视、计算机终端和屏幕,用于跟踪在世界各地的军事行动,整个中心简直就是一个配备精良的通信枢纽。虽然大火仍然在五角大楼内肆虐,洒水装置喷出的水浸着电线和电缆,我们与外界的联系时断时续,但是仍然能起作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休•谢尔顿将军在南美。副主席,也是总统最近提名作为谢尔顿接任者的迪克•迈尔斯正在国会山礼节性地拜访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一听说发生袭击,他冲回五角大楼,在指挥中心与我会合。
迪克•迈尔斯有两面性,两方面我都很了解。他看上去像是诺曼•洛克威尔 给《星期六晚邮报》封面画的高中橄榄球英雄成人版,但是迪克•迈尔斯的另一面是公众没有看到的。他拥有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应该具备的自信、热情、独立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并且多次历经战斗考验。早年间他害怕飞机,因为他在孩提时代曾经目睹过坠机。然而他加入空军一路晋升到了美军的最高地位。我们举行非公开会议时,这个坚决的、固执的、保持着在越战中600小时战斗飞行记录的男人都会出现。
迈尔斯和我讨论过要把美国的威胁级别提高到三级戒备状态,这是提高美国军队的戒备状态,只比全面战争低了两级。
“这可是一个大动作,”迈尔斯说,“但应该这么做。”
迈尔斯将军报告说,在华盛顿特区上空现在已经开始进行空中战斗巡逻,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走出这一步。我们还派出了两架战斗机去保护空军一号,还有更多架在紧急起飞。
我得知副总统切尼正在白宫的地下通讯设施中。科林•鲍威尔在秘鲁旅行,将返回华盛顿。乔治•特内特在早餐会议后正赶回中央情报局总部。布什总统正在前往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的途中。特勤局在副总统切尼的支持下,建议布什在事态明朗之前不要返回华盛顿。我们在不断收到未经证实的报告,说有更多被劫持客机正飞向美国城市。白宫仍有可能是袭击的目标。
我盯着屏幕,上面显示着空中仍有数十架飞机,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和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NORAD)正在努力确定哪些是(如果有)被劫持的飞机,它们的目标是何处。在此期间,我们得到消息,确信有一架飞机遭劫持,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某地。
……

内容简介
《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内容简介:从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到最年长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是一直位于美国权力核心的极少数政治家之一。拉姆斯菲尔德经历了美国近半个世纪历史的重大事件:越南战争、肯尼迪遇刺、水门事件、海湾战争、“9•11”事件、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他既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他的回忆录充满惊心动魄的故事,也不乏个人智慧与魅力的展现。
《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内容不仅从拉姆斯菲尔德个人的日记、录音资料取材,也有一部分内容来自他接触到的政府秘密档案。拉姆斯菲尔德在《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中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对美国和世界政治家的看法,更首次把总统内阁的决策过程和五角大楼的工作细节公之于众。

海报:

已知与未知: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