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集典藏馆087•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pdf

博集典藏馆087•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博集典藏馆087•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编辑推荐:百部最伟大文学作品,青少年成长必读丛书,“中国的莎士比亚”曹禺代表作,暴风雨般的情感倾泻,展示人性的追求与幻灭。

名人推荐
不过朋友以为很像一部小说,却过甚其词了,因为《雷雨》虽有这种倾向,仍然不失其为一出动人的戏,一部具有伟大性质的长剧。
——李健吾
在《雷雨》里,宇宙正像一口残酷的井,落在里面,怎样呼号也难逃脱这黑暗的坑。
——曹禺

作者简介
曹禺(1910-1996),中国20世纪最优秀的剧作家之一,原名万家宝。主要剧作有:《雷雨》《日出》《原野》《蜕变》《北京人》《家》(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等。

目录
雷雨
日出
附录:胆剑篇

文摘
版权页:

博集典藏馆087•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

周蘩漪(痛苦地)萍,你说,你说出来;我不怕,你告诉他,我现在已经不是他的母亲!
周冲(难过地)妈,您怎么?
周蘩漪(丢弃了拘束)我叫他来的时候,我早已忘了我自己,(向周冲,半疯狂地)你不要以为我是你的母亲,(高声)你的母亲早死了,早叫你父亲压死了,闷死了。现在我不是你的母亲。她是见着周萍又活了的女人,(不顾一切地)她也是要一个男人真爱她,要真真活着的女人!
周冲(心痛地)哦,妈。
周萍(眼色向周冲)她病了。(向蘩漪)你跟我上楼去吧!你大概是该歇一歇。
周蘩漪胡说!我没有病,我没有病,我神经上没有一点病。你们不要以为
我说胡话。(揩眼泪,哀痛地)我忍了多少年了,我在这个死地方,
监狱似的周公馆,陪着一个阎王十八年了,我的心并没有死;你的
父亲只叫我生了冲儿,然而我的心,我这个人还是我的。(指周萍)
就只有他才要了我整个的人,可是他现在不要我,又不要我了。
周冲(痛极)妈,我最爱的妈,您这是怎么回事?
周萍你先不要管她,她在发疯!
周蘩漪(激烈地)不要学你的父亲。没有疯——我这是没有疯!我要你说,我要你告诉他们——这是我最后的一口气!
周萍(狼狈地)你叫我说什么?我看你上楼睡去吧。
周蘩漪(冷笑)你不要装!你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你的后母。
〔大家俱惊,略顿。
周冲(无可奈何地)妈!
周蘩漪(不顾地)告诉他们,告诉四凤,告诉她!
鲁四凤(忍不住)妈呀!(投入鲁妈怀)
周萍(望着弟弟,转向蘩漪)你这是何苦!过去的事你何必说呢?叫弟弟一生不快活。
周蘩漪(失了母性,喊着)我没有孩子,我没有丈夫,我没有家,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要你说:我——我是你的。
周萍(苦恼)哦,弟弟!你看弟弟可怜的样子,你要是有一点母亲的心——
周蘩漪(报复地)你现在也学会你的父亲了,你这虚伪的东西,你记着,是
你才欺骗了你的弟弟,是你欺骗我,是你才欺骗了你的父亲!
周萍(愤怒)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欺骗他!父亲是个好人,父亲一
生是有道德的,(蘩漪冷笑)——(向四凤)不要理她,她疯了,我
们走吧。
周蘩漪不用走,大门锁了。你父亲就下来,我派人叫他来的。
鲁侍萍哦,太太!
周萍你这是干什么?
周蘩漪(冷冷地)我要你父亲见见他将来的好媳妇你们再走。(喊)朴园,朴园!……
周冲妈,您不要!
周萍(走到蘩漪面前)疯子,你敢再喊!
〔蘩漪跑到书房门口,喊。
鲁侍萍(慌)四凤,我们出去。
周蘩漪不,他来了!
〔朴园由书房进,大家俱不动,静寂若死。
周朴园(在门口)你叫什么?你还不上楼去睡?
周蘩漪(倨傲地)我请你见见你的好亲戚。
周朴园(见鲁妈,四凤在一起,惊)啊,你,你——你们这是做什么?
周蘩漪(拉四凤向朴园)这是你的媳妇,你见见。(指着朴园向四凤)叫他
爸爸!(指着鲁妈向朴园)你也认识认识这位老太太。
鲁侍萍太太!
周蘩漪萍,过来!当着你的父亲,过来,给这个妈叩头。
周萍(难堪)爸爸,我,我——
周朴园(明白地)怎么——(向鲁妈)侍萍,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周蘩漪(惊)什么?
鲁侍萍(慌)不,不,您弄错了。
周朴园(悔恨地)侍萍,我想你也会回来的。
鲁侍萍不,不!(低头)啊!天!
周蘩漪(惊愕地)侍萍?什么,她是侍萍?
周朴园嗯。(烦厌地)蘩你不必再故意地问我,她就是萍儿的母亲,三十年
前死了的。
周蘩漪天哪!
〔半晌。四凤苦闷地叫了一声,看着她的母亲,鲁妈苦痛地低着头。周萍脑筋昏乱,迷惑地望着父亲同鲁妈。这时蘩漪渐渐移到周冲身边,现在她突然发见a一个更悲惨的命运,逐渐地使她同情周萍,她觉出自己方才的疯狂,这使她很快地恢复原来平常母亲的情感。她不自主地愧恨地望着自己的冲儿。
周朴园(沉痛地)萍儿,你过来。你的生母并没有死,她还在世上。
周萍(半狂地)不是她!爸,您告诉我,不是她!
a亦作“发现”。
周朴园(严厉地)混账!萍儿,不许胡说。她没有什么好身世,也是你的
母亲。
周萍(痛苦万分)哦,爸!
周朴园(尊重地)不要以为你跟四凤同母,觉得脸上不好看,你就忘了人
伦天性。
鲁四凤(向母痛苦地)哦,妈!
周朴园(沉重地)萍儿,你原谅我。我一生就做错了这一件事。我万没有
想到她今天还在,今天找到这儿。我想这只能说是天命。(向鲁妈叹
口气)我老了,刚才我叫你走,我很后悔,我预备寄给你两万块钱。
现在你既然来了,我想萍儿是个孝顺孩子,他会好好地侍奉你。我对不起你的地方,他会补上的。
周萍(向鲁妈)您——您是我的——
鲁四凤(不自主地)萍——(回头抽咽)
周朴园跪下,萍儿!不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是你的生母。
鲁四凤(昏乱地)妈,这不会是真的。
鲁侍萍(不语,抽咽)
周蘩漪(笑向周萍,悔恨地)萍,我,我万想不到是——是这样,萍——
周萍(怪笑,向朴园)父亲!(怪笑,向鲁妈)母亲!(看四凤,指她)
你——
鲁四凤(与周萍互视怪笑,忽然忍不住)啊,天!(由中门跑下)
〔周萍扑在沙发上,鲁妈死气沉沉地立着。
周蘩漪(急喊)四凤!四凤!(转向周冲)冲儿,她的样子不大对,你赶快
出去看她。
〔周冲由中门跑下,喊四凤。
周朴园(至周萍前)萍儿,这是怎么回事?
周萍(突然)爸,您不该生我!(跑,由饭厅下)
〔远处听见四凤的惨叫声,周冲狂呼四凤,过后周冲也发出惨叫。
鲁侍萍(同时叫)四凤,你怎么啦!
周蘩漪我的孩子,我的冲儿!
〔二人同由中门跑出。
周朴园(急走至窗前拉开窗幕,颤声)怎么?怎么?
〔仆人由中门跑上。
仆人(喘)老爷!
周朴园快说,怎么啦?
仆人(急不成声)四凤……死了……
周朴园(急)二少爷呢?
仆人也……也死了。
周朴园(颤声)不,不,怎……么?
仆人四凤碰着那条走电的电线。二少爷不知道,赶紧拉了一把,两个人
一块儿中电死了。
周朴园(几晕)这不会。这,这——这不能够,不能够!
〔朴园与仆人跑下。
〔周萍由饭厅出,颜色慘白,但是神气沉静地。他走到那张放大海的手枪的桌前,抽开抽屉,取出手枪,手微颤,慢慢走进右边书房。
〔外面人声嘈乱,哭声,叫声,吵声,混成一片。鲁妈由中门上,脸更呆滞,如石膏人像。老年仆人跟在后面,拿着电筒。
〔鲁妈一声不响地立在台中。
老仆(安慰地)老太太,您别发呆!这不成,您得哭,您得好好哭一场。
鲁侍萍(无神地)我哭不出来!
老仆这是天意,没有法子。——可是您自己得哭。
鲁侍萍不,我想静一静。(呆立)
〔中门大开,许多仆人围着蘩漪,蘩漪不知是在哭在笑。
仆人(在外面)进去吧,太太,别看哪。
周蘩漪(为人拥至中门,倚门怪笑)冲儿,你这么张着嘴?你的样子怎么直对我笑?——冲儿,你这个糊涂孩子。
周朴园(走在中门中,眼泪在面上)蘩漪,进来!我的手发木,你也别看了。
老仆太太,进来吧。人已经叫电火烧焦了,没有法子办了。
周蘩漪(进来,干哭)冲儿,我的好孩子。刚才还是好好的,你怎么会死,
你怎么会死得这样惨?(呆立)
周朴园(已进来)你要静一静。(擦眼泪)
周蘩漪(狂笑)冲儿,你该死,该死!你有了这样的母亲,你该死。
〔外面仆人与大海打架声。
周朴园这是谁?谁在这时候打架?
〔老仆下问,立时另一仆人上。
周朴园外面是怎么回事?
仆人今天早上那个鲁大海,他这时又来了,跟我们打架。
周朴园叫他进来!
仆人老爷,他连踢带打地伤了我们好几个,他已经从小门跑了。
周朴园跑了?
仆人是,老爷。
周朴园(略顿,忽然)追他去,给我追他去。
仆人是,老爷。
〔仆人一齐下。屋中只有朴园、鲁妈、蘩漪三人。
周朴园(哀伤地)我丢了一个儿子,不能再丢第二个了。
〔三人都坐下来。
鲁侍萍都去吧!让他去了也好,我知道这孩子。他恨你,我知道他不会回来见你的。
周朴园(寂静,自己觉得奇怪)年轻的反而走我们前头了,现在就剩下我们这些老——(忽然)萍儿呢?大少爷呢?萍儿,萍儿!(无人应)来人呀!来人!(无人应)你们给我找呀,我的大儿子呢?
〔书房枪声,屋内死一般的静默。
周蘩漪(忽然)啊!(跑下书房,朴园呆立不动,立时蘩漪狂喊跑出)他……
他……
周朴园他……他……

内容简介
《博集典藏馆087•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内容简介:现代著名剧作家曹禺的每一部剧作都以巨大的艺术感染力打动了读者和观众,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雷雨•日出:曹禺作品菁华集》收录了曹禺的代表作《雷雨》《日出》等。《雷雨》是曹禺的处女作,被称为中国现代话剧成熟的标志。在一个雷雨夜里,展示的是一幕人生大悲剧,是命运对人残忍的作弄。《日出》讲述了交际花陈白露的悲剧故事,艺术上更为成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