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的意志.pdf

动物的意志.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叶兆言所著的《动物的意志》的创作题材并不单一,最耀眼的是追怀民国时期前尘旧事的小说,被文学史家称为“从民间的角度来重写民国史”。叶兆言的散文表达了浓厚的“文人”情调,无论是漫谈古城南京、闲话文化名人,还是追怀亲朋好友,都显得学识渊博、坦诚真挚,散发出平和恬淡的儒雅气息。作家苏童认为:“叶兆言的性格为人绝对是儒家的,他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满腹经纶,优雅随和,身上散发出某种旧文人的气息。”

作者简介
叶兆言,著名作家。1957年出生,南京人。1974年高中毕业,进工厂当过四年钳工。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1986年获得硕士学位。80年代初期开始文学创作至今。

主要作品有:《马文的战争.》、《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影》、《花煞》、《别人的爱情》、《没有玻璃的花房》,三卷本叶兆言短篇小说编年,五卷本叶兆言中篇小说集,以及各种选本等。

目录
动物的意志
动物和男人
动物和女人
动物和儿童
好人和坏人
拉车的和坐车的
贫穷的和富有的
巴兰的驴子
捡到象牙筷子弄穷人家
一棵树一样的大白菜
流言蜚语
财富二题
关于桥
关于流水
文化的厕所
皇帝的小红裤衩
妙在无处可寻
从解手说起
江南文脉
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水乡古镇
欲采萍花不自由
恨血千年土中碧
南京,历史和人文
一百年前的南京
关于秦淮河
闲话南京
关于大运河
范公堤烟雨
长征,众所周知的故事
俄罗斯印象
总统的自诩
关于略萨的话题
现实中的书房
圆霖法师的回忆
有病
寻找潘德明
童子军的回忆
枕边的书之一
枕边的书之二
枕边的书之三
我编的几本书
开明的旧事
也说经典
香烟往事
怀念中的汤山风情
春游良可叹
水利天下
联想三重奏

文摘
动物的意志
这是从一本书上看到的,说笨拙的熊也有意志。冬天即将来临,准备冬眠的熊拼命吃,猛吃河里的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迅速增加自己的体重。鱼身上蕴藏着丰富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能保证熊熬饿挨过一个冬天。冬去春来,熊从漫长冬眠中醒过来,饥肠辘辘,饿得晕头转向,终于有了可以饱餐一顿的机会,然而为了保持苗条的体形,尽管在湖边和水溪里有大量富足的鱼,呆头呆脑的熊此时绝不多吃。道理很简单,熊有意不让身体太胖,即将到来的夏季天气很热,熊不希望自己因为肥胖感到难受。分子生物学认为,在熊的大脑里,显然有某些东西,即某种化学反应在起着提示作用。
如果我们能把这种化学的东西,用科技的手段提炼出来,拿到超市上去销售,销路一定会超过最好的减肥药。很显然,人类之所以会普遍地肥胖起来,说明我们的大脑里,已经缺乏了某些东西,这些东西最初应该是有的,就像人类的尾巴一样,它退化了。因为退化,所以失控。肥胖是贪婪的一种结果,是生物警钟的失控,我们不妨说肥胖是一种病,是某种行为的报应。人生来不应该是那么肥胖,许多肥肥胖胖的动物,并没有高血压,也没有心脏病,人类的肥胖是自己行为不检的恶果。
动物的意志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时候,似乎只是想当然,是在编少儿童诂故事。现代科学已经证明这些意志,确实存在,它们就像肉眼看不见的分子原于~样,潜藏在动物的大脑里,对动物的行为指手画脚。世界的发展,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当然更不会随着动物的意志转移,然而这丝毫不能证实意志的无关紧要,恰恰相反,世界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怎么说也是因为意志在起着积极作用。最新研究已经证实,世界上真正勤劳的动物,并不是童话故事中的蚂蚁和蜜蜂,也不是传说中整天干活辛勤筑堤坝的海狸,海狸每天干活的时间,很少超过五个小时。真正勤劳的动物是人类,虽然现在是双休制,每周只工作四十个小时,人类的劳动时间,仍然是动物中最长的。
人的意志显然也是动物意志的一部分,因为人无论如何高级,无论如何有文化,有学历,精通几门外文,还是摆脱不了其动物的属性。人的行为是由意志决定,和动物不一样,人除了满足眼前的利益之外,还会想到更远的将来。人信奉的是一要温饱,二要发展。在这个意义上,人很容易比其他动物更贪得无厌。再也没有什么比人的追求更无止境,更野心勃勃,更不可理喻,更容易向斜路上走,一路走到黑。往小处说,身后有余忘缩手,工资永远少一级,房间永远少一间,往大处说,恨不得天下财富都进本人口袋,世间丽人皆人自家后宫。熊吃胖了只是为了过冬,而人在温饱之后,还要唱卡拉OK,要手机和与级别相适应的小车,要签字报销的权力,要比别人大的住房。
意志决定了人应该是一种热爱劳动的动物,虽然有人喜欢不劳而获,但是这种获得,仍然是别人的劳动,换句话说,没有劳动也无所谓收获。劳动对世界的发展推动巨大,人比别的动物辛苦,所以得到的回报也多。回报并不意味着全是好事。辛勤劳动创造了世界,发展了世界,把世界像小孩抽陀螺一样,一鞭子紧接着一鞭子赶得多远,然而如果走火人魔,失去了基本的控制,同样也可以毁灭世界。人不仅会劳动,而且还会占有别人的劳动。人毕竟比熊聪明得多,但是聪明也会被聪明误,我们得明白,我们的脑子里已经缺乏某种应有的化学反应,如果正面临的是炎热的夏季,人类太胖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将热得喘不过气来。
动物和男人
我在农村待过三年,不是当知青,是小学高年级的那几年,在一个简陋的乡间小学读书。在这之前,我只是城市里的孩子,由大人带着,不止一次去过动物园。到了乡村以后,我可以很得意地告诉那些乡下孩子,自己见过老虎和狮子,知道大象的鼻子有多长。可惜这种优越感很快所剩无几,因为农村孩子对公园里的动物,并没有太多热情。他们对动物的态度,大多和成年人一样,只是采取一种鄙视的心情。动物算个球,动物只是畜生,大家要骂人的时候,最常用的词语,就是骂某人是畜生。
我对动物的真正了解,还就是通过农村的那些畜生。冬天即将过去,母猫叫起春来,公猫们的节日到了,它们十分欢乐地打成一团,然后一溜烟儿地从打麦场上跑过去。这是在性方面最初的启蒙,从动物身上,我开始知道什么叫下流,并且知道人有时候也不高尚。我似是而非地开始知道,大人们暖昧的笑谈中,原来还潜藏着隐义。外祖母家养了一头母猫,动不动就怀胎,一生便是三四只,结果差不多半个村子的猫,都是这头母猫的后代。它一叫春,后代中的雄性,一个个便成了无耻的追求者。村上的女人谈到这事,就骂,就说要不怎么是畜生,连自己的妈都敢追。
农村养猫,都是为了捉老鼠,大家对公猫,也只是骂骂而已,并不会因为乱伦,就立地正法,把它阉了。可是对另一些豢养的动物,就不那么宽容,譬如猪,乡下人买小猪喂养,一定是要买那种阉过的。我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阉猪的情景,活蹦乱跳的小猪在出售前,被拎到兽医面前,兽医不当回事地用小刀这么一划,轻轻一捏,便将小猪的睾丸挤了出来,然后迅速割了,涂些碘酒就算完事。阉猪的细节,几乎每个农村小孩都见过,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大群小猪净了身以后,兽医捧着一大堆睾丸,扔给母猪吃,据说这玩意儿和女人的胎盘一样有营养,而老母猪果然有滋有味地吃了,谁让它们是畜生。猪如此,羊也差不多,农村母羊从来不骟,因为生小羊有经济效益,遭殃的是公羊。公羊极不老实,是天生的花花公子,刚刚一点大,就知道往母羊的身上跳,因此对付的办法,就是让它做太监。
对人,因为要讲究人道,所以一般不能随随便便把男人阉了,做太监。皇帝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而且就算是做了太监,也未必就真的老实。文学作品中见到的太监,大都是一些心理极不正常的坏人。通常的解释,是太监们的性,受到了压抑,一压抑,荷尔蒙乱了套,于是就变态,就想出种种恶毒的办法,来整人和害人。有一点道理,我一直想不太明白,这就是太监是否真像文学作品中描写的那么坏。根据我在农村了解到的动物知识,好像不是这样,被阉了的雄性动物,可是真的老实,就知道多吃多长膘,只等着过年时,被人宰了吃肉。
传说明太祖朱元璋曾给兽医写过一副对联: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斩断是非根。真不愧是大明的开国皇帝,说出话来气度非凡,斩钉截铁。畜生被阉了便会老实,太监为什么还会不老实呢,按照我的傻想法,还是荷尔蒙在作怪。服用过多的睾丸激素,女人也会像男人一样长出胡子,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太监偷吃了睾丸激素,滋了阴壮了阳,竟然恢复了男人的雄风,打娘娘和宫女的主意。太监不老实,显然是有一种物质,悄悄地在太监体内发生了化学反应,使本来就严重不平衡的荷尔蒙变得更加紊乱。太监的确服用了一种激素,这种激素就是权力。权力让太监狐假虎威,权力让太监有恃无恐。已经斩断了是非根的太监,之所以还能不断地生出种种是非,很重要的原因,是太监离权力太近。事实上,宫廷大多数的太监都很老实,不老实的只是个别有机会弄权的贴身太监。不能太相信文学作品,文学作品中的妓女常常都是好人,这只是小说家们的想当然,在现实生活中可绝不是这样,太监中也存在着好与坏的比例,有时候,一粒老鼠屎可以坏了一锅粥。
过去英明的老皇帝,给继位者最重要的提醒,就是不许阉党过问政治。阉党弄权,往往可以造成政治腐败,造成黑暗统治,然而阉党不过问政治,江山照样易主,因此完全有理由怀疑,太监有时候只是亡国的替罪羊。权力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在一定时候,它就是睾丸激素,能使一个已不是男人的男人,做出比男人还男人的事情。江山美人的得失,显然都和荷尔蒙有关,让我们把话题再回到动物身上,对于很多雄性的动物来说,强权十分重要。雄性动物为了争夺异性,拼命厮杀,其结果便是胜利者获得了爱隋。人类也是如此,逐鹿中原的最终胜利者,获得了江山和美人。不妨想一想,过分的权力能让已经失去男根的太监,都变得令人恐惧,那么在一个正常的男人胜利者身上,堆积了大量失控的权力,将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现实生活中,类似于睾丸激素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金钱。俗话说“男人有钱便学坏”。所谓坏,也就是荷尔蒙严重失调。失调不是好事,得重新调整,调整不是阉了,然而总得有些积极措施才行。人类永远不能离开制约,中医认为,阳气太旺就会上火,上火了便要去火,因为这是邪火,应该吃泄药。不要以为今天不会把人阉了就无所顾忌,人是高级动物,要明白身上睾丸激素太多了,非出事不可。P1-5

内容简介
叶兆言所著的《动物的意志》中作家以他一贯的冷峻风格,《动物的意志》用最理性、最理想的文字,书写最真实、最本源的欲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