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pdf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编辑推荐:畅销欧美百年,首次登陆内地,影响整整几代人!国外青少年和家长一致推荐的经典好书,百年来好评不断;在近十年欧美已出版超过五个版本,第一版在1907-1915年期间陆续推出。
让无数父母苦苦寻觅,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最佳欧美经典文学!
早期的传说带有宗教色彩,极富想象力,随着人们对此类读物越来越感兴趣,所有描述历史或虚构人物的故事都被文学天才们抓住,赋予这些古老的故事以更美好的形式。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收录《国王的史诗》、《奇妙的中世纪神话》、《挪威流行故事》、《意大利古老传说》中耳熟能详的篇章以及华盛顿·欧文所著的《李伯大梦》、《睡谷传说》等等经典传奇故事,文学色彩浓厚,极大的拓展了青少年读者的知识面,是一套能真正接触经典文学的好书。
一套在手,无需他求!本套书共有《世界经典名著》、《世界古老神话》、《世界优美童话》以及《世界伟大传奇》,是一套适合青少年和家长共同阅读,提升文学修养和阅读能力的优秀读本。

作者简介
编者:(美国)汉密尔顿•莱特•梅彼 译者:蓝筠

汉密尔顿·莱特·梅彼(Hamilton Wright Mabie)(1846年-1916年),是美国著名散文家,编辑,评论家和讲师,致力于儿童读物的编写与编著工作,为孩子整理出一整套文学作品读本!
蓝筠,拥有多年英文经典作品翻译经验。曾游学美国东西两岸,体验生活、突破生活、热爱生活,作品多见于加州当地华人报刊杂志。

目录
引言
勇士贝奥武夫
选自《著名的神话和传说》
为父报仇的查尔德·霍恩
选自《著名的神话和传说》
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的父子之战
选自《国王的史诗》
以弗所七圣贤
选自《奇妙的中世纪神话》
幸运的汉斯
选自《格林童话》
拜访北风的男孩
选自《挪威流行故事》
阿南希与狮子
选自《挪威流行故事》
豪杰盖伊
选自《中世纪流行小说》
海水为什么是咸的
选自《挪威流行故事》
狐狸的报恩
选自《日本古代传说》
老獾的金钱
选自《日本古代传说》
为什么熊没有尾巴
选自《与雷穆斯舅舅在一起的夜晚》
红宝石的起源
选自《孟加拉神话故事》
长先生、宽先生和锐利眼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幸运和才智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牵山羊的乔治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神奇的头发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龙与王子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孝顺的儿子们
选自《斯拉夫民族的六十个民间故事》
灰褐色的老马
选自《波尼族英雄与神话故事》
贪吃的年轻人
选自《挪威神话》
逗公主发笑的汉斯
选自《挪威神话》
汤姆·提特·托特的故事
摘自《汤姆·提特·托特—民间野蛮人的哲学》
农民讲述的拿破仑故事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 著
李尔和他的四只白天鹅
选自《神与勇士们》
永世流浪的犹太人
选自《奇妙的中世纪神话》
虔诚教士特雷尔
选自《意大利古老传说》
李伯大梦
华盛顿·欧文 著
睡谷传说
华盛顿·欧文 著

序言
引言
“传奇”这个词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历史,不仅揭示了其起源,还有人类早期的思维习惯和风俗。因为传奇往往是口口相传,直到许多世纪被众人所知后才出现了文字记录。在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大量人口生活在远离城市的地方,几乎没有书籍和报纸,于是无数传奇故事由农民母亲告诉孩子,通过朗诵者或半职业说书人之口讲出,然后再付诸文字。千百年间,绝大多数的传说不是被读到,而是被听到。
然而,如果我们理解早期基督教时期人类的习惯和早期的传奇是关于什么的,这个词的原意会非常清晰,而且能帮助了解这种引人入胜的文学形式的历史。早期的传奇,一般来讲,和信仰宗教的人或带有宗教意义的地方有关;它们大多数是关于圣人的故事,被广泛用在教堂以教育信众。在所有教堂,某些书的选段被当作服务的一部分,《圣经·旧约》和《圣经·新约》的故事就被信奉基督教的国家纳入教堂礼拜仪式的范围。早期,不仅阅读《旧约》、福音书的故事以及《新约》中的书信,还包括主教的信件以及其他对宗教宣讲有益的作品。圣人后来的故事以及出现过的人物的选段在不同宗教场合被传播,大大促进了基督教的发展。基督教国家的早期传说是圣人的轶事,被包括在公共礼拜的文段当中,这些选段被称为传奇。这个词的来历让传奇的起源及早期的历史变得清晰。
这些故事在教堂礼拜仪式中的使用让人们开始收集、排列和重塑已有的资料,这些资料的数量增多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对这种半宗教性质的故事感兴趣。最开始,一般来说,这些故事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尽管成分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的成分变得越来越小,虚拟的成分变得越来越大,原本很短的故事被扩展得很长,而且极富想象力。渐渐地,随着对这种写作方式需求的增长,传奇一词开始包括在一定历史形式下,所有描述历史或虚构人物的故事。
中世纪韵文变得很受欢迎,得以广泛推广,因为创作韵文是很容易的,人们能够自由使用,而且韵文比散文更容易被记住。许多时代的传说都是用韵文的形式创作的。值得一提的是,韵文和诗歌有很大差别,诗歌难以创作,而韵文相对容易。韵文化的传说少有诗意,只是以简单的韵文形式进行叙述。有时候诗歌天才们抓住这些古老的故事,赋予它们更美好的形式。宗教改革兴起之时,人们对于传说的兴趣减小,直到18世纪,才得以重新振兴,人们,无论男女,已经厌倦机械的文学表达,又转回古老的故事和歌曲,这些是较少自我意识的创造。人们对于民谣、民间故事、童话和神话故事复苏的兴趣,也再次带来了对传奇的兴趣。
传奇非常富有想象力,充满对世界和人生诗意的解释,因为当时科学知识和思维习惯并没有形成,是“一种自由诗意的处理现实和内心规则的方式,一种诗意表达生活的事实……一种重塑世界与创造力接轨的努力,一种源自内心的渴望”。传奇并不仅限神话或虚拟故事,也不可能把它从旧形式的故事中分离出来,但它始终强调一个或多个形象。假设有历史依据,几乎像个幽灵萦绕在某些地方,它夹杂着虚构,但并不完全虚构。它照亮了产生时代的思想和性格,是人类思想演变史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它非常有趣。
汉密尔顿·莱特·梅彼

文摘
长先生、宽先生和锐利眼
从前,有一位国王,只有一个儿子。他的年纪大了,就把儿子叫到身边,对他说:“我的儿!年老的果子掉到地上,给其他果子留出空间。我这颗果子已经熟透了,也许快照不到太阳了;但在你埋葬我之前,我希望看到你的妻子,我未来的儿媳妇。我的儿,要结婚!”王子说:“父皇,我很愿意按你说的做,但是我没有新娘,也不知道谁可以做我的新娘。”老国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金钥匙,交给王子,“去塔的顶层,到那儿看一圈,然后告诉我你喜欢哪一位。”王子立即出发往塔顶走,在他之前,没有人到过那儿,也没有人知道那里有什么。
当他爬上最高层,看见天花板上有一个栅栏似的小铁门。门紧闭着,王子用金钥匙将其打开,举高,然后钻上去。这是一间环行的房间,天花板的蓝色像是晴朗的夜空,银色的星星在其中闪烁;地上铺了一块绿色丝绸做的地毯;四周的墙上镶嵌着十二扇金框的窗户,每一扇窗都由水晶玻璃制成,上面用彩虹的七色画出女孩的图案,每一位女孩都头戴皇冠,身穿不同的衣服。这十二位女孩一个比一个美丽,曼妙非凡,王子的目光来不及停留。当他惊奇地盯着这些画面时,画中的女孩像活人一样开始活动,看着他,朝他微笑,除了说话外什么都能做。
随后,王子发现其中一扇窗户被白窗帘遮住,他打开窗帘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原来是一位身穿白裙子的女孩,系着银腰带,头戴珍珠缀成的皇冠—她在所有女孩中,是最美丽的一位,但看上去却脸色苍白而忧伤,就像刚从坟墓里出来的一样。王子在那幅画前伫足许久,宣布道:“这位就是我的新娘,不会再有其他人。”他说完这话,女孩朝他点点头,脸红得像一朵玫瑰。随即,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
当他走出塔,便跟他的父皇讲述自己看到了什么,以及选择了哪个女孩。老国王变得很忧伤,他想了想,说:“你选错了,我的儿。你选择那个用帘子遮住的女孩,是将自己置身于巨大的危险中啊。那位女孩现在一个邪恶的巫师手里,被关在一座铁城堡里。那些曾经想要去救出女孩的人,都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但说出的话就是泼出的水,你既然已经立誓娶这位女孩,那就出发吧!祝你好运,平安归来!”
王子离开了国王,骑马去寻找他的新娘。他要穿过一片大森林,但却在森林里迷了路。他骑着马在灌木丛、岩石堆和沼泽地里徘徊,不知往哪个方向走。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在身后喊他:“嘿!停下!”王子四下寻找,看见一位高个儿男人朝他跑来:“停下来,带上我和你一起,让我为你效劳。你绝不会后悔!”
“你是谁?”王子问,“你能做什么呢?”
“我叫‘长’,我可以拉长自己。你看到那边松树上的鸟窝了吗?我不用爬树就能把它拿下来。”
随后,长就开始拉长自己。他的身体迅速地变长,直到松树那样高。他拿到了鸟窝,又迅速缩回原来的高度,把鸟窝递给王子。“你的身法真绝。但如果你不能把我带出森林,鸟窝对我有什么用呢?”
“这还不容易!”长把自己拉长到三棵杉树那么高,四面环顾,说,“往这边走,出森林的路最近。”他把自己缩回来,牵上马缰,就在王子还没反应过来时,他们就出了森林。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大片宽广的平原,在平原的尽头,矗立着高大的灰色岩石,就像一个大集镇的围墙,同时,连绵的群山上长满了树木。
“先生,看那边!是我的同伴!”长突然指着平原说,“你也应该带上他,我保证他一定能为你效劳。”
“喊一下他,让他过来吧。让我看看他有什么能耐。”王子说。
“我们离得有点远,他不一定能听到;而且让他过来挺费事的,因为他随身带着好多东西。还是我到他那边去吧。”于是,长又把自己拉得老长,头都钻进了云层里。他走了两三步就抓住了那同伴的胳膊,然后一拎就到了王子跟前。这位同伴是个又矮又胖的家伙,顶着个像是装着六十四加仑酒桶的大肚子。“你是谁?”王子问,“你有什么专长?”
“先生,我叫‘宽’,我可以让自己变宽。”
“露两手看看。”
“赶紧骑上马,往森林里骑,快!”宽大叫着,开始鼓吹自己的身体。
王子不知道为什么要他骑马离开,不过他看见长已经迅速地退到了森林里,就赶紧扬鞭催马,跟在长后面飞奔。王子的离开正当其时,不然宽的肚子向四周膨胀,就会把他和马,以及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压扁了。宽的肚子涨满了所有的空间,就像一座大山拔地而起。之后,宽停下来,开始吹气让自己变小。他吹出的那股气流相当大,以至于森林中的树木都被吹弯了。最后,他变回了原样。
“你的绝技让我大开眼界,”王子说,“我找不到另一个像你这么能干的人了,跟我走吧。”
他们继续往前走。当他们接近岩石堆时,看见一个人用手帕蒙着自己的双眼。“先生,这是我们的第三位同伴,”长说,“你应该也把他纳入队伍。我保证他绝不是吃白饭的。”
“你是谁?”王子又问,“为什么要把双眼蒙上呢?这样你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先生,恰恰相反!正因为我的视力太好了,才自己把眼蒙上的。我蒙上眼时,和普通人没有蒙上眼时能看见的东西一样;而如果我没把眼睛蒙上,我可以看穿所有的东西,而一旦我盯住什么东西看,它就会瞬间燃烧,而那些不会燃烧的东西也会裂成碎片。正因为这样,我的名字叫‘锐利眼’。”说完,他转过身去面向一块岩石,解开蒙在眼上的手帕,并注视着岩石。岩石开始爆裂,碎片散落一地,片刻之间,除了一堆砂子和砂子上像火光一样闪亮的东西外,什么也没留下。锐利眼过去拾起它,递给王子—那是一块金子。
“哎哟!你是无论多少钱也买不来的人才啊!”王子说,“如果谁不招用你,简直是一个傻瓜。你的视力这么好,请告诉我铁城堡离这儿是否还很远,现在出发要多久?”
“如果你靠自己走,先生,”锐利眼回答,“也许一年都到不了;但有我们在,你今天就能到—城堡里的人得给我们准备晚饭吧!”
“那我的新娘在做什么?”王子问。
“她在一座高塔的铁窗前,独自坐着叹息。一位巫师看守着她的牢房。”
王子失声大叫:“不管有谁看守,助我救她出来!”三人都承诺帮助王子。锐利眼用他的眼神击穿岩石,在岩石上裂出一道长长的缝,三人带着王子穿过裂缝,穿过高山和森林。尽管一路上有许多障碍,但都立即被“三人组”清除了。当太阳西斜,路上的山矮了些,树林稀疏了些,岩石也被灌木丛所覆盖。就在日落时分,王子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铁城堡;而当太阳即将落下,他们穿过铁桥往城堡的大门走去;太阳刚刚落下,铁桥自动往上收起,城门稍微一动便关上了,这时王子和他的同伴们也进到了铁城堡里。
三人在城堡的庭院里四处查看,王子则把马拴在马厩里—每一样东西就像预备好的一样。之后,他们便走进城堡里。暮色中,他们在庭院、马厩、城堡的大厅以及房间里看到许多富人装扮的人,既有绅士也有仆人,但没有一个人能动弹—所有人都被变成了石头。他们走过几个房间,来到最大的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亮堂堂的,屋子的中间有一张桌子,桌上放满美酒佳肴,餐具也正好是四套。他们等了好久,想着也许会有人来吃饭。但过了好久也没人来,他们便坐下享用这顿美味。
他们吃完后,四下要找睡觉的地方。屋子的门立即出人意料地打开了,巫师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古怪的老头子,秃顶,灰色的胡子一直留到膝盖上,穿着一件长长的黑袍,腰间套着三个铁环。他的手上牵着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孩,身穿白色衣服,系着银色的腰带,头上戴着珍珠缀成的皇冠,但是面色苍白而忧伤,就像是从坟墓中出来的一样。王子一下就认出了她,跳上前去要见她;但在他说话之前,巫师向他宣布:“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带走公主。好,这样吧!你带走她,如果可以让她三个晚上都在你眼前,她就不再离开你。如果她消失了,你和你的三个仆人都要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变成石头。”巫师让公主坐在椅子上,便离开了。
王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公主,她太美了!他对她说话,问了她许多问题,公主却不笑也不回答,不看任何人,甚至比大理石雕像还要冷酷。王子在她的身边坐下,整晚都努力使自己不要睡着,以防公主突然消失。为防万一,长先生把自己拉长成一根带子,沿着墙面缠绕住整个屋子;宽先生把自己堵在门道上,把自己鼓起来,填满门道,就连一只老鼠也钻不进去;锐利眼则在屋子中间的一根柱子前坐下,守望四周。但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就都开始打瞌睡,慢慢地睡着了—甚至睡了整整一晚,就像被巫师扔进水里了一样。
早晨,曙光升起,王子第一个醒来。但就像一把刀刺进了他的心—公主不见了!他立刻叫醒他的仆人们,问他们该怎么办。“不要紧,”锐利眼说。他敏锐的目光穿过窗子,“我看见她了。在离这儿一百英里远的森林中央有一棵老橡树,橡树的顶端有一颗橡果,那颗橡果就是公主。”长先生立即把王子背在肩膀上,拉长自己,一步十里地朝着锐利眼指的方向走。
还不到绕着屋子走一圈的工夫,他们便回来了。长先生将橡果交给王子,“先生,让它落在地上。”王子让橡果落在地上,橡果就变成了公主,站在王子身旁。这会儿,太阳也从山那边出来了,城堡里的门忽然都打开了,巫师满怀恶意地笑着走进来。但当他看到公主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发出低沉的愤怒声,然后“嘣”的一声,腰上的一个铁环裂开来,从他的身上掉下。巫师一把抓住公主,带走了她。
之后的一整天,王子都无所事事地在城堡里走来走去,看着城堡里那些奇妙的东西。所到之处,生命似乎都是在一瞬间被定格:在一个大厅里,他看到一位王子,双手挥舞着剑,像要把谁劈成两半;但是这一剑再也没有砍下—他已经被变成了石头。在一个寝殿里,一位被变成石头的骑士,像正在惊恐地逃跑,却被门槛绊倒,他的身体冲下,却没有倒地。烟囱下坐着一位仆人,他一只手拿着烤肉,另一只手正要把一片肉送进嘴里,但却再也做不到—当它刚送到嘴前时,就被变成了石头。他看到许多被变成石头的人,都保持着巫师说“变石头”那一刻时的姿势。同样地,他看到许多骏马被变成了石头,城堡内外的所有东西都了无生机;树没有了叶子;草地上没有草;河流干涸了;没有鸟、没有花,地上没有任何植物,水里也没有鱼。
从早到晚,王子和他的随从们在城堡里找到了各种休闲娱乐的活动;食物自己会送上来,酒也会自行流出来。晚饭以后,门再一次打开,巫师把公主领来让他们看守。尽管他们都决心用尽全力保持清醒,不要睡着,但还是没用—他们最后都睡着了。当王子在黎明时醒来,看见公主不见了。他跳起来,拉了拉锐利眼的胳膊,“嘿!快起来,锐利眼!你知道公主去了哪儿吗?”锐利眼揉了揉眼睛,定睛看了看,说:“我看见她了。两百英里之外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块岩石,岩石里有一颗宝石—公主就是那颗宝石。只要长先生带我到那儿,我就能找到她。”
长先生立即将锐利眼放到肩上,拉长自己,二十英里一步向山那边走去。锐利眼用他火焰般的眼神对准那座山。山裂开来,岩石裂成千万个碎片,宝石就在其中闪烁。他们将宝石捡起,交给王子。王子让宝石落在地上,公主又变回来了。随后,巫师进来看见公主在这儿,眼睛闪出凶恶的光,然后“嘣!”的一声,又一个铁环崩裂,从他的腰间掉下来。他咆哮着把公主带出了房间。
这天像前一天一样过去。晚饭后,巫师又把公主带来,冷冷地看着王子,轻蔑地说:“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是你,还是我。”说完,他便离开了。这一晚,他们更努力地让自己不要睡去,甚至不坐下来,想通过整晚来回走动驱除睡意,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他们都被施了魔法,一个接一个地,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公主还是不见了。
第二天早晨,王子照例第一个醒来,找不到公主。他叫醒锐利眼,“嘿!赶紧起来,锐利眼!快找找公主在哪儿!”锐利眼向外搜寻了好久,“噢,先生,”他说,“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三百英里外有一个黑海,海底的中央有一个贝壳,贝壳里有一枚戒指—公主就是那枚戒指。不过不要紧!我们能找到她,但今天长先生必须把宽先生也带上,我们要他帮忙。”长先生把锐利眼放在一边的肩膀上,把宽放在另一边,三十英里一步地往海的方向走。当他们来到黑海,锐利眼向长先生指出贝壳所在的海域。可是长先生用尽全力,也够不到海底。

内容简介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内容简介:早期的传说,一般来讲都与有信仰宗教的人或带有宗教意义的地方有关,他们大多数是关于圣人的事迹,被广泛用在教堂以教育信众,成为一种半宗教性质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和进步,这些传奇故事通过口口相传和书写抄送,特别是经过文学的加工,事实的成分变得越来越小,虚拟的成分变大,原本很短的故事被扩展得很长,而且极富想象力。渐渐地,随着人们对此类读物越来越感兴趣,所有描述历史或虚构人物的故事都被文学天才们抓住,赋予这些古老的故事以更美好的形式。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收录《国王的史诗》《奇妙的中世纪神话》、《挪威流行故事》、《意大利古老传说》中耳熟能详的篇章以及华盛顿·欧文所著的《李伯大梦》、《睡谷传说》等等经典传奇故事,文学色彩浓厚,极大的拓展了青少年读者的知识面,是一本能真正接触经典文学的好书。译者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对这些耳熟能详的故事进行重新润色,使得《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更具平易性与亲和力;同时,其横向分类对青少年读者的文学修养和阅读能力有针对性的提升。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的第一版于1907-1915年期间陆续推出,百年来受到无数欧美读者的追捧。特别是近十年,对经典文学的温故越来越受到欧美青少年家长的重视,因此《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得以多次在美、英、法、德等等欧美国家重新改编出版,深得读者欢迎和喜爱。

海报:

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欧美经典文学: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世界伟大传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