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德琳的歌鸟.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3-07-10 04: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玛德琳的歌鸟.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玛德琳的歌鸟》编辑推荐:教会无数人勇敢的青春勇气书!故事情节曲折,文字优美,很容易打动人心。史上最感人的、最唯美的、最能治愈心灵的、最让人看后燃起希望的青春文艺书!超人气作者陈心昭继《花与梦旅人》之后,打造唯美+感人+治愈系最新力作!
真诚美好的元气少女,勇气满满的富家小姐,纯真感伤的初恋男生,神奇治愈的相遇,他们的汇集,迸发出最美的青春故事!
笑着流泪,这才是属于我们的青春!就让我们在泪水中幸福成长吧!
在泪水与欢笑中,感悟亲情、友情,在刻骨铭心中,学会长大。这样的书十分适合青少年阅读。制作精美,让读者眼前一亮。

作者简介
陈心昭,曾出版:《花与梦旅人》。
惯用网名:虚拟的灵魂
出生地:如画江南
热衷的东西:马铃薯,煎饼果子,歌舞剧,洋装。
个性:暴躁没耐心的马大哈,思想脱线的火星人,但总体而言是个温柔纯良的好公民。

文摘

与徐安安一同从玛德琳出来的时候并未有人注意。
上学路上,与以往一样背着沉重书包的江千里却忐忑不已。余光轻瞥一旁的徐安安,他依然将运动服的拉链拉至最顶端遮住下巴,步行的姿态气度非凡,连一个要款式没款式、要板型没板型的学生书包都能背得很漂亮。
真是服了这种人,简直就是自行发光物。漂亮到让人担忧的程度,还真是件头疼的事。虽然徐薇的精神状态偏离正常值,但江千里觉得,理解她将自己的儿子强行扮成女孩,也不是多困难的事。
两人长时间地保持沉默,一段原本十分短的路程因为心理作用而长了好几倍。徐安安依然不乐于说话,而江千里也厌倦找些无聊枯涩的话题来自问自答了。她开始适应沉默,起初的尴尬与紧张消退得无影无踪,甚至,她在两人之间无休无止的沉默中感受到了某种高度的默契。
有那么一刻,江千里觉得自己是在遛狗,如果能再给她一根链条的话……哈!江千里仰天一笑,徐安安望了她一眼,有些莫名,当然,他还是不发表任何意见。
学校越来越近,江千里只觉压力越来越大。认识她的同学,不论骑车的还是步行的,见她和一位陌生的美丽少年走在一起,都会立刻停下来问她一些“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之类的问题。江千里用模糊的答案应付着,但还是有不少女生追根究底地问这问那,恨不能亲自查出徐安安的家谱。
江千里无奈叹息,果然,长得太出众不是好事。
好友桑桑甚至毫不避讳地瞪大眼睛问:“江千里,站在你旁边的那家伙,他是男的吧?”江千里只能笑,嘴角抽搐着。
到了学校门口,这下,不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投来惊奇的视线,甚至有围堵过来的趋势。斜雾镇的少男少女们太难见到新奇的事物,这个自行发光物从天而降,他们当然不愿放过。然而徐安安依然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完全无视即将到来的危机。江千里一股作气,拽住徐安安就开始狂奔,直到将这个麻烦生物推入教室,才停下来歇一歇。
总感觉,这才是开始。
这必然不会是平凡的一天。
中饭时,班里就有女生带头议论起初二的那个天使转学生。其实称徐安安为天使并不确切,他的身上潜伏着一些黑暗气息,更接近地狱,而非天堂。
江千里总是无法自制地想到徐薇给徐安安的那个巴掌。她出手如此之狠,简直都成了江千里的梦魇,不知徐安安是否遭过更残酷的虐待。
“我总觉得他那么高调并不好。”桑桑对江千里说。
“你说谁?”
“当然是那个转学生,徐安安。”
“他没有很高调啊,不过是长相太出众,但那不是他能选择的。”
“我不是指这些。看他那样子,走路昂首阔步的……”桑桑撅了撅嘴,换了话题,“对了,你和他关系不错吧,你知道为什么他要放弃火棠市的生活来斜雾镇这种小地方吗?我还梦想着哪天能够出去念书呢。”
“我不知道。我爸妈认识徐安安爸妈,我们……其实也不是太熟悉。”
江千里随口胡诌。
“真可惜。他要是在大城市,应该会成为很耀眼的童星吧。”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绝对不想当明星。”
徐薇,那个搁下儿子便去游荡四方的女人,其实是在寻求解脱的方法吧。
尘世中,总有些人,因为另一些人,这一生,都无法平庸。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拖堂,江千里不停地看表,好在,放学并未晚得人神共愤。江千里迅速收拾完课本,去初二教室找徐安安。
教室空荡荡的,不见徐安安的身影。江千里问值日生,他带着嘲讽的神情说,那个哑巴转学生早走了。
江千里语塞,声音在喉咙里变得笨重,凝结成铅,灌进心脏。一时间她也不知徐安安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能借此彻底摆脱他及一切不必要的麻烦那未尝不是件好事,然而,她还是因他的失约而闷闷不乐。
她本可以很快乐。她有健康的身体,完满的家庭,亲昵的朋友和不错的成绩。这一切,徐安安都没有。但是他却轻而易举地,让她这个幸福得不得了的人,感觉到很不开心。
从未遭遇过背叛的江千里感到自己被人狠狠欺负了一回。她可以肯定,徐安安不是忘记了她说的话,而是故意早些离开的。纵然他一开始就没有表示过愿意与她一起上学放学,但是如此毫无礼貌、不声不响地走掉,无疑是泼了一大盆冷水给热心的江千里。
院长对她说过,徐安安是能够讲话的,他会直白袒露心迹给他信任的人,因此,院长与他进行过不止一次的长谈。江千里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能让他徐安安信任了,好心好意想要照顾他,他却什么都不对她说,一个字都没有。
越想越气。
江千里小跑着到达玛德琳,蛮牛一般冲进门去。
平日无事便坐在门口观望风景的院长,正优雅地抿茶,只见江千里自大老远跑来,穷凶极恶,像是来捉妖的道士。
“徐安安,是在这里对吧!”她大声问。
院长迷惘:“不然还能去哪儿?”
“我要去看他!”江千里一摔书包,恶声道,“他在哪个房间?”
“307,离外星小姐比较近。”
江千里气冲冲地走上楼。
307室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没有锁,仿佛这个房间的主人预料到有人会来。江千里轻轻一碰,门便敞开一个不小的角度。她一眼瞥见门旁树杈状的衣帽架上挂着徐安安宝贝不已的黑色鸟笼,果真如院长所言,笼中没有任何东西。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江千里想不出还会有哪一个人,会将鸟笼挂在室内,还是空的。
窗边的课桌前,徐安安背对着她,握着笔似乎是在做作业。江千里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的背影,他迟迟没有下笔,大概是碰上了难题。
江千里双手环胸,望了望天花板,又舔了舔嘴唇。她的怒气比上楼前少了许多,但并不意味着她就不打算追究了。她已经厌恶主动找话题招惹这个冷冰冰的天使了,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又不得不主动开口。
“因为我觉得你并不是真想约我一同回家,所以我,一个人先回来了。”
就在江千里左右为难之际,一道清亮的声线如同末日的曙光般闪现。江千里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面前,天使般的少年徐徐站起,迎着未落的夕阳转过身来,长而卷的睫毛,镀成了梦幻般的金色。
他的身躯笼罩在阴影中,而那目光,直透人心。
江千里张口结舌。少年的第一句话,充满审判的意味,在她脑海中,一遍遍回荡。
“我并没有那么觉得……”江千里最终选择辩解,即便她仿佛舌头打了结般的结巴。
到底,即便有轻微的精神障碍,他还是一个大她三岁,有了敏锐洞察力的少年。
“你只是碍于院长的面子迫不得已与我亲近吧,真的没必要。明天也不用来找我上学了。毕竟,和精神病人相处,被人发现了总会不愉快的。”徐安安的声音很清澈,毫无起伏,一点嗅不到嘲讽的味道,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客观事实。
徐安安的一番话像是一场奇袭,江千里一点准备也没有,仅有的思绪也被打成散沙。她张着嘴愣在门口。
徐安安继而又平静地坐下,握起笔道:“走好,不送。”
仿佛能料定事态发展一般悠然。
江千里头一次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徐安安这样的存在?
她当然不会走,这一走就是一场壮烈的败北。她飘到徐安安身前,徐安安没有抬头,看着书本。原来是在做几何题,然而徐安安写了一个计算公式,就没再继续,显然是不会做,卡住了。不知是思索得太投入还是其他原因,徐安安一点没有阻止江千里旁观的打算。
江千里立在旁边足足十分钟,徐安安看题看了十分钟。同样一道题,他却一直在看,没有下笔。江千里一伸手抽掉了徐安安的作业本。
“喂。”徐安安抬头,美丽的大眼睛里终于有了波澜。
江千里看着那双眼睛,忽然有了决定,不再犹豫,也不再畏惧。
“答应放学和我一起走,我就把作业本还给你。”江千里笑了。原先占据心头的气愤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听闻徐安安第一句话后的新奇感。似乎,还有喜悦的成分在。
徐安安凝视她半晌:“好吧,就算你有意帮助我,我很感激,但是,你过于走近我的生活,总会有麻烦的。”徐安安吐字清晰,声音清澈如泉,但是他的语速比一般人慢一些,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天生如此。
江千里无法明了他告诫她的目的。是真的有人因为他有过麻烦,还是仅仅是他的口头之词。她只是低头看那道一直在折磨他的数学题,然后道:“你答应我,我就教你这道题。”她一直在提前预习初二的内容,数学是她的强项,区区一道几何难不了她。
徐安安看了看江千里,而她望着他,神情如此专注。曾经她对年长于自己而学习成绩又不如自己的男生多多少少有些不屑,但是她对徐安安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
他打破了一切常规,她平静的生活她以往的观念,如同薄冰,碎裂在与他黑珍珠一般的眼睛对视的那一刻。
他将笔递至她眼前,缓缓道:“你教我。”

内容简介
《玛德琳的歌鸟》内容简介:少女江千里与在一座神秘的建筑中借住的纤细少年徐安安成了朋友,这个有些自闭的少年最终做出了让所有人惊讶的举动。几年后江千里带着仇恨来到另一座城市读书,她刻意接近的那个女孩儿却莫名其妙成了她的好朋友。更让江千里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遇见了一个给她感觉很像当年的徐安安的人,并且对那个人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矛盾与纠缠,懵懂与深刻,要经历多少悲伤与眼泪,才能看到幸福最初的模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