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pdf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是一本告诉你西方社会为何恐惧中国崛起的书。一位外国学者对中国软实力提升的解读鞭辟入里,让人瞠目结舌。“另类”中国在西方社会自己制造的游戏规则里把他们打败了。孔子学院的遍地开花是中国对西方社会的文化入侵?中国国家形象塑造就是一场带有政治阴谋的秀?600年前的郑和如何成为现今中国软实力的形象大使?电影《英雄》传递了除艺术之外的政治话语?中国要取代“白种人的负担”,肩负起“黄种人的负担”后主导世界秩序?

名人推荐
该书主要围绕三个关键领域(发展模式、软实力和民族中心主义),运用哲理思维,依据大量素材,尽可能实事求是地分析了“中国威胁论”产生的原因、表现及其本质的虚妄性,这是难能可贵的。
——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 张国祚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国家害怕中国崛起。读完这本书,那些支持和反对“中国威胁论”的人就会明白这两种观点都站不住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阎学通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一书,回答西方世界(主要是英美国家)存在的“中国恐惧”现象。应该说,这是截至目前,我看到的比较独特的研究“中国恐惧”的专著。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庞中英
这本书不仅颇具洞察力地分析了中国软实力,而且敏锐地批判了近年来的“中国热”和“恐华症”。
——美国汉学家、加州大学历史教授,著有《21世纪的中国》 华志坚
你不需要同意巴尔这本书的方方面面。不过他对中国软实力应用的探究以及对全球信息空间利用的分析一定会对你有所启发。在这些动态问题上,巴尔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英国剑桥大学美国研究室主任,著有《北京共识》 斯蒂芬•哈尔珀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迈克尔•巴尔(Michael Barr) 译者:石竹芳

迈克尔•巴尔,纽卡斯尔大学国际政治学院讲师。他在英国、美国、埃及和中国都生活、工作过。2008年,他曾作为访问学者来到中国。他的研究包括中国崛起的影响、环境政治、软实力以及中西安全关系问题等。他著作颇丰,内容涉及中国软实力、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对西方社会的影响、中国国家形象建设等。

目录
推荐序一
推荐序二
前言
第1章 北京共识
为什么“北京共识”既不是一个共识也不是中国特有的
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
误读中国软实力
双赢还是双输?
结论

第2章 为什么中国需要软实力
国内外软实力
中国软实力的双重作用
结论

第3章 中国媒体的海外攻势
中国制造:一场形象宣传活动
全球媒体攻势:带有中国特色的Cnn
恨还是爱:艺术和电影
结论

第4章 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
“美国,向孔子课堂说不”
语言与身份认同
结论

第5章 郑和:中国软实力形象大使
软实力英雄:郑和
结论

第6章 中国的“天下”理念
秩序观
张艺谋与《英雄》
结论

第7章 西方为什么如此害怕中国
中国的种族和民族
汉族崛起?
中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结论

第8章 西方国家眼中的中国
中国“幽灵”
当想象肆无忌惮
毫无想象力
给中国崛起照一下镜子
致谢

序言
前言
写这本书的想法源于BBC(英国广播公司)第四电台的一档访谈节目。那期节目的嘉宾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的一位高管,当主持人问“中国一直在俄罗斯和拉美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油气投资,我们是否应该担心”时,这位中石化代表给出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无须担心。中国正在走和平发展的道路,需要大量的能源资源来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而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全世界。主持人接受了这个答案并继续后面的节目,而我脑海里一直在想主持人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当然,部分原因是人们普遍关注有限的自然资源的供给问题:需求旺盛、不断崛起的中国会不会夺走我们的供暖能源和汽车燃料?但在我看来,这远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尽管其他国家的影响力没有中国大,但也在纷纷抢占能源市场。如果波兰或者印度也以同样的速度购买能源和原料,主持人会对其提出同样的问题吗?人们对中国的恐惧是否与其规模有关?目前中国有14亿人口,也就是说地球上每5个人中就有1个中国人。印度人口预计将在2030年超过中国。尽管大家也在议论印度的兴起,但比起中国来,他们似乎并不那么害怕印度。
主持人表达的不仅是一己之虑,许多国家都在问同样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担心中国的崛起吗?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石油公司开始上市,但大部分仍然受国家控制。是这个事实引起了人们的忧虑吗?如果是,这些国家会不会不希望看到中国取得成功?在谈论中国崛起的时候,有些言论称中国在道德上不及英国。这样的论断有道理吗?如果有,那这说明中国在英国人的想象中是什么样的呢?
该不该担心中国崛起这个问题又引出了另一个重要问题:谁在害怕中国?在我看来,这需要视情况而定。“怕不怕中国”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命题,而是一个有着双重可能的命题。在某些情况下,个体、家庭、团体或者国家可能既是赢家又是输家。外国公司可以从中国进口产品,享受低廉的价格;中国的科技创新可以带来新的创意和更多的选择——轻型超级计算机、清洁能源技术;中国留学生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等。与此同时,这些趋势也会给受益者带来负面的影响。各个大学招收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以赚取更多的学费,但这样一来就减少了当地学生入学的机会,加剧了竞争。
中国正在深刻地改变世界,但若认为中国的崛起仅仅是自给自足经济的结果,那就大错特错了。中国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其“去垂直化”的跨国网络生产。这意味着职能和服务部门从一体化的管理模式中分离出去,外包给那些生产效率更高的外国合作公司。因此,中国政府在建造高速铁路网络或核电站时,不仅增加了国有企业的订单数目,也增加了西门子、西屋电气及其他国际公司的业务量。由于发达国家的创新者们不喜欢和大型垂直一体化公司合作,这些新的生产模式能够帮助他们以更低的成本将创意转化为产品。
并非只有经济产品是合作生产的。西方的自我定位往往影响其对中国的定位,两者相互作用、相互促进。通过进一步挖掘BBC访谈中的问题,我发现,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不能简单地和常规的“硬实力”问题联系起来,比如经济增长、自然资源以及军事力量。诚然,这些因素都是非常重要的,但其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身份认同问题。获得一份工作或者有安全感不是目的本身,它们只是实现“过上美好生活”这一目的的方式。换句话说,中国崛起不仅是一个经济事件,还是一个文化事件,影响着我们的身份认同。因此,只关注国际关系的传统结构就会忽视文化在塑造人们思考、行为和看待他人的方式上的作用。
我并不是说有些人并不真的害怕中国崛起,但是关于这种恐惧的谈论大多流于表面,没有从内部进行根本分析。当然,这也情有可原:较之自己,人们往往更容易识别他人身上的爱国主义情结。但恐惧在某种意义上是主观的,是对感知到的威胁的一种情感反应,与威胁真实与否无关。所以,对中国的反应不一定与中国的情况有关。这么看来,“中国恐惧”所能揭示的,常常是那些怀有这种恐惧的人,而不是中国本身。哲学家多米尼克•莫伊西曾写道:“告诉我你怕什么,我就能告诉你你是什么样的人。”他对情感在国际政治中的作用颇有研究。
此外,人们的认知也会受到所处环境的影响。一个事物若要引发人们的恐惧,那么它出现的环境就必须让人觉得可怕。“中国恐惧”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中国崛起之际正是西方人深陷哲学和政治质疑之时:他们怀疑自身制度,开始质疑其长期持有的普世价值观以及自身政府体系的优越性。毕竟,进步与过去关系不大,而是当下自信的一种表现。与中东(西方眼中的另一个他者)不同,随着自身的崛起,中国似乎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但恐惧不仅仅与问题本身有关。从根本上说,它关乎陷于恐惧中的自我。情绪可以用来反观自照,因为困扰我们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它的看法。然而恐惧时最难自省。海德格尔写下这样的话来提醒我们:“恐惧者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当他努力想要摆脱这种情况的时候,他对一切都不确定了,彻底惊慌失措了。”恐惧反映出一个人、一种文化甚至是整个国家的这种脆弱性。人们往往会恐惧即将发生的事情,因此他们内心会充满不确定性,把(有时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也视为合理。
在这种情况下,恐惧会让大家在面对外在威胁时形成一种集体认同感。政治恐惧不会凭空出现,肯定是有人制造并维系的。政客会反复强调,一个国家至高无上的职责就是保护它的国民。所以在应对像洪水、疾病或石油泄漏等会引发恐慌的危机时,政府必须把情况解释清楚。但这样做反而会加剧人们的恐惧,因为国家在解释自己行为合理性的时候会提到这个危机,这本身就会制造恐惧。为了让自己的解释听起来更合理,政客有时还会夸大其词,在中国问题上就是如此。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害怕中国;即使害怕,原因也不尽相同。东南亚对中国崛起的反应与印度不同,而印度的反应又和欧洲不一样。尽管如此,人们都倾向于把对中国的恐惧与民主理念的削弱联系起来。其实,恐惧甚至会缩小民主与集权之间的差距,因为借恐惧之名,政府会强制采取措施,而这恰好违背了其追求法治和合法程序的承诺。你只要想想西方对伊斯兰国家的态度就会明白。它们对伊斯兰国家的恐惧由来已久,“9•11”恐怖袭击事件只不过加剧了它们的恐惧而已。
古往今来,世界对中国的看法都不尽相同。起码对西方人来说,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既受到中国的影响,也受到本国国内因素的影响。18世纪耶稣会教士对中国的描述侧重于其良好的政治体制、考试制度和法律制度。然而,此后不到100年的时间,欧洲开始工业革命,中国由于没能跟上经济现代化的潮流而日渐衰落。于是,西方对中国的认识发生了变化,这主要是欧洲自身发展的结果,而与清朝时期(1644-1911)中国的变化关系不大。例如,早在18世纪,伏尔泰和莱布尼茨就利用中国所谓的“哲学之王”模式攻击腐败的法国和普鲁士君主。在20世纪60年代的“文革”中,许多知识分子希望能在国内进行革命。我们会发现这种趋势还在延续。
中国也用自己的偏见来看待西方,并在这个过程中赋予“西方”一词以意义。在中国,无论官方政策还是流行文化,都是从“屈辱世纪”这个角度来看西方,即中国在鸦片战争中战败,被迫开放贸易,割让领土给欧洲列强甚至日本,这是最屈辱的历史。中国在形成不断变化的民族认同时带有矛盾的情绪,所以中国问题专家柯岚安(William Callahan)称中华民族为“悲观的乐天派民族”。民族主义的产生和削弱是个循环反复的过程,城市的和农村的、富有的和贫穷的、内地的和海外的中国人都参与其中。这样,中国共产党通过建立反西方的民族主义来提高自身的合法性。爱国主义教育和主流观点相互交织,正如中国一度辉煌的文明带来的自豪感和被欺侮的屈辱感交织在一起。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国内政治和外交关系密不可分。它们共同把国家的安全感和民族主义的不安全感关联起来。然而,这种随意贴标签(中国是专制的,西方是自由的)的做法不仅会使人们无视中国存在的自由之处,也会忽略西方自由受到威胁的可能性。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认识到身份认同易变的本质,中国人和西方人都是如此。
本书把中国当作一面镜子,透过这面镜子,不同的国家和民族能看到各自的希望和恐惧。两个世纪以来,西方——我认为就是BBC主持人在节目中所说的“我们”——第一次失去中心地位,其中最核心的是面临一场身份危机。作家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是对的:西方如果能摒弃私利并正视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就不会有麻烦。中国目前正在推进这一进程,并将坚持到底。

推荐序二
“软实力威胁”、“中国恐惧”和西方的脆弱
庞中英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这本书让“我们”(中国人)了解“他们”(西方人)为什么会有“中国恐惧”。这里姑且不说“中国”到底指的是什么。
前几年,西方对中国主要是“关切”,现在则上升为“恐惧”。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演化,值得注意。据大公网报道,某中国部级官员在与一些欧洲部长会谈时了解到:“面对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欧洲对中国的感觉‘并非仅是疑虑,而是恐惧’。”
为什么恐惧中国?恐惧中国什么?这些可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难以简单回答。
在科学研究的意义上,“中国恐惧”这一现象值得观察和分析。一位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生活过的英国学者以“中国恐惧”为主题,从“软实力”的角度出发,写了《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一书,回答西方世界(主要是英美国家)存在的“中国恐惧”现象。应该说,这是截至目前,我看到的比较独特的研究“中国恐惧”的专著。
西方恐惧中国,仍然是一种从西方出发、以西方为中心的看法。西方有着关于“恐惧”的文化。美国立国的理由之一是为了“免于恐惧”。免除了恐惧被叫作“自由”的一种。也即,有了恐惧,就不自由了。“二战”期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41年1月6日发表声明,提出了著名的“人类的四大基本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从中国人的角度观察西方对中国的恐惧也许会很有意思,也值得推荐给各位。这里我仅想指出一点,即西方的对华恐惧心理也许反映了西方的内在脆弱性。
曾做过美国国务院短期高级外交官的谢淑丽教授在2007年出版了她关于中国的厚重之作《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在这本书中,谢淑丽的核心观点是,“崛起的中国”即使可以看作美国之后的“另一个超级大国”,却是“很脆弱的”。
受到《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的启发,我认为,“中国恐惧”,包括对“中国软实力”的恐惧,实际上体现的是一种西方的脆弱性。这是我在这里要表达的一个核心观点。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的作者说,西方对中国的恐惧发生在两大几乎同时发生的世界事件之后:“中国崛起”和“西方危机”。后者指的是“西方深陷哲学和政治质疑”——西方人“怀疑自身制度,开始质疑其长期持有的普遍价值观以及自身政府体系的优越性”。
这本书指出,“恐惧反映出一个人、一种文化,甚至是整个国家的这种脆弱性”;西方“通过对华恐惧来表达其自身的道德困惑和文化分歧”。
在过去30多年里,中国人总是高估西方,而往往低估西方的脆弱性,甚至根本想不到。在我看来,“中国恐惧”反映的正是西方的脆弱性。
有一些东西似乎确实能够支持西方的“中国恐惧”,比如“中国软实力”对西方的威胁。“中国软实力”最近成为多位西方作者热衷的议题。
当然,西方谈论中国的主流论著强调的仍是中国的船坚炮利,即经济和军事的高速增长,而非发展模式、文化和认同等只能意会的非经济、非军事的东西。这位作者指出:“在本书中,我强调对华态度背后的文化因素而非政治经济因素,这也在某种程度上纠正了仅仅关注硬实力威胁的趋势。”从这个方面看,该书的论述角度的确与众不同。
关于西方对“中国软实力”的关注、研究甚至恐惧,我在这里要说几句。
并非只有“软实力”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实力,而是说,软实力是比硬实力更加重要的实力。大国崛起的历史表明,国强民富、船坚炮利的崛起本身代表的不仅是“硬实力”,而且是“软实力”,但是,暴富,尤其是一夜暴富,走捷径的“有水快流”带来的“发展”,即使在“硬实力”的意义上,也充满了问题,其背后更是缺少“软实力”的基础,无法持久。所以,“软实力”的崛起才是真正的大国崛起。
“软实力”是西方(美国)概念,已成为西方衡量中国之力的一种流行方法。
西方关注中国的“软实力”,也不过是近10年的事情。一开始,西方并没有注意到“中国软实力”问题。原因很简单,除了西方的过度自信外,主要是因为西方认为中国根本不可能在“软实力”方面与其竞争。被中国人广泛引用的已故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话就是这方面的明证。这位“铁娘子”说过,“中国只出口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
在过去10年,西方的代表性学术机构多次邀请我专门谈“中国软实力”,包括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和北欧亚洲研究协会等。从与西方学术交流的角度看,当前和未来的“中国软实力”确实是西方关注的一个焦点和焦虑所在,因为“中国软实力”事关未来世界秩序的历史性转换。
关于“中国软实力”,西方存在两大学派。一派是夸大“中国软实力”,并将其上升到对有关国家(如美国)的“威胁”的战略高度。这本书提到的“中国发展模式”就是这一派论述的中心议题之一。另一派则是藐视“中国软实力”,认为中国尚且不知什么是真正的“软实力”以及如何培养真正的“软实力”。
耐人寻味的是,中西方到底如何在“软实力”问题上对话。正如本书作者所说,有的西方人想批评中国,但批评不到点子上,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所以,西方应该首先更新关于中国的知识,然后再谈论“中国软实力”及其影响。
难道本书作者真的更好地了解了中国?读者可以通过阅读本书,看看他是否做到了这一点。
“中国恐惧”是西方的症状,而不是中国的问题。但是,由于这个症状与中国有关,因此中国无法置身事外。我的建议是,即使我们认为这样的西方反应有点儿可笑,也不应该简单化处理。反驳和否定西方并非最好的回应方式,因为这可能适得其反,加剧西方的“中国恐惧”,加剧中西关系的某种“恶性循环”。
“中国恐惧”也许是多余的、神经质的,最终会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但是,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讲,这本身会令我们恐惧,因为“中国恐惧”的消极后果很多,中国和中国人有可能需要为此付出巨大的国际代价。西方可能会限制中国人进入,拿到西方国家签证可能变得更加困难。那些恐惧中国的外国政府和人民可能本能地、粗暴地抵制中国的一切。
针对这一情况,我们也许需要改变应对的方法和内容。一再向西方保证“中国不称霸”或者“中国崛起有利于西方”,几乎是继续助长西方的脾气。害怕西方,因为西方“恐惧”“中国软实力”而不敢全面发展“中国软实力”,相当于迁就西方的弱点。
总之,假如中国作为医生来治疗西方的恐惧症,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对症”,然后才是“下药”。这本书,有助于我们“对症”,也有助于我们“下药”。
2013年5月于北京

内容简介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内容简介:谁在害怕中国?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军事力量等常规“硬实力”是让他们惶恐不安的唯一原因吗?《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告诉你事实并非如此。该书抛开老生常谈的中国崛起的经济与军事因素,呼吁国内外重新认识中国,即中国崛起不仅是一个经济事件,还是一个文化事件,中国软实力的提升已不容国际社会忽视。电影、艺术、教育、媒体、传统文化都成为作者笔下的切入点,这些关键词不仅构成了西方社会对中国软实力的定位,同时也成为“走出去”的指南针,引导中国将传统文化、思想、价值观播种到全世界。该书提供了独特的双重视角,深刻剖析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国家形象如何影响西方社会;同时,西方社会如何通过中国软实力的不断提升改变其对华思维和对华交往方式。中国软实力犹如一面镜子。中国站在镜子前,看到了自身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和国家形象的逐步完善;西方国家站在镜子前,却看到了中国的文化现象如何刺激其敏感、恐惧的神经,构成了对现代性、历史及国际关系观点的根本挑战。孰真孰假,无须争辩,正如政治学家多米尼克•莫伊西所言:“告诉我你怕什么,我就能告诉你你是什么样的人。”
《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令人耳目一新,它不仅带你从西方视角全面了解中国软实力的国际影响力,而且告诉你中国软实力备受关注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一个国家强劲的崛起势头。相信此书能有助于了解中国特色的软实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