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艺倾城.pdf

绝艺倾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绝艺倾城》编辑推荐:读者、编辑双料推荐,夜纤尘历时五年,倾力打造古言曙光。她,命途多舛,替嫁为妃却惨遭夫婿交易,被同门师兄苦苦纠缠,被心爱之人视而不见,一个不慎,反遭情同母女的亲人利用,女扮男装被迫制作机甲上战场。
史上最励志最反转女主横空出世,和“前夫”斗智斗勇,巧用木偶欺上瞒下,恍若真人。

作者简介
夜纤尘,原名周婧,江苏宿迁人,80后摩羯女一枚,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爱文字、爱旅行,极度向往陶翁笔下恬静淡然的田园生活。曾出版小说《干物女的春天》、《闪婚》、《邂逅爱情,无处安放》。

目录
第一章 露叶翻风惊鹊坠
第二章 寥落烟中一雁寒
第三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
第四章 殷勤惧醉有深意
第五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第六章 心从别处即成灰
第七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第八章 宣室求贤访逐臣
第九章 无情不似多情苦
第十章 人到情多情转薄
第十一章 甲光向日金鳞开
第十二章 惊波一起三山动
第十三章 今日桃花只今朝
第十四章 扶持燕雀连天去
第十五章 风光今日两蹉跎
第十六章 低迷隐笑原非笑
第十七章 芙蓉何处避芳尘
第十八章 翠竹暗留珠泪怨
第十九章 世事茫茫难自料
第二十章 繁华事散逐香尘

文摘
第一章 露叶翻风惊鹊坠
京城最有名的花街柳巷此时正热闹非凡,饥肠辘辘的顾连城垂首望着布满老茧的十指肚儿,有些心虚地咽了咽口水。她易容来此,不过是想求得可靠的藏身之处,藉此躲过北漠那帮人的追杀。就算是卖身青楼,她也只当权宜之计。
她终于鼓足了勇气上前,忽然发现身后有人尾随而至。她警觉地回首望了望,抬手敛了裙裾迅速而逃。拐过了数条小巷,惊魂未定的顾连城停在墙角喘息不止,并未留意徐徐飘落立于面前的挺拔身影。
“听闻姑娘有意谋件差使糊口,若是不嫌弃的话,可愿到在下府中为婢?”未及顾连城惊叫出声,立于面前的这位清俊公子温和地开了口。
顾连城扫了他两眼,见他一副儒雅和蔼模样,悬着的一颗心稍稍地放了下来,正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却见那人由怀出掏出一方巾帛递于她面前:“这是本府的卖身契约,姑娘看后若是考虑好了,只管到东街的楚府找我。”
顾连城抿唇想了想,忽然突兀地问了句:“公子如何得知我要谋差事?”
那人淡然一笑,抬手伸向她的发间,取下了她绾发的粗制木钗:“姑娘发间插着草标,可不是有卖身之意么?”
顾连城虽长于北漠,可京城的这些风俗却也略有了解。那木钗不过是她随手制成,哪曾想却被他错认成卖身物证。低头略一思忖,她将心一横答道:“公子所言极是,我确有卖身谋生之意,只可惜……我身无所长,只能做些粗使的活计……”
“无碍!”她话未说完,来人温热的手指已触上她的下颚,略一用力,迫使她仰头而视:“本公子所要的,是你这张脸!”
“脸?”顾连城惊愕地问道:“公子所言甚是含糊,可否明示?”
那公子只是笑而不答,收回抚上她面上的手悄声道:“姑娘到了府上签了卖身契便知其中缘由!”
他说完便转身要走,忽而又回首朝她眨了眨眼问:“在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顾连城虽觉蹊跷,但暗想着自己如今身处险境,若是能借此到府上避一避风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索性爽快地答道:“小女子姓古,名莲儿!”
楚家的大公子楚云把她买入府后,并未曾让她做丝毫活计,这半个月倒是请了一群侍女嬷嬷整日地伺候着,教她学一些名门礼仪。
她虽长于北漠,但对这些繁冗的礼仪并不陌生,这倒要得益于失踪数年的云娘。小时候她贪玩调皮,喜爱钻研师门早已失传的机巧之术,对于云娘所授的望族之仪很不上心,常常惹得云娘怒发冲冠、泪眼婆娑。她一直不明白,为何作为一个隐踪遁迹的门派之徒要学那些没用而繁琐的东西,况且众多师兄弟中只她一人要学!联想到现在的境遇,她不得不感叹当年的云娘,确有着先见之明。
品完午后茶,顾连城百无聊赖地倚于窗边,一只灰木色的蟋蟀虫儿顺着窗边半枯的藤蔓缓缓爬上窗台,她不由眼前一亮,抬起食指让其攀上了指尖。左手拨了拨虫儿的触角后,将其放于耳边,须臾功夫,便由这虫子的腹部传来了人语声。
闷闷地听了一阵,顾连城失望地放下她自制的栩栩如生的蟋蟀虫儿。本想用这机巧玩艺打探些消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她实在不明白,楚云到底想用她这张脸做什么?
翌日,顾连城正躲在凉亭内摆弄着她那些机巧玩意儿,被一阵嘈杂声搅了兴致。悻悻地抬眼一瞧,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眸。只见数名家丁抬着一只只硕大的红木箱子走入了院门,才刚停罢,便见楚云跨门而入。
顾连城心知楚云定要遣人寻她,趁着院中的嘈杂便悄悄地摸回了房中。才掸掉衣裙上的灰尘,楚云便入了正厅。
顾连城心思灵透,知他有事要交待,便怯怯地笑着迎上去,却并不开口。她深知装傻充愣则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楚云见她乖巧温顺的模样,心头微微发涩。若不是敬王执意请皇帝指婚,他妹妹楚双璧也不会惶然逃婚,而他也不会昧着良心买下眼前这位与妹妹容貌极像的人替嫁。
他眼神迷蒙地望了顾连城良久才收回心神,暗道她不过是寻常人家的姑娘,于是撇开往日迂回的说话方式,神色凝重地开了口:“在下之妹楚双璧与敬王受皇上赐婚在前,而今我妹妹暴病而亡,因道身体羸弱的敬王待我妹妹情深意重,恐无法承受如此打击,故请姑娘代嫁入府,免得他伤心忧虑!”
顾连城听他一番言语,打心里觉得这是个无稽之谈。谁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君罔上?就算楚云出身名门,若被揭发,最终也会落得个满名抄斩的罪名。而他竟敢有如此举措,可见这背后必有隐情。不过这楚云打定了主意要瞒她,却也令她无可奈何,更何况,她现今被人追杀,朝不保夕,还有什么资格对他说个“不”字?
她定了定神,这才幽幽而言:“公子如此安排,想必我这辈子都要在那王府中度日了!”
楚云见她面露不甘,心里头倒是好奇,嫁作王妃,乃是天下寻常女子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而她却一副不太情愿的模样!
“你身为王妃,自然有享之不尽的富贵荣华,日后你拥有了这一切,只怕再也不愿出府过那寻常的清苦日子了!”
楚云这番话对顾连城来说确也有些诱惑,只是她所求的并非富贵荣华,如今她所愿,便是寻处清静之地,安心钻研千机门的秘术。倘若嫁入了王府无法脱身,日后待她完成秘术,便可轻而易举地逃离王府,这桩买卖她应是稳赚不赔。
思及此,她忙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点头应了下来。
到底是名门望族,又是当今圣上亲自指婚,顾连城出嫁那日十里长街皆用红毯铺就,八抬大轿后是一眼望不尽的陪嫁,这奢华排场令无数人艳羡不已。
一切繁冗礼仪后,惴惴不安的顾连城被喜娘搀入了洞房,在喜床上坐等良久,直到了掌灯时分,才听有侍婢前来通报敬王已到。
听到来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顾连城一颗心忽然突突直跳,直到来人挑开喜帕,冷漠好听的声音由头顶飘至耳膜:“本王听闻前些日子你逃婚出府了?”
他冰冷无情的话语令她心内一惊,转念想到楚云曾教给她的话,来不及抬头看来人一眼忙答道:“妾身前些日子偶感风寒,只是到京郊别院休养了几日!”
敬王齐澈质疑的目光在顾连城的一身绯色喜服上徘徊流连,忽而听他发出几声冷笑:“我道你是个识实务的女子,……当初若真的逃了就莫再回来,一切自会有那爱你疼你的哥哥来收场,可谁曾料到你竟痴傻到了这般田地!”
顾连城听后,心内的疑团更浓,她哪曾料到这位敬王与楚云所说相差甚远。说什么敬王身体羸弱,方才明明见他脚步稳健、行动如风!又说他待楚双璧情深意重,可现在听来,倒像是这二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不过想这世间的人大抵如此,彼此间尔虞我诈、相互利用,最后能信的唯有自己!
“妾身纵然身为女子,但也识得大体,怎会做出令家族蒙羞受累的无知举动?更何况,这桩婚事乃是当今圣上亲赐,妾纵是有天大的理由也不敢抗旨不遵!”虽不晓得其中缘由,顾连城也只能硬着头皮作答。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无意知晓,但这敬王对于楚家小姐的敌意她算是深切地感受到了。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日后就别怪我待你不周了!”齐澈听她言之凿凿,心头怒意更盛,话音未落便拂袖而去。
他所希望的,并非今天这样的局面。如若楚双璧真的逃婚而去,他也未必会深究。他所想的,不过是让那个人尝到和他一样痛彻心扉的感觉。或许他齐澈可以承受得住死别的打击,却无法接受活离的结局……
这日清晨,顾连城才用完早膳,便有侍女宝珠来报,说是按照宫里头的规矩,明日新王妃要入宫拜望。
顾连城闻言,顿觉心内阴云密布,乍入皇宫若无人照拂指引,必定会惹下乱子。“既然是入宫拜谒,那敬王爷可要去?”
宝珠语意柔和地答道:“娘娘,明日乃是按例到昭阳宫拜见皇后,王爷说他没必要一同入宫。”
顾连城应了一声,眉宇间顿时染上淡淡的哀怨。不管这敬王与楚双璧有什么过节,也不至如此小器量,竟连新妃入宫也不愿作陪。
宝珠见她如此,开口抚慰道:“娘娘大可放心,您往日常在宫中走动,人缘是极好的,只当是入宫与皇后娘娘话话家常什么的便可。”
她这句话不仅没令顾连城安心,反倒是更为恐慌了。嫁入敬王府前,那楚云虽跟她提过宫中之事,但也是只字片言一带而过,她哪料到这楚双璧竟是宫中常客。真不知楚云到底是何用意,竟敢让对他妹妹一无所知的人替嫁,莫不是急火攻心烧坏了脑子?转念又想到她已然是敬王妃,若真的在宫中出了什么差错,也应不至于到了要她小命的地步。思及此,她这才稍稍放宽了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翌日,天才刚亮,顾连城便被宝珠唤起梳洗妆扮,折腾许久后将铜镜凑到顾连城面前讨好地说:“娘娘可真貌美如仙!”
顾连城撑起眼皮恹恹地望着镜中那个相貌美艳的女子,心中对此嗤之以鼻。这张脸不过是她逃难途中偶见而记下的容貌,到了京城后她懒得再去找什么看得顺眼的新面孔,便根据记忆易容成这般模样,可谁知却惹来一堆麻烦事儿!
坐小轿来到皇后宫中,皇后并无她之前想象的威严恐怖,极为亲和,顾连城入殿请了安后便赐了座,赏了好些的珍奇古玩。
皇后与顾连城闲话家常,待顾连城竟如姐妹一般。
攀谈了不多时,皇后忽而露倦色,抚额朝她勉强一笑:“近日我染了风寒,太医嘱咐要卧床休息,今日怠慢了妹妹,你切莫介意!不过妹妹你久未来宫中走动,今儿个也不必急着回去,就让宫人领着你四处转转,兴许能碰见宫中的熟人!”
皇后这番话说得隐晦不明,她心怀玄机,朝着身边的宫人使了个眼色,便回了内殿。
顾连城不敢违抗皇后,硬着头皮随那名宫人前往后宫的御花园散心。宫内美景良多,心事重重的她并无赏景之意。她正垂首而思,忽听前方引路的宫女转身道:“走了这么久,敬王妃可觉得累了?要不就到前面的浮碧亭歇一歇?”
周围景色秀丽,倒是北漠不曾见过的。她目光顺着宫女所指,但见不远处的桂树相倚处有座临水而建的凉亭,顿时令她来了观景游玩的兴致。
入亭后,顾连城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亭顶的精致繁丽的雕饰。
“你到底还是来了!”不多时,身后突然传来低沉幽深的男音,吓得她顿时不知所措。
顾连城怯怯地转身扫了一眼这位不知何时入亭的男子,但瞧他相貌儒雅温润,长眉修目,高挺的鼻子下一张薄唇微挑,笑得谦和有礼。只是那熠熠生辉的眸子,溢满了浓厚的情意,看得她不由心跳加速。
只觉一道劲风拂过,她猝不及防地被来人紧紧带入怀中,力道之重令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些日子,你可好?”万千的思恋化作这淡淡的一句在她的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流撩拨得她耳根发痒。
顾连城用力挣脱了来人的怀抱,瞪大的眼睛望着这位不速之客。但见他一身质朴蓝衣,浆洗得微微泛白,足下穿着双极普通的皂色软底鞋,除却束发的银色缎带,再无其它饰物。能在这后宫中行走的,除却皇帝与宦官,兴许就只有乐师之流了。
顾连城打量了这男子半天,心内涌上了浓烈的好奇,难不成那位出身名门的楚小姐与宫内乐师相恋?因此才招来爱慕她的敬王嫉妒,所以才在婚后对她如此冷漠?还有方才引她来的那名宫女,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是故意引她前来与这男子相见?她暗想这位楚小姐果真是祸水红颜、水性杨花,惹了诸多麻烦后却声称暴病而亡,却让她这无辜可怜的人来做替死鬼!
“双儿,你还在生我的气?”那男子见她直直地瞪着他不语,不由又上前一步,紧紧地握上了她的手。
顾连城不明所以,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奋力地挣脱了他的手提了裙裾飞速而逃。
她一路狂奔却不忘回头张望,见那人未曾追来,这才渐渐放慢了脚步。

内容简介
《绝艺倾城》内容简介:顾连城年方十七,拜于偃师门下,木甲术技艺超群。因同门师兄秦仲迫害,她易容逃往京城,被名门公子楚云买下替其妹嫁入敬王府为妃,很快被情同母女的同门师叔姜云霄寻到,并意图说服她以“连城公子”的身份出山指点江山。连城一心追求清净生活,不为姜云霄所动,却不知敬王齐澈早已发现她并非楚家爱女。漳国来犯,齐澈主动请缨出征,顾连城为了襄助齐澈,毅然决定随其远征,却被齐澈用来交换之前远嫁漳国的心爱之人。交换之后,齐澈得知顾连城丧生于一场大火,悔痛万分。殊不知,半年之后,一名来自北漠天才偃师 “连城公子”声名鹊起,正是故人……

海报:

绝艺倾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