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pdf

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编辑推荐:穿越史上最崩坏的大笑歪转,创下十五天断货的忧郁症超级大杀器。“囧女辣手摧草录”第二部!《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是教主系列大结局!像我这样没有正经职业,道德败坏,非主流货色,为什么会成为青春言情小说的主角?
奴役三千美少男,一出场就天下无敌,偏偏是人人都恨的女魔头!
三日成妖封后之作!够抽风,够搞笑!
不做女王,只做“女魔头”,《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乃穿越史上最崩坏的大笑歪转,创下十五天断货的忧郁症超级大杀器。
教主前传——《囧女辣手摧草录》
爆笑畅销第一名!
我掀江湖千层浪,我华丽丽顶着萝莉脸,揣着腹黑心。
我化身为狼,辣手摧草,囧走江湖,囧霸天下。
待一去经年,繁华落尽,逍遥携白衣卿相,驾鹤同归,对一长琴,一壶酒,一溪云。
白玉蛟老爸老妈的罗曼史,不可错过!

作者简介
三日成妖,三日成妖,年龄外貌不详,隐藏在京城之中。
据说性格比清晨第一缕日光都要温和,是无公害的有机人种。
喜欢挖坑,把自己和读者都埋进去,所以经常能感受到从网络上传达到的怨念冲击……
已出版作品《囧女辣手摧草录》。另有短篇《史上最悲摧的穿越系列》等散见于天使文化《绘幻想》。

目录
第二十一章 武林盟里的那点儿事儿
第二十二章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第二十三章 衷犬归来
第二十四章 狗急了会不会咬主人
第二十五章 离别似月,暂满还亏
第二十六章 竟然是个富二代
第二十七章 人之生,何易之
第二十八章 仇杀江湖之风云再起
第二十九章 冷冷清清最难将息
第三十章 失足少女是怎样炼成的
第三十一章 来接你,可惜不是驾着七彩祥云
第三十二章 改邪归正回头无岸
第三十三章 一顾为君故,织就今生劫
第三十四章 似是故人来
第三十五章 败走锦官道
第三十六章 终极反派是个渣
第三十七章 醉卧沙场君莫笑,江湖沉浮几人归
第三十八章 死去活来
第三十九章 相濡以沫还是相忘江湖
第四十章 大结局
番外篇

文摘
时间跳到半个月之后。
没错,不知道为何,时间就已经到了半个月之后。
当日,在武林盟主争夺一战,据说,战况那是相当惨烈。双方一开始就丝毫不留情面,招招都是直指要害的杀招,简直就如同是仇家见面,杀红了眼。什么风度什么礼节全都忘得一干二净,由于双方都没有内力,这俩人如同市井里头的小混混一般,操刀互砍,招式乱得一塌糊涂。
沈墨白和凤栖梧拼得力竭,直到两败俱伤,才最终结束了这场争斗。
这场比武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白玉蛟的突然现身让这个本来就劲爆的消息更是被炒得热翻天。上到七旬老妇,下到幼齿儿童,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场比试。走在路上,经常能看到光屁股的小孩儿拿着树枝相互比划,面目狰狞,嘴里还喊着:“凤栖梧!看我的庐山升龙霸!”“沈墨白!你死定了!九阴白骨爪!”
江湖上比较靠谱的说法,是“望春风”酒楼里的说书先生描述的那一版:沈墨白最后用剑柄敲碎了凤栖梧的膝盖骨,一次次按着他的脑袋往白玉石地板上撞,撞得血溅三尺,才让凤栖梧彻底再也没办法站起来,最后结束了那场恶斗。
想想当时的情景,我不禁觉得一阵脊背发麻,万般可惜没有看到现场表演。
后来,坊间就开始有传言说,其实沈墨白与凤栖梧之间因为某个神秘女子而早有嫌隙,而且在武林大会开赛之前,沈墨白就已经遭到了凤栖梧的暗害,被凤栖梧抓住了把柄来要挟。
不过,这一说法只是八卦小道消息,两位当事人并未对此发表任何评论。只是,这人言可畏,即便是谣言,经过一百人口口相传添油加醋,也渐渐变得可信起来。再加上擂台上白玉蛟对凤栖梧那暧昧的态度,很多人都开始怀疑凤栖梧是不是早就与白玉蛟有所勾结,一时间,凤栖梧的声誉一落千丈。
擂台赛一战之后,凤栖梧就如同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中原武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段时间,我一直过着花天酒地颠倒黑白的日子。
武林盟刚刚成立,各门各派都在向武林盟派遣人手,金陵城里各色武林门派的人往来不绝。据探子回报,沈墨白沈大盟主近日里勤于政务,夜夜挑灯夜战,忙得焦头烂额。这家伙表面上看去吊儿郎当,谁知还算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接下了盟主之职,便真的“在其位而谋其政”,一个人承担下了武林盟中的大小事务。我安插在武林盟里面的属下汇报说:沈盟主他虽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也爱拿手底下的人开玩笑,但是对情况判断准确,且行事雷厉风行,十分能够服众。上任短短几日,已经取得了属下的尊重,并且消弭了各个门派对他的不信任感。
他当他的盟主,我做我的流浪汉,互不搭理,我一个人乐得自在。
这天,寒冬腊月的,我裹着羊皮棉袄,围着狐裘的皮帽子,窝在一个面馆里头吃面条儿。忽然,大门被一脚踹开,寒风瞬间从大门口直往屋里狂灌。我抬起头,看到外头大摇大摆走进来三个地痞流氓打扮的人物。为首的人长得五大三粗,这大冷天的只穿了个羊毛大坎肩,露出肥硕的胳膊,胳膊上是左青龙,右白虎,肚皮上文了锦毛鼠,走起路来横肉乱抖。
老板一看到这三个人,脸色顿时一变。他迅速收起账本,神色慌张地打发小二去迎接。伙计立马换上一副谄媚的模样,帮那三个人擦桌子拉板凳,“哟,这不是镜花宫的黄三爷吗?今儿想来点儿啥?”
我瞥了他们一眼,端起碗来喝面汤。
老大左边的大汉一拍桌子,中气十足吼道,“给我一碗打卤面!”
老大右边的壮汉一踢椅子,横劲儿霸气道,“给我一碗鸡蛋面!”
老大,把腰间的大刀往桌子上一横,凶神恶煞道,“给我砸……”
他话音没落,小二和掌柜,吓得脸色煞白。旁边两小弟对望了一眼,随即一下子抽刀而起,不分青红皂白,端起桌子拿起椅子一阵乒乒乓乓乱砸。一瞬间,店里的客人都尖叫着揣着钱包夺路而逃,我看他们吃了一顿霸王餐,个个跑的时候还都面露喜色,有几个人甚至是端着盘子往外跑。我抱着面碗,在混乱中从桌子底下钻过去,一直爬到了柜台后面,蹲在掌柜的旁边继续吸面条。
掌柜的抱着头蹲在我旁边,边抖边哭诉,“造孽啊造孽,这马上就年关了,我这点小本生意怎么经得起折腾……这群魔教……不得好死啊……”
等乒乒乓乓的声音停歇下来,我抱着面碗抬起头来。
只见,两手下跑到坐在板凳上的老大面前邀功,结果,一人被老大狠狠赏了一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嘴巴。
老大唾沫横飞吼道,“你、你们俩小兔崽子干吗!我、我还没说、说完呢!”老大歇了口气,吼道,“我、我要,砸、砸(炸)酱面!”
老大吼完,提溜着两个手下,骂骂咧咧扔下这一屋子狼藉,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们前脚刚走,顾染织后脚就走了进来。
“小姐,你没事吧?”顾染织走到柜台外,探头进来找我。
我抬眼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继续淡定吸面条。
等我吃完最后一口,我把碗搁在地上,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站起来,“阿织,你身上带银两了吗?分给这大哥一点儿。”
顾染织闻言,从袖口里抽出一张不知道数额的银票,“刷”地一甩手,银票被一根筷子给钉在了掌柜背后柱子上。
掌柜被吓得面无血色,但是当他颤颤巍巍扭头看到银票上的数额上,一刹那,这个哥们就原地复活了似的,脸放红光,眼冒金光,整个人闪闪发光。
顾染织对掌柜露出一个春风拂面似的微笑,“掌柜,那几个人是镜花宫的?为什么在武林盟脚下的金陵,这些魔教的还敢为非作歹?”
掌柜的小心翼翼地把银票取下来,恭恭敬敬给顾染织作了个揖,叹息道,“镜花宫与武林同盟签订了契约之后,便不再对武林门派动手。我们这些小商小户的就成了下手的目标。各人自扫门前雪,武林里的人,哪里有那个闲心来管我们呐?只能自认倒霉了呗……”
从刚才那小铺走出来,顾染织跟在我身后,忽然弯下腰,凑近我的耳边问,“教主,对于这件事,您怎么看?”
我猛地一停,回头,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阿织!拜托你搞搞清楚!我们可是魔教,不是吃斋念佛的慈善机构!我们阻止着手下不让他们去跟名门正派的人械斗,难道还能阻止着他们空闲的时候不去抢劫吗?哎……”我叹了口气,摇摇头,换了个温和的表情,语重心长道,“大家都是热血方刚的年轻人,过剩的精力总要找点地方发泄,发泄到外头总比发泄在自己家里来得好。他们想抢想杀就随他们去吧,只要别闹出大乱子,咱就别管。”
顾染织闻言,嫣然一笑,“教主英明。”
看样子,他是故意想试探一下我的态度。难道他以为我跟沈墨白混了几天之后就能被感化到改邪归正了?
天方夜谭!先不说沈墨白他本就不是什么好鸟,如我这般的坏人,早就已经烂到骨子里,无药可救,就算是阿弥陀佛在世来点化我,我也不能立地成佛。
顾染织又道,“教主,刚才密使来报,幽州分教的人有要事求见。”
我脸瞬间拉得老长,“这些家伙,每天都来烦我,有完没完啊!谁叫你把我在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顾染织淡定回答,“是教主您自己在武林大会上现身暴露了行踪,属下并未将您身处何地透露给任何人。”
我语塞了三秒,最后哼了一声,傲娇兮兮翻了个白眼,“顾染织,你去告诉那帮没用的家伙,没事儿别来烦我!”
顾染织撇了一下嘴角,略带点笑意,反问,“那若是有事呢?”
我怒,“有事就更别来烦我了!”
顾染织抬手掩了一下唇,我知道这货在偷着乐。
“讨厌的家伙。”我横了顾染织一眼,然后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尽显我猥琐本质,趁机揩油,“你去应付那些密使什么的吧,下午我去逛东市,你别跟着我了。”
顾染织往后略退了一小步,对我略微躬身,恭敬道,“是,恭送教主。”
我又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死小子,存心讽刺我……
我一个人晃晃悠悠,溜溜达达,踱着方步十足大爷的架势,一路从西市往东市溜达。就在我走到东市牌坊底下,即将一步迈进去的时候……
我突然听到背后有人扯开嗓子,撕心裂肺喊了我一声,“小白——!”
那声音像叫魂似的,凄厉中带着哀恸,直觉告诉我,不要回头。
于是我假装啥也没听见,加快了步子往前走,迅速挤进人群里。东市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满街都挤满了挑着担子,摆地摊儿的人,我仗着自己体积小,东窜西窜,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溜得飞快。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甩掉背后那人的时候,我一回头,发现那家伙竟然拿出了主妇们清仓大甩卖扫货的架势,状态全开,拼死向我的方向挤啊挤啊挤。
我被吓了一跳,暗骂一句,“这货属膏药的啊!这都甩不掉!”我一扭头,正巧看到一卖鸡蛋的摊子,顿时,计上心来。
“老板!”我突然窜到鸡蛋摊子旁,趴到卖鸡蛋老板的桌子边儿上。
老板是个长得像屠夫的彪形大汉,我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对他笑眯眯地说,“你看到那边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用玉簪子束住头发的男人了吗?”
沈墨白此时正在我三米之外,他看到我正伸手指向他,于是喊了一句,“小白,你别跑!”
老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咋了?”
我龇开牙齿,灿烂一笑,“那家伙是我爹。”
我说完,一手抓起两鸡蛋,回身就是一个标准的棒球投掷动作,“啪啪”两声,那两鸡蛋稳准狠,打在了沈墨白的脑壳上。
沈墨白只顾着向前挤,根本就没想到我竟然出手暗伤他。他一下火冒三丈,卷了袖子龇牙咧嘴就要过来教训我,“死丫头!你给我站住!你别跑!你死定了!”
切,我不跑还等着你来收拾我啊?
我对他做了个鬼脸,比了一下中指,撒丫子就溜。
沈墨白刚刚冲到鸡蛋铺子旁边,想继续追我,就被一硕大的不明物体一把抱住了大腿!
他回头,正迎上卖鸡蛋的大叔愤恨的目光,“别跑!给钱!”
我回头看着沈墨白那一头蛋清被一老爷们儿扑倒的模样,一边捂着嘴一边跑,笑得特别小人得志。结果,就在我一边回头一边向前走的时候,冷不丁,一头撞上了一堵“墙”。
我被撞得向后踉跄了一步,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撞我的那堵墙,适时伸出手来,扶了我一下。我抬起头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面前那个家伙那锃亮反光的脑壳,然后看到脑壳上印着的那串儿状似九饼的香疤。
少林派?
“你没事吧?”面前的秃驴开了口,声音柔柔低低的,听着还挺悦耳。
“没事儿。”我甩开他的手之后,才一眼瞟到他的脸。
紧接着,我脑海中猛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本座终于要长生不老了。因为,曾经江湖上流传这么一个传说:如果能在少林寺里看到美男子……便可长生不老。
下一秒,我闪电般地抓住了他的手指头,身体一歪,倒进他怀里,柔柔弱弱地吸了吸鼻子,“呜呜,哥哥,人家的脚好痛哦,刚才好像扭伤了……”
“不要紧吧?”帅和尚蹲下来,让我靠在他怀里,正想撩起我的裤脚看看我的脚腕伤到了哪里,忽然背后响起了一个很贱很贱的声音。
“喂,雪鉴,抓住那死丫头别让她又跑了!”
几米外,沈墨白不顾一头一脸的鸡蛋清,火急火燎赶了过来。
我面前帅和尚握着我的脚腕,笑得特别温柔特别腹黑,“抓着呢,墨白兄,你不用急。”
我用力抽了一下脚,结果被帅和尚拉住,没能抽得出来。
我立马冷下脸来,万分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切,连和尚都出卖色相……太卑鄙了……”
雪鉴蜀黍绅士而优雅地握着我的脚踝骨,笑道,“别调皮,小心受伤。”
我又用力扭动了一下,和尚叔叔依旧看着我笑而不语。
我是想大喊“非礼”,不过,就我这身板儿这模样,貌似根本没有让人家非礼的价值啊。这一来二去地耽误了时间,沈墨白便赶到了。沈墨白第一时间把我从雪鉴的怀里抢过去,熟门熟路抱起来,然后一把就把我的貂皮帽子抢了去,用来抹头发和脸上留着的蛋清。
我立马抱着脸颊惊声尖叫,“沈墨白你个败家子儿!你知道这帽子多少钱么!你就不能买棵白菜擦嘛!娘亲泉下有知会记恨你的!”
沈墨白一指点了我的哑穴,恶狠狠威胁道,“死丫头你给我老实一会儿,回头我再教训你!”
雪鉴在一旁看着发笑,用一种羡慕的口吻说,“墨白兄,你这个闺女,跟你的性子真是一模一样。”

内容简介
《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是一部带有武侠性质的小说,是教主系列大结局。《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将一种创新元素注入其中,与现在很受读者欢迎的“吐槽”与武侠结合起来,重新引起读者对武侠的兴趣。记述女主神功盖世,却运气不好,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故事的结局,女主看透江湖人情,选择了归隐,并获得了真爱。《教主,你就从了吧2:笑嗷江湖》运用独特的语言,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个性鲜明,阅读感极强。作者的前一本作品《囧女辣手摧草录》,将周星驰搬的无厘头,与武侠结合的十分完美,也因此获得了广大读者的喜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