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文库100:人间词话.pdf

世界文学文库100:人间词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胡适、梁启超、陈寅恪、朱光潜推崇的国学大师
20世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诗词经典,流传100余年长盛不衰,璀璨依旧。 “人生唯美三境界”: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媒体推荐
博学强识,并世所稀,品行峻洁,如芳兰贞石,令人久敬不衰。
——罗振玉评价王国维

留给我们的是他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辉。
——郭沫若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陈寅恪

(王国维)之所以追求艺术的幻想世界(即境界——李注),以之当作本体,来暂时逃避欲望的追逼和人生的苦痛,这也正是儒家士大夫本来没有宗教信仰的缘故。王国维就是这样。——李厚泽

作者简介
王国维(1877年—1927年),字伯隅、静安,号观堂、永观,汉族,浙江海宁盐官镇人。清末秀才。我国近现代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古文字学、考古学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学术巨子,国学大师。

目录
出版说明
序言
人间词话手定稿(六十四则)
人间词话未刊稿与补录稿(四十九则)
附:眉批、跋语(二十七则)
人间词
附录:词的常识

序言
序言

王国维对二十世纪的中国学界而言,是一座高峰。后人谈及其学问,没有不俯首赞叹的。鲁迅在评价王国维的治学时,曾深深被其精深的学识所折服,叹道:“中国有一部《流沙坠简》,印了将有十年了。要谈国学,那才可以算一种研究国学的书。开首有一篇长序,是王国维先生作的,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鲁迅全集》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第三九八页。鲁迅一生,还很少这样评价过哪一位国学大师,这便足以证明王国维在现代学人心目中的位置。
王国维生前,曾手定出版了多种著作(包括译著),其中有《静庵文集》、《法学通讨》、《宋元戏曲考》(后易名为《宋元戏曲史》)、《辨学》、《人间词话》、《观堂内外杂文》、《唐写本切韵残卷三种》、《观堂集林》、《经学概论讲义》、《蒙古史料校注四种》等。其涉猎之广,力度之深,令后人惊叹不已。他以“学术为性命”,浸淫于几千年的史籍之中,毅力超人,胆识宏大,又参之以西洋哲学,一扫清儒“只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沉闷之气,使国学在他那里放了光辉。
这些学术多有开创意义,是生命与智慧的结晶。郭沫若在《鲁迅与王国维》一文中说,王国维“对甲骨文的研究、殷周金文的研究、汉晋竹简和封泥的研究,是划时代的工作”,并认为“王先生的《宋元戏曲史》和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毫无疑问,是中国文艺史研究上的双璧,不仅是拓荒的工作,前无古人,而且是权威的成就,一直领导着百万的后学”。见一九四六年十月《文艺复兴》三卷二期。这都不是过誉之词。
一九二七年六月二日,正当王国维学术处于巅峰状态时,他却投昆明湖自杀,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文化之谜。有人说,他是被人逼迫致死;有人则觉得,乃为殉道于清帝国而绝命。众说之中,唯陈寅恪所言最为中肯,他在《王观堂先生挽词》中说:“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现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则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达极深之度,殆非出于自杀,无以求一己之心安而义尽也。”转引自王国维:《人间词话 人间词》,群言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第十一页。这个说法在见识上确高于他人,是看到了王国维悲剧命运的根本所在。王国维的辉煌与陨落,是近代文化重要的分水岭。自此以后,国学式微,而新文化日新月异。封建帝制下之文化使者的悲欢荣辱,在王国维身上,体现得丰沛淋
......

王国维最广为流行的著作,且名气最大者,是《人间词话》。他的人生情趣和艺术哲学,差不多都驻足在《人间词话》之中,那天才的悟性、深刻的哲理,对后来文学理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诗话与词话,在唐宋以后大兴,出了众多的理论高手。《诗式》、《诗品》、《沧浪诗话》等,是中国古人议论诗词的妙文。旧文化传统中,对艺术的解释多有禅味,以理性直觉参禅悟道,那是中国文化特有的性灵。这在域外诸国是很少见到的。古人用“雄浑”、“冲淡”、“纤秾”、“沉着”、“高古”、“典雅”、“洗练”、“清奇”、“豪放”、“超逸”等概念描述艺术的形态和境界,可说是找到了一种东方人特有的认知范畴。唐宋以来的批评家在此领域的贡献,可以说是卓著的。但到了清代,众学人每每论诗,似乎总摆脱不了古人的影子,好像已难翻出新意了。所以,看袁枚、纪晓岚等人关于诗的论述,至多只是看到一点奇语,但在理性的深度上,难以超出古人,故文辞也显得老朽。那是已熟透了的文明,要在此中再翻出新调来,恐已很难了。
王国维的出现,使文人的艺术理论终于有了变化,开始有了不同于古人看问题的视角。因为有康德、叔本华诸西哲精神做支柱,加之优良的体悟、精湛的国学功底,于是词话在他手里便有了丰富和发展。

王国维对词的感触、咀嚼很深,可以说入乎其内。但他又跳将出来,以别样的目光反观词林,便有了洋洋大观的气势。《人间词话》最高明的地方,是把西洋哲学融化于东方文化的情韵里,其言辞流动着东西方理论深切的东西。如“主观诗人”、“客观诗人”之分,“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之分,“隔”与“不隔”之分,“写境”与“造境”之分,“诗人之境”与“常人之境”之分,都切中要理。前人虽对诗词早有精妙的评说,但往往评得朦朦胧胧,不明晰。而王氏却一语道破,读了让人幡然醒悟,觉得所言极是。例如对“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的分析。王国维从人的主体角度,多方位审视作品,这便自然而然生出新奇的思想来。他试图从多维的时空,用正反两个方位,来论述词的艺术,可以说是二分法的巧妙运用。二分法的存在,在他那里是有着特殊的意义的。他发现了中国艺术之中某些互为影响的因素,也看到了构成优秀作品的重要的心理机制。这一点很不简单,《人间词话》闪光之处,便呈现在这里。
他品评古人,只言片语间,便把特征画出,且道出内在隐秘,有指点风流的巨匠之风。因为知道二分法的妙处,在认知的层面里灌注有形而上学的内核,所以文章洒脱隽永,奇语连篇。王氏既注意文学的外部规律,又看重其内在规范,不像旧词话家那样单一。他谈唐诗宋词的盛衰时说:“诗至唐中叶以后,殆为羔雁之具矣。故五代北宋之诗,佳者绝少,而词则为其极盛时代。即诗词兼擅如永叔、少游者,词胜于诗远甚。以其写之于诗者,不若写之于词者之真也。至南宋以后,词亦为羔雁之具,而词亦替矣。此亦文学升降之一关键也。”谈文体兴替的规律时又说:“四言敝而有《楚辞》,《楚辞》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而作他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所以始盛终衰者,皆由于此。故谓文学后不如前,余未敢信。但就一体论,则此说固无以易也。”
王氏的论说,洋洋大气,可说一语道破天机,对文学的流变根源多有体悟。而在对诗人内在禀赋的把握上,也多有新奇的发现,阐释之新,令人刮目。如对诗人的宇宙观的认识:“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虽片言只语,但点明内蕴,道前人所未道,深意在焉。旧词话在他的手中,变得更为厚重了。
王国维是个深谙词的内在规范的人。他写优秀词人的评论,重于神,轻于貌,取其质,弃其形。他说:“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与倡伎之别。”这见解是很中肯的,他因此而特别提出了“境界”说。好的作品,所以沁人心脾,不在于辞采,不在于调式,而在内在的韵致,即所谓“境界”。“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调”。“境界”是什么?王国维没有细细点明,但看他对超乎象外,又尽得其中的词的赏识,便可知其美学思想很有点禅的味道。他喜欢陶渊明、李白、李煜、苏东坡,所言多切中根本,看到了艺术之美在于人的心性之美这个道理。这就排斥了事功,排斥了理性主义,而带上了唯美的色彩。旧时文人品评诗词,多用气韵、风骨等字眼,而王氏独以“境界”二字喻之,是有其深意的。他说:“沧浪所谓‘兴趣’、阮亭所谓‘神韵’,犹不过道其耳目,不若鄙人指出‘境界’二字,为探其本也。”他从历代词人的优劣中,悟出了心性自然和修炼之功的意义。不管是大境界还是小境界,只要把人的精神自然而优雅地点染出来,便属佳品。旧的词已汗牛充栋,但其内在特征,人们还很少以理性之尺思忖过。王氏在大量实例基础上,以哲人目光审视诸物,其文字常生出巍然大气。如引用尼采学说,云“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把李后主词的价值,看成血写成的,所言颇有新意。王氏看到了艺术乃人的精神深层文化隐喻,他从悲剧人生的角度看艺术,深味作品的境界与人生无奈间的关系,对感伤的诗句犹为赞佩。这与他的哲学观多有联系。他斥责假情假意的文学,主张性灵与真的文艺,都是有分量的文字。《人间词话》道出了词之优劣的根由,其所言为读书悟道之语,品评细致,言理简洁,不是深解艺术情趣者,是难以为之的。
王氏写词的规律,其实乃人生自由意志的另一种表达而已。他强调主客观的统一,也注意到了自然无伪的自由境地。他说:“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可无大误矣。”王氏看重阔大的情思、秀美的境界,既喜旷达之词,又爱优美之文,艺术风格不定于一尊,只要自由无伪天然成趣,均列为可赞可赏之作。看《人间词话》便可觉出,他是个真性情的人物。文章疏雅散淡,如僧人妙语,尺幅之间,多变幻之气象。以近代人之目光审视客体,从容自若,风范不俗,确是人间难得的文字。但因为受传统诗话影响颇重,有些表达并不清晰,也有“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之弊,用古文来写词话,终不免以词论词,以境喻境,在逻辑上就缺少了确切性,由于有些概念的不规范,有时也犯了含糊之病。如“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的划分,界定得并不严格,因而也就使说服力打了折扣。但他极高的悟性,对艺术的把握,以及文字的句句真诚,像他的人一样,率性而出,足见多年来人们喜爱《人间词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孙郁

文摘
版权页:

世界文学文库100:人间词话

插图:

世界文学文库100:人间词话

人间词话手定稿(六十四则)

【原文】
词以境界①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②者在此。
【注释】
①境界:即意境,又称“境”。
②独绝: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译文】
词把有意境作为最高要求。有意境就自然形成高的格调,自然有名句产生。五代北宋的词之所以独一无二,原因就在这里。

【原文】
有造境①,有写境②,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③于理想故也。
【注释】
①造境:即虚构的意境。
②写境:即写实的意境。
③邻:接近。
【译文】
有虚构的意境,有写实的意境,这就是理想派与写实派两派的区别所在。然而两者很难分别。因为大诗人所虚构的意境,必然合乎自然,所描写的意境,也必然与理想接近的缘故。

【原文】
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①“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②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③“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④无我之境也。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⑤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为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⑥能自树立耳。
【注释】
①冯延巳《鹊踏枝》(一作欧阳修《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②秦观《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③陶渊明《饮酒诗》(之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④元好问《颖亭留别》:
故人重分携,临流驻归驾。
乾坤展清眺,万景若相借。
北风三日雪,太素秉元化。
九山郁峥嵘,了不受陵跨。
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
怀归人自急,物态本闲暇。
壶觞负吟啸,尘土足悲咤。
回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画。

内容简介
《人间词话》是中国近代最负盛名的一部词话著作,是国学大师王国维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之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所作的评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向来极受学术界重视。该书不仅是王国维关于诗学的著作,而其实是以评词的方式,在言说一种人生态度与生活方式,这就是中观的人生哲学。全书包括四部分:人间词话手定稿(六十四则),人间词话未刊稿与补录稿(四十九则),眉批、跋语(二十七则),王国维创作的词一百一十五首。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