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迁徙时代.pdf

小迁徙时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个机遇,一架飞机,承载着两个人的梦想,当一些不稳定的动荡来临时,她们是否能够到抵达自己的目的地?眼睁睁地看着梦想在破灭、道德在沉沦,到底应该如何取舍?旋转在青春、奋斗、爱情、亲情、友情的旋涡中,无法自拔……
出国!要HOLD住!出国!你敢不敢?
出去,还是回来?这是一座新的围城。

作者简介
何乐逸,女,浙江青田人,早年移民欧洲,喜欢小说,喜欢写作,因无聊开始码字。
曾在欧洲侨报等报刊发表过作品《付出,失去》 《落幕情殇:遗失》 《生活要继续》现今回到中国。
已出版长篇小说《只为命中与你相遇》。

目录
第一章 淘金梦/001
第二章 像猪一样地生活/025
第三章 你听,寂寞在唱歌/046
第四章 隐藏的秘密/068
第五章 上当受骗/086
第六章 正室PK小三/105
第七章 奋斗VS现实/126
第八章 当友情碰撞利益/145
第九章 抉择在于心/174
第十章 新的开始/195
第十一章 脚踏实地/211
第十二章 疑心重重/225
第十三章 爱情和婚姻不一样/237
后 记/247

文摘
第一章 淘金梦


当两个人都沉浸在向梦乡里的时候,未知的一切,开始慢慢地靠近……
飞机上的小屏幕显示着,还有四个小时,就将到达意大利博洛尼亚飞机场。李晓梅开心地拉了拉绍方韵,“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到了,你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绍方韵的心中似乎有两股情愫在作祟,一半是对新事物的向往,一半是对旧事物的留恋,在体内不断地翻腾着,弄得她纠结不已。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很伤心、很迷茫、很难受、还有对将来的一种希望。”没办法,有伟大志向的是她老妈,她还怀念着家里的饭菜,注定成不了大事的米虫。那些希望啥的,都是她老妈鼓动的,说意大利哪里好哪里好,去了之后,人回到中国之后,都高贵许多了。她对这些唾之以鼻,不过在很多人的眼里的确是这样的。
李晓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只想出去闯闯,其它什么想法都没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让绍方韵想到飞机场的那一幕,不禁好奇地问:“你不想念你的父母吗?或者是朋友?还有男朋友?”
李晓梅嗤笑了一下,“父母?老实说,我都懒得回家,有些事情跟你也说不懂。朋友的话,到哪里不能交?至于男朋友?大家好聚好散,没什么好留恋的。”
绍方韵点点头,两人陷入静默之中,沉浸在各自的思绪里。
一样米养百样人,人人都不一样。
李晓梅对绍方韵说:“其实我还挺羡慕那些出国的人,你看他们个个回中国来的时候,多风光,买个房子就跟买菜似的,压根就不用想什么蜗居、蚁族、裸婚之类的事情,我想我又没有比他们笨,他们拥有的,我一定也可以做到,而且我要做的比别人都好。”
绍方韵见李晓梅如此,心中有种羡慕的感觉,自信比什么都好吧,她的思绪中飘出了老妈对她说的几句话,你要学会吃苦耐劳,不用几年,你就可以赚过来了,你看隔壁家的儿子,据说出国才两年,就已经开店了。吃苦耐劳?真的就可以赚过来吗?在这个钱与钱打交道的社会上,一切都显得很卑微,赚钱、买房、买车、好工作成了王道。
她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她不崇尚这些,却因为生活而去做这些,渐渐地,这一切将她混淆了,她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是她该追求的。
她也想像李晓梅说的一般在国外赚钱,然后去中国买几套房子,让父母住的好,可是这一切显得好遥远好遥远,就像是天边的云朵,看的见,但是触摸不到。
不过,回头想想,去了国外的人,似乎都能赚很多钱,她要求不高,一家自己的店,一栋房子,应该不难吧,就像晓梅说的,她也不是很笨。
渐渐地,绍方韵的思绪被拉的很长很长……
一个和蔼的老师正在讲台上笑眯眯地问着:“同学们,你们将来的梦想是什么?”这时,大伙儿纷纷回答,“当医生”“当警察”“当科学家”“当教授”。
只有一个小女孩,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做声。老师缓缓地走到她的课桌前,问她:“你怎么不说话?你的梦想是什么?”小女孩抬起头,眼眸中闪烁着不确定,吱吱唔唔地说:“我想……我想……我不知道。”
老师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怎么可以不知道呢?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梦想,你也要有。”小女孩窘迫地看着大伙儿瞅着她,越来越紧张,“我也当……医生好了。”老师满意地笑了笑,于是就离去。
看着老师离去的背影,小女孩显出迷茫的神情,她不是真的想当医生,但是却要说一些假话。这是为什么。
飞机又摇摇晃晃地进入了颠簸状态,空姐温柔地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各位乘客,现在飞机遇到一些急流,请大家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不要四处走动。”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激动了,也许是她的思绪被转移了,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读小学一年级的某一堂作文课,题目叫做,我的梦想。
当别人都在为一些伟大的梦想絮絮叨叨地念着,她只能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听着,她不知道将来的梦想是什么,最后在老师的询问下,胡乱说了一个。
她一直是个没有多大梦想的人,她觉得她的梦想一直是别人,就如同小时候一般,会轻易地为老师一个质问,就扯出一个梦想。直到现在,她仍旧不知道自己的梦想。
仅仅只是觉得老妈说出国好,她就听话地出国,老妈说出国可以赚很多钱,她的梦想就是出国要赚很多钱,老妈说你要开一家店,她就想出国为了这个而拼搏。她呢,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漫漫人生长路,又岂止是一个无奈和感叹可以表达的。
李晓梅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在想什么呢,一脸心事?是不是还舍不得中国的人事物?” 绍方韵抬起头,望着李晓梅灿烂的笑靥,不觉地说不出一句话,“我……”
李晓梅好奇地听下去,“什么?”绍方韵摇了摇头,苦涩一笑,“没什么,也许是真的在舍不得吧。”
李晓梅喝了一口刚刚去空姐那里接过来的水,脸上勾起一抹微笑,“放心,我出去之后,一定会很好的,要向前看,不能停下来,要赚很多钱,干一番事业。”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出国之后的如何如何奋斗,怎么样一步步走出去,想想都激动,绍方韵敛下睫毛,万事都没这么简单的。

终于,飞机在博洛尼亚的上空盘旋降落,待不适应的感觉消退,感觉飞机着着实实地在地上行驶着,一股踏实感油然在绍方韵的心中升起,终于到地上了,不用再提心吊胆,浑身处于警戒状态了。
她透过机舱的窗户,将外面的景色映入眼底,各式各样大型的飞机在地面上行驶着,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窗犹如豆子般,不能想象,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自己也是其中一扇窗户里的人。她嘴里喃喃地念着:“博洛尼亚,到了。”
李晓梅也迷迷糊糊地醒了,看着外面阳光普照,兴奋地叫着:“哇,终于到了,可熬死人了,屁股都做扁了。”
绍方韵看了她一眼,“也是哦,坐这么久,人都坐成电熨斗了。”噗的一声,两人了解其深意,都大笑了起来。
绍方韵回头,凝视窗外的景色,心中略感忧伤,中国变得好遥远,仅仅只是改变一个地域,竟然让心走远了,而且是好远好远。
她们下了飞机之后,检查完证件,就冲冲地赶到了行李领取处,一个个皮箱缓缓地从黑布里面滚出来。
李晓梅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并且小声地对绍方韵说:“哇,那些外国人也没有印象中的那么高大嘛,你看那边那个女的,比我还矮。”说完还用手指指着那个方向,绍方韵连忙将她的手拿下来,“小心被她听见了。”
“知道个屁,她又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李晓梅咬了咬嘴唇。绍方韵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是不高。这时,旁边一个男子笑了出来,绍方韵觉得有点熟悉,不由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一跳,“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啊?小土包,你一直都没回来,我以为你掉进马桶了。”吕然揶揄地笑了笑,气的绍方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
“你们认识?”李晓梅好奇地看了两人的互动。
“不认识……”绍方韵蹙眉纠结,怎么回事啊?居然还遇到了,她是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这么悲惨!
吕然自顾自地说着:“老外分好多种的,就跟我们中国南方北方人似的,意大利人不算特别高大,到了比利时荷兰那个地段,那些人就特别高。当然,总体比例来说,还是算高的。”当李晓梅听完之后,继续想问点什么的时候,他提着行李就走了。
“这人很奇怪。”李晓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这人是有毛病吧。”绍方韵不屑地说,见他走了之后,心中呼了一口气,瘟神终于走了。李晓梅诡异地看了一下绍方韵,暧昧地笑了笑,“那个人长得不错,你不认识他,他认识你,肯定对你有意思,要不要把他追过来?”
“追他?”绍方韵瞪了一眼李晓梅,做了一个自杀的动作,“那我就先抹脖子。”
“长的真不错,只不过看上去有点年龄了,不知道有没有老婆小孩了。”李晓梅还在研究这事,绍方韵拍了拍她脑袋说:“孩子!不要想太多,平时多吃点补脑产品!”
“你居然说我脑残!”李晓梅笑着准备追打绍方韵,绍方韵马上指着行李处说:“你看你看,我们行李都到了很久了,聊天都聊忘记了。”俩人辛辛苦苦地将行李拖上小滑车,李晓梅蹙眉说:“你行李里面都是什么啊,怎么会这么重,没超重吧?”
“没,就差一点点就超重了,我可以拿到飞机上吗?不过,我妈把我什么东西都带了,连洗发水、洗澡水、牙膏、牙刷、毛巾……”绍方韵念完一大串家居用品的名词之后,李晓梅一脸不敢苟同的样子,“我的天,你就差没把房子给搬出来。”
“房子?如果有移动形的,我也想带。”
“……”

当绍方韵和李晓梅拖着一堆行李走出飞机场的时候,她们俩人不停地四处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老外,为了某种目的而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不像她们傻愣愣地等待着老板来接,绍方韵看了看四周的景色,已经到了博洛尼亚了,原本以为是个很遥远的城市,没想到现在居然就站在这里了。
“怎么还没来?等死人了,绍方韵,你的老板也没来吗?”李晓梅不耐烦地拨弄着自己的发丝。
“恩,没来呢!再等等吧。”绍方韵说着,心中迷茫感加深,内心隐隐感觉到未来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过,就像是将一个本来就清晰的东西渐渐地模糊了,甚至是藏匿的找寻不到,这究竟是这么一条路呢?
半晌,她俩就见一辆奥迪车开来,缓缓地停在了前面的停车位上,从车子里面下来一个中国男人,身高目测一下,大约是一米五五左右,看得李晓梅和绍方韵一阵发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那个男人脸上露出善意的笑容,朝她们走来,绍方韵思绪忽然咔嚓一下,冒出一个想法,不会是她老板吧?
“你们是不是叫李晓梅和绍方韵?”那人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向她们询问着,李晓梅仿佛被雷劈了似的,傻傻地点点头,指了指自己,“我是李晓梅,她是绍方韵,你怎么都知道我们的名字啊?”
这个男人笑了笑,“我叫张嘉豪,是我申请你们出来的!”
真相大白了,绍方韵和李晓梅则彻底傻了,不禁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居然是同一个人申请出来的,天哪,这……也太巧了,人家写书都写不到这么巧。”
“是啊,我也觉得太巧了,看到你们订的飞机票的时候,我还庆幸,只要开一次车过来就好了呢。”这位张老板人还挺不错的,帮她们拉行李到车上,不过就是这样子有点差强人意,说是地里的农民,都没人怀疑。
张嘉豪带着她们上了车,她们欣赏着沿途的景色,很快车子就上了高速公路,看着博洛尼亚离自己越来越遥远,李晓梅不禁问了一句:“我们不是在博洛尼亚工作的吗?”
张嘉豪手里握着方向盘,笑了笑,“博洛尼亚是博洛尼亚,是在博洛尼亚附近的小地方,是属于博洛尼亚管的。”李晓梅点点头。看了看身边的绍方韵,她默不做声,似乎在想些什么,来到另外一个地方了,未来是一片迷雾以及荆棘,是该为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了。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车程,绍方韵迷迷糊糊地都快睡着了,直到车子停下来,她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望着四周,一阵诧异涌上心头,这里?这里!这里!?不会吧。她不可置信地又睁了睁眼睛,发现一切依旧还是原样。
她的眼前是一栋独立的小房子,约莫有两层楼,看上去有些陈旧,墙壁上染上了岁月的痕迹,房子这里缺一块,那里少一点的,感觉似乎来到了平民窟。
只是,这并没有什么,而是房子的四周都没有任何的建筑物,只有一望无际的稻子和郁郁葱葱的草,就跟孤帆小舟在大海上飘摇似的,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正在她呆愣之际,李晓梅扯了扯她的衣袖,“你在想什么呢?快点把行李搬下来。”
绍方韵点点头,跑到车子的后面将行李一一拿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泛着一丝哇凉的心酸。
李晓梅叹了一口气,面对绍方韵脸色难看,她的心理又何尝好受过呢?受到打击了,从来不知道自己出国之后,竟然是这样一番景色。
一进门,就看见十几个的工人在工作着,烫衣服的也有,裁衣服的也有,还有在缝纫机上修修补补的工人,大部分是男的,还有几个穿着睡衣,一脸疲惫却依然认真做工的女人。
绍方韵有些蹙眉,为什么现实和理想的横沟竟然如此的巨大,这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她期望的是……是……
一个穿着随意的女人迎了过来,说着浙江A镇方言,对着她们笑了笑,“你们就是新来的工人吧?”
绍方韵和李晓梅点点头,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女人,她究竟是谁?
她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刚刚带你们过来的是我老公,我叫叶芯。”
“原来是老板娘啊,你好!”李晓梅立即熟练地上去握住她的手,一副热络的样子,独留绍方韵一个人傻呆呆地在那里。
叶芯带着她们进房间,先把行李放了下来。这里的房间不大,但是却摆了八张床,似乎能放床的地方都放了,中间就留下几条走道,绍方韵睡着靠门的地方,而李晓梅则睡在她隔壁。
叶芯笑盈盈地说:“路上你们都累了吧,先好好休息,待会儿我跟你们谈点事情。”
绍方韵坐在床上,嘴里喃喃地念着:“怎么会这样?”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她梦想中的世界应该是很美好的,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一个房间居然八张床,天那!那就是说,几乎工厂所有的女人都住在这里了?
心中原本有一个飘飘然的气球,却忽然遭遇了针扎,气球没了,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原来浮云般的东西,居然有这么多。
李晓梅走到绍方韵的跟前,扯出一个笑脸,“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好看啊。”绍方韵摇摇头,笑了笑。
两人心照不宣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绍方韵不由地留下了眼泪,她好想回家,虽然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爸爸妈妈不知道好不好,她后悔了,不想留在这里了,可是现在已不能反悔了,她一出来,等于欠下了十几万的出国申请费,要帮这家工厂干四年呢……
待吃晚饭的时候,她俩才醒来,李晓梅把绍方韵从床上拉了起来,她们走到传说中的“食堂”,里面就两张桌子,位置都被坐的满满的,李晓梅和绍方韵插在旁边的角落里吃着,桌子上面积满了一层厚厚的油,摸起来粘糊糊的。
绍方韵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于是把碗端在手上吃,她这张桌子上起码坐了十多个人,大家都静静地吃饭一句话都不说,大概都是女性同胞的缘故吧,似乎没什么话可说,而另外一张桌子上大部分都是男人,他们吃吃笑笑声音可大了,这令绍方韵吃得更闷了。
来意大利的第一顿饭,竟然就在这样的氛围下草草结束,绍方韵不由地染上一抹苦笑,打击多了,总是有抗压能力的,接受这一切,是她应该走的路。
吃完饭之后,叶芯就找她们谈话了,原来老板年所谓的“办公室”就在自己的卧室里,这让她们感觉到囧然,叶芯笑盈盈地看着她们,“我想过了,你们暂时什么都不会,那就慢慢学,先从基本的开始学,你们明天就去当杂工吧,刚好最近就缺这样的,每个月呢,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给你们五十欧元的零花钱,买一些必备的东西总是需要的,你们在这里做四年,这个是必须的,四年之后,你们可以选择离开,当然也可以留下。怎么样?”
绍方韵表面上点点头,心中却在呐喊,她可以说不吗?答案绝对是必然的不可能。李晓梅也是点点头,她的表情略显深沉,看不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叶芯见两人都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微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巧,绍方韵刚好瞧见,心中升起了一丝疑惑,还有一份不安。
当她们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绍方韵拉了一下李晓梅的手,李晓梅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霾,绍方韵没有注意到,“你有没有觉得叶芯很精明?”
李晓梅笑了笑,“其实大家都很精明的,你精明,我也精明。”
绍方韵不语,叹了一口气,也许她说的对吧。
夜晚,绍方韵一个人独自在工厂的院子里,望着漫天的繁星,思绪万千,这个工厂一共有两层,楼下是工厂,楼上是住家,方便是挺方便的。呵呵……
她自嘲地笑了笑。明天就要正式开工了,已经没有任何当初的欣喜了,转变的挺大的,有种感觉,像是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地域,未来飘渺的跟落叶一般,随风而走,由不得自己了。
这时候,眼前一亮,一辆车子缓缓地进入院子,是谁呢?车灯暗了,从里面慢慢地走出一个男人,绍方韵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不会吧,是他?
他居然是飞机上遇见那个人吕然,男人看到她似乎也颇为惊讶,但是一瞬间就被掩埋了,他的脸上染上淡淡的笑意,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最不想见的就是他了,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张嘉豪从屋子里走出来,看见他,笑着说:“这么迟?堵车了吗?”
绍方韵有种想笑的冲动,这两个男人站在一起还真引人注目,一个高一个矮,不过这种想笑的冲动很快就抑制住了,要是她真的笑出来,估计老板就让她生不如死了,她还想好好地过完这四年。
吕然应该不是老板的亲戚之类的,不然这基因相差也太大了。老板也似乎看见她了,“你怎么在这里?”
绍方韵见被发现了就走到他们的面前,“有点睡不着,就出来走一圈。”老板笑了笑,“还习惯吧?应该是时差关系吧,对了,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你父母。”
绍方韵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没落,“老板娘说最近比较忙,改天出去的时候,给我买电话卡和手机卡,没事的,反正不差这几天。”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特别想听到父母的声音,当时听到叶芯这么说,感觉很难受,别人都以为出国什么都好,而她,居然打个电话也要等着,唉……
突然间,吕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手机卡和一张卡,递给绍方韵,“这个给你,是WIND卡,里面大概还有钱吧,上面这是电话卡,你按电话卡上写的,拨打就可以了。”
绍方韵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无功不受禄……”
张家豪可就耐不住了,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你们认识?你就收下吧,他是我朋友,他在开中国货行的,里面自然有卖这些的。”
弄得绍方韵一阵纠结,活像是她跟吕然有什么关系似的,“不是很熟,那我给你钱吧?”吕然笑了笑,脸上露出一抹调皮的神色,“你是在糗我吗?收你这点钱!”
“收就收,你不要后悔啊……”这个男人阴阴阳阳的,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看不出来,他居然还从剥削的大地主变成了慈善家?
因为老板和吕然还有事情,他们就进房间聊去了,绍方韵手中拿着东西,不由地心里染上一丝甜蜜。对了,要赶快给父母打电话,然后再给晓梅打,晓梅虽然不说,但是看得出来,还是很想家的。
她回房间将手机拿了出来,看着手机,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下来了,这个手机是母亲陪着她一起上街买的,那时候感觉好甜蜜,母亲跟着她唠叨,当时会觉得很烦,但是现在却无比的怀念。
相聚总是体会不了分离的痛苦,分离总是期待相聚的时光,人之劣性。
意大利跟中国有六个小时的时差,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家里是早上七点多吧,母亲应该醒了,嘟声之后,一听见母亲“喂”的一句,绍方韵就忍不住潸然泪下,忍住哽咽的声音,吞了一口口水,“喂,妈是我……”
“方韵啊!你在那边还好吧?”听到母亲这样的问话,要她怎么回答?
“恩,一切都好,你放心。”听到那边母亲呼了一口气,两人聊了一会儿,绍方韵就急急挂下电话,她怕再说几句眼泪就又流下来。

内容简介
位于浙江省东南部的一带的出国风,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第一代。而今天,一群人仍旧走上了老一代的那条路。
绍方韵在青田职高刚刚毕业,就传来一个消息,因之前父母给她办起了出国打工的手续通过了,她迷迷糊糊地踏上了出国之路。在飞机上巧遇了中国货行的老板吕然和同是一个老板申请出来的女孩子李晓梅,跟李晓梅两人聊着出国之后的不同的淘金梦。
然而现实却显得特别残酷,工作上的辛劳、债务的庞大、寂寞的围绕、人情的冷漠、想念亲人等等一系列原因,将这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扔进了一个无情的梦魇中。
面对配偶离世的吕然,绍方韵和他产生一段感情纠葛。绍方韵似乎把自己的心拉扯成两半,一半告诉自己不能继续沉沦下去,一半又在期望他的不放手,绍方韵在茫然和挣扎中日复一日的度过,便想着离开这里出去闯,可是等待她的却是更大的坎坷……
李晓梅终于受不了这样的苦,给一位华人老板张嘉豪当小三,却遭遇正室的打击,当失落之后,面对真爱怎料又面临欺骗,她究竟该情归何处?
她们会将何去何从?
一个机遇,一架飞机,承载着两个人的梦想,当一些不稳定的动荡来临时,她们是否能够到抵达自己的目的地?眼睁睁地看着梦想跟现实背道相驰,应该如何取舍?旋转在青春、奋斗、爱情、亲情、友情的旋涡中,无法自拔……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