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pdf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编辑推荐:24岁女孩眼中的这个时代,好女孩得到一个好字,坏女孩得到所有。豆瓣最受关注纪实帖《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海岩,吴秀波,侯小强作序推荐,随机附赠海棠十二星座爱情忠告明信片。
85后记录85后,宣告残酷青春书写时代到来,全景呈现85后一代的欲念与挣扎。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仅凭几页小说大纲,就以失控速度在网络疯传,全稿始终保持神秘,至今阅读人数不超六人。
豆瓣大热的纪实体小说《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真实残酷,荡气回肠,华丽中透着苍凉,是青春,又是宿命。读完你会哭,且哭过再哭。人们都是越老越干,渐渐百毒不侵,见怪不怪,在这个哭和笑的机会如此稀缺的年代,能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也是莫大的享受。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的世界里有肮脏,失望与疼痛,也有付出,坚忍与抗争。世界虽然丑陋,但人生只有一次,能怎么活就怎么活,祝每位读过这个故事的人,都享得了命运的福,又受得起生活的苦。

名人推荐
加拿大,日,一男性友人猎杀了一头熊,把熊头砍下来连同周身的熊皮铺在沙发前,颇为炫耀道:“好看哈!”硕大的熊头獠牙还在,却失了命里的凶狠。
北京,夜,一女性朋友的车上,反光镜上挂着一只由颗粒透明水晶粘做的熊,两只眼睛是黑色的锆石。纤细的手指道:“好看吧?”夜色阑珊中,水晶小熊闪着光芒,两只眼中满是天真的生气。
大凡青年男作者,笔下人物两种:战胜了一切的男人和命运叵测的女人。女性年轻作者,笔下主人公却丰富得很,且多生气。看过曹禺的《日出》,向读者推荐海棠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著名演员 吴秀波
小海棠的小说温婉而不失古意,也保持了网络言情小说的清新秀丽,她用简洁的语言叙述了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让小说回归故事,让言情回归内心,是小海棠最大的看点。
——著名作家 海岩
我以为,陈白露小姐是我的朋友。
看完小说,眼前不时浮现出她的影子,看见她做家教、站车展、吸着cohiba雪茄,用那把莲花纹浮雕的天青色茶壶泡茶,浇在食堂的劣质籼米饭上,以及在只能吃茶泡饭的两个月后,拿翻译片子挣来的四千元买了国家大剧院新版《红楼梦》两张一等座的票请小海棠看戏。还有她和陈言闹翻后,带着腹中的孩子前往穷山恶水的老挝,却称“这里大山大水,风景开阔,比云南更让我喜欢,我爱这里,不愿离开”——也许是一语成谶。
仿佛她就在我身边。
她有着我诸多朋友的影子,或许是现实中从未曾出现的朋友的影子。
这是一部好小说。
我丝毫不怀疑,这部起源于网络的小说会成为畅销书,成为大街小巷众人热议的电影。当它还在网上流传的时候已经牵动网友的心,它当然有这样的潜质。
正如我一向认为的,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学,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纯文学,那么对于“80后”、“90后”甚至“00后”来说,他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又是什么呢?我认为是汪洋恣肆的、充满幻想的类型小说。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陈白露是戏文系毕业的,她原本可以是一名编剧,在这方面她有天赋,当同龄人还在做枪手的时候她已经能接到独立的本子了。
但那次她遇到了王制片。太阳底下无新事,她遇到了潜规则,保住清白的代价是丢掉工作。
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包括陈言在劝她的时候,陈白露说我是学电影的,这是我的事业啊。
陈白露小说中的经历,恍惚和中国影视的现实重叠起来,不是所谓的潜规则,而是编剧在影视行业的弱势地位。我个人也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并且正在为此做出一点努力。
我也丝毫不怀疑,基于中国的网络文学,今后会涌现出世界级的电影大作。网络小说题材特别多样化,有玄幻、穿越、历史、军事、家庭伦理,而且发展已经相当成熟。很多网络作家的想象力特别发达,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世界观,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他们的作品完全可以和《纳尼亚传奇》《哈利•波特》相媲美。
当然,也有像《致青春》《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这样你身边的故事,《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仿佛是一场梦,但又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你忘记了它是一部小说,让你随着它情节的螺旋、人物的沉浮而或喜或痛。
也许,它不仅仅是小说,这也许是在它的故事性、结构上的弱点所在。或许一开始,作者就没有把它当做一部小说来写,只是在讲述一个小故事,复盘一段回忆。尽管在这个故事里、在这段记忆里,作者小海棠也身陷其中。
最后的结局,出乎人的意料,正如同陈言所说“除非亲眼见到她我才信”。
最后的结局,我不忍心告诉你,还是你自己走进这个世界吧。
莫言说过,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没用处。
这本书同样也没有太多实质的用途,也许它只是让你路过陈白露年轻的岁月,让你感慨人生的无常,或者偶尔能让你回想起自己曾经的梦想。
这已经足够。
为此,我诚意向你推荐这部作品,希望你耐心读完它。
——盛大文学首席执行官 侯小强

作者简介
海棠,1988年生,编剧系研究生。

目录
1.序言
2.人物
3.故事
2009年秋——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他穿着一件棒球衫,一头卷发在微风里微微飘动,怀里的牛皮纸袋露出酒瓶的上半截,他朝我一笑,厚嘴唇里一排雪白的牙齿。鲜衣怒马,翩翩少年
2009年冬——真正的自由,不活在别人的价值观里,也不为什么主义活着。真正的自由会让你快乐和勇敢,只要你跟随自己的良心
2010年春——我知道并不存在所谓的“抢走”,他爱她,她爱他,就是这么简单;至于我,我从来没有入镜过,连被抢镜的资格都没有
2010年夏——并不是陈白露那样的人才有资格伤春悲秋,无人知道我也是有伤心事的
2010年秋——顾言说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以后你的事业就是跟我在一起,我会特别特别努力,靠自己也行,靠家里也行,反正会做得很牛逼,给你买包买衣服,带你周游世界,你自己工作能赚来的享受,我都给你
2010年冬——“走吧。”我开门,顾言在门外等着她。然后我退到她身后,看着她在我面前高昂着头,像个王后一样走了出去
2011年春——你是过客,花是主人
2011年夏——所以猴子是傻瓜,好好的齐天大圣不做,要去给人做奴才,你念珠就算是钻石做的,还不是用来念经,有什么意思?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2011年秋——拇指姑娘虽然身躯小小,可是她有一颗善良的心;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她向往光明和自由
2011年冬——疗伤的良药有很多种,可我冷眼看着,最有效的一种就是钱
2012年春——我以为会白头偕老的,反目成仇。我以为会是一生一世好朋友的,一去不回头。我以为才华不俗的,把读过的书都忘掉,成了一个住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2012年夏——我感到毛骨悚然,仿佛这场被命运驱赶着前进的旅程又被她翻手控制,然后引领进一个谁都没有预料到的路途;仿佛她的轨迹已经偏离了她的初衷,她的野心和欲望把她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2012年秋——她的嗓子被泪水堵住,我听不清楚,但她说了一遍又一遍,后来我听清楚了,然后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她说:“我爱他,我爱他。”
2012年冬——愿那些曾经美好的肉身,少受些极寒流离;愿那些曾经高尚的灵魂,依旧保持坚挺的姿态,像你曾经许诺的那样,别低头

序言
加拿大,日,一男性友人猎杀了一头熊,把熊头砍下来连同周身的熊皮铺在沙发前,颇为炫耀道:“好看哈!”硕大的熊头獠牙还在,却失了命里的凶狠。
北京,夜,一女性朋友的车上,反光镜上挂着一只由颗粒透明水晶粘做的熊,两只眼睛是黑色的锆石。纤细的手指道:“好看吧?”夜色阑珊中,水晶小熊闪着光芒,两只眼中满是天真的生气。
大凡青年男作者,笔下人物两种:战胜了一切的男人和命运叵测的女人。女性年轻作者,笔下主人公却丰富得很,且多生气。看过曹禺的《日出》,向读者推荐海棠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著名演员吴秀波
小海棠的小说温婉而不失古意,也保持了网络言情小说的清新秀丽,她用简洁的语言叙述了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让小说回归故事,让言情回归内心,是小海棠最大的看点。
——著名作家海岩
我以为,陈白露小姐是我的朋友。
看完小说,眼前不时浮现出她的影子,看见她做家教、站车展、吸着cohiba雪茄,用那把莲花纹浮雕的天青色茶壶泡茶,浇在食堂的劣质籼米饭上,以及在只能吃茶泡饭的两个月后,拿翻译片子挣来的四千元买了国家大剧院新版《红楼梦》两张一等座的票请小海棠看戏。还有她和陈言闹翻后,带着腹中的孩子前往穷山恶水的老挝,却称“这里大山大水,风景开阔,比云南更让我喜欢,我爱这里,不愿离开”——也许是一语成谶。
仿佛她就在我身边。
她有着我诸多朋友的影子,或许是现实中从未曾出现的朋友的影子。
这是一部好小说。
我丝毫不怀疑,这部起源于网络的小说会成为畅销书,成为大街小巷众人热议的电影。当它还在网上流传的时候已经牵动网友的心,它当然有这样的潜质。
正如我一向认为的,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学,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纯文学,那么对于“80后”、“90后”甚至“00后”来说,他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又是什么呢?我认为是汪洋恣肆的、充满幻想的类型小说。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陈白露是戏文系毕业的,她原本可以是一名编剧,在这方面她有天赋,当同龄人还在做枪手的时候她已经能接到独立的本子了。
但那次她遇到了王制片。太阳底下无新事,她遇到了潜规则,保住清白的代价是丢掉工作。
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包括陈言在劝她的时候,陈白露说我是学电影的,这是我的事业啊。
陈白露小说中的经历,恍惚和中国影视的现实重叠起来,不是所谓的潜规则,而是编剧在影视行业的弱势地位。我个人也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并且正在为此做出一点努力。
我也丝毫不怀疑,基于中国的网络文学,今后会涌现出世界级的电影大作。网络小说题材特别多样化,有玄幻、穿越、历史、军事、家庭伦理,而且发展已经相当成熟。很多网络作家的想象力特别发达,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世界观,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他们的作品完全可以和《纳尼亚传奇》《哈利?波特》相媲美。
当然,也有像《致青春》《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这样你身边的故事,《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仿佛是一场梦,但又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你忘记了它是一部小说,让你随着它情节的螺旋、人物的沉浮而或喜或痛。
也许,它不仅仅是小说,这也许是在它的故事性、结构上的弱点所在。或许一开始,作者就没有把它当做一部小说来写,只是在讲述一个小故事,复盘一段回忆。尽管在这个故事里、在这段记忆里,作者小海棠也身陷其中。
最后的结局,出乎人的意料,正如同陈言所说“除非亲眼见到她我才信”。
最后的结局,我不忍心告诉你,还是你自己走进这个世界吧。
莫言说过,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没用处。
这本书同样也没有太多实质的用途,也许它只是让你路过陈白露年轻的岁月,让你感慨人生的无常,或者偶尔能让你回想起自己曾经的梦想。
这已经足够。
为此,我诚意向你推荐这部作品,希望你耐心读完它。
——盛大文学首席执行官 侯小强

文摘
我穿过富丽堂皇的走廊,月光从打开的天窗上照下来,层层帷帐被洗练得发白,木屐敲击着坚硬的大理石地面,在空荡荡的船舱里发出骇人的回声。我从船尾一路跑到船头,推开杨宽让给我住的那间大房的门——现在换给了陈言和陈白露——“白露!”我喊,但是房间里空无一人。
落地灯开着,床帐整洁,前门折叠成阳台探出栏杆,探到漆黑的海面上。
冷汗轰地出满我全身。我膝盖一软。
回过神来之后,我是坐在地上的,手里紧紧抓着落地灯的灯柱。
甲板上音乐正在继续。“白露!”我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紧接着我听到隔壁我的房间里传来“咚”的声响。
我没有多想,站起身,扶着墙壁走出大得恐怖的房间,推开我自己的房门。
陈白露穿着我的睡袍,盘腿坐在茶盘前,茶盘上的电水壶发出滋滋的声响;茶筒滚在地上,深绿色的茶叶撒了一地。
“不小心弄翻了你的茶。”她抬起头,用抱歉的语气说。
我扑过去,把她瘦削的肩膀抱在怀里。
“露露,咱们走吧。”我泣不成声,“咱们回北京,不和他们玩了。”
她用冰凉的手指替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北京正在下雪呢。”
“那咱们去广州,广州不会下雪。”我抽泣着说,然后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为什么不能回广州呢?广州才是我的根啊!
“露露,你跟我去广州,我爸妈都在那儿。到了广州咱们就什么都有,你小时候有过的,我爸妈都能给你。咱俩工作也行,不工作也行,或者咱俩一起在广州读个研究生也行,怎样都会过得比在北京好。”
她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笑了:“你这是怎么了?”
“你看不出来吗?”我大喊,“我不相信,连我都看懂了!外面——”我指着甲板的方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她愣了一下,脸上的微笑被悲戚取代了。
“但是他是我的爱人,我相信他,我给他时间。”
我泪水涟涟:“你看错人了,我也看错人了。他是个酒色之徒,他配不上你。”
“他不是。”她温柔而固执地否定我,“从他在梦中皱着眉头叫爸爸妈妈,我就知道他有多想要一个安稳的家;从他拉着我的手说如果他有三长两短、他的遗产里有我一部分,我就知道他不是负心薄情的人。他只是一时被迷惑了,他不会忘记我为他做过的事,他会回到我身边。”
我看着她坚定的眼睛,听着走廊里传来有力的脚步声,那是陈言的声音,他在陈白露的照顾下身体健旺,不再是一年前那个一脸病容的弱公子了。
我和陈白露沉默着,听着陈言推开他房间的门,停顿半晌,然后我的门也被突然推开了。
我和陈白露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站在他面前。
他低头看了看撒落满地的茶叶,抬头说:“外面有茶不喝,要跑到房间里来喝?”
“外面哪里有我这样的好茶呀。”我笑着说。
“出来喝酒。”他命令道。“这是度假,你拉着脸给谁看?”
陈白露笑着摇头:“讲话要拿出证据来。我昨天跳舞跳到半夜,是谁拉着脸远远地盯着我看?”
陈言脸上一白。“那现在就出来跳舞。”
“我反胃得很。”
“晕船而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气?”
陈白露笑笑:“你当初胃疼得要人照顾,我可没说过你娇气。”
陈言愣了一下,突然暴怒:“你有完没完?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生病了你照顾我不是天经地义?这有什么可值得邀功的?你要用这件事要挟我一辈子吗?因为你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我就该宠着你惯着你把你捧在手心里?”
她半张着嘴看着他,眼神慢慢由悲戚变得失望:“陈言,我告诉你,这世界上没有谁对谁好是天经地义,连父母不管孩子都是常有的事,这件事你我都经历过。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对你有一分好,是要用十分来回报的,我不求十分,只求你公正地对我。”
“你不要把我形容得像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我没有说你忘恩负义——”
“我没辜负过你!你要的我从来都给你;这整整一年我没有泡妞没有出轨,你去甲板上打听打听,或者回北京、去伦敦打听打听:我交往过多少女朋友,哪一个和我交往的时间超过了三个月,她们哪一个比你差,我又对谁像对你这么好过!”
“难道这不是应该的吗?”她抬起头,满脸泪痕,“如果说我不应该用照顾你邀功,你为什么要用没有出轨来证明你的正直?难道忠诚不是天经地义吗?况且我向你要过什么?这一年我赚了多少钱,你又赚了多少?”
“你闭嘴!”陈言抬起一只胳膊,用食指指着她。他害怕她的头脑和口才。
然后他冷冷地说:“你清楚你的钱是不是干净的。”
“天哪!”她哭喊,“你不能这样指责我,我没有强迫谁做她们不想做的事,我没有触犯法律,我是干净的!陈言,用你聪明的脑子,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不是只有程雪栗那样的姑娘才是纯洁的!”
这个名字使陈言脸上一红,继而他暴怒:“你别拉扯无辜的人!”
“我也是无辜的呀!我赚来的钱有一部分也用在你身上,你那些空运的海鲜、你的Dunhill,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你闭嘴!”
但她继续说了下去:“我知道你所谓的离家出走,只算是体验生活,你早晚是要回去的,你现在不是渐渐回到你父母身边了吗?黑卡已经拿回来了,回北京以后,车子也回来了吧?然后一切都会回到从前——可是,你父母的钱是干净的吗?依靠他们干净的收入,你能有这一切吗?如果一定要比较,我的钱比他们的干净得多!”
陈言脸色大变。我看到他气得浑身发抖,手攥成拳头,关节发出恐怖的咯咯声。他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尊青瓷塑像,我有一瞬间以为他要拿起塑像扔过来。我下意识地护在陈白露身前。
但是他没有动。他喘着粗气,渐渐平息了情绪,然后脸上露出冷笑:“你早知道我要回去?”
她也平静地说:“我早知道。”
“你真高明。”他笑了,“那些见我搬到出租屋、没卡没车,就挂掉我电话的都是傻妞,只有你带着换洗衣服来照顾我。你果然比他们聪明得多。”
天哪。陈白露脸色煞白,嘴唇不住地抖着,眼睛充了血。然后泪水从她圆睁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陈言,陈言。”她断断续续地叫着他的名字,“举头三尺??举头三尺??”她说不下去了,泪水铺了满脸,在她的下巴上汇成水柱,滴到地板上。
“你说这样的话,不怕报应吗?”最后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说。
他沉默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是非曲直由你的良心判断。”他说。
她也点点头:“是非曲直由你的良心判断。”

内容简介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内容简介:2012年夏天,陈白露在朝阳公园里抱着曾经养过的小狗大哭:“宝贝,你过得好吗?你现在有大房子了,我也有了。”她的朋友海棠在一旁痛哭失声。当天,她在自己的豆瓣日记上写下一篇千余字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整整一年后,海棠坐在中信出版社的会议室里对编辑说:其实这个账号是她的小号,本来没有什么关注量,是她写私密日志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篇小传以失控的速度在网络上传播开来,等她把六篇小传连载完毕,用百度和google搜索“陈白露”三个字的时候,系统默认的结果是“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和“陈白露海棠”,而不是“《日出》”。
海棠不承认这是一部“爱情小说”,爱情在《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里退化成一个微不足道的背景。
她写落马贪官的漂亮女儿陈白露在社交圈艰难地逆行;
她写养尊处优、多愁善感的富公子在责任和自由之间痛苦地选择;
她写一手遮天的权贵后代也有落魄的往事;
她写钟鸣鼎食的千金小姐死后却只能葬在荒芜的草原;
她写北京的社交圈和电影圈、海南的冬日游艇、广州的温馨菜园、老挝的大山大水、冰岛的温泉、法国南部的小酒庄??
她笔下有一个汪洋恣肆的广阔画卷。
她写一个24岁女孩眼中的这个时代。
陈白露和海棠是一对完美的搭档,她们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开阔的思想和敏锐的商业嗅觉,她们是能代表这个时代的女孩。
吴秀波、海岩、侯小强为这部小说作序,向你推荐《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陈白露语录:
好女孩得到一个“好”字,坏女孩得到所有。
那些醉生梦死的光阴、徒劳无功的勇气、渐行渐远的爱人、百发百中的失望,最后都汇成对自己的质疑,又岂止一句看不起。
我只爱一个人,我等他回来。
荣华富贵如果容易堪破,世界上的佛早就比人还多了。
如果我有女儿,我就养活她一辈子。谁要笑话她是蛀虫,就让他们笑话好了。反正我替她把一辈子的钱都赚到,然后一直供养她,她想要的我都有能力给她。我要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给她,她永远不必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
就在这窗外,就在这一秒钟,有人窃钩,有人窃国,有人贪污,有人发动战争,哪一件不比这一件罪孽深重?
我有底线,而且我的底线还很高呢:一不卖国,二不出卖朋友。你回头看着满屋的体面人,能做到这两点的,未必找得出几个。
你没有挨过饿,你知道什么叫心狠;我挨过饿,我不知道什么叫心狠。我死后不求上天堂,如果天堂这么小心眼,我还不稀得去呢。
让我低眉顺眼地做人,还不如让我死。
是非曲直由你的良心判断。
你是过客,花是主人。
我不害人,谁会害我?我一个活人,会怕山精树怪。
说到底,什么成佛,还不是因为打不过。
疗伤的良药有许多种,可我冷眼看着,最有效的就是钱。
我呢,什么都学得会,就是没学会“省着点儿花”。要想别挨到山穷水尽的那天,恐怕只有活得短一点儿了。
教堂就是骗局,教父就是骗子,他们说好人上天国,魔鬼下地狱,可是谁来判定谁是好人、谁是魔鬼呢?上帝吗?上帝的标准就是正确的吗?女人通奸就是罪孽吗?如果并没有伤害到第三个人呢?仅仅因为触犯了上帝的权威,就要生前被口诛笔伐、死后下地狱吗?我见过壁画不过是村子里的匠人涂的,我忘不了老挝的佛堂也没有保住我的孩子,我听过各种神灵用死后的恐怖震慑活人,但我不是会被地狱吓住的人,我什么也不怕,什么也不在乎。
我这样聪明勇敢,哪里有所谓的世道能毁掉我?只有我自己能伤到我的心,只有我自己能毁掉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