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城市系列:纽约+巴黎+伦敦+柏林+巴塞罗那.pdf

风格城市系列:纽约+巴黎+伦敦+柏林+巴塞罗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如果你还想着去旅游,那么《风格城市》便不再适合你,这是专为旅行者而准备的创意行指南。说是旅行,其实更像是一次探寻之旅,《风格城市》中展现的不再是旅行网站上千篇一律的景点合照,而是那些如果没有当地人指引或者并非资深旅行者就无法找到的精致小巷,更甚或,是连当地人都不曾涉足的幽静院落和古老店铺,最适合旅人在他乡的城市中漫步而行寻找真正的城市风情。循着书中给出的店铺和街巷线索,读者体验的将是一次真正的格调之行。即使对于那些不得不穿着拖鞋的“室内冒险家”来说,《风格城市》提供的当地信息及也可以成为你了解异国文化的小小天窗。

媒体推荐
“风格城市:眼光敏锐的旅行者们必备的读物。并非只是一部平庸的旅游指南,它更多的是一份总结了最棒的旅行目的地的‘黑名单’。”
——《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城市牧游者们又拿到了新的时尚圣经。”
——《图像》(Image)杂志

“旅行指南中的‘古驰(Gucci)’。”
——《态度》(Attitude)杂志

“生动、多彩、新鲜的指南。”
——《观察家报》(The Observer)

“注重风格的旅行者的精选目的地。”
——《墙纸*》杂志(Wallpaper*)

作者简介
作者:(美)菲利斯·理查森,艺术设计类畅销书作家,其所著《建筑极致》、《小建筑、大创意》、《微型房屋》等书全球畅销15万册,风格城市系列中的《巴塞罗那》与《伦敦》两书出自其手,风靡欧美等地,成为英国最流行的创意旅行指南,多次再版。

目录
《风格城市:巴塞罗那》
如何使用这本指南 7
巴塞罗那简介 8

街头巷尾(Street Wise)
大教堂(Catedral) 12
哥特区(Barri Gòtic) 24
海岸区、巴塞罗内塔和新镇(La Ribera•Barceloneta•Poble Nou) 36
拉巴尔和蒙杰伊克(El Raval•Montjuïc) 52
扩建区(Eixample) 72
格拉西亚和高地区(Gràcia•Zona Alta) 86

时尚行者(Style Traveller)
乐住 104
美食 124
畅饮 142
购物 158
度假 176

联系方式 186

《风格城市:巴黎》
如何使用本指南 7
巴黎:介绍 8

街头巷尾

拉丁区•圣杰曼德佩•蒙帕纳斯 12
巴克街•夏佑宫•香榭丽舍大街 28
右岸•皇宫•蒙特吉尔街 44
林荫大道•皮加勒区•蒙马特区 60
博堡•玛黑区•圣马丁运河 76
贝西•巴士底•梅尼蒙当•贝尔维尔 96

时尚行者
乐住 112
美食 132
畅饮 148
购物 160
度假 176
联系方式 186

《风格城市:柏林》
如何使用本指南? 7
柏林简介 8
街头巷尾

米特区(Mitte)/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12
普伦茨劳贝格区(Prenzlauer Berg)42
克罗伊茨贝格区(Kreuzberg)/弗里德里希斯海因区(Friedrichshain)56
舍嫩贝格区(Schöneberg)/蒂尔加滕区(Tiergarten)74
夏洛滕堡区(Charlottenburg)/威尔默斯多夫区(Wilmersdorf)86

时尚行者
乐住 106
美食 126
畅饮 142
购物 158
度假 174
联络方式 186

《风格城市:纽约》
如何使用这本指南 7
纽约简介 8

街头巷尾(Street Wise)
翠贝卡(Tribeca)•中国城(Chinatown) •小意大利(Little Italy) •诺丽塔(Nolita) •索和(SoHo) •诺和(NoHo) 13
切尔西(Chelsea) •肉类加工区(Meatpacking District) •西村(West Village) 30
格拉莫西公园(Gramercy Park) •东村(East Village) •下东区(Lower East Side)•曼哈顿下城(Lower Manhattan) 48
中心商业区(Midtown) 62
上东区(Upper East Side) •上西区(Upper West Side) •哈林区(Harlem) 76
威廉斯堡(Williamsburg)•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 •当泊区(Dumbo) 90
公园坡(Park Slope) •史密斯街(Smith Street) •格林堡(Fort Greene) 102

时尚行者(Style Traveller)
乐住 112
美食 134
畅饮 148
购物 160
度假 176
联系方式 186

《风格城市:伦敦》
如何使用本指南 7
伦敦:介绍 8

街头巷尾
诺丁山(Notting Hill)•霍兰公园(Holland Park)•肯辛顿(Kensington) 12
骑士桥(Knightsbridge)•切尔西(Chelsea) 26
梅费尔(Mayfair)•苏活区(Soho)•科芬园(Covent Garden) 40
梅利本区(Marylebone)• 费兹罗维亚区(Fitzrovia)• 布鲁斯伯里区(Bloomsbury)• 霍尔本(Holborn) 56
克勒肯维尔(Clerkenwell)• 伊斯灵顿(Islington)• 国王十字站(King’s Cross) 68
伦敦市(City)• 布里克巷(Brick Lane)• 沟岸(Shoreditch) 82
南岸(South Bank)• 萨瑟克(Southwark)• 柏蒙西(Bermondsey) 96

时尚行者
乐住 110
美食 130
畅饮 146
购物 160
度假 176

联系方式 186

序言
如何使用本指南?

本书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街区导航篇和时尚旅客篇。
街区导航篇,主要编排了巴塞罗那附近一天之内(包括晚上)可以步行到达的有特色的地方,包括各类休闲地点——咖啡馆、商店、餐厅、博物馆、演出场馆和酒吧——这些地方大多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其中一些还鲜为人知。
时尚旅客篇里列举的地方代表了巴塞罗那最好、最具个性的地点——“值得去看一下”的地方和有特色的旅馆(“住宿” 一节)、饭店(“进餐”一节)、咖啡馆和酒吧(“畅饮”一节)、精品店(“购物”一节)和度假地(“度假”一节)。
每个地点都用带圈的数字标注在相关区域的地图上,以便提供一个大概的方位及周围主要景点和地标建筑的信息,而不是精确的位置。每个区域的地点按照地图编号的顺序编排。时尚旅客篇中每个条目都有两个编号:前一个表示它所在区域地图的页码,后一个则表示在地图中的具体位置。
举个例子,游客可以在时尚游客篇挑选一家旅馆作为旅行的开始。等到达旅馆后,街区导航将引导他去一家最好的咖啡馆,消除疲劳后再去逛逛附近的民俗博物馆。吃完午餐,他可以在购物篇的目录里找一家特别的珠宝店。为体验一次难忘的晚餐,他可以查询附近区域并对照着时尚旅客篇找到最近的饭店。
每个条目下都附上了街道地址,完整的信息——包括电子邮箱和网站地址在联系方式中按首字母顺序列出。度假景点的具体交通和联系方式也在联系方式的最后给出。

文摘
巴塞罗那

现代的巴塞罗那以继承了一份独一无二的遗产而自豪,这份遗产包括文化成就、政治和军事的独立及精致的艺术。巴塞罗那只是一个区域(加泰罗尼亚(Catalan))首府,并不像巴黎和伦敦那样是国家首都或国际都会,然而正是它较小的尺寸促使它众多的特性结晶成了一颗耀眼城市宝石:紧凑、平易近人、临海,加上历史悠久的街区和大幅翻新的新城区,显得友好而好客,并没有因为过度商业化而让人觉得缺乏人情味。城市最近的知名度提升来自于几项知名工程的完工和1992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奥林匹克体育场和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设计的充满诗意的电信塔没有破坏蒙杰伊克(Montjuïc)的山坡景观,而是宣告了城市改造的开始。清理海滩、建设奥运村和港口(由波希加斯(Bohigas)、马尔托雷(Martorell)和麦凯(Mackay)设计)、修复贝尔港(Port Vell)及新的水族馆、IMAX电影院和人行通道、桥梁、大批的饭店餐厅的建设使海岸线焕然一新,给市民提供了一个极佳的休憩场所。现在,城市改造的步伐仍在继续,并带来了艺术和文艺之花的再一次绽放。
除了滨海地区的发展,游客也被苏塔特威拉(Ciutat Vella)——所谓的“老城区”所吸引,该区包括大教堂(Catedral)附近区域以及哥特区(Barri Gòtic)、海岸区(La Ribera)、巴塞罗内塔(Barceloneta)和拉巴尔区(El Raval)的部分,其中每个地方都有着其独特的味道。来到哥特区,映入眼帘的是狭窄的过道、精心镶饰的木门和厚重而低矮的拱桥,加上宏伟的石头宫殿,让你仿佛回到了中世纪。海岸区也一样,到处散发着哥特式的魅力,同时还拥有这座城市第一条设计的街道——蒙卡达街(Carrer de Montcada)。海岸区,曾经只是港口附近的一个破败的街区,现在却是玻恩(El Born)狂野夜生活的中心。名为拉巴尔的地区,几个世纪以来都默默无闻,最初由于修道院的建造和随后过剩的人口才慢慢为人所知。这里曾是城市外来者世世代代的避难所,现在却正慢慢变成一个前卫的艺术街区。
许多人通过奥运会认识了巴塞罗那,但实际上城市大规模改造计划的实施远早于奥运会的申办。19世纪,老城区以北及周围地区就被改造成一个精心规划的住宅和商业区——扩建区(Eixample)(或者叫“新增区”),该项目主要由市民工程师伊尔德方斯•塞尔达(Ildefons Cerdà)负责。这一规划不仅促进了人口的流动和商业的发展,还了带来了一种更豪迈的民间说法“格拉西亚大街(Passeig de Gràcia)——具有皇家风范的大道”,同时也促进了现代主义运动作品的发展,这是加泰罗尼亚独有的一种新艺术流派(Art Nouveau)。在这里,年轻的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í)完成了他的一些最重要的作品,包括矗立在对角线大街(Diagonal)的北边,一直未完工的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ilia)。高迪只是这一非凡的艺术风格的代表之一,随着扩建区的发展,路易斯•多梅内奇•伊•蒙塔内尔(Lluís Domènech I Montaner)和何塞普•普伊赫•伊•卡达法尔克(Josep Puig I Cadafalch)也留下了一些举世闻名的作品。这些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遭受了变幻无常的时尚的侵扰,有些已经遗失在时代变迁中,但长久以来,巴塞罗那人一直都异常推崇这些本地建筑师的天分,现在甚至还兴起了一场运动,把他们最著名的建筑师高迪当作圣徒一样崇拜。在高迪的年代之后,凭借新一代建筑师(例如何塞普•路易赛特(Josep Lluís Sert)、奥斯卡•图斯奎特(Oscar Tusquets)和理查德•波菲(Ricardo Bofill))的努力,这种前卫的建筑传统仍是国际瞩目的焦点。
扩建区的西北面,格拉西亚(Gràcia)、博纳诺瓦(Bonanova)和奥尔塔(Horta)及高地区(Zona Alta)一带以前都曾是村庄。这里地处城市外围,可以感受到一股轻松的氛围,充满巴塞罗那极富创造力的城市气息。然而,这种气息却是部分成长于苦难之中。这座城市跟其他许多欧洲城市一样,也曾被打上战争的烙印,其中主要是1936到1939年的西班牙内战。当地民众斗争顽强,战争的余波之一便是加泰罗尼亚语被官方取消,直到1975年佛朗哥(Franco)死后才艰难的恢复。巴塞罗那现在是一座实行双语制的城市,人们在使用加泰罗尼亚语的同时也说卡斯提尔语(Castillian),城市里的标志使用加泰罗尼亚语或两种语言写成。
从老城区的小街道到宽敞的扩建区,再到更往外的区域,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巴塞罗那人在极力追求城市建设的美学成就,这是一种近几十年来经猛烈锤炼的魄力。以至于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这个通常将年度皇家金奖章授予一位建筑师的权威组织,却把1999年的荣誉授给所有巴塞罗那人。与此同时,同时代的家具设计师(豪梅•特雷塞拉(Jaume Tresserra))、物品设计师(泽维尔•马里斯卡尔(Javier Mariscal))和时尚设计师(安东尼奥•米罗(Antonio Miró))已经取得了国际声望,但这在巴塞罗那只是冰山一角:从小型美术馆和集展示、销售于一体的画室到引领全球潮流的街头品牌和晚装设计师,新锐人才在城市各处涌现。设计新潮古怪的酒吧纷纷出现,只为迎合具有设计意识的年轻人;加泰罗尼亚的厨师也在挑战过去的烹饪大师,力求加泰罗尼亚烹饪在美食世界的地图上牢牢地占据自己的位置。巴塞罗那,一个小小的创意中心,输出了现代大师毕加索(Picasso)、米罗(Miró)和塔皮埃斯(Tàpies)这样的艺术巨匠,几个世纪以来经受住了外部侵扰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独立,城市各地——从哥特区的深邃到提比达波山(Tibidabo)的高耸——都散发着一股乐观、现代和创新的气息。


巴黎

在全世界人们的心中与想象之中,巴黎,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几乎不需要做什么介绍。即便是我们中那些尚未将脚步踏进这座“明亮之城”的人,也记得它是战后艺术与文学事业上的一盏指路明灯,在这个地方,创造力与哲学像浓重的吉坦尼斯(Gitanes)香烟烟雾一样,从左岸咖啡馆中散发出来。“就像是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人们用这句话来形容任何一座能够吸引全世界不羁旅人的城市,它有着高度的文明,以及与这种文化相匹配的廉价而高强度的方式生活。然而,没有一座其他的城市,能够完全夺取巴黎独一无二的“浪漫”。这种必然而然的称谓或许已经成为了陈词滥调,但是,对于懂行的游客来说,巴黎依然货真价实。
像任何的古老城市一样,现代的巴黎存在于多种认知层次上:物理,历史,情感。巴黎能保留住其光环的一个原因,当然是它的幸存——尽管经受了多次大战,但它几乎完整无缺。由于被那些更希望拥有它而不是毁灭它的侵略者们所觊觎,它成为了一座在大人格和庄严表达方面十分鲜明的城市:从在13世纪特许开办第一所大学的菲利普-奥古斯特国王(King Philippe-Auguste),到以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重建卢浮宫,并推动人文主义奢侈的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再到甚至更加财大气粗,离开卢浮宫,建立凡尔赛宫的“太阳王”(Sun King),还有添上了属于自己的帝国纪念碑——凯旋门(the Arc du Triomphe)、小凯旋门(the Arc du Carrousel)和维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柱的拿破仑。而留下了也许是最为鲜明的城市遗产的人,是拿破仑的侄子拿破仑三世,他凭借的是自己的城市工程师乔治•奥斯曼(Georges Haussmann,后来的奥斯曼男爵)的努力。奥斯曼在巴黎实行“现代化”,拆除了面积庞大的中世纪建筑(历史学家们直到今天仍在谴责这一点),从而为那些如今让巴黎拥有了许多豪华特色的林荫大道让路,同时,还建立了学校、教堂和犹太会堂。
可以理解的是,现代的民主与联盟统治者要比他们的专制前辈们受到更多的限制,但这座城市已经为伟大的建筑想象力所触动,甚至是在20世纪的中后期:乔治•蓬皮杜(Georges Pompidou)对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和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在1977年设计的具有突破意义的“高技术”艺术中心(第80页)的赞助,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s)对奥赛火车站大胆改建为一处艺术庆典的支持。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密特朗(Mitterand)颇受争议的大计划[grands projets,包括巴士底歌剧院(Bastille Opera House),大卢浮宫(Grand Louvre)项目,新的图书馆,新凯旋门大楼(Grande Arche de la Défense)]以及大型景观公园——安德烈•雪铁龙(André Citroën,第39页)和贝尔西(Bercy,第100页)的建造,证实了这样一项决心:保证巴黎能继续拥有大胆的现代感和城市创造力。尽管如此多的过去已经被保留在了这里,但这里也是一个处在时尚、设计和艺术最前沿的国际大都会。巴黎是艺术家、音乐家和作家们聚集在一起寻找灵感,希望获得其他创造性思想的地方。这种对美和格调的爱恋是不是特别地有法国之感?这种浪漫的感觉是否是由过去的斗争,强烈的语言和文化传统孕育而来的呢?巴黎不但因其无与伦比的时尚之感而闻名,巴黎市民的心直口快几乎为它带来了同样高的知名度,巴黎的街道上一直是由革命、抗议、外国占领、自由和肆无忌惮的庆祝所组成的场景,同时,它们也仍然作为公众的集结之地。
在今天的巴黎,游客们将会发现的,是一座充满了创造力能量的城市,这并非是像伦敦那样以前卫、街头风的方式,而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出对创造力的一种更加手艺性——且有时会十分惹眼的态度。人们谈论最多的酒店以帝国的精神或一种特别法国的极简主义烙印华丽地装饰着;最好的餐厅将最有创造力的设计师们的才华与那些经过传统的法式方法培训、但乐于尝试做国际菜肴的年轻主厨们联合在了一起。在圣-奥诺雷市郊(Faubourg St-Honoré)和香榭丽舍大街(Champs-Élysées)的周围依然林立着古老的高级时装店,当然也包括一些新的品牌,而在玛黑区(Marais)周围众多的孤立区域之中,那些拥有秘密工作室的巴士底(Bastille)和蒙马特(Montmartre)年轻设计师们正在创造你在其他任何地方都见不到的布料、物件和家具。深夜,曾进行过彻底改造的俱乐部场地依然十分活跃,它们让蒙马特古老的夜总会歌舞表演以及巴士底和共和国广场(République)一度被废弃的场地拥有了新的活力。富有创造力的有为青年们还涌入外围的“村庄”,比如圣马丁运河和贝尔维尔区,让那里恢复了往日的生气。这里的咖啡文化活跃而又健康,首都各地遍布供人们谈笑风生的露天茶座。
巴黎,正如作家埃德蒙•怀特(Edmund White)所言,是真正的漫游者之都,在这里,一位漫无目的的徘徊者可以在每一个角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能够一睹中世纪的广场、精美的精品店、迷人的咖啡馆,或者一处盛大的建筑姿态,在这样的建筑姿态之中,巴黎的历史地位与想象力一览无余。"


柏林
在欧洲的伟大都市之中,柏林特立独行,脱颖而出。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令人兴奋、欢欣鼓舞、然而通常又混乱无序的中欧历史和文化的具体呈现。柏林是一座极端的城市,它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艺术、文化和世界政治都在这里依托独特的城市构架而融为一体。在知识和文化加速发展的阶段中发展的不稳定和不均衡,对于柏林这座大都市的社会-政治形态的塑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对于理解德意志-斯拉夫的分水岭提供了桥梁。
柏林曾经是一座宁静的中世纪“双城”,包含柏林(Berlin)和科隆(Cölln)两个部分,这座城市在十五世纪成为强大的霍亨索伦家族(Hohenzollern)的根基之地,后来更成为普鲁士王国的首都,普鲁士王国传奇的皇家血统,一直延续到腓特烈大帝(Friedrich the Great)。1806年至1808年,拿破仑的军队占领了柏林,柏林自此成为维希政权(German Reich)的首都;在奥托•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的引领下,德国向工业化和军事化国家迈进;继而经历了严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渡过了“黄金的二十年代”;在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时期经历了经济衰落和崩溃;又亲眼目睹了纳粹(Nazis)的崛起以及彻底被击溃;整个德国于1945年几近彻底毁灭的边缘;1961年,德国又被分裂成两个国家;直至1989年臭名昭著的柏林墙被推倒后,德国才再次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坦率地讲,时至今日,柏林仍然是欧洲最令人激动和兴奋的伟大城市之一,浸润着世人皆知的强劲文化动力,毫无疑问是全球各项事务的积极参与者。
数个世纪以来,柏林不断抵御入侵的新秩序和新政权,反抗颠覆性而且通常是残酷的铁腕统治,从而建立了一种“世界观念”(Weltanschauung),在思想意识和实用主义之间左右不定,摇摆蹒跚。在欧洲国家的任何一个城市中,都找不到如同柏林这般矛盾且活力四射的城市:能够在思想、文化和政治领域感受到如此相互矛盾的张力,充满了如此鲜活激烈的经历,或者说城市生活如此丰富多彩、迥然相异地融合在一起——不仅来自国家的各种事务,更源于不可计数的艺术创造贡献和科学发明。前东德共产党政府的国务大厦(Staatsratsgebäude)夏洛滕堡(Charlottenburg Castle,P103页)、曾经恢宏壮阔、令人难以忘怀的霍亨索伦城堡(Hohenzollern castle)如今遗留下来的空荡荡的空间,以及全新的象征着德国统一的联邦总理府(Kanzleramt),全部让人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过往帝国的辉煌和政治体制的变迁。虽然在历史上,柏林长期以来忍受着无穷无尽的外国势力的侵略和占领,曾经享受过公正仁义的政府的管理,也历经残忍狂暴的铁腕政权的蹂躏,然而这座城市却总是充满一种激动人心的力量,总是能够点燃令人目眩神迷的、数不胜数的伟大文化成就。现在是UNESCO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项目的柏林博物馆岛(Museumsinsel,P17页)、符腾堡国家歌剧院(Staatsoper)、考米歇歌剧院(the Komische Oper)、柏林德意志歌剧院(the Deutsche Oper)、柏林爱乐厅(the Philharmonie,P41页)以及贝托尔特•布莱希特剧院(Bertolt Brecht’s theatre)、柏林剧团(the Berliner Ensemble,P36页),都是深深扎根于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中的历史见证,更是这座城市无与伦比的骄傲。然而,与柏林的历史印迹相比,今天激荡在这座城市中的小规模且不拘一格的艺术活动——涉及设计师、音乐家、建筑家和各种艺术家在内的丰富多彩的艺术活动——迸发出的极具冲击力的艺术创作激情,更加令人感到振奋,尤其在前东柏林的米特区和普伦茨劳贝格区(Mitte and Prenzlauer Berg)更是兴旺繁荣。这里的艺术气息和氛围不仅体现在艺术史中名垂千秋的先驱中,比如可以在布鲁克博物馆(Brücke Museum,P176页)或者是包豪斯档案馆(Bauhausarchiv)中觅得德国表现主义(Expressionism)的踪迹,而且还洋溢在柏林地下新锐先锋艺术的狂野创造力中,后者长久以来使全世界各地的年轻艺术家们趋之若鹜赶赴柏林。在这里,新的艺术趋势和新的艺术时尚可以在排除了主流文化的阻击和防碍的前提下,在这座城市自由的实验室内尽情孵化、孕育。
1989年后,宁静、繁盛的前西柏林城区也投身到这场狂热的城市重塑运动之中,但是与前东柏林城区相比,西柏林城区的风格则相对缓和舒适得多。夏洛滕堡区(Charlottenburg)、威尔默斯多夫区(Wilmersdorf)和格林瓦尔德区(Grunewald)向世人展示中上阶层的柏林人较为庄严宏伟的生活方式,他们从19世纪至20世纪之交就已经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他们的居所带有富丽堂皇的艺术装饰(Art Déco),在这些富人生活的区域中布满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豪华别墅。一条商业街穿过这片富人区,选帝侯大街(Kurfürstendamm)虽然带有旅游观光地的浓郁感觉,整条街道大型优雅的商店星罗棋布,分在布道路两侧,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繁华的旅游商店掩盖了隐匿在周边街道和广场中的秘密却十分值得到访的有趣所在。柏林的文化心脏的活跃氛围还扩散到周边区域,涵盖了许多值得到访的游览地。波茨坦(Potsdam)这座城市曾经是勃兰登堡(Bandenburg)帝国的首都,霍亨索伦王室(Hohenzollern)的所在地,如今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市。今天,波茨坦与柏林一样,充分展示出其融合了独立品味和风格特色的魅力,令人感到无限愉悦,兴奋异常。
1989年颠覆性的政治变革引发了巨大的城市运动——不论是从现实的意义而言,还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都是超过三百五十万人重新融合统一为一体,尽管他们曾经被一道墙割裂开来,但是复杂而动荡的历史又将他们重新团结在一起。新的城市区域,比如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或者是政府区,都不禁让人回忆起柏林永不松懈的责任感,在重新聚合城市、治愈历史上不断遭遇入侵和掠夺的伤痕方面极富韧性。来到柏林参观旅游的客人会目睹全新的城市面貌,极具野心的宏伟建筑林立,与其他伟大城市的伟大建筑相比也毫不逊色。然而,柏林最精华的迷人魅力在于它散发着一种隐密的气息,能够感觉到这座城市正试图保存一种步调更加缓慢、更加富有思想性的生活方式。柏林尽管每天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潮汹涌的游客,但是它仍然是一座颇为隐密的欧洲大都市,政治家和金融家的活动反过来给予渗透这座无法忘怀的伟大城市社会诸多层面的设计、建筑和生活方式的全新态度的新生机会——有些活动与其他活动相比力度和效果更加明显。


纽约:

“不夜城中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朱尔斯•达辛(Jules Dassin)的黑色电影杰作《不夜城》(The Naked City)中的旁白如是说道。那时还是1948年。时至今日,纽约这座超级大都市的人口已经达到了1800万左右。其中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能脱颖而出成为这座城市舞台的主唱,但是正是普通大众的和声赋予了纽约城独特的城市背景和活力。并不是只有在林肯中心 你才能见到真正的纽约交响乐团,整个城市其实就是一个管弦乐队——从出租车的喇叭声、股票经纪人的叫喊声到唐人街的争吵声,从商人交易的交谈声到中央公园里清扫落叶发出的沙沙声。整个下东区就是一个巨大的铜管乐器,奢华的上东区则是一个木管乐器,而中央公园当然就是甜美的弦乐器。
与其他那些漫无边际的大都市不同,纽约是一个孤岛。它不像伦敦或者巴黎一样可以持续扩展。它的边界不是厚厚的围墙,而是汩汩的流水:东边有东河,西有哈德逊河。城市交响乐里所有的演奏者和他们的乐器都杂乱的挤在一起。酒吧被挤到了地下室或者阁楼里。各式的美食也混杂在一起。在这300平方英里范围内的人类居住在上至1250英尺的高空(帝国大厦)下至沥青路面下160英尺的地底深处(第191街1/9火车)。周围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人类的汗水与努力,每个人都努力想从嘈杂混沌的城市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成为公众皆知的人物,正是这种奋斗使得纽约能够不断前行,不断朝着一个更好的城市发展。164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发现这块充满生机的土地,自此以后这里一直都保持着这种欣欣向荣的状态。
没有什么能比建筑更能传达历史的回响。从曼哈顿南端伟大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防御工事克林顿古堡(Castle Clinton)及华丽得令人目眩的实业家亨利•佛里克(Henry Clay Frick)和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的宅邸,到充满布杂学院派风格的比梅尔曼斯酒吧(Bemelmans Bar)(见82页)和花瓷砖装饰内廷的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 Station)(见66页),历史的声音凝聚在这些花岗岩和大理石的建筑中,召唤着拥有细腻观察力的访客。这座城市的变化以及城市本身吸引了许许多多世界一流的建筑师和设计师来到纽约:弗雷德里克•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把一片茂盛的荆棘丛改造成了世界上最美的公园;弗兰克•怀特(Frank Lloyd Wright)设计的颇具现代感的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在奥姆斯特德设计的纽约中央公园东边拔地而起;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还有纽约的国际主义与现代风格的集大成者,由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霍华德•罗伯逊(Howard Robertson)爵士设计的联合国总部(UN Headquarters)(见68页)。
尽管风格已经有所转变,但是整座城市寄托在建筑上的壮志却并没有终结。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由玻璃与钢筋构成的纽约时报大厦(New York Times Building)(见71页),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 和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用立方体堆积起来的古怪建筑新当代艺术博物馆(New Museum)(见55页),运用赤陶重新设计的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见74页)都在证明这座城市的建筑所一贯拥有的活力。但是设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永垂不朽。伟大的设计风格体现在每一处空间,每一个层级,从阿柏谢克酒吧(Aphtheke)(见158页)的古董瓶和酒吧里的绿色微光到布鲁克林的菲特•索餐厅(Fette Sau)(见139页)的拖拉机座凳。从内接缝的服装到餐厅里富有想象力的主菜,没有什么是没被包含进去的。
纽约以其魅力吸引了那些渴望在这座最大的舞台上成为大人物的人们。这里有很多的最字:最大、最好、最多。拥有海量般产品的市场,以及想要在这里获得脱颖而出的愿望造就了数不胜数的新想法和新产品。人们会对此表示怀疑:像这种厨房剧场(The Kitchen)(见41页)这类实验性的剧场,8号项目艺术品店(Project No.8)(第165页)的羊绒盖砖,鲍弗瑞酒店(Bowery Hotel)(见130页)充满维多利亚风格的魅力,或卫理•杜德兰(Wylie Dufresne)的科学美食即兴创作(见WD-50餐厅,第58页)是否只有在这个以消费至上的城市里才能生存并且获得蓬勃发展,而在其他的城市根本无法存在。纽约人口的绝对数量创造了大规模的经济,每一个幻想和每一种思考,都有机会成为这种兴旺繁荣景象的一份子。每一个故事都有不同的主角,也有不同的内涵。如果你能在这里成为主人公,也就是意味着,在其他任何地方你也可以获得成功。
经济衰退已经得到缓解,与此同时,纽约就开始有些明目张胆的虚张声势起来。但是缓解既不是永久的,也不具有决定性意义。以往华尔街暴风骤雨似的消费现在也变成了毛毛雨,但因此就认为“时运的改变为城市蒙上一层阴影”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往往就是在这种安静的时候,那些平时不被注意的声音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东村(East Village)和下东区(Lower East Side)的废墟中出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艺术氛围。曾经荒芜的威廉斯堡(Williamsburg)现在生机盎然 。本指南是一份邀请函,请您来倾听这座城市的声音,来演奏您自己的纽约交响曲。


伦敦

伦敦,像许多国际大都市一样,异构且多层,复杂且矛盾。根据2000年联合国人口普查结果,伦敦大都会区包括750万左右的居民,成为全世界最大城市中的第二十六位。虽然它也许不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十大城市之一,却算得上是多样化城市之最,属于文化上最具影响力的城市。在美国和欧洲之间,伦敦充当着多种桥梁,时常要化解冲突,同时还担当一个岛国的首都,这些都赋予她许多奇异的特质,使她隔绝于(要不是使她得以抵抗)横跨大西洋及英吉利海峡对岸那些更大的大陆势力。伦敦厚重的城市结构已经在1666年的大火灾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破碎,也加剧了其政治、文化及社会领域的成形,其中蕴含了强有力的交叉和混合的过程。许多欧洲大型城市,都成长于一个共同的历史(通常即中世纪)权力中心,而大多数美国城市(洛杉矶除外),则是建立在民主格局的基础之上,和它们不同,伦敦是若干个本质上自治村庄的相互串联,它们在历史上随着时间推移陆续被合并。在17世纪曾经是皇家猎场的地域,以及在19世纪还是新郊区的地界,已经被纳入到这个庞大的整体,这就是今天的伦敦。
结果,伦敦不只有一颗心,而有许多颗。除了商城以外,伦敦的特色都因其它那些宏伟的城市改造而消失,无论是主教西克斯图斯五世(Pope Sixtus V)的罗马,奥斯曼(Haussmann)的巴黎,还是塞尔达(Cerda)的巴塞罗那,创造出来的都不是中心,而是不同的轴。伦敦主要由小街小巷组成的布局,让人觉得分明不够现代,不算庄严,却容易接触——简直是行人的天堂。虽然大多数游客把那些主要旅游景点——特拉法加广场,白金汉宫,圣保罗大教堂——当作伦敦中心,但对伦敦人来说,也许除了自己街区的大马路以外,伦敦就没有真正的中心。这里有金融中心(伦敦市)和文化热点(西区),但大体上,伦敦无处不在。体验日常伦敦的最佳方式存在于她的各个村落里面。
千禧年之际,该首府举办了一系列盛大的大奖赛项目,为艺术、设计与时尚各界重新带来了生机,并在媒体之外打造了“最酷大不列颠”形象。新近的这类刺激因子当中,最成功也最流行的大概要数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第101页),它唤醒了英国民众面对当代艺术的普遍保守态度,给来到这座城市的游客提供了一个真正现代的文化目的地,激活了伦敦被忽视的一隅,南岸。此外,有些缺少宣传却同样重要的文化场所,也享受着生活的全新面貌:怡人的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已经完成大规模扩建,新添了一个配殿(其中包括一家餐厅,提供无与伦比的城市观景;见第150页)。皇家节日音乐厅(Royal Festival Hall)(第102页)于2007年进行了翻新,而以市政府大楼为起点沿河而建的皇后步道(Queen’s Walk)被延伸到滑铁卢桥之后,整个滨河区,正在依照里克•马瑟(Rick Mather)的总体规划进行现代化改造。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恢复到其19世纪的原貌,附属的大法庭(Great Court),也在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的玻璃天幕下得以复原,她们继续吸引着大批观众和著名展览的到来。萨墨赛特府(第55页),同时也被彻底改造和复原,其中几个重要艺术收藏也重获新生。
然而,同样由福斯特设计的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楼和环绕它的釉面结构圆圈,位于伦敦南岸的伦敦眼(London Eye)(第100页)则由朱丽娅•巴菲尔德(Julia Barfield)和大卫•马克斯(David Marks)夫妇设计,和它们比起来,也许还没有任何一座建筑物更能象征这座城市的乐观及其21世纪的前景。它们拥有位于河岸显著位置之上的曲线轮廓,加上自身卓越的高科技和透明度,标志着伦敦对于现代化和新式表现形式的开放性。然而,即使伦敦表面正在享受一场公开修复,这座城市最具活力的因素仍保留着其繁荣的地下场景,虽然还不太显眼。在音乐、时装和艺术方面获得全球关注的流行新趋势,往往诞生于伦敦的亚文化,而并非来自城市里的成熟机构。千年交替之际,“街头风”的伦敦形象给全世界带来的影响,不亚于伦敦形象在20世纪60年代造成的影响。在前卫而充满生命力的青年文化和多民族广泛影响的启发之下,伦敦创意场将持续确立这座城市作的世界领先地位。
如同任何伟大的城市一样,不可能萃取出伦敦的本质;即使终身在此的居民都无法描述这座城市的复杂,也无法把那些英格兰的和那些国际的调和在一起。但伦敦却恰恰依赖于它所创造的矛盾,在它模糊掉的界线上繁荣生长。希望在旅游景点之外体验伦敦的游客将会发现她的气质,她的独特,及其对其在地方的永恒吸引力。作为2012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发展,都将丰富的大家对伦敦的体验。

内容简介
《风格城市系列:纽约+巴黎+伦敦+柏林+巴塞罗那(套装共5册)》包含了《风格城市:巴黎》、《风格城市:纽约》、《风格城市:巴塞罗那》、《风格城市:柏林》和《风格城市:伦敦》。《风格城市》系列丛书,是世界上最流行的风格旅行指南,该系列是一套以著名城市的创意设计细节为线索的旅行指南,书中不但介绍了城市中每个城区的历史故事,还搜集了当地以艺术创意为主打的特色店铺,内容涉及吃、穿、住、行等多个方面,除了店铺的简洁介绍,还配以大量相关店铺的精美细节图片,既提高了读者的阅读兴趣,也使文字说明更为形象化,是一本适合徒步旅行者玩赏的信息指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