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02:去国还乡.pdf

碧山02:去国还乡.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碧山02:去国还乡》编辑推荐:“碧山”系列图书尊崇艺术的学术高度,不避讳艺术的商业价值。让有学术高度的艺术贴近商业和生活,让商业和生活可以更艺术。“碧山”并无确切地名指向,她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哺育我们的自然和中华文化的原乡,那青碧的山峦和村庄,将永远是我们来自于斯、并心归于斯的所在。

媒体推荐
所有作者和他们所从事的项目以及撰写的文章都令我们深深感受到:我们正处在传统和现代交界的断裂带上,时时面临"文化地震"导致"心理坍塌"的风险。类似 一个系统工程,它筑垒起一座桥,让我们可以远离这个断裂带,并且勇敢地跨过去,从过去的岁月宝库中努力寻找,似乎能发现一把金钥匙,帮我们找到解决文化认 同与自我认同等问题的答案。
--新浪安徽
在看到《碧山》这本小书的时候,就是此种感觉。只看它的封面设计和它的栏目设置,就自有一种旧文人的雅致趣味。
--新疆网原创
今天,我们的教育还有在古代书院中曾经存在的独立精神吗?《碧山》尝试描述在中国书院传统的绝对影响下,东亚的书院的办学特点、学术旨趣和社会影响。更以一个地域(闽地)乃至一个更小的地理单位(安徽徽州)为例,讨论唐宋至明清书院的类型、功能;学派学风形成、消长;学术师承、流布;“官学化”及其与科举的关系,等等。
--惠州日报
我们正处在传统和现代交界的断裂带上,从过去的岁月宝库中努力寻找,也许能帮我们找到解决文化认同与自我认同等问题的答案。
--河北青年报

作者简介
左靖,1970年11月生。策展人,出版人,《碧山》杂志书主编。现居黟县、北京和合肥。2002年参与创办中国第一个三年展——中国艺术三年展(后更名为南京三年展)。2006年底创办《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2011年和欧宁发起碧山共同体计划,开始致力于乡村建设。他曾担任南视觉美术馆(南京)执行馆长、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艺术总监。作为艺术教育者,他在安徽大学教授纪录片和当代艺术课程;作为独立电影的推广者,他曾担任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和中国纪录片交流周的策展人,并发起、创办“艺术空间放映联盟”(ISAAS)和“中国独立影像档案馆”(CIFA);他曾经策划过很多当代艺术展览,其中包括“未来考古学”第二届中国艺术三年展、“诗意现实:对江南的再解读”、“趣味的共同体”、“在瓦伦西亚55天:中国当代艺术展”、“我的大学:刘大鸿与双百工作室”等,并为艺术家颜磊、王音、董文胜、高世强等策划过个展。他曾应邀在奥地利、西班牙、智利、日本、巴西和挪威的一些艺术中心和博物馆策划展览。他还曾主编《工作坊:艺术家是如何工作的》、《另类的表述者:他们的行为、舞蹈和录像》、《纪录何为:对大师与他们作品的凝视》等等。他目前的工作领域包括乡村建设、独立电影和当代艺术。

目录
碧山02:去国还乡

卷首语 左 靖
卷一 专题 去国还乡

1.我们需要农村,农村需要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到农村去”运动的历史回顾与现实思考 钱理群
2.失败是不算数的——2012碧山计划杂记 孙云帆
3.郝堂素描 潘思雨
4.精神返乡:渠岩与许村的故事 梁 莉
5.人与土地•失落的优雅 阮义忠
6.作为社会的一面镜——美浓黄蝶祭的时代脉络 刘逸姿
7. 重尝大地的醍醐味——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纪行 林小熏

碧山刻记 刘庆元

卷二 行动民艺
1.黟县百工(二) 王玲玲

卷三 传承与表现
1.关于《芥子园山水卷》 徐 冰
2.二十四节气•时与地      邱志杰

卷四 乡土建筑与保护
1. 从一个血缘村落看宗族制度在宗祠建筑上的体现(上) 李秋香
2.家庭式实践——庆兴楼保护发展的循序渐进之道 徐轶婧

卷五 故土残调
1.谁的钟鼓楼 宋壮壮

卷六 读影
1.镜头敲开记忆之门 吴文光

卷七 品书
1.《这个世界会好吗》如何完成的 艾 恺

序言
整个寒假,我都在读一个人,一本书。套用时下流行的语言,这个人也许可以算得上是『社会学史上的失踪者』了。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对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风起云涌的乡村建设,此人指出,『在现在这种农村运动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时候,我愿意诚恳地指出,就是中国农民的生计问题,不是现在各地的农村运动所能解决的。假如现在还有人迷信农村运动,可以解决中国农民的生计问题,将来一定会失望,会悲观』。
虽然,乡村建设的内容并非只有『生计问题』,但他说得基本没错。回顾自上个世纪初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到农村去的历史,不难看出,从早期的山西村制改革,到定县、邹平、徐公桥、无锡等地的实验,再到后来『伟大领袖』号召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直到国内环境出现突变,或是政治人物、政策性导向发生变化而使『运动』戛然而止,整体来说,似乎除了留下一些可资推崇的精神遗产外,所谓的『到农村去』运动实于改变农村本身并无多少建树,有的甚至还给整整一代人带来了灾难。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当代乡村建设运动仍会重蹈先行者的覆辙?有意思的是,知识分子对当下农村的描述,已经从过去的『农村破产』变为『乡村凋敝』。在城乡关系仍旧如此紧张的今天,乡村建设在一边倒的利益诉求下究竟还有多少改良的空间?乡村建设难道只是中国知识分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道德心结吗?
《碧山》准备用两辑的篇幅来探讨这个问题。作为统领整个专题的文章,钱理群先生的《我们需要农村,农村需要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到农村去』运动的历史回顾与现实思考》是一篇十多年前的旧文,但文中所述的历史回顾与现实思考对于今天的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仍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也许钱先生已经预见了这十多年来乡村建设在中国的蓬勃发展,不管怎样,他所提倡的『低调的、理性的理想主义』,不啻是一种脚踏实地、正视现实的选择。
《失败是不算数的:2012碧山计划杂记》则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在这篇多少带有一些《纽约客》风格的文章里,孙云帆始于懊恼但终于饶有兴致地记录了其参与黟县摄影节和碧山丰年庆的『失败』经过,中间看似『走神』的对乡村现象的描述反倒让人眼睛一亮,并在最后不计『前嫌』地和我们分享了美国的经验。作为当事人之一,我深谙所谓『失败』的缘由。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时运不济的结果,但事实上,这无非是『事有必至』的『理有固然』罢了。我以为,这个结果并非那么坏,从某种意义上,这反倒为我们规避了仪式的烦琐,从而直接切入了自由交流的主题。如果说有缺憾的话,那就是,一堵高墙业已砌就,我们在墙这边,村民在墙那边。当然,这肯定是致命的。
《郝堂素描》和《精神还乡:渠岩和许村的故事》出自潘思雨和梁莉两位尚在高校的青年学子之手。在她俩的笔下,孙君和渠岩,两个对历史文化高度敏感,以及有着一技之长优势的艺术家,他们从事乡村建设的着手点不约而同地是从乡村规划和老屋重建开始的,或许有时你会出现幻觉,我们与村民以及当权者的分歧很大程度上其实是美学上的分歧。对于孙君和渠岩而言,用符合当地农民和政府思维的语言进行工作,加上当地文化精英的支持,做一个『深入式、扎根式』的乡建工作者,几年下来,春风化雨,乡村建设完全是一个可为且能为的事业。
本辑文艺乡建的视野还涉及了台湾南部美浓的『黄蝶祭』和日本越后妻有的『大地艺术祭』,让我们看到了文化和艺术在乡村重建中的作用与力量。
前面提到的那个『社会学史上的失踪者』,他叫吴景超,歙县人,我的徽州乡贤。在今天乡村建设似乎也成为一种『时髦』的时候,吴先生,作为梁漱溟先生的对立面,读一读他的书很有益处。但我们不能因为『失望』和『悲观』,就停止脚下的步伐。从本辑文中介绍的那些行动者来看,其实天下事尚可为。认识你脚下的土地,与认识你自己一样重要。成为一位改良主义者的同时,也并不妨碍你成为一位个人主义者。救活乡村,其实就是救活自己。去国还乡,在我看来,正是走在寻找我们传统家园的路上。我们的家园在哪里?最重要的还是在每个有着传统文化精神且富有创造力的人身上。去国还乡,实际上是在寻找我们自己,只要前仆后继的人还在,我们的家园就不会消亡。
2013年3月10日于北京

文摘
我们需要农村,农村需要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到农村去”运动的历史回顾与现实思考 钱理群
编者按
本文是钱理群先生2001年11月为“西部阳光行动”青年志愿者进行的一场讲座的谈话稿。文章重点梳理了一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五次“到农村去”的运动。钱先生在文中点出,中国知识分子需要农村更甚于中国农村需要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前赴后继前往农村真正的内在动因,是为了寻找自己的生命之根。而必须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知识分子代代下乡,农村落后与贫穷的状况却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征得钱先生同意,文章收入《碧山02》。由于原文较长,限于篇幅,本刊进行了删节,敬请作者和读者原谅。
也许是因为我研究现代文学与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史,看到诸位,就觉得似曾相识。你们的言谈,说话的姿势,眼神里流露出的热情与困惑,初到农村时的惊喜,第一次走进农民的小屋不知如何交谈的窘态,工作无法深入时的焦虑与无休止的竞争,平静下来的自我反思与质疑等等,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上都曾出现过,而这其中,也有我自己的身影。这里有着一个代代相传的精神谱系,一个持续了一个世纪的“到农村去”的运动。
五四的先驱者是第一代;三十年代的共产党人与乡村建设派是第二代;延安的青年知识分子是第三代;建国后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的知识分子是第四代;“文革”中的知识青年是第五代。而今天的你们,是第六代。我们不得不思考,整整一个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中国青年可以说是“前仆后继”地奔赴农村,走向民间。这是为什么?另一个重要现象是,尽管知识分子每一次到农村去,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这样的影响大都是“雨过地皮湿”。于是,几乎知识分子每一代人的下乡,都要面对前一代人所面临的几乎相同的问题,即中国农村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落后与贫穷状况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这又是为什么?
一、 一个世纪五代人的“下乡运动”
(一)五四时期:李大钊的《青年与农村》和新村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核心是“人的觉醒与解放”,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妇女、儿童与农民的独立价值的发现与肯定。鲁迅后来曾说:“我生长于都市的大家庭里,从小就受着古书和师傅的教训,所以也看得劳苦大众和花鸟一样。有时感到上流社会的虚伪和腐败时,我还羡慕他们的安乐。但我母亲的母家是在农村,使我能够间或和许多农民相亲近,逐渐知道他们是毕生受着压迫,很多痛苦,和花鸟并不一样了。”“五四”的先驱者们已经意识到,农民不是“花草”,而是有自己的价值,有自己的要求的独立的“人”。
而从民族解放的角度来理解农民解放的代表是李大钊。他在《青年与农村》中指出,作为中国大多数的农民如果不解放,就是国民全体不解放,而要把现代的新文明从根底输入社会,知识阶级就要与劳工阶级打成一气。由此他发出“我们青年应该到农村去”的号召,并在文中提出了三条理由。第一条,是农村黑暗的现状。“一般知识阶级的青年跑在都市上,求得一知半解,就专想在都市上活动,都不愿回到田园;专想在官僚中讨生活,却不愿再去工作……把那清新雅洁的田园生活,都埋没在黑暗的地狱里面,这不就是我们这些怠惰青年的责任,哪个的责任?”而第二个理由,在于立宪。“立宪的青年呵!你们若想得个立宪的政治,你们先要有个立宪的民间;你们若想有个立宪的民间,你们先要把黑暗的农村变成光明的农村,把那专制的农村,变成立宪的农村。”如果农村没有开发,农民没有觉悟,没有自由的判断力,如果真的实行普选,那些“练习了许多的诡诈的手段”的城市流氓,那些“积下了许多的罪孽金钱”的城市强盗,就会来骗“他乡里的父老”,如果把这些人选上了,“立宪政治、民主政治,那有丝毫的希望?”
再来看他的第三条理由,是乡村的幸福。他说,“农村中很有青年活动的余地,并且有青年活动的需要,却不见有青年的踪影”,“在城市里漂泊的青年朋友呵!你们要晓得,城市上有许多罪恶,乡村里有许多幸福……城市上的生活,几乎是鬼的生活,乡村中的活动,全是人的活动;都市的空气污浊,乡村的空气清洁。你们为何不赶紧收拾行装,清结旅债,还归你们的乡土?”李大钊对农村的理想化,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现代都市文明的反感,同时也受到了抛弃家庭幸福,跑到乡下农村宣传人道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俄国民粹派的影响。俄国民粹派对中国“到农村去”运动有积极的影响,但其也造成了对农村与农民的理想化。

内容简介
《碧山02:去国还乡》内容简介:“碧山”系列图书的主旨是试图寻找重返传统文化家园之路。“碧山”并无确切地名指向,她是一个象征,象征哺育我们的自然和中华文化原乡,青碧的山峦和村庄将永远是我们来自于斯、并心归于斯的所在。《碧山》系列图书在继续原来品质的基础上,更加集中于探讨传统文化在当下的处境、今后的努力方向,以及对不尽如人意的现实的批评。
《碧山》第二辑主题为“去国还乡”。成为一位改良主义者的同时,也并不妨碍你成为一位个人主义者。救活乡村,其实就是救活自己。去国还乡,在我看来,正是走在寻找我们传统家园的路上。我们的家园在哪里?最重要的还是在每个有着传统文化精神且富有创造力的人身上。去国还乡,实际是在寻找我们自己,只要前仆后继的人还在,我们的家园就不会消亡。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