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库094:宋词三百首.pdf

文学文库094:宋词三百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精选宋词三百首详注本,亲近宋词的最佳读本
宋词,中国文学史上最为耀眼一颗明星,穿越千年时空,璀璨依旧。
生动的意象、流畅的韵律、凝练的结构,以及作品中所表达的普适情感,铸就了这人类艺术的奇葩,也奠定了它千年来不可逾越的地位。

媒体推荐
“宋词的文字、意境和音乐的美,没有一个文学品种比得上。”
——周国平

“学人之词”的“极则”
——王国维

作者简介
朱孝臧(1857~1931)晚清四大词家之一。一名祖谋,字古微、藿生,号沤尹、彊村,浙江归安(今吴兴县)人。光绪八年举人,次年进士,历官编修、侍讲学士、礼部侍郎。著有词集《彊村语业》二卷,身后其门人龙榆生为补刻一卷,收入《彊村遗书》。

目录
目录

原序
宴山亭/赵佶
木兰花/钱惟演
苏幕遮/范仲淹
御街行/范仲淹
千秋岁/张先
菩萨蛮/张先
醉垂鞭/张先
一丛花/张先
天仙子/张先
青门引/张先
浣溪沙/晏殊
浣溪沙/晏殊
清平乐/晏殊
清平乐/晏殊
木兰花/晏殊
木兰花/晏殊
木兰花/晏殊
踏莎行/晏殊
踏莎行/晏殊
蝶恋花/晏殊
凤箫吟/韩缜
木兰花/宋祁
采桑子/欧阳修
诉衷情/欧阳修
踏莎行/欧阳修
蝶恋花/欧阳修
蝶恋花/欧阳修
蝶恋花/欧阳修
木兰花/欧阳修
浪淘沙/欧阳修
青玉案/欧阳修
曲玉管/柳永
雨霖铃/柳永
蝶恋花/柳永
采莲令/柳永
浪淘沙慢/柳永
定风波/柳永
少年游/柳永
戚氏/柳永
夜半乐/柳永
玉蝴蝶/柳永
八声甘州/柳永
迷神引/柳永
竹马子/柳永
桂枝香/王安石
千秋岁引/王安石
清平乐/王安国
临江仙/晏几道
蝶恋花/晏几道
蝶恋花/晏几道
鹧鸪天/晏几道
生查子/晏几道
木兰花/晏几道
木兰花/晏几道
清平乐/晏几道
阮郎归/晏几道
阮郎归/晏几道
六幺令/晏几道
御街行/晏几道
虞美人/晏几道
留春令/晏几道
思远人/晏几道
水调歌头/苏轼
水龙吟/苏轼
永遇乐/苏轼
洞仙歌/苏轼
卜算子/苏轼
青玉案/苏轼
临江仙/苏轼
定风波/苏轼
江城子/苏轼
贺新郎/苏轼
望海潮/秦观
八六子/秦观
满庭芳/秦观
满庭芳/秦观
减字木兰花/秦观
浣溪沙/秦观
阮郎归/秦观
绿头鸭/晁元礼
蝶恋花/赵令畤
蝶恋花/赵令畤
清平乐/赵令畤
水龙吟/晁补之
忆少年/晁补之
洞仙歌/晁补之
临江仙/晁冲之
虞美人/舒亶
渔家傲/朱服
惜分飞/毛滂
菩萨蛮/陈克
菩萨蛮/陈克
洞仙歌/李元膺
青门饮/时彦
谢池春/李之仪
卜算子/李之仪
瑞龙吟/周邦彦
风流子/周邦彦
兰陵王/周邦彦
琐窗寒/周邦彦
六丑/周邦彦
夜飞鹊/周邦彦
满庭芳/周邦彦
过秦楼/周邦彦
花犯/周邦彦
大酺/周邦彦
解语花/周邦彦
蝶恋花/周邦彦
解连环/周邦彦
拜星月慢/周邦彦
关河令/周邦彦
绮寮怨/周邦彦
尉迟杯/周邦彦
西河/周邦彦
瑞鹤仙/周邦彦
浪淘沙慢/周邦彦
应天长/周邦彦
夜游宫/周邦彦
青玉案/贺铸
感皇恩/贺铸
薄幸/贺铸
浣溪沙/贺铸
浣溪沙/贺铸
石州慢/贺铸
蝶恋花/贺铸
天门谣/贺铸
天香/贺铸
望湘人/贺铸
绿头鸭/贺铸
石州慢/张元干
兰陵王/张元干
贺新郎/叶梦得
虞美人/叶梦得
点绛唇/汪藻
喜迁莺/刘一止
高阳台/韩疁
汉宫春/李邴
临江仙/陈与义
临江仙/陈与义
苏武慢/蔡伸
柳梢青/蔡伸
鹧鸪天/周紫芝
踏莎行/周紫芝
帝台春/李甲
忆王孙/李重元
三台/万俟咏
二郎神/徐伸
江神子慢/田为
蓦山溪/曹组
贺新郎/李玉
烛影摇红/廖世美
薄幸/吕滨老
南浦/鲁逸仲
满江红/岳飞
烛影摇红/张抡
水龙吟/程垓
六州歌头/张孝祥
念奴娇/张孝祥
六州歌头/韩元吉
好事近/韩元吉
瑞鹤仙/袁去华
剑器近/袁去华
安公子/袁去华
瑞鹤仙/陆淞
卜算子/陆游
水龙吟/陈亮
忆秦娥/范成大
眼儿媚/范成大
霜天晓角/范成大
贺新郎/辛弃疾
念奴娇/辛弃疾
汉宫春/辛弃疾
贺新郎/辛弃疾
水龙吟/辛弃疾
摸鱼儿/辛弃疾
永遇乐/辛弃疾
木兰花慢/辛弃疾
祝英台近/辛弃疾
青玉案/辛弃疾
鹧鸪天/辛弃疾
菩萨蛮/辛弃疾
点绛唇/姜夔
鹧鸪天/姜夔
踏莎行/姜夔
庆宫春/姜夔
齐天乐/姜夔
琵琶仙/姜夔
八归/姜夔
念奴娇/姜夔
扬州慢/姜夔
长亭怨慢/姜夔
淡黄柳/姜夔
暗香/姜夔
疏影/姜夔
翠楼吟/姜夔
杏花天/姜夔
一萼红/姜夔
霓裳中序第一/姜夔
小重山/章良能
唐多令/刘过
木兰花/严仁
风入松/俞国宝
满庭芳/张镃
宴山亭/张镃
绮罗香/史达祖
双双燕/史达祖
东风第一枝/史达祖
喜迁莺/史达祖
三姝媚/史达祖
秋霁/史达祖
夜合花/史达祖
玉蝴蝶/史达祖
八归/史达祖
生查子/刘克庄
贺新郎/刘克庄
贺新郎/刘克庄
木兰花/刘克庄
江城子/卢祖皋
宴清都/卢祖皋
南乡子/潘牥
瑞鹤仙/陆叡
渡江云/吴文英
夜合花/吴文英
霜叶飞/吴文英
宴清都/吴文英
齐天乐/吴文英
花犯/吴文英
浣溪沙/吴文英
浣溪沙/吴文英
点绛唇/吴文英
祝英台近/吴文英
祝英台近/吴文英
澡兰香/吴文英
风入松/吴文英
莺啼序/吴文英
惜黄花慢/吴文英
高阳台/吴文英
高阳台/吴文英
三姝媚/吴文英
八声甘州/吴文英
踏莎行/吴文英
瑞鹤仙/吴文英
鹧鸪天/吴文英
夜游宫/吴文英
贺新郎/吴文英
唐多令/吴文英
湘春夜月/黄孝迈
大有/潘希白
青玉案/无名氏
摸鱼儿/朱嗣发
兰陵王/刘辰翁
宝鼎现/刘辰翁
永遇乐/刘辰翁
摸鱼儿/刘辰翁
高阳台/周密
瑶华/周密
玉京秋/周密
曲游春/周密
花犯/周密
瑞鹤仙/蒋捷
贺新郎/蒋捷
女冠子/蒋捷
高阳台/张炎
渡江云/张炎
八声甘州/张炎
解连环/张炎
疏影/张炎
月下笛/张炎
天香/王沂孙
眉妩/王沂孙
齐天乐/王沂孙
长亭怨慢/王沂孙
高阳台/王沂孙
法曲献仙音/王沂孙
疏影/彭元逊
六丑/彭元逊
紫萸香慢/姚云文
金明池/僧挥
凤凰台上忆吹箫/李清照
醉花阴/李清照
声声慢/李清照
念奴娇/李清照
永遇乐/李清照

序言

词,作为一种配乐而歌唱的抒情诗体,她的产生可以追溯到隋唐的“新声”(燕乐)或更早的汉魏乐府,直到晚唐五代才逐渐摆脱按曲拍谱词的束缚,发展成一种独立的新诗体。在唐朝得到一定发展,在宋朝则得到了极大的繁荣。她由依附于音乐的唱词上升为声情并茂的独立文体,由娱宾遣兴的文字游戏,提高到表现时代命运的重要篇章,由单纯的小令,繁衍为八百余调,二千三百余体的形式,因此呈现出百花竞妍的局面,与唐诗相映生辉。由于宋词在我国古代文苑占有重要地位,因此有许多选本流传至今。而《宋词三百首》是目前最流行的宋词选本,为朱孝臧(1857—1931)晚年精心编辑。其选录标准以“浑成”为主旨,并求之体格、神致。从原序中可知其大略。所选作品,多为两宋名篇,兼顾了各种风格,小令长调均采,偏重于长调慢词。从中可以窥见宋词面目。但是朱氏个人较推崇吴文英、周邦彦、姜夔,并侧重于南宋,在有限的篇幅中,遗漏两宋词佳作在所难免。该版本大致以时间先后为序,但将徽宗赵佶排首位,僧仲殊和女词人李清照排于最后,是朱氏的历史局限所致。我们编排此书时力求忠于朱氏版本原貌,对其所选的二百八十三首词作未做顺序的调整和内容的增删,同时为了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阅读需要,也作了些新的改变。
一、在注释中介绍了作者的生平仕履及主要文学成就和词作风格,并介绍了作者的作品集名。
二、注释力求简洁完整,侧重于对文中典故、僻字、难词的介绍,并对生僻字予以注音说明。
三、对词加以今译,译文力求通俗易懂,又能保留词句的美感。
四、对一些名作的写作背景,在“欣赏”中也作了必要说明,“欣赏”文字简明生动,并对特别的结构、意境、名言佳句进行有重点的深入点评。这样有助于培养读者的审美兴趣,提高审美能力和艺术鉴赏力。
这本《宋词三百首》以朱氏版本为依据,参阅了其他目所能及的选本,谨此说明。如果您能从中获取有益的知识、美的享受,那正是我们所期盼的。
编者
原序
词学极盛于两宋。读宋人词当于体格、神致间求之,而体格尤重于神致。以浑成之一境为学人必赴之程境。更有进于浑成者,要非可躐而至,此关系学力者也。神致由性灵出,即体格之至美,积发而为清晖芳气而不可掩者也。近世以小慧侧艳为词,致斯道为之不尊;往往涂抹半生,未窥宋贤门径,何论堂奥!未闻有人焉,以神明与古会,而抉择其至精,为来学周行之示也。彊村先生尝选《宋词三百首》,为小阮逸馨诵习之资;大要求之体格、神致,以浑成为主旨。夫浑成未遽诣极也,能循途守辙于三百首之中,必能取精用闳于三百首之外,益神明变化于词外求之,则夫体格、神致间尤有无形之欣合,自然之妙造,即更进于浑成,要亦未为止境。夫无止境之学,可不有以端其始基乎?则彊村兹选,倚声者宜人置一编矣。
中元甲子燕九日临桂况周颐

文摘
宴山亭

北行见杏花

赵佶①

裁剪冰绡②,轻叠数重,淡著燕脂匀注③。新样靓妆④,艳溢香融,羞杀蕊
珠宫女⑤。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者
双燕何曾⑥,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
去。无据⑦,和梦也、新来不做。

【译文】

簇簇朵朵枝头挂,好像晶莹的白绢花。轻盈重叠的花瓣瓣,仿佛是、谁用淡淡的胭脂来晕染
。式样新颖色泽艳,香气四溢暖心田。即便是、天宫仙界的俏丽女,也应当、深感羞愧和自
惭。花盛而衰易凋零,再加上、缕缕细雨阵阵风。纷纷飘落,独自伤情。请问这冷落的小庭
院,曾经历、几番暮春凄凉景?依靠谁人能捎去,我眷念故国的离愁和别恨?这对燕子
哪懂得,我对故国情意深?自南至北,天遥地远,走过了万水和千山,何时不把故国的宫殿
来思念?怎叫人、不眷恋!故地重游,醒来方知原是梦。不知怎的,几天来、好梦竟也做不
成!


【注释】

①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神宗第十一子。元丰三年(1100)嗣位,在位二十五年
,靖康二年(1127)为金人所俘,
囚禁于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至死。庙号徽宗。赵佶为政昏庸,却诗词书画皆工。有辑本《
宋徽宗词》,《全宋词》存词十二首,断句二则。②冰绡:洁白如冰的丝绸。③燕脂:即胭
脂。④靓(jìnɡ敬)妆:美丽的妆饰。⑤蕊珠宫:
道家所说的天上宫阙。⑥者:这。⑦无据:不可靠。

【欣赏】

此首为徽宗被俘北行时所作。一说是他的“绝笔”。上片借杏花自喻。“裁剪”六句,杏
花天生丽质,玉洁冰清。“易得”五句,以华贵易凋之杏花,遭连番无情之风雨,遂不得不
于此凄凉院落之中,独自担荷春暮之愁苦。此正徽宗以帝王之尊,降而为阶下之囚,流徙至
千里之外处境之真实写照。下片借燕与梦道出从期望到失望、由失望到绝望的内心活动。
先是写因思念而企盼能通音信,再写由期望之不可能达到而转为失望,而几度“故国梦重归
”又使沉重的思念和失望得到片刻慰安;但近来连梦也没有,使自己的心情终于由失望而陷
入绝望。这样的心理刻画,在且问且叹,如泣如诉的低调下流露真情。可说是哀痛已极,肝
肠断绝之音。

木兰花

钱惟演①

城上风光莺语乱,城下烟波春拍岸。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情怀渐觉成衰
晚,鸾镜朱颜惊暗换②。昔年多病厌芳尊③,今日芳尊唯恐浅。

【译文】

城头上、群莺啼鸣声婉转,城脚下、一池春水拍堤岸。绿杨依依,芳草芊芊。这如画美景,
何时才似、过眼烟云全消散?看见这旖旎春光,惹得我泪如泉涌、肝肠寸断。心绪不宁
意衰减,偶到镜前,失声惊叹,红润脸色早不见!从前多病,看见酒杯就讨厌;如今心烦,
端起酒杯就是底儿朝天。


【注释】

①钱惟演(977—1034),字希圣,杭州临安(今属浙江)人。吴越王钱俶之子。随父
归宋,累
官至枢密使、同平章事。仁宗时因事落职,为崇信军节度使,卒。著有《金坡遗事》。词存
二首。②鸾镜:(jì
季)宾王有鸾,三年不鸣。后悬镜照之,鸾见影则鸣。见刘敬叔《异苑》。故后世称镜为鸾
镜。③芳尊:对酒杯的美称。

【欣赏】

这首词是作者暮年感春之作。词的上片由景入情。目之所见春色无限,绿杨芳草无边。只是
“莺语乱”,一“乱”字道出作者心绪的复杂,“泪眼愁肠”则是写实,不胜凄婉之情溢于
其中。下片作者直抒愁怀。情怀渐衰,朱颜已老,写明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受到的人事沧桑
。昔日多病厌酒,今觉来日无多,痛饮狂醉,欲借酒浇愁。作者一生仕官显达,晚年被贬外
放,自觉政治生命与人生旅途已都到了尽头,因此借悼惜春光,抒发了无限的迟暮之悲。最
后两句是全词的精粹,作者巧妙地捕捉到对“芳尊”态度的前后变化,形成强烈对照,使整
首词境界全出。

苏幕遮

范仲淹①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②,追旅思③。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
泪。

【译文】

碧蓝的天空,白云悠悠飘;空旷的地面,黄叶翩翩飞。秋风掠过细细浪,烟雾碧绿如翡翠。
西沉的红日映山峦,浩渺的水波流天边。芳草不懂人情感,绵延得比落日还遥远。想起
家乡就心伤,思乡之情绵又长。悠悠暗夜难入眠,只有梦归故园才香甜。月儿圆圆照九州,
独自切莫登高楼。望乡不见添忧愁,为解烦闷多喝酒。哪知道,酒入愁肠、顷刻化作泪水流




【注释】

①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其先(今陕西彬县)人,后徙吴县(今属江苏苏州)。真宗
大中
祥符八年(1015)进士。曾以龙图阁直学士副夏竦经略陕西,守边数年,敌不敢犯境。官至枢
密副使、参知政事,为“庆历新政”的主持者。卒谥文正。词
兼有婉约、豪放两种风格。有辑本《范文正公诗余》。《全宋词》存词五首。②黯:因伤感
而忧郁。③旅思:漂泊者的乡关之思。

【欣赏】

这是一首写羁旅哀愁的词,历来被人所称道。上片写秋景,从大处落笔,碧云、黄叶、寒波
、翠烟、绿草、斜阳勾勒出一幅清丽阔远的自然景象,没有衰飒之语,却透出几分凄凉,几
分萧瑟。“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由实景推向虚景,微露思乡情,为传诵名句。下片紧承
前面抒离情。旅途万般思绪缠绕心头,夜晚愁不能眠,又不敢倚高楼,怕见到斜阳芳草,更
增愁绪,只有借酒浇愁,酒入愁肠反而化作相思泪奔涌。邹谟在
《远志斋词衷》评此词“前段多入丽语,后段纯写柔情,遂成绝唱”。

御街行

范仲淹

纷纷坠叶飘香砌①。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②,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
月华如练③,长是人千里。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欹④
,谙尽孤眠滋味⑤。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译文】

黄叶儿飘飘荡荡,落到了爬满芳草的台阶上。在万籁俱寂的秋夜里,这的声音好凄
凉。珍珠门帘高高卷,仰望星空倚栏杆。淡淡的银河淙淙地流,流到那遥远的地尽头。年复
一年此夜晚,月光皎皎似绸缎。千里游子夜不眠,举目远眺眼欲穿。肝肠寸断、想要借
酒浇愁已不能,酒未入口、便已化为热泪似泉涌。斜倚枕头看残灯,忽明又忽暗;辗转反
侧难入梦,更觉孤零零。似这等缠人的事体,不爬上你的眉梢,便沉在你的心里,任凭你使
尽千般计,也休想、让它片刻离开你。



【注释】

①香砌:台阶。②真珠:即珍珠。③练:素绢。④欹(qī期):倾斜,与“欹”通。⑤谙(
ān安):熟知。

【欣赏】

这是一首悲秋念远、自伤孤独的婉约词。上片写秋景。“纷纷”三句写更深夜静,故可听到
香砌坠叶之声。一个“寒”字兼写物境与心境。“真珠”五句写年年今夜见明月而思千里外
的亲人,情辞哀婉。下片抒情。举酒未饮之际愁肠已断,残灯欹枕尝尽孤眠滋味,心上眉间
萦绕无尽愁思。由愁意到愁态,由愁态到愁容,步步逼近,层层翻出,可谓淋漓尽致地写尽
相思离别的万般无奈。其手法纯用白描,而能得其神韵。

千秋岁

张先①

数声鹈②,又报芳菲歇。惜春更选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③
,无
人尽日花飞雪。莫把幺弦拨④,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
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

【译文】

杜鹃悲啼一声声,又告知、人间红花已凋零。怜惜春光匆匆去,落花遍地、拣起断枝带残红
。雨丝轻细风声重,枝头青梅、随风飘荡摇不定。永丰坊里柳荫浓,无人赏爱自多情。片片
花絮柔似雪,纷纷扬扬舞东风。

莫把细弦轻拨弄,弦弦哀怨声声情。待到地荒天衰老,方才不再梦魂萦。双丝结网盘心
中,网结错综万千重。此夜多漫长,时时看东窗、不见微弱的晨曦升。孤灯一盏却自

灭,竟不能、陪伴孤人到天明!



【注释】

①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累
官县丞、通判等,官至都官
郎中。晚年退居乡里,与苏轼有交往。其词先以小令名家,后慢词渐多。词风艳冶、清越。
有《张子野词》传世。《全宋词》存词一百六十余首。②鹈(tí jué提绝)
:杜鹃鸟。③永丰:唐洛阳
城中有永丰坊。白居易有《永丰坊园中垂柳》诗。④幺弦:琵琶第四弦,因最细,故称。

【欣赏】

此词抒写惜花伤春之情,暗寓相思。上片写景,风雨交加,柳絮飞雪,鹈悲鸣,
春之归去
已成无可奈何的事实。词人却在狼藉的花丛中寻找着残花,其惜春之情溢满字里行间。下片
抒情,以莫拨幺弦写尽怨极的心理,以天的不老比喻情难断绝,以“千千结”的“双丝网”
比喻忧思百结的愁心,将怨情愁怀表现得无以复加。其中“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成为
千古传诵的名句。最后以东窗残日,灭掉孤灯的景象作结,含蓄不尽,意在言外。

菩萨蛮

张先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①,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②,
玉柱斜飞雁③。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④。

【译文】

抚弄着古筝十三弦,弹奏的《湘江曲》多哀怨。筝音绘声又绘色,搅得那、湘江绿水波浪翻
。纤纤手指频频弹,弦声轻细、幽隐的心曲皆呈现。
她那双明眸似秋水,对着酒宴缓缓转。十三根弦柱、斜着排成一条线,恰似那、传送音信的
一行雁。弹得情深愁肠断,黛眉低低垂、一汪秋水都不见。

【注释】

①十三弦:筝有十三弦。②秋水:形容眼波如秋水样清明澄澈。③玉柱斜飞雁:筝柱斜列,
仿佛雁行。④春山
眉黛:《西京杂记》:“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后因以山喻美人双眉,古人以黛色画
眉,故称眉黛。

【欣赏】

此词写弹筝女的高超技艺,同时也表现了她在弹筝时的风情。词中赞扬弹筝女的高超技艺:
她弹奏《湘江曲》时,听者眼前即幻现出碧绿的湘江水;她指法细腻地拨动筝弦,听者仿佛
感觉到从她指尖流出的幽恨……下片写弹筝女的风情:她的目光在筝柱上慢慢移动,温柔而
娴雅。当乐曲弹到最伤心时,她的双眉便渐渐低垂了下来。传神地刻画出弹筝女的心理变化
。末二句是全词的点睛之笔,前面所写筝音的清越,指法的细腻,都是由此而来。黄苏在《
蓼园词选》中评说该词:“末句意浓而韵远,妙在能蕴藉。”

醉垂鞭

张先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
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译文】

绫罗裙子色泽艳,绣有双蝶舞翩跹,东池宴上初相见。略涂胭脂轻抹粉,就像那、淡雅的花
朵可人心。细端详、浑身上下无处不美好,人都说、最动人处是那婀娜的细柳腰。为什
么、昨日群山暗无色?却原来、被她罗衣的灿烂云霞遮盖了。



【欣赏】

此首是赠妓之作,写绣双蝶的罗裙,突出了其衣饰的美丽。以闲花、弱柳作比,写出该女子
超群脱俗的淡妆,苗条匀称的身材。末二句进一步强调她的潇洒神韵,衣上着五彩云霞,使
青山为之黯然失色。层层渲染,人物的神韵在此处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故陈廷焯《词则》
说:“蓄势在一结,风流壮丽。”

一丛花

张先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嘶骑渐遥
①,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②。梯横画阁黄昏
后,又还是、斜月帘栊③。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译文】

登高怀远心悲伤,何时才能见情郎?柔情蜜意,哪种事物比得上?离愁浓又浓,惹
得那、千
条柳丝摇不定,古道飘柳絮、群飞乱舞迷蒙蒙。骏马嘶鸣声渐远,尘土飞扬上遮天,翘首望
情郎,哪里还能看得见?鸳鸯戏水肩并肩,风平浪静湖水浅,南来北往行小船。
小阁楼
画栋又雕梁,到晚上、登楼的梯子横着放。斜挂的月亮撩芳心,夜夜如此、窗帘缝里偷看人
!翻出心底的幽怨细思忖,恨自己、竟不如桃花和杏蕊,还懂得、与东风夫唱妇随情分深。




【注释】

①骑(jì计):此处是名词,指马。②桡(ráo饶):船桨。引申为船。③帘栊(lónɡ
龙):带帘子的窗户。

【欣赏】

这是一首思妇伤别念远的词作。词的上片写主人公登高楼而伤怀,思故人而念远,
难以消解愁情。
本是柳丝引动离愁,反说自己离愁引动得千万条柳丝纷乱。似无理,却更进一步表现了愁之
“浓”,浓到外物随它而动,“千丝”谐“千思”,又是一语双关,更有飞絮,“更”应上“正”,意思更深。“嘶骑”三句描摹伤高怀远的神情。下片集中描
写主人公的痴情。以鸳双栖反衬己之孤独。“梯横”二句写尽自己一人对月影而生起的哀思
怨恨。才有末二句人不如花的感叹。于理则无,于情则有,正所谓无理而妙,是历来传诵的
名句。

天仙子

张先

时为嘉禾小倅①,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②,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③,往事后期
空记省④。沙上并禽池上暝⑤,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
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译文】

《水调》声声情意浓,手端酒杯细细听。中午醉酩酊,傍晚时分酒已醒,心中的愁绪却未轻
。今年又送春光去,春光何日有回程?日暮镜前情自伤,流年似水、带走了风华正茂的好时
光。昔日美事心底藏,如今想起、反而徒然添惆怅。为消忧愁到窗前,沙滩上、鸳鸯双
双交颈眠。云间月光照庭院,花影摇曳、仿佛嫦娥戏婵娟。拉上窗帘一重重,严严实实遮住
灯。夜深人寂静,呼呼风未停,到明天,想必会、路上的落花又一层。



【注释】

①嘉禾:秀州别称,治所在今浙江嘉兴。倅(cuì脆):副职。此
处指判官。张先五十二岁即仁宗庆历元年为嘉禾判官。②水调:曲调
名。相传为隋炀帝所制,唐代很流行。③流景:即流年,指飞逝的时光。④记省(x
ǐnɡ醒):清楚记得。⑤暝:同“眠”。

0
0
【欣赏】

这是一首伤春嗟老的词作。上片写词人种种伤怨的情事。包括醉醒愁未醒、年华流逝、往日
欢乐成空、来日佳期无凭。下片承上写景。“沙上”句接上“往事”句,暗蕴作者的伤愁不
仅是年华易逝,更衬托出自己的孤独。“云破”句连用三个动词,衬托出自己人生的无奈

王国维《人间词话》说:“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而“破”字、“影”字也极生动细

,尽显作者炼字功夫。以下用“风不定”和“落红应满径”将上片所传达的怅惘与失落推向了
一个更深的层次。全词情寓景中,沉郁伤感。

青门引

张先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①,又是去年病。楼头画角
风吹醒②,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译文】

忽儿转暖忽又冷,到傍晚、风声雨声才消停。时近清明多风雨,窗外的院子冷清清。痛惜残
花频醉酒,又患上、去年那种伤春病。城楼上、凄厉的号角声连声,凉风吹、酩酊的醉
意顿时醒。夜深关闭门数重,万籁俱寂静无声。让人如何能承受?月光下的墙那边,悠悠然
荡起了秋千影!



【注释】

①中(zhònɡ仲)酒:醉酒。②画角:涂有彩色的军中号角,多以竹木或牛角制成,也有
用铜制的。

【欣赏】

这是一首描写伤春情怀的词作。首二句描写气候的变化,乍暖还寒,风雨初定。接着写庭轩
寂寞,词人和去年一样因伤春而醉酒。淡淡写来,却蕴含着极沉重的哀伤、落寞之情:风
吹画角,遽然惊醒,无聊之际只见明月照在隔墙院落,也映照着秋千。末二句以人之动比己
之静,以人之乐比己之哀,且词人之感与秋千有直接关系,越发突出了词人的孤独,也引人
遐思。全词由视觉、听觉而至触觉,感触层层推进,词境层层翻进,终至幽微之妙。

内容简介
宋词在我国古代文苑占据着重要地位,因此有许多选本流传至今,《宋词三百首》是目前最流行的宋词选本,为朱孝臧(1857-1931)晚年精心编辑。其选录标准以“浑成”为主旨,并求之体格、神致。所选作品,多为两宋名篇,兼顾了各种风格,小令长调均采,偏重于长调慢词。从中可以窥见宋词面目。但是朱氏个人较推崇吴文英、周邦彦、姜夔,并侧重于南宋,在有限的篇幅中,遗漏两宋词佳作在所难免。该版本大致以时间先后为序,但将徽宗赵佶排首位,僧仲殊和女词人李清照排于最后,是朱氏的历史局限所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