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调:一部穿越时空的日本风情史.pdf

日本调:一部穿越时空的日本风情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日本调:一部穿越时空的日本风情史》编辑推荐:360度无死角全景展现 日本风土人情 的爆笑读物;
深度八卦日本史上最奇葩的忍者死法,最变态的恶趣味河童,最囧的擦屁屁神器;
《史上最强日本史》作者樱雪丸带你畅游日本;
原汁原味的扶桑国人情百态,笑翻千万读者的历史真相;
切腹?——OMG,你不看着我死,我死给谁看?
史上最囧的忍者是怎么死的?——答对了,臭死!
日本境内最最重口、最最变态的是神马?——河童!小心你的屁眼儿!

作者简介
樱雪丸,随心所欲生活于天地之间的典型狮子座男生,性格华丽放纵。日本史专家,国内以通俗调侃手法书写日本历史第一人,曾在日本留学多年,对日本战国之后的中世、近代历史尤为擅长,对中日文化交流有其精深独到之见解,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日本历史的研究。著有《史上最强日本史》系列,《萌•日本史》等超级畅销作品。

目录
第一章 踢裆插眼&王八拳&K-1——史上最初的相扑
第二章 茶道传来
第三章 三岛由纪夫与金阁寺
第四章 沐浴熏香,玉体横陈——洗澡的历史
第五章 日本的围棋
第六章 七五三节
第七章 七夕节的传说
第八章 日本的新年
第九章 日本人口知几何
第十章 招财猫和金币的传说
第十一章 空中粉黛
第十二章 一万日元上的老头
第十三章 女儿节的人偶
第十四章 男儿节的鲤鱼旗
第十五章 一向一揆
第十六章 水下河童
第十七章 厕所里的女神
第十八章 剑道
第十九章 蝴蝶夫人
第二十章 和服
第二十一章 真•德艺双馨
第二十二章 味噌汤
第二十三章 忍者
第二十四章 大友宗麟
第二十五章 江户城
第二十六章 七武士
第二十七章 挥手告别与神道教
第二十八章 日之丸
第二十九章 殉情物语
第三十章 切腹
第三十一章 命运的红线
附录 日本风情豆知识

文摘
第一章 踢裆插眼&王八拳&K-1——史上最初的相扑
话说相扑这玩意儿跟歌舞伎剑道之类的一样,应该算得上是日本的国粹了,这个已有定论,没有太大的异议。
关于相扑的起源,通常有两说。一种认为它衍生于日本的本土文化,另一种则认为它来自于中国。如果根据常理来推断的话,似乎是第二种比较靠谱些,毕竟日本有太多的东西源自中国,相扑自然也不会例外。
但历史这玩意儿毕竟不是几何证明题,不能这么一概而论地搞推理,故而还是相当有必要说道说道。
单从历史文献上来看的话,相扑的雏形(注意是雏形)起源于中国,这是毋庸置疑的。早在西汉司马迁的《史记》上就有记载,说当年黄帝跟蚩尤对干的时候,蚩尤以及其部下喜欢拿头上长着的角去顶黄帝(蚩尤氏头有角,与黄帝头,以角抵人),这种被称之为“角抵”的动作,便被后世认为是相扑最早的起源。
姑且不论蚩尤铜头铁臂以沙石为食这事儿究竟是真是假,光是头上长角恐怕也是很难让人相信“角抵”是确有其事的吧。所以虽说有记载,个人却认为完全可以将此段忽略不计。
不过虽说如此,但也足以证明“以头相触,互相角力”这样的运动在中国的历史够长够悠久。基本上是可以认定,无论和千年后的近现代相扑有多大相似度,至少最初的源头,是在我们中国这里。
而“相扑”这个词,则应该是出现在西晋时候,由此也能证明之前的那句话多半是无差的。至于日本方面关于相扑的最早记载,则是在成书于养老四年(720年)的《日本书纪》。根据这本书上的记载,说是在垂仁天皇七年(大概公元前23年)的七月七日,也就是七夕节的时候,天皇于御前举行了盛大的相扑比赛。
日语中,比赛被称之为“试合”,读作“siai”(西爱),但是在垂仁跟前的这场相扑大赛,却被写成了“死合”,读音仍是“siai”未变,但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一个是比试比试,一个则是比到死。
不过考虑到大家的生命都是很宝贵的,谁没事儿闲着也不会跑到天皇老子跟前穿了个兜裆布光着屁股,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拼死拼活的。所以为了调动众选手的积极性,天皇又下了一道很阴险的圣旨,说谁能把自己的对手弄死,那就能同时获得对方的领地或是俸禄。简单说来,就是如果我打死了你,你家你老婆就是我的了,你每个月的工资也都归我所有。
这一听大家就高兴了,毕竟领地这玩意儿本身就是靠抢的,跟上阵打仗没啥两样,那就干吧。
话说在这选手队伍里有一个叫当麻蹶苏的,算是当时全日本最强的大力士。当下他便主动站出来对天皇说:“皇上,普天之下无人是我敌手,说老实话,我自己都在寻找更强的人挑战,但找了半辈子,全都是些不中用的货色,我想这场比赛我就不参加了吧,免得有欺负人的嫌疑。”
这话说得实在是招人恨,于是当场又站出来了位仁兄,这位仁兄表示自己愿意挑战当麻蹶苏,生死自负。此人名叫野见宿弥,出云国(岛根县)豪族,在家乡算是第一能打之人。这次特地前来参加死合,就是想弄几块领地回家去让老婆过好日子的。现在他一看当麻蹶苏如此嚣张,便热血方刚地燃了一回。
垂仁天皇一见有人接茬儿,顿感好戏开场,连忙命人拉开场子给这两位腾个地儿,并亲自当起裁判。
一声令下,双方立刻扭打在了一起,虽然全日本都认为这是史上第一次相扑,但实际上当麻蹶苏和野见宿弥谁都没有用相扑的招数,而是都使着一套王八拳,从抽人耳光到蹬人胯下什么都干,只求把对方打倒。
看这种打法,怎么都不像是相扑,倒是很有一些现代格斗K-1的风格,不过就算是K-1,那也是有规则的,再怎么着你打死人是肯定不行的,当然,踢裆、挖眼同样不行。
经过一番较量后,野见宿弥一脚踹断了当麻蹶苏的肋骨,接着又紧追不舍,再次大踏步向前,在对方的腰部踩了一脚,狠命一顿用力之后,当麻蹶苏眼看着就活不成了。
获胜之后的野见宿弥不仅如愿以偿地获得了当麻蹶苏的领地,并且还受到了垂仁天皇的重用,成为了御前贴身侍卫。不仅如此,这位勇士后来还成为了门神一般的人物——垂仁天皇死后,生怕在阴间遭遇不测,特地命人以野见宿弥为“模特”打造泥人数只用于陪葬,这一习俗后来也成为了日本上流社会的一种殉葬风俗。
再多说一句,野见宿弥的某位后裔相当有名,他叫菅原道真,乃是一代大儒,人送外号“学问之神”,换算成中国的神仙的话,大抵便是文曲星了。
一般认为,上述的这场七夕节的御前相扑,是日本历史上有记载的首场相扑比赛。但是这个说法看起来相当不靠谱:首先这垂仁天皇是否真有其人,就很值得推敲,因为根据《日本书纪》的记载,这位皇上的寿命至少超过了130岁。别说在那年头了,就是在现在,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其实除此之外,关于日本相扑的起源,还有一个比七夕御前大赛更早的故事,只不过这事儿已经不再算是历史范畴内了,纯属传说。
且讲在远古时代,建御雷神和建御方神互相开战,都想夺取对方领地。但后来他们又觉得这种行为太累且太不文明,有损自己英明神武的神灵形象,于是这两位神仙就约定,干脆这样吧,就我们俩来一场单挑,谁赢了,对方的领地就归他,多省事啊。
于是,在某个不知名的上古时代,两位神仙于出云国摆下擂台,互相角力,最终建御雷神获胜,建御方神羞愧而逃,这是为日本历史上最早的相扑。
这话忒不靠谱,所以我说过你听过,就当算过。
相扑真正传入日本民间,是在公元五世纪左右,农民为了预测或是祈祷丰收,往往会在田间举行相扑比赛,算是做给神灵看的文娱表演。到了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明治天皇又将相扑定为国技。从此之后,这项运动便成了日本最重要的竞技之一。
到了昭和十六年(1941年),为了加强所谓的“武道教育”,相扑开始走进了普通的中小学校门,成为了当时学生们的必修课之一。
二战结束后,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所以相扑和武道教育撇清了关系。经过种种改良之后,又以日本的传统竞技出现在了擂台上,也就是今天你我看到的那个样子。
综合以上的各种说法,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结论:在中国唐朝之前,日本就有相扑了,而且名字一直叫的是相扑。所以,这东西传入日本的年代多半能确定在西晋后、唐朝前。将其传入日本的,或许是南北朝时期受册封的倭王使者,也有可能是大名鼎鼎的遣隋使小野妹子(男)。在相扑传入日本之后,又经过日本本土数千年的改良和革新,终于形成了近现代相扑的模样——两个彪形大汉在一个小圆圈里互相角力,并将摔跤技能也贯通其中,成为了既不失古典特色、又有当代气息的现代格斗术。
据说,甚至还有相扑力士跑去K-1参加格斗比赛的事情发生。此人叫曙,是当年日本相扑圈中最强的一人,然后由于古代格斗和现代格斗之间毕竟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所以曙力士在K-1的擂台上想要再重演当年玩相扑时候的风光,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据说曙力士混得还算不错,好歹上了擂台还能打倒几个人,不至于总挨人打。
在这里顺便一说,在日本的历史上其实还曾有过女子相扑。女子相扑源于雄略天皇时代(456~479年),他在即位的时候曾举办过一次,当时参加女赛的女子和男人们一样,光着上身只穿个兜裆布便开始互相角力。故而后世多认为,此举也忒有伤风化了,于是便很少再有人敢去问津。到了现代,女子相扑偶尔也会举办两场,只不过女力士们都会穿着T恤来参加比赛,要想看这个看那个,是不可能的了。
第二章 茶道传来
作为能和相扑相提并论且不相上下的文化元素,茶道在日本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这玩意儿的的确确起源于中国,且不似相扑那样两说纷纭,再加之目前中国境内也仍然保留着一两样用来表演的“茶道”的话,中国的茶道这玩意儿恐怕也和相扑一样,难逃沦为他国国粹的下场。
饮茶在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七、八百年前的三国时代。当时的饮茶之风主要流行于社会上层,而作为一种修生养性之道的“茶道”,则是从唐朝前后开始的。那会儿有个叫刘贞亮的人就说过:“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同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的老百姓亦开始有了喝茶的习惯。
延历二十四年(803年),从唐朝归国的遣唐使——永忠和尚,将几麻袋茶叶也同时带回了日本,并且呈交给了当时的嵯峨天皇。据说,嵯峨天皇在收到这份独特的礼物后,显得非常高兴。
不过,在当时的日本,茶叶百分百都属特供产品,仅给上层贵族享用,而且还被当作了一种名贵药材,并非是饮料。那会儿的茶叶主治中风、糖尿病、厌食症以及脚气病等症状,并且还附有强身健体等功效,在日本朝廷的王公贵族中人气非常高。
当然,这只是茶叶,只是一种能干嚼或是泡开水的食物,和茶道没有零星半点的关系,甚至和茶这种植物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因为永忠和尚带回来的,只是被晒干了的茶叶罢了。
将茶种以及茶道学问带回日本的,是一个叫荣西的和尚。
说起来,这家伙其实是个挺苦命的娃儿。他生于备中国(日本古代的令制国之一,属山阳道,又称备州),俗姓贺阳。他的爹叫贺阳贞远,是一个神官,也就是为神道教打工的人——日本神道教和佛教的关系,基本等同于中国的道教和佛教,都是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类型。
且说荣西的母亲在怀孕期间,曾梦见过天上有一颗亮闪闪的星星,然后孕期也只有八个月,便生下了这个孩子。
本来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一个人做梦别说梦见星星了,就是梦见大猩猩那也实属正常。至于早产,那也很常见。人嘛,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哪能不出状况。
本来贺阳夫人也这么想,可就在他生下孩子的当天,有一个吃饱了饭没事儿闲得慌的家伙——具体说是他老贺家的邻居,跟贺阳夫人说道:“孕期不满而又夜梦明星者,不利于父母也。”
这句话说白了就是告诉她,你的孩子早产了,而且怀孕的时候又梦见过星星啊周润发啊之类的,生下来的孩子必定克父母。
这话要是搁在平常人家,估计也就给他俩耳刮子把他给扇出去了。这孩子刚生下来,这人就跑来添堵,这不找死么?
可贺阳夫人却不这么想,她是真的信了,于是当即命人把才出生不过数小时的小婴儿给丢到了门外,打算活活饿死他,为家中除去一害。
这一饿就是三天。到了第三天一早,贺阳夫人想去给儿子收尸,结果刚到门口,她就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这孩子被丢在门外饥寒交迫了三天三夜,不但没饿死,反而还愈发精神了。
贺阳夫人顿时惊讶万分,觉得这是上天赐予自己的孩子,再加上毕竟是自己八月怀胎的亲生儿子,真要看他活活饿死,也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她便将其重新抱入怀中,带回家中抚养。
荣西自幼便极为聪明,八岁的时候就能背诵各种经文。即便是婆沙论和俱舍论这样高深莫测的佛经,他也能朗朗上口随口诵来,被誉为远近闻名的神童,四方八路的街坊们都经常来参观他背书。
贺阳贞远一看儿子如此睿智且有佛性,觉得让他继承家业做神官,估计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了,于是索性在他11岁的时候将其送进庙里做和尚,住持给他起法号为荣西。
因为荣西确实很聪明,所以14岁的时候便被送去了日本佛门名山比叡山上修行。兴许是这小子真的是有慧根,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比叡山上也是毫不逊色。有时候他跟大家聚会,就佛法中的奥义进行辩论的时候,往往一些大他好几岁甚至是一轮的师兄也说不过他。
如此出众的才华自然很容易遭人妒恨,生活在庙里的时候,荣西经常会被人攻击,说他长得难看而且个子又矮,以后找不到对象——那年头的日本和尚是能结婚的。
说起来荣西的样子确实挺寒碜的,不仅身材五短,而且脸也不好看。对此,他本人则是振振有词:“昔日,齐国国相晏子也是身材矮小之辈,可他照样成为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在众僧眼里,荣西的才华大致和晏子是差不离的,所以也就信了他的话,认为他大概真是一个如齐相晏婴一般的好汉,所以从此往后便很少有人拿这事儿来攻击他了。
然而,在人前以伶牙俐齿为自己赚足了面子的荣西,一旦到了夜深人静、孤身一人的时候,却经常为自己那矮小的身材叹息,甚至落泪。毕竟你这个人念了多少书、肚子里有多少墨水,不经过仔细交往是不会知道的。而你身高几尺、长相如何,却一眼便能看清,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印象。故而荣西有时候甚至希望将自己的聪明减去几分,用在弥补身高上面。
经过日思夜想之后,有一天他终于走入佛堂,向佛祖祈求说希望能让自己长高,为此他愿意用一百天的时间来专心修法诵经祷告。
在祷告前,荣西于石柱上标注了自己的身高。百日祷告完毕后再测,他发现自己居然长高了四寸有余。当时的一寸差不多在2厘米上下,100天长8厘米,算下来平均下来月长一寸,算是很了不得的硕果了。
所以荣西非常高兴,当场又感谢佛祖圆了自己的梦,并发誓从此往后一定更加勤学佛法,侍奉佛祖。
十九岁时,他开始修行天台宗佛法。
应保二年(1162年),二十一岁的荣西又开始跟着高僧基好法师修行密宗,仅仅数月便尽得要领,随即再返回比叡山,闭关专研各种佛法长达八年。
八年后,本来已经算是尽悟佛法精髓的荣西,基本就能下山出师,成为一代宗师了。可是他却坚持认为自己的修行完全还没到家,必须最起码要再修八年。
可问题在于,那年头日本的佛经本来就不多,你再学也就是那几本书,翻来覆去地炒冷饭肯定不会有什么大长进。故而在本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指导思想下,荣西决定——去中国留学。
仁安三年(1168年),荣西坐船渡海,来到了华夏大陆。
那时候的中国正值南宋时代,虽说偏安一方不怎么能打,但文化和经济却是异常繁荣,这让长期以来一直生长在穷地方的荣西大为感叹。尤其是在佛教方面,当时的中国所盛行的是日本所没有的禅宗,荣西在仔细阅读了各种佛禅读物后,深感日本的佛教也要走这条路。
禅宗其实就是坐禅打坐,这一坐,如果不能悟出什么道道来,是不能罢休的。唐僧在车迟国跟某大仙比打坐的时候就说过,紧要关头,就算是两三年也得坐下去。由此可见,坐禅不但是门技术活,也是门体力活。
但让荣西非常困惑的是,当年二十七岁的自己每当坐禅的时候,坐着坐着就会想打瞌睡,但反观那些中国的老和尚们,却一个个似乎还挺精神。对他们来说,虽说两三年是肯定坐不了的,但坐个两三天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困惑之下,他便问了天台山万年寺的住持大师,说:“你们坐禅的时候难道就不想睡觉么?”
住持很实诚,就告诉他说:“大家都是人类,我年纪又一大把了,吃过晚饭就开始会有瞌睡,更别说坐禅了,当然会犯困。”
荣西愈发不明白了。“那坐禅的时候如果困了,您怎么办?”
本以为对方会说一些心想佛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之类的客套话,但却不料人家真的是个实在人,因为对方说:“喝茶,茶能提神。”
荣西当场就饮了一杯茶,再打坐的时候,发现精神好多了。后来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写道:“茶乃合五脏,健身心的灵丹妙药。”
文治三年(1187年),曾经一度归国。已经五十岁的荣西因觉得自己的学问修为仍然还远远不够,所以再次西渡中国学习佛法。四年后,他回到了日本。
这一次,他除了和上次一样带回一堆佛法经文外,还给日本带来了一个别样的礼物——茶种。
从那以后,日本才真正开始产茶,并且成为了近代亚洲重要的茶叶产地,而热茶这种东西也就此进入日本的民间,并且大受好评,还得到了时任镰仓幕府的三代将军源实朝的大力推荐。
且说在荣西刚刚回国不久后,便去拜访了一次源实朝,结果却发现位于坐席之上的将军大人不但眼神游离,而且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全然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于是荣西便问道:“大人,你是不是病了?”
“让大师见笑了,我是昨天喝多了,头疼。”源实朝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实话。
日本人是一个天生就不怎么会喝酒,却偏偏特别爱喝的民族,所以宿醉对于日本男人而言等于家常便饭,从古代到如今,从将军到平民,都不乏受害者。
荣西听完后便回答:“这么个疼法也不是个事儿,您还是吃点什么吧。”
可当时日本医疗水平相当落后,像宿醉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医学角度上的对策来解决,只能靠人本身的能力把酒劲熬过去。所以源实朝连连摆手说:“没什么好吃的,就这样吧。”
“等等。”荣西突然想起了什么,“大人,贫僧有药。”
这药其实就是茶叶。因为他觉得打禅的时候累了喝茶能醒脑,那么醉酒的话喝茶也能变得清醒,道理是相通的。这其中的道理到底是不是相通的我们不知道,只是在喝下了一碗热茶之后,源实朝确实感到了清醒了很多,头也一下子不疼了。
于是就这样,将军就这么成为了饮茶爱好者、镰仓幕府茶文化形象代言人,每次开会会客都会向别人推荐喝茶。
不过对于此时此刻的日本而言,茶仍然是一种比较名贵的东西,所以在享用之前,客人为了表达对主人的尊重,而主人又想凸显这东西的稀罕,所以便搞出了一套又一套相当繁琐的礼仪——这也就是茶道在日本的由来。
到了战国时代,茶道开始发生了变化。主要是三方面,首先,参加茶道的人开始逐渐地从贵族转移为平民,成为了一种全民共乐的活动。丰臣秀吉曾经举办过著名的北野大茶会,在那场茶会中,无论出身,只要爱喝那一口的,都能来参加;其次,茶道的礼仪从繁变简,讲究的是随心随性;再次,就是茶道的礼节第一次有了理论上的规范,总结说来是四个字:敬寂清和。
“敬”就是尊敬,表现为上下关系分明、有礼仪;“寂”就是凝神、摒弃欲望,表现为茶室中的气氛恬静,以及茶人们表情庄重、凝神静气;“清”就是纯洁、清静,表现在茶室茶具的清洁、人心的清净;“和”就是和睦,表现为主客之间的和睦。
之所以会发生这种变化,主要和当时的时代有关。那年头兵荒马乱的,人人都是过着有了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日子,难免就会发生厌世的情绪。在这种情绪的促使下,能够让人静下心来的茶道自然就有了足够的人气,不光是在战场上拼杀的武士,就连农民和商人也乐得加入其中。这人一多,自然其中的文化水平也就参差不齐了起来,原本的那套繁琐礼节也不是人人都能记得住的,于是被简化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江户时代直至今天的日本茶道,虽说在战国时代的基础上有过相当大的改动,但基本上还是那一套,就再也没怎么变过了。
日本的茶道,最终走的是一条和中国截然不同的道路。时至今日,如果将两国的茶道拿出来比较的话,便会发现中国的比较讲究“形”,而日本则更看重“意”。
纵观中国的茶道,似乎也就是功夫茶之类的,要么找几个漂亮小姑娘给你倒倒茶,再要么就是斗茶——即找几十种茶叶过来泡上,然后双方一杯一杯地喝,喝完了得说出自己刚才喝的茶的种类名,是龙井还是普洱,并且以错少的为胜。
无论是倒茶的妹子,还是斗茶大会,中国的茶道说白了都是一种对茶叶在形式上的认知,就是将茶当成茶,用来泡用来喝的玩意儿,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日本的则不同,除了敬、寂、清、和之外,他们在茶道中更为讲究,甚至可以说是奉为真理的,则是一个叫做“一期一会”的东西。
一期,就是一生,一会,就是见一次。两个词连起来的意思,就是一辈子只碰得上一次,
放在茶道里的意思,便是你现在喝了这杯茶,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同样的一杯;现在喝的这一口茶,这辈子也不会有重复的第二口;而现在陪你喝茶的那个人,兴许这辈子就再也碰不到第二次了,对对方而言同样也是如此。
这种充斥着人生无常的道理,在变化无常的战国时代相当流行。同时,虽然这道理表面看起来近乎废话甚至是相当悲观苍凉,但实际上却包含着一层更深的意思——不仅是人生,即便是在人生中经历的每一个瞬间都不能重复。作为人类而言,要珍惜每个瞬间的机缘,并为人生中有且仅有的一次相会,付出全部的心力。若因漫不经心轻忽了眼前所有,那会是比擦身而过更为深刻的遗憾。
顺便一说,这套理论不光能放在茶道上,就算在其他方面,这套理论也被广泛地运用着,比如在赏花方面,日本人就相当推崇“今年的樱花只有今年有”这么一个说法。
总之,中、日茶道的差别基本如上,虽说长期以来各自都觉得自己这边儿的才是真茶道,但实际上却很难做出一个精准的判断,只能说上一句老话:道可道,非常道。

内容简介
《日本调:一部穿越时空的日本风情史》内容简介:有那么一个国家,它与我们一脉相承,却让我们无法直视,它就是日本。作为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在过去的千百年来,一直深受中华文明的渗透和影响。日本在不断汲取他国文化的同时,不曾忽视本土文化的发展,两者不断磨合和交融,最终形成了今天丰富多彩、深远厚重的民族文化和让人叹为观止的独特风俗民情。
为什么以瘦为美的日本社会崇尚肥胖丰盈的相扑运动?招财猫传说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历史真相?日本男子成年祭的鲤鱼旗有着什么寓意?味噌汤究竟有多么美味?诡异叵测日本忍术只是虚幻传奇还是真实存在?国内通俗日本史第一人樱雪丸融合留学日本多年体验和对日本历史的研究,以风趣幽默的分割、调侃辛辣的笔触,深入剖析日本人的衣食住行以及政治、文化、宗教、习俗等各个方面的趣闻逸事,为您还原一个鲜活、独特的扶桑国原貌,向您展示一段华丽、绚烂的东洋岛小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