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爱.pdf

殊途同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殊途同爱》编辑推荐:金陵雪继《大爱晚成》后演绎睡美人与小师叔的忘年之恋。作者文字纯熟唯美,描绘了一幅幅精致、大气的爱情画卷。我们常常在爱情里跌跌撞撞,始终遇不到对的人。如果终要变作殊途,不如珍惜这一小段同行的路。
她是众人眼中的问题少女,因一场事故沉睡五年。他是成熟稳重的知名国手,成为了她的主治医生。他们一次次相逢,是缘分还是命运的捉弄?
她12岁,他22岁,懵懂初遇,她一直珍藏着他的那顶贝雷帽。她15岁,他25岁,冷淡相逢,她对他的感情亦真亦假如梦似幻。她19岁,他29岁,手术失败,她变成了毫无知觉的睡美人。她26岁,他36岁,一见倾心,她主动出击,能否抱得美男归?

名人推荐
格陵是个有故事的城市,写故事的人叫金陵雪。她在爱情中写世情,在世情中写人性,在人性中写理想。所以,格陵的每个故事都有你有我有大家,有爱有恨有梦想。它们唾手可得,它们使人思考,它们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它们也在我们的期望里。翻开金陵雪的故事,我相信每个人都能获得这样酣畅淋漓的阅读快感。
——未再
金陵雪的文字有种能够让人内心平静的力量,小细节贴近生活,具有浓重的生活气息,或温馨浪漫,或幽默轻松,或伤及心弦,每一处都写得那么完美,把一个个小故事拼起来,整体的故事轻盈丰满。
——云五
以前把《大爱晚成》列在芸芸好书当中,现在把《殊途同爱》列在首席推荐的第一本。看了《殊途同爱》,我一直在为作者的脑细胞操心,这么多可爱的对话,严谨的排比句,情趣配角,要花多少心思才能写出来。很想摘些好词好句在这里,但是请原谅懒惰的人吧。只记得自己坐在公车上看这本书时肩膀耸动,换得隔壁人的侧目,也记得上班看这本书时大笑,老板突然进来问为什么,还记得向同事推荐时候的激情澎湃,不一而足。
——读者 手机

作者简介
金陵雪,放言“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被网友疯狂揣测身份如迷的知性写手。花样女子,怯懦、放任、浪漫、温柔、缄默。内心幻想五彩缤纷,思维敏锐神秘。耽于声色之乐,笔端悦人的格陵,人间细密的感情。已出版:《大爱晚成》、《你迟到了许多年》、《废物们:给失败者的情书》。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前尘
第二章 伤痕
第三章 我要等的正是你
第四章 爱的废墟
第五章 给等得最久的人
第六章 只要活过哭过
第七章 重遇
第八章 对不起,谢谢你
第九章 再见,悲哀
第十章 两个人的路
第十一章 偷吻
第十二章 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第十三章 假如让你吻下去
第十四章 爱伤害了你我
第十五章 心野夜
第十六章 某一个终点
第十七章 我的心在跳舞
第十八章 感觉完美
第十九章 相爱时刻到了
第二十章 I Swear
第二十一章 有缘千里
尾声

文摘
楔子
从前,有一座格陵都市。
在这座都市的一个温馨家庭中,诞生了一名小小女婴。
粉嫩身躯,端正五官的她并不特别。但在父亲眼中,她是唯一。
于是他请来并不存在的十二位仙子为她祝祷。
“她会有美丽的面容和轻盈的身躯。”
“她会有一颗纯净的赤子之心。”
“她会富足。”
“她会有一对灵巧的手,飞针走线不在话下。”
“她会有一双敏感的耳朵,自音乐中学会宽容与爱。”
“她会有异于常人的耐性和毅力。”
……
在场的仙女们都送上了自己的祝祷,整场宴会在欢快轻松的气氛下进行。
可就在最融洽的时候,一位未被邀列在席,叫做金陵雪的巫婆不请自来。她心肝恶毒,肠满肚肥,一看吃饭竟然不预她,立刻发怒:“好呀!我虽然不能剥夺她们赐予你女儿的美德,但是我能剥夺她所有的爱与幸福,让她在心爱的人面前永远只能出丑。不,这还不够,我还要让她在十八岁,对,就是十八岁最美丽、最可爱的时候,以最难看的姿势,自楼梯上嗒嗒嗒摔下,沉睡不醒,失去一切!”
说完这席恶毒的诅咒,她便夺下一只鸡腿,得意地笑着,消失于虚无中。
正在所有仙女面面相觑、父亲惊慌失措的时候,最后一名仙童姗姗来迟。
他住得好像很遥远,收到消息太迟,所以来晚了。他沉默地听说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后,便抱着女婴宽慰那悲伤万分的父亲:“十七年后,巫婆会遇到不可抗拒的阻力。所以,她说的灾难,实际上会推迟到阿玥十九岁的时候发生。”
“可我的孩子还是会昏迷啊!”
“不必惊慌。她虽然会沉睡不醒,失去一切,但会有一位王子劈开荆棘来解救她。”
“只要她坚持所有美德,失去的一切都会重新拥有。”
当他说完这句话,所有的鲜花都开了,所有的泉水都活了,所有的仙女都消失了,只留下了这位父亲和他的女儿。父亲心中疑惑:为什么他称呼我的女儿为阿玥?我还没有为她起名啊!
究竟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个梦呢,还是个梦呢?
于是,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前尘
这白不是学校里学长学姐玉树临风的白,也不是医院里外公舅舅救死扶危的白,这白像山路上远远追随她的云。
闻人玥第一次见到聂未,只有十二岁。
十二岁的闻人玥,刚刚上完六年制的小学。可是你问她学了些什么,她只记得大概有中文诗句、英文单词、长方形的周长公式、唐宋元明清、亚热带气候……这些知识即使不记得,也不会死人的——她这样想。
表哥贝海泽比她大两岁,天性聪颖,初中时跳了一级,已经直接升入格陵医大附中的高中部。他的眼睛一向保护得很好,炯炯有神,衬得那一张脸庞更加白嫩清秀,兼之长得高大,四肢修长,手指纤细,一望便知是学术型帅哥,走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竟然没有出多少汗。
他一面推着单车行在上山的柏油路上,一面问身边的表妹:“阿玥,下学期要开始学函数了?”
闻人玥在吃今天的第三支冰淇淋。她有两颗蛀牙,怕凉怕冻,可是又贪那一点甜,于是小口小口地吮。
贝海泽见她没有回答,便拨开她的发丝,摘掉耳机,又问了一遍:“有没有预习?要不要我替你补一补?”
在贝海泽的心里很喜欢看到表妹笑。闻人玥是小圆脸的美人坯子,更得意的是嘴唇生得美而娇嫩,正是古书上说的那种樱桃樊素口,不笑的时候楚楚可怜,大笑的时候一派灿烂,简直能与春光媲美。
但她的第二磨牙换得不是很好,长得歪突出来,下半年就要和贝海泽一样戴上牙箍了。此时因为爱美,不敢大笑,只能微微笑,眼睛却是发亮的:“补什么?语数外就像我的蛀牙一样,都是窟窿!补也没用哩,海泽表哥。”
贝海泽问她期末考试考多少名。
闻人玥恼了,一扭身跑到前面去:“不告诉你!你只会笑我!”
闻人玥永远记得,那天是八月十六日,她与贝海泽一起去外公位于长寿山的别墅。天气很好,热而不燥,越发衬得碧空如洗。层层叠叠的白云,郁郁葱葱的树木,山风吹过,一棵棵似乎是伸长了手臂在欢呼。
天、云、树,最最单纯与欢乐的白、蓝、绿。回想起来,她那天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天蓝色的水手领校服套在尚未发育的身体上有些空空荡荡,但杨柳小蛮腰已经有了雏形,走动间山风便缠了上来,抚得她十分惬意。
闻人玥学习不怎么样,臭美却是娘胎里带来的习惯。即使是一条校服裙,也特意多洗了好几次,好让它褪色到和天空的颜色一模一样。她冲在推着单车的贝海泽前面,撩起裙摆,露出大腿,让那一丝丝的凉意来平息身体里那一丝丝若有似无的燥热。
因为自幼失恃,没有人跟她说过,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轻佻,有失体统。要到初二才开生理课,即使那时老师也不会讲得多详细。她不知道荷尔蒙将会是非常强大的一种力量——八十九斤的身躯,敌不过这几微克的雌二醇。
这条路上的行人、车辆素来寥寥,难得今天忽而有同向的出租车从身边擦过,忽而有男孩子骑着单车,双手脱把,一口气冲下坡去。
那男孩子和她差不多大,一件T恤鼓得帆一样,整个人乘风破浪般很快没了影。
闻人玥见他那么洒脱,便转过身来笑:“海泽表哥,我们待会儿下山也像他那样冲下去吧。”
“不安全。”贝海泽歇了歇,也笑,“还没到外公家,怎么就想着走了呢?”
“因为我要赶回去看钟晴的新剧呀!”
他们的母亲是亲姐妹,分别是大国手伍宗理的长女与三女。昔日伍宗理很疼这一对娇女,可惜闻人玥的母亲福薄,才生了她就撒手人寰。
没了母亲总是可怜。好在闻人玥对生母没有什么记忆,与继母匡玉娇也颇合得来。既然和继母相处得好,便算不上灰姑娘,也算不上白雪公主,她性格并不郁郁寡欢,也不纯真无邪,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爱玩贪靓。
贝海泽一门心思用功读书,鲜少看电视,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位小明星。闻人玥一面解释钟晴是新近红起来的少女偶像,一面又哧哧笑起来:“海泽表哥,这方面你就没我懂得多。我有一抽屉钟晴的贴纸呢!”
贝海泽觉得她今天有些奇怪、疯癫,只当是放假玩得忘形,由着她撒开两条腿率先冲进前院:“小心摔跤!”
闻人玥却是想要赶快躲起来,再吓表哥一跳。客厅的东南侧有个小会客室,门虚掩着,是绝佳的藏身地方。
若是正常情况下,她不会冒失。但那一天她生生失态,浑然忘我,觉得猛跑了这一段,已经热得喘不过气来,心如战鼓急擂,一面掀了校服前襟大力扇风,一面将会客室的门踢开。
会客室内摆放着数组沙发,正对门口坐着一名海军青年。
这名青年男子和闻人玥以前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那些人不过尔尔,只是为了衬托他的降临。
他头发极短,四肢极长,眉眼鲜明,脸庞坚毅,高大健壮,古铜色的皮肤衬得那挺括的海军制服越发的白。
这白不是学校里学长学姐玉树临风的白,也不是医院里外公舅舅救死扶危的白,这白像山路上远远追随她的云。可是,她盯着那个人的白,满眼满心,说不出的难受。
她从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把白色穿得那么可怕,坐在那里仿佛一道随时会射出来的白光,吞噬一切。
这名海军青年正是聂未。他穿的是海军的夏季便服,因为才过训练期,尚未授衔,所以肩章空着,只是在袖上缝着格陵特别行政区的海军袖章。他跷着腿,手中拿着一顶黑色贝雷帽正在沉思。
闻人玥慌头慌脑地撞进来,反应极快,立刻抬起一对乌沉沉的眼睛。她的校服有衬里,所以就没再穿贴身的背心。她两只手掀起校服的前襟,即等于两排嶙峋的肋骨都给他看到了。
聂未来不及说什么,闻人玥已经胸闷气短,一颗心怦怦地跳着,几乎要跳出嗓子眼,随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聂未确实来得早了些,老师伍宗理在书房尚未出来。
这是伍宗理的习惯,为了锻炼腕力与精气神,每个周日下午总要练两个小时字。用人知道聂未是伍宗理最爱的关门弟子,这是服役前最后一次来见老师,便请他在会客厅里等。他本来沉思入神,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个小女孩冲进来先是掀衣再来晕厥。他立刻起身趋前,先试了试她的颈动脉与体温,又翻了翻眼皮,才做了两步常规检查,恰巧贝海泽赶到了。
映入贝海泽眼帘的一幕就是一名海军军官正单膝跪在昏迷不醒的表妹面前,扣着她的脉搏读秒,他急忙问:“阿玥!她怎么了?”
“她晕了。”聂未简短回答,头也不抬地吩咐,“去拿一支调羹来。”
贝海泽听他语气沉静,又知道能到外公这里来的都是杏林中人,虽然他的衣着令他不解,但二话不说立刻跑去厨房。
用人们正在熬晚餐要喝的罗宋汤,听说老爷心尖上的阿玥小姐不舒服,大惊失色,即刻要去报告。
贝海泽拿出少爷的架势来:“没事,忙你们的。”
他折回来时,聂未已经将闻人玥抱上一张美人榻放平。贝海泽将一支长柄调羹递过去:“给你。”他的父母都是医生,他知道自己将来也是要做这一行,所以平时也有注意累积医学知识,却不知道聂未这时候要调羹做什么。
聂未捏着闻人玥的下颏,将调羹柄伸入舌下,使劲一压。
闻人玥只觉得有什么冰凉的金属抵着咽部一紧,心跳是正常了,但紧接着整个胃翻了起来。她不知道被她抓着了什么,哇哇直吐,将三支冰淇淋吐得一点不剩。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用来盛呕吐物的竟然是这个人方才攥在手里的贝雷帽。
那气味可不好闻。聂未有洁癖,一皱眉头,朝后退了一步。茶几上放着一杯绿茶,是方才用人倒给他的,他还没有动过,此时便推到闻人玥面前。
闻人玥喝一口,漱了漱,不知道吐哪里,反正帽子已经脏了,她鼓着嘴,捧着帽子,眼巴巴地看着聂未。
聂未又朝后退了一步。
她低头把茶吐进帽子里,一张小圆脸终于涨红起来。
“阿玥,你好点没有?”贝海泽问。
闻人玥点点头。
贝海泽见他方才只是稍作处理,表妹就醒了,不由得十分佩服:“她是中暑了?”
聂未把调羹递还给贝海泽:“突发室上速。还有,她刚才吃了些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贝海泽对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有所了解,不算严重,便放下心来:“阿玥,吃那么多冰淇淋,还跑那么快!幸亏没事,我明天陪你去做个心电图。”
闻人玥低着头吐了吐舌头。这时候有一名用人在会客室外恭敬地问:“阿玥小姐有没有事?老爷马上下楼了。”
这时应该补钾。聂未却知道她不止这一处问题,于是对那用人淡淡道:“你去冲一杯温热的红糖水来。”
那用人应了一声,把脏兮兮的帽子一并带走。

内容简介
《殊途同爱》内容简介:那一年看了他一眼,再也无法忘记他容颜,这是她此生做过最值得骄傲的事。他和她是相差十岁的师叔侄,偶遇在炎炎夏日,他的身影从此烙在了她心底。时间的荒野里,有过数次擦肩而过的误会与遗憾。当她深陷可怕梦魇,王子吻醒了睡美人。
他天资聪颖,兼有名师护航,一步步成长为神经外科的大国手,救死扶伤。
她自由散漫,多得父母亲溺爱,每一步都走错,以致护校肄业,浑浑噩噩。
他们的成长轨迹天差地别,但灵魂意外契合。她的鬼马狡黠,为他沉闷严肃的生活带来了一抹亮色。他的体贴深情,令她终于走出过往的阴影,憧憬和他的美好未来。
这一世,有太多迷雾、荆棘,他能否披荆斩棘,让满怀一腔孤勇的她,成为他的聂太太?

海报:

殊途同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