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名家名作鉴赏辞典系列:三曹诗文鉴赏辞典.pdf

中国文学名家名作鉴赏辞典系列:三曹诗文鉴赏辞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曹操、曹丕、曹植“三曹”父子是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在中国文学、文化史上声名煊赫,于诗、赋、小品文、古文领域都卓然成家,名篇众多。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写的这本《三曹诗文鉴赏辞典》收录了其最有代表性的名篇和诸多专家的精彩鉴赏文。所收名篇涵盖诗、赋、文几大类,较全面地反映了“三曹”在文学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而鉴赏文则出自吴小如、骆玉明、刘跃进等当代名家之手,深入浅出,流畅生动。既能深入剖析“三曹”名作之佳处,又能使普通读者领略名作的音韵美、情感美。

目录


薤露行

蒿里行

短歌行

秋胡行

苦寒行

步出夏门行(观沧海)

步出夏门行(龟虽寿)

却东西门行

燕歌行二首(其一)

秋胡行

黎阳作三首(其二)

黎阳作三首(其三)

芙蓉池作

广陵观兵

杂诗二首(其一)

杂诗二首(其二)

清河作

钓竿行

鲲翘篇

吁嗟篇

箜篌引

野田黄雀行

名都篇

美女篇

白马篇

朔风诗五章

公宴

赠徐斡

赠丁仪

赠王粲

赠白马王彪

送应氏二首(其一)

杂诗七首(其一)

杂诗七首(其三)

杂诗七首(其四)

杂诗七首(其六)

七哀

情诗

七步诗

梁甫行

斗鸡篇



让县自明本志令

祀故太尉桥玄文

举贤勿拘品行令

遗令

典论?论文

出妇赋

与朝歌令吴质书

与吴质书

谈生

宗定伯捉鬼

望夫石

洛神赋

与杨德祖书

附录

三曹生平与文学创作年表

序言
三曹,指三国魏曹操及其子曹丕、曹植。父子三人同为建安时期重要作家,有很高的政治地位和文学成就。明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一:“取乐府之格于两汉,取乐府之材于三曹,以三曹语入两汉调,而浑融无迹,会于《骚》、《雅》。”
曹操(155—220),即魏武帝。三国魏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字孟德,小名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少机警,有权数。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北部尉。灵帝光和末,参加镇压黄巾起义。迁济南相。中平六年(189),董卓废少帝而立献帝,他起兵讨卓。建安元年(196),迎献帝都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四年,破袁绍,统一中国北方。十三年,进位丞相,率军南下,被孙权、刘备败于赤壁。二十一年,封魏王。死后子丕称帝,追尊为武帝,庙号太祖。
曹操喜音乐,雅好诗章。网罗文士,形成邺下文人集团,是建安文学的代表作家。其文学成就主要在诗歌。今存诗二十余首,皆为乐府歌辞,或反映汉末动乱的现实,或抒写自己的怀抱。清沈德潜《古诗源》云:“借古乐写时事,始于曹公。”方东树《昭昧詹言》谓其“用乐府题而自叙述时事”,“用乐府题自作诗”。开后世文人拟古乐府创作的端绪。其诗歌风格,南朝梁钟嵘《诗品》卷下以为“古直,甚有悲凉之句”;宋敖陶孙《诗评》以为“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明陆时雍《诗镜总论》以为“饶雄力”,“其言如摧锋之斧”;清冯班《钝吟杂录·古今乐府论》以为“悲凉慷慨”;沈德潜《古诗源》以为“沉雄俊爽,时露霸气”;张玉谷《古诗赏析》以为“雄深”;刘熙载《艺概·诗概》以为“气雄力坚”。其文清峻通脱,不尚浮华,鲁迅《而已集·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誉为“改造文章的祖师”。代表作有《蒿里行》、《苦寒行》、《却东西门行》、《短歌行》、《步出夏门行》等诗,及《让县自明本志令》、《求贤令》、《举贤勿拘品行令》等文。遗著《魏武帝集》,已佚,有明人辑本。又有今人整理排印本《曹操集》。近人黄节有《魏武帝诗注》。生平事迹见《三国志》卷一。
曹丕(187~226),即魏文帝。三国魏的建立者、文学家。公元220—226年在位。字子桓。曹操次子。文武兼备。建安十六年(211)为五官中郎将。二十二年立为太子。二十五年嗣位为魏王,代汉称帝,都洛阳,国号魏。卒谥文。曾两次征吴,皆无功;又推行九品中正制,确立和巩固士族门阀在政治上的特权。
曹丕爱好文学。建安中,文士聚于魏都邺下(今河北临漳),结为文友,共同从事文学活动,他为邺下文学集团的实际领袖。在文学创作与理论上均有成就。其诗受民歌影响,多为乐府,尤以描写男女相恋与离别之作成就最高,以婉约细秀、缠绵柔媚见称。《燕歌行》为现存最早的完整的文人七言诗。诗歌代表作尚有《杂诗》二首、《善哉行·上山采薇》、《寡妇》等。其文《与吴质书》二篇,悼念亡友,凄楚感人。另有《典论》一书,大部已散佚或残缺不全,较完整者只有《自叙》、《论文》二篇。其中《论文》为文学批评专论,倡言“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探讨文学体制、作家才性和具体的文学批评等问题,指出文章一道“本同而末异”,“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而作家所禀之才性气质不同,“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故不同作家必有不同的创作个性和作品风格,进而对“贵远贱近”、“文人相轻”的文坛陋习提出批评。此外,对屈原、贾谊、司马相如等前代作家也有较中肯评论,于文学理论多所贡献,开创了文学批评的风气。原有集,已佚,有辑本《魏文帝集》。近人黄节有《魏文帝诗注》。生平事迹见《三国志》卷二。
曹植(192—232),三国魏文学家。字子建。曹操第三子。少有文才,善为诗文。特受操宠爱,屡欲立为嗣,终因任性而行失宠。遭忌于兄丕。建安十六年(211)封平原侯。十九年,徙封临茁侯。二十五年,操死,丕废汉称帝,使就国。黄初二年(221),贬爵安乡侯,改封鄄城侯;三年,立为鄄城王;四年,徙封雍丘王。太和元年(227),丕死,曹教即位,徙封浚仪;三年,徙封东阿;六年,封为陈王。郁郁而死。谥日思,世称“陈思王”。 其文学创作以丕即帝位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颇多抒发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之作,如《白马篇》、《缎翘篇》等,亦有少数关涉社会、反映动乱残破现实的作品,如《送应氏》等,另有不少美遨游、叙酣宴之什。后期作品,诗如《赠白马王彪》、《野田黄雀行》、《七步诗》、《泰山梁甫行》,文如《求自试表》、《求通亲亲表》,赋如《洛神赋》等,或诉说骨肉相残、屡遭疑忌之苦痛,或发抒有志不能施逞之悲愤,或申述己志,或悯惜世乱,多忧患之辞和慷慨之音;表现上亦趋向沉郁内敛,多用比兴寄托,愈见婉曲深入。其诗、文、赋兼工而俱美。文以表尤善,刘勰《文心雕龙·章表》有“独冠群才”之称。赋以《洛神赋》最著,代表建安辞赋创作最高成就。诗之成就更在文、赋之上。钟嵘《诗品》谓其“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推为“建安之杰”。为诗工于起调,讲求辞藻华赡,造语精工,音韵自然和美,堪称独步;形式则以五言为主,对中国五言诗发展卓有贡献,钟嵘《诗品》誉其为“五言之冠冕”。原有集,已佚,宋人辑有《曹子建集》。生平事迹见《三国志》卷一九。
本书是本社中国文学名家鉴赏辞典系列之一。精选“三曹”代表作品50篇,其中曹操、曹丕、曹植诗各9、8、20篇,文各4、7、2篇,另请当代研究专家为每篇作品撰写鉴赏文章。其中诠词释句,发明妙旨,有助于了解“三曹”名篇之堂奥,使读者尝鼎一脔,更好地领略“三曹”感怀时事,梗概多气,语言朴茂,格调高古的文学成就。另外,书末还附有《三曹生平与文学创作年表》,供读者参考。不当之处,尚祈指正。
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
2012.7

文摘
短歌行
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呜,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回有一段曹操横槊赋诗的描写。曹操平定北方后,率百万雄师,饮马长江,与孙权决战。是夜明月皎洁,他在大江之上置酒设乐,欢宴诸将。酒酣,操取槊立于船头,慷慨而歌。歌辞就是上面这首《短歌行》。
这是一首很有名的诗,苏东坡在《前赤壁赋》中就提到它,后来经过小说家渲染,更是家喻户晓了。但此诗究竟写什么?唐代吴兢说它“言当及时为乐”(《乐府古题要解》)。罗贯中则又给此诗蒙上“诗谶”的迷信色彩,说曹操“乌鹊南飞”诸句是不祥之兆,预示他赤壁之战的失败。这些说法都没有说到点子上,我认为还是清代张玉毂说得对:“此叹流光易逝,欲得贤才以早建王业之诗。”(《古诗赏析》卷八)陈沆也指出:“此诗即汉高《大风歌》思猛士之旨也。”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是劝人及时行乐吗?诚然这是曹操对人生短促的感叹,但他不是因流年易逝而生贪生畏死之想,联系全篇来看,他感叹的是战争频仍,大业未成,因而产生一种时间的紧迫感,正如他自己所说:“不戚年往,忧世不治”(曹操《秋胡行》),所以他这“人生几何”的慨叹,并不软弱消沉,而是为了执著于有限之生命,珍惜有生之年,思及时努力,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魏源说得好:“对酒当歌,有风云之气。”
历来创业雄主深知一条成功之路,要治国平天下,首先要有经天纬地之能人。马上得天下的汉高祖唱《大风歌》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他发乎其中的心声。此时曹操,“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他更迫切需要辅佐自己打天下的人才。所以,当此月明星稀之夜,“酾酒临江,横槊赋诗”之时,不禁一吐其求贤若渴之情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他仿佛是随口吟咏《诗经》中的名句。自续二句曰:“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便把本是女子对情人的深情相思,变成自己对贤才的渴望了。“呦呦鹿鸣”四句,是《诗经》中诚恳热情欢宴宾客的诗篇,曹操又信手拈来,表示自己期待贤者的热诚。“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又把贤者比为高空的明月,光照字内;可望而不可即,不由使人“陇从中来,不可断绝”。感谢“越陌度阡”远道而来的贤士们,屈尊相从,在今日的宴会上促膝谈心,真感到莫大的快慰!可是我知道还有大批贤士尚在歧路徘徊。他们像南飞乌鹊,择木而栖,绕树三匝,还没有最后选定归宿呢!于是,曹操对天下贤才发出由衷的呼唤:“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表示自己有宽广的政治胸怀,求贤之心永无止境,犹如大海不辞涓流,高山不弃土石一样。并且,他以礼贤下士的周公自励,号召天下贤才来归,开创一个“天下归心”的大好局面。这四句诗气魄宏伟,感情充沛,表现出统一天下的雄心和进取精神。在千古诗人中,只有曹操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睥睨一世的人物才写得出来,也只有他能与之相称。至今读之,犹觉豪气逼人。
读者也许要问:曹操,世之奸雄也,果能有如此爱才、礼贤的胸襟?应该公正地说,历史上的曹操是一位思想解放的改革家。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造成了两汉文化思想上的僵化,董仲舒更倡导儒术与神学相结合的谶纬学说。曹操则对神学迷信,封建礼教等传统观念大胆怀疑,公开否定。从用人来说,两汉以通经、仁孝取士,曹操则提出“唯才是举”,重用“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他抗声雄辩道:“夫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耶?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由此言之,士有偏短,庸可废乎?”《三国志·武帝纪》注引魏书,说他“知人善察,难弦以伪,拔于禁、乐进于行阵之间,取张辽、徐晃于亡虏之内,皆佐命立功,列为名将。”他“外定武功,内兴文学”,“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有一位擅草书檄的陈琳,早年曾为袁绍作檄文,辱骂曹操为“敖阉遗丑”(曹操出身宦官家庭),后袁败归曹,操谓日:“卿昔为本初移书,但可罪状孤而已,恶恶止其身,何乃上及父祖耶?”左右劝杀之,操怜其才,不咎既往,加以重用。由此可见,上述曹操横槊赋诗抒发其一片爱才心意,感情是真实的,是符合他的为人的。陈子展教授《谈曹操》一文中评论曹操的诗“慷慨悲凉,千古绝调。……其诗之风格恰与其人之人格相称。修辞立其诚,迥非后世之独夫民贼盗国擅权,妄为豪言壮语、自欺欺人,终受历史裁判者所可比拟。此亦其在文学上别有造诣之一秘也。”
回过头来再说《三国演义》“横槊赋诗”的描写,说扬州刺史刘馥因说:“乌鹊南飞”诸句为不祥语而被杀,当然曹操是不信“诗谶”之类的鬼话的,但也不至于以区区小事杀人。查正史无刘馥死于非命的记载,或出于小说家的想象吧!
(张铁明)
P19-21

内容简介
    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写的这本《三曹诗文鉴赏辞典》是我室名家名作鉴赏系列之一。该系列主要从原有鉴赏系列中选取名家名作及鉴赏文,在此基础上再酌情作适量增补,然后配以该名家生平著作年表等,编成名家名作鉴赏集,以使读者能在专家精彩的赏析文的引导下,较全面、深入地欣赏历代名家的名篇佳作,并对其生平有所了解。《三曹诗文鉴赏辞典》选取的是曹操、曹丕和曹植的诗、赋、文。此书可说是古今名家联手为读者奉上的一道诗文佳肴、精神盛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