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14:基督的胜利.pdf

罗马人的故事14:基督的胜利.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罗马人的故事14:基督的胜利》编辑推荐:1、一个不朽帝国行将末路,帝政时期即将走向尾声。罗马帝国进入一个关键时刻,复苏罗马,却需要将其转换成另一个帝国,才能继续走下去。
2、罗马帝国的最后一搏延续国运,但一切逆时代的作为都是徒劳,生活在时代变迁的管理者,会顺势而为,逆流而上,还是全身而退?
3、基督教如何在一个多神教国家获胜,成为罗马人的全部希望?

名人推荐
如果说一定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推荐书,我想非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莫属。该书以详细的原典和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在叙述历史的同时,加上了作者富有观察力的分析,堪称是精致、格调高雅、不落俗套的历史著作。书中将扩张罗马的英雄——恺撒的高卢战争,及名将汉尼拔于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进行的布匿战争等场景描述地淋漓尽致。此外,该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将一个意大利半岛小国成为世界强国并持续了1300年的辉煌历程描绘地栩栩如生。
罗马虽是“帝国”,但仍是一个民主主义很强的国家。“重视人性、尊重他人”、“宽容接纳异民族、文化、宗教”、“维持家族•社会•国家秩序”这些价值观,都是后来“罗马统治下的和平”出现的理念,且至今并未褪色。
作者就罗马政治体制内的紧张关系、有力却规模小的军力、依法治国方针、罗马街道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放的经济政策及稳定的税制、举贤任能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分析。作者认为支持罗马繁荣最重要的是,国家意志、国家建设、帝王能力和公民等。
——日本九州经济产业局局长 橘高公久

媒体推荐
在古罗马从共和制进入到帝制的阶段里,恺撒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理想中的社会成为现实。而我们后人则从罗马之后多民族、多文化融合并伴随着法律而创造的一段和平、安定历史中,目睹了恺撒理想的实现。
——《读卖新闻》
罗马“宽容”的治世基本方针,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对手的无条件“大赦”或者“接受”,而是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当处理和对手的“差异”时,认真考虑这种“差异”究竟是什么。
通过与对方的不断沟通、对话来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对手产生这样的差异。自己不仅从对方的“差异”中学习到新的东西,还试图为超越这种“差异”找到双方的共同点。
——《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盐野七生 译者:徐越

盐野七生,日本最受男性欢迎的女作家。1937年生于日本,26岁游学意大利两年,深感日本是个没有英雄的国度,回日后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定居罗马,一住至今,终生研究罗马史。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藏着一个英雄梦,而唯有昔日罗马能让人一圆夙梦。
提起写罗马的作家,首推盐野七生。盐野七生自1992年开始,以古罗马帝国为题材,编织她的英雄梦,她以每年一册的速度,历时十五年,至2006年完成这部时空纵深长达一千多年的罗马史。《罗马人的故事》系列丛书的出版后,斩获意大利国家勋章及日本国内的各项大奖。引起日本、韩国商界、政、学界巨大震荡,日韩企业界领袖及政府高层都曾与她有过多次高端对谈。

目录
银币故事
金币的故事

致读者
第一部 皇帝君士坦提乌斯(公元337年~361年 在位)
铲除异己
帝国三分
一人退场
第二人的退场
副帝加卢斯
叛将马格嫩提乌斯
兄与弟
处死副帝
尤里安成为副帝
君士坦提乌斯和基督教
瞄准目标
高卢的尤里安
积极作战
日耳曼民族
斯特拉斯堡大捷
罗马最后的凯旋式
高卢的复兴
图片版权
第二部 皇帝尤里安(公元361年~363年 在位)
古代的东方
波斯萨珊王朝
阿米达攻防战
尤里安奋起
准备内战
裁员作战
“背教者”尤里安
向基督教宣战的诏书
安提阿
波斯战役

序言
致读者:
从罗马市区前往郊外,只要30分钟左右的车程, 就可以看到许多古罗马时代留下的别墅.有一些像“哈德良别墅”( Hadrian's Villa)那样,经过彻底的考古研究之后,如今已成为著名的观光景点.还有一部分则鉴于特别的理由,比如原屋主赫赫有名、建筑规模宏大壮丽,或者是因为地板的花纹图案极其罕见、大理石圆柱的材料非常珍贵等等,因而被列为考古学的重要遗迹。这些地方由意大利以及西欧其它国家的考古队负责挖掘、整理,一般人既无法靠近一探究竟,更别想随意地倚靠在旧石柱上缅怀一下往昔。
不过,名不见经传的遗迹仍然比比皆是。古罗马人对郊外的别墅与市内的住宅同样重视,应该说更偏重于后者.别墅是一个环绕大自然而建的农庄,Villa(别墅)这个词语原本就带有“田园之家”的含义。
由于数量过多,纵使欧美所有大学的考古学者倾巢而出,也不可能逐一理清。因此有不少遗址,委托给地方政府负责观光的部门管理。然而除了对遗迹做一些例行的灌木修剪以及清扫之外,并没有进一步的维修管理。这些地方通常人烟稀少、寂寥幽静。近几年,我养成一个习惯,专门去看这些无人问津的遗址,并不是为了学术调查,仅仅是在这些历史废墟中做独自的冥思。
《罗马人的故事》系列写到第12卷《迷途帝国》时,我的视线和脚步伸展到古罗马帝国的整个疆土,它们涵括了欧洲、中东、北非等辽阔的地区。如今,从罗马去那些地方,坐飞机不过60多分钟,即使是边境地区,时间也不会超过2个小时。每次前往这些地方,总让我不解:为何那些古罗马的精英们能够抛弃首都罗马的舒适的生活,义无反顾地奔赴这些条件恶劣的地区,担当起防卫和治理的任务。举例说,寒冬腊月时我曾经前往多瑙河一带,被俗称匈牙利落山风的寒风冻得几乎全身麻木;相反,当我去参观古代要塞、眺望沙哈拉沙漠时,又被灼热的烈日晒得昏头转向,根本无心再思考什么帝国边境线问题,一心只想仿效古罗马人做一盆清凉的冰沙来消暑解渴。
如今,我一边游走于帝国首都罗马附近的别墅遗迹之中,一边猜测着公元4世纪时住在这里的主人的心情。我仿佛跟随着古罗马人共同思考、一起走过了一千多年,眼看着即将落幕的帝国结局。
眼前这所别墅的主人年龄大约在40多岁,属于元老院阶层的世家子弟,他本人也在议会中占有一席。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位于古罗马广场的元老院会场,与议员们的交往仅仅维持在最低限度的接触。他在罗马市内的宅邸,卖给了因经营基督教教会而发了财的新贵,房价由着对方,完全没有讨价还价、恋恋不舍的意思。他单身、无儿无女。像他这样的状况并非特例,在那个对帝国未来不抱希望的时代,许多人选择了终生独身。
原本度假用的别墅如今成为了他的日常的居所(Casa)。别墅的规模不算很大,但还是有足够的面积将主人的居住区和仆人们的活动场所隔开,保持一定的距离。别墅忠实地按照古罗马传统的设计,周边种植着橄榄树以及果树,有专人悉心打理;边上是饲养家畜的牧场以及保证自家用的小麦田。农田附近有涓涓的清溪流过,再往后是茂密的森林,可享受打猎和采蘑菇的乐趣。顺便提一句,罗马人特别爱吃蘑菇。总之,只要不像公元1世纪的美食家库勒斯(Lucullus)那般追求奢侈的盛宴,别墅基本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主人有足够的心思和财力,想模仿早年的富豪们的做派,不远千里地寻来山珍海味,让宾客大开眼界、大快朵颐,在那个时代也没了这个可能。随着“罗马统治下的和平”(Pax Romana)的结束,大范围的经济活动圈已走向终结,曾经遍布帝国全境的交通网络,变得支离破碎,蛮族以及强盗的频频袭击,使得运输成本节节上涨,对于公元4世纪的罗马人而言,就算不想去刻意追求素朴的生活,现实也迫使大家不得不尽量保持自给自足的生活状态。
罗马式的别墅原本就是按照自给自足的理念所建.别墅中有小型的加工厂,除了一些需要特别精工技术的东西,一般的产品以及加工用的工具都可以在此制作。
仆人是维持别墅的正常运作的关键。他们虽然是奴隶,但都是在主人家出生、成长的家奴,其中一些人甚至是第二、第三代的世袭奴隶,已经成为了家族的一员。但奴隶们不会过度地涉入主人的生活,主仆之间谨守礼仪,在和谐、温暖的气氛中,共渡郊外别墅的时光。
尽管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主人家却不认为他是弃世隐居或者逃避现实,他只是选择了离开而已。他也不打算奋起反抗,因为一切逆时代的作为都是徒劳。尽管已远离政治的漩涡,毕竟是来自于世代担任国政的上层家庭,他仍然会不由自主地关注时代的潮流的变迁,即世间的动态。虽然元老院议员的身份已徒有虚名,自幼接受的领导阶层必不可缺的“教养科目”造就了其敏感的政治触觉。
他如果生活在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或许会跟随着尤里乌斯•恺撒渡过卢比孔河;如果是公元1世纪的话,也许会成为奥古斯都的秘书官之一,为各项制度的改革及巩固而劳心劳神,无暇回到别墅享受悠闲的田园生活。或者再晚一点,身处公元2世纪,那么他可能会陪伴着哈德良皇帝在帝国的各个边境视察,重新探讨和部署辽阔的罗马帝国的国防安全以及统治制度,在年富力强时,为国家做出贡献。遗憾的是,他所处的是公元4世纪的罗马。
即使有满腔的热情愿意为国防安全尽一己之力,元老院也没有资格涉入军事。当时罗马皇帝的统治手段,已逐渐趋向于东方国家专治的君主制,对于这些接受过良好教育、来自于罗马传统的元老院阶层的人而言,面前似乎竖着一座无形的高墙,就算选择在皇帝手下做一名官臣,也是前途莫测。这就是公元4世纪时的罗马的现状。不过,像他这样知识渊博、精力充沛的男子,只要有心,即使在不尽如意的形势下,仍然有一条光明之路可走。
他可以成为基督教会的神职人员。是否曾经接受过洗礼并不重要.事实上,许多人都是在担任了神职之后,才接受洗礼的。尤其是像他这样来自于上层社会、具有良好的教养和渊博学识的人,甚至不需要从底层做起,直接就可以担任主教。
但是,他不愿意向现实再三妥协。这倒并不意味着他对罗马传统的多神教有强烈的信仰,只是不想皈依基督教而已。在那个时代,和他有着类似想法的人,大多会醉心于希腊哲学的某一神秘的教派。然而在他看来,那些东西不具备宣导、说服人民的力量,完全属于知识人小圈子里的自我满足。他不喜欢与这类人物打交道,就算是聚餐闲聊,都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
他做出了选择.既然现实如此,索性就做一个被基督教徒所蔑视的“异教徒”渡过余生。无论世间如何变化,只要有这个别墅得以安生。
生活在时代变迁的人们,有以下三种生存方式可以选择:
一.顺势而为。
二.逆流而上。
三.全身而退。
接下来在本卷《基督的胜利》中,我要讲述的就是选择了这三种不同方式的男人们的故事。我会站在别墅主人的立场、即选择了全身而退的人的视角来展开论述。这并不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帝国即将终结的命运,刻意采用这个角度切入主题,而是与其它二种生存方式相比,我对第三种选择更有共鸣。
最后,请允许我再补充一点。
在迄今为止《罗马人的故事》系列的各册中,我都尽量地多向大家介绍一些罗马人的“脸”,希望大家先观察一下古人的脸,再进入故事.本书中介绍的罗马人,与以往出现的各种面孔非常之不同。大家看了或许会有所怀疑:这真是罗马人吗?本书封面挑选的是享有圣人之誉的米兰主教安布罗西乌斯(Ambrosius,又译安布罗斯)(文库版第40卷11页以及137页)。在公元四世纪的历史名人中,安布罗西乌斯是为数不多的出生于首都罗马的罗马人。与他出生背景相似的,还有在第1卷中的尤尼乌斯•布鲁图、第2卷中的西比奥•亚非利加努斯以及作为第四、第五卷封面人物的尤里乌斯•恺撒。 如果各位对布罗西乌斯的容貌感到不可思议,不妨请参考一下我以下的论述。
在描绘人物的相貌,尤其是统治者相貌时,除了忠实于事实,作者更想传达的是他对笔下人物的观感.因此出现在作品中的达官贵人或一朝天子,往往都是创作者心目中能够代表时代的人物形象.即使是最接近于事实的照片,它所反映的内容,也会因为摄影者的视角不同而产生背离现实的现象.手工制作的雕像或者镶嵌画之类的作品,就更容易掺入创作者主观的诠释。
我在作品中向大家推荐的,都是领导时代的风云人物的脸,它们都是艺术家们根据那个时代人民理想中的领袖形象制作而成.因此,迄今为止我所介绍的“罗马人的脸”,是主人公实际的长相和人民所期望的形象的混合体。
鉴于以上的理由,安布罗西乌斯的面容,才会和与他同样出生于首都罗马的西比奥、恺撒在观感上有如此巨大的悬殊.同样,出生于行省的图拉真、哈德良的风貌,也与出生于首都的公元4世纪的圣人千差万别。即使是君临天下的领袖,其容貌也无可避免地会打上时代的烙印。

文摘
第一部 皇帝君士坦提乌斯(公元337年~361年在位)
铲除异己
第一位承认基督教为合法的宗教,因而被后人尊称为“大帝”(Magnus)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usIMagnus)死于公元337年5月22日。当时,他亲自率军参加波斯战争,离开帝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渡海到达小亚细亚的尼科米底亚(Nicomedia)之后不久,一病不起,最终与世长辞,享年62岁。君士坦丁的在位时间,如果从他早年争夺皇位的时期算起,长达30年;从他战胜了对手马克森提乌斯(Maxentius)、统治了西罗马帝国之后开始计算,也有25年.而他击败了最后一个对手李锡尼(Licinius),成为罗马帝国独一无二的统治者则有13年。可以说君士坦丁是在实现了他一生所有的野心之后离开了人世。因此,世间对他的死亡没有产生疑虑,更没有阴谋、暗杀之类的传闻。
不算他最初负责军务的“凯撒”(副帝)时代,从他一手掌握了帝国军政两大权力,成为最高统治者的“奥古斯都”(正帝)的公元312年开始,君士坦丁的统治时期经历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超过了以政权稳固而著名的五贤帝。在历代的罗马皇帝中,他的在位时间仅次于在位40年的开国皇帝奥古斯都。皇帝统治时间的长久,意味着其制定的政策大多都能在其生前得到贯彻落实,想来君士坦丁应该是死而无憾。至于同大国波斯的战争,由于还没有正式开战,可以随时中止。当时的形势并非是因受到波斯王的攻击而不得不战,中止战争并不会给罗马带来不利。换言之,波斯王国对公元337年的罗马帝国而言,根本构不成威胁,不过是期望开战的罗马因为最高司令官的死亡,将战争延期罢了。
虽然君士坦丁在前往波斯战役的途中死亡,却没有给人留下“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遗憾印象。罗马帝国西起泰晤士河东至幼发拉底河,北沿莱茵河、多瑙河,南到沙哈拉大沙漠的辽阔的疆土,在他生前始终维持着统一的局势。即便不是基督徒,罗马市民大概也不会反对授予他“大帝”的尊称。依照传统,他应该被授予“神君”(divus)的称号,然而一神教的基督教,非但不承认其它神灵,甚至连接近于神的存在也不认同,因此君士坦丁的尊称只能改为与英文great同义的magnus(大帝)。顺便提一笔,君士坦丁在临终前接受了洗礼成为了基督徒,所以,他的遗体没有以罗马传统的方式火葬,而是遵照基督教的习惯进行了土葬。
对于最高权力者而言,其任期中最后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决定接班人,以及为权利平稳交接铺平道路。君士坦丁生前对此也做了详细的部署.在他去世的前二年,已经将广阔的帝国划分为五个区域,选定了各个区域负责防卫与治理的统治者,并将此决定公诸于世。这是君士坦丁为了避免在自己身后发生继承权之争所采取的预防措施。他自己为了铲除对手,消耗了大半的壮年时期,个人的经历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内乱必须掐灭在萌芽期。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当年点燃内乱之火的,正是青年时期野心勃勃的君士坦丁本人。
凭借着过人的本领登上权力最高峰的君士坦丁,膝下有四位亲生的儿子。不过,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儿子克里斯普斯(Crispus),虽然获得了“凯撒”(副帝)的地位,却因为与继母、皇后法乌斯塔(Fausta)乱伦私通,被君士坦丁处死。同时被处死的法乌斯塔皇后与君士坦丁生有三个儿子,按照年龄顺序,依次是君士坦丁二世(Flavius Claudius Constantinus)、君士坦提乌斯(Flavius Iulius Constantius)、君士坦斯(Flavius Julius Constans)。君士坦丁去世时,他们分别是20岁、19岁和17岁,当时都已经拥有“凯撒”的称号。如果君士坦丁大帝将帝国交给自己的儿子们,似乎也很合乎常理,不过他没有这样做。
君士坦丁的父亲君士坦提乌斯•克洛鲁斯(Constantine Chloros)在成为“凯撒“之后,与第一任妻子、小酒馆的店主之女海伦娜离婚,与时任正帝的马克西米安的女儿提奥多拉再婚。对于君士坦丁而言,继母提奥多拉所生的孩子,是同父异母的弟弟。君士坦丁去世时,他的两位异母弟弟还健在,并且各自都有二个儿子,这四个儿子与君士坦丁的三个儿子属于堂兄弟关系。
按照年龄的长幼,这四位堂兄弟分别是德鲁马特乌斯(Dalmatius)、汉尼拔阿努斯、加卢斯和尤里安。两位年长兄弟的具体年龄不详,似乎比君士坦丁的三个儿子稍大一些,年幼的加卢斯和尤里安,在君士坦丁去世时,分别是12岁和6岁。

内容简介
《罗马人的故事14:基督的胜利》内容简介:君士坦丁大帝逝后,留下他亲手改造的罗马帝国。此时,东方波斯的威胁与蛮族的不时南下入侵已成为常态。这对于庞大的罗马帝国仍非最沉重的打击,更厉害的对手来自内部──急速壮大的基督教。君士坦提乌斯追寻父亲的脚步,一手继续提振基督教会的地位,一手开始排挤罗马传统宗教。传统神祇宙斯、奥古斯都,都成了被禁止的偶像,诸神的神殿也被封闭。罗马即将变天之际,叛教者尤里斯豋场,为众神力挽狂澜。尤里斯的幼年在王位争夺的风暴中渡过,如同幽禁的生活使他可以徜徉在希腊罗马的哲学世界中,然而,他最后还是被推上了政治的最高舞台。对蛮族出乎意料的战功和推动政策大刀阔斧的态度,为他赢得军民爱戴。他做的不仅于此,他下定决心要反抗五十年来强力来袭的基督教潮流。试图扭转乾坤的他,身殉波斯战役,好不容易重启的神殿大门,再度紧闭。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