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慢慢长大.pdf

请让我慢慢长大.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请让我慢慢长大》是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华德福教育不仅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教育方法和教育观点,而且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在华德福学校里,不仅仅是提供给学生一个健康、安全的环境来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帮助学生探讨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生活问题,并引导学生探索自己的人生答案……

作者简介
吴蓓,上海交通大学理学硕士,担任过大学物理教师13年。2001年赴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waldorf)教育,2003年回国。留学期间的日记集《英格兰的落叶》由三联书店出版,翻译的两本华德福教育书籍《学校是一段旅程》和《解放孩子的潜能》,2006年6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此外,还翻译出版了两本圣雄甘地的著作。
2005年9月在天通苑创办了北京第一所华德福家庭式幼儿园。后在房山某幼儿园开办华德福实验班。2007年11月协助3位家长在西三旗枫丹丽合创办华德福家庭园。现为北京华德福教育的顾问。

目录
前言:听从召唤1
上篇 国外观摩
参观华德福学校3
饭前的感恩10
可爱的小姑娘路易丝14
什么是最好的成绩?17
自己动手写课本22
它飞翔在定义之上25
弗沃德老师29
手工课32
奖励与惩罚35
为什么选择华德福学校?38
另类评价42
享受身体运动的快乐48
参观绿田私立学校52
参观弗瑞斯特公立小学55
怎样教外语?59
从生活中学习68
请让我慢慢长大72
瑞典华德福之旅77

下篇 北京实践
和平的象征99
像家一样温暖103
把母爱给予每个孩子106
思念110
美来自她的内心115
爱是永不止息119
心怀感恩123
假如我的生命是一首歌128
自由与约束133
坚守规则139
祝愿阳光温暖你的脸颊144
当孩子张开双臂152
最高的目标156
爬来爬去160
过年166
0~7岁的幼儿发展172
自己动手做玩具178
“教”还是“不教”?183
画了一个毛毛虫189
还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吗?194
殷殷的期盼200
争当“火车头”202
种子204
生日礼物208
满树的小白花210
再见了!再见了!212
故事好像是一根魔杖215
有理说不清220
爬山涉水找旗子222
意志的特点224
行动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229
惊奇与崇敬232
可口的粽子234
只顾耕耘236
最最重要的238
辞职240
许许多多的小天使243
小声说话250
没有人感到孤单252
我发现了一个蜗牛1255
蒸出来的“月饼”257
只要孩子高兴260
是谁送的一只小船?262
学会等待267
火一样的热情269
柿子的传说271
关于孩子的四种性情275
手指游戏278
男老师281
学会放弃自我283
小鸟的羽毛285
思考·感情·意志287
偶戏故事289
孩子的哭声292
确保安全294
在自由和规则之间297
成为爱的纯净容器300
直面真理304
甘地的故事307
播种节309
感知真实的世界311
繁忙的一周315
为什么我是一名华德福老师?318
来自泰国的收获322
学无止境326
附录顺应自然是早期教育的最高原则332

序言
我在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17个月,第二年我没有学完,提前回到北京。一晃,时间已经过去五年了,回想自己走过的道路,艰辛而又快乐!
由于在英国期间忙于上课、打工,没有时间认真读书,于是回国后想先读书,有了扎实的基础和深入的了解,结合我的亲身体会,才能把华德福教育介绍给国内的家长和老师。我边读边翻译,翻译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四处寻找出版社,编辑们普遍认为这种教育是美好的理想,但和中国目前的现实相差得太远,出版这样的书没有市场。但我并不罢休。那时虽然我意志坚定,但迟迟找不到出版社,已经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我心里开始反复问道:还能坚持多久?所幸遇到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桑海,才算了却我的一份心愿。
我于2002年辞去大学的工作,回国后成了无业人员。我还得赚钱维持生计,于是一面翻译,一面做起了家教。有一份刊物要刊登我的文章,需要写几句关于我的介绍,这时我意识到自己没有了身份,我不是大学教师了,没有工作单位,怎么介绍自己?我是谁?没有了任何头衔、名称,反倒让我直面赤裸裸的“我”。我用废纸自制名片,涂上好看的颜色,只写我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有稳定的工作和社会地位固然重要,然而令我喜悦的是成为自己。
在几位家长的鼓动和支持下,2005年9月,我办起了华德福家庭园。从两个孩子开始,慢慢增加到12个孩子。然而,经过10个月的努力,由于合作基础的不牢固,最终我不得不辞去工作。2006年8月,我在一个幼儿园又开始华德福教育的实践,从只有五个孩子的一个班开始,到整个园46个孩子三个班都在实践华德福教育。然而又是10个月过去了,这个幼儿园不想做华德福教育了,我只能离开。两次的尝试,两次的失败,真是身心疲惫。有人说我就像是神话里的西绪福斯,推巨石上山,推上去滚下来,再推上去,再滚下来。
这其中有客观的原因,恐怕主要还是我自身能力的不足。我是在对幼儿园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盲目而又冲动地开办了家庭园。可是要等到我自己具备办园的能力,不知何年何月。我坚信只要办起来了,就会有国外的老师来指导。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然而,办好一个园,不仅涉及孩子的保育和教育,涉及家长和老师的工作,还有一些外在的因素,这些因素是我不能很好解决的。一位印度人曾对我说,人生的体验比获得成就更重要,我十分赞赏他的话。我感到欣慰的是我拥有的亲身经历和体验。
这本书汇集了我写的有关华德福教育的文章。第一部分是我在国外小学和幼儿园观摩的感受。第二部分,是以每周一篇的方式,写下了在北京实践华德福教育的经历。为了让内容更加紧凑,个别地方做了调整,简讯部分从原来的50篇,压缩为现在的45篇。我基本保留了当时的真实记录,有些事情,比如孩子打人,最初想到的办法是让他道歉,还觉得很有效,后来,我才逐渐认识到,解决孩子打人的问题,绝不是这么简单。书中出现的人名,根据本人或家长的意见,部分使用了化名。
从这些记录中,读者会发现我们的许多欠缺和失误,发现我们不懈的努力,我愿听取大家宝贵的意见。我也期待着有更多的人来关心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华德福教育坚信,健康的个体是成就健康社会的先决条件。儿童教育事关未来社会的基础。
我是学物理出身的,确信任何理论都要接受实践的考验,不要轻易怀疑,也不要轻易相信,让事实来说话。不要因为某种理论如何重要,我们就信以为真,不要因为某某名人说了什么,就全盘接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面对现代化的浪潮,我们往往盲目地向西方人学习,而华德福教育提醒我们,警惕现代化带来的弊端,重视传统文化中的宝贵遗产。和幼儿园的孩子在一起,每天都会遇到新的挑战,这个孩子不肯洗手,那个孩子不肯睡觉。每天都会有许多的开心时刻,一会儿我是“猪妈妈”,一会儿我又是“大灰狼”。某天,我在一个不愿睡觉的孩子的脚底做手指游戏,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就睡意蒙咙,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抱着他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做母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人到中年才踏上一条充满风险的道路,后悔吗?每一种选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选择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必然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面临一个又一个困境的同时,我感受到的是生命的活力和坚忍。人生的意义,在于自由中展现出来的美,这种美是无与伦比的。鸟儿在蓝天自由飞翔时,可能面临狂风暴雨,遭遇猎人的枪击,但她宁愿选择自由,也不愿囚禁在笼子里饱食终日。选择自己,意味着挫折、痛苦,甚至伤害,但也意味着生命的真实、圆满和欢乐。一首地中海的民歌这样唱道:“生命是一首歌,要好好唱她,要让她充满欢乐!”在自由中才能发现自己,享受到真正的欢乐。
其实,欢乐和痛苦是一家。纪伯伦说:“悲哀的创痕在你身上刻得越深,你越能容纳更多的欢乐。你的盛酒的杯,不就是那曾在陶工的窑中燃烧的坯子吗?那感悦你心神的笛子,不就是曾受尖刀挖刻的木管吗?”一个人感受到的痛苦有多深,他体验到的欢乐也就有多深。也许正是痛苦,才让生命有了欢乐。
自从我走上华德福的道路,我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和支持,生命和生命是相互依存和支撑的,我被这些人温暖着、鼓舞着。没有他们的关怀,也不会有这本书,不会有现在的我。他们中有的人出现在这本书里,有的人保留在我的心底。任何时候,我都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无论他们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他们无私的爱已经融进我的身体。我尽力所做的一切,也是在传递着他们的梦想。对于那些有意或无意设置障碍的人,我真诚地表示感谢。由于出现障碍,才激发我跨越障碍的决心和毅力。同时,也让我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局限性。
我生性内向,不善于和人打交道。这两年由于做幼儿教育,和家长、老师等各种人有了频繁的交往。我觉得教大学物理容易,而人情世故的练达,却微妙、复杂得多。可能我有意或无意地伤害过别人,希望这些人能够原谅我。
2003年,当我苦于找不到出版社的时候,日本同学横山来信鼓励我,日本因追求考试分数而出现了学生心理变态、行为异常、自杀率上升的现象,现在不少日本人已开始反省以往的弊病,寻求教育的另外途径。在中国,如果片面追求分数,也可能出现不良的后果。她希望我坚持五年,到那时会有一批家长需要华德福教育。当时我想不出五年后会是什么样子,觉得很漫长。如今,五年过去了,我发现有许多家长不满应试教育的压力,正在探索其他形式教育的可能性。翻译出版的华德福书籍,不到两年,已经销售一空。
教育不仅仅是关于孩子的教育,也关系到我们的自身教育。随着对教育的深入理解,随着老师和孩子的成长,我也在不断地磨炼自己,这本书呈现的不仅仅是我的幼儿教育实践,也是我个人的生命记录。面对从教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幼儿教育专家,我深感自己的浅薄和无知。我一向做事情都比较慢,头脑反应迟钝,只是不敢停下来。

文摘
2007年9月25日中秋节下午,我和天津的一位老师坐上飞机前往瑞典。原以为我会在靠近月亮的天空上,更清楚地看见嫦娥、桂花树,没有想到一路上都是晴空万里。到了斯德哥尔摩是当地时间下午6点,爱迪特(Edith Frey)老师已经在出站口等我们了。
为了让我们多看一眼城市,爱迪特带着我们乘坐公共汽车。她兴致勃勃地说,她还安排了桑拿浴,并且有一位芬兰人教我们怎么洗桑拿,周六还要带我们去听瓦格纳的歌剧,她说的最多的是她非常开心我们来到瑞典。等我们到达她林中的家,四周已经一片漆黑,没有一户邻居,只听见风吹树叶的“刷刷”声和脚踩在树叶上的“嚓嚓”声。
生生不息
第二天清晨,我4点半就醒了。6点多钟吃完早饭,爱迪特带我们参观她的没有围栏的花园。早茶的薄荷来自花园,爱迪特说:“天太黑了,只采到三片叶子。”就这三片绿绿的叶子煮出来的茶清香四溢。花园里有各种草药,几乎每种草药我都学爱迪特的样子,伸出手来摸一下叶片,然后闻闻手上的余香。园子里还有花、水果树和蔬菜,她指着只剩下根茎的葱说:“被动物吃掉了,一片叶子也没有留下。”
说起我和爱迪特的缘分,还得从2006年的1月开始。一位热心华德福教育的瑞典商人爱瑞克(Erik)参观了我们当时小小的家庭园,回国后把我们需要有经验的华德福老师的消息,刊登在当地的通讯上。已经71岁的爱迪特看到后,很想来中国帮助我们,但又觉得自己年纪这么大了,从来没有去过中国,连英语都不会,能适应吗?能帮得上忙吗?犹豫再三,心中的强烈愿望还是促使她要到中国去。我是2006年10月30日第一次见到爱迪特,她满头白发,身体臃肿,一路上兴奋得说个不停,我只能捕捉到几个英语单词,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利用周末的时间,爱迪特在幼儿园举办了一天的讲座和手工活动。我以为她一定累坏了,可是她红光满面,眼睛炯炯有神,对我说:“我非常开心有人来听课,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死之前,把一生的经验告诉别人。”她指指胸口,“我的经验全在我的心里,不在头脑里,也不在书本上。”为了满足她的心愿,我安排她到处去演讲,三周时间,我们去了12个不同的场所,约540人听了她的讲座。
再次见到爱迪特是2007年4月6日,她决定每年两次自费来北京。这次她一见到我们的幼儿园就说:“我回家了!我回家了!”每天晚上,她带领老师们吹竖笛、做手工和手指游戏。离开中国前,她邀请我到瑞典参观。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瑞典,每次看到路旁的鲜花,爱迪特都会喊我:“蓓!蓓!看——花!红色的,真美!”她曾在幼儿园里采来花瓣画画,孩子们看到了,也模仿她的做法用花瓣画画。穿上丝绸的衣服,她说很高兴。那天要看歌剧,她说了几次:“想到晚上的演出,真开心。”我常常忘记了她的年龄,好像是和一位孩子在一起,洋溢着对生活和大自然的好奇和热情。她还会做各种各样的娃娃、动物、偶人,我跟她学,一样的方法,怎么也做不出那种惟妙惟肖的神态。她还做过两个中国古代人物,她说做的时候心里在想怎么帮助中国。
国外华德福幼儿园的一些用品十分昂贵,比如在瑞典商店,一盒蜡块90克朗(90克朗相当于100元人民币),一片蜂蜡15克朗,一个手掌大的娃娃299-499克朗,一个大娃娃998克朗,25克彩色羊毛35克朗,一支五音竖笛520克朗,一个里拉琴(1yre)1500~2000克朗。爱迪特为了支持中国的华德福,一次可以买上几千克朗的用品,而她自己平日里省吃俭用。她喜欢吃橘子,却合不得买新鲜的吃,我亲眼看见她花10克朗买一袋过期的橘子,有的已经长了黑斑。她还说自己退休了,工资不高,可惜不能一年来中国三次,只能来两次。
爱迪特不喜欢美国,她认为美国人的思考是黑色的。她曾以为这辈子不会在中国看到麦当劳,从中国回去后,她到处说中国怎么好,不愿说批评的话,有人问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中国有任何的不足或缺点吗?她只好说:“麦当劳。”
幼儿园的保育工作
在瑞典的25天时间里,我参观了七所华德福幼儿园,两所华德福小学,一所普通的幼儿园。还参观了活力生态农场、人智学社区、特殊需要人才培训中心。其中在爱迪特幼儿园4天,在若妮特幼儿园5天,在安娜斯蒂娜的幼儿园4天,还参加了两天的瑞典华德福幼儿教师大会。
爱迪特的幼儿园有4个班级,两个托儿班,孩子年龄1~3岁,两个幼儿班,孩子年龄3~7岁,瑞典小学入学年龄是7岁。幼儿园总共25个孩子,7位成人,其中4位是主班老师,两位配班老师,一名厨师。厨师早上7点15分上班,照看早来的孩子。主班老师7点45分上班,下午2点半下班。配班老师来得晚,离园也晚。
若妮特的幼儿园,29个孩子,4个班级。两个托儿班,每班4个孩子。两个幼儿班,一个班10个孩子,一个班11个孩子。每班仅一位老师,全园只有四位老师和一位厨师。幼儿园已经满园,有几十个孩子在等待入园的名单上。
安娜斯蒂娜的幼儿园就一个班,15个孩子,一位老师,一位配班,一位厨师。
我问托儿班的夏娃老师,一个人带几个孩子合适?她说最理想的是三个孩子,左手一个,右手一个,腿上再坐一个,而现在她带的是4个孩子。爱迪特认为,有经验的老师最多能带5个托儿班的孩子。华德福幼儿园的比例通常是:三个1岁左右的孩子配一个老师,五个2岁左右的孩子配一个老师,七个3岁孩子左右的孩子配一个老师,4岁以上的孩子,12~14个孩子有一位老师和一位配班。

内容简介
《请让我慢慢长大》的作者为国内较早接触并实践华德福教育的华德福老师,对中国华德福教育的推动发挥了重要作用。《请让我慢慢长大》分为两部分,上篇讲述了她在国外华德福学校的见闻,下篇记录了她在北京实践华德福教育的甘苦。从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华德福教育的理念和实践,同时可以感受到华德福人对华德福事业的热爱,以及与孩子一同成长带给我们的感动。一九一九年,世界上第一所华德福学校于德国斯图加特创立,是一位德国企业家,邀请奥地利科学家、教育家和哲学家鲁道夫·斯坦纳,根据人智学的理念和研究成果,为其名为华德福-阿托利亚的香烟厂创办的子弟学校,并命名为自由华德福学校。这所学校办得很成功,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被认为是未来教育的典范。后来,凡是实践这一教育理念的学校都被称为华德福学校,也被称为鲁道夫·斯坦纳学校。经过八十多年的发展,根据2000年德国华德福教育友好协会的统计,全球已有876所华德福学校,2000多所华德福幼儿园,300所矫正教育和社会治疗机构。作为非主流教育,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充分肯定和推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